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喜相逢完本[古耽]—— by:渔小乖乖

民国往事完本[耽美]—— b: 《民国往事》作者:羽尘文案:此生长短不计,唯记此心不移内容标签: 爱情战争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熙觉,顾廷聿 ┃ 配角: ┃ 其它:浮生乱世~==================☆、儿时,沈熙觉的记忆里有一道门,那是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重生之喜相逢
作者:渔小乖乖
内容简介:
谢瑾华是谢家庶子,他重生了,不过前世既非因嫡兄而死,重生后也不必和嫡兄过不去。

柯祺是柯家庶子且生而丧母,因是穿越的,用现代人的眼光看觉得嫡母不易,就没必要和嫡系过不去。

这样的两个人凑到了一块过日子……不该争的不争,不该让的也绝对不让。

1、喜相逢: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一场久别重逢。

2、受重生,攻穿越,温馨,一对一,有婚姻关系,无生子情节。

3、一个不懂柴米油盐,一个粗通四书五经,怎么办?互相学习呗!

4、正常世界,大环境依然是男女成婚为多,只不过男子间结契合法,女子立女户也合法。

5、这不是虐渣打脸斗极品的文,这是关于一个双人小家庭慢慢发展兴盛的故事。

6、社会大背景架空,设定为剧情服务,拒绝考据。

7、独家晋江,谢绝转载;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保护作者菌多样性。
==================
1、第一章
不过才十几年的时间,燕氏王朝的存在痕迹就已经被彻底抹去了。
如今这天下是李氏的天下。
本朝国号为安,此时为开瑞十六年。
庆阳侯府依然是那个庆阳侯府,门口的石狮子静默了几十年,虽是饱经风雨,瞧着依然威威风凛凛。初代庆阳侯的爵位原是前朝某位燕王赏的,如今燕氏血脉尽断,庆阳侯却依然是新朝的庆阳侯,这却也不能说他们背主。王朝更迭,江山易主,世事难料,山河变迁,但大家的日子总还要过下去。
事实上,经历过那场政变的人,除了当场以身殉国的,其余人的日子都还过得不错。
现任庆阳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他膝下有四子四女。谢瑾华是最小的,虽是庶子,但府中并不刻意磋磨庶子,因此也入了排行,被人叫了一声“谢四爷”。可惜这位谢四爷病了,病得快要死了。
谢瑾华费力地睁着眼睛,仿佛要透过床上的帷帐,看到很远的地方。
老实说,谢瑾华有些弄不懂自己此刻的处境。他早就死过一回了,因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怪病,大哥为他来来回回请了多少大夫都不管用,于是他就死了,死在了开瑞十六年的三月。不过,他死了以后,不见勾魂使者,也不见谢氏祖先,魂体竟然被禁锢在了皇宫之中的藏珍阁内,这也是奇哉怪哉。
谢瑾华不能离开藏珍阁的地界,也不能叫活人瞧见,但过了一些日子后,他竟然可以触碰到藏珍阁中的东西了。于是,他开始耐下性子来用藏珍阁中的古籍古画打发时间。如此过了好些年头,忽然有一日,谢瑾华听见负责扫洒的太监们大声疾呼,道是有人放火烧了宫殿,谢瑾华只觉得眼前一黑。
等到谢瑾华再睁开眼时,他竟是又回到了开瑞十六年的春天。
此时的他病得快要死了啊。
生老病死乃是人力所不及的。
谢瑾华苦笑不已。他知道自己得的是救无可救的怪病,就算重来一回,他觉得自己肯定还是要再死一回的。难道等他死了以后,魂体还要继续去皇宫中的藏珍阁中待着吗?他当鬼的时候只能看看书画。可是,藏珍阁中的书画都已经被他翻来覆去看过好几遍了啊!那样无聊的日子何时能是个头呢?
要是能够不死就好了……
心里才刚冒出这个念头,谢瑾华就又撕心裂肺地咳起来了。
好容易压下了那股难受劲,谢瑾华再次叹了口气。罢了,他倒是不奢望能活下来了,但说不定这一次死了就一了百了呢?说不定这一次能遇见勾魂使者,能遇见阎王,能喝了忘川水,能转世投胎。
谢纯英走进屋子时,就瞧见了谢瑾华这一副已经看破生死了的模样。
谢大哥的心都揪起来了。
