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低头完本[耽美异能]—— by:解梦书

难言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难言》作者:唯梦闲人内容简介: 又名《工地上的爱情》《等我成为包工头就来娶你》强强,狗血,互攻伪包工头张迁遇上大学刚毕业沉默寡言的蔡正庭一个以为自己比钢管还直,一个以为自己永不会说出口的秘密却都在悄然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末世重生之低头》解梦书
文案:
沈棠重生了,弄死他的仇人不好过了。后来这仇是报了,以后呢?末世那么凶残,他应该怎么办?
沈棠星星眼: "我可以抱你大腿吗?"
墨一面无表情: "那我可以抱抱你吗?"
沈棠: "可以的哇!"
内容标签: 异能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棠,墨一 ┃ 配角:沈海,曹利,唐黎,唐马友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沈棠最近又长高了一截,铺在蓝色无菌布的手术台已经有些放不下他了,他只好抬起头,给下边的肢体挪动点地方。
顶上的无影灯擦得特别亮,沈棠好久没见过这么干净的东西,所以难免多看几眼。
拿着手术刀的医生大概第一次遇见这么淡定的实验品,难得好心一次提醒他:
“不要盯着无影灯,眼睁睁看着自己开膛破肚你不一定受得了。”
沈棠又想抽烟了,动了动手发现根本没办法动弹,他只好继续盯着无影灯,根本没把那个人的话当回事儿。
他就要亲眼看着自己被划开肚子,这样才能将那些出卖他的人记得深一点。
“砰砰砰!开门!快开门!”
医生不耐烦地脱去手套,随手扔进满是血水的塑料桶里,没好气地问:“什么事!”
“它们都过来了!快特么开门!”
可是已经迟了。
那些吃人的家伙马上就要过来了,那扇十几厘米厚的防辐射大门会被它们轻而易举地撕碎,他们这些躲在里面的家伙一个都逃不掉的。
沈棠觉得无所谓,反正被手术刀肢解,还是被那些家伙吃掉脑子都是死,也许被吃掉脑子还算一种轻松的死法。
他躺在沙发上面,乐呵地看着外面两个人钻了进来,无头苍蝇似的满屋子乱转,最后被紧随而至的东西吃掉了脑子。
“啧,真丑。”
即使已经见过那些发生变异的家伙无数回,它们满是脓疮,青筋暴起的脸还是让他有些作呕。
沈棠闭上眼睛,疼痛袭来的时候,他心里唯一一点遗憾就是没能吃上一碗热乎饭。
“喂!沈棠,醒醒!”
“嗯?”
沈棠晕乎乎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打量着四周,这是哪儿?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淡黄色的吊顶灯,这白色的旋转楼梯这不是......这不是他家吗?
“喂,沈棠,你没事吧?”
穿着白色衬衣,黑色子弹头内内的男人扶着他的肩膀,关切地看着沈棠,见他半天不搭理,以为他真的生气了,顿时有些急了。
“沈棠,我和小海真的没什么,你别乱想,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不该那么说你,但是你也不应该说小海说的那么难听,他毕竟是你弟弟......”
沈棠看着男人的脸,晕乎的大脑终于能转了,这家伙不就是他初恋男友唐黎吗?
嘶,好家伙,他沈棠竟然又回来了!那些混蛋们,这回他可不会在犯蠢了。
沈棠明白了现在大概怎么回事,他放假回家,无意中撞见他男朋友和自己弟弟沈海在楼梯口玩壁咚,结果自己反而被惊慌失措地推倒,滚下楼梯。
沈棠满脸无辜反问:
“可是,受伤害的好像是我也。
你们背着我接吻,受伤的好像是我这个正牌男友吧?沈海推我,害我差点死了,他和自己哥哥的男朋友搅和到一起,我说他一句不要脸,怎么了?有什么错吗?”
唐黎震惊地看着他:“沈棠,沈海他是你弟弟,你就不能原谅他吗?而且他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这样恶意揣测他!”
