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完本[穿越耽美]—— by:璃子鸢

老公,艹我 完结+番外完本[: 老公,艹我(有生子,高甜,1v1)作者:白露横江简介有担当细心行为粗鲁攻x娘炮嘴上不饶人爱撒娇受注意,受对着攻很软很爱撒娇,对外虽然表面人畜无害,但是个利刀子,表达信任的方式是在他身边不带脑子攻一生气就怂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作者:璃子鸢
简介:
季子修长在美丑颠倒的异世界,性格冷淡外表被嘲笑着长大。
一日,季子修被系统选中做了宿主。
进入这些快穿世界后,他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
季子修(面瘫脸):我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用你的美貌,去征服全世界!
#萌萌哒小段子#(截取第二个世界)
系统:季子修,你怎么不笑?
季子修面瘫的合上书:因为丑,笑起来更丑。
系统:……你朝着外面的那个男的试试?
季子修考虑了一下,对外面的男人笑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热泪盈眶的跑了出去,还大喊:男神朝我笑了!
季子修:你看……他都被丑哭了。
系统:……(你耳鸣吗?他明明感动得热泪盈眶!)
注意事项:
1.作者逻辑死,请勿撕,刚刚毕业,工作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长,回来还要码字。如果有不喜欢的地方,大家相互体谅,我先给你们道歉啦,但是请别撕,请勿人身攻击,谢谢!
2.主角长相请看文名。
3.攻都是一个人,受是个神经病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强强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子修,陆千澜 ┃ 配角:神经病受,各种各样属性攻 ┃ 其它:

季子修长在美丑颠倒的异世界,性格冷淡外表被嘲笑着长大。一日,季子修被系统选中做了宿主。进入这些快穿世界后,他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季子修(面瘫脸):我的任务是什么?系统:用你的美貌,去征服全世界!文章文字流畅度好,情节细腻真实,代入感极强,同一个情节能让人感受到又甜又虐。在进入快穿之前的本源世界,攻陆千澜就和季子修有着特殊的羁绊。攻救赎受,没有狗血的误会和波折,感情刻画深刻,结局美好。
第1章
夜已经很深了,周围只剩下站立在街道两旁的路灯,在寂静而黑暗的夜晚一闪一闪。
灯泡,坏掉了。
季子修飞快的奔跑起来,仿佛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他一样,他的胸口上下起伏,汗水侵染了他黑色的碎发。
季子修有一种预感,他一定会死在这里,这是个无解的局。
“找~到~你~了。”身后的男人声线荡漾,嘴角缀着一抹笑容。
季子修一步步后退,不知是冷汗还是泪水侵蚀了眼前的世界,直到自己退无可退,进了一个死胡同。
黑暗,弥漫在四周,季子修看不清男人的脸,不知道那上面到底是怎样的表情。
可越是未知,越是恐惧。
“你一直跟踪我,到底想干什么?”
他抗拒的样子让男人十分不悦,语气里藏满了阴森感:“你问,我想干什么?”
季子修的瞳孔放大,呼吸也变得絮乱。
正在此时,不远处闪烁的路灯忽然又恢复了正常,他睁大了眼,清晰的看到男人手里带血的凶器。
下一秒,季子修就失去了知觉。
当鲜血大量流出的那一刻,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变得冰冷。
他会死。
就像是早就预料到自己的死期一般,季子修倒了下去。
[任务目标已死亡。]
陆千澜飞快的奔跑着,想要找到他。在耳边听到冰冷的提示音以后,他再也不走了,背靠在被染得脏污的墙壁上,点燃了火,无力的吸了一口烟。
“又死了。”
[这已经是任务目标第二次死亡了,主人还重启吗?]
陆千澜脸上的表情很淡,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重启,没别的办法。”
[主人不给季子修收尸吗?他这次……是被刺死的。]
陆千澜的眼神十分冰冷,他眼瞳的颜色似乎比这夜还浓:“死掉的人没有半点价值。”
[提示:主人进快穿世界之后,无论经历多少个世界,唯有三次重启的机会,现在是第二次,是否确认重启此世界?]
