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生子]苏宝贝完本[耽美]—— by:纸兔

干死爸爸 完结+番外完本[辣: 干死爸爸作者:金牌烤肉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未设置 正剧 高H 大叔受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步穿云是个纯gay,并且是那种只喜欢处于下方被男人干得死去活来的纯零令人苦恼的是不管他带回家的是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苏宝贝(双性生子)》纸兔
文案:
迷上了渣受设定,来一发
六年前钟权稀里糊涂得罪了表哥苏宝贝,被赶出苏家,成为他至今解不开的心结。
六年后,他重新回到京城,阴差阳错之下,自己竟然被逼要嫁给对方。
钟权迷之微笑,呵呵哒,让我嫁我就嫁?把我当做什么人了?
……
钟权:算了,嫁就嫁吧,横竖不是我吃亏
少爷渣受(苏宝贝)X腹黑忠犬攻(钟权)
视角:前半部分大部分是攻视角,后半部分讲受成长,是受视角
排雷:有受女装,双性生子剧情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宝贝 ┃ 配角:钟权 ┃ 其它:双性生子
上卷
第1章 第一章
第一章
周武朝清德年间,天子扩充后宫,广征良家子。苏氏女容貌绮丽,入宫即封婕妤,深得圣宠。
苏婕妤乃富商之女,祖籍常州,苏家乃是当地有名的布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苏家便借此机会举家迁入京城,成为新贵之一。
苏婕妤其兄苏邝亦是经商奇才,趁着圣眷正浓,抢了宫中布匹特供的名额,令苏家摇身一变变成皇商,数年之内便在京城之内站住了跟脚,更是在十年内坐稳了京城第一布商的名头。功成名就之际,苏老爷内宅更是安稳和谐,发妻温柔贤惠,还做主帮他纳了好几房美妾。
这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便是苏家子嗣实在艰难。除了早年在常州妻子为自己诞下一名男孩,之后十数年妻妾皆一无所出,苏老爷辛勤耕耘了几年,见后宅女人的肚子一无所出,便索性将自己全部注意力放在经商之上了。
这么一来,苏夫人肚子里出来的那个孩子就成了苏家唯一的宝。
这个宝是个名副其实的宝,就叫苏宝贝。
早年苏家在常州境地并不好,而这苏宝贝一打从娘胎里出来他姑姑就被选进皇宫封了婕妤,苏家自此发达,因此苏老太太尤为喜欢他,直把他当成苏家的福星。等到苏邝年纪渐大再无所出,苏宝贝这个唯一的嫡子身份更是水涨船高,被苏家人当眼珠子般养着,便是苏宝贝要星星要月亮也有人赶着帮他去摘。
这么一宠宠了十几年。苏老爷忙着在京城站稳脚跟扩大家业,等到他有空管教苏宝贝的时候早已经晚了,自己唯一的儿子成了嚣张跋扈的京城一霸,天天东城闹鸡飞西城闹狗跳。搬到京城这么些年,苏宝贝做下的那些混账事里,能给他爹长脸面的不多,留给市井间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少。
是以钟权一进茶楼歇脚,就听见别人说到苏家这个宝贝少爷。
纨绔子弟有什么好说的,无外乎是些斗鸡走犬争风吃醋的无聊段子,他略略听了个大概就没了兴趣,转头吩咐小二上了好茶点心,便跟友人谈起了时下最热门的财货商路。
只是谈着谈着,连友人也忍不住八卦的诱惑,伸着脖子去打听这大名鼎鼎的纨绔子弟。
“前些天苏宝贝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去了迎春楼要买头牌柳莺儿的初夜,跟周尚书的公子争了个脸红脖子粗,差点打起来。你们不知道,那周大公子跟柳莺儿两人相好了快大半年了,人家天天听柳莺儿弹些清汤寡水似的曲儿,这次终于等到机会了,没想到竟被人截胡了去。”
“这苏宝贝不愧是国舅爷,第一皇商的儿子,出手阔绰极了,一万两银票扔到老鸨脸上,把周大公子给噎得直说不出话来。”
“呵呵,这败家子,有钱干什么不好,非要花在婊~子身上,我要是他爹我非得打断他腿不可。”
“非也非也,柳莺儿天姿国色,又岂是那些胭脂俗粉可比?钱帛市侩,如此美人,当以华辞美赋赠之,苏宝贝此人实在有辱斯文!”
