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做皇商完本[穿越种田]—— by:水墨清

及君也完本[古耽]—— by:: 《及君也》礼从容文案:幼年时,我隐约听过断袖二字,大约十几岁时,我方知自己是个断袖,又过了些年头,才知,我委实是个独情断袖并不是每个男子都能叫我心仪我与温行知在私塾做同窗的那几年,他聪颖,我中庸,他勤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回到古代做皇商
作者:水墨清薇
文案
上辈子,王进身处末世,为了生存而努力活着
眼睛一睁一闭,穿到了陌生的朝代
本以为可以做个悠闲官二代的王修晋,哪想父亲一脚站错位,一家沦落回乡窝居
只留下三间破房和五亩田产
哪想路遇天灾,母亲身染重病,归乡未愈,父亲一蹶不振,
大哥饱读诗书,却不知何为生计养家
姐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识柴米油盐
哥哥姐姐想要养家,却弄出笑话百出
年幼的王修晋不得不顶着养家大业
且看他如何从小村走出,成为一代皇商!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修晋李菻善 ┃ 配角:王家 ┃ 其它:穿越,薇薇
==================
☆、第一章
公元2077年,末世第三年,王进背靠着墙喘着粗气,已经是第三年了,他觉得每活一天都是在挑战着极限,身边的朋友战友越来越少,变异的植物,动物却是越来越多,仿佛是要把人类从地球上赶出。王进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压下突然涌上心头的恐惧,咬了下舌头,血腥味在口腔里回荡,似乎只能这样才能让自己清醒且理智,他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活着回基地,跟他一同出来的十人,被变异植物吞食了三人,其他几人因为逃亡而分散。
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快速的打量四周,以求能找到一处暂时安全的地方,从末世开始至今,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即便是安全区内,也时常会发生各种植物或是动物攻击人的事,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变异了的动物不能食用,植物亦是如此,为了生存甚至吃起同类,可,仍是不安全,很多人得了怪病死去。人类存活的三年,已经将能吃的东西全都吃光,为了活着,依旧在不停的尝试。
王进觉得自己大概要命绝于此,回想从末世开始到现在的三年,王进觉得自己够本了,没有成为乱斗的牺牲品,也没有沦为食物,更没成为实验品,没有友人的背叛,他应该庆幸。他累了,走不动了,他不知道活下去还能挺多久,没有可以喝的水,没有吃的食物,人类还能走多远?闭上双眼,似乎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
宏元二十四年,国强民富,京城街道上来往人流密集。商贩的吆喝声,茶馆里传出的喝好声,来往之人交谈声,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此时的人们的安居,当朝君主的明治。当朝宰相王大人府后宅院内,王大人不停的搓着手,来回的走动着,时不时的伸着脖子屋内望去。
屋内的情形是忙而不乱,床上的女子咬着木条一头乱发,哪里还有贵妇的模样,身边伺候的人端着热水,站在稳婆身边,还有个丫头不停的给妇人擦试头上的汗,奈何擦得速度再快也比不上流出来的快。
“夫人,用劲,已经看到头了。”接生的稳婆催促着。
咬着木条的妇人摇着头,握着被子的手能看到上面一条箱的青筋,“啊!”因为无法再忍住疼痛,妇人大叫出声。
