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师的烦恼完本[耽美甜文]—— by:讳疾

百日男友完本[耽美]—— b: 《百日男友》毕三月文案:当一个人拥有自己期望的男友类型,在一百天里他会做什么?原本只是游戏,却率先动了真心,知道这是实验,却任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一个由外星球发起的实验,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多对cp 每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茶道师的烦恼》作者:讳疾
文案:
一场玉石俱焚的大火,将茶道大家楚封瓷送往了异世。
在异世,茶道不再是高雅的艺术,而是顶级治愈/辅助术。
这是高武力职业“虚拟操纵师”与“茶道师”的共舞。
#用中华上下几千年的茶道艺术来开挂系列#
ps:作者不通茶艺,全文所有资料均来自搜索,以及加入少(大)量作者的杜撰,谢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封瓷,第五涉远 ┃ 配角:乐正禹,陆慈唐,帅君等 ┃ 其它:茶道师,虚操师
第1章 虚拟操纵师
摘取杭白菊三朵,热水冲泡,在透明的玻璃杯中肆意绽开,花瓣如玉,花蕊似金,汤色淡绿澄清,菊花袅娜拂动。
清香四溢,袅袅花香萦绕。
少年手持陶壶,热水沸腾,信手倾泼,那热水早从玻璃杯中溢出来,少年却恍然不觉。
宽宽的长袖掩盖下,那一只显得分外白皙瘦弱的手,上面缠绕着许多狰狞的疤痕,仿佛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第一次学会泡的茶,便是这花茶。”
他将玻璃杯端起,丝毫不惧那热度,微微倾斜,热茶顺着手腕滑下,留下分外可怖的凸起的红痕。
一松手,玻璃杯化为尖锐的碎片,连着那三朵可怜兮兮的杭白菊,躺在地板上。
中长黑发凌乱的散在少年肩头,平常一向冷漠生硬的脸,竟然难得带上温和的笑意,显得十分愉悦。
少年踩着玻璃碎片走过去,手上提着陶壶,站立在男人身前,青衣上沾染了水渍,那陶壶里的水溅出来了些,落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被烫的睁大了眼睛,恐惧的神色分外刺眼,剧烈挣扎着发出声响。
“师傅,请品品徒儿的茶好不好喝。”
手腕微斜,滚烫的热水至上而下,形成一道热气翻腾的水柱,落在男人脸上,堵住了男人近乎凄厉的惨叫。
少年垂下眼睫,落下一层细密的阴影,神色平静,脸上苍白不见血色,像个久病的虚弱者,无害而宁静。
外面渐渐变得喧闹起来,一名扎着马尾的少女最先冲进来,她身穿黑白两色运动衣,肩上还背着挎包,肤色稍黑,脸上布满了密汗,整个人阳光而健气。
见到茶室内的场景,她似乎极为不敢置信,尤其见到自己父亲的惨状,忍不住眼中滚出的泪花,怒吼道“楚封瓷你是不是人!我父亲收养你,教你茶道,供你吃穿,我们家那点对不起你,你就这样回报我们?”
“哦?”楚封瓷回过头来看她一眼,眼中并无情绪,却让人感觉到由衷的刺痛和恐惧。
“我楚封瓷实在是谢谢你们养育之恩。”秒钟倒数的声音响起——
“由衷感谢。”
轰隆——
瞬间,火光滔天。
那一声巨响,让人获得了片刻的宁静。气浪冲击着身体,撕扯着残破的肢体,时间似乎被放慢,可以清晰的看见火浪翻滚在眼前,吞噬了鲜活的生命,再下一瞬灼瞎了眼睛,面前是一片鲜红,犹如浓稠的血花。
深渊般的沉寂。
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就是死吗。
金色的光镀上了嫩绿的枝叶,投在石面上是细碎的翦影,和风吹拂,便形成了一道意趣画面。
缺了口的廉价瓷碗盛着浑浊不清的井水,被放在一块略高的青石上,在阳光照耀下,也显得分外温暖澄澈。拿起来,碗边都是烫手的,里面的井水自然也带上了些热度。
青石旁边站着一个年纪很小的孩子,和别的孩子一样略泛黄的破旧衬衫,瘦弱的身躯,不同的是眼睛上蒙着干净整洁的白纱布,分外显眼。
齐云女士见到这位出身不凡的陈先生似乎对那个蒙着眼睛的孩子很感兴趣,作为这家福利院的负责人,她很善解人意的说道“那个孩子叫楚封瓷,父母似乎死在了星战中,最近才流落到福利院,也不知怎么伤到了眼睛,可惜福利院并没有能力为他寻找更好的医生……”
说到后面带了点惋惜和哀痛。
见陈先生还是只盯着那个孩子,齐云有些奇怪,也不禁向那看去。一看心中便忍不住咒骂,那个孩子正靠在一大块青石上很可怜的在摸索着什么,而那个装了井水的瓷碗正好被放在青石顶端。
