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细胞和黑心莲完本[兽人耽美]—— by:壳中有辣

[娱乐圈]818我的巨星老攻完: 《818我的巨星老攻[娱乐圈]》白豆泡醋文案:一代天王巨星居然找了个又呆又胖的男友,听说只是因为这个男友很有钱听到这个传闻的天王巨星周知非,看了一眼身边,某个从进娱乐圈就轮番被黑的男友,默默表示:没我有钱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单细胞和黑心莲》作者:壳中有肉
内容简介:
一只纯情憨厚的白虎兽人攻对一个人前白莲人后浪翻天的蛇蝎美人一见钟情了。
又名:性冷淡X骚浪贱,兽人文
简介:一只纯情憨厚的白虎兽人攻对一个人前白莲人后浪翻天的蛇蝎美人一见钟情了。
兽人和亚兽人世界,兽人可以在兽和人之间转换,亚兽人只能人型。
兽人提升能力来自翡翠里面的能量。全文没多少,可以忽略。
第一章
雪后天地静谧,偶尔阵风吹过,夹杂着冰凌破裂声。
科瑞欧地处兽人帝国的最北方,三面环山,常年被积雪覆盖,农作物产量极低,兽人们主要以打猎为生。整片山脉里翡翠矿源分布零散,匮乏又难以采集,少有亚兽人愿意嫁过来,整个村落里稀稀落落不超过十户人家,简直就是大写的寒酸。
一只白底黑纹老虎咬着奄奄一息的岩羊靠近村庄。
秃鹰落在哨岗亭顶端,张开双翅大喊:“穆,长老有事找你。”
巨虎幻化成一个高大英俊男人,他体态外貌留有虎尾虎耳。他冲秃鹰打了个招呼,扛起岩羊走向长老家。
兽人们住所都很松散,穆独自一路走来安安静静的,没见到任何人。来到长老家院子的篱笆前,穆将肩上岩羊放到院子里,五感灵敏的他听到屋里内有陌生声音,对方似乎正在和长老聊着天。怎么说呢,这个声音异常清脆甜美,像叶尖上的晨露又像山林间的涓流,听了便让人觉得心生亲切。
穆敲了敲门。
“是穆吗?进来吧。”村长说。
穆推门低头跨进屋内,抬头看见坐在长老对面的亚兽人后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这是一位非常、非常美丽的亚兽人。
单用美丽形容太轻率了,他身上有种迷人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地为之倾慕,他姿态优雅,坐落在粗陋的椅凳上都像幅精粹的油画。近看之下他五官精致,眉眼温柔笑容恬静,在暖黄调的烛光照耀下他的侧脸好似镀了一层轻柔的金粉,浅金色的柔润长发编在脑后,身着穆从未见过的布料做成的白色长袍,衣袍滚边花纹纹路比城里那些有钱老爷们的领带都要考究。
他对上穆惊异的目光后流露出的笑靥让百合花都要黯然失色。
“您好,初次见面,我叫西尔。”
长老看穆冷漠不回应,只好主动介绍起来:“这位就是穆,我们村子最好的猎手,对这一带山脉都很熟悉。穆,这位是西尔,是位赌石师。我想你也看到了,西尔先生身份尊贵,他急需一名熟悉附近山林的猎人带路进山,你愿意为此保密并且提供帮助吗?”
见西尔第一面就被对方美貌迷倒的穆堪堪听清村长所说内容:“进山?”
季节交替的雪山里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加上开春在即,野兽都要苏醒了。如果对方是兽人还好说,但是一个亚兽人……穆没有歧视亚兽人的意思,虽说客观上他们不能兽化,没有兽人强健的体魄,并且西尔看起来跟他们这群穷乡僻壤里长大的村炮画风明显不同,衣着打扮非富即贵,进山受伤了怎么办?
“请穆先生不要担心,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面对穆欲言又止的神情,西尔笑容满面,“其实我常年在外寻找古迹矿石,对野外知识还算有一点了解。只不过不太熟悉这一块的山体需要一个熟人带路罢,事后我也愿献上一点点小报酬表达我的谢意。”
对方恳求的语调让穆小心脏酥酥麻麻的,穆克制住想要抖动虎耳的冲动:“我没有要钱的意思。”
“啊!是我唐突了,抱歉!请原谅我的失礼。好吗?”西尔诚恳地凝望着穆,那微微颦起的眉头显得楚楚可人,“我真心实意的寻求穆先生帮忙。”
他眼睛是金色的,像是晶莹剔透的琥珀,又像是上等的琉璃水晶,也像酒馆里珍藏的香槟美酒。被这样一双美丽眼睛全神贯注的注视,穆当即双目放空,大脑一片空白。
“穆先生?”
