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兄完本[父子年上]—— by:流星海

小仙童 完结+番外完本[仙侠: 《小仙童》公子篱文案:少女心小气吧啦美攻x二缺毒舌秒怂受一个为了历练下凡的小仙童,不停刷副本找神器却因为能知天命而被到处抓,刚好遇到了少女攻,把自己给卖了的小故事攻:亲爱的,你会什么法术吗?受:巴拉拉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父兄》流星海
文案:
仰恩,受人恩惠,仰人鼻息
彦仰恩被彦舸接进来的那一天就已经预见了自己的命运,彦舸那时候捉着他细白嶙峋的脚腕,仔仔细细揉搓他脚上的泥垢,低垂的眼皮遮住了他的目光,杨恩只听见他说,“就叫仰恩吧,从今天开始是我的儿子”。
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
酸爽老王八蛋攻×病娇精分美少年受
养父子年上,天雷滚滚的狗血,自行避雷……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彦舸,彦仰恩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1.彦仰恩心里怀着气,谁都看的出来,却偏偏不说,只把手下那帮人吓得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大老板进来说一句,“你们下班”,众人这才忙不迭跪安。
自然,回家一路彦仰恩都没理他。
这人脾气一直发到晚上,彦舸要抱他起来去浴室的时候才发作。
“GE的策划案。”
彦仰恩等着彦舸放水的时间里开口,这是单方面冷战的第一句话,彦舸本来弓着身子试水温,听到他说话不由自主笑了。
彦仰恩被安置在凳子上,彦舸下楼去拿文件,只是遍翻了公文包,在里面连夹层里的套子都找到了就是不见什么GE的策划案,彦舸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回到楼上浴室,果不其然门就被反锁了。
“仰恩,别闹,开门。”
彦仰恩不吭声,彦舸再来了徒劳的敲门,“爸爸错了,你开门,明早有会。”
浴室里人就是不动,彦舸琢磨着要去拿备用钥匙开门了浴室里突然有了声音,只是声音不太对,“扑通”一声。
彦舸没再废话,一脚踹开了门锁。
浴缸里的水漾了一地,立面人穿着整整齐齐的衣服掉进了水里,攀着缸边挣扎着往外爬,扳着边咳得撕心裂肺。
彦舸这时候反而不急了,捋着彦仰恩的后背,看着彦仰恩半个身子穿着衣服都泡在水里也不介意。
等到彦仰恩一张苍白脸咳成浆果色,彦舸才把人抱起来,直接抱到了床上,床上有一张铺开的大浴巾,彦舸把人抱上去仔仔细细翻来覆去等我看了一遍,从滴水的下颌骨到胸前两个小点,一直到因为咳嗽还在轻颤的身体。那种熟悉的,审视般的目光有如实质刮过彦仰恩,彦仰恩还来不及发怒,就被人动手拔了衣裳。
彦舸似乎是很喜欢在他不高兴的时候强迫他,每次都是这样,他越怀着气彦舸折腾时间越长,花样摆的越多,最后累的他晕过去彦舸还是兴致勃勃。
老男人老流氓老王八蛋就是这样,明明把人气的要死还占尽了便宜。
彦仰恩在他这里,占不到一分便宜。
洗澡的事情拖到了后半夜,彦仰恩迷迷瞪瞪之间根本没睁眼,一觉醒来天光大亮。皱着眉头醒来等人伺候起床,旁边人却死活不睁眼。
这老男人算准了自己拉不下脸来张嘴,连闹钟都停了,使坏就是不醒了。
彦仰恩挨过了二十分钟之后忍无可忍,自己撑着坐起来,手肘刚撑起来就被箍着卷进胸膛里。
老王八蛋早醒了,就是作弄他玩儿呢。
“会议推迟到下午了。”老男人捋他后背。
彦仰恩气的发抖的手,终于从昨天下午一直忍到今天,狠狠甩到了人胸膛上。
作者有话要说:
不自觉就写成甜宠文,我也很悲伤啊,
第2章 第二章
彦舸这一耽误,就真的耽误了一上午。
彦仰恩是真恼了,难伺候极了,不说话,不张嘴,不吃饭,彦舸把牛奶杯子堵在人嘴边了,彦仰恩连眉头都不皱,清冷冷的像是周围只有一片空气。