沈棠上辈子就是因为太相信他那个‘宝贝’弟弟沈海才吃了那么多亏,每次沈海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情,只要搬出一句他不是故意的,他都能原谅他。
结果呢?自己被他送进实验室,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特么的!他要再相信那家伙是故意的他就白活那么一回了。
沈棠冷冷看了一眼唐黎,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道:“也是啊,他可是我的好弟弟,这么可爱,怎么会是故意呢。”
唐黎看他改了口吻,虽然语气让他还是觉得不舒服,但是不追究沈海就行。他放心了,穿好衣服就准备走了。
沈棠看着他的背影,调侃地说:“欸,亲爱的,要不是我打扰你们,你们两个是不是准备滚上|床了啊?”
唐黎脸停下脚步,通红着脸呵斥他:“沈棠,你瞎说什么呢?那是你弟弟,我,我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沈棠笑嘻嘻地说:“呵呵,我只是随口一说,你怎么好像硬了。”
唐黎尴尬地看了他一眼,捂着下边急匆匆带上了门走了出去。
沈棠听他走远,向天翻了个大白眼,算了,他就成全这对狗男男吧。
沈棠下楼的时候餐桌上该到的已经到了,就差他一个了。
沈父沈凡以及欣姨坐在主位上,欣姨看见他下来,赶紧招呼他坐下:
“你啊,是不是又在上面捣鼓电脑呢?那东西有什么好玩的,浪费时间。”
沈凡闻言冷哼:“一天到晚就知道窝在家里,你再看看小海,天天往公司跑,你怎么不学学?”
欣姨在一边劝: “哎呀,老沈,他还小呢,别这么说他。”
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沈凡当即拍了桌子:“他还小!沈海比他还小一岁呢!小海有像他这样吗?”
沈棠以前跟白痴似的,不觉得什么,现在还看不清欣姨这是煽风点火呢?
沈棠笑嘻嘻地说:“嘿嘿,爸,我也觉得在家住不好,给你们添麻烦了,所以我想搬出去住,随便找点事情做。”
沈凡板着脸,道:“怎么?说你几句你就要搬出去,受不了了?”
沈棠摆摆手,言辞恳切地说:“没有,爸,我哪敢啊。我最近在外面找了一个工作,想找个近点的地方,这里离那边太远了。”
沈凡脸色稍霁,也懒得问他找了什么工作。
上辈子沈棠待在沈家,末世初期时这个家里只有他觉醒了力量系异能,这种异能在后期没什么用,但是初期对付那些低级丧尸足够了。
沈家也是凭着他的异能安安稳稳活过了最初的阶段,现在,沈棠才不会当不讨好的傻子呢。
他在前面拼死拼活抗丧尸,沈海和唐黎两个在后面卿卿我我不亦乐乎,后来等他们觉醒了异能,一脚就把他给踹了,比扔套套的时候还绝情。
这回他不当傻子,让他们自己玩儿蛋去吧。
沈棠收罗了放在家里的□□,信用卡,又舔着脸找沈凡要了一笔钱,乐颠颠地就搬出了沈家。
他算了算,还有两天就末世了,时间不够他准备好物质了。这一次,他要为自己而活,顺便让沈海那家伙不好过。
他恨沈海,但是那家伙邪门的很,后来他们两个彻底撕破脸后,沈棠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他,但是每一次都被他躲过。
后来有一次他受伤半昏半醒的时候,听见沈海说起过什么“H系统”,他想应该和那个东西有关。
沈棠不知道怎么对付那东西,反正沈海想要的他夺走就对了!杀不死你是吧,那咱就恶心死你!
沈棠说的搬出去住,并不是随便说说。
在上一世, A市的东南方向,在末世初期的时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不知道什么原因,丧尸都不愿意靠近那里。
他的计划就是,先去那边,度过末世初期,随便锻炼一下身手,再去别的地方。
沈棠说做就做,第二天就打包好行李,准备搬出去。
唐黎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走:“沈棠,别任性,我错了还不行吗?”
