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不留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深夜梦

总裁的野狗 完结+番外完本: 《总裁的野狗》荷兰船长文案:日光下置身于权力中心的继承人;下水沟里肮脏而见不得光的耗子一切始于一场你情我愿的肉体交易,被利益绑定的扭曲关系如同枷锁地上世界的独裁者和地下世界的刽子手,一场天堂地狱没有尽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深情不留》深夜梦
文案:
他爱了林琛十多年,在他终于快要走出来时,那个人又强势闯入他的生活,像暴风雨席卷城市让人措手不及。
“书墨,你盯着别的男人看我会不开心。”高大的身躯把他的视线挡住,林琛死死盯着他,眼中浓浓的占有欲不容忽视。
他回神望向林琛,笑得玩味:“你也会不开心?”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书墨,林琛 ┃ 配角:齐东,肖松 ┃ 其它:双向暗恋,腹黑攻,套路
第1章 再见故人
陪着朋友去泰国玩了一圈,文书墨就连忙飞回沙市。
回到家,脱了外套,换上拖鞋,请的钟点工阿姨走过来问:“文先生,今晚吃什么?”
“随便弄几个家常小菜就可以了。”
菜做好后,阿姨说:“文先生,我今天家里有事情,想提前回去可以吗?”
文书墨亲切地笑着:“好的,阿姨您注意安全。”
“文先生,作为长辈,有句话说了您别生气,您的家里实在是太冷清了,也该找个对象了,一家人说说笑笑,才有生气。”
阿姨走了,诺大的房子里又只剩下他一个,冷色调装饰的格局显得屋子更加冷清。
越长大越孤单,二十八年过去了,今天,也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给自己庆生了吧。
您也该找个对象了,一家人说说笑笑,才有生气?
结婚生子,他何曾没有想过要回归正轨,可是感情不是他能控制住的,从爱上那个人的那刻起就注定了他此生万劫不复。
如果没有爱上那个人,也不会错过自己的良人。
齐东……你说好的要回来,为什么没有回来呢?
往后,真的要自己走过余生了。
他去厨房拿了两副餐具放在桌子上,对面的高脚杯里也盛满上了葡萄酒,仿佛对座还有一个人。菜盘子围成的圈中,有一块空地,那是前几年放蛋糕的地方。
“生日快乐!”他对自己说,艰难地扯出一个微笑。
此刻他笑起来的样子一定比哭还难看,摸摸自己有些僵硬的面部肌肉,记不清是多久没有裂开过嘴了。
忽然想起齐东说,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你应该多笑笑的,不要一直都一副扑克脸。
扑克脸?
真正的扑克脸,应该是林琛才对。
林琛。
文书墨被自己脑里突然闪出来的两个字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又去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倒了一杯,一饮而下,喉咙辣辣的痛感减轻了心里的难受。
他抚上自己的脸,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了跟林琛一样的扑克脸。
酒杯满上,一杯接一杯地喝。
他本就不胜酒力,何况一下子喝了这么多。
抱着客厅里的那张旧照,看着里面的齐东,又骂又哭:“齐东你回来!你说过每一年生日你都会陪我过的,你给我回来。别走,齐东,你别走,回来,你回来啊!”
“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你回来,你回来我就答应跟你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忘记林琛的,齐东你快回来啊……”
骂着骂着,目光忽然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从抽屉底层拿出来的另一个相框,他看着那英俊无比却又面无表情的少年,哭得更厉害了:“……林琛……林琛你不要跟他在一起,不要跟他在一起,求你了……林琛……”
二十八岁的生日,他哭得像个孩子。
第二天,文书墨是在地板上醒过来的,客厅一片狼藉,装着林琛相片的相框也碎掉了玻璃,文书墨看着愣了许久,手指差点被碎玻璃划到,最后下了决心般的,把相框带着相片一同丢进了垃圾桶,这照片放在茶几底层的柜子久了,久到自己都快忘记,也是时候丢掉了。环顾四周,如果不是窗子和门完好无损,他甚至怀疑家里遭了贼。
他记得昨晚自己好像喝了很多酒,一直在喊齐东的名字,后面发生什么就实在想不起来了。
好久没这么喝过了,头疼得厉害。BOSS说,这期采访的这个大人物很重要,一定不能搞砸!
