穿书遇见重生反派完本[穿越耽美]—— by:陵冥

伊斯特万的祈祷 完结+番外: 书名:伊斯特万的祈祷作者:如果没有昨天文案:“看啊,没有一个匈牙利人愿意为你而战哪怕为了钱”这一刻终于知道哪里都回不去,故国不是故国,君堡只在梦里真是“塞克什白堡生养了你,塞尔米乌姆夺取你的生命,如今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穿书遇见重生反派》作者:陵冥
文案
读者穿书,成为夺舍重生的反派的师父,师徒俩相爱相杀的故事。
穿书师父:徒弟啊,千万不要和李文元(男主)作对。
夺舍重生徒弟:为何?
穿书师父:你看那缺心眼的无弑魔尊死得多惨。
某缺心眼的魔尊╰_╯:本尊要叛出师门!
师父→_→ :居然自称本尊,你能是什么尊?
徒弟一脸自豪:本尊就是无弑魔尊!
师父沉默半晌慢慢拿出一条绳子:回房,为师教教你修仙之道。
徒弟:......
①穿书黑化师父攻X傲娇魔尊徒弟受
②本文主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君竹,宁青阳(无弑魔尊) ┃ 其它:主攻,年上
第1章 穿书
黑云翻卷的天空渐渐露白,雷劫的余威却没有散去,众人站在远处围观,不敢靠前,生怕被刚才声势浩大的雷劫波及。
道阳宗宗主看着前方渡劫的地方眉头紧锁,如果叶君竹此次渡劫成功,那么道阳宗又将多一名元婴期修士,但若是失败......罢了,也不是什么损失,反正这个叶君竹就算活着对道阳宗也没有什么用处。
“青阳,”宗主叫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你师父应该渡劫结束了,你过去接应他。”顺便看看失没失败。
宁青阳低头应声道,“是。”说罢他便往叶君竹渡劫之处走去。
快走到叶君竹的身边之时,宁青阳突然嘴角微扬,他知道这个师父的雷劫一定是失败了,因为他在叶君竹渡劫的防护法器上动了一些手脚。
待看到叶君竹焦黑的身体躺在深坑中时,宁青阳眼里划过一丝鄙夷,这个仙修真是不知好歹,平时居然敢对本尊吆五喝六。
尽管叶君竹已经被雷劫劈死了,但宁青阳还是得把叶君竹的尸体带回去。他嫌弃地看了尸体一眼,伸手将它捞起来。
“哎呦,摔死哥了。”焦黑的尸体突然哀嚎一声。
宁青阳手臂一僵,眼中露出一丝杀意,这个人居然还活着!留不得!
“宁师侄。”一道清亮的嗓音打断了宁青阳的杀招,“师父不放心,让我来看看你。”
宁青阳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转头看着来人笑道,“李师叔,我师父渡劫成功了,我正打算把他带回去。”
来人是道阳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李文元,仅仅八十岁就已经是金丹期的修士了,其前途不可限量。
李文元点头笑道,“那就好,我去和师父复命,你把叶师兄送回他的洞府吧。”
“是。”宁青阳赶紧将不省人事的叶君竹带回洞府,准备进行二次刺杀。
刚要出手时,床上的叶君竹忽然睁开了眼睛,和宁青阳对视了好久。宁青阳神色不变,伸出一半的手改了个道,将叶君竹落在脸上的发丝掖到耳后,恭敬地说道,“恭喜师父成功晋级元婴期。”
叶君竹呆愣愣地看着眼前明眸皓齿的少年,这......这是个什么情况?他记得自己明明只是追小偷的时候摔了一跤,怎么就多出来个徒弟?意识渐渐回笼后,叶君竹才意识到这次有点儿玩大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卧槽,这不会是传说中的穿越吧?
叶君竹有点紧张,都说古代人迷信,可别把自己烧了啊。他看着宁青阳,磕磕巴巴地说道,“为.....为师无事,你先出......出去吧。”
宁青阳笑着点了点头,掩上房门后,宁青阳脸色一变,他总觉得现在的叶君竹有点儿不对劲,该不会也是夺舍重生的吧?
