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野狗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荷兰船长

林清明/粗野汉子们的婆娘 : 林清明(粗野汉子们的婆娘)作者:牛奶与黄油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俊帅受 高H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又名:骚逼的淫浪史、勾引各种大鸡巴男各种汉子攻vs骚浪自产淫水受np,受!走肾走心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总裁的野狗》荷兰船长
文案:
日光下置身于权力中心的继承人;
下水沟里肮脏而见不得光的耗子。
一切始于一场你情我愿的肉体交易,被利益绑定的扭曲关系如同枷锁
地上世界的独裁者和地下世界的刽子手,一场天堂地狱没有尽头的纠缠与博弈
冷漠总裁攻X痴汉杀手受
主攻,报社,短篇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宸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
1.
头顶高过两层楼的天花板上装饰着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映出人倒影的花色瓷砖上铺着纯羊毛编织而成的地毯,朝阳透过窗帘的一丝缝隙直射入房间内主人的落榻之处。
人们常说的美式king size大床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大,80X76英寸的所谓超大号实物摆在面前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张普通的双人床,不过对于易宸这种标准的东方人身材来说倒也还算宽敞。
主卧是主人睡眠、休息、最具私隐性的空间,对于易宸这种掌控欲极强的主人来说,更是绝对不可侵犯的私人领域。
而此刻地下凌乱的衣物,地上褶皱的床单,东一头西一个的枕头与卷成一团的被子,都违背了主人向来严谨规律的作风。
那个打破了主人固守领域的罪徒,正如同一条死狗般陷在柔软的床垫中微微喘息。只裸/露出干枯而没有光泽的头发,和暗黄色毫无弹性的皮肤。
易宸是个肤色偏白有着标准身材的成年男性,体态修长肌肉匀称足可以改行做男模;他的面容也不难想象,与亚洲时尚杂志上纳西英俊的封面男郎们相差不远,都有着无可挑剔的标致五官以及东方人的含蓄。
他高大、英俊,享有权力和财富,同时禁欲。
床头的润滑剂,和地上盛着精/液的安全套,可以表明这里刚刚结束过一场激战。
那个人从被子里抬起了头,一张毫无生气的脸映入眼帘;深陷的眼眶里镶着一双狼一样的三白眼,眼眸黝黑而大片的眼白则遍布血丝,泛黄的发丝乱糟糟的打着结因为汗水而黏在脸颊上显得格外邋遢。
——邋遢的就好像一条脏兮兮的野狗。
这皮肤暗黄的男人无谓地张着大腿,任凭黏稠的精/液粘在合不拢的下身上,那半死不活的模样令人厌恶得不想再多看一眼。
很难想象,一个小时以前,高大英俊的易氏总裁便是和这狗似的男人,在这张大床上交/媾。
2.
“你有三分钟时间穿好衣服,然后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易宸在消毒了全身并换上一套新西装之后,居高临下地冲着男人下达了命令。
他讨厌别人进他的卧室,讨厌别人碰他的床——如果不是男人强调一定要在这里做/爱的话。
男人是除家仆以外第一个进他房间的外人,也会是最后一个。
易宸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个人,他似乎生来便没有名字,人们提起他时会冠之以‘野狗’‘蟑螂’‘苍蝇’‘垃圾’等等侮辱性的词语,即使是男人的同行形容男人时,也会说;
——那个下水沟里的耗子。
但易宸需要这条野狗,且此刻非他不可。
因为野狗是个杀手。
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一段传奇故事,一个惊悚的都市怪谈。
野狗的出身来历已不可考,若干年前他第一次犯罪的时候年仅十四岁,这个修水管的小学徒来到沈阳一户五口之家,初出茅庐的少年用一把管钳子、一个铁扳手制造了一出血腥而毫无人性的灭门惨案。
十六岁那年他受雇以残忍的手段在澳门某个别墅中虐杀了一位百万富翁和他怀有身孕的情妇,并被捕入狱。在狱中他用一根掰断的牙刷捅进前任黑手党教父的喉咙,之后被转押进著名的有‘人间地狱’之称的格鲁监狱。然而不到三个月,这个年轻的杀手便从下水管道成功越狱,还在获得自由的当天晚上顺道完成了一个订单——勒死了一位做巡回演出的欧美著名歌星。
此后近十一年里他蛰居地下,并没有停息过作案。一次次令人发指的罪行,使得他被数个国家通缉,入狱和越狱成为家常便饭。作为一名职业杀手,野狗背后的雇主和黑暗势力保他不死,人们只得将他囚禁,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地势多么险峻的监狱,他都如同耗子一般能打出一条洞来顺利逃脱。
野狗最后一次作案是在五年前,这个名为罪恶之都的城市的中心广场上,他用斧头砸死一位正在演讲的市长,随后带着凶器消失。
传说野狗在那次犯案之后并未离开罪都,他依旧藏匿于这个城市的地下。或许是某个山间隧道,或许是某个小区的停车场,或许是某个富豪的酒窖,或许是某户公寓的地下室……亦或者,在城市的每一条下水道,每一个井盖地下,有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正盯着你。
3.