陆千澜掐了烟,脸上无悲无喜,仿佛他用在季子修身上的几次重启一点也不珍贵一样。
他淡淡道:“重启。”
[是——请稍后。]
…………
………………
不知道睡了多久,季子修满脸汗水的从床上苏醒过来。
也不知道自己梦到了什么,自己竟然害怕得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季子修深呼吸了好几口,都无法止住这种颤抖,直到最后,他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也无法平复害怕的情绪。
混乱的思维,无法立刻变得冷静。
他站起身,走到窗前拉开黑色的窗帘,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
季子修看了时间,现在是六点三十三分,七点半有早自习。
他露出疲惫的神色,用干净修长的手指一点点解开了睡衣上的扣子。季子修换上了学校发的黑色制服,这身制服的剪裁极佳,凸显出纤细的腰身,穿上以后整个人露出一种不一样的禁欲感。
其实季子修也不太喜欢自己这张脸,要不是领带怎么也绑不好,他是不太喜欢照镜子的。
他快速的整理好领带,把镜子重新翻了过去,才快速的离开了家。
走之前,他似乎听到脑子里的声音嘟囔了几句:[真是服了这个美丑颠倒的异世界。]
又是这个声音?
他不动声色,也不去询问,只是静静的观察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电子音。
因为,它似乎不知道自己会听见。
季子修快速的出了门,好不容易才坐上了早班车,因为太冷,他把围巾裹厚了一层。
他过于白皙的肤色显得格格不入,周围的人满是嫌弃的打量着他,而季子修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眼神,静静的坐在最后一排闭目养神。
“季家那孩子……”
“他也算可怜,因为长相被嫌弃,现在被迫搬出来一个人住。”
“哎,可要是我儿子长成这样,我也接受不了啊。”
这样的话季子修几乎每天都能听到。
还好学校离家并不远,只十来分钟就已经到站了。季子修睁开了眼睛,根本看不出半点情绪,他下了车,正准备进学校。
“子修!”
听到有人叫他,季子修回过头,发现了笑得一脸灿烂的高鸿。
他的心脏狠狠一颤,有些疑惑高鸿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季子修看到他走过来的方向,忽然有些震惊。
车上?
刚刚他一直在暗中观察自己吗?
高鸿见他愣神,把黝黑的右手在他身边晃了一下:“子修,你怎么了?”
季子修看着他,想要努力平复自己的怀疑:“没事。”
高鸿笑弯了眼,在学校他就是个男神。黝黑的皮肤,短发,看着很肥壮,这样的长相很符合当下人的审美。时下崇拜黑色,就连牙齿也喜欢美黑的,最好全身漆黑最美。
“别愣着了,走吧。”
季子修心不在焉的应答了一句:“嗯。”
高鸿在学校的人气这么高,到底为什么非要和他做朋友?
高鸿跟在季子修身后走着,他露出贪婪而又危险的眼神,将季子修上下打量了一遍,慢慢的朝着他的后脑勺伸出了手。
与此同时,一个人将季子修圈在怀里,狠狠的捏住了他的手。
“陆千澜?”季子修被陡然抱住,看到陆千澜的时候有些微怔。
陆千澜没有理会季子修,而是冰冷的注视着高鸿,一字一句的说:“你刚刚、想对他做什么?”