穆慌忙回神:“这个时间进山不安全。”
“穆先生果然如长老所说是个很认真的一个人呢,我真的非常感谢您替我考虑,可是您真的不愿意帮帮我吗?我现在只能拜托您了。”
穆听着对方再三软绵央求的声音,尾巴都软了,哪里还敢直视对方。
西尔以为穆的回避是在婉拒自己,西尔默念咒语,修长的手指灵巧地翻动,一簇火苗在指尖出现:“现在您愿意相信我了吗?”
兽人们通过萃取翡翠里的能量淬炼肉身提高战斗力,但是他们接触翡翠原石会遭到魔力反噬,所以需要能免疫翡翠和翡翠原石产生的能量的亚兽帮忙开采原石和解石。
正是因为这种特殊体质,亚兽不能像兽人那般吸收翡翠淬炼自身,个别天赋好一点的亚兽可以通过翡翠制成的魔法道具施展几个小法术,像西尔这样空手释放小型法术穆当真是第一次见到,无疑颠覆穆对亚兽的认知。
西尔这一张底牌掀的又快又直接,穆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屋内陷入短暂的沉默,直到穆主动伸出右手,掌心向上:“兽神在上。”
西尔松了口气冲穆感激地笑了笑,把手轻轻覆在穆的手掌上:“兽神在上。”
金色的魔纹出现在两人手上。
半天没等到对方开口,穆看了眼西尔。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西尔像是反应过来,惭愧的笑了笑,“我叫西尔?伊格纳茨。”
“我愿为西尔·伊格纳茨的一切事项保密,以及献上我的忠诚。”穆说完,金色的魔纹契约隐入彼此皮肤之中。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太谢谢穆先生了。”
眼看西尔把手收回去,穆内心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他将情绪压下,板着脸站起身:“明天一早我会来找你。”
“好的,我就在这儿等你。”西尔站起身时竟然只比穆矮了半个头,编起的长辫因起身动作滑到一边,纯白的长袍摆动,穆这才看清他穿的长袍上绣满了工致的暗纹,随着光源闪烁,奢华至极。
挪开视线的穆向长老鞠了躬走出房屋。
回到家穆在处理岩羊肉的时候好像闻到手上残留的属于西尔身上的淡淡花香,沁人心脾。回想起誓时放在自己手上那只柔若无骨的手,晚上睡前变回兽型躺在床垫里的穆舔着自己香喷喷的右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第二天清晨。穆带上行李去长老家找西尔。途中经过村口,穆看到雪地上有车马印记:“谁来了?”
哨岗守卫秃鹰抖了抖羽毛:“傻蛋拉里,一大早就过来说要找长老。”
拉里是山下镇子里出了名的无赖,仗着镇长儿子的身份总是欺辱一些漂亮的亚兽人。穆所在的村落他从来不来的原因就是嫌这里太破没有像样的亚兽人。
但是现在这里有西尔。
穆加快脚步跑向长老家,敲开长老家门:“西尔呢?”
长老诧异:“他不是去你家找你了吗?”
穆把行李放在长老家:“拉里来了村子,西尔他现在很危险。”
“等等穆你不用担心……”
不给长老说完,穆幻化兽型,喉咙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嗅到空气中尚未消散的花香气味,巨虎打了个响鼻直奔了过去。又下雪了,穆担心大雪会让西尔残留下的气味消失,全速奔跑在村落里。
虽然知道西尔精通魔法,但是从小被灌输亚兽人娇弱易受伤的概念,穆格外担心拉里会用下三滥的手段对待西尔。何况西尔那么善良的样子说不定会被对方蒙骗,穆担忧地心想。
隐约听到惨叫声从村落西边的偏僻树林传来,穆加速奔去。
接下来的场景让穆三观崩塌。
“就你这样的垃圾也敢打老子的主意?”
