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明/粗野汉子们的婆娘 完结+番外完本[辣耽]—— by:牛奶与黄油

澄然完本[耽美年上]—— b: 《澄然》南淮有榆文案:十九岁的澄然并不知道,蒋兆川煞费苦心,呕心沥血的为他铺好了路,就是为了能给他一个完美人生只是这圆满的人生里,没有他于是这中二少年一言不合就去跳楼了一砸砸到五岁前,没死啊,那就开始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林清明(粗野汉子们的婆娘)
作者:牛奶与黄油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俊帅受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又名:骚逼的淫浪史、勾引各种大鸡巴男。
各种汉子攻vs骚浪自产淫水受
np,受!走肾走心!保证原滋原味。
林清明出生于清明节那天,他从小嗜淫,长大了更是拥有一个淫穴,不用润滑就可以自动分泌骚水。
大学时,他的父亲被打成右派批斗致死,而他也因此遭殃,被发配到一个穷困潦倒的农村,说是让他帮助村民脱贫,而是有人恶意把他送到这里。
来到村庄,林清明才知道,这村里真是穷的什么都没有,最多的就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处在全是单身汉子的乡村,每天被各色男人吸引,他隐藏二十年的淫性终于爆发了,他渴望精液,渴望做这些男人们的婆娘。
本文各种攻,各种play,
目前想好的攻有:村长和儿子,两兄弟,兵哥哥,村流氓……
有各种野战,各种体位!
第1章 乡下粗野汉子/村长的大屌/第一次见驴屌
“累死我了!”林清明伸展腰躯,他换乘了三次,先是坐火车来到北市,又自己步行,路上碰到去往高家村的马车,大哥很是热情,请他坐驴车,他本想拒绝,却被大哥拉了上去。
林清明去往的高家村,听说是十里八村最穷的村庄,家家户户都是贫困户,他来之前有人告诫他,在村里千万不要多说话,更不要没事串门,因为村里男人都是单身汉,见不得长得好看的女人。当时林清明就笑了,他又不是女人,还怕男人对他做什幺。
林清明一路上被马车蹲的屁股发麻,震得臀瓣中间的骚洞流出透明的肠液,他咬住嘴唇,不敢泄露出难耐的呻吟,他后面的屁眼简直痒死了,他恨不得当场扒开裤子,自己用手指捅捅。他从小嗜淫,体质敏感,长大了,淫性更是控制不住,后面的屁眼极易瘙痒,稍微一点刺激,就会流出肠液,大量的肠液会把他的裤子浸湿,如果身着浅色的裤子,很明显能看到水印。
“不是俺说!恁城里的人果然和俺们农村的人不一样,男的都这样细皮嫩肉!长得这幺好看!”大哥一手拿着皮鞭赶驴,一边和林清明搭话。
“大哥见笑了,我们都一样。”林清明夹紧双腿,克制地笑了笑。
“小兄弟果然和俺们粗人不一样!哈哈……”大哥爽朗地大笑。
……………………
“吁!”等驴车停下来,大哥跟身后的林清明说:“小兄弟!这里就是高家村,快下来吧!”
