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完本[西幻耽美]—— by:素长天

[快穿]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完: 《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作者:璃子鸢简介:季子修长在美丑颠倒的异世界,性格冷淡外表被嘲笑着长大一日,季子修被系统选中做了宿主进入这些快穿世界后,他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季子修(面瘫脸):我的任务是什么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
作者:素长天
文案
法师西普林斯发现自己是替身情人,男友的白月光竟另有其人,于是果断分手,准备从此和知识白头偕老,然而变故突生——
“谢谢渣男,我和你的白月光在一起了。”
两个三观相同、爱好类似、学术观点一致、简直互为这世上另一个我,都被身边的学徒评价为“传奇年代穿越者”、“电子产品克星”、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古怪法师,在一起非常科学。
日常轻松故事,CP是和白月光双向箭头,谁谁全看当天心情,那个炮灰渣男被疯狂秀了一脸,现在内伤很重。
阅读指南:
1、魔法大陆进入了科技年代(甚至是未来化高科技),所以看见法师玩手机不要奇怪啊,虽然主角连老年机都用不明白……
2、炮灰男友无任何机会请勿担心。
3、感谢西幻界所有经典提供的智力支持,但本文经过重度自行胡编;尤其是涉及魔法体系、魔导科技的部分,请千万不要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因为这很不科学(严肃)。
4、如果你看过本系列其他文,本文是同一世界观,但时间在赞礼篇近六千年后,熟悉的人物最多在奇怪彩蛋里出现一丢丢。
5、作者是狗血和糖爱好者。
内容标签: 西幻 异世大陆 未来架空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普林斯;梅菲斯特 ┃ 配角: ┃ 其它:是西幻也是科幻
==================
1、第一章
我分手了。
额……单方面的,因为还没来得及正式向对方提出,然而我现在没空管这点小事,得先把这个实验做完,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候,我必须全程跟进,扔给助手看管哪怕一秒钟,都实在是对心血成果的极大不负责任。
而且我并不喜欢用这些院里派给我的“助手”,如果我是一名古代法师,他们连给我的法师塔擦地砖的资格都没有,他们的好用程度甚至不如魔像……
好吧,我没有用过魔像,太贵了。
但这不妨碍我结合我的理论知识、通过合理推测得出结论——这些政府雇佣的量产助手远不如魔像好用,嗯,肯定也不如构装体。
——我一不小心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老师,您说的那两个词不是一种东西?”女助手立刻发问。
什么?不知道魔像和构装体有什么区别?你怎么考进研究院做法师助手的?有人用置换咒语把考官的脑子换成大米粥了吗?
“茉莉,停止问蠢问题,你是一个法师的助手!”我说完,立刻补上,“还有,我不是你的老师。”
我没忍住说了废话——我知道说了也白说,她依然会我行我素,所以这两句话完全是在多余地发泄情绪,就像我完全阻止不了这姑娘把自己化妆成恶魔,用她的词说叫“重金属烟熏妆”,反正在我眼里没差,她大部分时间都和我在恶魔图鉴里看到的深渊小魔鬼长得一模一样。
算了,集中注意力想想实验!
可是如果我是个古代法师,听到助手问这种入门学徒都该知道的常识,我大概会失手把她直接变成实验材料,不对,我根本不会招这样的法师助手啊!
……别以为我刚刚没看见茉莉在撇嘴,我知道她很想顶两句,但是她不会真的说出口,因为她今年的工作评语如果再累计一个差,她就可以拎包走人了,国立魔法研究院永远不会缺助手,被开除的话她的简历就会很难看,没办法再找一个这么好待遇的工作。
在我的思路飘到星界以前……我打赌网上的穿越小说如果是真的,我甚至能穿梭星界飘回传奇年代,不过现在我还是严肃地站在我的实验室里,指挥这些大脑和四肢严重不同调的助手,布置好魔法阵的最后一个节点。
唔……好吧,我承认在事关魔法时我会变得有点严厉过头,可能还有点啰嗦,不过……
看看,它多么美啊!每一根线条都流动着均衡持续的能量,魔力形成一个稳定的活跃状态,学徒们检查完最后一块放置好的魔晶石,空气里迅速溢满的魔力让我身心愉悦,只要让周围的魔力环境变得舒适,茉莉在我眼里都是个甜美可爱的乖女孩。
现在,我只需要站上去,启动这个魔法阵,那个咒语我日以继夜地练习,我可以确保随口吟诵都能念对每一个音节。
我想它也在期待我的施法!
