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恐]捡肥皂要选不伤受的完本[bl同人]—— by:灌木朱瑾

[GL]这个总裁不会撩完本[g: 书名:这个总裁不会撩(GL)作者:米玛文案像靳桑浯这样的大总裁,温柔又内敛,但是不会撩妹有什么用?!你家叶念斯完全没有感觉到你想复合的意图好嘛!白欣然:靳总把整个策划部都给你了!叶念斯:她说,那是因为我可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综恐]捡肥皂要选不伤受的
作者:灌木朱瑾
文案
名字很重要。
如花,英俊那都是名字毁一生的知名代表,曹晓不幸也成了代表
20岁之前,小草总面临着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的问句。
20生日之后,又面临着
“一件好事一件坏事,没得选你都得经历”的局面。
莫名其妙多了催眠这一技能之后,一觉醒来,所处地方成了猛鬼街,佛莱德正在梦里到处杀人。
去度假放松放松心情,却被黑衣人捉起来被迫强化身体,紧接着绿伞公司的病毒泄露。生化危机全球爆发。
安安分分呆在自己个家里,出门买个泡面双手都能变成可以触摸到鬼魂的奇妙设定,之后被无情拖进了地狱公寓……
曹小草:……QAQ
内容标签:无限流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晓 ┃ 配角:猛鬼街,生化危机,地狱公寓,午夜凶铃 ┃ 其它:美国恐怖故事,邪恶力量,咒怨
=================
卷一 猛鬼街
第1章 混乱的米国之行开端
作者有话要说:捉虫】 一直到坐上飞机,曹晓都觉得他只是在做一个很长的梦。
并且到了现在,这梦还没醒。
因为他至今为止26年的人生,一直都还算平淡,可忽然在两天前,一切忽然就从平淡变成顺遂了。
前天杂志社开会,要外派一个摄影记者去美国专访南部小镇,为期一个月。杂志社承担总开销百分之九十三的费用。劲爆的是,这种肥差忽然就落到他这个非杂志社固定记者的半临时工身上了。
下了飞机的当天中午,去同飞机的一个热情青年推荐的新开西餐厅吃饭,结果碰上了餐厅开业酬宾。他又抽到了从美国到巴黎的豪华三日游往返双飞机票。

曹晓拿着机票兑换奖券仰天傻乐。觉得自己这是要发达的节奏。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登上事业巅峰,似乎分分钟就不再是梦。
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事实上,专访出乎意料的顺利,所有被采访者都非常配合甚至可以说是……积极。
曹晓没碰上孤僻的艺术家,大门不出的宅男以及有人际交流障碍的大师。
虽说是一期艺术元素的专访。但是预约约见的这几位都非常好说话,采访交流地也非常通畅。

今天,曹晓悠闲地坐在老榆树街的酒馆,喝着咖啡等待最后一个被采访的对象。
酒馆内部的灯光好像是要衬托氛围一样被故意弄地非常暗,隐约而朦胧。
天色尚早,曹晓并不着急,耐着性子等待对方的到来。
身材凹凸有致的女招待端着托盘从曹晓的身边擦身而过。曹晓闭上眼睛感觉现在的自己轻松而惬意。而恰好就在曹晓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一阵阴冷的感觉从曹晓的后背一直渗透到心底。

酒馆顶棚的灯管发出轻微‘刺刺——’的声音。
冷意太过明显以至于曹晓再也没办法假装这是错觉。
于是曹晓站起来活动了活动身体,对着酒馆吧台的服务生招了招手“抱歉,能够给我点吃的吗?”
服务生微笑着点头,转身进入厨房。
直到这时,曹晓才发现整个酒馆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竟然都离开了。偌大的酒馆空地要命。就算现在只是下午的时间,也不应该这样的。
而就在他呆的地方的正对面,一个平头的青年焦虑地坐在椅子上啃着大姆手指。环顾四周之后,曹晓断定,整个酒店之中现在就只有他和那个青年了。

就连酒馆的吧台服务生都已经进入了厨房。
曹晓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坐在曹晓正对面的青年正好抬起头来。目光对视曹晓才觉得就这么直接盯着别人总归是不礼貌,尴尬地举手笑笑示意。

