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然完本[耽美年上]—— by:南淮有榆

[快穿]主神很头疼完本[穿越: 《主神很头疼[快穿]》作者:许开文案:新上任不久的主神顾七兮,发现自己治下的世界出了问题系统检测汇报说是有病毒捣乱,导致各世界的世界线脱离原轨为了防止世界被毁灭,同时保全自己身为神明的尊严顾七兮决定亲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澄然》南淮有榆
文案:
十九岁的澄然并不知道,蒋兆川煞费苦心,呕心沥血的为他铺好了路,就是为了能给他一个完美人生。
只是这圆满的人生里,没有他。
于是这中二少年一言不合就去跳楼了。
一砸砸到五岁前,没死啊,那就开始漫漫的假赚钱,真“坑爹”之路
CP:外冷闷骚攻X不定期中二受
主受,日常抠钱坑爹防后妈,与父携手一起走向新世纪。
受:蒋澄然
攻:蒋兆川
年上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澄然,蒋兆川 ┃ 配角:无边的炮灰…… ┃ 其它:澄然,中二受,南淮有榆
第1章 第一章:前情
天台的风有点大,吹的人能摇摇坠坠。澄然喝了不少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等到了平地,一脚踩下去觉得整个人都是虚的。像棉花,又像弹簧,反正膝盖一弯就要倒。
他也真的摔了一下,摔了才知道地上是这么的硬。天台上也不会有清洁工日夜打扫,地上积了厚厚的灰,一抓一手的青藓,冷意就顺着手指钻进骨髓。不远处还不知道是谁家掉了一条平脚裤,被吹成了两个圆筒状。
澄然哈哈大笑,然后索性就不起来了,翻了个身平躺着,数天上一颗颗的星星,星罗密布的,跟打乱的棋盘一样,看着就眼晕。
他往口袋里摸了摸,突然就想起这趟是干什么来了。
跟手机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张便签纸,上面写了一串号码,蓝黑色的墨水力透纸背。幸好每个数字都写的很大,即便澄然在这种醉眼朦胧的情况下也能看的清楚。
他笑呵呵的去摸手机,在对面的万家灯火里对照着输入这十一个数字,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拨打。
几下短促的铃声之后,在被接通的那一瞬间,澄然也坐了起来。
“你好,哪位?”
澄然最烦听到他这种公式化的声音,可又不得不承认这种魅熟的男低音的确好听,好听的连带他所有的心弦都震动了起来。
明明是从小伴着他长大的,却是很久都没听到了。想到以后也不可能再有,澄然怔的只知道傻笑,手机那面的人“喂”了两声,“是谁?”
澄然讽道:“半年而已,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那人沉默了一阵,才道:“然然,你听我说……”
“你说啊,我听着呢!可够狠的啊,先是不声不响的结婚,现在又换了号码,你谁都通知了,就是不告诉我。你说啊,你在躲谁,你在躲我!”
“然然!”那人声音一肃,又无奈的叹了一声,“你别激动,爸爸知道你还不能接受,所以才打算缓缓,等过年的时候我会回去找你……”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你应该搂着你的新婚夫人甜甜蜜蜜去。对了,她生了吗,她肚子多大了,恭喜你啊,又要当爸爸了。”
“蒋澄然……”
“你闭嘴。”澄然吼了一声,看着对面大楼一户户的灯火,倏地嚎啕了起来,“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你不是人,你不是我爸。我爸已经死了,在我拿到大学通知单的那个暑假就死了。你跟她偷情,你还偷偷摸摸的结婚,你对不起我妈,你对不起我……”
“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我不想跟你吵。我说过,她已经怀孕了,爸爸必须跟她结婚,我有责任。她是个好女人,她等了我那么多年……”
澄然抹了一把眼泪,把整张脸都弄的脏兮兮的,“那我呢,我也等了你这么多年……”
那人似乎深喘了一下,几乎都可以隔着手机听到他瞬然激烈的心跳,“我就知道会这样,你都十九岁了,是成年人,你该清醒了。我是你爸,你是我儿子,只能是这样!”
