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主神很头疼完本[穿越耽美]—— by:许开

提臀来见完本[辣耽]—— b: 提臀来见作者:蛋黄酥桃核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轻松 校园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这是一个手贱拆室友兼情敌快递拆出避孕套,到处宣传反被日的故事 剧情设定套路狗血,先做后爱,情敌变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主神很头疼[快穿]》作者:许开
文案:
新上任不久的主神顾七兮,发现自己治下的世界出了问题。
系统检测汇报说是有病毒捣乱,导致各世界的世界线脱离原轨。
为了防止世界被毁灭,同时保全自己身为神明的尊严。
顾七兮决定亲自前往小世界,收拾那个讨厌的病毒。
……结果总是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搭进去。
心伤之下的主神忍不住问系统:(╥﹏╥)这到底是为什么?
系统:——回忆开始——
主神:(〝▼皿▼)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不妨碍我完成任务。
病毒:做我的人。
主神:(╯‵□′)╯┴┴,滚滚滚滚滚!
病毒:帮你的忙。
主神:(≧▽≦)~┴┴ 滚滚滚,滚床单!
系统:——陈述完毕——
主神:⊙ω⊙啊咧?
CP:邪魅狂狷黑化攻(病毒)X呆萌可爱傲娇受(主神)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七兮,好多病毒 ┃ 配角:系统 ┃ 其它:
第1章 霸道总裁爱上我
刚醒过来,就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头晕和恶心。
顾七兮抱住自己的脑袋,忍不住呻吟一声,心问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白色圆球凭空冒了出来,飘在空中,用只有顾七兮和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回答了这个问题:“主神,您已到达小世界。”
顾七兮说:“我知道已经穿越下来了,问题是头怎么这么疼啊?”
系统:“您别着急,正常情况。”
然后听到顾七兮这边传来的动静,一旁坐在病床边上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人,慢慢睁开眼睛。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后,立马惊喜的从位置上站起来,快速走进,接着一把紧紧的抱住了顾七兮。
伤感又惊喜:“小夕,你怎么这么傻啊?!”
顾七兮一下没能反应过来,楞了一下。
“主神,叫您呢。”系统说:“记忆已经传给您了,记得看一下。”
顾七兮就闭眼看了。
再次睁开眼,明白眼前人的身份。撒娇道:“姐,我头疼。”
女人激动的心情稍微换了下来,只是眼中的泪光犹在。摸了摸眼泪,松开紧抱着顾七兮的手臂,看着少年的眼睛说:“小夕,以后不要做傻事了,知道吗?”
顾七兮乖巧的点头。
“哪里疼?给姐姐看看。”
顾七兮手指指了个地方:“这里。”
女人凑过来轻轻抚摸,嘴里“呼呼”对着吹了两下,安慰道:“乖,不疼了啊。”
顾七兮哼哼两声,慢吞吞道:“姐,你不会一直坐在这里吧?”
女人说:“爸担心了一整天,我让他回家休息去了。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所以留下来守着。”
顾七兮听了有点感动,说道:“我没事了姐,你也回去休息吧。我等下继续睡一觉,睡醒了,明天早上你再来看我也行。”
女人下意识的就想拒绝。
顾七兮抢先说:“真的没事,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再说了,都这个时候了,你留下来也是要睡觉,还不如回去在家里踏踏实实的睡,有事我就按铃让护士过来。”
如此说了半天,女人才在顾七兮这一哄二骗三撒娇的叫唤中给说服回去了。临走前还一步三回头的叮嘱了一遍又一遍,确认手机放在柜子上电量是满的随时可以保持联系,这才打着哈欠,带着满脸倦容离开。
等门关上的一刹那,顾七兮转过头,对着那空中的白球道:“刚才那个就是世界之女?”
系统说:“是的。”
“那病毒呢?他怎么干扰这世界的轨迹了?”
系统道:“利用集团的实力,逼迫世界之女的公司频临破产。强行拆散她和命定之人的姻缘,要求世界之女嫁给他。”
顾七兮还在等后续。
系统一幅我没话可说的样子。
顾七兮这才傻愣愣的看着系统:“啥?就这个?”