“生了!生了!”稳婆见了孩子的性别后,忙道喜,“恭喜夫人,贺喜夫人,喜得麟儿。”刚生下孩子的妇人歪在床上,一脸疲惫,望着稳婆抱着的孩子,嘴角勾起了笑容,虽不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却仍让她喜悦。身边的丫头赏了稳婆红包,便去外面报喜,王大人听了立刻表示府内上下全赏。
睁开眼睛,望着红木的房梁,他是被人救了吗?现在居然还有这么古老的房梁设计,救他的是什么人?躲在这里就不怕鼠辈们攻击吗?王进想要动,却发现他身无力,且发软,倒没有多想,只觉得是多日未进米水造成。听到脚步声,王进便顺着声音望了去,只见一身着素色不知是哪个年代的女子走过来。待女子进到身边,王进觉得非常诡异,对方在他脚下的位置,居然离他这么近。
“小少爷睁眼了。”时刻注意着的丫头,欣喜的叫了一声。
没去管女子说了什么,王进想要踢腿,为什么他变小了,奈何新生儿的身体还配合不了大脑的传达令,想要踢腿不太行。被女子轻飘飘的抱起,头靠着女子柔软的胸前,王进呆住了,大脑死机。他,他,他,他,女,女,女,女……
不能怪王进的反应,活了近三十年,前二十几年只知道学习,不知道搞对象,等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才发现他喜欢的是男人,然后为了不骗婚,自然就拖着,拖来拖去的,末世便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老爷,夫人,小少爷的眼睛好大好亮。”丫头把小少爷抱到夫人的面前。妇人忙接过去抱在怀里。王进还没来得及庆幸,又转到另外一人的怀中,死机的大脑重启失败。王大人瞧着夫人怀里的小儿子,直到有意思。
“老爷,儿子的名?”妇人点了点小儿子的脸蛋,小儿子肉嘟嘟的样子很是可爱。
“小名添丁,我王家再添一丁,大名为修晋。”王大人看着小儿子,古人有抱孙不抱子的说法,可他的小儿子可爱得不得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抱抱。要说小儿子有什么好模样,倒也不至于,可就是招人稀罕。
被妇人抱着的王进,打了个哈欠,他觉得自己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应该再睡一觉,也许睡醒了,他就应该在该在的地方,而不是这里,跟做梦似的,也许就是在做梦吧!因为现实太残酷,他心底的渴望成了梦境。
妇人看着怀里的小儿子睡了,便压低了声音问些旁的事情。王大人见儿子睡了,而妻子还在做月子,也不便久留在房子,和妻子说了几句,便让妻子休息养身体。要说王大人绝对是痴情的人,满朝上下,就他一个内宅里只有一位夫人的官员,想当初不是没有人想他的后院送人,可奈何王大夫说什么都不同意,甚至还不惜辞官,才打消了皇上想要指婚的想法,皇上感念王大人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还特别给王大人封了个雅号,立个牌坊。
王进再一次在襁褓内醒来,这一次他是饿醒的,此刻还不会说话的王进只能靠哭声引起大家的注意,只不过一开口便收不住,像是要把上辈子没有流过的眼泪在此时道尽。末世的艰辛,苦痛等等复杂的,且负面的情绪让王进痛哭不止,这可吓坏了伺候的人。正在坐月子的妇人抱着痛哭不止的小儿子,心疼得不得了,催着人去请大夫,大夫来得快,可孩子本想无病,大夫也束手无策。
跟在王夫人身边多年的老奶娘,提意要不请个道士来看看,王夫人却没应,抱着儿子慢慢的哄着。王进哭累了,也就不哭了,不过肚子仍饿,泯着嘴又不会说话,眼泪巴巴的望着抱着他的妇人。
“夫人,小少爷应该是饿了,打生下来,就喝了一次奶。”经验老道的粗妇小心的提了一嘴。跟在王夫人身边的老奶娘狠狠的瞪了一眼说话的粗妇,王夫人却没瞧见,不过心里对奶娘生了几分不喜。
王进望着妇人,十分的纠结,他是吃,还是不吃?最后狠了狠心,顺着本能张了嘴。大口大口的吃着,有几分狼吞虎咽的架式,吃到饱,便没精神,迷迷糊糊的又睡了。粗妇得了王夫人的赏,而奶娘,王夫人虽没说什么,可也决定凉着奶娘些时日。
王大人回府便听说了此事,本就对夫人身边的奶娘不喜,若不是看着对方跟着夫人身边多年,也没做出大的出格的事,才没有赶出府,现下,孩子只是饿着了,既没病,又没怎样,便让刚生下来的孩子见道士,外人如何想他儿子?
