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这个总裁不会撩完本[gl百合]—— by:米玛

性奴加工厂 完结+番外完本: 性奴加工厂作者:阿香香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虐身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一家专门提供性奴订制服务的会所,性奴可以由客户自主提供,当然也会主动抓捕寻找走肾,纯调教,无感情戏份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这个总裁不会撩(GL)
作者:米玛
文案
像靳桑浯这样的大总裁,温柔又内敛,但是不会撩妹有什么用?!
你家叶念斯完全没有感觉到你想复合的意图好嘛!
白欣然:靳总把整个策划部都给你了!
叶念斯:她说,那是因为我可以给她帮忙……
白欣然:靳总把别人送你的花都扣下了!
叶念斯:她说,那是为了公司形象……
白欣然:为你买了一个连锁便利店!
叶念斯:她没跟我说……
白欣然:……靳总你自求多福吧……
——严肃版文案——
念吾一叶桑,丝丝禁回响。
我是那么想念你,却不能发出一丝声音。
消失五年的前女友突然出现,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爱?
还是为了恨?
食用指南
1.每日20:00更新,有事会请假,其他时间均为捉虫。如果没更,那就是jj抽了。
2.甜多虐少,HE。
3.非一般狗血,且多少有一点玛丽苏,文章后半段有一个因为大乌龙引起的剧情转折点。
4.非专业人士,文中涉及的所有商业、医学等专业知识均来自脑洞,请各位轻拍,也欢迎指教,谢谢!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业界精英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念斯,靳桑浯 ┃ 配角:白欣然,季澄非,金学章 ┃ 其它:伪商战
==================
☆、金枪鱼三明治(1)
“欢迎光临!”
“依家”便利店感应门发出一声响动,阿茂扬起笑容,充满活力地说道。
进门的女人向她颔首一笑。
阿茂知道她,是在附近革新医疗有限公司总部上班的叶小姐,经常来店里买一个厚切金枪鱼三明治作早餐,从来不买其它的。每次来的时间很早,上班高峰期还没有到,她来的时候店里经常没有别的客人,不过平时这里也没有什么客人就是了。自从添福乐连锁便利店入驻三白市以来,很快吸引了大批客人,冲击了依家的生意。阿茂知道最近各个店里都人心惶惶的,传言说依家快要破产了。
他想到这,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估计今年的春节都过不好了。
不过好在,他可以在店铺还开着的时候,尽情地欣赏一下美人。
叶小姐独自一人时看起来有点难以接近,但是当你和她交谈过,才能感到她原来是一个亲切的人。
这并不是说她长得很阴郁。恰恰相反,她的五官漂亮得过分,面部线条因瘦削而分明,但并不让人觉得冷硬,因为她有着一双澄澈的桃花眼。浓深琥珀颜色的秋水剪瞳,无论看着谁,都像在看着自己的挚爱恋人,眷恋多情,分分秒秒都要把人的魂魄勾了去。
对,就像这样。
对上叶小姐眸子,心中一乱,面上温度也上来了。连忙移开视线,慌乱地接过三明治扫价。
“13元,谢谢。请问还是不加热吗?”
“对。”
她的声音本来十分好听,但此时却带着几分沙哑,让阿茂多看了她一眼。
这才发现这位漂亮的客人面色有些憔悴,眉稍带着倦意,眼眶泛着淡淡的青色。
他大胆猜测道:“叶小姐这是加班了吗?”
“对啊,熬了通宵。”叶小姐一边付钱,一边垂了垂嘴角,委屈的表情也格外动人,“这年头钱不好赚啊。”
“革新那样的大企业,压力应该很大吧,要注意身体呀。”阿茂关切地说道。
叶小姐勾起唇角,“多谢小帅哥关心啦。”
看着叶小姐的背影,阿茂才想到,之所以她看起来难以接近,就是因为在独自一人时,身上难免染上了疏离的气息,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微凉空气笼罩周身,让人不敢主动靠近。
*
叶念斯喜欢在公司热三明治,即使还有几天就要步入春季,但天气仍旧寒冷,在便利店热好,拿上来总会凉了。
电话响起时,三明治刚刚热好。划过接听键,就听见总监一贯沉稳的男中音变不那么沉稳说道:“小叶!”
