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宗师位面完本[bg同人]—— by:直白人家

[双性生子]苏宝贝完本[耽美: 《苏宝贝(双性生子)》纸兔文案:迷上了渣受设定,来一发六年前钟权稀里糊涂得罪了表哥苏宝贝,被赶出苏家,成为他至今解不开的心结六年后,他重新回到京城,阴差阳错之下,自己竟然被逼要嫁给对方钟权迷之微笑,呵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宗师位面[综武侠]
作者:直白人家
文案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顾生玉穿越了,然后他就多了一个装满无数武林宗师的武侠位面!
那些高人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
“公子/少年人/美人儿,瞧你长的不错,要不要帮我一个忙?”
为了完成诸位前辈的要求,他不得不踏上拜师学艺的道路,每天过着被人附身的日子。然后各大武林中突然多了一位,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奇淫巧技,医相星卜无所不精的神秘人物。
据说这个人,意图挑战天下名士,自居——天下无双!
看文要求。
第一、全文混装主攻,看的开心就OK。
第二、别考据,考据本人会死的!
内容标签: 武侠 穿越时空 随身空间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生玉 ┃ 配角:叶英,陆小凤,苏梦枕,西门吹雪,叶孤城,石之轩…… ┃ 其它:
第1章 墨玉梅花
长安有名的街道上,白鹤楼的小二哥殷勤的迎来送往,人流不绝。
出入的客人,最先绕过的就是大堂中间特意准备的方桌板凳,从两边的楼梯上楼,等到找好桌面坐下。楼子里的说书人也开始醒木一打,江湖事江湖人娓娓道来。
“今日就说那是是非非从不少的江湖,先有盗帅楚留香踏月而来取走白玉美人,后又踏月而去,现场唯剩郁金花香,后又有六分半堂,金风细雨楼决战京城,此役过后堂主雷损身死,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成了最后的赢家……但今日要说的却不是这两件大事,就说那半年前……”
“男人簪花本为美事,却有一异人头戴梅花,于京城和二小园立下招牌,言说,天下大事无可不算,此人面白无须,体态风流,模样更是俊美,但因其太过年轻也没人信他真是那所谓的天人降世,年纪轻轻就可看轻三山五岳,星象百斗,可直到有人认出,此人簪花的花——正是墨玉梅花!”
“世人都知墨玉梅花出自移花宫,也都知道移花宫大宫主最恨男人,这年轻人长相俊美,却能手持这等异物,其身份顿时扑朔迷离起来,就连那背后的招牌,也显得高深莫测,有人就想,若这人说的是真的呢?”
说道这里,说书人刻意停了下来,引得其他人催促声不断,打赏的茶水钱更是不吝啬,他才捻着须子笑呵呵的继续说了下去。
“说来也是缘分,那人正巧是这次科举的考生之一,本为未来担忧不已,眼瞧着距离放榜日越来越近,打算去和二小园后头的酒馆浅斟几杯,到没想到会碰到这等奇事,忍不住就出声了,然后你们瞧是怎么了?那异人瞥了他一眼,出口成断,自这人出生八字,再到少年求学的经历说的是清清楚楚不差分毫。”
“要仅是这样,还有可能是他们串通好的一出戏码,但奇就奇在此人众目睽睽下毫不犹豫的放言,名次必在二甲六位,而到了放榜日,二甲六位,不差分毫……”
楼下说书人仍在说着,楼上陆小凤一口喝干净杯里酒,闲懒的说道:“花满楼啊,这等奇人奇事你听说了没?”说着,他转头看向了自己的身旁。
静坐着的温润男子,有着一种你看着他就仿佛听见了花开了,雨落了,风起了,充满了自然万物的美和敬爱的舒然气质。这是一个怎么都让人提不起防备,拥有笑着面对世界的温柔的男人。
他的名字叫花满楼,居住在一间开满鲜花,哪怕在夜间也不会关闭大门的小楼里。
而他是陆小凤的挚友,也只有陆小凤能把他拉出来听这些闲来无趣的人们,一厢情愿编出来的故事。
花满楼保持着会让任何一个心有黑暗的人自惭形秽的笑容,手里的扇子轻轻扇动,说道。
“是有听闻。”
陆小凤:“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花满楼摇头。
陆小凤笑了,那种狡猾的,调皮的,以及正是友人才能露出的趣味的笑容。
“听说他要来这里。”
花满楼讶异:“这里?”