……忽然间一阵可怕的噪音贯穿了我的耳膜,我的嘴唇变换了一下口型,几乎就要扔出护盾,随即我听出了那个旋律——
“科威特!”我气得有点不顾形象,声音都变高了,“我说过很多次,禁止携带任何通讯设备到我的实验室里来!先不说你那糟糕的噪音铃声,如果有任何一丁点的魔磁辐射影响了我的实验,我就让你这辈子再也不需要通讯!”
我还以为我的实验室遭遇了敌袭呢!
那名戴着眼镜的男助手显然被我吓到了,鉴于我有过作报告时搞炸会场所有人手机的前科,他担忧地看了一眼那玩意,在我报废掉它之前,飞快地关机并且开门扔到了走廊里。
“老师。”又是茉莉不满地说,“辟谣的人都快磨破嘴了,现代魔导科技早就进步啦,手机的辐射量微乎其微,不然手机生产商不是早死光啦,我们以为您不会再信这类好友圈谣言啦!”
“那是指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而不是对精密法术实验的结果!”我指出,“茉莉,你在给一个法师当助手!如果有完全不产生魔磁辐射的魔导产品,我会允许你带进来的,但是在百分百消除所有种类的辐射之前,或者不能有理有据地通过严谨实验证实那些辐射没有影响,我禁止一切科技产品进入这间实验室,不只是魔导技术,机械科技的也不行!”
我回答得没有任何余地,助手们整齐划一地摸出各种型号的手机、便携智能电脑等,排着队丢进走廊,谁也不多话——在进行任何跟魔法沾边的话题时,整个屋里敢和我呛声的只有茉莉一个:我看到她的口型还在无声地说‘院里又没有这个奇葩规定’,在我瞪了她一眼后,她老实地闭上了嘴巴,不甘心地做出一个打字的动作,然后掏出纸笔,开始乖乖写实验记录。
好了,终于一切就绪。
我的手指灵活快速地做出前置施法手势,捻起魔粉,紧接着我走了进去,助手们等着我的指令。
“古代恒定传送阵的复原实验,现在进行第一次施法检验。”我站在魔法阵上,说,“这是一个完全不使用任何现代科技的纯魔法传送阵,但根据古籍记载,古代法师们就是使用这个魔法阵,实现了和现代技术一样安全稳定的空间位移效果,还不会造成魔导技术无可避免的污染,如果顺利,启动之后我会被传送到预先设置好的出口,出口位置……”
我的话有点卡壳,因为出口位置……嗯,一个月前被我设置在了前男友家的庭院,鉴于我今早才决定分手,还没有正式提出,说是前男友为时过早,不过那已经是既定未来……
算了,既然我也没有办法临时去更改魔法阵位置,好在他工作时间绝对不可能在家,我认识他这么久他从来没翘过班。
“现在开始。”我清除杂念,并提醒负责记录的茉莉。
张开嘴,我完美地念出了练习多时的咒语,魔力开始按照预测的那样运行,传送阵被开启,魔法大放异彩,我在这炫目的光里睁大眼睛,光持续增强,以至于我的眼里流出一点被刺激出的泪水,我感觉到空间的波动,亚空间正在被撕裂——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能量开始变得不规则!