洗了个澡,弄了点醒酒的东西,他这才出门上班。
揉揉眉心,他坐在这个位置久了,都快要忘记怎么去采访。到底是谁能让BOSS这样重视?
翻开文件,目光被死死的锁在“林琛”两个黑字上,明明是小四号的字体,在他眼里却仿佛有七十八号那般大。
手不可抑止地在颤抖,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但是名字旁边配有一张照片,无不证实着他没有看错。他伸手轻轻触摸上那张熟悉的脸,他原本鼻梁就高挺,照片逆着光,这个角度显得轮廓更加深邃,像极了混血模特。
多年不见,他好像比以前更帅了,也更成熟了。
西装革履的他配上恒古不变的面瘫脸,怪不得从小家里人就说他年少老成,假以时日必是个狠角色。
他采访过的大人物不少,只是没想到这次BOSS竟然让他采访林琛!这些年他不去刻意打探林琛的消息,但也不会刻意去避开有关他的消息,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些他的成就。林琛这样的大人物时间永远不够用,他们杂志社虽然很出名,但主要是涉及是政界,与林琛的商界不同。他暗下决定,打一通电话,走个过程,然后告诉BOSS,说对方拒绝,而且是无论如何,对方都不接受,反正就是咬死不接受采访!
顶多被扣半个月的工资,并不是什么大事。
看来他还是害怕见到林琛啊。
万万没想到他刚报出自己名字,对方秘书竟说林大太子爷深感荣幸。
文书墨突然没来由的感到心慌,他告诉自己冷静冷静。然后他装作身体不适,让自己助理去采访。结果助理小姑娘千辛万苦赶到帝都却吃了个闭门羹,委屈巴巴地跑回来说对方点名要主编文书墨。
果然还是躲不掉,船到桥头自然直,索性也不装病,定了机票赶往帝都。
抵达帝都已经是夜晚,繁华如斯的帝都岂是沙市能比的,灯火通明,永远的不眠之城。
不眠之城,他还真的失眠了。
文书墨出门前戴上工作用的金丝框眼镜,遮住自己眼下淡青的疲劳,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到了约定地点,秘书小姐客气地将他领到贵宾接待室,上了一杯茶,说道:“我们林总还有十分钟结束会议,请您稍等!”
“谢谢。”
接待室的装扮十分有情调,而他所知的林琛,没有半点艺术细胞,所以,这些装扮,是为了迎合肖松吧。空气里散着好闻的花香,定睛一看,原来茶几上有几束栀子花。记得肖松很是喜欢这花,有次情人节,大家都送玫瑰,唯独林琛不知道上哪弄了几束栀子花送给肖松。
那时候他才知道,林琛也会为了讨恋人欢心,做一些无聊的事。
文书墨不会撒娇,觉得太娘炮了,而肖松却是撒娇卖萌个个拿捏到度,十分合林琛口味。
他不会表达自己,比如林琛问他家里的雪景美吗,明明心里觉得好看,嘴上确实淡淡的说还行吧。如果是肖松,一定嚷着拍照拍照……
他跟肖松,性格上完全是两个极端,但是再生活在爱好上却无比相似。
比如,喜欢栀子花。
再比如,喜欢林琛。
只是栀子花香提神,他现在已经不再喜爱栀子花了。
鼻尖忽然有些酸涩,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文书墨连忙把目光从花上移开,低头掩饰般地喝了一口茶水。
整个人却僵住了,维持端杯子的动作,一动不动很久。
这不是通常接待用的茶水!是饮料。
他最喜欢喝的饮料。
“青柠薄荷茶,我没记错吧。”
熟悉而陌生的嗓音从背后响起,那般吸引人。
他却不敢回头。
第2章 迷雾爱人
文书墨稍稍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转过去对着林深勾起公式化的笑容,“林总,幸会。”
首先入眼的是林琛的唇,饱满好看,唇色却淡的出奇,衬得他更为冷漠。只见林琛伸出修长好看的手,与他回握,“书墨,好久不见了。”
“是挺久的。”文书墨想抽回手,却发现林琛的力道大得出奇,根本挣脱不了。他想做什么?