野狗的长相本身并不难看,只是常年在地下的生活让他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流浪汉。
他灰头土脸穿着黑色破旧夹克,微驼着背指间夹着支廉价香烟在抽,稻草一样干枯的头发鸟窝一般卷曲着,身上带着一股来自地下潮湿的霉味。就连将他领到易宸面前的张秘书长,都忍不住捂住鼻子连连后退,更不要提他满身的虱子跳蚤——鬼知道有多少细菌!
脏兮兮的野狗蹲在会客室的沙发上用一把小刀剜苹果肉吃,青绿色的国光苹果被刀子搅的果汁水四溢。易宸默不作声地把一沓支票和成堆的金条摆在他的面前,然而野狗的眼中却好像只有苹果。
“您好像很喜欢苹果。”张秘书长出声企图缓和气氛。
“咯咯咯!能吃的我都喜欢!”
野狗上下滚动着喉结嘎嘎怪笑,不吝啬于赞美之词。
“上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苹果还是六年前,真怀念用电锯锯死那个果农的下午!”
张秘书长的脸色顿时绿的难看,感觉自己之后的几个礼拜都再也不想看见苹果了。
易宸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神情冷淡而平静。
久居地下的野狗很难吃到这样新鲜的食物,他的胃足足装下了一盆青苹果之后打了个嗝,这才心满意足地伸长了舌头去舔沾了果汁和少许碎果肉的刀面。
“您对这个价格满意么?”
“咯咯咯——你觉得我像叫花子吗?易先生真可爱。”这个穿得还不如乞丐光鲜的杀手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衣着有何不得体。
“那么,您需要多少呢?”
“咯咯咯——你真的想知道吗?不不不,易先生会后悔的。”摇头晃脑的他像一条讨人厌的癞皮狗。
“我并不相信,以易家的财力不足以雇佣一个杀手。”
“咯咯咯——用那些三流的杂碎和王牌相提并论吗?易先生好幽默。”
“我知道您是职业王牌,正如同易家在这个城市的地位。”
“The king of the king?”野狗终于稍稍认真了一点,但转瞬之间他又摇头恢复了那副百无聊赖的样子,摇着脑袋拿腔捏调地讲,“NO~~dear baby,I am the king, but you are not”
“请注意您的措辞!”张秘书长忍不住插话,他实在无法直视这个油盐不进的无赖了。
易宸端正地坐在沙发上,面容丝毫看不出被戳到痛处的样子。
不错,此时此刻的他是个被架空的总裁。被财团的元老们制约住手脚的他,像一个没有自由受制于人的提线木偶。
“如您所见,我需要您的帮助。”
“咯咯咯——杀人是需要工具的。”
野狗眼神忽然变得炙热而迷恋,他无形地摇起尾巴同时舔舔嘴唇像毫不掩饰对欲望的渴求。
“易先生裤裆里那把枪一定很好用。”
作者有话要说:
未完待续。。。
第2章 二
4.
