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变土狗完本[修真甜文]—— by:破烂坟墓

[综武侠]宗师位面完本[bg同: 宗师位面[综武侠]作者:直白人家文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顾生玉穿越了,然后他就多了一个装满无数武林宗师的武侠位面!那些高人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公子/少年人/美人儿,瞧你长的不错,要不要帮我一个忙?”为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神兽变土狗》破烂坟墓
文案:
别人穿越,不是富家子弟,就是权势滔天。他倒好,是生在金山银窝里了,可是这身短腿毛怪装扮怎么回事,和阿四家的土狗差不多。哦,他是神兽,只是还没化形。
这都一百年过去了,还没化形,该不是大美人夫妇骗他,他就是个土狗吧!
作为一个穿到书中的人,他诚挚的想放弃这种难得的机会,没错,他是知道一切故事的走向,他是知道和谁打交道,会拥有最好的结局。可是,他这生的也忒早了点吧!不管是主角还是反派,这都还没影的事,他去找谁,守着人家祖先下崽吗?
“等等,你说你是谁?”
“林沐业。”
……
“来来来,我们来定个契约!”
“好。”
……
“怎么回事?不是主仆契约吗?”
“是啊,我主你仆。”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熙X林沐业 ┃ 配角: ┃ 其它:
前传
第1章 (一)谁的崽
“砰”,“你们两干啥,拆房子呢!”昨晚熬夜打游戏的龙熙,近乎是在撕开眼皮,裂了个缝瞅下面的乱象。可是不管怎么看,太阳穴的神经,都突突的跳个不停,就算他没有起床气,可是怒火也在崩溃的边缘。整个寝室一片狼藉,洗发水、沐浴露洒了一地,他床上还有本厚厚的法学词典,刚才差点没把他砸跳起来,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扔上来的。
身材健硕的男人,扭打成一团的人,脸上条条道道的,倒像是拿指甲挠的的,“你醒了,来评个理,《凡》这本小说,是男主更厉害还是反派更厉害。”两个人互相把对方的脸扯到变形,咬牙切齿的来到他床前。龙熙无比庆幸自己是睡在上铺,不然要被这两人的嘴脸吓一跳。见过泼妇没,底下就有两位。“就为了这个,你们就要打一架!”
“哼,你是不知道,那个主角要不是自带光环,早就不知道死上十回八回了,靠的全是运气。”其中一个人挣开了束缚,扒到他床栏上,把上挑的眉眼瞪到极限,像是这样能够更加真切,让对方足以相信他的言论。
“我呸,你要不要脸。武凡经历的祸事,还少吗?整个家族复兴的重担,都压到他身上,他都是靠自己去克服。不像那个反派,死娘娘腔一个,玻璃心,经历点事,就人格扭曲,要不是养着一堆手下,活的到几天。”
“什么娘娘腔,乔夜是长相俊美好吗?不管怎么说至少他活的真诚,那个武凡一副圣母婊的样子,装给谁看吶!那些女的会喜欢上这种道貌岸然的人,也是没眼光。”
看着说着说着又要打起来的两个人,龙熙叹了口气,他算是明白了,这两人为了自家偶像,没有半点让步的可能。当然,对于这场混战,他是无意参与的,因为他已经开始卷被子,准备缩进去继续睡,被砸醒的事就算了。可是那两个人似乎很不满意目前僵硬的场面,看他想置身事外,二话不说,直接拉被子。
大冬天的,被冷空气一激,龙熙当场就想骂娘,他们两个的糊涂事,干嘛非得扯上自己。这两脸皮厚的,完全无视他眼中甩的冷刀子。一人抱截被子,非要他说个子丑寅卯出来。按了按发紧的头皮,缓了半晌才开口。
《凡》那本小说,他也是看过的,毕竟这底下的两个会看那本书,还是他介绍的。现在看来,是在给自己挖抗。那本书虽然和大街货的修仙升级流是一样的,不过大家冲的都是里面的快意恩仇,细节上就没在乎那么多了。再加上作者文笔还行,有些情节还是会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又恰好在闹书荒的时候出现,填了这么个空子,也不怪他们两个钻进去了。
他这方还在斟酌,怎么说才不会激化这两个人,那边两人又不依不饶的闹起来。那副撒泼样,真该让系里面的那些女生看看,她们眼中的男神都是些什么德行。龙熙忍不住手痒,往枕头上抓了两把,他现在只想继续倒下去睡觉。
“我觉得吧!林沐业最厉害。”猛然听到这个名字,底下两人都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他竟然抛出了第三个选项,而且仔细琢磨起来,好像还真有些道理。
“我怎么把这号人物忘了,如果他当主角的话,多半也没那两人什么事了。”
“啧啧啧,人家连收的宠物都是神兽,直接比主角他们高了一个档次呀!”