刚刚介绍完福利院的团结友爱的齐云,心里恨极了那群不省心的小鬼,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封瓷还是最近才来得福利院,和大家也不知道怎么相处,偶尔就会被恶作剧……”
陈先生淡淡的应了一声“毕竟是小孩子。”
似乎听出了陈先生的不满,齐云更紧张了,忍不住补充“其实……”
正在此时,一个留着利落短发,比别的孩子要年长些,笑起来露出白灿灿的牙齿,似乎十分阳光的男孩子走过来。
他比楚封瓷要高一些,很顺利就拿到了那碗水,递到楚封瓷手里“小瓷,拿去喝吧。下次被欺负了要叫我哦。”
说完还弯下腰,很亲昵的揉了揉楚封瓷的头发。
楚封瓷手指碰到碗时,似乎颤动了一下,仿佛被烫到似得。但还是很顺利的接过碗,小小抿了一口,非常乖巧的道谢道“谢谢魏鸿哥哥。”
这时齐云的脸色才和缓了些,想到重要时刻魏鸿还算长脸,忙不迭介绍道“那是个叫魏鸿的孩子,平时就很稳重,心眼也好,喜欢照顾年幼的孩子,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胜在懂事。陈先生,你说是不是?”
陈家信兀自点了点头,也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先提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去问那个叫做魏鸿的孩子“你叫魏鸿?我姓陈,愿不愿意帮我带个路?”
这样的问话对于福利院中的孩子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一向爽朗的魏鸿很清楚这句话后面代表了什么,于是非常大声的回答道“当然!陈先生我很希望……能为您带路!”
年龄虽小,但魏鸿俊朗的五官已经很有些样子了,眼睛长得又好看,周身气质也不错,将来应该是个非常爽气的美男。
齐云也欣慰的仿佛慈母般看着他。
陈家信又去看那个蒙着眼的小男孩,意外的发现那个男孩相貌也很不错,即便在福利院这种地方也没被饿得面黄肌瘦的,反而皮肤白皙细腻,就是血色有些不好。
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男孩眼睛上缚着的白纱布,眼中有些痴迷,口中道“可惜了……”
那男孩却十分冷静的退后了两步,手很稳,步伐稍大也没让那碗中的水泼洒出来。
陈家信面色有些冷下来了。
齐云忍不住偷偷斜眼看了楚封瓷一眼,那眼光中藏不住的嫌弃和厌恶,满满的恶意刺的这个孩子似乎有些茫然。
转而又换上歉意温柔的面孔“对不起,这孩子实在太胆小了……毕竟从小没什么见识,对什么都战战兢兢的。也只有小鸿能顺着他两分。”
魏鸿也很乖巧的接口道“是啊,陈先生您别生气,小瓷就是没见过世面,他还是个小孩呢。”
“我怎么会生气呢。”陈家信在外面一向把自己暴戾的脾气收得很好,换上了一副温和先生的面孔,只是目光已然有些不屑了。
说完有意无意的向远处的竹林走去,仿佛不小心忽略掉了那个小小的孩子“齐女士带我逛一逛福利院吧,对了,魏鸿也可以为我介绍一下。”
齐云跟在后面和缓的笑,也不多说话,给魏鸿表现的机会,毕竟让陈先生收下他们福利院的孩子才是正事。
魏鸿也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转眼就忘了自己的小算盘,欢呼雀跃的很是殷勤活泼。想到以后大概会有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还能和这位温和的陈先生做家人,他也有些激动了。
忙讨好着介绍各种物事,展示自己精干听话的一面,却把自己刚刚温柔对待的“小瓷”忘在了一边。
被抛在原地的楚封瓷,向着一行人离开的方向站了许久,即便眼睛看不到,也能感觉到那伙人大概是走远了。
演了一出好戏。
魏鸿答应的报酬,可不要忘了给。
楚封瓷将那碗温水又喝了两口,浸润自己有些干燥的唇部。
那位陈先生表面温和,却和曾经收养自己的那个人一样,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禽/兽,再温和也掩盖不了眼中的暴戾和施/虐的欲/望。
即便这样,眼睁睁看着魏鸿走向一条不归路,楚封瓷也不曾阻止。
就像那位齐云女士一样,也察觉到了那位先生的违和之处,却依旧选择把院里的孩子带满笑容,热情洋溢的送出去。
微微踮起脚尖,将手中的破瓷碗稳稳的放在了青石上。
日头改变了方向,树荫将一半青石都归为自己的地盘。因此那碗井水,一半浸在阳光之下,一半承接那被剪碎的细密的阴影。
无论如何,这个福利院绝对不能呆下去。
像曾经一样被领养,重蹈覆辙。
楚封瓷仔细思索自己所学会的技能,略微苦恼的发现,作为曾经被茶道世家所收养的养子,除了茶艺外,只有那些外交辞令、礼仪常识曾出现在自己的课本上。
虽然茶道备受上流社会推崇,可是在填不饱肚子的情况下,也没有人会关心这种优雅的艺术吧……
等等?
