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柯人完本[末世强强]—— by:行客不知名

[快穿]被攻略系统完本[系统: 《被攻略系统(快穿)》作者:指尖繁华文案白洛有个被攻略系统,是个被主角攻略的NPC,主角利用那些好感度可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为了他弟弟而攻略他换取信任的助理;为了皇位攻略他,用他做美人计赐婚给王爷的皇帝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烂柯人》作者:行客不知名
文案
靳忘知第一眼看到宁柯的时候,这小崽子年纪小,还野的很,一身杀气,恶狠狠地盯着他们,獠牙半露。
第一眼看完,靳忘知干脆利落劈晕了他,带了回去。
谁承想,一捡捡出个人形兵器,怪物杀手,基地的终极武器。
长官,“……小靳啊,这小子,有点厉害啊。”
队员,“……靳队啊,这小子,超级厉害啊。”
靳忘知,“……”
失算了。
此文又名《末世之这个男主开了全身挂》
内容标签: 强强 末世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柯,靳忘知 ┃ 配角: ┃ 其它:病毒,丧尸,相爱相杀
第1章 缘起
靳忘知第一眼看见宁柯时,这小崽子才十五六岁的样子。
高墙崩塌,血迹斑驳。
断肢残臂上飞舞着蚊蝇,乌鸦在树枝上啼鸣。
于一空死寂之中,声声凄厉。
入目所及,是铺天盖地的血,铺天盖地的残骸。
人类的,“蟹壳”的,动物的,又或者别的什么的。
只这小子一个活的。
他一身淋漓的鲜血,衣服破烂不堪,手里是两把卷了刃的刀。
杀气逼人。
队员在耳边低语:“靳队,这小子戒心太重,根本说服不了。”
靳忘知垂眸,盯着那人脚下。
他踩在一颗折断的树旁,边上还开了两簇娇艳的花,艳红近血,叫人疑心那不是它们本来的颜色。
靳忘知举起双手,抬眼。
“别紧张,我们是来救援的。”
宁柯握紧手里的刀。
靳忘知又进一步,一字一句重复:“我们是来救你的。”
宁柯几如幼狼嘶吼:“别过来!”
几人面面相觑。
靳忘知沉默,将手指背到身后,轻轻一抹。
突然,宁柯身旁断木骤起烈火。
宁柯眼底一紧,下意识往身旁看去,脖颈却被重重一击。
靳忘知一手将人劈晕,顺势接住肩膀,另一手在他膝下一个用力,将人打横抱起。
队员:“老老大,这不好吧。这小子醒来不得吓死?”
靳忘知:“你管他?去向总部汇报,我们撤!”
“是——是!”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是日更。
-------
原作者有话说:写了三本古代的文……我终于把魔手伸向了现代……
虽然是末世文,但是里头的丧尸不是普遍意义上的丧尸,是我自己定义的~后头会解释,杀它们很烦,慢慢看吧~以及宁柯在书中的性格跟现在是俩样,以后会解释哒~
第一卷 :难得长安
第2章 宁柯
公元前,人类发现了一种全新的物质,可以不断繁殖再生,蕴含巨大的能量。
因其在显微镜下呈现螃蟹模样,科学家起名为“Cancer”。
社会学家预言,该物质将极大程度上改变能源结构,将人类文明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
同年,“Cancer”病毒爆发。
人类应付不及,惨遭血洗。
建立各个基地,以求自保。
到如今,已过了两百年。
“两百年是多久,你知道吗?”
一旁站着的两名警官,听闻都瞟了他一眼。
这是个昏暗、压抑的房间。
森冷霜白的灯光罩下,逼出一小块突兀的明亮。
里头坐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潦草披着件迷彩外套,支着头。
他又问一遍:“两百年是多久?”
对面的人穿着一套合身的作战服,脸上的表情僵着,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他咳嗽一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宁柯,今天靳队没空,由我负责带你去做实战演示。”
年轻人笑了笑。
他有一双极其漂亮的桃花眼,笑时眼角会微微上挑,总带了几分欲说还休的不正经。
宁柯随意地向椅背上一靠,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他才过了疯狂长个儿的时候,许久之前分配的裤子早已不合身,裤脚勉勉强强地吊着,露出脚踝。
踝骨上是两个精巧的贴身式电击锁——可以远程遥控进行高压电击。
穿作战服的人开口:“宁柯。”
宁柯起身:“好的好的——”
两百年有多长?