谢纯英是这一辈中的嫡长子,他有一位同父同母的妹妹,两人是双胞胎。他们出生时,母亲陈氏就因为难产去了。谢侯爷过了好几年才续娶了一位妻子张氏。张氏过门后,连着几年没生出儿子来,她自己心里着急,就把陪嫁的丫鬟给了谢侯爷做妾,这才有了谢二。后来,张氏又生下了嫡子谢三。于是,谢大明明都已年过三十了,余下的那些弟弟们却才十几岁,谢大完全可以给弟弟们当父亲了。
谢大快步走到了床边。
听到了脚步声,谢瑾华把自己四散的思绪收了回来。
见来人是自己的大哥,谢瑾华很努力地对着谢纯英挤出了一个笑脸。算上在藏珍阁里待着的那些年,谢瑾华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谢大了,不过他心里记着谢大的好,心里还是很亲近这位大哥的。
谢大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他平时对着弟弟们管束得非常严厉。谢瑾华却知道他是个面冷心热的。
谢瑾华有心要坐起来行礼,谢大赶紧拦住了他,道:“小四,你很快会好起来的。我们已经找到法严大师算出来的那个人了!”谢四这场病来得太过古怪,宫中的御医们摇了头,民间的神医们也摇了头,于是谢家人心急之下只能去求神拜佛了。这一求就求到了法严大和尚面前,那是位得道高僧。
法严大师只说谢瑾华命格奇诡,若能命遇贵人,与之姻缘相合,便得一救。他给出了两个八字。若谢瑾华的贵人是位姑娘,那么是一个八字。若谢瑾华的贵人是一个男人,那么又是另一个八字了。
此时的风俗和前朝相同,虽大部分姻缘都讲究阴阳调和,但男人和男人间是可以结契的,女人若是想要自立女户,也是可以的。考虑到谢瑾华现在的情况,他只能挑八字,是男是女反而不重要了。
“此人年岁与你相当,是家中的庶出子,父亲是国子监中的主簿。”谢大说着那位“贵人”的情况。主簿是九品京官,这样的门第说实话是完全配不上侯府的,但现在分明是谢家有求于柯主簿一家啊。
谢瑾华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怎么就换人了呢?他分明记得,他的贵人是一位姑娘啊!那时大哥是怎么说的来着?他也是这般匆匆地进了屋子,也是这般带着希望地说:“……她比你大了三岁,是家中的嫡长女。虽然只是商户家的姑娘,却也进退得体。她是能够救你一命的,所以你日后千万不要因为门户之见就看她不起!”
不过,谢瑾华并没有撑到那姑娘进门,因为他的死期就在今天夜里。
怎么商户家的姑娘忽然换成了主簿家的儿子呢?
谢大见谢瑾华面露讶异,以为他心里不太能接受自己未来的良人是个男人,便劝道:“你的身体真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虽然有了八字,但要寻上八字对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如今外头都知道谢家四爷病得快要死了,外人嫁到谢家来就是为了冲喜的,那些舍不得自家孩子的人还不得把八字都捂好了?能碰上一个愿意把儿子送来的柯主簿,且他儿子的八字确实没有作假,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谢瑾华知道大哥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便摇了摇头。只是他刚咳了一通,现在还说不出话来。
谢大见他摇头,又想岔了,不得已说了实话,道:“原找到了两位八字相合的人,一位是柯家庶子,还有位姑娘……只是,因有了两个人选,我就忍不住仔细查了查,才知道那姑娘家谎报了八字。到底是商户之家,为着一点……就敢铤而走险。柯家的家风不好,这位庶子却是个忠厚老实的人。”
其实,那商户家不仅谎报了八字,谢大还怀疑那一家是某些人妄图安插到庆阳侯府的探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有了柯家庶子这个人选,谢大就不打算再去找别人了,否则若是又被利用一回呢?
谢瑾华隐隐有些明白了。前一世,因为大哥只找到一位八字相合的人,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于是就没有细查。这一世,因为多出了一位柯家庶子,大哥想择优而选,于是看穿了阴谋。
但是,不管这“贵人”是谁,谢瑾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好不起来了。