高鸿无辜的耸肩摊手:“陆同学,我就是看到子修的头发上有个线头,想帮他拿掉嘛。”
陆千澜看到他的后脑勺上果然有个线头,心中却还是忍不住戒备。
季子修见他和高鸿之间不对盘,便说:“快上课了,走吧。”
高鸿只是无辜的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进去。
等季子修和陆千澜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高鸿再也压制不住了,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危险而疯狂。
高鸿一遍遍的重复念着:“季子修,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他不喜欢男人,却喜欢上了季子修。
高鸿的父亲高一舟就出柜了,他妈还在医院里躺着。
而他,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
高鸿走到阴暗的角落,狠狠的踢打着墙壁,看上去有种无声的歇斯底里。
……
陆千澜和季子修并不是一个班,只能把他送到一班门口,他还无法完全确定那个人是不是高鸿,可目前他的嫌疑最大。
陆千澜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弯下腰,在季子修的耳边说——
“季子修,除了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这声音又冷又淡,不含半点感情。
季子修抬头看了陆千澜一眼,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我们似乎不太熟。”
他和陆千澜,甚至还没有高鸿和他熟。
季子修皱着眉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别跟我开玩笑。”
“没有开玩笑。”陆千澜的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什么,很快就归于平静,“我说过的话,请你记好。”
这个世界的人不仅黑,还高。
陆千澜的个子很高,足足一米九,季子修原本吃得就少,营养不良,只有一米七八,看着又十分清瘦。以至于他看陆千澜的时候必须抬起头,他的脸色没有被撩的薄红,心头反而有一种异常的诡异感。
两个人一时之间相对无话,是上课铃拯救了两人的尴尬。
季子修飞快的走进教室,却看到陆千澜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像是守护着他一样。
他的眼皮一跳,只装作没看到那个人。
陆千澜在门外,嘴唇动了两下,然后很快就离开了。
季子修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
他看得仔细,陆千澜在说——[你现在很危险。]
季子修的心神不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连上课也没心思了。
在一众皮肤黝黑的班级里,就季子修一个人的肤色雪白,长相精致。他拧开矿泉水瓶,喝了一口水,露出了优美的下巴,曲线漂亮得夺人眼球。
也许在其他世界,他这样的动作十分唯美,吸引眼球。
可在这里,他稍有一个动作,就十分突兀。而对于这些人来说,季子修是丑得突兀。
他仿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样,融不进这幅画面。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
[是我把附身,弄成了转世。]
因为知道季子修听不见,它才这么对季子修说道。
第2章
还没等季子修问出口,正在此时,高鸿却喊的那声报告,突然打破了教室的宁静。
班主任张丽看到了还有些吃惊:“高鸿?你怎么现在才来?”
这第一节 课都上了一半了,高鸿平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怎么迟到了这么久?
高鸿拍了拍黑色制服上面的泥土,笑的时候还能看到里面的虎牙:“对不起老师,我本来很早就到了,但是看到学校小树林的树上有一只猫,下不来了,我就爬树想帮它,谁知道自己摔下来了。”
等他说完,班级传来一阵哄笑声。
而高鸿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傻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那表情看上去无害极了。
张丽听了他的话,又见他身上的泥土不是作假,高鸿的袖子上还沾染了血迹,一定是擦破了皮。
张丽皱紧了眉头:“去了医务室了吗?”
高鸿有些不好意思:“没呢,我直接过来了……”
张丽是个负责的老师,害怕学生会出现什么问题,就对班上说:“这节课还有十分钟,你们先自习,我送他去医务室。”
班里的人对张丽的嘴硬心软早就已经知道了,连忙笑着点头:“张老师您去吧。”
张丽这才对高鸿说:“我们赶紧去看看,伤着哪个地方没有?”
高鸿乖巧的跟了上去。
她和高鸿离开的时候,季子修看到高鸿转过头,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季子修微微一愣,觉得那个笑容里没有丝毫阴霾。
可他却浑身变得冰冷,就连心脏也结了冰。
教室里安静极了,没有因为张丽走了而出现吵闹的场面。
因为他们现在已经高三了,不到二十天就要高考。所有人都在自己忙自己,或做题,或查漏补缺。
季子修心里的怪异更深,高鸿对他的态度明明比陆千澜更友善,可季子修心里对两人却有截然不同的态度。
戒备着高鸿,信任着陆千澜。
季子修摇了摇头,连忙把这件事抛到脑后,拿出卷子开始做了起来。
他低垂着眼的时候,能看到长长的睫毛。季子修记着笔迹,身体坐得笔直,仿佛在他身边时光都要变缓,萦绕在他周围的气息是如此静谧。
第二节 课下课的时候,高鸿就绑了绷带,回到了教室。
高鸿在班里的人气极好,回来的时候许多人围了过去:“怎么样啊?还疼吗?”
