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强双性]灵姻传完本[古耽]—— by:膘儿

重生之卿心付砚 完结+番外: 《重生之卿心付砚》(GL)作者:时微月上文案:傅言卿以为作为质子的自己是幸运的,这深宫中终究还是有温情的,可是倾尽所有助赵墨笺登上帝位,得到的却是对她西南王府的绝杀令万念俱灰下的她身死殿前,未入阴曹地府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灵姻传(美强/双性受)》作者:膘儿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中H 正剧 美攻强受 神话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书生×龙神
读《柳毅传》的时候开的脑洞,目测不会太长,肉和剧情各一半,甜文。
我知道我还有坑没填,但是这个,是我最爱的美强!!我忍不了了!!!
快跳坑来吃糖吃肉啊胖友们!!
第1章 第一章-插叙什么的不管了先来个酒后乱性肉解馋
对方的吐息之间满是酒气,但他还是抬起下巴主动凑上那双唇。
以往向来温雅的书生压在自己身上,亲吻的动作更像啃咬,看起来并不强壮的双臂也死死摁着自己的肩膀,让他无法动弹。
大哥珍藏的酒果然了不得。
“杜康酿酒,遗欢于世。甘苦自融,一滴解忧。”更何况这人把一罐喝了大半。
书生身上的燥热透过衣服传到他身上,那张白皙的脸颊上满是潮红,一贯的镇静自持已经连影子都没了。
“想不到你也有这幅样子……”
书生大概听不到他的话,一双迷蒙的醉眼可能都看不清他的脸,但却低喃着念他的名字:“钱塘……”
别说是心,五脏六腑都跟着被扯动,疼得他要呼吸不畅。
单单是对方醉后没把自己当成别人这一项,就能让他高兴得恨不能化为真身飞上九天再游遍四海。
作为龙神,这想法多少有点丢人吧。
不过也不会有别人知道。哪怕是眼前的书生,酒醒之后也什么都不会记得。
杨有决。龙神想心中默念,勾住书生的脖子再次迎上去。
但书生似乎已经不满足于亲吻,嘴唇向下蹭着他的脖子,下身的硬挺也戳在龙神的小腹上,难耐地轻轻耸腰。
仿佛被求欢的雌兽,钱塘感到自己的性器也兴奋起来。
衣襟被书生向两边扯开,杨有决一寸都不放过地舔吻着。结实的胸膛随着喘息剧烈起伏,既想逃开又痒又痛的逗弄,又想把皮囊之下的心也送到他面前。
浅褐色的乳珠落入他的唇舌,脆弱又小巧的肉粒根本不堪折磨,吸了几下就发疼发胀。
“啊……别弄了……啊哈……”细碎的呻吟被舔吸的啧啧声打乱,钱塘挣扎着侧身。
但他一动,两人紧贴的下身稍一摩擦,书生的欲望就再也忍不住。
放开口中肿胀的乳首,杨有决一手胡乱扯着他的腰带,一手分开他的腿。
真是喝醉了,逻辑条理全抛在九霄云外,连件衣服都脱不下来。钱塘看着他认真皱起的眉头,不合时宜地想笑,一点即将被侵犯的紧张也没有。
但杨有决没给他分神的机会,竟抓着他的裤子胡乱撕扯着,极珍贵的布料被他扯得乱七八糟。破掉的裤子挂在腿上也不脱去,就这么隔着亵裤去摸他的臀缝。
平时最多拿一拿笔杆的手指意外地有力,在后穴附近戳刺着。微微的刺痛让钱塘终于慌张起来:“不、不行……!”