没错,宁青阳其实原本是一个元婴后期的魔修,在晋级大乘期的时候遭人暗算,以至只保留了一丝残魂。幸而他曾经看过一本有关于夺舍的功法,所以直接找了个匹配的少年进行夺舍,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借尸还魂,只不过他借的不是尸,而是活生生的人。
谁曾想他一时情急找的夺舍宿主居然是个仙修的徒弟,这个仙修整天指使他做这做那,可是他是什么人?他可是人人闻风丧胆的无弑魔尊啊,他能忍吗?当然不能,所以就把这个仙修师父坑死了。
谁曾想现在居然有人借这个仙修的身体夺舍重生了,宁青阳危险地笑了一下,先看看这个人威胁大不大,如果不大,养着逗逗也不错,看一个夺舍之人战战兢兢地生活在一群仙修身边,把那些仙修耍的团团转,这岂不是最大的乐事?
魔尊大人悲哀的发现,自己现在只能做这些无聊的事当乐趣了,唉,说到底还是做仙修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既不能杀妖兽,又不能杀人,
而屋子里的叶君竹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了一劫,他用了两个时辰悲伤,一个时辰缅怀过去,一个时辰思考现在,两个时辰展望未来。
说起来他也有点儿彷徨,不是没想过怎么找办法回去,可着怎么过来的都不知道,只好随遇而安。最重要的是突然穿越到了这里,除了一开始的惶恐,叶君竹心里居然还有点儿说不明的小兴奋。
一天过后,依然没有人来这里,看看四周无人,叶君竹吃吃地笑着,听那个小孩话里的意思,眼前应该是个修仙世界,自己来这儿不会是做主角的吧?
叶君竹幻想着自己成为某点男主,身披光环,广开后宫,手下小弟无数,走上人生巅峰。
哎呀呀,这不是天意让自己成为领导这个世界的男人嘛!
宁青阳听着房间里传出“嘿嘿嘿”的猥琐笑声,一阵无语,这个人是不是有点蠢?他转身看着李文元说道,“抱歉李师叔,师父可能有些太高兴了。”
李文元点点头表示理解,晋级元婴期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叶师兄的反应不为过,他还听说过有人晋级之后高兴到跑到一个魔修面前嘚瑟,结果刚晋级就被那个元婴期的魔修给拍死了。
宁青阳敲了敲门,里面的笑声戛然而止,过了半晌,里面才传出“请进”的声音。
二人神色不变地走进去。宁青阳垂首道,“师父,李师叔来看你了。”
李文元笑着走到叶君竹的床前,“叶师兄,师父让我来看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顺便讨论一下结婴大典的时间。”
叶君竹听得一头雾水,他抿了抿嘴道,“我......”刚想说失忆,但一看到李文元的眼睛,他就怂了。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厉声问道,“你是何人?”
眼神之犀利,语气之真诚,让李文元不由自主地怀疑叶君竹是不是真的被雷劫劈失忆了,但是修仙之人,特别是到达金丹期的修者,没有一个是傻的,李文元不动声色道,“看来叶师兄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宁师侄,你好好给叶师兄讲讲。”
“是。”
李文元起身笑道,“既然叶师兄还没有恢复好,那我改日再来。”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只不过他没有回自己的洞府,而是去了宗主所在的大殿,将叶君竹的情况告诉了宗主。
宗主皱眉道,“你怀疑叶君竹被夺舍了?”
“我只是有些担心,叶师兄的反应有些反常。”
宗主想了一会儿道,“无妨,我这里有一件法宝可以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夺舍,你有机会去试探他一下。”说着便拿出一个长方体的黑盒子交给李文元。
李文元双手接过盒子,“是。”
另一边的叶君竹听完宁青阳的“普及知识”,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这世界设定,这人物名字......和几天前他看的一本小说一模一样!
