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逼婚完本[美食种田]—— by:花左

[末世]重生攻略完本[空间异: 《(末世)重生攻略》作者:扶苏.文案:正经版:在末世中艰难求存,经历无数的痛苦与折磨最后到底还是死在阴谋与血腥中然而季子柯未曾料到,这并不是他的终点,而是一个属于他的崭新的开始……真实版:在末世中艰难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逼婚[修真]》作者:花左
文案
种田,美食,青梅竹马。
姜夙兴这辈子只有一个执念:无论如何也要履行与青梅竹马白糖哥哥的婚约,即使他早在上辈子就知道,顾白棠的命定道侣并不是他。
姜夙兴:你我二人指腹为婚青梅竹马天作之合旷世奇缘我不管你今后会遇到谁你都只能喜欢我爱我宠我陪我看每一次日出日落观每一次潮涨潮跌你的眼睛只能看我一个人你的唇只能吻我一个人你的!……我不管反正你只能跟我一个人双修!
顾白棠:……
吃瓜群众:仙长,你这是要逼婚?
姜夙兴一拍大腿:对!逼婚!本座要逼婚!
吃瓜群众(搓手):逼婚逼婚!绑了绑了!
顾白棠满脸黑线怒:胡闹!
食用说明:
1.修真文,1V1,HE
2.CP顾白棠x姜夙兴
3.前期修真阶段:练气-筑基-金丹-元婴,每个阶段都有前期中期后期。
4.最后,其实攻很暖,很萌,很深情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主角:姜夙兴,姜昼眠,顾白棠,御宿(于修) ┃ 配角:各路仙长,
序篇
第1章 重生
“根据《全界修真双修法》,顾氏白棠,李氏青衣,你二人可愿在今日结为双修道侣,从此陪伴于对方,忠诚于对方,不离不弃?”
“我愿意。”
“我……愿意。”
“我宣布,你二人今日正式结为道侣。仙途漫漫,愿你二人执子之手,风雨同行……”
这是姜夙兴临死之前头一个月晚上做的一个梦,他并没有亲眼看到顾白棠和别人成婚。他只是听人说了,顾白棠有道侣了。他当时只是诧异,诧异那个看起来禁欲十足的顾白棠,竟然也会去跟人双修,还是一个男人。他想起了两人的父母曾经有过‘指腹为婚’的玩笑话,嘲讽一笑,只叹世事无常。
除此之外,心中并无他想。
他没想到,在他死的这一刻,他竟然又梦魇般的记起了这件事情。
一阵风吹来,俯趴在石阶上的人浑身一颤,惊醒过来。
阴雨绵绵,淅淅沥沥。
姜夙兴睁开双眼,未等他看清这世界,一些雨水便漫进眼眶,苦涩了眼球。
远处,有一道人影缓缓而来。来人一袭白衣黑发,长身玉影,手执素伞,腰携长剑。大雨中虽不见其容颜,却也能感受到其清丽卓然的气质风韵。
姜夙兴张了张嘴,挣扎着,绝望又无声地喊了声:“顾白棠。”
随后便坚持不住闭上了眼睛。
不过片刻,那白衣的修士便来面前。他眉宇清冷,透着疏离尘世之感。或是年龄尚小的缘故,即使如此,那双淡黑色的眼眸之中也露出了些微疑虑。
修士银色剑鞘的前端伸出去,翻过那昏睡之人的下巴。
早已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凌乱地铺在昏睡之人的脸颊上,只隐约看到惨白的脸色,根本看不清眉眼面容。
白衣修士微微眯起了眼,不过转瞬,就立刻神色讶然了:“……姜夙兴?”
这场大雨渐渐式微,烟幕散去,被洗涤一场的玉屏小镇,焕然充满了无尽的生机。
姜氏宗宅是一所古老的大宅子,里面只住着祖孙二三人、分家弟子五六人、家仆三四人。人少,更显得这大宅子空旷。
姜夙兴的房间位于南院,屋中燃着幽然檀香,助人安眠。大雨刚过,将年岁已久的窗棂洗刷地更加泛着棕色。窗外一丛芭蕉开了花,极致的绿叶映着极致的水红,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姜夙兴刚睁开的眼睛,视线就被这样牵引住了,好半天才回过来神。
他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甚至,有一瞬间都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视线麻木的扫过这屋中的一切:天青色的蚊帐、茶几上的紫金炉、挂在墙上的山水画……
这熟悉的一切,渐渐让姜夙兴麻木的面容起了变化。直到他看到书桌上摆放的那一张造型独特的长琴,眼睛瞬间睁大。
姜夙兴挣扎着从床上翻下来,碰掉了案几上的紫金香炉,发出的声响引来了外院的人。
“二少爷?”家仆刚一进屋,就看到刚刚大病初愈的二少爷趴在地上,正挣扎着往书桌爬去。立刻吓了一跳,奔上前去扶他。
“二少爷,您这是在做什么?”
