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艹我 完结+番外完本[辣耽]—— by:白露横江

何处梧桐栖仙鸟 完结+番外: 《何处梧桐栖仙鸟》阿泱文案:乔炳彰:“仙栖,你太倔强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是这般抗拒我,我越是放不了手?”师哥:“仙栖,咱们兄弟两个过一辈子!”宇文钊:“仙栖,别人只能救你一时,却帮不了你一世人活一生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老公,艹我(有生子,高甜,1v1)
作者:白露横江
简介
有担当细心行为粗鲁攻x娘炮嘴上不饶人爱撒娇受
注意,受对着攻很软很爱撒娇,对外虽然表面人畜无害,但是个利刀子,表达信任的方式是在他身边不带脑子。攻一生气就怂。
有副cp出没,姿势解锁,生子有产乳有,爱爱爱做做做甜甜甜。
被老公插穴,舔穴,给老公咬
周墨回宿舍看到李婴宁时,怀疑是自己看错了课表。
“嘤嘤,今天不是有江遇然的课吗,你竟然没有去占空?怎么,终于明白过来,不再执着于江才子了?”周墨走到李婴宁床边,因为李婴宁睡上铺,还是背对着里头的,所以他只能伸手扯了扯他的睡衣。
李婴宁动了一下,有气无力道:“别说了,我胃又疼了。我早上的课都没上,让明哥去给我答到了。”
“你这胃怎么每个月都疼一次啊,跟生理期一样。”周墨踩上梯子,探头往里看,“要不要我给你倒杯水……你吃药了吗?”
李婴宁应了一声,有气无力的。
周墨没法,只好去给他倒了一杯水,他的壶保温效果差,昨晚打的今天就不烫了,现在给李婴宁喝也算适合。
周墨拍了拍李婴宁的床铺,“拿着喝点,你这样下午的课也上不了了,干脆请个假吧,发条消息给王书野。”
李婴宁摇头,“给他发还得给张峰发,下次去上课就有把柄给他了。”
张峰是他们管理学的老师,中年大叔,上课总爱拿两性关系来举例子。有一次提到了同性恋,彻底暴露了自己直男癌的事情,被不服气的李婴宁冷嘲热讽,当场打了他的脸,从此两人就有了梁子。
李婴宁在他们学院也是出了名的人,张峰在上课的时候说些不好听的话,没存几分故意是骗人的,偏偏李婴宁也不是让自己受委屈的人,刀子是一把把的往外丢,也算是又出了一次名。
周墨同样发愁,“你就让他说去吧,等期末的时候还得让他给你分,他让你挂科怎么办?”
李婴宁想到张峰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阿墨,水全都是碱味。”
李婴宁的学校出名点之一就是它的水,绝对受到黄河母亲的眷顾,浅色衣服绝对无法逃离魔爪,李婴宁不少白色的衣服洗了几次都有起淡淡的黄色了。原本李婴宁就喜欢自己仙气飘飘的样子,白色衬衫牛仔裤,干净清爽还斯文,结果白色不能穿了,他只能忍痛换了其他路线。就算水烧开了也没用,上面飘碱底下一层碱更多。
李婴宁觉得自己最近脸色差了这么多,十有八九就是这水害的,水根本不养人啊。想到这点,李婴宁就更加唉声叹气起来。“阿墨,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周墨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眼。
李婴宁紧张道:“怎么,真的丑了?”
“嘤嘤,你危险了。”周墨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你这里冒了个痘。”
李婴宁噌的一下坐起来,找到自己的镜子左看右看,在发现自己的额头真的冒了个红肿的痘痘时,彻底崩溃了。“完了完了,我就说这里的水不养人,我以前这个时候从来没冒过痘的!”最后一句是小声嘀咕的,周墨没听清。
周墨笑得不行,他一只手还拿着水杯,撑在梯子上抓不稳,赶紧先跳到地上。“放心,你还是最漂亮的,而且你这个不是在额头上吗,出去一挡不就行了。”
“说的倒好,有一就有二,下次要是给我起在脸上怎么办?”李婴宁拍了一下被子,但是他肚子还疼得很,腰一扭就难受,只能哎哎的重新躺回去。
周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得连声音都变了,赶紧扶着旁边的床站好,“嘤嘤,你下次就起在人中那里,肯定特别好玩!”