“爹,什么时候能见弟弟?”王大人的长子,现下已经十四岁,个子和父亲一般高。
“待满月之后便可,书读得如何?”王大人对长子的期望很高,幼时启蒙先生仍当朝大儒,后送进国学府求学。
“先生说若下场科举还要再等一届。”提到读书,王修柏便收敛情绪,“今年下场,怕是吊尾。”王大人倒不会指责儿子不用功,长子才十四,参加科举着实不妥,锋芒露得太早,对长子以后的路不见得是好事。
吃饱,喝足,睡得香襁褓中的王进,尿了,感觉不对的王进,郁闷的哭了。这次生过两个孩子的王夫人不再慌张,先是看是不是饿了,然后再摸了摸尿布,便吩咐丫头拿干净的尿布,一阵忙乎过来,王进舒服了,睁着眼睛,便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后,只见抱着他的妇人头顶顶着长长的字条——宰相夫人,郜命一品,个人现有资产10258两。
宰相夫人?一品?两?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王进想要揉眼睛,奈何手臂被包住,慢慢的转头看向傍人,夫人身边有位老妈妈,字条显示——夫人奶娘,贪,个人资产35021两。这个奶娘够有钱的,比宰相夫人还有钱。好奇的看向其他人,每人头顶上都有个显示,丫头,粗妇等等,后面带着资产,若有手脚不干净的,便会显示个“贪”字。
好奇劲过去之后,王进觉得无趣,打了个哈欠,再次闭上眼睛,他,是死了,还是如何?为何会在一个小小的奶娃娃身体里,是梦还是现实?还有他看到的那个字条?为什么感觉像游戏里的血条?一定是梦吧!若是正常人,哪里会看到那种东西。若是梦,为何如此真实?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醒……
☆、第二章
小婴儿的作息非常简单,吃了睡,排时醒,醒了吃,简单且有规律,反复进行一个月,小婴儿添丁仍在适应着新生活,规律的生活并不难习惯,只是看着人头顶着的字条,添丁实在是习惯不来。满月的当天,添丁被抱出房门,终于见到不一样景色,还有让人眼花缭乱的字条。
看着各种官名和钱数,觉得挺有意思,可看得多了就觉得没意思了。疲惫的打着哈欠,转头埋进母亲的怀里,准备睡觉。至于其他人说得恭维的话,全当没听到。虽然添丁小婴儿还没弄明白家境几何,但也猜到几分。
宰相给儿子办满月宴,外传只是家宴,仍有不少人慕名而来,皇帝更是赏了不少东西。王宰相不说是满朝最年轻,也是宰相之中最年轻的一位。十分受皇帝的重视,皇子们与之的关系表面上也不错,这不今天就来了不少的皇子。可惜添丁睡得太早,未能一睹皇子的容颜。
添丁满月之后,房门打开,哥哥和姐姐便常来看望他。奈何添丁睡比醒着时间长,过来看望弟弟的兄妹两人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见到。添丁也只是迷迷糊糊的见着两次,即便如此也记住哥哥和姐姐长什么模样。若是醒着的时候见到两人,添丁还会向两人扎手。王夫人屋子里的人谁除了王夫人的奶娘之外,添丁都会给好脸,有时还会让抱抱,但是王夫人的奶娘每次要抱添丁,添丁都会抗意的闹别扭。还不会说话的添丁表示,对待贪了他们家钱的人,绝对不能近身。
王夫人观察之次之后,便跟夫君提起此事,王大夫只道添丁应该是不喜奶娘身上的气味,王夫人却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又找不到别的理由,只当是这般。
满月之后,没多久便是百日,添丁已经能自己翻身,醒的时间也多了一些,而且非常乖的都是白天醒,晚上睡觉,绝对不给爹娘添麻烦。王夫人直道小儿子是乖的,连常来看王夫人的各府夫人都羡慕得不得了,都说小公子省心。王夫人脸上淡定的保持着笑容,但心底仍有几分得意。添丁每天面对各类妇人,非常不喜欢她们头上的字条,有的字条上甚至还标着小三上位,看着好烦啊!
百日宴,添丁小朋友为了眼不见为净,决定白天睡觉,真是搞不懂古人怎么那么喜欢办宴,这个宴也办,那个宴也开,连小孩子的百日都不放过,好像周岁的时候还要抓周,到时他应该抓个什么呢?算了,现在还是乖乖的睡觉,反正离周岁还远着呢!话说回来,他这个梦做得时间够长,什么时候才能醒。希望他醒的时候,身体没被变异植物咬死。想太多够累,还是睡觉吧!也许睁开眼睛就回去了,他越发的喜欢上这里了,没有变异植物,动物,日子安逸,如果可以能够在这里呆一辈子也不错。
“小少爷不都是晚上睡觉吗?今儿怎么白天睡上了?”伺候的小丫头看着摇篮里的小少爷小声的说着。
“怕是嫌吵,没见到访的夫人们一来,小少爷就睡觉,不理他们。”另外一个丫头捂着嘴偷偷的回了一嘴,“小少爷精着呢!”