疑惑地抬头看向那张已经早已刻进脑海的脸,没来由的有些恼火,“放开。”
林琛好像察觉到他的不悦,稍微放轻了点力道,“跟我来。”
文书墨跟在林琛的后面,明明离走廊尽头他的办公室不远,却仿佛走了好久好久。少年的骨架已然长开,成熟。他的背影显得那样高大,好像能够阻挡一切风暴。
直到林琛用拇指暧昧地在他食指与中指的指缝摩擦,文书墨才猛地回神。
“林总,请放尊重点。”
文书墨瞪了林琛一眼,好久不见就是这样的见面方式?
林琛仿若未闻,一只手抓住文书墨两手的手腕抬起来摁在门上,另一只手搂着文书墨的腰,低下头,眸色加深。
还有两厘米林琛就可以亲上文书墨了,但是他却停下来,与文书墨的视线相对,“想要采访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文书墨正要挣脱他的桎梏,却又听见林琛说,“如果你想挣脱,我不介意对你们杂志社动点手脚。”
呵,七年不见,还真是长能耐了。
“林氏集团在上个世纪创下的记录已经让人望而却步,在您父亲手上更上一层楼,很多业界的经济学家认为林氏已经进入一个巅峰时代,但他们却认为您无法胜任下一任家主位置,请问您怎么看?会感觉到很大的压力吗?”
林琛挺拔的鼻子在文书墨的颈间蹭了蹭,淡淡的檀木香,从前就是这样令他安心,温温热热的气息洒在文书墨的脖子,“你觉得呢?”
文书墨撇了撇嘴,直接跳下一个问题,“外界都在传闻,林氏要进军娱乐界,是否属实?”
这种事迟早也要曝光,倒不如给文书墨他们杂志社,“上一辈人认为戏子身份低贱,迟迟不肯插手娱乐这块,我不同,我是个商人,我只会看重利益。”
……
文书墨问了几个问题,林琛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只挑着一些比较有题材写的问题回答。
“十分感谢林总愿意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镜片反着光,林琛看不清文书墨的眼神,只感觉他的声音疏远又冷漠,下意识的收紧搂着文书墨腰间的手,嘴唇贴上他的耳朵,“难道你不想问问我是否单身?”
文书墨对耳朵实在是太敏感了!酥酥麻麻的,整个人差点软掉。
林琛明明知道自己不想见到他,还要点名让他采访,更是做出这如同恋人之间亲昵的动作,到底打着什么算盘?难道是觉得肖松对他不好?想找回曾经对他死心塌地的自己?
别开玩笑了。他可没忘记七年前他离开帝都时林琛还在陪着肖松在南市看海,明明告诉过林琛自己可能不会再回帝都生活,希望他来送他一程。
可是在他登机的最后一秒,也没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果然他还是选择了陪肖松去旅游。他早该明白,做出了那些伤害肖松的事,林琛待他,早已不再是朋友。
无论时间怎么样冲刷记忆,他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忘掉林琛冰冷如刀的眼神,还有那个字,滚。
往后的几年,文书墨一直在想,如果他心胸开阔点,给他们祝福,会不会不是形同陌路的下场?
可是文书墨再怎么想,到最后想出的答案都一样。
林琛这个人,他爱了十多年,拱手相让,他做不到。
就算回到过去,他也任然会选择不顾一切,用尽各种手段得到林琛。
突然感到唇上传来刺痛,文书墨下意识的缩了缩,眉头紧皱,“咬我做什么?”
林琛不满地说,“竟敢走神,你以前不是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吗?”