“周墨!”李婴宁脑袋探出床,阴测测地盯着周墨。
周墨知道李婴宁这是真急了,赶紧举手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嘤嘤是最完美的,院花绝对名不虚传!我们还等着嘤嘤领着江才子回娘家呢。”
李婴宁被周墨说的场景逗得笑起来,“我还不知道你们,就想着宰男神一顿。”
李婴宁长得好看,脸精致漂亮,比女孩子还了解护肤化妆这类东西,衣品也好,当初就有人说他是不是gay,李婴宁也没有否认,这件事就心照不宣了。后来他追求江遇然,就有不少人拿他开玩笑,这个院花也是其中之一。李婴宁一向不理其他人怎么说,得到这个头衔还抱怨说怎么不是校花。
周墨摇摇头,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电脑,他的桌子和李婴宁的床是正对面的,李婴宁面朝着外面就能看到他。“阿墨,我今天没去上课,你说男神会不会发现?”
周墨等着电脑开机,漫不经心地点头,“会的会的,你都跟着他上了一个多月课了,他肯定记得你。”
“我之前告诉他我的名字了,也不知道他记住了没有。”李婴宁看着天花板喃喃道:“不过那时候是在上课的时候说的,他可能都没听清楚。”
“哥,我真服你了,上三疯的课你都敢出小差,没被他逮着啊?”三疯是指他们学院的三个老师,其中一个就有张峰。这三疯是出了名的上课眼镜毒还很事妈。
李婴宁漫不经心地听着。他去上三疯的课本来就是另有目的,否则他一个绝对文科生怎么可能跑去听金融系的课,连自己的高数都没搞定呢还把精力分在另一个变态科目上。要说开小差那他整堂课都在开,整堂课都在想其他的事情。
李婴宁别看身板小,但是呛起人来绝对厉害,小脸上天天挂着笑,被别人说是gay,是娘炮都没在意过。上个学期追着他们学校有名的江才子跑。之前他们的课比较多,这学期空了一点后就去和人家一起上课,每天都风风火火,唯一发蔫大概就是这时候。
在床上躺了半天,下午李婴宁还是坚持起来了。不止是因为有张峰的课,还因为第二节选修课,他选了和江遇然一样的佛教文化。
因为身体不舒服,李婴宁在上管理学时昏昏欲睡,就连张峰刻意点他的名他都没有什么力气去回嘴。终于熬完两节课,看他还要赶到西校去,宿舍其他人就劝他不要过去了。
“嘤嘤,你现在脸色这么难看,你也不想江才子看到你不完美的一面吧?”
“没事,我已经吃了药,过一会就好了。”李婴宁晃了晃手上的止疼药,还是坐上了校内公交车,往西校赶去。他不舒服,但也不能在外面捂着肚子,只能低着头休息,到了西校还是被司机叫醒的。
李婴宁到的时候,惊喜地发现江遇然身旁的位置还空着。江遇然坐在右排。,而且今天他没有坐在前面,而是在偏后一点的位置,所以李婴宁偷溜进去也比较方便。
“不好意思……”李婴宁低声道,等他终于坐好后,才松了口气。
李婴宁打开笔记本,偷偷瞄了江遇然好几眼,江遇然察觉到他的视线,侧过头对他笑了笑。李婴宁同样回以一笑,只不过笑容有些勉强。
他肚子太疼了,以前虽然也有疼过,但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一阵阵的抽疼,只要稍微动一下就发酸,什么姿势都难受,下体也胀得很。
李婴宁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挺直腰看着前方,这样好像还稍微好一些。
李婴宁以为这节课也像管理学那样撑过去,可等到他重新有意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李婴宁猛地坐起来。
“醒了?”
李婴宁呆呆地转过头,正对上江遇然的目光。
“已经下课五分钟了。”
李婴宁点点头,这才发现自己挡了江遇然出去的路,他急忙站起来往后退。江遇然拿起自己的耽美文库走出座位,然后又对李婴宁说:“如果不舒服的话,还是请假比较好。”说完江遇然就走了。
李婴宁愣了几秒钟,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出自己的手机。
“嘤嘤?”
“阿墨,我刚刚跟男神说上话了!”
周墨:“???”