不好,我下意识地闭眼,失控发生在一闪念的时间里,魔力开始疯狂流窜,挣脱了魔法阵的束缚,供能的魔晶石一块一块地爆炸,燃烧起颜色各异的魔法火焰,屋里的报警器第一时间大叫起来,我立刻用精神力锁定了整个屋子的助手,收回启动魔法阵的力量,时间非常短,以至于我没办法先给他们讲解(我可不敢保证他们所有人都能迅速判断出眼前这些不是实验效果,而是出了意外事故),好在我大声念出咒语后,助手们听出了我在念什么(谢天谢地我过去的耳提面命是有效的),立刻主动围到我身边,茉莉甚至双手紧紧抱住了我的腰,下一刻,我们瞬间移动到了室外。
一落地我立刻张开护盾,轰地一声巨响在身后爆发,我们回过头,看到实验室正陷入一片火海。
嗯……好吧……
“古代传送阵第一次实验失败,记下来。”我说。
茉莉抓着我的法袍,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抽了半天气,才想起吐一口出来,憋得脸蛋通红,那酷似魔鬼的怪异妆容蹭花了,她顶着这更可怕的脸,好半天才对我吼道:
“老师……您炸了实验室,还管他妈的实验记录???”
……
空气凝固了半秒,所有人都被茉莉这一声宛如死亡女妖哀嚎般的尖叫吓了一大跳。
我叹了口气,“不要说脏话,茉莉。”
可是我的助手们没有人有心情听我的话,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我想茉莉代表了这些年轻人的心声,他们欲哭无泪地看着熊熊燃烧的实验室,还有不少院里的同事们都聚集在一边看热闹。
看着他们过于哀戚的表情,我忍不住安抚他们:“法师实验出错不是很正常吗,即便是传奇大法师也不可能保证永远一次成功,至于爆炸……爆炸是魔法实验失败的已知常见结果,不要这么气馁。”
茉莉的表情如同看见一只深渊恶魔在跳性感热舞。
“但是老师,这他妈的,是个该死的实验室!国立魔法研究院公款批下来的、您只拥有使用权、属于国有财产的、该千杀的实验室!!!”茉莉仰头看着我,像个真正的小魔鬼一样表情狰狞。
嘶……这么一提醒我也皱起了眉头:
我是古往今来第一个炸掉国立魔法研究院实验室的法师!
这是什么概念啊?
天知道为什么研究院的先辈们一个实验室都没炸过,就连初级学院里的学徒都有可能扔火球出错导致爆炸,这可是法师的法术啊!
难道安全奖那么重要吗,连实验室都没炸过还算什么法师。
……
我看了看火焰,叹了口气,院里的安全员手忙脚乱地拿水喷,唉……那可是魔法火焰!我懒得说他们,魔法火焰要是能用普通自来水熄灭,你们当法师手里拿的是根烧火棍吗?在火焰烧着那个安全员的衣服之前,我不得不开始使用空气盾灭火,幸好研究院法师们的实验室都是单门独栋,爆炸只烧了我自己的实验室,没有伤及无辜。(茉莉在一旁咬牙说:光明神保佑,但愿事故评级可以评在三级以下。)
我的实验室位于建筑群最里面,专业的消防车过了好半天才开进来,我知道他们有专门扑灭魔法火焰的特殊灭火剂,所以果断停止了消耗自己的魔力。
虽然没有人员受伤——我在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把我的人全弄出来了,但是救护车不一会也开过来,动静大到院里的干事也出现在火堆边指指点点,我不保证过一会记者会不会来,或许他们已经藏在了人群里,他们躲起来听八卦的能力比大法师的隐身术还高明。
噢……治安官为什么也来了?
穿制服的家伙问我:“怎么回事?为什么爆炸?”
我也想知道哪里出错了啊!明明按照预想进行得非常顺利……我需要好好回忆,总结一下,才能检查出实验中哪里出了问题,所以我一时没有回答,科威特替我应付了治安官:
“我们小组在进行一个古代魔法的实验,实验中出了错误……”
“什么魔法?”治安官敏感地问,“院士应该不会知法犯法,搞一些高危禁咒研究吧?”
“当然不会!”科威特吓了一大跳,“古代魔法虽然普遍比现代法术威力大,但并不等同于危险魔法,何况我们只是在做一个古代传送阵的研究。”
“传送?是新型传送器吗?啊哈,现在的公共传送器用起来真的很晕啊,你们能搞个避免眩晕的新型号不?”