蓦地,放开他,走回自己的办公椅,垂着眼帘,翻找着什么东西。
文书墨轻微喘气,没了林琛的压迫,空气都清新几分,看了看林琛,好像有点生气了?谁知道这个面瘫男人到底想干些什么!什么事都不行于色,谁都没法看透他。
办公室内还残留着暧昧的味道,文书墨一刻都不想多呆,思索着该找个什么理由走掉呢。
“这里面有你们杂志社想要的答案。”林琛递给文书墨一个文件夹,趁着文书墨伸手接文件的空档,一个用力,把他抱进怀里,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挑起他下巴,“书墨……”
“老板,胡小姐无论如何也想见您一面,我们让她在……!”推门而进的秘书小姐像是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说不出话来,这这这这BOSS在干什么!她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完了完了。
林琛眉头微蹙,有些不悦,“我是不是说过进门需要请示这句话。”
“老板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敲门。还有那个胡小姐在一楼大厅等您!”赶紧给老板道歉,不然吃不了兜着走,速速撤离才是王道。
林琛并不在意秘书这个大活人的存在,他低下头在文书墨的眉间吻了一吻,而后贴在他耳朵轻轻说道,“……”
文书墨狠狠地推开他,哪里顾得上什么涵养,家教,礼貌,破口而骂,“林琛,放你妈的狗屁。”
能对林太子爷这样大呼小叫,而且安全无恙地走出大楼,文书墨是许秘书看到的第一个人。
傍晚,文书墨走在帝都古时的护城河边,任冷风吹过,他需要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思考问题。
七年了,幻想过无数个与他重逢的情节,却没有一个像是今天这样的。
他以前确实不要脸到逼着林琛跟他做些情人间才能做的事情,但那些事无非都是在作贱自己。他早都已经看明白了,不爱就是不爱,他于林琛,只是最单纯的欲望发泄而已。
出差三天两夜,夜夜失眠,回去不知道能不能请假补觉?
文书墨把烟灭掉,叹一口气,闭上眼,脑里全是林琛最后一句话,叫他如何有睡意。
……
书墨,再爱我一次。
第3章 不愿纠缠
文书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已经快要凌晨了,他还是睡不着。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本以为是朋友有急事,不然怎么会在深夜打电话,但拿起手机,看到那一串数字,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是林琛。
林琛所有的联系方式他虽然删了已经多年,可是手机号码他烂熟于心,只一眼就能认出。
真不知是该感叹他摸人底细速度快,还是该感叹他多年不换号码。
只是他打电话来做什么?采访已经结束,他们之间也已经没有再联系的必要。
铃声还在响,在寂静的夜里无比地清晰,本该悦耳的音符,却像是魔咒,扰的他更加不得安宁。
文书墨就这样静静地盯着那个号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也不眨。手机屏幕再次黑下去,房间再次陷入一片黑暗,良久他才把手机锁屏,丢在床柜上。
闭上眼睛,还是睡不着,透着黑暗,看天花板愣神。
铃声又响了,侧身拿起,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号码。
这有完没完了?
索性接起,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您好,政演杂志社,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电话那边的人揶揄:“书墨,你的私人手机号什么时候变成公司号码了?”
文书墨嘴角抽搐了一下,又恢复了冷静,略带疑问:“对不起,请问您是?”
那边沉默了一下,成熟沙哑的嗓音中带着几分薄怒传了过来:“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爱我一辈子吗,怎么就过了这么几年,就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
文书墨这才装作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林总!您不知道这么晚打电话扰民吗?”
“明早八点,我来接你。”
一句陈述句,不容拒绝的味道,可文书墨还是直言,“恕难从命。”
“与多年不见的好友,难道不应该坐下来好好叙叙旧吗?”
好友?叙旧?文书墨冷笑一声,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可叙旧的?朋友不像朋友,恋人不像恋人,他是想来看他笑话?
文书墨沉下了声音,冷冰冰地开口:“林总是大忙人,我就不叨扰了。”
“只要你想,我随时有空,而且”那边顿了顿,接着说:“书墨,我很乐意被你叨扰。”
噤言完本[耽美]—— by:芒: 书名:噤言作者:芒果馅粽子文案: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够有幸和心爱的人共度一生?他可以忍,可以永远若无其事,永远缄默可是那个孩子,竟然看懂了他的心,甚至回馈了他这些年的感情伪叔侄,无血缘关系内容标签: 情有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