澄然说出的话几乎淡到没声,却把他胸腔里,那么多年,那么炽热的感情都发了出来,“可是我爱你,我还是爱你……”
那人不说话,澄然大喊道:“别挂。”每次他这么说,他一定会挂电话。当面说的那一次,他甚至给了澄然一巴掌,打的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澄然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蒋兆川,蒋兆川,蒋兆川……”他越喊越大声,走的也越来越快,转眼间就走到了天台的护栏边,“你别挂电话,你别怕,别怕……这是我最后一次说了,我马上就要去找妈妈了,我要跟她赎罪,求她原谅我……”
“你说什么!”手机里有东西被打翻的声音,蒋兆川急切的问,“你在哪,你在干什么……”
“我们家的楼顶,不,这不是我们家了。你不要我了,你一直在等,你等我高考完就不要我了……你早就急着摆脱我,你结婚了,你终于不用面对我了,我这个肮脏的同性恋……”
“然然,你别激动,你冷静一点。不管你在哪里,站着别动,爸爸来找你,我马上就来!”
澄然扶着栏杆,在夜风下的身子飘飘欲坠,“我对不起妈妈,我爱上最不该爱的人,我要去求她,求她原谅我……爸,妈妈会原谅我吗,你都不肯,你一直不肯……”
他醉的语无伦次,冷风呼啸着钻入屏幕,仿佛就在耳边,震的耳膜鼓痛。
“可是我爱你,我那么爱你。你答应过会照顾我一辈子的,你却走了。我跟你吵,跟你闹,就是希望你能再管我,你能再看我,你都没有!你彻底厌恶我了,你丢下我去过你的幸福生活了。你终于再婚了,马上还会有第二个孩子,你都已经不想联系我,就当是正常父亲你都不愿意!”
澄然气喘吁吁,扶着栏壁往外爬,“我打不通你的电话,我那么想你,我那么的求你,你竟然都不通知我,就算是亲情也没有了吗,你连这点爱都吝啬给我!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吗,你知不知道我在学校是怎么过的?你一点点的抛弃我,不过两年,你就会忘记我了,你会幸福的忘记我。哪怕在路上遇到,你都不会看我一眼……”
“我不怕死,你结婚的时候我已经死过一遍了。我怕你忘了我,我只怕你不要我……”
这和他从前的闹脾气都不一样,蒋兆川终于意识到他不是开玩笑的,他的呼吸紊乱到了极点,“宝宝,你听爸爸说,爸爸没有不要你,爸爸爱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爸爸最近就在在忙这个,所有的手续我都已经办好了,过年我就会把文件带给你,你只要签个字,爸爸所有的钱都是你的。就算毕业后你不想工作,你都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澄然笑的连手机都拿不稳,“你净身出户,就为了摆脱我,就为了跟她结婚。你好伟大,你,好爱她……”
“不是,然然,宝宝。”像小时候一样,他亲昵的唤着澄然的小名,“答应爸爸,你别动,爸爸马上就到……”
“到不了的,你搬了那么远,不就是为了避开我吗!沈展颜说的,她亲口说的,你每天都会去见她,你瞒着我跟我跟她交往了六年,你瞒着我跟她生孩子……你搬过去跟她一起住,你就是为了避开我……”澄然又哭又笑,不能自己,他一会儿看看星星,一会儿看看楼下的车水马龙,“我好高兴,又好害怕,我可以去找妈妈了。可是她走的那年我才三岁,她还能认出我吗?她不肯原谅我怎么办,我不能再活过来了……”
“你不要动,你给我站着不要动!”蒋兆川气急败坏的喊着,伴随着阵阵发动引擎的声音。
“爸,我好累,我们都互相折磨了那么久,我终于可以结束它了。”澄然的两只脚都已经跨过了栏杆,“我高兴,我真的高兴,我可以不用伤心了。我不用整天想着你怎么结婚,也不用想着你有新的孩子,不用想着你厌恶我……我不会再因为你难过了,再也不会了……”
“宝宝,你不喜欢爸爸就不结了,你别冲动好吗,我们好好谈谈。”他怒吼起来,“不准做傻事,我养了你这么大,你让我怎么办!”
澄然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在护栏上,他倏地发出一阵尖笑,恶毒的喊道:“你不会幸福的,我诅咒你,你对不起我妈,你对不起我!我不会让你幸福,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我,你时刻都会记得我是怎么死的。我爱你,我不准你爱别人!”
