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甜文]—— by:一叶菩提

神兽变土狗完本[修真甜文]: 《神兽变土狗》破烂坟墓文案:别人穿越,不是富家子弟,就是权势滔天他倒好,是生在金山银窝里了,可是这身短腿毛怪装扮怎么回事,和阿四家的土狗差不多哦,他是神兽,只是还没化形这都一百年过去了,还没化形,该不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闪婚
作者:一叶菩提
文案
为给妈妈治病,穆烨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联系了某杂志登出的征婚启事。
征婚启事
本人男,28岁,未婚。北京市有房有车,收入稳定,成熟稳重。现诚招男友,要求两点。
1:活的活的活的。
2:能够接受闪婚。
如合眼缘,将一次性支付乙方二十万以作报酬。
诚意者联系电话:123xxxx6789
穆烨没想到这种看似典型的虚假诈骗广告,居然还是真的。
注意事项:
1:背景设定同性可婚。
2:主受,1VS1,结局HE。
内容标签: 婚恋 都市情缘 甜文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烨 ┃ 配角:蔺荀 ┃ 其它:
金牌编辑推荐:穆烨为给妈妈治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联系了某杂志登出的征婚启事。征婚启事如下:本人男,28岁,未婚。北京市有房有车,收入稳定,成熟稳重。现诚招男友,要求两点。1:活的活的活的。2:能够接受闪婚。如合眼缘,将一次性支付乙方二十万以作报酬。穆烨没想到这种看似典型的虚假诈骗广告,居然还是真的。这是一篇攻受通过征婚启事相识,再在不断地接触中相知,最终再相爱的故事。本文文笔流畅,攻受感情随着一桩桩事件逐步加深,然后水到渠成地认定是彼此的唯一。剧情偏现实风,攻受都会不断为彼此改变,越看越觉得无法自拔。感情慢热却细腻,引人入胜。
第1章
“小烨,叔的情况你也清楚,我跟你婶刚买房,还得还好几年房贷,以后奇斯找工作、结婚这都要花钱。你别怪叔,你妈这病以前也有,没见有多大影响啊,能不治就不治吧,谁还没点小病小痛的。”
穆烨脊背抵着医院走廊尽头的墙壁,骨节分明的手狠狠扼紧手机,手背青筋清晰可见。
“叔,这不是小病,风心病严重的话会死人的。”他强挤出笑意。
手机另一头倏地静下来。
又过一会,穆烨清楚听见婶的声音:“不借!没钱!让他找他爸啊,他爸不挺横的吗。”
穆烨紧抿着唇,抓着手机的手微微发颤。
“小烨,这样啊,叔给你五百,也不要你还,行吧?”叔为难的声音接着传出听筒。
婶还远远地发泄着不满:“不还?凭什么不还!老家房子归的他家,合着便宜尽让他家占了。”
“你说两句够了啊。”
“我没做亏心事,有什么不敢说的,他爸不还有套房吗,要真病得急,怎么不见他爸把房卖掉?”
穆烨冷硬地打断道:“叔,婶,这话当我没说,祝你们永远健健康康。”
“瞧瞧,人还嫌弃你这几百块……”婶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穆烨猛地掐断电话,脸色极为难看。
医院走廊尽头相对安静,上边的窗户敞开条缝隙,外面刺骨的寒气逃亡似的往里钻。
穆烨搓搓冻僵的手,把围巾又裹得严实些,然后在候诊椅上坐下。
候诊椅又冷又冰,像刚从冰窖取出的冷铁。
穆烨摁亮手机,缓慢滑着屏幕,一页一页地翻通讯录。
他手机里的通讯录很多,被仔细地分成数个组,这时候能够提供帮忙的组少之又少。
手指滑到他爸的号码时,穆烨指尖悬在上面,久久也没能落下。
要他爸把房子给卖掉?
可能吗。
除非明天太阳打西边出来。
穆烨关掉手机,脑袋里乱哄哄地,没办法理出个头绪来。
去哪筹钱?还能找谁借钱?
