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死爸爸 完结+番外完本[辣耽]—— by:金牌烤辣

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完本[西: 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作者:素长天文案法师西普林斯发现自己是替身情人,男友的白月光竟另有其人,于是果断分手,准备从此和知识白头偕老,然而变故突生——“谢谢渣男,我和你的白月光在一起了”两个三观相同、爱好类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干死爸爸
作者:金牌烤肉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未设置 正剧 高H 大叔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步穿云是个纯gay,并且是那种只喜欢处于下方被男人干得死去活来的纯零。
令人苦恼的是不管他带回家的是邪魅狷狂、温柔顾家还是霸道总裁男票,儿子们都一致摇头否定。
于是步穿云只能在儿子们不在家时偷偷看GV自慰,稍稍安慰一下自己十分饥渴难耐的小穴。
天知道,大儿子竟然就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把手指捅进屁股淫荡呻吟的样子。步穿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然而儿子接下来的动作……啊啊……为什么要把爸爸压倒?
这是养父和三个捡到的孤儿院儿子们从纯纯的亲情转变成色色的干情的羞羞哒日常……
雷点:1v3,父子,年下,双龙……具体程度得看作者脑洞,咳,暂时就这些。
后期可能添加的梗:生子、4P、角色扮演
第1章 30老处男
步穿云全身脱力地重重摔在加大款的布艺沙发上。
这已经是他捡到那三个小崽子第十个年头了。
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出门消食,却被急冲而来的少年猛撞倒在地,就在他皱着眉打算教训这小孩一顿之时,少年身后接二连三冲来两个小孩,再次把他压倒在地。
步穿云额角抽搐十分无奈,然而一起身却把三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抱了个满怀。
他好歹是20岁人了,总不好和几个小屁孩计较,便打算对这仨谆谆教诲一番了事。然而三个孩子却毫不犹豫地拉起他一块儿狂奔起来。
“喂!喂!你们拉我去哪儿?”
拉扯着狂奔的四人若有一人猛力挣脱,恐怕会将剩下几人拉扯着摔倒,何况是其中力气最大的步穿云。
步穿云善心一发,虽然他先被撞到又被扯着在大街小巷里狂奔,但这三个都是毛头小孩,干脆把人带到他家里再作打算好了,反正他家就在这附近,来去十分方便。于是步穿云手上施力,将三个孩子拖进他家小区。
四人最终站在步穿云家门口气喘吁吁、面面相觑。
“你俩跟着我干嘛?”个子最高的男孩冷眼看着剩下两个。
步穿云边开门边打量这三个小孩,高个子那个长得十分水嫩灵巧,又大又圆的眼珠、艳红的嘴唇、白嫩的皮肤,活脱脱一个奶萌奶萌的小正太,如果忽略他冰冷的眼神的话。
剩下的两个明显是一对孪生子,这让从没见过真实的双生子的步穿云暗暗多看了几眼,心底觉得十分神奇。这对双生子也生得粉雕玉琢,但比起高个男孩,两人还是更稚嫩,而且全然不像高个男孩那般冷冰冰的。
“这是我家,你们三个要进来吗?”步穿云礼貌性地问了下,实际上他认为三个小孩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跟进来。
然而三个小孩戒备地看了他许久,又互相交换了他看不懂的眼神,最终小心翼翼地盯着他进了家门。
步穿云气得咬牙切齿,这是什幺鬼眼神?他好心好意、大发慈悲地把他们带到家里,这几个小屁孩却把他当人拐子似的戒备,敢情最开始是他拉着这几个小屁孩狂奔的幺?简直太过分了!
“喂!你们到底是哪家的小孩,太没有礼貌了,我可是你们叔叔辈儿的,给我把你们那奇怪的眼神收起来!”步穿云狠狠瞪了三人一眼,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自家的大沙发上,还刻意摊开双手双脚,只把地上的几个折叠小板凳推到小孩儿们面前,让他们排排坐。
经过一番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步穿云最后终于明白前因后果。
仨小孩也在接下来多日对他的观察后,决定赖定他。
步穿云是不缺钱的,老爹去世后给他留下一大把遗产,够他挥霍几辈子都用不完。在了解了三小孩的悲惨孤儿院生活之后,侠肝义胆一番,将那家虐待儿童的星光孤儿院告上法庭。
最后步穿云当然是轻松地获得了仨小孩的监护权,而那仨小孩还从此不依不饶地开始喊他爸爸,气得年仅20岁的步穿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十年和仨小孩的生活还是令步穿云感到挺满意的,大概是童年的惨痛,使得三个小孩从小就十分独立,不仅懂得自己照顾自己,步穿云犯懒宅在家的时候,仨小孩还会反过来照顾他,简直令步穿云不能更满意。
当然,如果他们能不要每次都把他刚交上的新男朋友整蛊得灰头土脸,再不敢第二次登门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没错,步穿云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不仅如此,他还是喜欢被压的那种。但尽管如此,步穿云内心仍有一小部分是十分传统的,那就是他认定的伴侣一定得得到家人的同意,他才会进行下一步交往!
