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绝地反击完本[末世耽美]—— by:久落微笺

家养吸血鬼完本[灵异耽美]: 《家养吸血鬼》余不知文案:景安作为一个守法的好吸血鬼,天天只抱着电脑和漫画活着,就这么度过了一千年的寂寞时光某天,他收到了一份奇怪的大件快递他还没打开快递,脑子里就有闹钟作响,这个快递不一般!本故事就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末世之绝地反击》久落微笺
文案:
徐晗这辈子遇到的最倒霉的事就是赶上了末世,遇到的最最倒霉的事就是碰到了任泽尧。
上一世,他因救任泽尧的小情人而死,这一世,他下定决心,即使死也要把任泽尧拖下水。可是奈何敌人强大,反击不成反被陷害。徐晗拍拍包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可是这一世的任泽尧,似乎有什么不对。
任泽尧:老婆~
徐晗:滚,跟来干什么,找你的白莲花去
任泽尧:吼(你不就是白莲花吗)
徐晗:……
这是一个“糙汉子”成功挤掉白莲花,并变身成为“白莲花”的故事。
本文练手之作,作者喜欢设伏笔,非喜勿入,节奏有点慢热
内容标签: 重生 末世 现代架空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晗、任泽尧 ┃ 配角:林羽嘉 ┃ 其它:末世
第1章 重回末世前
昏黑偌大的S市基地实验室,孙明传侧着身子在一群穿着白大褂,脚步匆匆的人群中走过,这里是S市唯一的也是隶属于军方的实验室。
自从丧尸病毒爆发以来,就有大量生物化工教授拥攘于此,为S市的军方服务。
“手术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孙明传从人群中掠过,通过验证身份的ID卡,打开了实验室最里间的金属门。
“院长,一切准备就绪。”
孙明传点点头,顺手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门,换上了搭在呈放药品铁架上的白大褂。
几个助手将准备好的器具用品摆放在实验台边的推车里,便开始协助孙明传工作。
躺在实验台上的人大概二十出头,齐耳的短发略略偏长,暗黄色的皮肤在实验室的灯光下愈发暗沉,脖子上的锁骨崩到极致,从耳侧一边细白的皮肤上,隐隐可以猜到他末世前经历过一段安逸的生活。
青年细长的睫毛遮住此刻正紧闭的双眼,睫羽处微微地颤抖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安。
末世已经爆发一年之久,紧缺的物资和青年曾经遭遇的非人待遇,是青年身体发生变化的原因。
“把手术刀递过来。”孙明传低声吩咐身旁的助理,丝毫没有因为接下来将要做出的事感到一丝犹豫。
助手顺从地将推车里的手术刀递过去。
冰凉的利器贴近青年脸颊两侧突出的颧骨,沿着青白的血管细细摩擦。
床上的人像是被人突然抓住双爪的麻雀,惊慌失措地、激烈地挣扎着。
实验室里的人被青年先前的乖巧蒙骗,以为他已经放弃做徒劳的挣扎,此时都不免惊愕,但是看到实验台两侧禁锢住青年双手双脚的铁铐,却又放下心来。
“这么不老实,干脆打一针麻醉剂,省的浪费时间”。白大褂里一个女人咕哝着。
“这个时期药品这么珍贵,怎么能随随便便拿来用……。”人群中传来小声的应答。
孙明传冷哼一声,一个眼神过去,周围的聒噪声音消失了。
手套……纱布,助手站在一旁等候着,脸上满是麻木的神色。
孙明传扬起刀柄,锋利的刀刃在青年额头一侧磨砂,右手简单地比划几下。不难看出,他正在寻找最适宜的下刀位置。
突然,孙明传眼神一凝,手腕一转,迅疾地向青年脑侧刺去。
“院长,任二少来了”。
孙明传手中的刀堪堪止住。
没有人注意到床上不再挣扎的人,眼中闪现一丝希冀的亮光。
金属门开合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进来了。
“他来干什么?”孙明传轻轻地放下刀,眼神还留恋地盯着刀刃,明显一副被人打断的不悦神色。
刚才进来的人摇摇头,表示自己毫不所知。
“孙院长”。
不待孙明传发火,金属制门再次打开,穿着军用松枝绿色军服的男人走入实验室。
踏踏的清脆脚步声在沉寂的实验室里格外清晰。
男人审视四周,脸色暗沉。
躺在板床上的青年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掌心被指尖狠狠攫住。
“晶核呢?”