该找的人,不该找的人,穆烨都尝试着问了个遍。
同事要么推辞说没钱,要么躲着穆烨唯恐被他找到。最近公司效益不佳,问经理预支工资也行不通。家里亲戚更别提,没找穆烨借钱就不错了。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穆烨也不会找到叔叔借钱。
他抱着百分之一的几率借钱,拨通电话前做了无数心理建设,还认真地组织了语言,结果没说两句,便只能匆匆掐断电话。
结果一如穆烨之前的预料。叔叔要肯借钱给他,那才出乎他的意料。
穆烨他爸跟叔叔婶婶有很大的矛盾,俗话说祸不及家人,可穆家人显然没这样的涵养跟素质。
穆烨爷爷早死,奶奶也被他爸给活活气死,临死前连家产都没来得及分。
其实根本没多少家产,那套房在很偏远的小镇上,买的又是套二手房,总共只花了不到十万块。
几年前闹着分家产时,那套房也只值十几万。除此外,奶奶还有一两万的存款。
买这套房的钱,40%是以前的存款,60%是奶奶赚来的。奶奶很精明能干,她开过饭馆,早出晚归地独自养大爸跟叔叔,还让他们过得比别的孩子要好。
爸这辈子唯独怕过奶奶,奶奶在世前,还有人能管教他,可奶奶死后,他便彻底地挣脱了束缚。
当初争家产时,爸跟叔叔婶婶彻底撕破脸皮,什么所谓的亲情皆是荒唐的笑话。没人还顾念手足之情,为能够多争得几分利益,他们甚至没少大打出手,让街坊邻居看够笑话。
最终,叔叔婶婶还是没能争过他爸,这套房被他爸拿到了手。
为这件事,叔叔婶婶毅然跟他家断绝往来,这几年从没有过任何交集。
如今,自以为以前受尽憋屈的叔叔婶婶总算扬眉吐气。
他们在北京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买了房,尽管买的房比较偏远,又还得还几年的房贷,却仍比还住在偏远小镇的他爸要强出百倍。
这已是好几年前的事,穆烨以为再大的恨也该消弭,可很明显,是他的想法太过天真。
穆烨又坐了会,仍没想出好的办法。他出来得太久,怕妈担心,只能先整理情绪回到病房。
隔着病房外狭窄的观察窗,穆烨清楚看到他妈已经醒了。
由于长年累月的病,他妈整个人呈现出严重的病态,面色萎黄泛白,全身也多处浮肿,稍微爬几步楼梯便咳喘气粗、心慌心悸。
穆烨进去的时候,他妈掀开被子正准备下床。
“妈,你下床干嘛?医生说你得多休息,快躺好,我这么大个儿子在这,有事你尽管指挥,哪用得着自己动手。”穆烨边说边扶着他妈上病床躺好,又给她掖好被角。
陈容小时候贪玩,玩火把脸给烧伤了,因为没钱治疗,她就只能顶着这么张近乎毁容的脸。现在病情使得脸颊浮肿,她那张脸看着也更让人觉得不舒服。
她拽着表情看似轻松的穆烨,近乎哀求地低声道:“小烨,我没事,还是出院吧,我不治了行吗?”
“妈,你胡说什么?”穆烨不以为意。
陈容偷觑隔壁一眼:“我听人说,这病要花十几万,你哪有这么多钱,妈不能总拖累你啊。”
穆烨微愣,怒瞪向隔壁病床的人。隔壁病床自知理亏,只默默地扭过头也没吭声。
“小烨,你别怪她。”陈容拽拽穆烨。
穆烨收敛怒容,转而摆出笑脸,把他妈浮肿的双手放进掌心里。
“妈,你别瞎想啊,不就十几万吗,我朋友多着呢,早就借到了。再说你儿子每个月好歹也有一万多工资,这些钱很快就能还上,你乖乖地治病养伤,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陈容眼眶湿润。
“这么倔?”穆烨勾唇笑道:“你是我妈,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啊?”