在那之前,易宸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同性发生性/关系。
他认为性的唯一目的是繁衍后代,优秀的男人和优秀的女人相互结合将完美的基因延续下去。而现代科技发展至今,既然已经衍生出了试管授.精和人工代孕技术,那么人类就更加不需要进行性这一愚蠢而耗费体力无法创造任何价值的活动。
男女之间一切毫无目的的性.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是属于低等动物的交.媾。而同性之间的行为,更加令人难以理解。
作为一个优秀的继承者,他严谨、自律并且禁欲。而此刻的妥协,更是让他感到耻辱和厌恶。
野狗被带到房间里的时候,已经干净整洁了太多。为了防止来源不明的病毒细菌感染易总裁,他被进行了全身体检和消毒杀菌——所幸他除了身上脏兮兮之外并没有任何疾病,健康得让人不知该感叹他命贱百毒不侵还是什么。
易宸表情很冷淡,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野狗也好像有自知之明似的,知道易宸并不想看见他的脸。于是赤.裸裸的野狗背对着易宸呈现出一个跪爬的姿势,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条狗。
易宸很满意这个姿势,从视觉上来讲很有蒙蔽性,能够让人自我欺骗似的忽略面前这个人的性别。对此这场情/事期待已久的野狗做了充足的准备,自己做好了润滑和扩张,咬开安全套为易宸戴好。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简单粗暴的开头,简单粗暴的收场。
期间易宸百无聊赖地扬起头没有生气地勾勾嘴角,野狗全程投入的动情呻.吟作为伴奏单调的出奇。而那个好似灵魂出窍的英俊男人,并未体会到这种行为有何乐趣可言。
甚至如果不是事先服用过药物,他绝无可能对着一个男人勃.起。
野狗在喘息,他无意识地吐着舌头,有节奏的呼吸声像极了对他的称呼的那个动物。正常人的脖子能够扭转大约九十度左右,只有极少数人或经过训练的柔术选手能达到更大的活动范围。野狗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头水平转动了一百八十度,如同生物书上描述的犬科动物。
那张脸被情.欲填满,亦被汗水润湿,原本发白的嘴唇此刻有了血色,黝黑的眼眸亮得出奇。野狗专注地凝视着易宸,如同最虔诚的信徒仰望神明。他并不说话,却将某些炽热的、不加掩饰的东西从瞳孔间溢出,顷刻间如同瀑布般铺天盖地,或许是神话里的地狱业火,或许是圣经中灭世的洪水。
“哈~My Majesty!”
野狗伸直脖子,好像要索求一点慰藉似的,又似乎仅仅只是为了确认身后的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
“Is you!”
易宸平淡地移开了视线,下一刻他将野狗的头摁下去,让那张令人反感生恶的面孔陷入柔软的被子里,然后连贯流畅而不存在停滞地完成抽离、射.精、摘掉安全套等一系列动作,系上皮带之后,毫无留恋地走向浴室。
一种压抑着的反胃感终于得以释放。
就在刚刚的某一刹那,他发自内心地想要将让身下的那个人就那么捂死在被子里。如果再晚几秒,可能他便真的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手。
但那不是最优选项。
除了满足一时之快以外,他将无法收获到任何对等的利益,不但现有的付出还未得到任何兑现,还要解决后续的太多麻烦。
易宸透过镜子无声地审视着那架虚空之中的巨大天平,让理性的灵魂召唤回到自己的身体,缓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5.
EVIL——名为罪恶之都的城市,在约四十五年前作为特别区归入联邦后的今天,拥有着高度自治权与飞速增长的经济,以及和前者成正比的犯罪率。
这里是富人的销/金/窟,秀丽的风景区,合法的赌/场,颁发营业执照的红灯/区,是一座不分日夜的娱/乐/城;这里是企业家的摇篮,他们在此地投资经商,建起摩天大厦,创造辉煌故事;这里也是不法交易的温床,拐/卖/妇女儿童和军/火/枪/支走私在这里成为常态。
每年约有七十万人口偷/渡到这里,其中甚至不乏孕妇和幼童,EVIL像个放/荡的婊/子,慷慨地向所有人敞开怀抱。无数人怀着梦想来到EVIL,这里发生过无数奇迹与神话,有人一夜暴富,亦有人横尸街头;这里是天堂,这里是地狱,这里是阳光与黑暗的分界线。