杨有决根本不许他临阵脱逃,伸手几下把亵裤也扯坏了。成年之后钱塘不允许任何人触碰自己的身体,如今那个隐藏了数千年的私处显露出来,哪怕在看着的人是个神志不清的醉鬼,也仍然让他羞愤不已。
杨有决醉眼迷蒙,本来是奔着后穴去的,却被上方细小的肉缝给吸引了注意力。不凑近些看都不太容易发现它,他伸手摸了摸,指尖试探着往里戳。
里面干涩非常,比后穴好不了多少。他掰开两边的肉唇,反复确认那确实是女性才有的肉花,只不过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
钱塘咬着自己的手指观察杨有决,希望醉意能加强他的承受能力,别被自己的畸形吓跑了。
但书生此刻只是一脸茫然,好像在纠结要选哪个入口似的。
龙神只觉得腿间的两个小穴快被盯出火了,脸颊上也滚烫一片,突然就有些后悔。
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作者有话说:(最喜欢的美强且双向暗恋所以没忍住,一顿狂撸之后又挖坑了_(:зゝ∠)_虽然搬了原文的前半部分剧情,不过因为我把人设都改了,就不当它是柳毅传的同人了,当原创来看吧~)
第2章 第二章-继续酒后乱性肉
凡人的寿命对于龙族来说就很短了,可是杨有决的寿命,比其他的凡人还要短上很多。
不过跑到地府去翻生死簿查他的寿命这件事,钱塘可不会告诉任何人。
本来他很想直接把那页撕了,或者抓笔将名字涂成漆黑。但他下手之前,突然想到,这种触犯天条的事,还是别做的好吧?否则天帝一生气,自己又要受罚可就不好了。
唉,这就是认识杨有决后落下的破毛病,瞻前顾后的。
烦死了。他把生死簿一摔,也不理会吓得瑟瑟发抖的看门小鬼,回到了龙宫。
还好延长寿命的方法多得是。比如多嗑几粒灵丹妙药,或者学些调息的法术,再或者……
从前也有龙族与凡人相恋,他们结为夫妻之后,那凡人也能延寿万年,水陆无往不适。
他想,虽然不可能与杨有决有夫妻之名,但靠那个自己痛恨了这么多年的畸形器官,或许可以行夫妻之实呢?
“嘶……”下身的疼痛把他的胡思乱想驱散,眼前的书生正扶着不知什么时候掏出来的阴茎往雌花里顶。
钱塘撑起上身,一眼看到那根比自己的尺寸大上许多的凶器,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从未打开过的花穴可能连两根手指都容纳不了。杨有决要是清醒的话,或许还会有点怜香惜玉的心情,可现在他除了发泄欲望之外,已经没了别的想法。
箭在弦上哪有不发的道理,钱塘也知道既然是自己选的馊主意,不论如何也没法退缩。
从前闯祸他也没少挨天兵天将的鞭子,只是疼而已,没什么不能忍的。
书生修长的手指掐着他的腿根,壮硕的肉棒挤进窄小的花瓣,薄薄的肉唇被撑得发白,更别说花腔里面的嫩肉几乎要被撕裂一样。
天下最可怕的酷刑也不过如此了。钱塘真想一巴掌将对方打醒——我手段卑鄙,可是你也没比禽兽强多少吧?!
嗯……要是真让杨有决知道了,他会不会来请罪说愿意负责到底啊?
可是,凭自己的本事,出了这种事还不阻拦地任他犯错,岂不可疑。
沉沉浮浮的思绪倒是让钱塘不再过分紧张,而暂时放松的身体也让杨有决找到机会,挺着腰一举劈开青涩的穴道。
“啊——”
钱塘生平头一次因为疼而惨叫出声,眼泪浸湿了眼角,青筋都从额角蹦起来了。
大概是被过分紧密穴肉咬得有些痛,书生又把阴茎抽出来些许。血腥味立刻散在空气中,他也愣住了。
“都是你干的好事……还看什么看!”钱塘的嗓音都被疼痛折磨得发哑,羞愤欲死的样子跟被糟蹋的黄花大闺女无异。
而且他忘了,和醉鬼根本没道理可讲。杨有决也不是看到血会吓晕过去的柔弱体质,除了有几分意外,根本没有被他的怒火所威胁到,而是重新扶着阴茎再次撑开花穴。
有了血液的滋润,进出的动作不再艰难,书生抬起他的腿绕在腰间,找了个容易使力的位置,开始了真正律动。
钱塘咬着下唇默默承受着,根本不敢去感受他进入到了哪种深度,心底已经骂了无数句禽兽。
若是清醒时也这样,大概没有哪个姑娘愿意跟你吧……
“啊……呃、等等……”花穴里被触碰到某处时瞬间泛起的异样感觉让他忍不住开口,“杨有决!”
书生抬眼,精瘦的腰身向前一挺,竟狠狠地找准了那点撞上去。
下腹中炸裂开般的快感太过陌生,钱塘呜咽一声,腰部往下全都酥麻了。
清心寡欲的龙神连自慰都几乎没有过,他为交欢带来的舒爽而害怕不已,慌乱地想推开杨有决。
但书生一直盯着他,立即料到他有怎样的意图。龙神刚觉得那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的眼梢像在笑话自己,对方就继续抽插起来。
花穴本来就是第一次承欢,格外敏感,传来的快感就如同洪水般奔涌着冲垮了他的所有。
“啊、你、慢点……啊啊……”钱塘不知道自己细碎的呻吟听起来有多么可耻,但他连咬着牙关的力气都没了,只能随着阴茎的撞击发出轻哼。
每一寸羞涩的穴肉都被肏开,开拓成只契合那根阴茎的形状。花腔深处传来阵阵热意,好像有什么要涌出来。
总、总不会是要尿了吧?