《至神录》是某点的一本种马文,讲述了男主角李文元一路开挂升级,王霸之气征服了无数小弟,主角光环克死了无数炮灰反派,和同期其他种马文不同的是,男主小时候没有悲惨经历,长大后更没有挫折坎坷,那是一路开挂开到结尾,就这样一部没有大脑的爽文,深深地引起了叶君竹的注意力。
因为他曾深深地幻想过自己就是李文元,神挡杀神,魔挡杀魔......如今,他的愿望实现了一半,他的确穿进了这本书,但是却穿成了炮灰。
就这样,叶君竹的主角梦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无疾而终。
说起来他穿的这个炮灰,他印象特别深,因为他和这个炮灰的名字一模一样。这个书里的叶君竹是主角的师兄,但是嫉妒主角的资质,一直想方设法陷害主角,最后终于成功的被主角克死了。
死因很可笑,居然是因为跟主角枪妹子。程兰君和叶君竹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妹,但是主角横插一杠,叶君竹气不过就打算强上,虽然成功了,但是被主角知道了以后,直接千刀万剐,剐之前还把他阉了。最恶心的是,每割下来一条肉,就让叶君竹自己吃下。
想到这里,叶君竹哆嗦了一下,千万不能和主角抢妹子!
现在摆在眼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远离主角,平安度日。另一条就是抱紧大腿,组团开挂。
叶君竹仔细想了一下剧情,毅然决然要抱紧大腿。以后的修仙界会很动荡,自己得找个靠山才对。
宁青阳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人变了好几次脸,心里一阵无语,这个人的警惕性也太差了吧?
“师父。”宁青阳叫了叫他道,“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
叶君竹回头看向宁青阳,犹豫了一下道,“青阳?”
宁青阳眉头轻挑,惊喜地笑道,“师父,你记起我了?”
叶君竹同情地看着宁青阳,傻孩子,还笑呢,你比老子死的还惨。
如果说叶君竹是炮灰,那宁青阳就是炮灰的第一小弟,炮灰中的炮灰。叶君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都会派宁青阳去做。原主自然也对这个徒弟没什么感情,不过是利用的工具罢了。
可是宁青阳从小资质不好,阴差阳错被原主收为徒弟,对原主的孺慕之情,简直到了脑残粉的境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宁青阳纯净的眼神,叶君竹心里有一丝不忍道,“徒弟啊,你千万不要和李文元作对。”虽然现在的宁青阳只不过是个小孩子,但是他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忠实小弟,自己还是应该提点一些。
修真界的人心眼儿那么多,作为一个普通人叶君竹表示他真心玩不过,唉,以后就算能抱上主角大腿,但主角的小弟那么多,说不定就得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了呢......咦?怎么有一种后宫妃子拉帮结伙的感觉呢?一定是错觉!
宁青阳一阵惊疑,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何?”
“他......很厉害的,年纪轻轻修为便如此高,前途不可限量。”
宁青阳心里有一丝不屑,面上不显,“师父,这世界上比他厉害的人多了去了。比如说无弑魔尊。”无弑是他以前的道号,魔修也是有道号的。
在这修真界,人人都知道无弑魔尊,一来是因为他妖孽的资质,才两百岁便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了,二来是因为无弑魔尊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性子。大家对他又敬又恨,但在修炼方面就连仙修都不得不说一句佩服,所以得知他死了的消息,无论是仙修还是魔修都拍手称快,头上少了一个泰山压着谁能不开心?
叶君竹认同地点点头道,“可是你看那缺心眼儿的无弑魔尊死的多惨。”在原文中,这个炮灰的死因一样,都是跟主角抢妹子。
“......”那句“可是”是什么意思?宁青阳眯了眯眼,听这个人这话,他知道暗害自己的人是谁?难道暗害自己的人和李文元有关系?
第2章 剧情
宁青阳皱眉道,“师父此话何意?莫不是无弑魔尊的死因有什么蹊跷?”
叶君竹心头一紧,自己大意了,居然差点露馅。他咳嗽了两声,笑道,“为师也不知,只是推测而已。无弑魔尊生性残暴,恶贯满盈,怕是早就有人看不惯他,所以死因很可能是遭人暗算。”
宁青阳在旁边听到此言,气的牙根痒痒,这个该死的仙修居然当着本尊的面说本尊坏话!好好,看你现在有用先留着你,等日后本尊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君竹转头看着小徒弟漆黑的脸色,疑惑地问道,“青阳,你怎么了?无弑魔尊该不会是你的崇拜对象吧?”