李婴宁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甜蜜地笑道:“江才子真的超级温柔,我睡着了他也没有叫醒我,而是等我自己醒。”说到这李婴宁又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我刚刚睡着的样子一定很丑,幸好没流口水。”
周墨:“是啦你最美,给我们院花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李婴宁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捂着肚子,感叹道:“我们宿舍其他的我就不指望了,阿墨你让我给你好好收拾下,肯定是个大美人。”
“谢谢你了,我还要去结交学姐呢。”
“那不是更好,和学姐一起聊聊护肤品,这才有共同话题啊。”
这不是共同话题,这是要往闺蜜发展。周墨哭笑不得,只好赶紧找了个借口,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李婴宁趴在桌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的东西已经收完了,站起来一转身就撞进了一个视线中。
站在李婴宁身后的人看起来不像学生,个子非常高,目测比李婴宁要高出一个头再多一些。样貌不是很英俊,但是很有男人味。这人李婴宁认识,体院大二的学长。
李婴宁脸上尴尬了一阵,要是其他人在后面,他理都不理,偏偏是这个人。
“小娘炮,你又来蹭课了?”
李婴宁肚子不疼了,拎着包蹭蹭就走到这人跟前,仰着头气势一点都不输人,“谁说蹭课的?我这是我自己选中的课,我来上课关你屁事!反倒是你,不去训练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还要学着净化一下心灵?”
高礼衡低头看着李婴宁,“我路过。”说完高礼衡笑了一下,抬起手撩开李婴宁的刘海,“小娘炮竟然还冒痘了?”
李婴宁捂住自己的额头,瞪了李婴宁一眼,气冲冲地就走了。他脾气不小,但也忍得住,不知道怎么的和高礼衡就是对不上,一句小娘炮他就要炸,管他是不是学长,先怼一顿再说,虽然事后常常后悔就是了。
高礼衡在后面,看李婴宁略有些别扭的姿势,挑了挑眉。
李婴宁憋着气走到教学楼下就忍不住了,捂着肚子蹲在一旁,嘴里不停念着高礼衡。
他蹲了一会觉得好一些后,就想重新起来,结果眼角一瞄,立刻躲在了柱子后面。
——是江遇然。
和江遇然跟一个男生在一起,那人骑着一辆小电动,对着江遇然说了几句话。江遇然笑了一会,突然就脸红了。男生不正经地摸了摸江遇然的脸,然后拍了拍后座,江遇然推了男生一下,抬脚就跨上去。
两人骑着小电动走了。
李婴宁一直躲在柱子后面,目睹了全部过程,他的脸埋在手臂里一动不动,直到脑袋被人拍了一下。
“怎么了小娘炮?”
李婴宁没理身后的人,但是肩膀开始动了。
高礼衡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就跟着蹲了下来。“哭什么啊?”
李婴宁没理他,自己一个人哭得挺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特殊时期,这眼泪停不下来,还越哭越猛,最后打起了嗝。正当李婴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时,身体就被人往上一拉,然后他就被人扛了起来。
“你……你干嘛啊!”李婴宁哽咽道。
高礼衡调整了姿势,让李婴宁坐在自己的手上,“行了,你不是难受吗,别哭了。”
李婴宁抹着眼泪,高礼衡也帮他擦了一下,结果力气用太大,李婴宁眼角还给擦红了一道。
“操,”高礼衡收回手,轻轻拍了拍李婴宁的肩膀,“怎么还这么轻,也没见你少吃啊,每天那些肉吃哪去了?”
李婴宁气得要命,想要下去,但是高礼衡按着他,他根本挣脱不开。“死变态,放开我!我要喊人了啊!”
“喊啊,让大家来看看你这副样子。”高礼衡面不改色,抱着李婴宁走进教学楼,上了二楼随便找了个空教室进去,然后把李婴宁放到桌子上。
李婴宁紧了紧两腿之间,他那又难受了。
“又不是我欺负你的,你对我发什么脾气。”高礼衡从自己的包里找出纸巾,小心地给李婴宁擦脸。“你怎么不去江遇然面前这么哭。”
高礼衡看着李婴宁可怜兮兮的样子,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小傻瓜。”
“我才不喜欢你,你这个坏蛋。”李婴宁嘀咕道。
高礼衡笑了笑,将李婴宁搂入怀里,“不喜欢不行。”
李婴宁想反驳,刚抬起头就被高礼衡吻住了。高礼衡这人平时粗鲁,但是这个人却很温柔。他含住李婴宁的唇轻轻吮吸,舌头舔过李婴宁唇缝之间,在李婴宁没反应过来时又径直闯了进去,缠住李婴宁柔软的舌头不放。
待到高礼衡尝到了甜头后才放开李婴宁,李婴宁这才回过神来。
“操,高礼衡!”李婴宁抬脚就想踹过去,却被高礼衡抓住脚腕。高礼衡轻轻松松就把李婴宁压在桌子上,他与李婴宁四目相对,眼里的神色令李婴宁害怕。
“嘤嘤,别闹了。”
高礼衡这一句话就让李婴宁崩盘了。李婴宁捂着眼睛,嚎啕大哭。“我草你妈,你谁啊你,你就管我!你去哪来的资格,老子都不喜欢你了你来管我?操!”