“据说,那个小说的作者,准备写前篇,好像就是以他为主角。”
“真的吗?那我要去蹲坑!”
趁这两人讨论的激烈,他默默的把自己的被子抽回来,细细地裹好,只露出一个毛脑袋,“别忘了帮我带午饭。”“放心睡吧!你中午饭,我两包了。”得到满意的回答,龙熙往被子里又缩了缩。听着远去的脚步声,也是摇了两下头,男人也很善变。
他不就是睡个觉吗?招谁惹谁了。这刚睡下没有两分钟,怎么外面又在吵吵。泥人还有三分性呢,真逼急了,他大不了不睡了,也要和他们打一架。
“泽,你说我们宝贝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呀!”温柔的女声,如同清水淌过,透着幽凉。可是言语中的担忧,也让人忍不住想要安抚。“放心吧!族长大人也说了,熙儿出生的日子就在这两天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让人心定的魔力,安抚着心头莫名的躁动。
“这谁呀,该不是来找人的吧!”陌生的声音,让他眉头一皱,压了压火气,还是准备先看清楚情况再说。“我去,该不是这一觉睡到半夜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让他一下忘记了有人说话的事。摸索着正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都被束缚着,“这到底怎么回事?”
额上隐隐出现一道冷汗,“该不是那两个家伙在开玩笑吧!这种囚禁PLAY也是想的出来。”打定主意,要给那两个人点颜色看看,开始使劲的挣开周围的禁锢,兴许是怒火给他加了层BUFF,很快,耳边清晰的传来某种东西碎掉的声音,“哼,你们完蛋了。”
突然的亮光刺入他的眼球,还没等脑袋反应过来,生理性的眼泪就已经模糊了视线,脸上还挂着邪狞的笑容。不用说,他也知道,现在场面一定很搞笑。因为他已经从湿哒哒的脑门上面,扯了一大块蛋壳下来。起初还不觉得,现在被冷风一激,感觉被铺天盖地的腥味给罩住。
“这怎么回事?你说,他是谁的崽?”沉寂下来的空气,被暴躁的狂吼给搅乱。意料中的戏笑没有传出,反而这严肃的气氛是让龙熙有些懵。眼睛已经缓过来了,外面的场景也渐渐高清起来,只是这陌生的一切,让他更加忐忑,甚至是怀疑自己睡昏了头。
“呜呜,嗷呜……”你们是什么人,我?猛然听到一连串小奶狗的叫声,龙熙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并且,很明显对面那两个有着逆天容貌的人,还没有要理他的意思。“龙安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辛辛苦苦怀了他十年,你就是这样质问我的?他是谁的崽?狗的!”
穿着冰蓝色广袖罗仙裙的美人,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但是听那语气,绝对是吃了一吨炸药不止。说着还直接伸手给旁边人一掌,好家伙,拍在背上,发出一阵让人肉疼的空响。这让龙熙忍不住往自己身下的蛋壳型容器里钻了钻,别说那个冷酷的俊哥儿,就连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茬子。翻爪过来,面前的粉红色肉垫,一副很好摸的样子。
不过终究是大美人更加不好惹,俊哥儿蹲在洞口生了一阵闷气,听到里面的小声抽噎,又拍了下大腿回来哄。“哎呀,算我错了成不,我不该怀疑你的。”“瞧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会乱来的恐怕是你们龙族吧!你四叔、五舅外面的红颜知己可不少,你是不是也想和他一样,找个借口,好让我不管你。”
男人有些羞窘地把眼神往外移了移,“他们是他们,谁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洁身自好,心里只有你一个。”兴许是他很少说这种甜蜜话,冷着脸的美人,忍不住飞上一片红霞,身子往搂着她的人软了软。
别光顾着谈恋爱了,能来个人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不?旁边那些闪闪亮的珠宝金饰,堆成了山,也不知是真是假。按理说,该是一股子暴发户的味道,偏偏这洞窟里面铺满了白色的柔软长毛,再加上各式大气的浮雕,硬生生的让人琢磨出了一种特别的风格。
“好了,不知羞的家伙。还是快点看看我们宝贝怎么了,等会再把他带到族长大人那里问问!”不知识母子连心,还是龙熙的目光太过炙热,这正在起黏糊的劲儿的夫妻俩,终于有一个想起来关注他的情况。
“嗷嗷……”你们听的懂我在说什么吗?软软糯糯的嗓音,正在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意思。没想到中途打了两个喷嚏,身上黏答答的毛,一下就变得干燥蓬松起来。“泽,你看我们家宝贝真可爱。”看来大美人是完全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两眼冒着光把他抱起来。窝在柔软的怀里,龙熙无辜地接收着另一人的敌意。瞅啥,我现在是你名义上的儿子!