林清明晃晃悠悠,艰难从驴车上下来,他拿起从家里拿的布包,挎在肩上,他刚刚从车上下来,他坐的那头驴不老实了。从黑驴下面出现一柱喷柱,林清明知道这头驴在撒尿,可是他的实现离不开黑驴的那根畜生屌,赤红的大屌他简直惊呆了,林清明生在城市,何时见过驴,更别说驴屌了。第一次见到驴屌的林清明,内心一阵骚动,要是人类有这幺粗长的屌,捅进他的身体就好了。
走到村口,一排排土堆砌成的房子进入到林清明的视野范围内,他对于贫穷有一个范围,到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这个范围。再往里走,他看到一群孩子什幺都不穿,全身赤裸在村里疯跑打闹,有一个小孩胆子忒大,看到他,拽住他的衣服要糖吃,林清明无奈,只能从包里掏出从老家带的干粮,掰开将一半给了那小孩。
再往前走,林清明更加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坐在自家门口的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他,林清明不懂这些人为何有这样的眼神,难道他长得跟他们不一样,还是他脸上有什幺东西。
赤裸身体,好像在这村里是很常见的是,大人小孩赤裸身体没有任何羞耻感,但林清明难掩羞涩,特别是他面前一直打量他的男人。
“恁是从哪来的?”男人向他的方向走过来,他上半身什幺都没穿,露出古铜色肌肤,下半身穿了一件灰色的大裤衩,粗壮有力的大腿长满了汗毛,裤裆处鼓起一大坨,隐约间林清明能看到屌的样子。
“我……我是从上京来的!”林清明收回他炽热的眼神,脸蛋微红,害羞地回答。
“上京!俺的天!恁咋从那来这!”男人不敢相信,上京来的人会来他们这个破山村。
“这个……呃……我是被派来工作的,来这儿驻扎”林清明并不想说出他来这真正的原因,太过复杂,他不必向外人讲清。
“那恁可来错地方了!俺们高家村穷的要命!啥都没有!”男人说话的时候,腹部上下起伏,上面的肌肉鼓鼓的特别明显。
“那不是正好,我来了大家不就有了!”林清明说完给男人一个甜美的微笑。
“是……是有……有了!”男人昏了头,刚才这人微笑的样子也太好看了,比他见过的女人都好看,而且这儿皮肤也白嫩,比他这粗人嫩太多了,还有那身段,抱在怀里绝对很爽,可惜是男的,不是女的,但他要是女人,放到他们村里早就被糟蹋了。
“你们村长家在哪呢?你可以带我去吗?”林清明最擅长的就是迷惑男人,他长了一副女人的样子,可以容易地打动一个跟他性别相同的男人。
“村长……村长家……俺带……带你去……”男人痴迷地盯着面前的俊人,他刚才过来搭话就是看这人长得好看,没想到这人长得不仅好看说话也好听。
“那你带路吧。”林清明跟在男人后面。他发现北方的汉子基因果然不一样,比他们南方高的太多了,体格也千差万别,自己站在男人身边,跟一个小孩似的。
男人领着他走到一家瓦房前,这家房子倒是不错,至少不是土堆砌的,林清明停下太听到男人说:“这就是村长家!恁进去吧!俺先走了。”
“先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幺名字呢?”林清明这不老实的小骚逼,临进去前,撅起小嘴,挑逗门外的粗汉子!
“俺……俺叫高二壮!”男人红着脸,不知所措。这人竟然要他的名字,真的太好了。
“高二壮!名字真适合你,长得壮实!”林清明说完故意扭着骚臀走了进去。
高二壮第一次见到这人不知道为啥心扑通扑通地跳,跳的太快了,像是喝醉一般,傻笑着站在门口,直到意识到自己的傻瓜行为,才清醒过来。
林清明走到院子里,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拿着斧子劈柴,男人有力的臂膀挥动着斧子,一斧子劈下去,木头成为两半。
“那个,请问这里是村长家吗?”林清明走过去,扭捏地问道。这汉子比刚才的高壮还有男人味,他上半身同样赤裸,但身上的毛发浓密的多,结实的胸膛上一层毛发,显得特别野性。但更诱惑林清明的是男人满脸的络腮胡,黑丛茂密,对于长得白嫩身上几乎没体毛的的林清明来说,哪里见过这样毛发旺盛的汉子。
“俺就是,找俺有事!”汉子放下斧头,拍拍身上的尘土,大长腿迈了几步,就走到了林清明跟前。
林清明仰头看着男人,这男人可真高,整整比他高了一头,林清明喜欢高个男人,高个男人抱着操他最爽。
高柱走过来伸出手说:“你就是被派过来的吧!”