脑中浮现了非常奇怪的记忆。
似乎是一个身穿茶道服的青年,用非常拙劣的手法,和绝对不符合条件的水温、器具,以及生涩混乱的步骤,糟蹋……泡出了一杯绿茶。
旁边有无数人欢呼,并用憧憬崇拜的目光看着这位青年,还有位看上去风尘仆仆的男子,喜极而泣的对这位青年行了大礼。
记忆中注解,这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茶师。
相关联的是一种叫做虚拟操纵师的职业。
虚拟操纵师,即利用灵活手指和微量精神力在虚拟按键中,不断结成各个指令,操纵微型机甲乃至巨型机甲对战,一定几率可以操纵生命类物体的一种受人尊敬的职业。
其中出色者会作为保护国家的战力,也有一些会自主结成星际佣兵团,不受区域星球法管辖,但接受联邦法律压制。
……当然,不遵守联邦法的集体组织叫私兵或者星盗。
而记忆中茶师之所以受到尊敬的原因就是,每一个虚操师在战斗后就会陷入短暂狂暴状态,久而久之甚至会越发严重,变得嗜/血、暴/力、理智无法控制。
茶师却拥有梳理情绪的能力,其中由茶师所泡制的名茶,可以缓解甚至解除狂暴状态,并且使虚操师的能力获得极大提升,突破瓶颈也不是难事。
作为九成茶叶发源星的古地球,也因此被完善保护了起来,受到星际的重视。
……这都是什么鬼。
突然爆发出来的记忆伴随着头部的极端痛楚,即便捋顺了思绪,这庞大的信息量还是让楚封瓷当机两秒。
茶道只是茶道而已,在这个世界……似乎变得很奇怪。
不过,如果记忆中那种拙劣的茶艺,也能被称为茶道师的话……
假设没有譬如精神力之类外力的辅助,又或是文化差异的影响,楚封瓷可以确认,自己水准在那个茶道师之上。
即便眼睛看不见,对于烹茶此事,早被楚封瓷当做本能。
作为一个可能非常有潜力的茶师,楚封瓷却在认真的思考着自己学习虚拟操纵术的可能。
貌似这种职业……非常烧钱?
第2章 梦想佣兵团
在学习正统的茶道之前,想要学会几种简单茶艺并不是难事,最鲜明的例子便是“茶外之茶”。
茶外之茶,就是诸如决明茶、枸杞茶、柿叶茶、竹叶茶此类茶饮。相比那些复杂繁琐,对手法要求老练的名茶来说,这样的茶外之茶更加简练而且适用。
所以哪怕是平常人家,也学过其中的泡制方法,时常准备材料备用。
——《教你如何成为备受虚操师追捧的天赋茶师第一步》
今日也是个好天,秋老虎的威风总算歇了歇,秋高气爽,灌了满怀的凉风,好不痛快。
于是两位现在大名鼎鼎今后臭名昭著的“梦想佣兵团”团员,在队长的深情鼓励下,马不停蹄的滚来了这个贫瘠的小星球,为他们稀缺的茶师人才广泛撒网捕捞。
百分之九十的天赋茶师都被掌握在茶师协会手中,这一支由全员八人组成的“佣兵团”,很不幸的都是虚拟操纵师。
虽然他们的自制力超乎寻常,也不免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每次见到好茶就像八百年靠手/撸的处/男见到大姑娘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的扑上去,还是8v1。
更可恶的是那群茶师还要拿乔,像极了刁难憨厚女婿的势利眼岳父,每次都让队长笑得一脸春暖花开,背过身去就开始磨刀。
冷静的队员们一边抱着队长大腿说“嘤嘤嘤不要啊”,一边帮忙在刀上淬毒。
……怎么看都像是危险度为s级,随时会从拥有执照的正常佣兵团转职为“因为屠戮茶师协会”被联合追杀的危险团体。
为了杜绝这种现象的发生,副队长和军师联名向队长建议:去吧寻找一个优秀的茶师幼苗由我们来摧残……由我们来教育培养,等他长大了就可以帮助全体队员泡茶了,想想真是有一种养女儿/儿子的快感……不,责任感啊!