易宸伫立在九十九层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这座城市,他所处的这栋大厦高448米,是EVIL最高的建筑。他第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仅仅六岁,那一天是他的生日。易宸的外公——易氏的第一代掌权者,慈爱的准许他的外孙在此处暂留片刻,等待易家的直升飞机将他们带到海滨的私人小岛上为小少爷庆祝生日。
外公牵着他的手将他带到落地窗,透过玻璃整个城市一览无余。年幼的易宸好像有轻微的恐高症,一层薄薄的玻璃并不能带给他安全感。
“当一个有雄心的男人站在这里的时候,会感觉脚下的世界都是自己的。”
外公是这样告诉他的,并企图教会自己的外孙如何欣赏这迷人的风景。
而小小的易宸脸色煞白,手心里渗满了汗液;他感到头晕炫目,双耳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都在不断地旋转,好像脚下有一个旋涡要将自己吸走。他咬紧牙关,握拳的掌心被指甲戳得生疼,硬生生将自己的小脸逼出一分血色。然后深呼吸,忽略双腿发软的事实。
“是的外公。”他那天真稚气的嗓音里藏着一分难以察觉的颤抖,好像十分赞赏地微笑着抬起头强迫自己直视那窗外,眼睛一眨不眨地讲道,“真漂亮呀。”
时至今日,成为这栋大厦新主人的易宸,依然未能体会出那风景有多美。他确信自己并不恐惧高度,而是克制不住一种念头。
每当站在九十九层的高空时,易宸总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他很少去思索为什么,他的大脑每天有太多的事务要运转,超负荷的思考让他感到疲惫,再去钻研探究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无疑会加重他的负担。
他拥有两个博士和一个硕士学位,在大学进修的时代,他的经济学导师对他青睐有加,哲学教授和理论物理学教授同时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能够留在研究室。如果他没有离开大学,此时也应在学术界小有成就。
易宸毫无留恋回到EVIL,如同任何一个优秀的继承者那样,做出最符合利益的选择。
人的一生注定承受无数压力,而易宸要做的是时刻保持理性,在砝码不断加重的同时让天平的两端平衡。
野狗的出现让天平倾斜了一点点,不过没有关系,他冷静地思考着如同应对一道代数题——只需要找到最优解,慢慢算出那个未知的数字。
“My honored Lord~”
此时此刻的野狗,正赤/裸/裸地躺在易宸最常用的浴缸里,任凭红酒浸泡那具和易宸交/媾过得身体。他双手高高捧起一条深蓝色条纹的领带,然后一路从一端吻到尾。
浸没在浴缸里的下半身诚实地勃/起,野狗将那条从易宸身上摘下的领带缠绕上脖颈,然后死死勒紧。他臆想着领带的主人,用双手狠狠扼住他的喉咙,蜷缩着的身体随之一寸一寸地向下滑落。
缸中的红酒没过了他的头顶,最终液面平静了下来,没有一丝波澜。
“Oh,God!”
十分钟后,野狗的头猛地伸出液面兴奋地欢呼,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新鲜的空气,仿佛劫后余生。指缝间的白色浊液被红酒冲去,野狗舒展着身体在快感的余韵中低声呻/吟,好像吸食了大/麻的瘾/君子。
唯死亡与易宸,让人高/潮迭起,难以自拔。
野狗叼起一张照片,那是他今晚的刺杀目标。那双三白眼流露出一丝凶光,尖利的牙齿将照片撕扯的粉碎。
“咯咯咯——”
他兴奋地大笑着纵身跳出浴缸,手舞足蹈地跳向夜晚的罪恶之都。
第3章 三
6.
野狗并算不是在人们理解当中,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杀手。如果没有雇主,他就是个疯狂的连环杀人犯。
他没有特定的作案工具,几乎从未用过枪一类的热/兵/器。一把斧头、一个扳手、一段锯子、一截铁棍、一根麻绳……很多时候他更依赖自己的双手,如果目标是体态娇小的女性,他便揪住她们的长发扼住那细脖子将对方活活掐死。
野狗在业界的口碑好坏参半,圈内的同行蔑称他为‘下水道里的耗子’,这个身高仅一米七的驼背男人常年龟缩在阴暗潮湿的地下,一切阴沟里恶心的生物都可以与他贴边儿。同时他龌龊的行事风格,也同他的人一样猥琐下流见不得光,他没有特定的作案手法,不搞什么在尸体旁留血字,画符号,放玫瑰等等仪式化的那一套,一切以杀死猎物为目的,从来不干多余的事情。
深情不留 完结+番外完本[耽: 《深情不留》深夜梦文案:他爱了林琛十多年,在他终于快要走出来时,那个人又强势闯入他的生活,像暴风雨席卷城市让人措手不及“书墨,你盯着别的男人看我会不开心”高大的身躯把他的视线挡住,林琛死死盯着他,眼中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