他两边脸颊各有一个酒窝,衬得笑容无比的甜。
陈容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穆烨看下手表,发现已经过了送饭的时间。他这会脑袋也乱,便跟妈说去医院食堂买饭,顺便也趁这会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穆烨走出病房以后,隔壁病床的大妈感慨道:“你儿子对你可真好啊,不像我,几天都见不着儿子一面。”
“是啊。”陈容愣愣地盯着病房的门。
这会已过饭点,医院食堂买饭的人不多,穆烨还看见几名脸色蜡黄的病人自己过来买饭的。
经过用餐区时,穆烨发现某张餐桌上面放着本没人要的杂志。杂志精美的封面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穆烨停下来随意翻了翻。
脑袋里却乱七八糟地想着其他的事。
穆烨记事以来,他妈就没几天好过的,不是风寒便是胸闷头晕,隔三岔五就得吃药。
这也使得他没太重视妈的病情,他爸更加不会管,哪怕他妈病得躺到床上,他爸嘴里抱怨的,也是今晚又没人做饭,没人能伺候他。
这几年,他妈病情越来越不好,穆烨以前的钱基本都花在给他妈看病上面,这次是实在不能继续拖下去,他才把妈接到北京,毕竟这边医疗条件更好,也更有利于治疗跟恢复。
穆烨没想到他妈情况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以前他妈也到乡镇医院检查过,对方只说情况不太严重,给开药后,又让他妈多注意休息。结果药吃下去,病情没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他把妈接到北京,便送进医院做正规检查。
又是验血又是拍片,然后医生告诉穆烨,说他妈得的是风心病。左心增大,二尖瓣重度反流,这种情况已经没法修复二尖瓣,只能进行换瓣手术。而且手术越快越好,拖到后期只能让情况变得越发严重。
换瓣手术加上前后期的费用需要将近二十万,这对如今的穆烨来说是笔极其昂贵的费用。
关于换瓣,医生也给穆烨提供了两个选择:置换生物瓣或者置换机械瓣。
换生物瓣的话,不会对今后的日常生活造成影响,只是生物瓣有使用年限,今后还要进行二次手术。机械瓣能长久使用,但运转时会产生轻微的噪音,还必须终身服用抗凝药,更要时常抽血化验,以防抗凝药服用不足亦或服用过量。
思及此,穆烨不禁倍感头疼,把纷乱的杂念统统抛出脑海,神色夹着恍惚地把视线放到手里的杂志上。
这是本外观格外精美的时尚杂志,外封采用的是雨后初晴的风景照。摄影师把雨后的清新跟阳光的柔和完美地呈现出来,让读者仿佛能嗅到扑面而来的清香。
杂志内页里,介绍的则是各种高端奢华的美妆用品,以及限量发行的各类高端品牌。售价几千是很普遍的价格,穆烨还翻到一款售价高达几万元的手提包。
穆烨不懂欣赏这些品牌的内涵美,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价格会这样昂贵。
医院食堂几个打饭窗口这会都空荡荡地,穆烨刚准备过去,却就在把杂志合拢的刹那间,眼角余光倏然瞥见一则占据整页篇幅的巨大的征婚启事。
穆烨出于好奇心理又接着翻开书页,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征婚启事
本人男,28岁,未婚。北京市有房有车,收入稳定,成熟稳重。现诚招男友,要求两点。
1:活的活的活的。
2:能够接受闪婚。
如合眼缘,将一次性支付乙方二十万以作报酬。
诚意者联系电话:123xxxx6789
第2章
这什么鬼?
穆烨微愣,又继续翻动内页,发现整本杂志只这一则征婚启事,还刊登在杂志最为显眼的地方。
虚假诈骗广告?
还是杂志别出心裁的内页设计?