但青年的目光竟然根本没有在他身上停留,直接划过他所在的方向。接着深色迷惘地站起来,像被什么吸引着,一步步向着酒馆的后厨房走过去。

曹晓一动没动地看着青年的动作。不清楚是因为青年僵硬死板的动作还是酒馆里诡异的气氛。总之莫名的紧张忽然笼罩住曹晓。
感觉告诉曹晓,那个后厨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而这种不好的感觉在青年的手拉住后厨隔开大厅和厨房门帘的时候被不知名的情绪牵引达到了顶峰。

身体不由自主地喊出声来——
“等等!——”

“怎么了?先生”
曹晓从酒馆的桌子上抬起头来。两边的手臂被头长时间枕着已经略微发麻,美貌的招待生弯腰示意曹晓有什么需要服务的。
曹晓一愣。
刚才那……是在做梦?他在梦中喊出声来,然后清醒了?
“没什么。”曹晓强打精神温和对着侍应生笑道“麻烦再给我来一杯咖啡。”
“好的,先生,请稍等。”
伺应生点头离开。
跟着侍应生的脚步,曹晓的目光巡视打量四周。梦中的酒馆和现实生活中的酒馆虽然相似,但是却还是存在差异的。
现在仔细想来,梦中酒馆的外面阴天下着小雨,但现实生活中外面阳光明媚。
梦中的酒馆灯光晕暗不明,但是现实生活中的酒馆其实非常明亮。
最后——其实这个时间酒馆并不是空旷没有一个人。此时的酒馆还是有顾客的,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低声聊天。

是梦……
曹晓不知道是提了一口气还是松了一口气。那梦实在是太真实了。
瞎想什么!大概是这段时间放松地太过,所以有心里愧疚感了吧。曹晓这么安慰自己。可安慰自己的话还没想完,他就忽然听到厨房那边传来的惨叫!
只是这惨叫,并不清晰。是隐约的,像是隔厚厚的墙壁或者劣质的隔音板,声音发闷,并且不真实地隐约着。

曹晓注意到周围的人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可曹晓又实在骗不了自己那只是幻觉。因为刺骨的冷意又铺天盖地地涌了回来。

这!到!底!怎!么!了!
曹晓抓狂。

大夏天在空调屋中忽然发冷还可以解释,但现在已经是夏末秋初,天气已经开始略微凉起来,酒馆内部暖和地不行。这冷意根本就出现地不科学。

当然,并不能全部算是曹晓抓狂的缘由,曹晓的焦虑感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根本无从探究由来但就是焦虑。
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他的那种不好的预感偏偏就是越来越强烈。

老榆树街这个名字,加上美国这个地方。两者加起来总会让人想起曾经活跃在电影屏幕上的鬼王,再加上刚才那个莫名其妙地逗/逼梦境——

他站直身体,梦中坐在他对面的青年真的趴就在他对面的对桌。曹晓思量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走到熟睡中的青年身边打算叫醒他。就算这样没头脑地叫醒一个正在熟睡的陌生人十分没礼貌,但是曹晓偏执地觉得叫醒青年应该是好的。。

从服务台回来的招待一个滑步拦在曹晓的身前,嘴边挂着的职业微笑没有了,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曹晓“先生,您确定您要叫醒这位先生吗?”
两个人都是在酒馆坐了不短的时间,一直都没有互相说话。曹晓要叫醒青年的动作又太气势汹汹,感觉就像要找茬一样。毕竟是在餐厅,侍应生不愿意闹出太大乱子,拦了一下希望曹晓可以谨慎行事。“
“我愿意!”不管生老病死,不管疾病还是死亡!
女招待的英语句式排比和结婚神父誓词实在太接近,曹晓下意识就从嘴里溜出来了那句“YES,I DO”说完之后也窘迫地略觉不妥。
但还是很坚定地趁着女侍应生凌乱的时候把手放在了青年的肩膀上。

瞬间的晕眩过去之后,曹晓敏锐地发现咖啡馆内的氛围和刚才又有了微小的区别。
青年揉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抬起头来。一副困倦到极致,入睡后被人叫醒的样子,但是眼睛里却没有不耐烦,曹晓解读的话大概可以归类为……感谢?