迅速检测附近拥有生命特征的星球然后寻找到了这个被很随便的命名为编号1567029,星际通用语翻译过来叫“凋鸦星”的星球。
秉承捡漏就是应该从简陋的地方捡来才叫捡漏的原则。吹着自动调温器,喝着合成咖啡,打着星际扑克的众位“梦想佣兵团”团员,先一致决定把最近才加入佣兵团的很乖、很听话的后辈第五涉远扔出去做寻人苦力。
考虑到这位后辈暴躁的脾气,迷一样的认路能力和略拉低平均值的智商。友爱的佣兵团前辈们还是决定,派一个前辈与涉远后辈同去接他们未来的可爱小幼苗。
这个人叫做乐正禹。
姓乐正,名禹。和姓第五,名涉远的后辈有着异曲同工的复姓之妙。
“说不定你们五亿年前是一家呢。”队长温温柔柔风姿绰约的一笑“快点去照顾你家可爱的亲戚吧……啾~”
主要是被那个“啾”吓得汗毛倒立面无血色的乐正禹,极度冷静的扶了扶由自己的虚操器伪装成的眼镜,非常严肃的说道“那么,队长,我带第五出发了。”
说完就来到第五涉远的房间,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接着果断推门进去将那个昨天晚上玩到很晚,现在还在睡觉,并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后辈,从被窝里拖起来。
“起来了第五,有新任务。”
“啊?”
那个从被窝里爬起来,黑色短发乱糟糟成一团,眼睛底下有着一层青色阴影,看上去非常茫然无辜的后辈,疑惑的发出这么一声疑问。
……实在太影响梦想佣兵团的威风了。
乐正禹沉默的叹了一口气“紧急任务,速度起起起起起起——”
“好啦吵死了,乐正前辈你好烦!”第五涉远很迅速的蹦哒起来,换衣服穿袜子的速度无比熟练,显然很习惯了突然被叫起来执行“紧急任务”。
被后辈嫌弃的乐正禹很忧愁,尤其是被这样一个没脑子的后辈嫌弃。他再次无声叹气,先行转身去准备驾驶小型星舰。
第五涉远路过茶厅,看到安然坐着的前辈众人,有些疑惑“诶,前辈你们不去执行紧急任务吗?”
队长安详的露出一个悲天悯人的笑容,就像是遥远传说中的某位圣洁的女神“陆慈唐还在检查小型星舰发射程序,同时出发怕会有意外,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去别的星球侦查。”
陆慈唐是梦想佣兵团军师兼机械检修员,所以听到这样的解释第五涉远很自然的“哦”了一声,说道“那你们小心点,我先和乐正前辈去了。”
说完就迎着乐正禹不知为何分外慈爱的目光,坐上了小型星舰发射准备舱。
“小第五还是那么可爱。”
“队长刚刚表现的好冷静啊。”
“不愧是我们玉树凌风聪明机智的队长。”
“哪里哪里。”队长用女神的光辉照耀了一下众人,漫不经心的抿了一口咖啡“下次就要换个理由了,这个借口都用了第三次了,再用小第五就要起疑了。”
那个完全没智商的第五涉远,坐在星舰的中心保护舱中,问了一句“前辈,你来还是我来?”
迟早有爱完本[耽美]—— b: 《迟早有爱》栈茶文案:网游:急躁攻VS迟缓受季早玩游戏玩了这么久,从没有在一天内被同一个人挑衅两次第一次杀我,我当你是手滑第二次抢我的东西,这特么就不能怪我了毕竟我也是有暴脾气的人!于是,追着这个他眼中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