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臀来见完本[辣耽]—— by:蛋黄酥桃核

麻辣烫小弟创业史完本[美食: 麻辣烫小弟创业史作者:小厉文案程林在学校西门摆了个麻辣烫摊子,他心里揣着秘密,也揣着出人头地赚大钱的梦想,他勤劳乐观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就是吧,有点背任安是个眼高于顶的高富帅,偶遇了小贩程林一次,又偶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提臀来见
作者:蛋黄酥桃核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轻松 校园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这是一个手贱拆室友兼情敌快递拆出避孕套,到处宣传反被日的故事。

剧情设定套路狗血,先做后爱,情敌变情人。
表面爽朗大气实则小心眼瑕疵必报攻×嘴贱手快装腔作势软骨头受
设定上双方性格都有缺陷,但由于对HE的偏执以及对文字掌控力的不足,可能会不自觉双向洗白崩人设。
关于拆快递的诡梗,来源于一位直男朋友讲述的“室友A当众拆室友B快递拆出避孕套润滑剂后向朋友展示于是隔壁寝室知道了于是全班都知道了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的真实尬事件,A这样人品存疑的小贱人早晚是要被日的,写篇小黄祝他性福,送根杰宝帮他上天。
第1章
西五男寝304此刻万籁俱寂,三个男生围着一个开了口的纸箱面面相觑,纸箱里润滑剂和避孕套摆放得稍显凌乱,显然是被人观摩过。站在中间的男生手中仍然拿着一把美工刀,神情有些不可置信,他又仔仔细细地将箱子里的东西拿起来端详了一番,突然抽搐着狂笑起来。
“何子围你别笑了。”李枔页跟对面的孙时朝对视一眼,清了清嗓子干巴巴地劝阻道。他不是很懂好心帮室友取了个快递,稍微没注意,怎么转眼就发展出这样的剧情。
孙时朝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连忙帮腔:“就是啊,何子围你没事拆唐周快递干嘛,这下好了,唐周回来不得打死你?”
何子围止住笑,心中也觉得自己理亏,但输人不输面,他翻了个白眼:“他唐周敢买这些东西还怕人知道?不就拆了个快递嘛,多大点事啊。”说罢又嗤笑一声:“唐周平时装得正经得跟什么似的,啧啧,看不出来哈。”
“要不我们再把箱子封上,大家当做没见过这些东西成不?”李枔页皱着眉,努力为寝室日后的和谐做最后的挣扎。
何子围将美工刀甩在桌子上,转身就走:“嘁!没看那是天猫专用胶带,粘个屁!”
李枔页想了想,还是私戳了唐周:给你讲件事情你别炸,何子围把你快递拆了。
过了好一阵手机才震动,唐周就回过来三个字:知道了。
唐周和何子围向来不对盘,李枔页觉得这个反应着实平淡了些,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那个……里面的东西我们都看见了……
这次唐周回复得很快:嗯。
李枔页等了半天也没见唐周再说点别的,他抬头看了看将机械键盘打得啪啪作响的何子围,后知后觉地从唐周的一个“嗯”字里察觉出了山雨欲来的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
注:片段1的细节是对尬事件的基本还原,后面就都是虚构了,所以此片段何子围表现出的性格和后面的可能会显得有一点分裂。
第2章
何子围和唐周不和几乎是整个班都知道的事了。从大一入学开始,何子围就看唐周不顺眼,这种不顺眼在唐周把宋诗岳追到手之后就没有停止过。其实除了何子围自己,没人知道他喜欢宋诗岳。起初唐周还能对这股莫名的敌意保持微笑,几次下来后便再没什么和平共处的念头。明明住同一个寝室,在路上碰见,一个嘲讽一个冷笑就算是打招呼了。