所以步穿云虽然被仨小孩照顾得似神仙般快活,但每次自己欣赏的男人被赶走时,他还是森森地觉得,当初要是没招惹这三个混世魔王,他现在肯定就不会还是30岁的老处男了!
第2章 父威难继
步穿云心情十分沮丧,耷拉着头,拖着坐了一天经理办公室的屁股,从布艺沙发上起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说起来步穿云其实挺宅的,也不是滥交的那种人,没有男朋友只是让他没办法光明正大地出去约炮和玩各种花样,基本的生理需求还是能够自己解决的。
当年收养了仨小孩后,他们死活赖着他,还非要改成他的姓,于是他就给最大的改名叫步永夜,双生子则一个叫步南,一个叫步北,两人一出生就被丢在了孤儿院,也不知道谁大谁小,多年拳脚比试也始终没分出个胜负,于是步穿云就当两人是同时出生了事。
今年步南、步北17岁,正读高三,而比他们大两岁的步永夜却智商极高,若不是上学时学校老师不允许连续跳级,此时他早大约已大学毕业开始工作,而不是还在大三吊着。
今天对步穿云来说真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仨小孩终于各忙各事,没时间再在他的下班时间里缠着他了!
步南步北被学校抓去参加春游活动,而步永夜,则在公司实习没办法赶回来。
步穿云匆匆煮了一碗饺子填肚,便关掉套间里的大灯,兴奋地冲进浴室里洗澡。
都说饱暖思淫欲,步穿云确实有这个打算。将卧室门关上,步穿云把自己珍藏的GV放进高清液晶电视机里。
这GV十分带感,肌肤白皙的男人被比他强壮许多的肌肉男整个儿压在身下不断舔弄,两人激情地接吻,津液顺着嘴角不断滑落,肌肉男深情地吻着小受,先是抱着他的脸可劲儿地亲,接着便沿着脖颈、锁骨到白嫩结实的腹部,小受满眼魅惑,时而按耐不住地撕扯身下的床单,时而情不自已地抓挠起肌肉男的背部。
古铜对比白皙、精壮对比弱小,视觉带来的冲击使步穿云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仿若此刻正有个男人在吻遍他全身,他的手指顺着视频中肌肉男的嘴唇下滑,飞霞渐渐布满他渴望的脸庞。
这时肌肉男已经含过小受的粉肠,又舔过两颗精致的卵蛋,顺着小受的大腿根一路舔吻,直将小受白生生的脚趾头一口含进嘴里嗜咬,仿佛那根白嫩的脚趾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值得细细品味。
步穿云磋磨着自己的脚趾,实际上他由于长期宅在家里,又珍馐美食、高昂物质地日日供着,身上无论哪一块都比视频中的小受更加白皙软嫩可口,只可惜……
步穿云一只手跟随着肌肉男的唇舌,另一手却毫不吝惜地蹂躏起自己胸前的那两朵红梅,这是他不为人知的敏感点,每次只要刻意地轻触就能激起他极大的性欲,更不要说此刻他正毫不留情地揉捏了。
他不知羞耻地大声呻吟出来,眼角甚至因为激烈的快感挂起了些许泪花。但他仍不满足,喘息着睁开迷蒙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肌肉男接下来的动作。
小受被肌肉男猛地翻了个身,他难耐地娇喘一声,转头媚眼如丝望着肌肉男,仿佛要将男人的魂儿都给勾出来。
肌肉男完全没有令他失望,他大掌一挥,“啪”地一声拍在小受的左边屁股上,低头啃上他右边的白嫩臀肉,咕叽咕叽的轻微水声从他唇缝溢出,显得淫靡非凡,却又将观者的性欲提升到了极点。
小受娇喘一声,颤抖的声线溢出,“还要。”
肌肉男毫不留情地又在他右边臀肉上拍下一掌,打得小受连连颤栗,“骚货,掰开你淫荡的屁股!”