“得了吧,你个穷酸书生也想癞□□吃天鹅肉?”
“嗨呀,你们吵什么!我跟你们说更有趣的,那苏宝贝买了柳莺儿的初夜,结果第二天就被人赶出房了,你们猜那柳莺儿说了什么?”
众人:“什么?”
那人学着女人扭捏作态一番,掐着嗓子说:“苏小公子若是不行,还请再过几年来。”
茶楼里顿时哄堂大笑。
友人一语双关,戏谑道:“那苏小公子还是太小了吧,满足女人这事儿,可不是有钱就能行的,哈哈哈哈。”
他哈哈哈了几声,见钟权一脸晦气,活像被欠了好几万两的神情,便再也哈哈不下去了,只得干笑了几声,讪讪地吃茶。
钟权这些天日夜不歇,从关外快马加鞭赶回京城,又累又饿,心里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此时此刻不断听别人聊那个苏宝贝,让人烦躁极了。他忍不住冷冷一笑,脱口而出:“就他也想满足女人?等下辈子吧。他那个……样子,谁人嫁给他都是守活寡!”
友人:“钟兄,你认识那个苏宝贝?”
钟权:“……”
还没等友人回味钟权这反应算是默认还是纯粹不想说话,那帮吃瓜喝茶众接着爆料:“你们还聊这些过时的做什么!我这里有第一手消息!听说苏家老太太快不好了,请了道士给算命,说要苏宝贝结一门阳婚给老太太冲喜。”
钟权刚刚说谁嫁给苏宝贝就是守活寡,这边就有人火辣辣地打他的脸。
他面无表情地喝茶。
仿佛嫌这还不够劲爆,那人接着说下去:“阳婚是啥你们知道不。那道士说苏家阴气太重,须得有男丁入赘才能压得住阴气,但是苏家就苏宝贝一根独苗,不说兄弟,苏宝贝连个姐妹都没有,合计来合计去,最后只得让苏宝贝三媒六聘娶个男人过门!”
友人看钟权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
满足不了女人?那就找男的。谁嫁给他都是守活寡?那干脆娶个男的进门!嗨呀,钟兄这金口玉言铁齿铜牙,真是神了!
钟权蓦地站起来,朝对方抱拳道:“李兄,钟某今日约了故人前去拜访,现下失陪了。”
跟友人约定好晚上在下榻的客栈见,钟权便匆匆离了茶楼。他在大街上招来一辆马车,车夫问及去哪儿。钟权略一思索,报出那个许久不曾提起的地址:“西坊平安街,苏府。”
苏,是苏宝贝的苏,府,也是苏宝贝的府。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钟权当然不是去苏府当上门“女婿”的。
这些高门大户里的腌臜之事多如蚊蚋,大部分沉积在光鲜亮丽的壳子下面,被掩盖得很好,偶有一两件流传出去了,也只能说明这家子已有西山薄暮的衰败之相,连下人的嘴都管不好。
钟权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他这次上苏府,是专程来看望苏管家苏老。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在关外接到书信,信上说苏老缠绵病榻许久,临死前想见他,钟权二话不说,把生意托付给信得过的人,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为的就是见苏老最后一面。
如今一个人站在苏府的朱漆大门前,钟权恍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他离开京城已有五六年,走的时候还是个满身狼狈的伶仃少年,在外摸爬滚打这些年,如今已是个小有名气的茶商。若非当年苏老在他走投无路之际给他身份通牒,指点他投奔了义父,他可能现在还窝在京城的哪个角落里当乞丐。
他一直对这个老人心怀感激,时常修书问安,逢年过节更是托人送礼,不曾落下礼数。钟权父母去得早,他孑孓一人,心里其实是把苏老当做亲人来看待的。
将信物交给门房看了,那门房想是之前被叮嘱过的,很是和善热情地替他开了偏门,还特意吩咐了个小厮给他带路。
钟权过目不忘,自然认得这人。只是上次他这样站在苏府门前的时候,这门房嫌他人小穷酸,为难了很久才放他进的门。这次回来,这人显然没认出自己,钟权心里也不笑人势利眼,只依礼抱拳做谢,将对方当成头一回见的人来打交道。
他再不是当年那个偏激的少年,早就练出了一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
做人这般油滑,自然是极为讨人欢喜的,他跟那小厮同了一路,把人家哄得什么都说了。他有意提了下那人的事,小厮脸上表情古古怪怪的,低声说:“爷,不瞒您说,确实有结亲冲喜这回事,不过咱老太太没事,有事的是……”小厮神秘兮兮地用手指往上戳了戳,便一副打死我都不说的表情,闭口不言了。
钟权心里一动,还要再问,两人已经来到苏老管家的院子外了,钟权于是赏了小厮几粒碎银,对方欢天喜地走了。
苏老辛勤打点苏府数十年,主人家怜他忠心耿耿又人老病弱,特意拨了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给他用来养病,如今苏老跟他独女苏小妹住在这,日子过得还算好。
苏小妹早就在门口等着,见他来了脸上一喜,眼里又很快红了:“钟大哥,你来了。”
钟权将伴手礼递给她:“苏老还好吗?”