系统电子音慢悠悠的解释道:“世界轨迹虚无缥缈,基本都是具现到一个人的身上。让她走完一段命运轨迹、过上应该过上的生活,那么世界之力就能收束,世界也能按照正常的方向行进……您的任务就能顺利完成了。”
顾七兮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他瞪大眼看着系统:“这些事情我当然知道,我是说为什么这个病毒的干扰怎么这么、这么弱啊?!”
好歹是能够影响一个世界生死存活的大问题,怎么说,也得是超级大魔王企图争霸世界,人类战士奋勇反抗。又或者灭世大反派打算进行种族灭绝计划,各族领袖站出来呼吁世界和平之类的吧?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狗血三角恋了呢?一点都不深沉,一点都不符合他堂堂主神,亲自下界过来解决问题的严!重!性!
系统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辛辣笑意:“毕竟您是新生主神,所以分配下来的自然都是最基础的小世界。世界之力选中的,差不多也都是一些弱小且不会有太多麻烦的类人生物。若是真让您去解决星球巨兽或者上古邪神,只怕您自己反倒会先急得跳脚了吧。”
于是顾七兮忍不住顺着系统的话语,回忆了一下以前在主神协会里头,见过的那些巨大无比的星球巨兽,还有威能滔天的上古邪神,想想与其去和那些怪物打架,好像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
所以很没志气的点点头:“嗯,不错,这任务不错!强抢民女嘛,简单!”
然后又问:“那我头上这伤怎么回事?”
系统道:“刚才给您的那段记忆中应该有显示的,病毒借着世界之女和她公司破产的名义威胁,要求世界之女嫁给他。然后这件事被您继承的这具身体的主人得知,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自己的姐姐和爸爸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在病毒步步紧逼之下咬着牙不断退让。少年苦劝不成,干脆拿自己的性命作威胁,一头撞在了墙上……接着这伤就来了。”
“还是个姐控。”顾七兮老神在在的评论。
系统道:“是啊,不久前颅内淤血,医生甚至打算要下病危通知书了呢,我为了挽救这具身体,还花了您一些世界之力。”
顾七兮摇头晃脑:“哎,真是个傻孩子。”
咋对自己下手这么狠呢?
忽然又发觉不对,质问道:“不是,你都能把身体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为什么我现在脑袋上的一点阵痛,你不能给我一起消除了?”
系统义正言辞:“世界之力珍贵,还是少用为好。”
“……”停顿片刻,病房内响起顾七兮气急败坏的叫喊声:“这个你倒是给我用了啊!”
系统匿了。
只是消失在空气中之前,留下一句话:“对了,虽然是勉强将这具身体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是为了抵消应死之人在这个世界上造成的影响,您每在这个世界上多停留一天,世界之力就会继续在这具身体上多花费一些,您可要抓紧时间喔。”
“喔你个头啊喔,小白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顾七兮气呼呼的大喊,只可惜已经是人类身体的他,除了因为芯子是主神的原因、能够听能够看到系统以外,其他的还是和一般人类一样,触碰不到同样由世界之力组成的系统的。
打是没有打成,但言语上还是能狠狠的教训了系统一顿。
强烈谴责对方的做事不认真,一点都不尊重自家主神,竟然可惜那一点点的世界之力就让主神这么难受。直到系统受不了了,跑出来飘在空中不断道歉,并且保证自己以后绝对不再犯之后,这才放过它。
顾七兮摸着已经好了的脑袋,抬头看着系统说:“我说你不是生气我违反主神空间的规矩,私自下界,所以做的小报复吧?”
系统顾左右而言他:“怎么会呢……只是我觉得您这么做,万一被主神协会的人发现了,可不是闹着好玩的。”
顾七兮哼了一声:“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成天呆在主神空间里,就算是神都要呆傻了!不跑小世界来玩,多可惜啊?”
……所以你果然就是下来玩的吧?