“对,就是这里。”
陆小凤好整以暇的点头,此时目光已经移向从楼梯口缓步上来的男人身上。
一身风流不羁的青衣,与时下流行的白衣不同,彻骨的洒脱率然,有种魏晋名士的狂放气度。
虽然没有戴上那远近闻名的墨玉梅花,但举手投足流露出的气质,就好像在宣告自己的与众不同。
可诡异的是,哪怕拥有这等气势,却奇怪的只维持在众人避让,却不会注意到他的程度。
陆小凤仔细观察,最终确定,那份避让都是无意识的,恐怕那些躲开他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这就不得不令人讶异了。
一个年纪方过二十的青年,是怎么做到这份含而不露的武学修为的?
亦或者他真是传言中的天人下凡,有着谁也不得而知的奇异术法?
陆小凤这边儿好奇的抓心挠肝的,似乎很想过去交个朋友,把自己的问题痛痛快快的倾诉出去,但是他到底顾虑到了对方显然有事在身的事实。
一想到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陆小凤不爽的给自己倒了杯酒。
花满楼神色温和的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挺想和他一起边赏花边喝茶的,陆小凤,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喝酒的陆小凤听到花满楼这么说,忍不住张大了嘴,惊愕的说道:“你居然这么喜欢他?”
“……”
花满楼无奈的摇头,“不,只是在酒楼这样混乱的地方,他身上的气息却格外干净,让我觉得,他是个可以坐下来一起喝茶的人。”
既然花满楼都这么说了……陆小凤眼珠一转,显然有了主意。
“你说我把你领过去,他不计较我打扰他做事的可能性有多大?”
花满楼微笑道:“比起当场发作,事后算账的可能性更大吧?”
花满楼说的实在是太对了……陆小凤再怎么有交朋友的自信心,也不能保证对方对自己的观感会不会因为他耽误了对方的事儿,而直接降到负值,可是……可是……“真的好好奇啊!”
这可是被传颂的神乎其神的下凡天人,任谁都会好奇他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吧?
“老实等着。”
花满楼给陆小凤倒了杯茶,“也许他等会儿出来,你再去和他认识一下,他会爽快的告诉你他的名字。”
没错,出现开始就成了传说,以至于谁也不知道这位“天人”的真实姓名,当然,身世神秘也成了他的固定标识。
满心失望的陆小凤正准备再给自己倒杯酒,却见他一直想认识的“新朋友”冲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来。
他惊讶的拉拉花满楼的袖子,“你说他会来这边儿吗?”
花满楼笑着说道:“你不是有答案了吗?”
没错,是有答案了,二楼酒桌不少,但在他们这个方位的,也就只有这一桌而已。
来人一开始就目的明确,到了桌前后神色不变的坐下,脸上一点儿也看不出不请自来的尴尬,自在的提起桌上茶壶,给自己也倒了杯茶。
陆小凤等到他将这一系列动作做完,才幽幽说道:“我原本以为‘天人’不食五谷,不会占我这一介凡人的便宜。”
来人镇定自若的回道:“不食五谷,餐风饮露是天人的习惯,可不是我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生玉,就是你们刚才聊的人。”
顾生玉扬扬下颚,“我今天没什么事,单纯来吃个饭,所以想和我交朋友不用怕我秋后算账。”
一番话充分说明了他有能力在这乱糟糟的酒楼里,听清陆花二人的谈话。
“……”
虽然觉得对方偷听这件事挺失礼的,但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反倒只觉得十分有好感怎么办?
陆小凤摸着嘴巴上和眉毛一模一样的胡子,把想和对方做朋友的心情提到六分。
“小二,来一坛你们这里最好的酒。”
顾生玉仿佛读懂他心一样,一开口就把六分升到了十分,陆小凤十分爽快的道:“交个朋友吧!”
对酒鬼来说,美酒的威力绝对比什么都要大。
花满楼在旁无奈的笑着。
等到小二把酒送上,顾生玉突然转头,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你是花满楼?”