李婴宁虽然哭的挺惨,但是这一口怼人的话是一个不落,但是大多都没什么气势,高礼衡也没理他,把他扶起来给他擦眼泪,一直等到李婴宁停下来。
“骂完了吧?”高礼衡问道。
李婴宁啜泣了一下。
“骂完了就该我算账了。”
李婴宁缩了缩脖子。
“谁让你这么闹了?”
李婴宁不服道:“我们都已经分手了,我喜欢谁关你什么事。”
高礼衡气笑了,刚扬起手李婴宁就往后缩。李婴宁高中时都是被高礼衡管过来的,高礼衡他这动作明显就是要教训他了。
“是不是想让我在这里打你屁股?”
李婴宁脸红红,明显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但他心里的确是委屈。
李婴宁高一的时候就和高礼衡交往,高礼衡大他一岁,早他毕业,而且还是去横跨南北的学校。他走的时候李婴宁的学业重,而且李婴宁的性子又被他惯的,吵了一架后就说分手。别看面上死撑着,回到家哭了好几天,最后选大学还是选了一样的学校,结果到了学校后两人还是闹不休,高礼衡就让他自己玩,反正这小孩什么招数他清楚得很。
“不过我的确是伤心啊,我真的挺喜欢江才子的。”李婴宁想起来就难过,他真的当江遇然是男神的。
“喜欢个屁。”高礼衡不屑道。
江遇然早就有男朋友了,这件事还是高礼衡跟李婴宁说的,因为江遇然的男朋友就是高礼衡的发小。李婴宁也认识那个人,那人就是李婴宁的噩梦,高中两年没少被他欺负,当他知道江遇然被这个家伙祸害时,心里不知道骂了几句暴殄天物。
“今天你就整我吧。”高礼衡恨恨道:“就知道惹我难受,哭给谁看?”
李婴宁这时候倒是乖巧了,低着头蹭到高礼衡怀里,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肚子疼,帮我揉揉。”
“回家帮你揉。”高礼衡托着李婴宁,让他从桌子上下来。高礼衡在学校附近有房子,但因为他还要训练,所以平时只有周末才回去。
李婴宁被高礼衡扶着出去。高礼衡自己也有一辆小电动,出校很方便,大概十分钟就到了。进了家门李婴宁就不客气了,挂在高礼衡身上不下来。
“老公。”李婴宁声音拉得又软又长,他本来性格就软还粘人,和高礼衡在一起后就更喜欢在他面前撒娇,这个称呼一年多没喊,难受死他了。
“这时候喊了,见面的时候叫的什么?”高礼衡抱着李婴宁回卧室,顺手开了空调。
李婴宁傻傻地笑了,被高礼衡放在床上后就自己滚进了被子里,让自己被高礼衡的气息包围。
高礼衡上床后李婴宁就滚进了他的怀里。高礼衡靠坐在床头,手覆上李婴宁的小腹,轻轻地按压起来。
李婴宁没有生理期,但是每个月小腹都会疼,一般就疼几个小时,来了学校后就加剧成一两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的缘故。
“下面疼不疼?”高礼衡低声道。
李婴宁点点头,小脸红扑扑的,脱裤子的动作倒很利落。
高礼衡换了个姿势,抱着李婴宁坐在自己身上,背靠进他的怀里。
[快穿]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完: 《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作者:璃子鸢简介:季子修长在美丑颠倒的异世界,性格冷淡外表被嘲笑着长大一日,季子修被系统选中做了宿主进入这些快穿世界后,他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季子修(面瘫脸):我的任务是什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