“有什么事情吗?”
青年说话的同时,曹晓发誓他听到了什么尖锐的铁器摩擦物品发出的声音。立刻想起了他要叫醒青年的理由。这理由直接说出来太过无稽之谈,于是委婉地询问。
“额……你喜欢看猛鬼街吗?”我感觉你的状况很不好。
似是而非地说了这部电影,曹晓原本打算以这部电影作为引子。

“猛鬼街?那是什么?游戏?”青年搓搓脸看样子已经差不多清醒了,对于曹晓的问题一脸疑问。
“不是……是电影。”
就算恐怖电影的受众人群少,但猛鬼街毕竟杀入过好莱坞,而且得过不少奖项,票房也辉煌过。弗莱迪也由此获得了鬼王的称号。在美国说猛鬼街就像在日本说午夜凶铃一样……
一般人就算没有看过,也总归能够听过这个名字。可青年的表情也确实没有说谎。于是曹晓多一嘴解释道。
“大概就是一个和睡觉做梦有关的电影……”

青年的表情敷衍又纠结,好像曹晓这句话他既不愿意再听到,但是又涉及到了一个他非常感兴趣的地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追问下去。“话说,你是新来的,以前没有在老榆树街见过你。”
“我是记者,来这里约了一位做专访。”曹晓一直注意观察周围的景象。
从刚才两个人对话之后,青年眼睛瞳孔的眼动已经明显减少渐渐平稳。应该是已经镇定下来了。

“那你刚才说的梦——”青年紧皱着眉头终于问出这个问题。
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眼睛的瞳孔又开始不安地四处游移。

但话没说完,青年像是看见了什么极端恐怖的东西一样瞬间后退,之后拿起餐桌上的刀叉狠狠冲着曹晓插了过来!

曹晓被逼只能用手臂拦住迎面刺过来的刀叉。
锋利的刀刃刺破了曹晓的皮肤,鲜血染红了曹晓一大片衣袖。被刺伤的伤口处火辣辣地疼。
“等等!你怎么了?!!”

草!

曹晓骂了句国骂,青年眼中的神色已经逼近疯狂,见一刺不成,立刻抽出刀来。
该死的这时候曹晓忽然发现在刚才接触到青年那一瞬间的违和到底是什么了。
整个餐厅此时此刻周围竟然以个人都没有!
原本拦阻在他身前的那个侍应生也不在了,这人发疯拿到想要伤害他,曹晓身边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暂时摆脱这个形似入魔力气奇大无比的年轻人!

切割牛排的餐刀带着锯齿,无论是被刺中,还是抽回都是双倍的疼痛。曹晓捂着胳膊听到了耳边的尖叫。
那尖叫声就近在耳边,可是依旧像隔着什么东西一样模糊不清。
可是和在酒馆听到的那声青年的尖叫不同,这次的尖叫是一个女人,而且还伴随着周围嘈杂的声音。
“天啊…………报警……”

青年发了疯一样一击不成又拿着刀对准了曹晓的脖子。

曹晓捂着手臂谨慎地与青年对峙着,后退到吧台另一边,为什么他明明听到了急救的声音但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今天经历的事情完全不和常理!
既然事情没办法用常理解释,那就把所有的常识统统扔掉!

……!缩到吧台后面,听着青年困兽一样的嘶吼。曹晓也发觉到了不对劲。
刚才从梦境中醒来之后,曹晓明明看到这个酒馆里面是有顾客的。但现在曹晓除了听到隔着很厚的棉布一样断断续续的尖叫和嘈杂,竟然在视线内找不到一个人。
这情况简直就像是刚才梦醒了之后听到的那声厨房的尖叫一样——


梦!……?
是不是可以解释为,他清醒的时候听到的那声尖叫,其实是这个青年在梦中的厨房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发出的叫声,而现在他能听到那些嘈杂的声音则是现实的。他在碰触那个青年的同时略微的晕眩说明他已经进入了梦中,他现在在梦中!!!

所以听到的嘈杂声是现实中的。
现实中他受伤了……这是在梦中……曹晓努力集中精神控制住自己。
醒过来,这是梦!