穆烨盯着内页光滑纸质印刷出的“二十万”三个字,瞳孔稍稍地被刺痛了下——这笔钱足以支付他妈的手术费。
自己这是穷疯了吗。脑海闪过这种念头时,穆烨顿时无语地敲敲脑袋,这东西一看就是假的,他敢保证电话肯定无法接通。
而且能接通,是真的又怎样?他要为这二十万卖身吗。
以这男人刊登出的条件,他还会找不到男朋友?只要招招手,就该有大堆男人送上门吧。
除非。
除非这男人人傻钱多,还大腹便便、肥头大耳,丑陋到无法直视的地步。
穆烨脑补出自己跟对方相处的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扔掉吧。
杂志将被抛离的前一秒,穆烨又犹疑着改变决定。
他把刊登征婚启事的内页撕下来,这才把杂志扔进垃圾桶。
穆烨将内页折叠放进兜里,走到打饭的窗口,刷完卡点了两份餐,然后端着餐盒回到病房。
陈容这间病房共住三位病人,除陈容跟话唠大婶外,还住着一个女孩。女孩整天捧着手机玩,很少跟他们聊天说话。
穆烨吃着饭,又接到客户打来的电话,问他跟房子有关的事。
穆烨放下饭盒,到病房外面去接电话。
“嗯,是我发布的。你放心,这套房有七成新,装修没问题,家具之类的也齐全,你买下就可以办理过户,然后直接入住。房屋基本情况你在网上也看到了,业主急需钱,这价钱出的已经很低。这套房坐北朝南,采光、通风非常好,小区附近就有几所学校,旁边是地铁站,交通也方便……”
讲话太久,穆烨调换了下姿势:“行,你先考虑吧。只是不瞒你说,这套房位置好价格低,询价的人特别多,总之先到先得,你要觉得行的话,我可以先带你看房,买不买的无所谓,我们干这行的也是为客户服务嘛。”
又耐心跟客户沟通了下,穆烨挂断电话。
陈容见穆烨进来,连声道:“快把饭吃了,再放就凉了。”
“嗯。”穆烨揭开他妈防冷特意盖紧的盖子:“我听客户这意思,应该有购买的意向。”
陈容道:“工作也不能不顾惜身体。我这边没事,你去忙吧,别总守着我。”
“没事,我工作自由,只要有业绩,经理不会管你在哪,每天过去打下卡就行。”
“这样就能赚这么多钱?”陈容没读过书,也从没出过远门,听穆烨说更判断不出真伪。
穆烨笑道:“妈,你放心吧,儿子知道分寸,我还得给你养老,不会累垮自己的。”
陈容看着穆烨,仍然无法放下心底的顾虑。
穆烨从小就很懂事,也特别好强。以前学校里受委屈从不会回家说,还是陈容发现他身上的伤痕,这才知晓事情的原委。后面出远门到北京,他也永远报喜不报忧,表情总是带着笑,话里也夹着笑意。
像是再大再重的苦难,也永远无法压弯他挺拔的脊背。
可事实当真如此吗?
当然不是。
销售这行有多苦有多累,稍有了解的人就该知晓,尤其穆烨做的还是房地产销售。
他进的是房屋中介公司,比起案场销售,中介行业更考验业务员的能力,只要能力高肯吃苦,每月得到的工资便是很可观的。当然,工资跟劳累程度是息息相关的,想要得到越多,就必须付出越多。
穆烨对销售这行并没有多少热情,他进销售也是为赚钱,当然要是有钱,谁又还会辛苦地来做这行。
都因生活所迫罢了。
饭后,穆烨陪着陈容聊天,尽挑陈容爱听的话讲。说等手术后,他就带陈容出去逛逛各处景点,又说北京有哪些享誉全国的小吃,他妈要不去尝尝,就等于白来北京一趟。
陈容被穆烨逗得直笑,之前阴郁低落的心情也逐渐恢复明朗。
陈容睡着后,穆烨坐在床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见群里的聊天记录已然显示出99。
这微信群里加穆烨总共四个人,几人是初中同学,这些年始终保持着联系。
除楚枭外,吴斐、洛渊跟穆烨一样,也在北京辛苦打拼。
楚枭单身,穆烨也刚跟女友分手。吴斐则大学毕业就跟洛渊迅速领证结婚,两人这么多年过来,也算是历经坎坷终成眷属。
穆烨是双性恋,他喜欢过男生,也喜欢过女生,区别只在于对方是否合眼缘,是否能够让他动心。
穆烨迅速将前面的消息读完,看见楚枭又发了条新消息。
楚枭:“穆烨哪去了?几天没见到,呼叫@穆烨”
吴斐:“他妈来北京了,他没时间聊天吧。”
楚枭:“怎么回事?”
楚枭:“大款们,谁来救济救济哥,哥现在穷得只够吃泡面度日了。[哭泣]”
洛渊:“@吴斐石榴给你剥好了,过来吃。”
洛渊:“我吴斐,穆还没告诉我,只说来做几项检查。我比你穷,我店刚开,今天这石榴还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的。”
洛渊:“我有空问他情况。”
对话至此戛然而止。
楚枭不待见洛渊,只要洛渊出现,他就必然会选择消失。
民国往事完本[耽美]—— b: 《民国往事》作者:羽尘文案:此生长短不计,唯记此心不移内容标签: 爱情战争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熙觉,顾廷聿 ┃ 配角: ┃ 其它:浮生乱世~==================☆、儿时,沈熙觉的记忆里有一道门,那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