苏小妹:“这几天昏昏沉沉的老是说胡话,今早醒过来一次,大夫说……说……怕是不行了。”说到后面,她兀自一人哽咽了起来。
钟权面色沉重,随苏小妹进了院子。苏老的屋子里一股闷闷的药味,窗户闭得紧紧的,潮湿极了。苏小妹道苏老执意不肯开窗,说是怕把病气过给主人家。钟权听了这话面色更沉,一言不发便把对门的窗户打开了。
阳光透过缭绕着灰尘的空气洒进房间里,勉强给这阴沉沉的屋子带来点生气。
老人躺在床上慢慢地睁开眼,喘着气说:“关上……关上。”
钟权走到他床前,低身给他掖上被子:“苏老,小子钟权,来看您了。”
“是……表少爷啊。”老人艰难地咧开嘴,安慰地笑了起来。
钟权权当没听见那句表少爷的称呼,又道:“苏老要好好调理身子,整天闷在这屋子里怎么行,待会儿我带您去院子里走一圈,透透气。”
苏老摇头:“可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我要死了,我知道。”
钟权默默不语。
老人长长地叹了口气:“就是,有些放不下,咽不下气呐!”
苏小妹忍不住又哀哀抽泣起来。
见了钟权,苏老眼里精神头忽然好了起来,大概是回光返照了罢,连说话都流利的几分:“我头一个放不下的,就是我这女娃儿啊……小妹……小妹来。”
苏小妹跪在床前,红着眼睛看着老人。老人颤颤巍巍伸出手,抓起苏小妹的手,放在了钟权掌中:“表少爷,小妹是我的独女,平日宠得过了,总有些没规矩。我怕我去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遭人欺负。”
看着老人饱含期待的目光,钟权点头应承下来:“苏老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妹,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
苏老:“好……好!小妹,你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说给表少爷听。”
苏小妹听话地走了,屋子里只剩下钟权跟苏老两个人。老人浑浊地眼珠木木地盯着钟权,低声道:“表少爷,你离开苏府也有六年了,这六年老朽一直不敢问你……你过得还好吗?”
钟权耐心道:“托苏老的福,日子过得挺好。”
苏老点头:“那就好……”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真的快要死了,老人整个人都啰嗦了不少,恨不得把所有话都翻出来絮絮叨叨说一遍,钟权坐在床边,听他颠三倒四地回忆:“表少爷,当初你还在苏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能成器的。若是……若是当初你没被赶出来那该多好……”
钟权没接话,他自己也有些出神,然而就这一个晃神,苏老接下来的话犹如一记闷棍:“当初少爷吩咐的时候我若是……哎!我为了苏家,平生干得亏心事不少,就这件我一直放不下……我日日想,夜夜想,始终放不下。”
感觉到那一直攥着他的手越攥越紧,钟权终于叹了口气:“尘归尘,土归土,我不恨了。”
老人欣慰一笑,咧开嘴,嘴唇翕动想要说些什么,最后慢慢凝固在脸上。
钟权站起来,有些怔愣地想到刚刚那场景,不恨两个字一说出口,挂在心底沉甸甸了很多年的那块石头终于轰然塌下了,仿佛某些执念也随着那洒脱的不恨二字消散开来。
早就意料到的事情,还谈什么恨不恨呢。
他打开门,让苏小妹进来,说是老人心愿已了,安心去了。
钟权站在苏小妹身后静静地站着,等苏小妹哭够了,才跟她商量老人后事。苏老的卖身契还在苏家手上,他身为苏家管家,在苏家祖坟边上也能挣个好位置,剩下的问题便是苏小妹的安置。
钟权道:“小妹,苏老让我照顾好你,现如今你契书还在苏家,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是想跟我一起走,还是继续留在苏家?若想跟我走,我便想个法子把你的契子拿回来,若你还想呆在这,我也可以在外托人好好关照你,总之定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苏小妹脸一红:“自然是跟着钟大哥走。”
钟权点头:“好妹子,你若愿意跟我一起走,那便是认了我这个兄长了,等把苏老的后事办了,到时候我来苏府接你。”
苏小妹:“什么?不是……不是……”
钟权心下了然,却仍故作疑惑地问:“不是什么?”