他不是来救自己的,床上的人瞳孔一缩,全身细微地在发抖。
孙明传白眼一翻,心想:要不是你突然打断,恐怕晶核早就到手了。
但面上不显:“二少,您稍等片刻,晶核马上就取出来”。
任泽尧点点头。
孙明传把刀握在手里,不再挑剔位置,在青年惊恐失神的双目注视中,一刀下去,在青年的脑袋上剖开一道深深的口子。
床上的人不再有丝毫的挣扎,两手垂在床边,眼角有些湿润。
孙明传在剖开的头颅里搅动几下,摸出一颗金色的晶核。
由助手接过去,放在水里清洗几遍,用纱布包好,递到任泽尧的手里。
任泽尧默不作声的把玩着手中不到两寸的晶核,视线在床上的青年身上停了几秒,就无谓的转开。
“二少,那您答应我的事?”
孙明传腆着脸,讨好地盯着床上的人。
“人你带走吧”。
金属门机械的关闭,任泽尧的脚步声亦趋亦远。
疼,这是大脑被手术刀捅~入时,徐晗心里唯一的想法,没有麻醉剂,也没有任何能够麻痹自己神经的东西,周围面对的都是一群麻木不仁的“人”。
这是末世,是S市的解剖研究实验室,里面是一群眼里只有军方的利益和自己疯狂的实验欲望的“人”。
白白送来的实验品,自然没有人会拒绝。
当手术刀刺入自己头部的那一刻,他对于生存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毕竟实验室为军方服务,为了林羽嘉,牺牲自己不足为惜。
所以,当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看到自己躺在以前那间逼仄的出租屋里,而不是冷冰冰的实验台上时,如果说没有一点惊讶,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徐晗,快开门,老子知道你在里面!”
是房东的声音。
徐晗从床上翻下来,打开门,外面果然是房东那张凶神恶煞的脸。
“你拖欠房租快有一个月了,加上上个月的,准备什么时候还啊。”
徐晗理了理自己睡得褶皱的衣服。现在是12月xx日,距离末世仅有一天,等末世来临后,钱就没有任何用途了。
徐晗看了看房东满脸胡渣、凶悍不耐的表情,眼神有点怪异。
如果他没有记错,上辈子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交不上房租,才被房东从这个地方赶了出去,之后便遇到了秦修,和他一起去了S市。
“等一下。”
按照时间来算,徐晗现在只是一个学生,父母离异后,都各自成家搬到了很远的地方,由于徐晗已经成年,在他们各自组建家庭之后,就没再管过徐晗的生活,更不用提所谓的生活费。
这几年,他在学校旁边的书店里也做了份兼职补贴零用,多少又有些学校的奖学金,日子紧紧巴巴的也算是过来了。
不过在任泽尧离开他之前,曾经给他留下一笔钱,大概有二十多万。
只是他因为自身的原因,一直没有动用这笔钱。
现在情况就不相同了……
“钱现在不在我身上,等我把它取出来就把房租补上。”
房东撇了撇嘴角,眼神狠劣:“你小子最好不要给我玩什么花样,晚上就把钱给我交齐了,否则,有你好看!”