还没回话,又听对方连珠似的开口:“赶快把昨天整理好的报表拿到会议室来!应该就在我桌上!快快!”说完就挂了电话。
撇撇嘴,轻抿水晶玻璃中的水,咬了一口三明治,走进总监办公室,一眼就看到放在办公桌右上角的一叠报表。
咽下三明治,小跑到会议室门口,吸口气,理理仪容,敲门。
“进。”这是总裁秘书的声音。
“不好意思,打扰了。”
叶念斯一眼瞟到张鑫亮的位置,就微微低下头,目不斜视地走向他,无视了在坐其他几位打量的目光。
大眼一扫张鑫亮面前的文件,是上一版的报表。
前一阵美国最大的电子电气公司卫明勒推出了自己的家庭护理品牌,以优良的品质和合理的价格,迅速攻占西方市场。因此最近几家家庭护理系列较为“鸡肋”的欧美公司,迫于股东要求盈利的压力,有意出售旗下品牌。革新医疗选中美国一家适宜国产企业发展的品牌——剑明思家庭护理,想对其进行收购。剑明思在卫明勒出现之前,在全球家庭护理品牌中市场占有率排名第四,要是能拿下剑明思,就能在国际家庭护理品牌中占有一席之地。
此次收购,革新医疗做了大让步,包括让剑明思保留70%的知识产权,承诺不干涉其运营管理、保留高管团队、不裁员。好不容易和剑明思谈拢,拿到了对方的意向协议,就差项发改委提交信息报告,接着就可以进行收购。于是虽然这周结束就是春节,但是革新医疗没有一点临放假的喜庆之感,行政系统一半以上的工作人员都加班加点,整座大楼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压力。
他们昨天下午快下班时才发现整理的财务报表中有一项数据写错,导致统计结果和风险分析结果出了一些问题,整个财务管理部熬了通宵才把自己手上这份正确的做出来。没想到早上开会时,张鑫亮竟然拿错了。
张鑫亮舒了一口气,起身相迎,低声道谢,抽出其中一份快速浏览两页,然后说:“把报表给各位领导发一下。”
随即,他看到自己面前这个虽然只来了一个月,但十分机敏能干的助理,竟是怔了一瞬,才低低应了句:“是。”
叶念斯抱着文件,绕到主位上去,那里坐着的是公司总裁靳桑浯。
没有分给这位年轻的总裁一点目光,仍旧低着头,望着桌面,站定。
视野里有一只皓白的手,轻扶着透明的水晶玻璃杯,杯中盛着的液体也是透明的。那只手五指修长,骨节均匀,圆润的指盖泛着淡淡的贝色光泽。
即使仅仅是一只手,都美得不可思议。
抽出一份报表,弯下腰,拉近的距离让淡淡的铃兰香气顺着鼻息进入身体。动作一顿,接着将报表端端正正地摆在了那只手的主人面前,站直身体。
“谢谢。”
声音也极为好听,如静静流淌的泉水。
她恍惚间觉得,这声音大概比那杯水还要清澈一些。
但是仍旧不敢抬头望上哪怕一眼,匆匆移到几位副总、总监身边,将报表一一发了下去。
终于张鑫亮放她离开,并且吩咐她关掉灯。
低着头走到门口,按下开关,张鑫亮开始汇报报表上的内容。
关门的时候,她才抬头迅速瞟了一眼正位上的女人。
靳桑浯将目光放在张鑫亮身上,正专注地听他的汇报,投影仪的荧光打在侧脸,堪堪能笼罩出一个线条完美的剪影,模糊并且遥不可及。
叶念斯垂了垂眼,关上门。
回到自己办公间,看到放在桌上只咬了一口的面包,只觉得胃钝痛得厉害,全然没了胃口。
木然地把面包扔进垃圾桶,突然看见企鹅头像闪烁,点开一看,是财务部的白欣然,同时也是她的大学同学。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胃还痛吗?”
叶念斯心中一暖,淡笑着回道:“不痛了。”
白欣然继续说:“我要累得半身不遂了啊啊啊!!!!晚上要不要一起次一顿好次的补一补?”
叶念斯笑,跟着对方的用词回道:“好呀好呀,次什么?”