于是,谢瑾华艰难地挤出了一句话:“我……不行了。柯……莫要……莫……牵连他。”都已经是马上要死的人了,成什么婚,结什么契,不是在耽误人家吗?他一个人还能清清白白死得干净一点。
谢大却听不得谢瑾华说这样的话,他帮谢瑾华掖了掖被角,道:“你只管安心等着吧。”
离开了谢瑾华的屋子,素来沉稳的谢大竟然站在门口发了一会儿呆。三月的阳光按说是恰到好处的,可谢大总觉得有些刺眼,他的眼角处就出现了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红。谢大心里盘算着谢瑾华的这场婚事该如何办,就见府里的管事急匆匆走来。这管事面色凝重,仿佛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怎么了?”谢大压低了声音问。
管事知道不能惊扰了养病的四爷,同样压低声音回了话:“柯主簿死了!也许是喝多了酒,他在昨夜里一脚踩空落了河,尸首刚刚才被人捞了上来!我刚去柯家看过,柯家已经开始摆设灵堂了。”
父死,子守孝。
谢瑾华的身体肯定拖不到三年之后了,谢大当机立断地说:“叫老二马上去柯家走一趟,今日就让小四和柯家的那位成亲!”热孝成亲是下下之选,但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只能是在热孝成亲了。
管事领了吩咐,正要去寻二爷,谢大又叫住了他,说:“罢了,还是我亲自去吧。”
管事张嘴欲说什么,但见大少爷心意已决,就很有眼力劲地把想说的话全部咽了下去。说起来,大爷对四爷是真好啊,刚刚还为着庶出的四爷把嫡出的三爷揍了一顿,如今三爷正在祠堂里跪着呢!
谢三谢纯杰觉得自己很冤。他虽然和四弟玩不到一块去,可心里也是盼着四弟好的啊!他哪里知道一个卖绸缎的小掌柜就敢伪造自己女儿的八字来欺瞒侯府呢?谢三那时还真以为是帮弟弟找到贵人了,因此兴匆匆地把小掌柜引荐给了大哥。结果……什么都不说了,谢三觉得自己的屁股疼得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 谢大口中既忠厚又老实的柯祺:呵呵。
本文主基调:双人小家庭的发展史,黑心夫夫的奋斗史,世界那么大,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没那么多极品要撕逼,么么哒。
2、第二章
柯祺正在给他自己缝一件破了的衣服。
穿越前从来都没有拿过针线的人,穿越后倒是多了一门技能。柯家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里里外外的开支都靠着主母的嫁妆,所以柯祺这样的庶子身边是没有丫鬟服侍的。他倒是有个奶娘,但他的奶娘也是他的舅娘——他生母一家子都是柯家的下人——他肯定不能把舅娘当成普通婆子来使唤啊。
柯祺刚用小剪子剪断了线头,他的奶弟兼表弟就一脸慌张地冲了起来:“老、老爷死了!”
这消息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柯祺那个爹,渣归渣,但怎么都不像是短命的人啊!怎么就死了?柯祺住的屋子非常偏僻,紧挨着下人们住的角院。因为他平时在家里没什么存在感,所以一旦出了什么事,大家也不会第一时间想到他。于是正院里的灵堂都已经摆起来了,柯祺此时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柯祺寻思着是不是该换上素色衣服去给亲爹磕个头,他表弟刘亚却说,正院这次原本就没打算要通知庶子们。庶子们都被限制自由了。柯祺这边虽然没有被人看管着,但他贸贸然赶往正院也不好。
“我从正院探到了消息,孺人要把……全部赶出去!”刘亚着急地说。他口中的“孺人”是指柯祺的嫡母宋氏。宋氏这些年一直不得丈夫的宠,她是个要强的,索性就摆出了自己身为朝廷诰命的架势来。
刘亚说得不仔细。柯祺却懂了,宋氏是想要把一堆的姨娘、庶子全部赶出去吧?
虽然柯祺自己就是庶子,但他其实能够理解宋氏的所作所为。宋氏嫁给柯主簿时,柯主簿还是个穷书生。他靠着宋氏的嫁妆得以继续进学,又靠着宋氏的嫁妆打点了仕途。宋氏是个有主见的人,但她在柯主簿面前并不强势,摸着良心说一句,宋氏绝对是位很符合这个时代主流价值观的贤妻良母。
宋氏还给柯家生了四嫡子两嫡女!在子嗣上头也没法叫人指摘什么。
然而,等柯主簿当了官,虽只是个九品官,他就立刻开始花天酒地了。他碍于名声不敢真纳很多妾,可是家里没有名分的通房丫头就像是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长一茬,外头的红颜知己也是不少的。