何子围第一次知道宋诗岳是军训的时候,隔壁连刚好是方圆几里唯一的女生方队,宋诗岳站在第三排排头,将近一米七的个头,婷婷玉立着,帽子压得很低遮住一半脸,露出个消瘦的下巴尖,练行进的时候两个方阵对着走,何子围几乎正对着她。有次何子围有些心不在焉,不小心就走了个同手同脚,被教官拎了出来,正好被隔壁连女生看见了,宋诗岳站在队伍最前面看得尤为真切,笑得肩膀微颤,显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来,何子围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超负荷了。
理工院校妹子稀缺,不出几天漂亮妹子的名字就在男寝的夜谈会上传了个遍,出现最频繁的是宋诗岳和徐佟悦,合称“双月”,一时成了大部分男生心中的白月光。何子围从不主动参与和宋诗岳有关的话题,表面上一副兴致蔫蔫的样子,背地里心如擂鼓。何子围内心其实有些自卑,宋诗岳太耀眼,他怕别人在背后说自己配不上她痴心妄想,连暗恋都小心翼翼的。李枔页问他“双月”更喜欢哪个的时候,他下意识就避开了宋诗岳,随口说喜欢另一个。“原来你喜欢眼睛大身材娇小的可爱型啊!”何子围默不作声权当默认,其实他连徐佟悦长什么样都不太清楚。
然而还没等他安抚好自己这颗敏感的少男心,宋诗岳的名字就和唐周捆绑在了一起。军训第八天,晚上和对面连队拉歌的时候,女生连起哄让男生出个节目。唐周站起来唱了半首歌后,突然邀请女生连的宋诗岳一起唱。两边的呼声震天响,何子围沉默地看着站在一起对唱的两个人影,觉得怎么看怎么刺眼。这还不算完,第二天宋诗岳就主动跟唐周打招呼了,第三天唐周就给宋诗岳买奶茶了,第五天两个人就一起在食堂吃饭了,军训结束后两个人没暧昧多久就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
何子围身高一七八,身板精精瘦瘦的没什么肌肉,看上去没什么气势,不笑的时候表情有些刻薄,笑起来又感觉是在嘲讽。唐周就跟他完全不一样,一八六的海拔,健身房锻炼出的胸肌腹肌齐齐整整地码在身上,人际交往也很有一套,平时走在校园里半路总有人打招呼。
何子围承认比起唐周,自己是不太配得上俏丽可人的宋诗岳,但这并不代表他能欣然接受,咽下这份带毒的狗粮。凭什么唐周就能和宋诗岳明目张胆地成双入对,恋爱的酸臭味百里可闻,他何子围暗恋个女孩子都不敢让第二个人知道,连一点点纠结的小心思还没想明白就被人捷足先登了。让他喜笑颜开地和唐周做兄弟,呸,做梦!
可他偏偏和唐周住一个寝室,两个人是对铺,唐周平时在寝室跟宋诗岳打电话,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笑得灿烂的样子,心里吞苍蝇似的难受,平日自然拼命给唐周挑刺。什么早上起床被子从来不叠啦,什么衣服攒两个多星期才洗啦,什么鞋子摆过界啦,什么泡面碗吃完堆在垃圾桶不扔味道太大啦,连上厕所尿出来两滴都能引发一场口舌之战。
何子围也觉得自己这个心态极度不正常,偏执地千方百计想证明唐周配不上宋诗岳,然而现实是小情侣照样如胶似漆你侬我侬,甚至说句大实话要不是他和唐周一个寝室,宋诗岳估计八百年也不会知道还有他这么一人。
就这样在何子围单方面的挑衅中,唐周和宋诗岳平稳地交往了两年多。等何子围冷静下来好好反省完自己幼稚的行为,下定决心改过自新的时候,场面已经十分失控。他和唐周的关系已经发展到相看两厌进出门都恨不得把对方撞飞的地步了。何子围消停了几天,结果还没等紧张的关系缓和,唐周和宋诗岳就分手了。
唐周和宋诗岳分手的原因神秘莫测,双方当事人对待质疑一致保持缄默,对外声称单纯性格不合。刚分手的时候宋诗岳还给唐周电话,唐周要么不接,要么一脸冷漠地劝她既然已经分手就不要再打了。
按理说亲眼目睹唐宋二人分手这一幕,最高兴的人里当有何子围。但据他观察,宋诗岳连续几天形容憔悴,一看就受到了十分巨大的精神伤害,偏生她从没指责过唐周一句。剧情简直一目了然,这不就是女神深情不悔渣男已经劈腿么?!再一联想到学校表现出对唐周有好感的女生不计其数,即便是和宋诗岳交往期间,唐周没少收到表白,甚至很久之前他还亲眼目睹过一场。何子围觉得自己触摸到了真相的边缘,始乱终弃的渣男,好好的女神就被唐周糟蹋了!何子围心里异常憋闷,为女神感到不值,对唐周更加没个好脸色!
唐周和宋诗岳交往了那么久,如今再联想到那一箱子避孕套,这规模怎么也不像是第一次买,唐周和宋诗岳肯定是滚过床单了!何子围瞬间不太好了,滚过床单后分手!一点都没有责任感!该不会是因为性生活不和谐吧?渣男!买这么多套,又没听说有女朋友,不会是要约炮吧?我艹私生活太混乱了这不是人渣是什么?!