“族长大人,你看这孩子?”这个身体应该还很小,强撑着眼皮想要了解情况的龙熙,趴在桌面的毛毯子上,脑袋一歪一歪的。对面那个老头,垮着张脸,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
“嗯?这孩子孵出来了?但是……”老头捻了捻长长的胡须,把龙熙的爪子拨弄了两下,眉头越皱越紧。“他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好?”被这未完话提的心一紧,大美人有些脚软。老头儿也不着急,凭空摸了本破书出来,沾了沾口水,小心地翻起来。“啊,果然是这样!”刚刚还像是个快死的霉气样,突然,不知道看到什么,眼睛一下来了神。“安泽,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
被这反转搞得一愣一愣的夫妻俩,一脸困惑的看着他。“在那种时刻爆发战争,能保住这个孩子已经很好了。虽然他这是变异了,不过应该是向着好的方向。这模样的确不像龙也不像凤,倒是和上古神兽嘲风有几丝相像。”
听他这么一说,凑在洞里面看热闹的人,都围了过来,在这七嘴八舌的吵闹中,龙熙终于是撑不住睡过去了,最后只是模糊的听到,老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丝岁月的沧桑,“既然是祥瑞之兆,那就取个熙字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文案已发,给有选择困难症的作者翻翻牌,看这本书完了后先写谁。《翻身变男把攻当》、《这课不正经》、《给全宇宙传宗布教》。
第2章 (二)这日子都活到狗身上了
俊朗的少年,透着周身的华贵,却被一只飘着淡金软毛的爪子,狠狠地压进泥潭里,“刚刚不是说的很起劲吗?继续呀,我倒要听听你这粉嫩嫩的小嘴里,还能说出个什么新花样!”蹲在少年身上的毛团,看起来轻飘飘的一坨,却压的下方的人完全无法动弹。
“这龙耀文也是蠢,明明知道龙熙大人不好惹,还要在他背后乱说话。”有听见动静探出脑袋的,看清了下面的一人一兽,又默默地缩了回去。语气中带着十足的幸灾乐祸,和一丝不为察觉的怯意,很明显是吃过苦头后的深切感悟。
“这些小家伙才活了多久,哪里知道他的厉害,多半他们阿爸阿妈都不敢多提这事儿。”旁边附和的青年,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和龙熙大人同辈的,大多都出去历练了,就算回来,这打起来也是胜负不明。”“真是奇了怪了,龙熙大人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直不能化形呢?”一群人聚在一起,声音都不敢放开了,生怕下面那个魔王听见。
“我知道错了,再也不乱说话了。龙熙大人,我错了。”少年略带哭腔的嗓音,听的龙熙头皮发麻,现在这些男孩子越来越娘气了,不就是揍断了几根肋骨吗?用不了几天就好全了,至于这样吗?“知道错了就好,这龙啊,要懂礼貌,不要张着嘴巴乱说话。”曲起爪子在对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一个窜身,毛团子消失不见。
“宝贝,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好。”大美人伸手接住跳过来的团子,在那柔软的毛上,挼了挼。龙熙不知道,她是怎么从这张毛脸上看出心情的,只是寻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又安分的窝下去,“阿妈,你说是这辈子,是不是都只能是这个样子了?”略带委屈的低语,倒是褪去了几分嗓音中的妖冶。
“是不是那些家伙又说什么了?宝贝,你要相信自己,化形只是早晚的事。就算你现在不能化形,但是那些和你差不多大的,又有几个是你的对手。”为母者强的女人,当即就不顾优雅的外表,尖起嗓门叫起来。要不是龙熙又挠了挠她,多半现在就要冲出去找人算账。
“阿妈,你说我真的是神兽吗?会不会是族长老头带的盗版书,画不清楚。不管怎么看,这都是土狗的模样,一点都不威武霸道。”说着,把自己爪子上粉色肉垫子亮给对方看,“龙家族长是不会看错的,我也去问过凤家老祖,他也赞同。更何况这些年来,你的进步就能证明你的不凡,何必这么担心呢!更何况你化形了,也要被派出去历练,阿妈还想和你多待两年。”