“当然不是了。”顾七兮义正言辞:“我可是主神诶,光荣而伟大,掌握万千世界的主神!维持秩序是我的本职工作,出了问题自然要认真解决了,玩只是顺带的。”
“那您把问题上报给主神协会的神,让他们派神过来纠正不就好了吗。”系统嘟嘟囔囔。
“小世界鲜少出现问题,偏偏交到我手上不到一百年,就忽然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病毒,让其他神知道了,我得多丢脸啊!”顾七兮说:“你别给我瞎嚷嚷,咱们花点功夫把问题偷偷解决了,谁都不知道。”
系统只好认命的说了声是。
于是伤好,又是第一次到下面世界做任务的主神这时候干劲很足。
天一亮,还不等姐姐过来看望他,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到家里头,告诉他们自己要回去。
姐姐和老爸自然不肯同意,可还是经不住顾七兮几次三番的装可怜耍赖。
好不容易等姐姐又一次到医院里来了,顾七兮拉着女人的手腕,不断哭喊说要回家。
面对主神那“泪眼婆娑”的眼睛,和他头上紧紧包着一圈的白色纱布,女人终究还是心软了。尝试着带顾七兮去医生那里检查伤势,看见医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对着顾七兮的脑袋开出了份“回家好好休息就没事”的诊断,她只好在顾七兮的撒娇耍赖中,办了出院手续,陪着顾七兮回了家。
医院离住的地方有段距离,加上路上又遇上了堵车,等到了家,已经快中午了。
因为昨天一晚上激动的没睡觉,和系统在那里叽里呱啦的聊天说了通宵,现在坐在车上晃晃荡荡走走停停的,眼睛半眯半合,脑袋一点一点快要睡着了。
走到家门口,姐姐拿钥匙打开门。看顾七兮在那儿不住打着哈欠,就说道:“爸他去公司了,等下我也要去公司上班,小夕就在家里睡一会儿,乖点知道吗?”
顾七兮点点头。
姐姐还在念叨:“学校帮你请假了,伤好为止你就安心在家养伤,不要再做傻事了。”
顾七兮嗯了一声。
然后姐姐面上露出些许犹豫,半晌后吞吞吐吐道:“还有……许修文晚上回到我们家来……”
顾七兮还没回过神来,又是嗯了一声。然后顿了一秒,眼睛睁大:“谁?!”
女人就猜到顾七兮会是这个反应,有些头疼:“你别闹,等下人家来了,也不能不礼貌知道吗?”
顾七兮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嘴巴瘪着,一言不发。
女人只好叹了口气,抬起手在少年头发上揉了揉,留下一句“去睡吧”,转身离开了家。
——她还得去目前岌岌可危的公司,处理一大堆的麻烦事呢。
目送着世界之女离开,门关上之后,顾七兮对漂浮在一边的系统说道:“许修文就那个病毒吧?”
系统给了个准确的答复。
顾七兮双手环胸哼哼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面了,一个在我世界里到处闹腾的小虫子,看我怎么捏死他。”
系统视线对准了少年那手无缚鸡之力的纤细胳膊,又搜索了下这个世界关于那个病毒的身份资料,心中默默“……”了一下,问道:“您打算做什么?”
顾七兮昂首:“当然是……”
系统听着。
“……睡觉啦!”
“……”
然后系统就真的眼睁睁看着这个小主神利索的跑向卧室,翻出了睡衣扑向床铺,钻进软趴趴的被窝里,盖上被子闭上眼,睡了。
系统不死心问:“主神,那病毒呢?”
顾七兮已经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嗯……人来了就叫我起来吧。好困……”
“……”
果然不靠谱就是不靠谱!
-
这一睡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
直到晚上屋外开始传来人声,系统开始尽职的呼唤依旧在睡梦中的主神,顾七兮才睁开朦胧的睡眼,揉了揉眼角问:“怎么了?”
系统在房间默默等了一下午,平复一下暴躁的情绪,耐心道:“主神,病毒来了。”
顾七兮嘟囔:“怎么这么早来,我都没睡够。”
系统觉得此时自己没有对这个不敬业的主神报以谴责,已经是极好的休养。
而房间外,一个身着深蓝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和一个头发隐隐露出花白的中年男人,跟在今早出现过一次的姐姐身后一齐走进了客厅。
姐姐手上还提着刚买的蔬菜,她朝男人说道:“许先生先去沙发上坐坐吧,我这就去厨房做晚饭。爸,你招待下?”