何子围出离愤怒,偏生寝室网络这段时间不稳定,一个晃神,卡在屏幕中央白衣墨发的侠士被精英怪一个暴击打死在原地,何子围暗骂一声关电脑爬上床,在心里默默给唐周又记了一笔。
第3章
流言传播的速度总是异常迅猛,作业太少,大学课余生活空虚无聊,男生八卦起来比起女生也不遑多让。
不过是在隔壁寝室的男生来串门的时候一时起兴邀请对方参观了唐周的快递箱,并颇有心机地半开玩笑式地透露出信息,讨论了一番关于这些物品用途和去向的猜想,当然,带着一点点恶意的冲动。但等消息传回何子围耳朵的时候已经全然颠覆。唐周本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大家顺势又回顾了一番历年的八卦,尤其同性之间带着嫉妒和羡慕的心情。这回在众口之下唐周迅速晋升成了校内头号炮王,其间的离奇曲折比原版精彩了二十集西游记。
何子围平时也没少在背后偷偷造谣,但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打小闹。对唐周来说,恐怕就像是被叮了个蚊子包似的,不起眼不打紧,没几天就风平浪静,因此才得以基本相安无事。何子围显然没料想到这次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回蚊子怕是变成黑寡妇了。
虽然对这个传闻乐见其成,内心还隐隐有些爽快,但何子围知道这个传闻中情感交织又色欲横流的复杂故事起源是他手贱拆了唐周的快递。何子围丝毫不怀疑,等唐周回来,他们表面平静冷漠实然波涛汹涌剑拔弩张的室友关系是要彻底走到尽头了。
买套是生育问题,约炮是名誉问题。何子围心里有些慌乱,他止不住猜测唐周会怎么报复他,是打一顿还是打两顿?万一是群殴呢?
触及底线和原则的问题,何子围不觉得唐周会浪费口舌和他对撕。默默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唐周的武力差距,何子围有点惶恐,但又觉得不能这样轻易认怂。
妈的打就打!要头一颗要命一条!大不了……大不了等要开打的时候再道个歉求求他?
没错,何子围还就是怂。
第4章
大四实习阶段结束,唐周的实习点是最晚一批,返校已经是两天后。
唐周进寝室的时候没发觉房间有人,刚放下行李,转身就看见何子围围着浴巾从卫生间迈出来,身上的皮肤终年不见天日,白得晃眼,衬得胸前两点粉嫩尤为明显。何子围显然也没想到屋里有人,条件反射般地将手上拿着要洗的T恤挡在了身前,又觉得自己这个行为非常娘炮,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可遮的,犹豫着要把手放下。就这几秒犹豫的档口,唐周已经走到他身前,将他狠狠撞在墙上。余光里唐周抬起了手,何子围吓得闭上眼往后缩了一下,半晌没感觉到落在身上的力度,睁开眼发现唐周居高临下地俯视他,眼神阴冷,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半晌伸出右手在何子围脸上拍了两下,冷哼一声擦着何子围进了卫生间。
何子围心有余悸地喘了口气,仿佛是逃过了一劫,接下来好一段时间都安安分分,为了降低存在感连游戏都不打了。几天观察下来,唐周的反应好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程度大,且不说暗地里的阴损招,就连光明正大的拳脚都没个踪影,到后来唇边的冷笑看起来都温和了几度。他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自从避孕套事件发酵,自己见到唐周就像老鼠见到猫,炸起全身汗毛应对天敌,危机意识警钟长鸣,难道是自己神经太紧绷,也许唐周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呢?
周六何子围同乡会小聚,用餐高峰期包厢不够,正好和另外一波人拼了拼,左右两桌安排在一个大包厢里。何子围他们去得比较早,吃了一会儿旁边桌的人才吵吵闹闹着来了。何子围好奇地转过身往后面看了一眼,恰好跟唐周的眼神对个正着。
院学生会的人聚餐,唐周作为前任会长被众星拱月地请了过来。何子围刷地回头,直直盯着桌上的转盘中央再没敢转一下,简直如坐针毡,偏生旁边坐了个不太熟悉的同乡男生听说他是机械工程的,立刻来了兴致:“嗳怎么听说你们院有个男生经常约炮,叫唐什么来着?”
声音颇大,何子围恨不得把旁边人从窗户扔出去,他发誓唐周肯定听得清清楚楚!