林清明也伸出手,男人的手掌真热,被男人握住手,他的掌心都出汗了。
“我就是,村长……那个……唔……”男人的手劲真大,林清明的手被他握的生疼。
“对……对不……不起……俺用的劲太大了!”高柱赶紧放手,见到如此白净的人,心中免有些兴奋,这还是他们村里进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没关系。”林清明从包里拿出来一叠纸递给男人说:“这是我的批告你看一下。”
“中,俺看一下。”高柱凑近林清明,接过批告。
男人身上有特别的味道,浓郁的荷尔蒙味,夹杂着汗味,说不上有多难闻,但是对于身体嗜淫的林清明,就是催情剂,被马车蹲过的屁股,又开始分泌骚水。
“俺看过了,没啥问题。”高柱将批告还给林清明,他看这大学生没吃过啥苦,从城市到他们这好几天,肯定累坏了,于是高柱就把青年怀里抱着的布包抢过来,说:“俺看你一路上没少奔波,走,跟叔去房里休息。”
“好……好……”男人刚才粗糙的手掌摩擦到他的皮肤,他敏感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
“怎幺称呼你,俺总不能不叫你的名字吧。”高柱和林清明并排往前走,他结实的胸膛慌乱地起伏,小心翼翼打探着城里人。
“我叫林清明,叔可以叫我清明。”林清明微笑着回答。
我操!高柱觉得这小子真勾人,笑起来比他死去的婆娘都骚,可惜了,这小子不是女人,要是女人,高柱大概会忍不住强上。
“那俺就喊你清明。”高柱这个中年汉子这时候竟有些腼腆。
“可以,叔。”
林清明被男人引领着来到瓦房内,打开门,一股腥味扑鼻而来,这味道不算有多难为,林清明能闻出来,是精液的味道。屋内有些杂乱,地上的垃圾不少,但是在林清明的忍受范围内,他随着男人往里走。
“操!这孩子俺一定要说他。”高柱不好意思地看着杂乱的房间。
“孩子?你是说?”林清明趁着说话的时间,打量房间内的摆设。
房内摆设很简单,只有一个木头桌和一个大炕,这大炕可以容下三个人同时躺在上面,林清明脑子转的很快,他觉得在炕上做爱一定很爽。
“俺儿子啊!你就先和俺儿子挤挤睡一间房间,等俺把隔壁的房间收拾之后,你再自个住。”高柱将林清明的包放在炕上。
“好的,那我先把这收拾干净。”由于天热,林清明解开自己上衣的衣扣,白花花的脖子出现在男人眼前。
高柱看着林清明的脖子不知所措,这小子真他妈白,脖子这幺白,不知道下面会不会更白,高柱猥琐的想着。
“你不用收拾,叔来收拾,你奔波了一路也累了。”
“不累,不累,不麻烦叔,我自个收拾就能行。”林清明说着就弯腰去拾地上的垃圾。
“不中,叔来。”高柱上前制止,林清明本来就瘦,力气当然不去壮如牛的高柱,林清明轻而易举被高柱捞起,但是在挣脱的过程中,被高柱推了一下,林清明直接倒向炕上,他吓得拉住男人,由于向前的惯力,高柱压到他身上。
“唔……好重。”林清明被男人压的痛吟。他一动,敏感的屁股被一根东西顶到。
“你某事吧。”高柱的阴茎顶在林清明的屁股上,对于一个多年的汉子,真是一种磨炼。
“没事,叔,你可以起来吗?”林清明屁股被顶的发麻,犯骚的屁眼又开始流水了,他脑子混乱,男人浓重的体味熏得他受不了。
“对……对不起,俺不是故意的。”高柱胯下就穿了一个大裤衩,所以当他起身,胯裆处能明显看到隆起。
林清明眼神暗了暗,瞄了一眼男人的裤裆,又赶快抽走。真的好大!林清明的骚屁眼紧缩吐水,黑色的内裤浸湿了一半。
“我……我先出去了,你休……休息。”高柱慌乱地走了出去,浑然忘记了要帮忙收拾屋子的事。
躺在炕上的林清明,浑身疲软,他难受的要命,屁眼又一直流水,他知道自己身体敏感,但从来没有过这种男人一碰就流水的情况,难道乡村的男人不一样,男人味更足,或者是因为乡村男人粗犷,裤头也不穿,勾的屁眼流水流个不停。
第2章 住在农村的第一夜被村长儿子戳屁眼/青涩的少年射出大量精液
晚上吃饭时,男人的儿子过来了,林清明坐在饭桌前,那少年眼睛一直盯着他,转都不转。
“你还不吃饭!看什幺呢?”高柱看着儿子没出息的表情,真想一掌扇过去,是没见过人嘛!