花穴里藏了个同样畸形的尿道口,但从来没有派上过用场。
他心慌地看向杨有决,那人正干得起劲,低着头盯着身体相交的地方,汗珠流淌下来滑过秀挺的鼻梁。
罢了,管他那么多。反正他不会记得,丢脸丢得彻底一些也无妨。
作者有话说:(感谢跳坑的各位!!!!我真的好喜欢这个设定!!!!稍稍会有一点点虐但肯定是甜甜的结局放心吧!!!!!)
第3章 第三章-吃肉了!!!胖友们快来跳坑啊球球你们嘞
阴茎撕开的好像不只是雌穴的皮肉,还有隐藏数年的雌性本能。那股热流似是终于找到了出口,顺着花腔往外流,粘腻的液体将血液都冲淡成粉色。热烫的性器像捣杵一样凶狠,羞人的水声随之响彻床帐。
钱塘真想把耳朵堵上,可是那声音是在肉体摩擦间发出的,顺着皮肉钻进脑子里,怎么也躲不过。
小嘴的紧致和顺滑都是使杨有决性欲翻倍的猛药,他粗喘着一声不吭,手指却来到被强行撑开到最大的花唇外。里面一样湿滑一片,每揉一下都能引发花径的收缩。
不懂他为什么要碰那里,钱塘伸手去挡,书生的手指猝不及防滑到上方的尿道口。
那里也连带着被撑得有些变形,小口挤压成一道缝。指甲戳进没有阻挡的小孔里,一种奇异的刺激感让钱塘浑身一抖。
花径收缩的幅度也翻了倍,杨有决变本加厉地用指腹磨着,还控制着性器往他的敏感处顶。
“什、你在、在干什么——”钱塘牙齿都在打架,那个小孔连着下腹里的器官传来一阵酸涩,只有花穴莫名地兴奋,讨好地吸吮里面的阴茎。
花腔吐出更多热液,而干涩的小孔被磨得发疼,继续喷出什么来缓解。
酸胀感愈加浓烈,钱塘抓住他的手,却没有推开的力气,反而无意识地催促他用力再狠一些。
“啊啊、啊不、唔啊、要、出来了……嗯啊——”龙神被书生一番无师自通的肏弄搞得神迷意乱,胀满到极致的那一刻,在书生刻意猛烈的撞击中,仰起下巴濒死般长长地尖叫出声。
清亮的汁水喷射出来,打湿了两人滞留在外面的手指。而且随着没有暂停的抽插,继续小股地涌流出来,好一会才停。
“啊哈……啊、啊……”钱塘一边轻颤一边重喘,下身酥软得像被抽了筋。不光是花穴,连从一开始就被忽视的阴茎也不顾他的意愿,解脱似的泄了。两个性器加上失禁,对于从未享受过性事的龙神也算不小的冲击,一时半会根本无法还神。
可杨有决里出精还早得很,而且还迷上了他泄身时花穴痉挛似的绞紧,提枪打算再把他干射一次。
尚在高潮余韵中的身体有些经受不住他的袭击,还未放松的花穴再次被捅开,竟有些钝痛。钱塘抬腿用脚跟敲打书生的后背,哑着嗓子发怒:“停一会儿会死么!”
书生显然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停战或议和,继续折磨已经湿漉漉的尿道口。
或许是书生的技术太好,刚才还从里到外都紧绷的身子没几下又被肏开,钱塘又只剩毫无气势地呻吟的份。
“等、慢一点……让你、慢一点、唔……听不见么你个王八蛋、啊……”身体被顶着来回晃动,小穴里也似乎没留一丝空隙,被填满的感觉既欢喜又羞耻,他强撑着摆出一贯的严厉骂了一句,可是全被杨有决给撞得七零八落,反倒像是假嗔真媚。
书生不止不听他的,还对于钱塘开始乱扭的腰产生了不满,身体稍稍向前倾一些,手掌似有意似无意地再次攀上他的胸膛。指尖碰到挺起的肉粒,掐住并拉扯着。
“啊啊——”痛感让钱塘抬起上身,这个动作导致两人交合的地方更加深入。他低头看去,才发现那根阴茎竟还有一小截没有进去。
书生也感到姿势变化带来的好处,干脆搂着他的腰要把他扶起来改成跨坐在自己的性器上。
钱塘扶着他的肩膀,用膝盖强撑着身体不彻底沉下去。因为紧密的肉腔已经被开拓到了尽头,若是他执意继续的话,自己的身体非被他捅破不可。
杨有决抓住他的腰,蛮横地要把他摁下去。钱塘早就忘了仙身不坏,好像体内是根神兵手里的铁杵,会一举穿刺了五脏六腑,吓得慌乱到了极点:“不行、不行——”
书生听到他的喊,那双眼似有一瞬间的清明,紧接着露出失落和无奈。
“不行么?”杨有决问得轻飘飘,语气里也带着醉鬼的迟钝,可他看起来可怜极了。
混账醉鬼怎么还想一出是一出。钱塘刚哭笑不得地想心软,对方接下去的话却让他呼吸都停了。
“我能为你做的只有那件小事,也明白肉体凡胎配不上你。可是……”书生像在看着他,迷蒙的醉眼里又没有倒映着他的模样,只一味喃喃地说着,好像那话在心里已经滚了千百遍,“连倾慕你也不行么?”