白欣然不止是她的大学同学,更是她的下铺,是她大学关系最好的朋友,不过在毕业以后断了联系。没想到这次跳槽,竟然又与她相遇了,对方还是财务部的同事。两人迅速联络起来,很快变得如当年一样要好。
确定好吃什么,又聊了几句,开始处理文件。文档字数不断增加,格式不断调整,鼠标和键盘在翩飞的指下“咔哒咔哒”的响,然后频率慢慢降了下来,最终停住。
“小叶?小叶?”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
“啊?”叶念斯差点把鼠标扔出去,一抬头,是总监那张成熟男人的脸。
张鑫亮今年三十五岁,至今单身,五官端正,为人绅士,又身为这么大一个公司企业的财务总监,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受到公司不少女同事的青睐。此时斜靠在桌子上,眉梢微挑,仿若没有受到刚刚小插曲的影响,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有几分潇洒。
“发什么呆呢傻姑娘?”张鑫亮问她。
叶念斯按了保存,才站起身,礼貌问好:“张总。”
张鑫亮笑挥挥手,也不在意没有得到问题的答案,说:“这个案子总算是定下来了,等着他们战略发展部写信息报告。后天我要出差,那边如果有需要的话你配合他们一下。”
叶念斯脑海里瞬间浮现出部门经理季澄非那张明媚漂亮的面孔,点了点头,“好的。”
张鑫亮又说:“几天辛苦你和大家了,特别是昨晚。今晚我请客犒劳下两个部门的同事,你安排一下。”
和朋友的小聚是没机会了,虽然有人请客也好,但是不自觉按了按自己的胃。这几天加班,都是叫外卖,有时候饭都放凉了才吃,要不直接忘了吃,胃里根本受不了。长期的胃病最近没有发作,因而放松了警惕,没有备着药,只能硬忍着熬过去。希望晚上吃饭不会被灌太多酒,要不然她得分分钟交代在酒店里。
准确记得张鑫亮再无安排,叶念斯还是翻开日程安排确认一下,然后问:“七点钟,明华酒店?”
张鑫亮颔首示意:“好。”
这一层是高级管理层,财务部还在楼下。
下班后,张鑫亮和叶念斯一起去了高层专用电梯。
走过拐角,却见电梯里已经站了两个人。
叶念斯呼吸一滞,张鑫亮已经加快步伐走了上去,她也提起速度,紧跟在后进了电梯。
“桑浯,小李,谢啦。”下班时间,张鑫亮也不拘谨,称呼变得随意起来。
电梯里的两个人,一个是靳桑浯,另一个是她的助理李姝玉。
“靳总,李助。”叶念斯打了招呼,往后一缩,站在角落,眼观鼻鼻观心,将目光乖乖收好。
她听见张鑫亮对靳桑浯发出邀请:“晚上我和财务部聚餐,你要不要一起去?”
低垂的睫毛颤了颤。
“不了。估计你去他们都吃不好,更别说我去了。”靳桑浯笑着拒绝,转而又说,“你们最近确实挺忙的,要不我明天放你们一天假。”
“真么好?!”张鑫亮惊讶道。
“不过有一个条件,今晚不要喝酒。我放你们假,你们肯定没有约束,使劲喝。加了这么多天班,身体都虚,再喝酒,总会有人撑不住。别让我好意放假反而办了坏事。你说我说得对不对,”清澈的声音仿佛刻意顿了顿,接着两个字轻轻从唇边逸出,“——叶助?”
诶?
叶念斯愣了愣,才缓缓抬眼,望向靳桑浯。
她穿着一件质地轻容的灰色羊绒长款外套,内搭带有拼接蕾丝钩花的长款衬衣;肌肤莹白,眉黛如山,鼻梁高挺,薄唇淡樱,静静望向自己的眼眸,黑如墨玉,湛然光辉静静流淌,身形高挑,清致温润,无声静立,犹如兀自盛开的一株铃兰。
叶念斯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勾起嘴角,努力做出一副开心的表情,“当、当然好呀!”