彦舸叹了口气,彦仰恩这会儿是真毛了。
彦仰恩脾气大的不得了,彦舸自认为一向惯着他,从来没舍得真和他置过气,可彦仰恩就是专门拿捏他这点,怎么折腾他怎么来,彦舸总能被他气的脑门子突突跳,又不能真对他动手,常常憋出一股内伤来。
彦舸撇了碗,自己的饭也不吃了,把彦仰恩留在餐桌边上,自己拍拍屁股走了。
屋门砰的一声关上,一直坐在那里修闭口禅的彦仰恩自己操纵着轮椅到茶几那儿,拨了电话叫助理过来接他去上班。
助理是彦舸一手调_教出来的,什么话也不多问,半个小时之后从早高峰车流里杀出一条血路赶过来,他的小主子正小心翼翼的扶着屋门口的栏杆下来,动作有些失调,但是也到不了需要有人来回抱着的程度。
助理赶忙把车开过来搭把手。
彦仰恩一路到了公司,期间路过餐厅的时候让助理去打包了一份外卖,在车上一边看文件就凑合着把东西吃了,大概是胃口不太好,助理从后视镜里偶尔瞄过去,也没见他多咬几口。
彦仰恩对人的视线敏感,助理第三次不经意瞄过去的时候正好和彦仰恩刻意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彦仰恩的眉目略长,明明和彦舸没一点血缘却有七分像,盯着人看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后脊发凉的感觉。
即便是他孱弱苍白没有一点威慑力。
助理明知在偷窥,错开目光的时候也依旧不慌不忙,大概是彦舸教育的好,连助理都知道不卑不亢。
彦舸一上午没来,下午彦舸助理再次找彦舸确认会议是否继续推迟的时候彦舸才说按着日程表来。
即便是按着日程表来,彦舸到会的时间也推迟了十分钟。
他精神抖擞带着秘书从门口杀气腾腾的进来,一副刚刚和美国总统谈完双边经贸合作的日理万机样,彦仰恩还是从他掠过身边时闻到了一股玫瑰香。
确实是“日理万机”。
彦仰恩办公室里人看见大老板今早没把小老板送进来本来还怕大老板也没压住小老板的火,没想到小老板今天特别平静。
彦舸一上午没出现,所以工作全往后推了半天,晚上还有一趟应酬,走的时候雷厉风行,就把小老板忘了。
下班的时候小老板把所有人都赶走了自己在办公室里加班到深夜,撑不住了睡过去,半梦半晌之间被噩梦吓醒了才从办公桌上爬起来,凌晨两点多了。
彦仰恩自己挪动着身子在附带休息间里凑合着睡了剩下的半个夜。
作者有话要说:
啊,终于王八蛋回来了
第3章 第三章
3.助理有预感这几天的日子大概不会不太好过。
早上他来上班,悚然发现小老板早就在哪儿,衬衣皱皱巴巴,扶着门口饮水机接水,一看就知道昨晚没回去。
彦仰恩没想到在休息室里居然能睡蒙过去,刚起来就赶上员工上工大潮。彦仰恩看了一眼打褶子的衬衣,顺手把门口衣架上把外套披在身上。
“送我回去。”
助理又忙不迭送人回家。
彦仰恩还是让助理带了一份早餐,这会儿没在车上吃,只望着窗外不做声,也没什么脸色,到家的时候面色如常,却出言不善,让助理把他抱下去。
助理明显打了个亘,随后面不改色地说,“对不起老板,我昨晚闪了腰。”
彦仰恩的眼神从眼尾看助理看了好长时间,半晌伸出来一根胳膊。
助理心领神会把肩膀靠过来,让彦仰恩搭着从车里钻出来。
助理扶着彦仰恩上五级的台阶还没走到头,恼人的鸣笛声就响了,那是彦舸的座驾,雄赳赳的开进来。
助理一停顿,侧过去看小老板,彦仰恩却好似没听到,助理停了步子他还往上走,助理只微微顿了一下,接着就跟上了。
彦仰恩刚进门,彦舸就从外边进来,经过助理的时候助理点头问候一声老板好,顺便等着大老板把小老板全盘接过去,结果大老板只是头也不回的点了个头,就步履矫健的上楼,全程瞎眼看不见助理等接盘的神情。
彦仰恩也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目视前方,仿佛马路后方有个陌生人从他身后经过,本来就吸血鬼似的脸像是一坨没有生命的石膏像,全然没有一丝感情波动。
两个老板全程都瞎,只留他一个助理在阴晴不定中摇摇摆摆。
助理在熏头的酒味儿混脂粉味儿中嗅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