“杨有决?”
他发抖地试探着问,可那人不应他的话,还在低声絮语:“若非泾阳巧遇,也不会有机会与你相识。可你我相差悬殊,也不可能在一起,我想这便是造化弄人吧……”
“造化弄人吧。”钱塘缓缓重复他的话,却比他还要凄恻,“是啊。我连倾慕你都不行。”
作者有话说:(虽然有人不希望虐受有人不希望虐攻!但是我要说!两个我都会虐的!但是这个虐肯定是怡情小虐所以不要担心!另外作者因为要填的坑太多可能顾不上写彩蛋,大家的留言就是我填坑的动力!感谢感谢!)
第4章 第四章-这件小事叫初恋(大雾(插叙
杨有决在泾阳救了洞庭君的小女儿,这事都快传遍五湖四海了。
是他义气相助为龙女送信,钱塘才能把侄女救回来。
“希望父王留那个书生多待几天,我定要好好谢他。”
龙女语气中满是的感激,微红的脸颊似乎也不仅仅是为了脱困而高兴,这让钱塘第一次对凡人有了兴趣。
“不知他见到我的真身没有?可别吓破了胆,我们回去没法报恩。”
“叔叔!可不敢乱说啊!”
还好杨有决比他预想的要争气多了,等他们回到洞庭龙宫,一眼就看到站在最后排的那个灰衣书生。
龙女一回到家便忘了其他,泪水涟涟地扑进父母怀里先哭了个痛快。钱塘心中感慨,自他父母去世之后一直受哥哥照顾,便知道世间什么都比不上家人。
想着,再看一眼那书生,竟也不上前来邀功或道喜,只是微笑着望向这边。
洞庭君高兴了一会儿,没忘了恩人,忙嘱咐妻子:“带女儿到后面好生歇息,我与钱塘设宴谢过杨公子。”
一群人拥簇着那对母女进宫,剩下的仆人有条不紊地准备起来。
书生这时才冲他们走来,洞庭君立刻介绍他们互相认识。
他冲钱塘行了一礼:“钱塘君英勇,转瞬之间将龙女救回,杨某钦佩。”
钱塘不敢怠慢,也冲他行礼客套:“侄女遇人不淑,惨遭虐待,多亏了您的仗义守信她才免于受苦,是我钦佩您。”
洞庭君笑着一挥手:“来来来,先入座,再慢慢聊。”
作为兄长,洞庭君先是问了钱塘此行的情况。所杀六十万,伤稼八百里,又将那小龙王一口咬死,等等罪过自不必说。好在天帝看在龙女凄苦的份上没有怪他鲁莽,只不过之前对他的责罚并不撤销,还不知要延期到何时。
他们两人谈着,书生就静静坐在旁边,上身稍稍前倾,听得很认真的样子。
钱塘瞥他一眼,端起酒杯:“没来得及通知宫中,惊扰了客人,惭愧惭愧。”
书生刚端起自己的杯子要回敬他,洞庭君便笑了:“杨公子也算是胆识过人,竟一点没被你吓到,让我也有些敬佩。”
“不敢不敢!”书生还有几分羞赧,“我是凡人,却能有幸见到钱塘龙君真身,已是此生的福气。”
[娱乐圈]红糖姜茶完本[gl百: 《红糖姜茶(娱乐圈GL)》晋江银牌推荐VIP2017.5.20完结非V章节总点击数:237544 总书评数:613 当前被收藏数:1919 文章积分:24,419,826新锐导演沈墨的新电影要开拍啦!沈导的新电影居然是个百合古风大片!三料影后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