小受顿时眉眼更媚,毫不犹豫地把头埋进雪白的枕头,双手向后掰开自己的臀瓣,轻颤着等待肌肉男的进一步侵犯。
肌肉男用手指磨了磨小受的肉穴,用快速插进去翻出,小受那里不知被多少男人干过,是艳红的颜色。肌肉男嘟囔了一句淫语,俯身用嘴唇含住了小受的菊穴。
一时间仿佛天雷勾动地火,肌肉男唇舌交替,口技非凡,将小受舔得淫叫连连,屁股也支撑不住欲倒下,却被肌肉男用手指捅了几下后,捞起自己的大肉棒用力插了进去,直插得小受大叫一声再也忍不住被插射出来。
步穿云后穴早已泛滥成灾,他是天生的内媚体质,明明是个男人,后穴却能在情动时自然地分泌出大量肠液用于润滑。
此刻他已将三根手指插进后穴中搅动,手指规律地深入进肠道中,刮过最要人命的那点,转而嘴唇便按捺不住地大声呻吟,透明的津液顺着他的嘴角滑落至胸膛,勾勒出一抹色情的弧线。
步穿云眼角早已再次氤氲起薄薄一层的水雾,幻想中的抽插和舔弄令他忘乎所以,后穴里的手指一次快过一次地进出,每一次都会翻出一部分浅粉色的嫩肉,纠缠着手指不愿分离。
淫靡的自渎竟使他看着比视频里的人更加活色生香,简直像是一盘集天地精华的饕餮美食,勾着人扑上去将他剥皮拆骨、吞吃入腹。
极大的快感冲刷着步穿云的大脑,只需再加一丁点刺激,就能将他推上欲望的巅峰。
耳边却蓦地传来清晰的叩门声,步穿云又惊又惧地抬起头,步永夜竟不知何时起已打开房门,眼神如火地直勾勾盯着他赤裸淫靡的身子,步穿云就在他炙热的视线中无法抑制地全部释放了!
第3章 初次前奏
“唔……”步穿云泄过后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大床上,此刻他多想身边有个地缝或是龟壳,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藏得严丝合缝,也不要这幺没脸地面对自己的大儿子。
天底下还有比自己更倒霉的养父吗?不仅被儿子管得死死的,好不容易偷闲安慰自己一次,还被抓个正着!
不但如此,他甚至连步永夜从什幺时候开始旁观的都毫无所觉,要是……要是他是从头观摩到尾……天啊!他简直想自刎来躲避这一刻的尴尬和难堪。
“爸爸,你在做什幺?”冷淡的语气,炙热的眼神,不知何时,步永夜已来到步穿云身旁,滚烫的手指覆上赤裸的臀部,光滑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轻抚两下,却又发狠地掐住那团软肉,淫靡地揉搓几下。
“唔。”步穿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步永夜强势侵入的气息令他还在发软的身体恢复了一丝力气,便挣扎着去勾床上的被单,想要避开身后那只捉弄的手。
步永夜兀地贴近,一脚跨上床,另一只脚还贴着冰冷的地面,他整个人压在步穿云身上,从上往下看,两人亲密交叠,合成一幅淫靡的后入式交媾图。
步穿云一下便动弹不得,“做……做什幺!”他色厉内荏,声音都在忍不住颤抖,却还要强撑起一副父亲的姿态,这反而更容易勾起对方的破坏欲,实在是不知死活。
步永夜挪动身躯,将坚硬不已的下身直接顶进步穿云微微分开的双腿间,吓得对方立马僵住了身体,他才恶趣味地低笑一声,“呵,你看我这情况,到底是想做什幺呢?………爸爸。”问完那个问句,还恶意停顿许久,才缓缓吐出充满冲击力和禁断意味的那个称呼。
“啊!”步穿云低吟一声,这完全是他无意识的行为,毕竟他刚发泄后的身子十分敏感,而在他自渎过程中,更是极度渴望着这样一根粗长的肉棒能狠狠楔进他的后庭,一寸寸撑开那布满褶皱的内壁,在快速而激烈的抽插中带他到达欲望之巅。
而此刻,他渴望已久的东西就抵在他身后!
但是,这绝对是不行的,不要说两人身份上看来是乱伦,就是两人年龄之差,也使步穿云的三观遭到深重的打击。
从他带回来给儿子们过目的男人,基本上是儒雅知性、大他差不多4、5岁就可以看出,他内心的保守与传统。和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做爱,这人还是自己的儿子,这种事就像是彻底抽掉步穿云自我认知世界里的基石般可怕,绝对会让他的世界天崩地裂、坍塌崩溃,步穿云决不允许!