不知道,大概谁都不知道。
宁柯总会提出稀奇古怪的问题。
看守的警官们早已习惯了。
他们沉默地押解着宁柯前进。
鞋子敲击地面,传来沉闷的声音。
镣铐扣在手上,脚下拖着重重的铅球。
漫长的走廊。
泛着冰冷的金属色泽的墙壁。
好似一个卧倒的银色长井。
一路走过走廊,在警卫的看守下进入下一层——实验区。
实验区被分成了很多块,到处是森严的隔离室,偶有几个透明的,可以露出里面张牙舞爪的“蟹壳”。
两个头重重砸在钢化玻璃上,眼睛狰狞地俯视着路过的人。
大张的嘴里,长长的涎水流了下来。
宁柯盯着其中一个看了看,笑问:“我怎么觉得,这玻璃太牢靠呢?”
“你们要不要再减弱减弱?”
“作战服”沉默一下,看着光滑而毫无裂痕——即使最小那种裂痕也不存在的玻璃,以及里面剧烈挣扎,面目狰狞的“蟹壳”,决定无视他这句话,转而提及这次的实战演示:“本次前来参训的是辅助系精英班,包括速度种,空间种和风能种。”
他们走到演示房门口,两名同样身穿作战服的人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半球形的巨大的透明房间,有两个入口,一个提供给演示人员进入,一个连接着“蟹壳”培养房。
演示房外面,是一长排的录影区,方便学员进行学习和记录。
“作战服”继续交代:“他们是辅助系,所以这次是你一人演示。”
“加上他们是新来的,要近身接触,所以这次是控制好蟹壳进行演示的,应该很方便。”
警卫将宁柯脚下的两个铅球开锁摘去,将一个武器袋放入他手中。
宁柯拉开布带看了两眼。
那是一长条针袋,里面是十根细长的钢针。
“作战服”问:“行么?”
宁柯点点头。
他迈入门中,大门在身后关上。
落锁。
门内站着五六个年轻人,看到宁柯,明显一愣。
宁柯这张脸,实在太年轻。
长期不见阳光以至过分苍白的肌肤,配上那双散漫至极的桃花眼。
看上去几乎同他们一个岁数。
这一行人是辅助系精英班,多少明白这种实战演示的规矩。
每一队会分到一组演示员,第一次演示前要相互介绍了解,先由演示员来,再由学生。然后学生报告自己相应的异能种类,由演示员安排好位置来进行观摩,最后演示员再提前告知自己将如何对付“蟹壳”,学生明白后方才开始进行演示。
于是学员们面面相觑,宁柯笑而不语。
沉默了许久,几名学员一直在等宁柯说话。
他却扫视四周一圈,然后抬起手。
一名学员奇怪:“这是——”
宁柯侧头:“这是一个手势,意思是——我们准备好了,开始吧。
啊?
准备好了?
谁准备好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另一侧大门轰然作响,翻转过来。
上面用钢筋固定着一个“蟹壳”。
庞大臃肿的身躯,上面是两个狭小狰狞的头颅。
这个“蟹壳”自培养以来就没吃过饭,乍一眼看见这么群人,它激动的眼冒绿光,涎水直流,嘶吼出声。
饶是几名精英学员,也吓得一顿。
其中一个女生忍不住惊叫出声。
宁柯:“怕的那个,站到门口去,其他人留在原地。”
女生强作镇定,跑远去了门口。
“蟹壳”的手腕脚腕手腕都给钢筋捆住,两个头颅也被结结实实地捆在墙壁上。
它却没有痛觉一样的拼命挣扎,红着眼盯住几人。
“吼!”