家仆扶不住,姜夙兴直直地扑到书桌前,双手颤抖地抚上那琴弦,发出顿顿的响声。
姜夙兴的嘴唇都哆嗦了,眼神发直发愣,“这是……”
家仆以为他大病初愈,一时不记得前事,忙说:“这是伏羲琴啊二少爷,前些日子老太爷亲自传给您的,从今以后,您就是姜家的家主了。”
“伏羲琴!伏羲琴!”姜夙兴突然大喊两声,便露出狂喜的笑容,痴痴地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这癫狂的模样吓坏了家仆,拔足狂奔而出:“不好了!不好了!二少爷他也傻了!”
而姜夙兴坐在地上,一时眼神发直发愣,一时看着眼前的伏羲琴和周围的一切仰天大笑。
姜夙兴如何能不认得这伏羲琴?伏羲琴是姜家的传家之宝,是每位姜家家主的必备之物。在姜夙兴的记忆里,这伏羲琴,陪伴着他闯遍修真界。虽然他道法并不算的上乘,但即使是作为整个修真界的仙首的西城诸位长老,也不敢贸然在他的伏羲琴下走过三百回合。凭借着伏羲琴,姜夙兴遇神杀神,见魔杀魔,年不过三十,便在整个修真界闻名。
伏羲琴为何在这里?
它不是在封神台上、先自己一步、被熔为齑粉了吗?
琴在人在,琴亡人亡。在伏羲琴消失的那一刻,姜夙兴连着身体,还有魂魄都一同被封神台上的戾气所吞噬了。
姜夙兴愣愣地伸出手,手指在琴身上缓慢游走。他看着周围这熟悉的一切,心里升腾起一种荒诞的想法。他不敢相信自己心中的这个想法。
伏羲琴乃上古神物,能毁神灭魔,荡平诸界。但是未曾听闻它难道还有逆转时空的功能?
这时外面吵吵闹闹的冲进来一些人,定是那家仆招来的。
几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少年看见屋中这个头发凌乱面色苍白坐在地上一脸痴呆的姜夙兴,立刻叽叽喳喳开始叫到:“啊!果然是疯了!”
“大哥傻了,二哥也疯了,宗家看来要换人了!”
“可是分家弟子没人能奏响伏羲琴,只有能奏响伏羲琴的人才能当家主!”
“那这届的家主岂不是又传不下去?老祖祖还得继续当姜家的家主?”
“哼,老太爷前些日子跟顾大娘比试竟然还伤了腰,姜氏的气数眼看着也尽了。我劝你们还是各回分家,自立门户吧。”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少年说道。他一说完后,其他孩子也不说话了,个个眼睛睁着大大的,都看着地上的姜夙兴。
姜夙兴也慢慢回过神来了,虽然他心中激动地想要原地来个伏羲八卦天龙阵法,但是面上已沉敛了神色,眼神威严:“姜言,你要是觉得姜家气数尽了,尽可现在收拾好东西,立马滚出宗族大门。”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震得那群年纪不过十一二三的分家弟子不敢动弹不敢说话。
其中一个惊喜地喊道:“二哥!你没疯?”
这个弟子名叫姜算,分家弟子中,他与姜夙兴最为亲近。
姜夙兴一笑,他看着不过十八岁,这一笑却充满了肆意与洒脱。他此刻心情极好,挑着眉,苍白面容上的眼波清亮无比:“你们看我像疯了的?”
他这模样不像疯的,但也不像平时的二哥。二哥平时虽然也性格跳脱,但是给人的感觉是亲切温和。此刻的二哥,却时时透着一股邪气,压的人很不舒服。
姜夙兴摆摆手,“都滚出去念书去。”
分家弟子们一哄而散,姜言和姜算神色不安地多看了姜夙兴两眼,姜夙兴挑着眉看他们,吓的二人差点被门槛绊倒。
家仆扶着姜夙兴重新回床上躺下,他毕竟大病初愈,此刻身体乏累无比。姜夙兴敏感地觉察到,他之前那半生修为,一点也没有了。他的身体,又恢复了一个十八岁少年应有的体质,而且,比之前还要更弱。
姜夙兴虽然已经猜到是时光倒转了,可是似乎又有什么东西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看了正在将香炉熄灭的家仆两眼,咽了口唾沫,斟酌着问道:“那个,小吴,我睡了多久了?”