中年男人看着青年道:“小许还是第一次来我们家吧,不要客气,坐,坐。”
中年人笑的很诚恳,但许修文却并没有太多配合的情绪。他大概天生就是这么一张冷淡的脸,刀削似的眉毛,眼睛里不自觉露出那种居高临下高人一等的视线,让人要么产生自惭形秽的情绪,要么就由心底而生出一种恼怒。
不是恼怒对方的俯视视线,而是恼怒自己竟然会在对方这种视线下,不自觉冒出害怕畏惧的心理。
好像对方是天生就得站在自己头上,理所当然占据主导地位一般。
许修文走到沙发上坐下,即便是在这种私底下的场合,依旧腰杆挺得笔直,修长的双腿踩在地上,人就坐在那儿,却好看的像是一幅画。
虽然这门亲事是由于对方半强迫,不得不答应下来的。此时看见许修文这幅模样,中年人也还是忍不住在心中轻轻赞叹一句。回想一下对方的事迹,知道这人不光长得好看,还年少有为,手段了得。心中那种无奈“送女儿”的情绪,被自我安慰的过度成了“嫁女儿”。
眼前这人虽然性子冷漠了些,不近人情了些,但好歹这么多年从未听人说过与他相关的不好传言,也没跟别的女人有过什么不清不楚的纠缠。这次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莫名看中了自己的女儿,往好的方向想,借着这次机会帮助公司渡过难关,女儿也能找一个好的人家嫁了,倒也不算太糟糕……
唯一可惜的就是,小理从未说过自己喜欢许修文,为了家里,勉强自己嫁给一个还没见过几面的陌生人,实在是……
中年人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然后看着身边依旧冷着一张脸,丝毫没有表现出女婿初到老丈人家,那种羞涩窘迫表情的许修文,想了想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调节气氛,就干笑两声,朝厨房喊道:“小理啊,要不要爸帮忙?”
姐姐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没事爸,我一个人忙的过来。你要不去卧室喊小夕起来吧?中午我把他从医院接回来了。”
也没问齐理为什么要把少年从医院接回来,想也知道又是那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在医院呆的受不了了,所以闹腾着让自己姐姐带他回来的。齐家爸爸走到顾七兮的房门前,敲了敲门问道:“小夕,起了吗?”
没多久,房间门被打开。
里面顾七兮走了出来,眼中闪烁着熊熊“斗志”,说道:“起了爸。”
中年人眉头轻轻皱了下,先是问了句伤口还疼不疼,等顾七兮轻摇头表示没事之后,才道:“刚睡醒呢?你许哥来了,把睡衣换了出来见一见吧。”
顾七兮却是哼了一声,也不回答爸爸的话,直接穿着睡衣走了出去。
客厅里,一个笔挺的背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于是顾七兮就双手叉腰,看着那道深蓝色背影,说道:“你就是那个姓许的?”
齐家爸爸看之前顾七兮那表情,心生不妙的想要阻拦,谁知还是没来得及,让顾七兮把话说完了。急忙走了两步拉扯一下,让他收敛点。
而听到顾七兮喊话的许修文从沙发上转过身,回头望了一眼。
眼睛在对方那淡黄色,还印着一只呆萌小黄鸭的睡衣上停留了几秒,淡淡道:“是,又如何?”
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神眉毛一扬,刚想开腔说话,谁知被身后中年人一把捂住嘴巴,凑近了对着耳朵低声说:“小夕,别闹!”
顾七兮被捂住嘴唔唔两声,差点一个呼吸上不来。好不容易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中年人才松开手。
顾七兮连忙快速吸了两口气,脸色有点涨红。
听到外头动静的齐理担心少年一时冲动再做出什么傻事,连忙洗了手出来查看情况。赔笑几声,走到顾七兮身边介绍:“许先生,这是我弟弟齐夕,年纪小不懂事,说话没个轻重的……”
澄然完本[耽美年上]—— b: 《澄然》南淮有榆文案:十九岁的澄然并不知道,蒋兆川煞费苦心,呕心沥血的为他铺好了路,就是为了能给他一个完美人生只是这圆满的人生里,没有他于是这中二少年一言不合就去跳楼了一砸砸到五岁前,没死啊,那就开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