我看科威特似乎有点脸红,他支支吾吾好半天也没说出什么,那个治安官见他这样子,咂了咂嘴,摇头晃脑地在智能电脑的光屏上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字,我清晰地听到他在自言自语:“啧,研究院的法师就搞些没用的名堂。”
科威特的脸从红变白,我的助手们正紧张地看着我,茉莉勒住我腰的手更紧了,甚至把我的胳膊都抱住了。
我沉默。
——我不会和普通人计较学术问题的,你放开我吧……关键是这样是阻止不了我施法的,你们还有没有常识,就算是高位截瘫的法师也一样可以施法,我不信你们还有胆子动手打晕我。
而且我虽然有搞爆手机的前科,但我没有动手打普通人的前科啊!
“老师,毕竟这次事比较大,我们怕您心情不好冲动。”茉莉飞快地解释,并且在那个治安官离开后,依然坚持不肯松开抱着我的手,她大声说,“人没事才最重要啦,以老师的能力,很快就能找到问题关键啦!”
我很无奈地回答:“我并不是你的老师,茉莉。”
……而且就算你夸我,我也并不会对你的妆容改变评价的。
因为我没有什么过激表现,我的助手们好像都暂时松了口气,一个个站直身体,但表情却还是很忧愁。
我不太明白他们愁什么,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实验中所有的事故都由主管法师——也就是我,来承担责任,在法术领域,他们的水平也就只能充当打杂助手,要我说,他们和实验室里的烧杯没什么区别,都是主管法师的实验用具。我认为这是我和院里难得的一点共识。
按照院里的规定,实验成果和事故责任全由法师独享,与助手完全无关——即使是助手操作失误导致了失败,那也是法师来承担后果——你能因为实验中烧杯开裂导致失败,就把事故责任推给烧杯吗?显然不,所有的一切都是主管法师的使用失误,所以我被处罚后,他们会被调到其他法师的实验室里继续做助手,履历中一点黑历史都留不下,他们有什么好担忧?
果然,一个怒气冲天的声音忽然响起:“西普林斯·菲尔德!你看看你这是干了什么好事?”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这次要尝试新的写法——第一人称!以及最关键的,这一回我敢保证从头甜到尾!
*刚开坑!所以晚上还有一章!
*然后在开头讲一讲本文的灵感来源~~~是我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看过一个法国还是哪国的电影,我忘了名字(哪位也看过的话提醒我一下),讲一个渣男出轨,最后情人和老婆在知道了彼此存在之后,居然被对方的人格魅力吸引愉快地踹了渣男搞百合去了,她们还一起养孩子……当然,那里面情人和老婆是不同种类的美人。看完我就想过,看看人家这个思想觉悟!但是耽美呢……那些很流行的替身情人类型文里,常常都是苦情替身受吊死在渣攻这棵树上,还经常被白月光虐,我不服!拒绝虐文!渣男走开!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啦!
*所以就是我文案里写的那句话:替身情人和白月光在一起啦!让渣男上吊去吧23333!
*当然大家应该看得出来,“我”——西普林斯,是那个替身情人……虎摸他。
2、第二章
我的助手们现在的表情……让我误以为现场突然出现了罹难者。
我转过身,看到一个胖老头正从飞行机车上下来,他正穿着研究院全套的修身礼服——这让我怀疑研究院官员们的服装可能比我的质量好,因为我觉得他抬腿从机车上下来的时候,那层可怜的布必须柔韧得能抗住龙爪,才能不被变形程度过大的赘肉撑爆。
唔,这种华而不实、剪裁让人无比难受的衣服是魔法研究院的制服,一般我只有出席重大场合才被迫穿一下,那就是件无任何防御或增幅效果的衣服,而且我说了,过紧的修身剪裁很难受,手臂都没办法动作太大,虽然我施法不需要手舞足蹈,但法师日常就是要穿法袍才更合适!
制服统一都是黑色的底色,红色的肩章,胸口领口有奥斯兰特联邦国立魔法研究院的徽章,并且配有标示阶级的星点绣花——那不是法师的水平阶级,我指的是行政阶级。
干死爸爸 完结+番外完本[辣: 干死爸爸作者:金牌烤肉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未设置 正剧 高H 大叔受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步穿云是个纯gay,并且是那种只喜欢处于下方被男人干得死去活来的纯零令人苦恼的是不管他带回家的是邪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