彦仰恩让助理把自己送到一楼的一间屋子门口,然后说你先回去吧。
助理嘴上说好的老板您有事再吩咐我,脚下却是抹油一溜烟就窜了,天花板上方不知道是什么庞然大物倒了,咚的一声磕到地板上,助理怕自己不赶快溜就被掉下来的地板砸个对穿。
助理走的时候如蒙大赦,走了之后顶上就安生了,好半天没再有什么动静。
这是他之前一直睡的屋子,东西都还在,钟点工也定时过来换洗打扫,就是太久没人气,里面的东西摸着都觉得硌生生的。
彦仰恩坐了一会儿然后挪动着去浴室,浴室里带着一股淡淡的香薰味儿,请的钟点工做活不偷懒,即使没人用也尽职尽责按着同一标准。
彦仰恩开了花洒放水,自己在架子边上端详浴液的日期,花洒的水很快漫了一地,顺着地漏哗哗啦啦淌下去。水温正好,彦仰恩去拿柜子里的拖鞋。他扶着墙慢慢半蹲下去,伸出手去够,只差一点,他挪动着往前蹭了一下,就这么一点的距离,他光着的脚倏地打滑,不协调的下半身根本没一点平衡的作为,嘭楞一声,彦仰恩在最后关头抓住了架子。
彦仰恩本来下半身就使不上力气,全部身体的重量都加诸在那个拇指粗的架子上,架子质量登峰造极,担着一个成年人纹丝不动。架子没事但是彦仰恩有事,他不能老是在半空中吊着。
彦仰恩在湿滑的地面上尝试了几次要站起来,却只是徒劳。
顶上彦舸也在洗澡,下水管道的水呼呼啦啦冲下来。彦仰恩调正了姿势,深呼了一口气,攥着架子的手一根一根松开,等到还剩三根纸头的时候他撑不住了,扑通一下重新落回了水里,花洒劈头盖脸的浇下来,他扶着登子慢慢爬起来,关了花洒从浴室里勉强直立着走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明明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第4章 第四章
4.彦舸洗完澡匆匆出门,一整天都泡在公事里。彦仰恩还在单方面冷战里,他没放在心上,过几天他气就消了,他哄人哄到了就行,如果对方不接受,他也只能表示很抱歉,但是不会继续再哄了。
他就是这个样子,刚开始的时候怎么哄都行,时间一长那边不给脸,他也无所谓了。所以他对所有性伴侣的姿态都像是玩意儿,开始的时候怎么抱,怎么娇都行,过了那阵,就爱哪哪儿了。
虽然彦仰恩不一样,但是劣性根在这里放着,他天生不是什么体贴人。
再说也没什么,就是在别人面前亲了他一下,都知道他是他的人,亲他一下又怎么着呢?
还跟他闹性子,不知道他这辈子缺的就是耐性么?
彦舸狼心狗肺惯了,说不哄就不哄了,在外边浪了一天,晚上还去和那群衣冠禽兽逍遥了一把,全然把彦仰恩抛在脑后,反正家里什么都不缺,他也长着嘴,会知道叫人。
彦舸在外边浪到深夜,回家的时候楼里一盏灯没开,只有路灯明晃晃闪着光。彦舸烦躁的开门进屋,欲直上二楼,心念一转,轻手轻脚开了彦仰恩的屋子。
彦仰恩的屋子是当初他特地挑的,月到中天的时候月光透过落地窗的栅格会一道一道撒在床上,彦仰恩躺在那里就像是神话里的月光少年。
不仅仅是屋子,从他来的那天开始,他全身上下每一寸都是他仔仔细细调_教过的,他每一件衣服,每一种表情,连微不可查的小动作,都是他最中意的模样。
彦仰恩就是上帝给他的情人。
正值中旬,月光极亮,他的情人就像他想的那样,安安静静躺在月光里,精致的鼻尖像是急待人咬一口的蛋糕。
彦舸真那么做了,这是他的人,他浑身上下每一寸都是他的。他松了领带,一条腿跪在床上,俯下上半身去咬那诱人的蛋糕。
只离鼻尖半寸,他险陷刹住了。
彦仰恩的鼻息太热了,热的不正常。他还没贴上就觉得热腾腾的气息拂在他脸上,几乎贴上的面颊也一样散发着高热。彦舸的手往被子里一摸,灌了半晚上的酒彻底醒了。
彦舸猛的掀开了被子,扑面而来的潮气和湿热像是刚打开的笼屉,彦仰恩穿着早上那一身皱巴巴的衣服,囫囵躺在床上,胸膛随着呼吸急促起伏,因为骤然失去被子而不自觉发出嘤咛。
彦舸完全想象的出他从浴室出来淋了一身水,然后漠然裹着一身湿透的衣服躺回床上。
彦舸气的要把后牙槽都要咬碎了。
这小王八蛋非得这么戳他的心么!