“二少爷,你已经睡了快半个月了,家里人都担心你像大少爷一样,睡半个月醒来就变成了傻子。祖宗保佑,夫人老爷保佑,您可算是没事儿。”小吴说着激动地擦了擦红红的眼睛。
姜夙兴紧紧绷着脸皮,以免泄露了自己震惊的内心。小吴的话里信息量太大,让他一时有点接受不了。他刚醒来那会儿没注意到,这时才听清小吴喊他二少爷。姜夙兴的记忆中,他是姜家这一代的独子,怎么就成了二少爷?那个大少爷从哪里跑来的?而且还是个傻子?而且他爹妈好像又去了?呃,好吧,尽管上辈子姜夙兴的爹妈也是在他五岁那年就去了。
看来眼下的情形,并不仅仅是时光倒流这么简单。姜夙兴曾经在西城的古剑书阁中扫了三年的地,那楼阁之中藏着整个修真界最为古老也最为神秘的书籍。姜夙兴曾经在其中读到过一本,说这太虚之中有无数个世界,大世界中藏着小世界,还有无数个平行的世界。虽然姜夙兴从来没有见过那许许多多的世界,甚至整个修真界的人中也未曾听说过有人体验过这种境界,但是并不是说这就不存在。他目前尚不能摸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庆幸自己重生的同时也忐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新世界。
他须得暗暗窥探,小心提防。
小吴还在感叹:“……这一次也真是惊险万分,谁知道今年这平头海的妖怪动荡得这般厉害,你刚接过家主的位置,就碰上海蟒妖发难。海水褪去后,到处都找不到你人,我们都在担心,你像当年的老爷夫人一样祭了伏羲阵了……”
说道这里小吴神色悲悯,姜夙兴心中暗道,这一条倒是一样的。上一世,姜氏夫妇也是因为这平头海里的海蟒妖而祭了伏羲阵去了。
“……说来也真是巧了,整个玉屏镇的人找了你三天三夜,都没找见你人。谁知道刚从西城回来的顾家二少爷,在玉屏山下捡到了你。众人欢天喜地,谁知你一睡又是半个月,刚醒来又是那副样子,真跟大少爷当年一模一样。真是吓死人了。”小吴嗔怪般地望了姜夙兴一眼,似在责怪。姜家虽然有家仆,但是姜家如今人丁稀少,家仆也像家人一样。小吴自小跟他长大,相处起来较为亲近。
姜夙兴莫名地缩了缩脖子,但随后就克制不住地问道:“你是说,顾家二少爷?”
“顾白棠啊。”小吴提高了声音理所当然地说道,忽然又低声笑起来:“你俩可真有缘分,他七岁被送到西城,十三年都没回来了,这是头一次归家,竟然就捡到了你。”
“那他现在人呢?”
“好像是去云洲走亲戚了吧,他们家三姐儿不是去年刚嫁到云洲么。”
顾家三姐确实是嫁在云洲。云洲离玉屏不远,走水路的话 最多一天一个来回。姜夙兴此刻心里扑通直跳,比他刚发现自己重生的时候还要跳的快。
小吴道:“您这一躺就是半个月,人家只不过十天的假期,路上来回耽搁两天,祭祖一天,去云洲走亲戚一天,剩下的六天全陪您这儿。”
“他在这儿陪了我六天?”姜夙兴心中一阵涌动,几乎就红了眼眶。
“那可不,再怎么说你俩也是指腹为婚的呢,有婚约呢。”小吴打趣般地说道。
姜夙兴泪光闪烁,“我俩婚约还在?”
小吴看他这个样子,有些奇怪地开始打量他,“你该不会是烧糊涂了吧?要不我去把老祖祖请出来再给你看看?”
老祖祖就是姜老太爷,平时都在闭关状态,没个一年半载不会出来。
“不不。”姜夙兴连忙坐端正,心里电转瞬间,千百个念头汇成一个:顾白棠,这一回你可别想跑了。
小吴说:“当时你还在夫人肚子里,顾二两岁,两位夫人说你若是个姑娘就指婚给顾二公子。后来你出生了,两家便也没提过这事儿了。平时大家就当玩笑开开,没谁当过真……”
姜夙兴一拍大腿,泪珠子落了一串,却神采奕奕,志在必得:“不,这事儿可得当真!”