高鸿笑着说:“没事,小伤。”
高鸿在人群里一下子就发现了一脸严肃的静坐在位置上的季子修,他露出一个笑容:“子修~”
季子修的笔停顿了一下,却还是没有理会高鸿,继续做自己的事。
其他人看不惯他:“丑人多作怪。”
高鸿也只是笑了两下,十分无奈,可眼中到底对这个说季子修坏话的同学生出了一丝厌烦感。
“我倒是觉得子修长得挺好看的。”他微笑着耸肩,引起班上的人一阵唏嘘。
“哈哈,高鸿,你的眼睛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他又白又矮,看着这么辣眼睛。”
高鸿也只是轻笑,看上去无比真诚。
季子修偶然间抬眸,发现高鸿虽然笑着,可满是不屑和讥诮。
——他看着别人的眼神,仿佛看一出好戏的神情。
……
上午的课很快就过去了,陆千澜坐在教室里静静等待着季子修的到来。
[主人怎么不好好守在任务目标身边?]
陆千澜纹丝不动:“季子修是个聪明人,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自己会来找我的。”
陆千澜想起任务的前两次,季子修都是不同的死法。
跳楼,身体被摔成肉泥。
被人刻意杀死,死状极其惨烈。
陆千澜的眼中蕴含着风暴,目光放到了窗外。
[这一次的主人真主动。]明明上两次的世界,他都是隐藏在暗处,并没有如此积极的接触季子修。
“该得到的情报,基本上已经得到了,主任务已经做完。这一次重启的目的只是为了保证季子修的生命。”
陆千澜很沉得住气,0101很满意这个宿主。
其实陆千澜的长相和这里的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皮肤黝黑,只是不似这个世界的人肥而高大,陆千澜的身形适中,看着没有那么辣眼睛而已。
完全不同的人只有他的任务目标——季子修。
“死人没有代价。”陆千澜垂下眼眸,在心里告知系统,“所以季子修必须活。”
[考核世界的辅助任务明明可以选择不做,主人为什么对季子修这么执着?]
陆千澜难得露出一个笑容,可他笑得时候竟然也是冰冷的,不带半点愉悦。
“因为,我的半个灵魂……”
“在他身上。”
[难不成……他是……?]
0101还没问出口,果不其然,那个冷淡的季子修竟然真的来找陆千澜了。季子修前两次对周围的事情有多漠不关心,0101大约是最清楚的人了。
陆千澜凭借一句话,便让自己的处境从被动转为主动,这的确让0101刮目相看。
季子修,看样子是来寻求帮助了。
陆千澜盯着他:“吃过午饭了吗?”
季子修摇了摇头。
陆千澜站起身:“走吧,我带你去吃。”
季子修有些错愕,自己过来是想和陆千澜谈一谈的,可看他的样子,却一点也没有提起刚刚的那句话的意思。
他的目光闪烁,还是跟着陆千澜走了出去。
“想吃什么?”
季子修不确定那句话到底是不是陆千澜在吓自己,可看他这会不急不忙的样子,让他咬牙切齿的嘟囔——陆千澜不会是吓他的吧?
但是他终究没说出口,想了半天就说了两字:“吃面。”
陆千澜没有应答,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陆千澜却停了下来,转身抱住了季子修。
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完本[西: 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作者:素长天文案法师西普林斯发现自己是替身情人,男友的白月光竟另有其人,于是果断分手,准备从此和知识白头偕老,然而变故突生——“谢谢渣男,我和你的白月光在一起了”两个三观相同、爱好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