何子围没敢搭理他,专心吃眼前的菜,没多久就消灭了半盘凉拌海蜇。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有人站到了他身后,同乡男生一个劲拿胳膊捅他,唐周端着酒杯等着他,何子围转身时心下充满绝望。
“巧了,在这也能遇见,走一个?”唐周面上笑容开怀得体,但何子围仿佛看见条毒蛇盘在他影子里吐信子,随时准备暴起将他灭口。
何子围端起啤酒喝了半瓶时被唐周挡了下来,唐周晃了晃酒已经见底的玻璃杯:“啤酒没意思吧?今天高兴,是男人咱来点白的?我再敬你一杯。”何子围从学生会的小干事手里接过白酒杯一饮而尽,唐周这才像是满意了一点,声音带了些笑,他对身后的招招手:“来来来学弟学妹,这我室友,你们大四师兄,都来敬师兄一杯。”
何子围猛地抬头瞪了唐周一眼,想往外走手腕却被唐周钳住了,身体素质的巨大差距在此刻就显现了出来。唐周带着满脸笑凑近他,声音却带狠,撕开平静的表象:“这瓶全喝了,之前的事一笔勾销。”何子围浑身一僵,回想了之前一周多唐周的表现,真能忍,原来在这等着他。他用力推开唐周,然后默不作声地将酒杯端了起来。
何子围酒量并不好,根据唐周统计,撑死五瓶啤酒的量。唐周驾着人出饭店的时候何子围已经喝懵了,不过他酒品不错,不哭也不闹,甚至还能走两步,只一个劲地瞪着唐周。唐周觉得十分好笑:“认得出我是谁么?”“唐……唐周。”正想着人还算清醒那边就补了句:“大傻逼!”唐周撑扶在何子围腋下的手僵了一下,何子围这会儿十分来劲:“傻逼!我才没错!傻逼网购避孕套!”
唐周猛地转过脸,感受到唐周的靠近,何子围往后躲了一下,像受惊的兔子,却仍是瞪着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只觉得阴沉的目光今天似乎有了不同的解读,像是撕下了那层带刺的面具,唐周觉得何子围所有的狠劲都是装腔作势的伪装,他仿佛能触摸到何子围的内心,自卑敏感,懦弱,以及,害怕他。
何子围怕他,这个认知让唐周非常愉悦,不管以前是不是真的害怕,今晚过后,他要让何子围怕他怕到死。累积了三年多的怒气一夕爆发,喝一瓶酒就想泯恩仇,哪有那么好的事?前菜上完,该正餐了。
第5章
何子围睁开眼时只觉得浑身僵硬,太阳穴一阵一阵的刺痛使他思维停滞,他闭了闭眼,想起身时才发觉情况不对,他浑身上下只穿了个内裤,双手和双脚被人分开,用透明宽胶带死死缠住,栓在床头床脚四个立柱上。猛烈的挣扎令身下的木板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却仍是收效甚微。
“醒了?”何子围心底咯噔一下。唐周坐在对面铺位上,端着半碗皮蛋瘦肉粥慢条斯理地喝着,见他望过来咽下粥朝他抬抬下巴:“喜欢么?封快递的胶带。”说罢又嗤笑一声:“你可以期待一下,一会儿我们做个有趣的游戏。”
唐周只开了盏台灯,寝室窗帘掩着显得屋内有些昏暗,但从窗帘的缝隙望出去天已经大亮。李枔页和孙时朝都是本市人,不出意外周末雷打不动会回家,显然这周并没有意外。周末、醉酒、两个人,天时地利人和占了个全,甭管这是蓄意报复还是一时兴起,何子围觉得自己今日注定是要殒命于此了。何子围已经在心里将唐周祖上三代挨个问候个遍,却仍是一筹莫展,现在跪地求饶还来得及么?然而此刻他依然连跪地的动作都做不到了。
何子围只能死死盯着唐周,企图让对方在他正义而凌厉的目光中幡然顿悟,很显然当事人并没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唐周顶着那两道视线从课桌上抽了张纸擦了擦嘴角,将食品包装袋系上扔进垃圾桶里,在何子围课桌凌乱的杂物中翻找起来,半晌翻出把美工刀,在纸上轻轻划了划,捏着刀柄朝何子围走去。
[快穿]主神很头疼完本[穿越: 《主神很头疼[快穿]》作者:许开文案:新上任不久的主神顾七兮,发现自己治下的世界出了问题系统检测汇报说是有病毒捣乱,导致各世界的世界线脱离原轨为了防止世界被毁灭,同时保全自己身为神明的尊严顾七兮决定亲自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