花满楼不意外这个人知道他,正如他不会怀疑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
“我是花满楼。”
顾生玉点点头:“那你最近要小心女祸,”说道这里,他转头冲陆小凤提醒道:“你也是。”
正喝着酒的陆小凤一下子被呛住了,连连咳嗽。
花满楼嘴角微勾,脸上流露出明显的笑意。
“这下看来,陆小凤要小心了。”
言辞间,对自己也被警告的事情好似全不在意。
陆小凤咳嗽完毕,来不及感叹浪费的美酒,先冲花满楼埋怨道:“明明顾生玉也说了你。”
花满楼摇着扇子洒脱道:“比起我来,还是陆小凤对女祸更驾轻就熟。”
谁都知道,浪子陆小凤从来不缺女人,无论是主动找他的,还是被动贴上去的,喜欢他的女人,从来不会少,而与之相对的,就是这些女人带来的麻烦。
知道花满楼在揶揄什么,陆小凤也只能叹了口气,闷闷的喝起酒。
顾生玉看向这个样子的陆小凤,对花满楼说道:“他不是喜欢女人的男人?”
花满楼笑道:“不,他是喜欢女人。”
“但我不喜欢麻烦!”
陆小凤放下酒杯,哀怨的喊道。
顾生玉点点头:“你这次麻烦不会小。”
陆小凤叹气。
花满楼:“这不是正好?省的你嫌弃每天无聊到只能把我抓出来喝闷酒。”
陆小凤:“主动找麻烦和被动等麻烦上门是两回事。”
顾生玉:“反正都是麻烦。”
陆小凤:“……”
花满楼赞同道:“所言极是。”
陆小凤看看左边这个,再看看右边这个。
悲伤的发现他刚认识的朋友,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勾结到一起了。
“我不管了!遇到麻烦我一定会跑的!到时候,顾生玉,你天人下凡的招牌会被我砸掉!”
陆小凤怒气冲冲的说道。
顾生玉淡定的道:“如果你行的话。”
花满楼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他看起来像是被陆小凤的行为逗乐了,也像是为两位朋友相处很好感到高兴,但他笑,仅仅只是因为顾生玉没有喝酒,而是和他一起喝茶。
果然自己想的是对的,这个人,很适合坐下来一起喝茶。
花满楼开心的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擦汗]刚才差点忘了存稿了,我的八点钟啊!
新文开张,求评论,求地雷,求收藏!
每天晚上八点准时更新,大家记得收藏我哟!~
第2章 宗师位面
有些人很容易就能让人把他当做自己的朋友,例如陆小凤,有些人很容易就一见如故,例如顾生玉和陆小凤。
一坛子酒喝干,地上倒着陆小凤自己叫的那一坛,这两人的友情就这么确定了。
陆小凤临走时,毫不在意的说会把顾生玉的招牌砸了,而顾生玉也淡定的回击,能砸了再说吧。
眼瞅着红披风消失在视野,他应花满楼的邀请,一起去他的住所赏花。
身处百花之中的花满楼当真令人惊艳。
温润如玉,翩翩公子。
发自内心的让人感觉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希望。
这样的一个人,顾生玉和对方相处起来倒也很愉快。
彼时他穿越过来,就不是个寻常人能在的地方。
一个全是女人的山谷。
在任何武侠路数里,这样一个地方必然不同寻常,可那时刚穿了的顾生玉尚且懵懂,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据说是宫主级的人物锁定了仇恨。
美丽仿若神仙妃子,却又冷漠的仿佛天上孤月的女人,挥掌就是谁也看不清的精妙招式,扑面而来的深厚内力,简直让顾生玉猝不及防的死在穿越一开始。
幸好“金手指”没有延迟上线。
在他人眼里,顾生玉从茫然一脸的凡人瞬间换了个人,抬手便是宗师级别的强悍武力。
任你何等招式在前,绝对实力都能打你一脸。
移花宫宫主邀月就这么被糊了一脸。
面前这个无故出现在移花宫里的男人不仅打扮怪异,还有着高于自己的实力。
认识到这一点,冷酷的移花宫大宫主也不得不选择交谈来解决问题,虽然口气不怎么好就是了。
这个时候,顾生玉才有机会喘口气。
然后一番骚乱引来了怜星宫主,对方手脚上的残疾,惹起他的注意。
平时虽然疲懒,但性格向来习惯照顾女士的他随口问道:“想不想正常生活?”