“宝贝你醒醒……”彦舸不住地拍彦仰恩的脸。
彦仰恩整个人已经烧糊涂了,彦舸的手即使发暖也比他烫熟的皮肤要凉快,不自觉就往他手上蹭,却意识模糊死活不醒。
彦舸想灌他一杯水也灌不下去。
再这么下去彦仰恩就要烧死了,彦舸三下五除二扒了他黏在身上的衣服,囫囵裹了一件浴袍外边又裹上毯子抱着人就往医院跑。
彦舸一边开车一边偷空往后边看,彦仰恩在后座上难受的挣扎,一点一点的在毯子里乱动,鼻腔里发出含混痛苦声音。
彦舸猛的回过神来,不敢再去看,心脏表面像是开了一道口子,内里岩浆汩汩的流出来,一段二十分钟的路,彦舸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第5章 第五章
5.医生埋怨病人家属照顾不尽责,彦舸再怎么威风八面杀伐果断都得安安生生听着,面色算不上好看却已经给足了医生面子。
医生是真的日理万机,训完了彦舸白大褂带着风就刮了出去。
彦舸抽了凳子坐在彦仰恩病床前,伸出手摸了摸强行退烧后湿黏冰凉的脸。
彦仰恩睡着了的时候难得的乖,虽然他平时也乖,但那是装出来的,明晃晃的在脑门子上写着委曲求全。一脸不耐烦却又不得不的神情,彦舸虽然爱极了他那副拧巴的样子,却也打心眼里愿意他过得舒坦。
就像现在这样,别再皱巴着眉头,他要是在梦里还过得痛苦,彦舸非得愧疚的死过去。
彦舸也承认自己活作,摊上这么个小东西,明明有时候被他气的要死却还是在他真受罪的时候恨不得抽自己巴掌。
他就这么矛盾的过活,可话又说回来,彦仰恩这一身的邪脾气,又全都是他惯出来的,他本来可不应该这样。
彦仰恩的身世不是谜团,还是整个垸城里能做茶余饭后点心的“猛料”,与他相关的每一个人,都能单独拿出来讲一段坊间的奇闻。
彦仰恩原名杨恩,父母曾经是几年前赫赫有名的年轻企业家,在一场混合着“官场、艳情、不伦”等所有刺激公众眼球的蓄意谋杀中死于非命,可怜的幼子无人问津流落在外,直到垸城水最混,背景最深的彦舸把人从异乡老鼠洞里捞出来,收入帐中。
几年后当初身世凄苦的少年从彦舸背后出来,摇身一变成了不肖子彦仰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无数人唏嘘。
命里造化,果真弄人。
可现实,哪能,又仅仅是这样。
第6章 第六章
6.彦杨恩父母的死对于公众来说,还是一个不能清楚摆开的谜,千百种流言里夹杂着真实。肮脏的现实里搀着公权利摇摇欲坠的遮羞布,所以冠冕堂皇的新闻发言就成了笑话。
杨氏夫妻回国之后兢兢业业,在垸城有一席之地,生意越做越大,却因股权分配问题有了分歧,在一个雨夜里,杨氏夫妻与股东爆发激烈肢体冲突,毙命于郊外一间别墅。
官方新闻发言就这么不咸不淡,谁都知道那是笑话。
下刀的指纹提取是杨氏的远方亲戚,背后的势力无人不知,那间别墅,懂行的人都知道是谁金屋藏娇的处所。
杨恩的父亲在一个雨夜遍寻不到自己的妻子,最后收到妻子发来的求救短信,惊慌之余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儒商舍了自己茫然的儿子,揣了一把厨房里的剁骨刀在无边大雨里只身驱车赶往郊区别墅。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个在商场滚打了十几年有余的商人在收到妻子被□□后的求救之后也失了理智,拿着刀冲进了别墅,却连门都没摸到就被保镖一脚踹进了泥地。
浑身烂泥跟狗一样被扔到地上,那位远房的令人尊敬的大人物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居高临下看着这不识好歹的后生。
我是丑男别惹我完本[耽美]: 第1章 俺叫张鹏涛俺叫张鹏涛,90后,出生在北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农村,这里空气新鲜,土壤肥沃,高山环绕,民风淳朴,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俺就是吃这里的地下水长大的现在的中国虽然大学生已经泛滥,文凭犹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