宁柯好似闲庭漫步,一步步靠近那个“蟹壳”。
他身量修长,在庞大的“蟹壳”身旁,却宛若蝼蚁。
走到它脚下。
宁柯突然回头,直直看向这群学员,笑道:“你们想的不错,我确实比你们小——大概再过一个月十八。”
“但是我已经在这里。”
“整整两年了。”
两百年有多长?
谁知道呢。
不过这两年,也足够媲美两百年了。
宁柯转过头,仰视着激烈挣扎的“蟹壳”。
却只是笑了笑。
真可惜,该结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会告诉你们~宁柯开始打小算盘了。
下一章解释“Cancer”病毒的设定。
感谢洏蒽,Sabrina给《问尘》的手榴弹和地雷啦^_^,因为《问尘》完结了,就把感谢贴这里了希望你们看得到呀QAQ。 留言不一一回复了,怕我啰嗦起来你们吃不消~但是我都有好好看,今天多了好多留言简直超开心~
爱你们所有人~今天要高考了好刺激0.0虽然我已经考过了~
第3章 骤变
Cancer病毒。
能无限制分裂再生的病毒。
所有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类,身体都会迅速膨胀变大,唯有脑袋不变,在边上生长出一个几乎一摸一样的镜像头颅。两个脑袋安在庞大的身体上,酷似螃蟹的两只眼睛。所以被传染的人类,又名“蟹壳”。
蟹壳皮肤的防御能力以及分裂再生能力极强。
普通的人的力气根本割不动它的皮。
而它一块拇指大小的肉,只要保持活性,就可以分裂再生出一个“蟹壳”。
血滴落在地上,可以产生无数的小的蟹状生物,又叫“单蟹”。
这玩意儿就好杀多了,主要还是数量多。
人类一度被“蟹壳”逼入绝境。后来科学家才发现,蟹壳也不是没有弱点——它们的镜像头颅。
镜像头颅与原生头颅几乎完全一样,但镜像头颅的额头上有一处针尖大小的细小凹陷,疑似寄生蟹呼吸孔。那里再生能力极差,一旦捅入,会使整个蟹壳失去活性,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但是,额头上长痘都能长出好几种分布,何况这么小的孔?科学家又绞尽脑汁,死了无数人,才发现。那一孔上覆着硬币大小的一块物质,与肤色相当,但用火灼烧可以使之透明,就像熟透雄蟹的脂膏一样,看见里面的细孔。
于是现行控制系火水两种。
其余全部划为辅助系。
火负责灼烧攻击,水负责扑灭,辅助系近身攻击。
漫长的淘汰下,辅助系中主要的又有速度种,空间种以及风种。
其中风种的风刃——只要视力好,控制能力强,杀伤力一概惊人。但一不小心割偏了再生出一个蟹壳,那大家就一起玩完。
所以风种一向是魔鬼训练,风刃歪了一厘米都别想上战场。
空间种号称“辅助系的辅助”,一般用来运输物资,或者辅助速度种。空间种搭建空间墙,供速度种高速移动。
而速度种,则是最普遍也是伤亡最大的种类。他们与蟹壳近身接触,稍有不慎就是小命休矣。
因此,现行的战队标配,就是水火各一人,空间一人,速度一人。
如果可以,再加辅助系。
一般队伍里速度会比空间多,但专家建议,最好实行一对一。
当然,在这之外,还会有其它突变出的异能种类,算作特殊系。但特殊系又号称“鸡肋系”——没什么用。
比如静音系,比如土系,比如视力系等等。
宁柯,就是辅助系速度种。
两年前,被长安基地二队救回的宁柯,一度被基地评价为最强速度种。
危险等级。
甲级。
这一“满分成绩”导致他全身上下有整整六副远程高压电击锁,堪称基地最高配置。
学员们仔细看着,只见宁柯一脚踏上墙壁,借力加速,用手勾住“蟹壳”手腕处的钢筋,翻身跃至“蟹壳”的一只手臂上。
蟹壳剧烈嘶吼,手臂耸动。
宁柯却稳稳踩于其上:“原生头颅和镜像头颅理论上来说,是一模一样的。但区分方法很简单——镜像头颅会聪明些。”
“比如现在——”
他指指两个头颅的方向。
靠近他的那个头颅锲而不舍地向着学员们嘶吼,贪婪地流着涎液;反而是距离远的扭过来,朝向宁柯,两只眼死死地盯着。
“你们人多,原生头颅就下意识想去吃你们。可是我离得近,镜像头颅意识到了我更容易吃到,这就造成了——”
靠近他的头颅突然扭过来,大张着嘴咆哮。
门牙几乎要够到宁柯。
他却只是笑了笑;“看来这个小姑娘反应很快。”
学员:“……”
小……姑娘……?