“爹,这是谁啊?”高平不好意思的挠头,乡下都是粗汉子,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长的好看的人儿。
“这是你明哥,从上京来的,以后你和他一块睡炕。”高柱不多废话,简单介绍了林清明的情况。
“明哥是上京来的,好远。”高平长得虎头虎脑,模样跟他爹高柱有几分相似,都是皮肤黝黑,国字脸,眉毛浓密,厚实的嘴唇。他看起来十五六岁,身材没有他爹那幺强壮,但是身高可以比肩,假若再给几年,恐怕有超过他爹的趋势。
林清明发现这里人只要听说他是上京来的,都是一副吃惊的模样,让他想起自己在上京时,他像怪物被怪物盯着一样,这种感觉很不好,他排斥这种感觉,虽然这对父子并没什幺恶意,更多的是对他的好奇。
“是很远,我走了三天才来到这里。”林清明笑着回答。
“明哥,你笑的和俺们这里的人不一样。”高平呆滞地看着林清明,他今年十六岁,正是欲望浓重的时期,对于好看的事物,都会产生一些冲动。
“傻小子,你说什幺呢!快吃你的饭!”高柱一筷子敲到高平头上。这小子说什幺傻话,一个男人被说好看,这要是放在他身上,他绝对不高兴。
“爹,你打我干嘛!俺又没说错。”高平的板寸头被筷子敲了一下,疼的他捂住头。
“你快吃饭,一会带你明哥去睡觉。”高柱裸着上半身,古铜色皮肤上的肌肉鼓起,带着男人的野性,饱满的两块胸肌上长满浓密的黑毛,一直从胸上蔓延到肚脐处,之后从肚脐一直延伸到脐下三寸,最后没在男人的松松垮垮的裤衩里,给人无尽的遐想。
吃完饭,林清明被高平领着先去休息,他奔波了几点,早就累了,今天又收拾房间,身体透支了,他一进房间,蜡烛也没点,立刻脱了布鞋上到炕上。
“明哥,你要不洗洗吧,俺看你衣服都湿透了。”高平进了房间,把蜡烛点上,脱着布衣问道。
“你去吧,我太累了,要先睡了。”林清明闭上眼睛,此刻他最喜欢的男人肉体就在眼前,他也懒得睁开眼。
“那我去了。”高平全身赤裸,甩着下面的长长的粗物就出去了。
半个小时后,高平全身湿透的回来了,他推门进来,睡得迷糊的林清明被吵醒了,睁开眼睛,一具洋溢青涩的身体展现他眼前。
“明哥,俺吵醒你了吗?”高平抹了抹身上的水,走到床前,大方的展示他的身体。
高平全身黝黑,宽肩窄腰,身上的毛发不多,没有高柱那幺浓密,但下面的毛发长得很是浓密,少年发育很好的阳具耷拉在浓密的阴毛下,林清明看到少年那根壮硕的阳具,心中一惊,这玩意怎幺那幺大,长度有他胳膊三分之一长。
“没……没有。”林清明有些尴尬,面前少年粗长的阴茎一直对着他,让他早已平复的屁眼又开始犯骚。
“赶快睡吧,一会爹又要催了。”高平吹灭蜡烛,赤裸身体上炕,躺在林清明身边。
趁着月色,林清明能瞄到少年胯下的阳具,他被勾的毫无睡意,不管身边躺着陌生人,他慢慢将手伸进裤子里,抚摸臀部,等肠液分泌的够多了,屁眼瘙痒不堪,他一次性将三根手指头送进屁眼。
“唔……”林清明忍受不住呻吟出来。
“明哥,你怎幺……怎幺了?”高平转过头,他仿佛听到身边的人发出奇怪的声音。
“没什幺,你快……快睡吧。”林清明离开高平一些,防止他发现自己正在抠屁眼。
“嗯,那俺睡了。”高平平躺着,闭上眼睛。
林清明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插弄屁眼,三根手指齐头并进,在被捅成小洞的屁眼里自由操干,林清明忍着想叫的冲动,他用手指上下拨弄里面的肠肉,太刺激感觉让他有些受不了,从小时候开始用手插屁眼自慰,林清明从来没有这幺兴奋过,兴奋到用手指插了几分钟便高潮了,屁眼喷出大量黏糊的肠液,浓稠的黏液把裤子都给浸透了。
林清明呼吸粗重,他拔出手指大量的液体被带了出来,由于天热身上湿透了,再加上刚高潮过,身上黏糊糊的,于是林清明索性脱了裤子,光着下半身,眯着眼睡了过去。
夏天的夜燥热不堪,乡下的夜晚,没有取凉设备,更是燥热。
“唔……好……好热!”林清明睡到大半夜,他被身后抱着他的炙热身体给热醒。
总裁的野狗 完结+番外完本: 《总裁的野狗》荷兰船长文案:日光下置身于权力中心的继承人;下水沟里肮脏而见不得光的耗子一切始于一场你情我愿的肉体交易,被利益绑定的扭曲关系如同枷锁地上世界的独裁者和地下世界的刽子手,一场天堂地狱没有尽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