第2章 逼婚
顾家与姜家,只隔着半条街的距离。从姜家侧门出去就是一条街道,沿着这条街走不过两百米,就是顾家的正门。
姜夙兴此刻就靠在姜家侧门石头狮子前,两手抱在身前,左手塞进右手的袖子里,右手塞进左手的袖子里。眼神空濛地望着前方。
他想了很多事。他怕这一切像一场荒诞的梦境,是他死前的幻境,稍纵即逝。但这个冬天的初雪落在他的脸颊上,触觉又是那般真实。
这一日姜夙兴回魂,这一世前十五年的记忆逐渐清晰,心中有数。
婚约这事,与上一世相差无几,其实也就是一句玩笑话。那年姜夙兴还没出生,尚还孕育在他母亲姜夫人的腹中。顾大娘带着她的一岁半的二小子顾白棠来串门,两个女人热切的讨论姜夫人这一胎会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那会儿快两岁的顾白棠穿着雪白的小衣服,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不哭不闹,白白净净。一双菩提般的黑眼珠子静静地望着姜夫人椭圆的肚子,小模样看起来别提多惹人喜爱了。
姜夫人逗他,“小白棠,娘娘生个女儿,将来给你做媳妇好不好啊?”
顾大娘当即一拍桌子,“甚好甚好!我早就想这么说了,既然你提出来了,咱们就这么定了。”
姜夫人也很满意,“我也是太喜欢白棠了,这孩子真漂亮,看着真让人心里欢喜。”
两个女人就这么在聊天当中很随意的决定了这件事,顾大娘拉着顾白棠站到姜夫人的肚子面前,指着肚子道:“白棠,快跟你媳妇打招呼。”
顾白棠那会儿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媳妇,他只是被两个激动的女人吓到,大眼睛眨巴眨巴,哇地一声哭了。
其实当时也就是一句玩笑话,后来姜夙兴出生了,也就更没人真正把这个婚约放在心上。姜夙兴小时候爱生病,一度被当成女儿来养。两家的大人又特别讨厌,每次都要逗小孩子:“哎呀白棠啊看你媳妇过来了。”
每当旁人这般逗时,顾白棠的反应便十分有趣。三岁之前他会哇地一声哭出来,三岁之后他便不哭了,只闷闷地沉着一张小脸,严肃正经的小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他越是这样大人便越喜欢拿这事儿逗他,顾白棠随顾大叔,小时候也是温和沉静乖巧的孩子,但每当有人说‘白棠你媳妇来了’的时候,他都会憋的小脸通红。
当然别人也拿这事儿逗姜夙兴,不懂事儿的时候姜夙兴就只乐呵呵地笑;懂事儿了之后他也知道这只是一个玩笑,别人还这么逗他,他要么笑笑了之,要么溜之大吉。
后来的事情则有了区别。上一世姜氏夫妇在姜夙兴五岁时就因镇压平头海里的海蟒妖祭伏羲阵了,五岁的姜夙兴和七岁的顾白棠一同被送入西城拜师学艺。
而这一世,姜夙兴多了一个大哥,姜氏夫妇也一直好好的活着,直到他十五岁那年,姜家大哥去镇压海蟒妖,姜氏夫妇为了救大儿子,祭了伏羲阵。
也就是说,姜夙兴现在十八岁,他从未去过西城,一直留在玉屏。而顾白棠,与上一世无异,仍旧是在七岁时就去了西城,今年二十岁才回来。
与上一世的朝夕相处青梅竹马不同,两人眼下已经十三年未见,顾白棠还会不会像上一世一样,待他不似兄弟、更胜兄弟呢?
这一点,姜夙兴也是不敢确信的。可是他很快下意识地就不去想这个可能,因为小吴不还说吗,即使是十三年未见,顾白棠还是把他从玉屏山下捡了回来,还在他床前守了六天。
重新活这一世,有些事情还是一样的,但有一些已经发生过了改变。但不管发生了什么改变,姜夙兴这辈子的执念只有一个:无论如何也要跟顾白棠履行婚约,即使他知道顾白棠的命定道侣并不是他。可是那又怎么样,姜夙兴从来不是惧怕命运的人。莫说此刻已经时光倒转,一切皆有可能,就是还在上辈子,只要他那个时候认识到顾白棠对自己的重要性,他就是抢也会把顾白棠抢过来。
叶总监和林先生完本[耽美]: 《叶总监和林先生》作者:大角先生/马鹿君内容简介:知名渣攻叶总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有一天遇到林先生……第1章1、叶总监最近很烦恼原因很简单:他想搞卓异公关部的外联负责林先生2、不不不,不是搞不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