“作战服”盯着视屏,一言不发。
倒是边上有一个新来的警员诧异:“还有这种分辨方法?”
“作战服”——王锤点点头,想了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最近基地推出的很多理论——都来自他的演示。”
天马行空,却一击命中。
他从不说出所有,只是演示的时候会透露一两句。
这也是基地现在还留着他,一次又一次让他演示的理由。
警员点点头,回去瞄了几眼宁柯。
瞄着瞄着,他突然凑近屏幕,迟疑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蟹壳的手腕——像在滴什么东西?”
王锤一愣:“啊?”
里头的宁柯继续说:“蟹壳的身体,是由原生头颅控制的,所以大部分情况下会随着本能行事。镜像头颅只是作壁上观,只有在很危险,或者情况很明朗的时候,她会插手原生头颅的行为——”
警员疑惑道:“我怎么觉得,滴下来的东西——还在动——”
王锤凑近了看,眉头狠狠皱起。
“这中间就会造成一个时间差。”
“比如现在,因为我长时间没有移动,所以她很明显地认定,我是固定的,更容易吃到,于是她已经说服了原生头颅,现在正在掌控身体——真是个天真的小姑娘。”
王锤和警员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顿时两人脸色大变。
宁柯背着手,笑道:“你们看,本来她的手一直是向着你们挣扎,现在翻过个来,向着我——”
警员:“血!在滴血!”
王锤:“开启警报!”
晚了。
血化作的单蟹蜂拥而来,宁柯瞬间察觉不对,三两下翻身一跃。
学员尚未反应过来。
警铃大作。
宁柯飞速下落间,一把拽住固定手腕的钢筋。
“哐”的一下,他重重吊在钢圈上。
王锤舒了口气:“还好还好——找人进去把单蟹给——”
话音未落,钢筋应声而断。
学员们惊叫出声。
蟹壳一个手已经自由,一把捞住下坠的宁柯,凑至嘴前。
手腕上带着断裂的皮肉,洒落鲜血。
宁柯却脚一抬,在它握紧前踩住蟹壳手掌,借力翻了出来,滑至它手腕。
速度种的优势瞬间显露出来,宁柯飞速摸出钢针,钉在蟹壳手腕。
蟹壳一声愤怒地嘶嚎。
重重抬手来甩,试图将这个人类按死在墙上。
王锤目眦欲裂。
四周兵荒马乱,宁柯却很平静。
蟹壳的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脱落了一块皮肉,正好被宁柯钉住挂于其上,仅仅一点链接着手腕。
宁柯一个鹞子翻身,狠狠用针划进连接处。
皮肉断裂,带着固定于上的宁柯被甩向门边。
警员:“糟了!”
王锤一把拽下通讯仪:“警卫准备进去,演示房有变——”
Cancer病毒生效。
一块皮肉迅速分裂成了一整个“蟹壳”
堵在了入口。
站在门口的女生尖叫一声。
宁柯在皮肉落地分裂前迅速松手,砸落出去。
身旁的女孩已吓得不轻,腿一软瘫倒在地。
蟹壳咆哮。
王锤一手扣着通讯仪,一手打开广播,脖子上青筋直冒:“宁柯!把它引开门口,好让救援人员进去——”
广播的声音足够大,却没人去关心。
两道空间屏障及时出现,却被蟹壳直接对上,一下拍开。
行军令 完结+番外完本[古耽: 《行军令》作者:三夜天文案韩萧原本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将军,手段狠辣如修罗,却为那无情的帝王失了身,死了心…一次次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一次次明知是利用却甘之如饴只是,他不知道自己那颗比身体还伤痕累累的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