九品官的俸禄能有多少?家里的各种开销其实全都仰赖于宋氏的嫁妆。柯主簿花天酒地的钱也是从宋氏的嫁妆里出。他生了一堆的庶出子女,这些人吃饭穿衣所花的也是宋氏的钱。但就算是这样,柯主簿对宋氏和宋氏所出的子女却不好。某些通房丫头仗着自己在柯主簿那里得宠没少给宋氏气受。
柯祺觉得等到宋氏忍无可忍时,她说不定会想办法弄死柯主簿。
也许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柯主簿果然死了。
而既然柯主簿都已经死了,还留着那些跋扈的通房和贪心不足的庶子们做什么?
柯祺一点都不怪宋氏。在他看来,宋氏肯定称不上是一个坏人。就拿他自己来举例子吧,他生而丧母,当家的主母在后宅中弄死一个婴儿,这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啊?但是,宋氏默许了柯祺的舅母来当他的奶娘。她虽然对着柯祺一点都不亲近,但柯祺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从未有过什么波折。
柯祺给了表弟刘亚一个脑瓜崩,冷静地说:“慌什么!我这些年都没作过妖,嫡母肯定允我收拾了行李再离开,我们赶紧把衣服收一收。”对于离开柯家这件事,他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只是他现在根本没有多少银子,否则他还想帮舅舅一家赎身。他如今就只剩下舅舅、舅娘、表姐、表弟四个亲人了。
离开柯家以后一定要努力赚钱啊……柯祺如此想到。
“有机会还是要去上柱香。”柯祺又对刘亚说。不管怎么说,柯主簿都是他此世生父。他死了,柯祺应该有点身为人子的表示。不过,他不觉得有多伤心,因为他平时只在年节时能见到柯主簿一面。
柯祺和柯主簿相处的时间还不如柯祺和宋氏相处的时间多。
柯家的院子并不是很大,旁边的那些屋子里很快起了喧嚣声,女人的哭声,孩子的哭声,宋氏忠仆的咒骂声……种种声音混在一起,吵得让人头疼。平时最会装模作样的一个生了好几个孩子的通房大声哭闹着:“老爷啊,正院里那一帮豺狼真是好狠的心呐!我不能活了,你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柯祺和刘亚对视一眼。刘亚赶紧去把门窗关好了。上香这事还是押后吧。
两个人默默地收拾东西。柯祺的东西不多。屋子里的各样摆设肯定是不能带走的,他能带走的就只有一些衣服而已。正收拾着,正院里来了人,是宋氏身边的大丫鬟冬儿姐姐。冬儿已经换上了一身素服。她向柯祺传达了宋氏的意思,竟是叫柯祺去灵堂为柯主簿守灵。这算是宋氏给柯祺的面子了。
柯祺有些受宠若惊。
冬儿小声地说:“九少爷莫怕,孺人只把那些个狼心狗肺的发卖了出去,别的人都能在府里过了四九。”四九之后,剩下的人也是要出府的。但宋氏多少会给一点安家银子。像柯祺这样的,宋氏不是把他赶出府去,而是把他分出府去,柯祺可以靠着安家银子去京郊乡下买一栋普通的房子安顿下来了。
宋氏能够抬举柯祺,有一部分是为着她自己的名声。她儿子日后要参加科举,若是她容不下所有的庶出子,这多少是个把柄。但如果她对一部分庶子不错,只是对另一些不好,这里头就有话说了。
换上了冬儿带来的不怎么合身的孝服,柯祺跟着她走到了灵堂上。
跪灵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柯祺没跪多久,腿就麻得受不了了。柯祐跪在柯祺身边,他是宋氏亲生的小儿子。他小声地对柯祺说:“你且忍一忍吧。若是实在忍不住了,就两条腿轮换地跪着,反正这灵堂里现在也没有外人。”
柯祺为了获得念书的机会,就跟在柯祐身边当了个比小书童有地位些但又比不上亲兄弟的角色。
百日男友完本[耽美]—— b: 《百日男友》毕三月文案:当一个人拥有自己期望的男友类型,在一百天里他会做什么?原本只是游戏,却率先动了真心,知道这是实验,却任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一个由外星球发起的实验,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多对cp 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