睁开眼睛,曹晓从梦中醒来。
醒来之前,红绿相间的深色毛衣以及能盖住整张脸的巨大利齿爪子出现在他眼角的余光中
醒来之后的现实世界,那个青年正紧紧闭着眼睛拿着刀对他用力刺过来。他正紧紧握住青年的手。
而他逃跑之后躲到吧台后面这一系列的动作竟然全都只是梦境。
清醒之后,曹晓放弃和青年之间的对峙,快速松开了两个人握在一起互相较力的双手,身体后撤。
青年双眼紧闭,曹晓身体一后撤,青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跌倒在地的青年没有像常规中的袭击者一样爬起来接着袭击曹晓。
而是紧接,用跌倒的姿势拿着依旧在手里的餐刀狠狠捅破了自己的喉咙!

这一切发生地太迅速,根本来不及让曹晓反应。
好在耳旁女招待更加歇斯底里的尖叫简直快要刺破曹晓的耳膜,但是好歹也唤回了曹晓的神智。

第2章 猛鬼街
他快速蹲回到青年的身边,拖着青年的脖子用手捂住青年用餐刀划开的伤口。
倒在血泊中的青年这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因为喉咙被割影响了呼吸四肢轻微抽搐。看瞳孔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清醒了。
“不要紧张,放轻松,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放轻松……”
血液不断从青年的脖子中涌出来,曹晓只能用手紧捂住青年的伤口简易急救止血,不断用语言安抚青年的情绪。

因为在梦中拖延了一阵的原因,救护车来得很及时。青年被送上救护车还有救。曹晓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很客气但绝对不容拒绝地半强迫性,请到了警察局。

作为一个并没有办定居绿卡只是一个游客身份的曹晓,出现在南部一个虽然说不上偏远但是绝对不繁华的小镇已经不怎么和常理了。
而且曹晓是今天来的,今天来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一起恶意伤人事故。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曹晓废了大半天的口舌,把记者证都堵在对方眼皮子底下了,才勉强让对方相信自己的青白。放自己离开。

曹晓刚刚焦头烂额地从警局出来,人还没跨出警局的最后一个台阶,接着又迅速被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审讯他到下午的那个皮尔斯警官叫回去了。
而他把曹晓叫回去的原因瞬间让曹晓从不耐烦到了惊悚。
因为他们刚接到通知,今天上午和曹晓在酒馆发生短暂争执的青年死亡了。
是在被抢救回来之后,又被一刀刺穿了自己肺部。不治身亡。

但这条死讯并不是惊悚的,更为惊悚的是,青年死亡的时候是在手术台上。在一群医生护士围着他的这种众目睽睽的情况之下之下死亡的。手术的六个人全程一动都没动,眼睁睁看着死者的胸腔被隐形的说不上来是什么的利刃慢慢切割开。血溅了六个医务人员一身。

如果不是在场的人太多,警方简直就要怀疑医生是心理疾病出现幻觉了。

作为早上和青年交谈过的唯一可疑的陌生人,曹晓再次被请回了警局。端着警局供应的咖啡满眼血丝地解释他真的只是路过。其实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局外人,他可以把他经历的事情说出来。

前面已经有六个医生目睹事情经过的情况下,他只要接受测谎说明他没有撒谎之后,案件就会被列为疑案,他也可以离开警局了。
但是曹晓在弄清楚青年的名字,以及来警局接受调查的青年身边朋友的名字之后,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因为青年的名字叫做阿兰,来警局接受调查的阿兰的几位朋友分别是南希,克丽丝,昆汀,迪安。着几个名字单独拉出来并没有什么,但是组合在一起却能够形成一种恐怖的可能。

这种一个人不错的超豪华阵容,简直真实地不能够再多!老榆树街,噩梦中死去,一个人员都没有变化的主角阵容。这里就是猛鬼街!
带着孩子谈恋爱 完结+番外: 《带着孩子谈恋爱》作者:本将军文案当一个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上别人,单独带着孩子的女人遇上一个因婚姻失败而不敢再去爱,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的女人,她们之间又会擦出什么火花呢?两个孩子各自的渴望把她们绑到了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