手机从他手上滑落,澄然的身体往前一倾,直直的从楼顶坠下。
“然然,然然……”风声呼啸,把蒋兆川狂暴的怒吼吹的零零碎碎,“宝宝,我爱你,我一直爱你,是那种爱……”
“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碎裂声淹没了澄然再也听不到的告白,手机和他的身体一样,都已经摔的支离破碎。血腥崩裂,路人的尖叫声响彻了整条马路……
蒋兆川的宝马在原地极速的打了个转,一头撞到了消防栓上。
走马观灯一样,死前的记忆变得那么清晰……
三岁的时候,澄然妈妈走的那一年,他开始知道,世上从此只有爸爸这一个亲人了。他们会相依为命,他们只有彼此了……
澄然长大的过程中听了不少后妈恶毒的言论,从他知道这个词开始,他时时刻刻都盯住蒋兆川,不准他认识别的女人,不准他晚回家。只要有一点点怀疑的征兆,他就会哭的撕心裂肺,直到蒋兆川一遍遍的保证绝对不会再婚。
只是,浓烈的占有欲不知在什么时候变了味。情深至此,便成了爱欲。不仅仅是蒋兆川不准再婚,更者,他应该是自己的,他的下半生都只能属于他。
蒋兆川何其老练,他洞悉着澄然青春期的萌动,不动声色的避开。他违背了他的誓言,他交了女友。他并没有把她带回家,却恰到好处的每次都能让澄然撞个正着……
终于在澄然顺利考入大学的那个暑假,蒋兆川又一次亲了亲他的额头,说出的话却在澄然的心口撕了一个大洞,“你考上大学,爸爸就放心了。”
澄然还来不及从他时隔已久的亲密中回过神,他就说:“然然,爸爸要结婚了。”
第2章 第二章:五岁?
澄然头疼欲裂,眼皮刚动了两下耳边就炸开了一声哭嚎,“你这是作死啊,然然还这么小,他妈刚走,尸骨未寒,你就动了这心思……我可怜的女儿啊,她拼死拼活的为你生了个儿子,现在她到地底下都闭不上眼……”
这声音又干哑又难听,扯的嗓子喊的撕心裂肺,就这么干哭了好一会。另外有人不耐烦的叹了一声,“你要我说几次,我没那想法。”
澄然豁地瞪圆了眼,刚想坐起来,肌肉一扯,浑身发痛,四肢都不像是自己的,只剩眼珠滴溜溜的转。
哭喊的声音停了一停,须臾又响,“我苦命的外孙哟!你要是有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妈!”
接着,一双干瘪的手抚上了他的脸,“然然啊,小然,乖孙啊,你可算醒了。”
澄然睁眼看到的就是老旧的屋顶,豁然又是一个满脸忧伤的老太太。他瞳孔深深的一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唇艰难的动起来,可惜发不出声。
“嗳嗳,醒了就好,吓死外婆了。”老太太又泪流满面,然后,饱含了指责的目光狠狠一瞪坐在另外一边的男人。
“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儿子醒了,你看都不看一眼。”
静了一下,便有人起身朝他走了过来,脚步声还是如出一辙的牢稳。然后,那张折磨了澄然小半辈子的脸突然就占据了他的视线。
他穿一身军装迷彩,上衣解着露出里面的工装背心,紧实的肌肉凸起,腹下的轮廓完美的显现。他神情冷然,薄唇紧抿,相貌是一种近乎严苛的英俊。且目光冷厉如铁,看着人起了一股子寒意。
澄然浑身一凛,脑子也麻木了,好像浑身的血液都给冻了起来。他一天天的数过日子,一百八十多天之后,他又一次见到了蒋兆川。
神迹啊,从那么高的楼摔下来,他竟然没死!
不过,不死也该残废了吧,难怪他感觉不到他的手脚。
这不,等等!
澄然混沌的脑子终于开始运转,且不说他从三十多层的高楼摔下来没死成,蒋兆川看着竟然年轻不少,可他外婆,他外婆都死了四年多了啊!