沈棠懒得理他,唐黎见好言好语劝不动他,皱起眉头不耐烦道:“现在外面那么乱,你就不要给沈叔叔添麻烦了。”
麻烦?是啊,他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麻烦。唐黎是被沈凡资助的大学生,算是沈家半个养子,就连他也觉得,自己是个麻烦。
可是,他沈棠得到的那些荣誉,还有那些成绩,全部都是靠他自己一步一步争取过来的,可不像他们。
唐黎生不生气沈棠一点也不关心,推开他拿着行李箱就出了门。
外面已经开始乱起来了,到处可以听到救护车的鸣叫声,有几条主要干道上发生了车祸,出现大面积拥堵,沈棠叫了计程车,挑了一条路程远但是绝对安全通畅的路。
沈棠不缺钱,他妈妈去世之后留给他一些公司的股份,等到他成年之后,沈凡不由分说以一个大价钱换了他手里的股份,这笔生意沈凡赚的不亏心,沈棠现在也不想计较总之,他不缺钱就行。
有钱就好办事。
沈棠他妈妈正好在A市东南边有一套别墅,他搬了过去,然后在楼下一个仓库,尽可能囤积了大量的食物,水,一些不可或缺的日用品,够他一个人用上几个月了。
一切准备好之后,看着天上带着红尾巴的流星照亮夜空,然后就落到地球,沈棠擦着头发,看着电视里惊慌失措的人群,悠闲地喝了一口茶。
末世初期,丧尸出现。
末世中期,动物异变。
末世后期,植物异变。
最终是人类取得胜利,还是地球湮灭直接进入下一个文明,沈棠不知道,因为他在植物异变之初就已经死了。
当天晚上,沈棠就发起了高烧,他知道这是要觉醒异能的征兆,所以一点也不惊慌,只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等着为期三天的异能觉醒期过去。
于此同时,A市东南方向地下的安其拉实验室发生大面积断电,实验室中心三米高充满淡黄色营养液的玻璃立柱骤然破裂,一个全身赤果的生化人从其中走了出来。
他披上一件白袍,优雅地开始一次残忍的大屠杀,猩红的血喷溅了他满头满脸,他着迷地闭上眼睛,享受着片刻的死寂。
这一夜,还长呢。
一声尖叫刺破了晨雾未散的黎明,淡红色的薄雾预兆着不详。
挂着铁锁,围着铁丝网的别墅里,一个男人安详地躺在被窝里,两颊透着嫣红,神态有几分孩子特有的稚气,仿佛这个世界的不安稳与他无关。
楼下地下室,一面墙壁裂开一条缝隙,微弱的光从里面透出,之后一个暗影一闪而没。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没有‘修改’字样的暂时不用看哦,因为文章在大面积修改中,可能明天上午之前全部修改完毕。
第2章 第二章
沈棠醒时直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又说不出来。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淡黄色的墙,水晶吊灯,这是他别墅房间的陈设,手边的电脑开着,几个监控摄像头静悄悄的,他点击回放,发现一切正常,也许是他多想了,他决定先去洗个澡再说。
院子的大门都被沈棠进行了加固,那些东西一时半会儿进不来,他一点也不担心。
热水冲刷掉身上的黏腻感,露出白皙的皮肤。
热水淋到身上很暖,氤氲的雾气模糊了浴室里的镜子,沈棠抹掉上面的水汽,镜子里立刻显出那张和沈海五分相似,但是比他多了几分憨气的脸,沈棠看着,怔怔地有些出神。
他还活着,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他一定要活的好好的,不能像上一世一样,活的像一只狗一样,连口热乎饭都吃不着。
为了安全需要,沈棠购买了大量可以用到的武器,他洗好澡后换上衣服,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之后全副武装,带着棒球棍出了大门。
他得乘着现在丧尸行动没那么快,赶紧练练手感。
即使再活一回,看着那些满是脓疮,脸上布满青筋的家伙,沈棠心里还是有些恶心。
本来就血乎乎的头顿时跟瓜瓢似的,红的白的恶心的不行,沈棠看了一眼手表——十一点二十分。
丧尸嗅到人味儿,嘶吼着扑了过来,沈棠攥紧棒球棍,大吼一声迎了上去。
二楼窗户,一个黑影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地盯着他,直到他力竭转身,才重又隐入暗处。
因为白天累的狠了,那天晚上沈棠睡的很沉。
黑色的影子悄悄爬上他的床,解开他身上的睡衣,然后趴在他身上满足地蹭了蹭他软而温热的身体,异常满足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沈棠发现身体特别酸,肩和手臂上有几块红色印子。
沈棠纳闷了半天,找不出答案。
等他吃了早饭拿着棒球棍出门的时候,更邪门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丧尸仿佛一夜都感冒鼻塞了似的,他走到近前,它们才搭理他一眼,然后动作迟缓地扑上来。
沈棠喜滋滋地打开贴吧,发现这个时候的网络还能用,于是他嘚瑟地发了一篇帖子。
末世到了,到处都是吃人的丧尸,但是我今天出去逛了一圈,发现他们对我没兴趣,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他本来以为很快就会沉贴,毕竟末世了,大家打丧尸都挺忙的,没想到很快就有人回复了他,而且人还挺多的。
二狗很二:躲在衣柜里瑟瑟发抖的狗子对你竖了个中指,并说了句mmp。
打丧尸很忙:日他仙人,你都是吃滴莫斯,老子躲哪哈那些龟儿子总能找到我,难道是因为吃多串串的人肉更香些?(崩溃脸)
我是丧尸爸爸:因为你是被丧尸圈养的人。(微笑脸)
......