“谁说不是呢!”小丫头说完还用眼睛捎了一眼不远处的吴妈(王夫人的奶娘),“那位就没入小少爷的眼。”
“少说两句吧!”另外一个推了一下身边的小丫头,“小心让人听到,有你好果子吃。”还没有睡着的添丁眼皮抬了抬,唉,这里也不是很好,院子里的姑娘们都好闲,不做正经事,尽扯闲话。好在他爹不是好色老头,后院干净,没有什么宅斗的事,要不然后院更热闹了。
小丫头们安静的忙着自己的事,专门伺候添丁的小丫头把小少爷抱起,做为今天的主角,哪怕小少爷睡着了,也得抱出去让大家见见。王夫人接过小儿子,抱在怀里见小儿子睡得正香,嘴角还吐着泡泡,把王夫人逗乐了。
坐在王夫人身边的妇人看着添丁,“小公子可真是乖,这么吵闹,也能睡得香。”
“若是一般的孩子怕是早就闹起来了。”另一位妇人跟着说道,“哎哟喂,小公子长得也忒好了。”妇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王夫人坐在中间不搭话,她已经习惯被这样虚伪的夸奖,话掉过来也可以说是他们家孩子傻,只知道睡觉。这种两头话,王夫人听了多少年了,耳朵都听出桨子了。真心夸奖的,自然放在心里,像是这种话,听听就过了,不能往心里去。
百日宴十分热闹,添丁被吵醒几次,觉得神烦,连睡觉都睡不安全。添丁只能装睡,至于桌上的佳肴对添丁来说,哪怕再馋,也入不了口,谁让他还没长牙,再馋也只能在心里哭。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
对于小婴儿来说,日子过得是枯燥无聊的,除了吃喝拉没有别的事可做,过了百日宴,添丁便开始折腾着什么时候能坐起来,睡醒的时候,他就来回翻,翻累了就睡觉。醒了继续翻,翻了两个多月,添丁终于坐了起来,真正坐起来的那一刻,添丁长长舒了口气,下一步练爬。
“夫人,快看,小少爷坐起来了。”小丫头兴奋的叫着。刚会坐的添丁被小丫头一句话吓得倒下了,不倒下也不行,他还坐不了太久。
王夫人很快便过来,听着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说了一遍,然后看向眨着眼睛的小儿子,把儿子抱了起来,“添丁真是厉害,自己会坐起来了,来叫娘。”
在王夫人怀里的沫丁,打了个哈欠,翻了那么久,又坐了一会儿,感觉好累他需要睡觉补充体力。王夫人看着怀里的小儿子,无奈的笑了,居然就睡着了,儿子也太……
晚饭的时候,王夫人和夫君,大儿子,女儿提起此事,三人都乐了,“小弟有趣,明儿女儿要守着小弟身边,要看着他怎么坐起来的。”
“你啊!坐一会儿就得烦。”王夫人戳了一下女儿的额头,不过想想小儿子,王夫人也觉得有趣。“添丁比你们两个小时候有趣多了。”被谈论的焦点,此时正睡得香甜,梦里没有变异动植物,只有安逸的美好生活。
三翻六坐七滚八爬,在八个月前,添丁已经学会了如何会跪,坐得时间也比以前多了,但仍在吃奶,王家不差养个奶娘的钱,自然要让儿子吃奶的时间久一些。添丁却对母乳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好久没有吃到米,没有吃到正常的菜和肉,早就盼对饭桌上的吃食流口水,无良的大人们个个吃得香,父亲还一本正经的把菜夹到他面前晃一下。添丁真想糊他爹一脸口水,不待这么欺负婴儿的。王大人这么坑儿子,皇上知道吗?
添丁会爬的时候,王夫人和女儿正在一边绣花,王家小姐最先看到弟弟在动来动去,差点扎到手,刚要出声被王夫人拉住,两人也不专注的盯着添丁,时不时的看上一眼,即便是这样,添丁也注意到两人扫过来的视线。只不过添丁没有放弃他现在要做的事,努力的用手臂撑着身体,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跪着的腿跟往前。刚开始练爬的时候,他的手臂没劲,支不住身体,为了不伤着自己,添丁从每天只撑一下,慢慢增加,才有现在敢撑起身体。
连襟完本[耽美]—— by:柳: 《连襟》柳音音文案:连襟本意是指二人之间彼此知心生活中一般是指姐夫与妹夫的互称或合称在古代的时候便早已有了此称呼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飞,郑承己 ┃ 配角: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