那明明就在他十五岁时老去的外婆却依然中气十足的喊着,“然然他妈临走前还拽着我的手,说‘一个,一个,我就这一个儿子,我到了天上都要看着他,我得护着。兆川,在然然懂事前,你不要再婚,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然然,不能让别的女人欺负他……’现在呢,你看看你……我可怜的然然哟,他才五岁,就要没爹没妈……”随着老太太的干嚎,又一次次的提及亡妻,蒋兆川的眉间也皱的更紧,十足是不耐烦了。
好像碎掉的魂魄一点点的又汇到了身体里,澄然傻了眼,他才五岁……
他努力转起脖子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境况,握了握拳,小手小脚,整个人都缩了水,躺的还是记忆里,外婆家的那张老木床。
他记得了,五岁的时候,还是刚过完年那会,他曾不小心掉到河里。为此生了一场大病,烧的整个人迷迷糊糊,险些就随他的母亲一起去了。是他外婆一直守着他,照顾他,足足半年,才把他从病床上拉了回来。蒋兆川呢,他那时正筹备着创业,竟都没有来看过他几次。他外婆本来就不喜欢蒋兆川,为这事更是恨了他许久。澄然听人说过,老太太临走前还在担心,就怕蒋兆川趁她一走就再婚,领个狐狸精虐待他的乖孙。
四年后,她的担心就成了事实。
澄然的眼眶红了,怎么一睁眼就又是一片真心喂了狗的梦境。
蒋兆川被老太太夹枪带棍的指责了一番,脸色更是难看,他低头看着澄然,只问他,“有没有事?”
澄然的记忆突然清晰起来,对了,他是怎么掉到河里的?
母亲为他取这名字,原是希望他“澄静而清,然则名至”,可惜还没教会他这几个字的含义就撒手去了。而蒋兆川那时又还没退伍,澄然从小基本就是由外婆带着,老太太从来就是溺爱政策。于是澄然在乡间长到五岁,追鸡赶鸭,拽猫打狗,活物见着他基本就要绕开三尺远,逐渐给混成了乡村一霸。把这个寄予厚望的名字给糟蹋的连根鸡毛都不剩。
澄然几天前就在田间的树上相中了一个马蜂窝,晾衣杆扛不动,干脆就跑到路边的坟地扯了根招魂幡,一个人咿呀乱喊的跑去捅那比他头还大的马蜂窝。真等蜂窝掉下来了,野生蜜没采成,就被一群痛失家园的马蜂追的抱头乱跑。恰好迎面走来的是蒋兆川一众人。
那几个文艺兵就看着一个小孩举着破破烂烂的招魂幡又晃又摇,顺便领一堆蜜蜂直冲向他的老父亲,大哭大喊着“不要不要”,全体给傻了眼。
只有澄然知道,他想喊的是“不要蛰我”,不是他外婆现在哭天抢地的,“我的乖孙啊,他掉下去之前还喊着让你不要再婚啊!”
踏了人家坟头,是有报应的。
澄然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脚一扭直接朝斜坡滚了下去。刚过完年,外婆给他穿的红衣红帽红裤子,这一路滚下来,活脱脱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风火轮。吓的河边一头灰驴子尥蹶子喷沫子,一个华丽丽的二踢脚正中主人胸口,踢的主人血沫子喷了两滴,就四蹄直奔的飞跑了出去。
这一时间,驴鸣狗叫,拽驴的拽驴,牵狗的牵狗,山坡上那几个文艺兵还被马蜂追的满山吼。
等澄然的小脚外婆三步一晃,五步一颤,喊着“你这是作死啊”跑过来时,澄然已经滚着扑到了河里。硬生生的把冰面砸了个坑,咕噜的沉了下去。
十九岁的旧魂,遇着五岁的新主,“咣当”一声,复机重启了。
五岁时的这一遭让他差点病死过去,如今还是自个救了自个。
澄然双唇微颤,他记起来了,他是滚着一身的驴粪球掉进河里的。上下两片唇一动,说了他复生以来的第一句话,“你妈……”
这绿箭都压不住的一嘴驴粪味。
外婆一听“妈”字,更是老泪纵横,“我的儿啊,你在天上睁睁眼。你怎么能就这么丢下然然走了……”
蒋兆川实在忍不住了,“妈,那就是我的几个战友,是文艺兵,平时都不在一个连队。我这次来就是想把澄然接走,我现在还没那心思。”
老太太向来是挤兑这个女婿挤兑惯了,又一听要把她的宝贝外孙接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在一个连怎么了,然然他妈不就是文艺兵,还不是被你给勾走了。要是不出这事,我的乖女儿,我的乖孙,我现在活的多自在……”
林清明/粗野汉子们的婆娘 : 林清明(粗野汉子们的婆娘)作者:牛奶与黄油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俊帅受 高H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又名:骚逼的淫浪史、勾引各种大鸡巴男各种汉子攻vs骚浪自产淫水受np,受!走肾走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