这样一句话,他成了移花宫坐上宾。
统共过程没超过一小时,顾生玉也是进入婢女们准备好的房间才有空闲搞懂自己的情况。
然后他意识到之前的经历不是幻觉。
这是怎么回事呢?那就要说起他的金手指系统了。
他穿越时候没有感觉,既没有打雷,也没有掉坑里,单纯的晚上回来晚了,走过一个拐角就发现到了一处陌生的地界。一群模样不同,但都感觉很厉害的老爷爷集体瞪着自己,神情看起来异常热情。
顾生玉是家里的二子,上下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本身处在中间没啥特长自然比不上需要照顾的小弟,和优秀的长子,所以他也年复一年的被忽视。再加上懒这么一个缺点,家里人也更不对他抱啥期待了。
等到年纪一到,他顺势搬出去,和老家的关系也就逢年过节那点儿事。
但是顾生玉这人虽然不受家里待见,但他对长辈们却很有耐心。
可能是他懒,性子也慢的关系,他对一些弱势群体,比如女性,老人,残疾人,病人都非常体贴。
所以哪怕他穿越了,关爱老人这贯穿整个小学教育的五好四美品德也仍在起着作用。
变相让他面对这群说着天方夜谭的老人时,既没有溜号,也没有走神,而是认认真真听到最后。
顾生玉指着自己,语气懒懒散散:“也就是说,我的根骨难得,恰好符合你们的收徒标准,所以想让我去武侠世界把你们的绝学融会贯通?”
对面人认真严肃的点头:“小友,你的根骨可不只是难得,千年不遇都小看了你这身天赋了,”说到这里,他面露感叹,“老夫生前没有弟子,死后再怎么遗憾这一身所学无人继承也无法改变,却没想到还有机会等到你。”
顾生玉看看他,再看向其他没有说话的人。
从这些人的风姿气度来看,想必生前都是数一数二的人杰。如今哪怕被时间的威力磋磨,添上白发皱纹,增了沧桑,但那除我之外无二人的气势,仍是让没见过什么大人物的顾生玉看的语塞。
顾生玉不怎么擅长拒绝老人的要求,但听到这里他也忍不住了。
“其他人也是这样吗?”
他口中的“其他人”齐齐点头,顾生玉一阵无言,还是那个一开始说话的小老头说道:“老夫死后没想到还有机会重返人世完成心愿,大家想必也是如此。死后心愿未了,被系统吸引,相继出现在这里。”
“所以被系统选择的我,就是符合你们所有人期待的弟子?”
顾生玉再一次指着自己,说实话,不怎么相信。
之前就说了,满大街都是的前二十年平凡生活,让他怎么去相信自己是个武学奇才的事实?
小老头语气笃定:“没错。”
顾玉生:“……”
“哼,要做我们的弟子,这副软弱的样子可不行!”
一群老头里面,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头冷漠的说道。对方背上背着一柄刀,刀柄缠着破破烂烂的布,乍一看上去没什么的打扮,但再看过去却有种把视野撕碎的锐利。
小老头:“刀兄,稍安勿躁。”
刀兄不怎么情愿的冷哼。
小老头转头笑眯眯的道:“我们这些人虽然年纪颇大,但在某一方面也是难得的武学宗师,各个几乎破碎虚空。当年想给我们当徒弟的人可是满大街都是,就是没被我们看上。世人都说良师难求,其实好的徒弟同样难找,顾二郎,你可明白我说这话的意思?”
“……”
顾生玉怎么可能不懂?
可以说,哪个男人心中没有个武侠梦?就好像少女梦中总会来个穿越一样。
神兽变土狗完本[修真甜文]: 《神兽变土狗》破烂坟墓文案:别人穿越,不是富家子弟,就是权势滔天他倒好,是生在金山银窝里了,可是这身短腿毛怪装扮怎么回事,和阿四家的土狗差不多哦,他是神兽,只是还没化形这都一百年过去了,还没化形,该不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