徐晗将拉开的门往自己站的方向拢了拢,准备随时关上。
可是房东很显然不愿意这么轻易放过他,叫了几个人把徐晗房里唯一的家具—那个歪歪斜斜的家具给抬走了,里面的几件衣服被粗鲁地扔在地上。
本来就不宽敞的小屋,显得更加逼仄了。
房东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待他走后,徐晗锁上门也离开了出租屋。
上辈子末世来临时,他和任泽尧已经分手一年了,虽然他当时对任泽尧还有感情,但既然对方提出分手,他也不能像个女人赖死赖活地硬扒着他不放。
任泽尧祖父在民国时曾是司令,任家不论在政界还是商界都很吃得开。
当初徐晗会遇见任泽尧完全是阴差阳错。
任泽尧隶属的军部被他们学校请来做指挥演示,任泽尧负责在学校大礼堂做结束演讲,他当时作为学生会代表负责做这方面的交涉,一来二去的,两个人慢慢地就认识了。
末世来临之前,任家举家迁往s市,两人再没见过面,末世之后,更是没有任何联系,不过从别人口中听说任泽尧交了林羽嘉这个新男友,并且因为林羽嘉从小体弱多病的缘故,对他百般宠爱。
任泽尧更是在林羽嘉被丧尸病毒入侵的时候,听下属说取出与林羽嘉同一个异能的异能者的晶核,可以祛除病毒后,通过秦修之手找到了徐晗。
这也是徐晗死前待在实验室的原因。
任家三代都隶属于军方,末世降临,更是凭借军备力量和筹集的物资一跃成为S市的霸主,建立了S市最大的基地。而徐晗所在的C市则被一大群丧尸包围。
防御措施本来在短时间内就很难建立牢固,走投无路之下,他才随着C市的车队南下去了S市。
没想到,那里最终成了他的葬身之地。
醒来以后,徐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床边的抽屉里翻出很久以前被他遗忘的一个小木盒,里面是一枚古色古香、花纹繁琐的戒指。
这是任泽尧以前来的时候丢在这里的。
上一世在他南下去了S市之前,就托人把东西还给了任泽尧。还是在临死前的两个月里,他在林羽嘉手上看到这枚戒指,才知道戒指里藏有一个不足50平方的空间。
空间不大,但足以支撑一个人在末世活下去。
徐晗将戒指套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
这一次,他不会傻傻地把戒指还给任泽尧。
徐晗先去银行,把卡里的钱取出来。
前前后后差不多二十多万块。
取出钱,徐晗直接打车去了C市最大的商场。
室外阳光和煦,街道宁和。
透过暗灰色的车窗玻璃,街上各色店铺和形形□□的人群都尽收眼底。末世来临的前一天,整个C市和往日没有任何不同,一点征兆都没有,发生的让人措不及防。
现在看到这些浑然不知明天事的面孔,末世时却为了争抢一点物资不惜出卖亲人朋友,以致妻离子散,自相残杀的血腥场面令他想起时不由心寒。
到达商场,徐晗在货架上挑了很多容易保存的包装食品:巧克力,压缩饼干,风干牛肉,简装泡面和一些常备蔬菜……零零碎碎装满了两个购物车,又去楼上男士货架选了几件冬装。商场的衣服标价贵得离谱,他没敢多买,只挑选了几件,就把东西打包送回家。
在商业街的地摊上挑挑选选买了点锅碗瓢盆,夏天的衬衫,牛仔裤,冬天的毛衣,围巾,手套什么的生活用品,基本花光了手里的钱。
末世的气温变化异常,今天是夏天,明天可能就是冬天,所以,提前做些打算,总不失为一种生存方法。
一直忙到傍晚,徐晗才磨磨蹭蹭回到出租屋,把买来的东西都丢到空间里,又把买东西前事先预留好的钱交到房东手里,才算完事。
晚饭时,吃了一碗自己水煮的不咸不淡的面条。
徐晗知道末世后物资的重要性,因此,即使自己现在的食物足够自己撑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没有随意浪费食物的习惯。
晚饭之后,躺在床上消化,徐晗的视线才若有若无地停在床头柜上,一个装着他和任泽尧相片的相框上。
眼睛被相片上那张笑脸刺得灼痛。
他不是不明白末世的残酷,也没奢望别人会给予他这样一个陌生人帮助,只是,任泽尧毕竟是不同的。
至少如果他是任泽尧,不会亲手把曾经的恋人推向坟墓。
徐晗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他轻手拿起柜子上的相框,看着照片中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眼底有说不出的意味。
玻璃相框被毫无预兆地抛到墙上,顿时支离破碎。
作者有话要说:
稍微修改了下这一章,如果有建议可以提出来,只是轻点喷哟,萌新需要多多鼓励。
另外推荐同时开的另一篇文。
如果喜欢多多收藏哦~