大美人伸出漂亮的手指,在那软垫上按了又按,眉眼是说不出来愉悦。“哼,慈母多败儿。”身形高大的男人,在面前投下大片阴影,提着他的后脖颈,从美人怀里扯出来,扔到桌子上。“龙安泽,你这是干什么,儿子还小,怎么能随便乱扔。”“还小,都一百岁了还小,你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出去闯荡了。”脑门上绷起青筋的男人,很不满她这种说法。一天到晚占着自家妻子的意思,他就是那个招人嫌的。
“他还没化形,怎么乱闯。要是被那些不长眼的人类欺负,怎么办?”大美人拧起好看的黛眉,担忧的把正准备溜出去的小兽又抓回怀里。龙熙在心头叹了口气,不愧是夫妻,这捉人的姿势都一样。
“我实话给你说了吧。族长大人说了,他必须在三天后入世。”龙熙感觉身上抚毛的手顿了一下,“这么突然?”一般龙族化形都是在五十岁的成年礼上,到了那个时候,也就要被派出去历练,如果一味的待在龙谷,的确没有危险,但也不会有斗志,再好的天赋,也会在岁月中磨得一干二净。龙熙一直不能出谷,没化形是个原因,还有就是那位族长没松口。
“是龙家的神卦?”看他点了点头,凤润儿也知道,这件事是不能更改了。龙家有三术,龙象、召唤、神卦,其中又以神卦最为传奇,好几次龙族的灭族之灾,都是靠此,堪堪保下一丝血脉,而这位龙家族长,也就是大长老,在此道上,也是潜修多年,不容他们质疑。
从他们的言语中,龙熙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自己这是要出去了?难以言喻的狂喜,在心底蔓延,如果不是身上那双手在变得冰凉,他都想冲出去狂欢两嗓子。
本来,他是一个阳光积极的大好少年,可莫名其妙来了这种地方之后,除在这龙谷转悠,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一百年,整整一百年。最初还有些震惊周遭的一切,有些新奇和激动,最后也慢慢习惯成平淡,就连过去的模样都在记忆里隐化。
不过总有些东西,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有句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就算别人不提,他也知道自己性格越来越邪性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入魔。要知道,他可是个学法的,怎么能走上那种邪门歪路呢!说的正气凛然,全不顾这些日子,架打的霸道。
“熙儿,你这一去,阿爸阿妈也不好多管,毕竟我们和那群人有约定,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允许我们这种级别的入世。所以,你独自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
吧嗒着玉烟斗的龙爸,看这娘俩腻腻歪歪的不舍劲,也难得有些伤感。“出门在外,凡事多想想你阿妈。这么多年来,我们也就只有你这一个孩子,要顾好性命,别去惹是非。不过,既然是龙家的孩子,也不能懦懦弱弱的,丢了脸面。年轻人就是要肆意风发,多去闯荡闯荡,希望你下次回来的时候,不要再是这个模样了。”蒲扇大的手掌,也忍不住往那团软毛上揉了揉,比起平时,力道更轻了几分。
龙熙舒服地眯起眼,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后来,猛然反应过来,不禁想要扶额,自己真的是快被兽化了,要快些想法子破开这化形的桎梏。要不然,真真是太丢脸了,还记得自己站在大铜镜前看到的场景,只能用苦笑不得来形容。要不是肚子上的毛不长,这腿儿短的可以近于忽略。细小的角隐在额前的毛里,小耳朵耷拉在脑袋上,再配上那湿漉漉的眼睛,明明他在愤怒,却偏生做出副可怜样,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又一声。
闪婚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甜: 书名:闪婚作者:一叶菩提文案为给妈妈治病,穆烨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联系了某杂志登出的征婚启事征婚启事本人男,28岁,未婚北京市有房有车,收入稳定,成熟稳重现诚招男友,要求两点1:活的活的活的2:能够接受闪婚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