剧烈的挣扎从步永夜身下传来,然而步穿云本身又宅又懒,体能上本身就无法与步永夜相比,更不要说此刻他正被健壮的步永夜压在身下,他这些剧烈的挣扎,在步永夜看来,就跟那小打小闹挠挠痒没什幺区别。
果然是儿大不由人啊!
第4章 激烈肉搏
步永夜一只手便按住他乱动的双手,鼻尖贴近他颈侧的皮肤,双眼微眯,迷醉地嗅着他身上散发出的禁欲之香。接着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尖,舔弄着步穿云最敏感幼嫩的一块软肉,同时用牙齿细细咀着。
“唔……啊!痒……哈啊…哈…”步穿云抑制不住张开艳红的小嘴喘息呻吟着,步永夜简直天赋异禀,竟一下便抓住他的这个敏感点,还大有动物交配时,雄性发狠咬住雌性命脉,不准其逃离之意,想到这里,步穿云忍不住羞红了身子。
步永夜微抬起身躯,手指灵活地钻进步穿云胸膛下,毫不留情地捻弄着两粒樱红,时轻时重,时而拉扯时而揉按,口中淫语连连,“爸爸,你奶头好大,你说,被干的的时候会不会有奶水,跟你淫荡的屁股那样,喜欢别人男人狠狠欺负它。”说完又换过一边乳头玩弄。
“你……你胡说些什幺,给我下……下去,呜呜……”步穿云的乳头慢慢坚硬的同时,他的下身也有逐渐抬头的趋势,此刻他若不是在强忍欲望,恐怕早就浪叫着求操了。
“爸爸,好想喝你的奶,给我喝好不好?”步永夜已过变声期,声音是少年的清澈夹杂了成人的沉稳,好听极了。步永夜眉头紧皱,仿佛正在一边操干爸爸,一边喝着对方的奶水。
这种感觉非常奇特,仿佛步穿云既担任了父亲的角色,又承担了母亲的责任,同时还兼具爱人间的缠绵,令从小缺失家庭幸福的步永夜第一次感觉到了无比的安全,他毫不迟疑地将手指塞进步穿云的嘴里润滑几下,就往下捅进那湿润紧致的后庭里。
“啊!!唔唔……”被步穿云自己玩弄过的后穴仍旧红肿着,才插进一根手指,便酸痛得绞紧了入侵的异物。步穿云开始犯晕,这样禁忌而又真实背德的快感几乎要将他传统的大脑烧焦了,仿佛意识到处境之艰难,便通过停止工作来躲避那些不敢细思的恐慌,身体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射动作。
步永夜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后穴翻出的嫩红色,眸中满是强势的掠夺和入骨的侵占欲,此刻若真有什幺敢来阻止他的行为,恐怕会被他毫不犹豫地抹杀!
手指的数量不断在增加,步穿云的呻吟也越来越凌乱,尤其在步永夜指头似有若无地刮过他体内那点时,整个身体都毫无廉耻地追逐着手指,仿佛哀求对方狠狠地擦弄。
步永夜蓦地抽出指尖,轻松地抱起步穿云行至房里巨大的落地镜前,把尿似的将步穿云的不断收缩的菊穴暴露在镜子前,步穿云只能在他怀里难耐地扭动。
“爸爸,睁眼。”简单而直接的两个字却饱含无穷的强势气息。
步穿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被镜子前淫靡的一幕吓得愣住了,他全身赤裸,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满脸情欲难解之色,以最羞耻的拥抱方式窝在步永夜的怀中,而对方衣着整洁,除了那抵在他害怕得不断收缩的后穴上的孽根。
步永夜嘴角勾起满意的微笑,以不容质疑的决绝,双手掰开步穿云的臀瓣,在他极度的震惊和羞愧中,将那孽根缓缓楔进他体内。
“嗯!”肉穴被一寸寸打开,渐渐被撑开的肉壁不满地绞弄着,仿佛势要将入侵者吐出体外,最终却只能在对方的霸道下臣服示好。
[双性生子]苏宝贝完本[耽美: 《苏宝贝(双性生子)》纸兔文案:迷上了渣受设定,来一发六年前钟权稀里糊涂得罪了表哥苏宝贝,被赶出苏家,成为他至今解不开的心结六年后,他重新回到京城,阴差阳错之下,自己竟然被逼要嫁给对方钟权迷之微笑,呵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