毫发无伤的西尔神态悠闲地踱步,他脚下躺了一片重伤昏迷的兽人。穆下意识藏匿起自己的气息,躲在一旁。西尔动了动手指,插在拉里腹部的那柄短刃又深了几寸。拉里的惨叫声都就被他自己的领带塞在嘴里。
雪地里的西尔额发和睫毛上都沾了许雪花,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神祇,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
“留你一命是看长老的面子。再来,捅的就不是肚子了——”西尔抬起脚,同样绣有精致暗纹的白色长靴踩在拉里的裆部,死死地踩碾兽人身上最脆弱的性`器。
他声音悦耳动听,笑容甜美可人,和昨日感谢穆时的笑容相比毫无差别,“是这个。”
拉里已经痛昏过去了。
躲在树林里的炸毛的穆一动也不敢动,闭上眼让自己和森林的气息融合在一起。
见对方昏死没了反应,西尔这才收回脚。他悠哉地掸去肩上的雪花,重新带好长袍的兜帽,吹着口哨从容地离开现场。等西尔走远后,躲藏多时的穆也悄悄离开。
兽人没有那么容易死掉,并且人渣拉里的确需要一次刻苦铭心的教训,穆心里想着,奔向长老家。
炸毛的尾巴却一直没顺下来过。
2
第二章
从长老家拿到行李的穆赶在西尔之前赶到自家门口,一路上穆提心吊胆,生怕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太可怕了!哪有亚兽人能一个人干掉那么多个兽人?以拉里的人品这件事错肯定不在西尔,西尔他只能算防卫过当。不不不,防卫过当也太可怕了,他明明……
回想刚刚一幕,穆抱着自己炸毛的尾巴边舔顺边打了个寒颤。
“早上好,穆先生,昨晚睡得好吗?”
短时间再次听到这个悦耳的声音让穆瞬间打了个激灵。
西尔在穆化为人型蹲在家门口发呆的时候走了过来,说:“刚出门?不知我的冒昧有没有打扰到穆先生?”
他摘下兜帽,几缕发丝落在他的脸颊上,抬手撩至耳后,不经意露出颈侧瓷白的肌肤和纤细的线条。
他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柔美丽……穆低下头:“我在检查行李。”
还不知道自己白莲花人设崩掉大半的西尔笑着说:“穆先生真是认真负责。看来跟穆先生进山,我完全不用担心。”
穆怕自己藏不住秘密被西尔看破:“我们走吧。”
“好啊。”西尔盈盈一笑,“这两天就劳烦穆先生多多担待了。”
看到穆大清早没有去长老家,反而在家门口发呆,西尔是有些怀疑的。但是转念一想对方只不过是刚二阶的普通兽人,如果事发时在旁边自己不可能不发觉。自信的西尔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放心上。
两人结伴出了村,进山前要走过一段雪地,穆特意放慢了速度。
结果发现是他想多了,西尔一点也不像穆过往接触过的那些亚兽,不管从行动力和体能上来说都丝毫不逊色兽人。进山后西尔在询问了穆一些相关山体的地势走向后,拿出一个金色的金属棍子在地上画一些穆看不懂的图案。
会魔法,实力强大,穿着打扮非富即贵,结合长老听说西尔被拉里纠缠时丝毫不担心的态度,穆那颗被荷尔蒙冲昏的大脑如今也冷静了,加上今早被对方表里不一的脾性吓到,哪里还再敢多嘴问东问西。
这一点歪打正着让西尔省了不少心思。
西尔来头的确不小,也就穆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山村野夫听到西尔的姓氏的时候会无动于衷。伊格纳茨家族是帝国老牌贵族之一,当今最伟大的兽人将领维格?伊格纳茨是西尔的父亲。西尔这次来身负重要任务,牵扯帝国秘辛行动全权保密甚至未带任何人同行。考虑到有穆陪同,西尔事先编排好了一个对外解释的借口,说自己是受帝国赌石协会委托在全国各地寻找矿源,来科瑞欧不过是做个登记备案。没想到穆直接不管不问不好奇,只专心带路。穆这副沉默又负责的态度让西尔好感倍增。
中午西尔说不愿意耽误时间,两人随便吃了点干粮就继续上路。一路上走走停停,很快太阳就偏西靠落山头。哪怕西尔再熟悉野外环境,他也不可能做到像兽人那样长时间不间断一直行走。穆听西尔呼吸从一开始的从容不迫到如今气喘吁吁。
直到太阳落在山腰位置,穆停下来转身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需要休息。”
西尔是累了,但他一心想赶路不说,何况昨天还夸下海口说自己没问题。
快开春的雪地也不像冬天那般干燥,穆看着西尔长靴边缘都湿透了:“早点休息明天才能继续走。”