苏小妹咬牙道:“钟大哥,你愿意把我当做妹妹看是最好不过了。”
苏小妹跟苏老的意思,钟权再清楚不过,但他并不想娶妻,苏小妹于他,也只是普通当妹妹看待。苏小妹心思剔透,顺着他的话找了台阶下,那是再好不过。两人说了会儿话,料理苏老后事的苏家下人也陆陆续续来了,钟权为了避嫌,便告辞离开。
此时天色已暗,夕晖曲径,苏府后院沉浸于一片幽深的静谧。
钟权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他其实不需小厮也认得路,苏府住了一年,五六年过去,也没甚大的改动,有些记忆犹新的地方,他是闭着眼也能走过去。
想到苏老临死前的忏悔,那种感觉,就像是多年前一直无法接受的事实终于得到了确认。若是当初的自己,也许会愤世嫉俗,也许会怨天尤人,然而时过境迁,最后也不过是换来一声果然如此的叹息。
他失魂落魄地走着,也不知道游到了哪里,也没注意眼前。冷不防有人撞到了他长年在关外练出的那一身腱子肉上,给硬生生地撞到了地上。
那人大喊一声:“哎哟喂!疼死我了!”钟权这才回过神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走到绝对不应该来的苏家东厢花园里——平时在这里出没的不是主人家就是贵客,碰到谁都是尴尬。
果不其然,眼前一个花里胡哨穿得孔雀似的青年跌倒在地上,正捂着脑袋叫唤着,旁边的小厮一边去扶他,一边气势汹汹地吼道:“你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大少爷你也敢撞!”
钟权:……呵呵,还是熟人。
这人吧,小时候穿得花团锦簇还能得一句长得漂亮的夸赞,可大了还穿的五颜六色花枝招展,那可就真的辣眼睛了。钟权看了一眼就不忍心再看第二眼,撇过头去眼不见为净。
那边花孔雀已经挽起袖子直接上阵开骂了:“你个不长眼的哪里吃的熊心豹子胆,敢撞小爷我,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那声音清脆得跟铃铛似得,骂人却十分利索,转眼间把钟权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遍,等骂完了,声音顿了一顿,忽然咬牙切齿起来,“钟权?”
钟权嘴角一翘:“这位小姐……啊不,表哥,别来无恙?”
花孔雀:“你叫我什么?”
钟权淡定站着。
花孔雀脸色大变:“你是故意的!”
钟权脸上轻蔑的表情明白地告诉对方,他就是故意的。
花孔雀吭哧站起来,大手一挥:“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打!”
钟权好整以暇等着青年旁边那群歪瓜裂枣的家丁一股脑儿全上,几个招式间便解决了大半。花孔雀看着他满地打滚的走狗们,呆在那半响说不出话来。
钟权挑眉,阔别六年,他的这位表哥,还真是一点没变。
第3章 第三章
第三章
钟权感觉真是巧得很,多年前他跟这位表哥第一次相见也是在这苏家东厢花园里。
他是苏家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当年苏家发达之后,攀亲的人也多了起来,苏老爷财大气粗,抬手一挥便给这些打秋风的亲戚安排住处赠送钱财,倒是在老家常州落下了帮衬乡里的好名声。
[综武侠]宗师位面完本[bg同: 宗师位面[综武侠]作者:直白人家文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顾生玉穿越了,然后他就多了一个装满无数武林宗师的武侠位面!那些高人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公子/少年人/美人儿,瞧你长的不错,要不要帮我一个忙?”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