宁青阳抑制住抽搐的眼角,急忙说道,“弟子不敢,无弑魔尊他......恶贯满盈,弟子怎会以他为目标。”
叶君竹松了口气,炮灰以炮灰为崇拜对象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宁青阳看着叶君竹的侧颜,对他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对魔修如此反感,这个夺舍的人一定也是一个修仙之人,就是不知道他是哪派的,想到此处,宁青阳笑道,“师父,弟子前两日刚突破筑基期,师父还未曾教导弟子筑基期的功法。”
叶君竹愣住了,哥一个外来户哪里知道什么功法,他后背冷汗涔涔,但面上不显。
叶君竹淡定地看向自己手上的储物戒,在心里大喝道,功法出来!
半天过去了,储物戒还是那个储物戒,纹丝不动。
叶君竹的脸都憋红了,这和修仙小说描写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心念一动,想要的东西就出来吗?
人越急就越慌乱,叶君竹慌乱之中误打误撞放出了一丝灵识,打开了储物戒,这才取出一步筑基期的功法。他将功法交给宁青阳,淡淡地说道,“修仙之路漫长,为师不可能总跟着你,你要学会自主学习。现在为师将这本功法交给你,你去领悟参透。”
宁青阳接过功法,“多谢师父。”想必这个仙修以前是个连储物戒都买不起的散修,所以刚才才憋了半天。
“为师自今日起要闭关,无事不要前来打扰。”
“是。”
宁青阳带着这本功法回到自己的房间,简单的看了两眼。其实他一直修习的都是他前世的功法,他前世的功法能一直练到元婴期,唯一的缺点就是中途不能更换其他功法。本来这一世,宁青阳打算不再用那部功法,因为它的约束性太大了,可是原主的师父给他的功法只能算是中下等的,没有办法,他只好用以前的。
看了两眼眼前的功法后,宁青阳忽然顿住,现在的这个仙修给自己的这部功法,倒是比以前的那个好多了,居然是上等的。这部《三衍道法》记载的功法十分玄妙,虽然只是筑基期的功法,但是却能看出无限的潜力,隐隐含着大道。
宁青阳看得心直痒痒,作为修真界的“疯子”,他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日后修炼,听说有一种叫九叶七色花的奇花可以重塑经脉,改善人的体质,还可以融合两补功法,日后自己可以找到,然后修炼这部《三衍道法》。
他眯了眯眼睛,邪笑道,“真不知道这个仙修是蠢还是对功法不了解,居然给本尊送了这么大的一份厚礼。”
等叶君竹出关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此时他已经按照原主一些残存的记忆,将修仙之法了解的差不多了。
“师父,你终于出关了。”一个俊秀挺拔的青年笑着对叶君竹鞠了个躬。
叶君竹吓得愣了一下,这人谁啊?
在一边的宁青阳往前走了两步说道,“师父,大师兄游历归来了。”
大师兄?叶君竹想起来了,这个人是原主最宠爱的大徒弟白毅,但同时也是间接害死原主的凶手,被誉为男主第一小弟。尽管原主对他掏心掏肺,但是他还是为了所谓的道义,对原主下黑手,才导致原主被主角李文元抓到千刀万剐。
想到这里,叶君竹不由得微微后退了两步,他实在对这个大徒弟提不起好感,所以说人的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
叶君竹淡淡地说道,“小毅回来了,在外面如何?”
白毅笑道,“弟子一切安好,就是甚是思念师父。”
叶君竹抖了抖鸡皮疙瘩,笑了笑说道,“修仙之路漫长,为师总不能一直在你身边。”
白毅回头看了看宁青阳说道,“师弟,你去给师父泡壶茶。”
原主尽管是个修仙之人,却去凡人那里学习了琴棋书画茶,当然目的是为了在师妹面前装逼,可惜师妹和凡人女子不一样,对这套不感冒。
看到宁青阳离开后,白毅突然说道,“师父,弟子看到师弟他在看《三衍道法》,该不会是从师父你那里偷来的吧。”
叶君竹瞥了他一眼说道,“是为师给他的。”
白毅咬了咬嘴唇,不甘道,“师父,你怎么会给他上等功法?”
“你这是在质疑为师?”
白毅急忙道,“弟子不敢。”
性奴加工厂 完结+番外完本: 性奴加工厂作者:阿香香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虐身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一家专门提供性奴订制服务的会所,性奴可以由客户自主提供,当然也会主动抓捕寻找走肾,纯调教,无感情戏份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