“那我都听穆先生的安排。”西尔也不再推辞,“麻烦穆先生带路了。”
穆低头边捡干柴边带西尔去夜宿的山洞。
实话讲,西尔对自己长相相当自信,毕竟从小被夸到大。凡是跟他接触的兽人没有不对他这张脸动心的,心生爱慕是标配,见面就表白的更是数不胜数,道德低下自制力差的上来就用强的不是没有过。
习惯了这些常态反应,遇到穆这样正儿八经没反应的西尔反倒是有点兴趣。
走在穆身后,西尔玩味地盯着穆屁股上的尾巴和萌哒哒的兽耳。
针尖麦芒般的视线让穆汗毛直立,转头见西尔笑容温柔和煦,他压下心中挥之不去的恐惧:“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呀,我看穆先生的耳朵动来动去的很可爱。”
“……”
“兽耳能在雪天更好的听清猎物动向,兽尾能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奔跑或跳跃的过程中保持平衡,所以穆先生才没有收起来,我说的对吗?”西尔似乎只是随便聊聊,态度亲和,“穆先生生活的城镇跟我们那里不一样呢,我们那边的兽人更喜欢穿一些精致漂亮的衣服,从来不外露自己的兽型。”
穆低头看自己皮毛变出来的寒酸衣服。
“没有贬低的意思请不要误会。其实我本人非常喜欢兽人原本的形态,比起那些穿着过于考究的兽人,实话说哦,穆先生这样的反而更具有野性魅力!”西尔毫不吝啬地赞美起穆,笑容灿烂。
穆回应态度可以说有些冷淡:“谢谢。”
但看对方身后轻轻摇摆的尾尖和抖动的毛绒虎耳,西尔眯起眼,心想有点意思。
找到夜宿的石洞,穆让西尔在门口稍等,他先进去把石洞简单打扫干净,才让西尔进来。西尔进来时发现铺在石板上的飞鼠皮小毛毯,眼神闪烁。飞鼠兽的皮毛以柔软亲肤同丝织品出名,兽人皮糙肉厚向来不需要这些,穆带这个给谁用不言而喻。西尔从容地坐上去,不得不说有了这层皮草,坐在冰冷的石洞中没那么冷了。
“穆先生,费心了。”
“不客气。”
带毛毯的初衷的确是为了讨好西尔,一开始图对方能有所回应,现在穆只求西尔安心享受不要察觉他的心思。穆低着头把煮锅架在碎石搭成的土灶上,生火烧热水,然后拿出装在行囊里的干净毛巾用热水浸湿,递给西尔。
“你先擦,我出去捡柴。”
西尔道谢后脱去长靴,穆注意到西尔穿的袜套都是带暗纹的上等布料。想到昨天自己那点不切实际的念头,穆心里闷闷的走出石洞。
捡柴的时候,穆看到有只奇奇兽在附近活动,这种小型野兽巢穴里会储存着大量的野生浆果,穆听有伴侣的兽人朋友们说过亚兽人青睐水果胜于肉食。不过它们巢穴都在山崖峭壁上,穆见天色还有一会才会暗下来,决定沿着奇奇兽的踪迹寻找,成功在天黑前找到巢穴掳走部分浆果回到山洞。
西尔已经把毛巾洗干净放在火堆边烘烤,坐在毛毯上专心致志翻看手账。
穆蹲在土灶前开始煮晚餐,如果单他一人根本不需要,直接生吃肉块更方便省事。为了更好的照顾到西尔,穆不光带了煮锅还带了调料。煮汤时间怕西尔饿了,穆掏出怀里焐热的浆果放到西尔身边。
红彤彤的浆果散发着诱人的果香让人口舌生津。
西尔倍感意外:“穆先生,你……这个天气能找到浆果不容易吧。”
“我从家带的。”穆转过身继续熬汤。
单身兽人会在冬天存储水果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答案,西尔也不戳破。
将煮好的肉汤倒在碗里,穆生怕烫到西尔还特意用小毛巾包住碗端给对方。喝着用调料精心烹制成的鲜美肉汤,西尔眼神幽暗,舌尖时不时舔过勺子。
穆不敢乱看,转过身把土灶撤了架起过夜用的火堆,等西尔吃完拿着锅碗准备去外面洗刷。
“我来吧。”西尔放下手账。
“不用。”
“我非常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你不需要这么照顾我的,我并非那些娇小脆弱的亚兽人。”西尔大大方方地说,“穆先生似乎忘了我出生在伊格纳茨呢。”
[银魂]风终残存完本[bl同人: 《银魂 风终残存》作者:瞋痴笑文案:一个少女穿越银魂变成齐藤终的故事…… 又名《银魂 也曾轻狂年少》 cp:银时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银魂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藤终 ┃ 配角:银时/齐恒/花子/高杉/假发 ┃ 其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