靳桑浯轻轻一笑,将视线移回张鑫亮。
男人跟着一笑:“能放假当然好了,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
叶念斯再次垂眸,浓密的睫毛撒下一小片深灰阴影。
这时听到靳桑浯回答:“自然。最近还有得忙,你们有机会先多休息。”
靳大总裁虽然体恤下属,给他们放假,但是张鑫亮第二天要出差,还需回办公室整理资料。叶念斯身为助理,自然也得上岗。
在休息室热好三明治,回办公室的路上正巧遇见刚到公司的靳桑浯。
“叶助?今天不是放你们假了吗?”好老板靳桑浯问道。
人人发出问句,尾音都要上扬,难免尖锐刺耳。可靳桑浯的声音却宛转清和,只觉得动人好听。
“啊……张总还需要整理一下明天出差的材料。”好员工叶念斯回答道。
“这样。”靳桑浯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她右手,“他们家的厚切金枪鱼三明治一直都挺好吃的。”
“啊?”叶念斯顺着靳桑浯的视线,提了提勾在手指上依家连锁便利店的牌子,反应过来,有些不自在地应道:“哦,是。”然后犹豫一下,抿了抿唇,客气发问,“靳总你吃饭了吗?”
得到了这样的答案:“还没有。”
叶念斯更不自在了,手指一紧,大指不自觉地抠起袋子,支吾着没有说话。
靳桑浯静静地望着她,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一阵,忽然轻勾嘴角,“一会儿小李会送来。”
“哦哦。”叶念斯不知为何地松了一口气,“那靳总你忙,我就回去了。”
“好。”靳桑浯轻声应道。
和靳桑浯相对走过,身子错开好远,那抹铃兰香气没有传至鼻尖。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天,晚上还会更一章,以后每天20:00更文。
文中所涉及的城市名均来自中药~
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非专业人士,文中涉及的所有商业、医学等专业知识均来自脑洞,请各位轻拍,也欢迎指教,谢谢!
☆、金枪鱼三明治(2)
喜欢厚切金枪鱼三明治的不止叶小姐一个人,但是和她购买频率相当的,也只有一位姓李的女士。
自阿茂一年前来这里工作,李女士就来买三明治了。她一般会买一个厚切金枪鱼三明治,有的时候会再买一份其他的吃食。
“没办法,老板喜欢吃。”李女士无奈地偏偏头,这样说道。
她的头发总是盘到脑后,发鬓整齐,扣子也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这样的神情让她看起来多了一丝俏皮。
她来得没有叶小姐那么早,但是通常会比其他上班族早一点。有一次她遇到一个熟人,阿茂听到那人称呼她为“李助理”。
今天叶小姐没有来。
当然了,她已经连续两天早上都吃金枪鱼三明治了,再来的话,任谁也会腻的。但是她为什么不买些其他的呢?
再晚一点,阿茂会知道,李女士今天也没有来。
不过他现在有别的客人,这个客人到的比平时叶小姐来得都要早一些。
那位客人刚进门的时候,就让他呼吸一滞。
不似叶小姐那样明艳的漂亮,她美得像一汩清泉,一潭镜湖;精致的五官镶嵌在白皙的脸上,犹如天神之手精雕细琢下的玉面雕像,一丝一毫都恰到好处,至臻完美。
“欢、欢迎光临!”说话都不利索了。
客人对她微微一笑。
阿茂觉得自己就要晕倒了。
这位客人有些面善,对店里很是熟稔,径直走到鲜食区,取下一个三明治。
厚切金枪鱼三明治。
店里的这个真的有这么好吃?
其实之前阿茂见李女士经常买的时候,自己也心痒痒,专门买了一个品尝,但是觉得和店里其他三明治是一般美味,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最好吃的应该是全麦鲑鱼三明治啊。
拿到收银台付账时,阿茂倒吸了一口气。
他见这位客人面善,不是因为她以前来光顾过生意,而是因为,他曾经在《青年企业家》的杂志上见过她!革新医疗的总裁靳桑浯!
当初他拿着杂志的时候还在想,这又不是时尚杂志,干嘛把封面人物P成这样,一张面孔比那些平面模特还精致漂亮。
[综恐]捡肥皂要选不伤受的: 书名:[综恐]捡肥皂要选不伤受的作者:灌木朱瑾文案名字很重要如花,英俊那都是名字毁一生的知名代表,曹晓不幸也成了代表20岁之前,小草总面临着“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的问句20生日之后,又面临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