第2章 初遇前男友
末世来临前的预兆,直到爆发的前一个小时才完全出现。
铺天盖地的酸雨,没有任何征兆,从C市开始,自北而下,落得人措手不及。
末世真正来临是从上午6时开始,在大多数人还在沉睡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场突如其来的酸雨会给整个城市带来什么样的危机。
C市本来就是重工业城市,工厂废渣和人为排放的酸性物质严重超标,在这场酸雨降临之前,就已经被专家认定为酸雨出现最频繁的城市。
所以这场酸雨的突然降临,对那些早已对天气状况了如指掌的人来说也并不惊奇。
直到几个懵懵懂懂的上班族,撑着雨伞在站台前等车的时候,由远及近的尖叫声才使他们从自己编织的和平梦境中惊醒过来。
“救命啊。”
尖叫声是由一个白领女人发出的。
她撑在头上的碎花伞破了一个突兀的洞,那是被酸雨腐蚀出来的。
大片淅淅沥沥的酸雨像泼水一样倾倒到她的脸上、身上,很快遍及全身。
酸雨顺着她的头发流下,在额头处停滞,刹那间,女人的头发顿时化为乌有,而白领女人的肩膀处、大腿处,也遍布骇人的小洞。
人群在一阵仓皇中四处逃窜。
然而末世,才刚刚开始。
被酸雨腐蚀的女人全身的皮肉糜烂不堪,半只胳膊像是撒上了化尸粉,除了裹在皮肉里层的骨头和几片碎肉搭在肩膀处摇摇欲坠之外,整只胳膊几乎空无一物。
逃窜的人群也难逃已定的命运,被这场淋到之后,身体细胞各处都在发生明显的变化,全身骨质疏松,皮肉糜烂,残缺不全的牙齿粘在嘴里,身体犹如浮尸,在C市的街道两旁,晃晃悠悠地行走。
徐晗从前天晚上躺下以后,就一直难以入眠。
末世准确到达的时间,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他更加清楚。
所以,当12月xx日早上6点,淅淅沥沥的酸雨在他出租屋的窗台上,留下清晰的腐蚀痕迹后,他并未惊慌失措,躺在出租屋的床上,静静等待这场酸雨过后会出现的事情。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场酸雨将会持续接近两个小时,覆盖面积由南至北,从C市到S市。也是这场酸雨,制造了大量的“非人类”,把人类重新带回弱肉强食的时代。
咚咚咚,门外不断传来匆忙的奔跑声和缓慢拖沓的行走的声音。
徐晗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自己的屋门被敲响了。
“开门,快开门,救救我。”
撞击门把的声音呲啦作响,徐晗透过二楼挡风玻璃,瞥见门外惊慌逃蹿的人群,四散奔逃,那个不停拍击他门板的中年女人,很快被两三个接踵而至的丧尸包围,吞吃入腹。咀嚼的腐肉的气味糜烂在流动的空气中,引人作呕。
昨日的房东赫然在列,在分食了女人的半条大腿之后,随着一大拨丧尸摇摇摆摆地向楼下的商点铺走去。
徐晗知道他没有多少时间了,酸雨波及范围太广,感染的人群太多,成功变异为异能者的人少之又少,他虽然有空间,但是里面只能放一些死物,却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上辈子他的治愈异能达到3级,除了治疗一些小伤和自我的愈合能力之外,基本上对别人没有什么作用,所以后来只能依附队伍,在队伍里做做后勤的工作。
现在他的异能还没有激发,待在这里防御简陋,不是万全之策,如今只能等政府派来军队,对这里进行清理之后,他才有机会跟着部队南下到达s市。
徐晗在出租屋里待了两天,根据前世的经验估计,军队派出的救援人员最迟今天就能到达C市,目前他应该做的就是整理行李,等待和军方会合。
徐晗从空间里拿出几瓶矿泉水和一些零碎的食物,把它们放在身后的背包里。
挑了一件厚实的连帽衫套在身上,换上玄关处衣架底下那双黑色高筒鞋,鞋的脚掌漆上颗粒状的细纹,防滑效果极佳。
为了避免被熟人认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他带上口罩和遮挡左手戒指的黑皮手套,全身武装之后,腰间插上一把锋利的长刀,便从自己生活了两年的出租屋里走了出去。
老板总想和我谈人生肿么破: 老板总想和我谈人生肿么破?作者:雁过吾痕文案:三年前,方静舒惨遭人设计,一夜风流后,揣着个球被踢出了方家大门三年后,重新找了份养家糊口工作的方静舒,总觉得女上司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更为诡异的是……她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