都是些羡慕嫉妒恨的,沈棠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那个被圈养什么的倒是角度清奇,不过这才末世初期,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等级的丧尸呢。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沈棠那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他被一个看起来还挺英俊的丧尸抱在王座上,底下一群这里被啃了一口,那里被啃了一口的丧尸小弟跪在地上,对身后的男人喊爸爸,对着他喊妈妈。
沈棠吓得夹着他的二两肉一个激灵从王座上滚了下来,然后这个梦就醒了。
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
沈棠拿起桌上的水咕噜咕噜几口下去总算压了惊,他看了看窗外,发现这天还早着呢,他也睡不着了,索性起床到处溜达溜达。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地下仓库门前,自打他醒过来,他吃什么喝什么都是之前备好放在上面的,暂时还不需要到下面仓库补充,既然到了,就进去看看吧。
他以为会看见堆积如山的吃的,喝的,用的,结果眼前的一切地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沈棠看着空荡荡的仓库,以及墙上偌大一个大黑洞,他只想说句脏话送给那个丧尽天良,打洞打到他家仓库的家伙,谢谢。
黑洞边缘有一个陡峭的梯子,沈棠找来他的棒球棍,打着手电筒咚咚咚气势汹汹地下去了——他要找到那个贼,然后捶死那个龟孙儿!
没想到在下面别有洞天,随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多的声控灯亮了起来,沈棠看着那一个个高大上的实验台,实验器械,试管架,尤其是中间那台干净的手术台,顿时想起前世不太好的回忆。
握着棒球棍的手微微地颤抖,眼看着声控灯又一个接着一个又暗了下去,沈棠两看着临近黑暗的实验室,两腿发软,他暗暗给自己鼓气:
好歹我也是活过一次的人,怎么能遇到点儿事儿就怂呢!
“咣啷啷!”
远处不知道什么东西摔在地上,沈棠吓得撒开蹄子就跑,骨气什么的,喂狗去吧!
结果就在这时,对面实验台下面忽然传来微弱地呼救声:
“救......救我!”
沈棠在救人还是风紧扯呼之间犹豫了半响,最后一跺脚,打着电筒找到了那个蜷缩在地上的人,也没多看,捞起来就跑。
沈棠看着这个皮肤惨白仿佛几年没见过阳光,眉眼轮廓深邃的男人,机械地重复了一遍:
“你说你叫谁?”
“我叫墨一。”墨一眨了眨清澈的眼睛,一脸无辜地问,“怎么了吗?”
“没,呵呵,没什么。”
末世多奇葩,但是立志报社的人却不少见。可沈棠却记得牢牢记得一个叫墨一的人。
那家伙简直就是个蛇精病,重度不愈的那种。
那人脑子极好,在病毒学方面造诣极深,听说他一度制造出了抑制丧尸病毒的疫苗。
不过可惜的是,这人不是站在人类这一边的,造出病毒血清纯属意外,所以被他当场给摔了。
你说这人可恶不可恶!
“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看我?”
墨一脸上又苍白了几分,他块头很大,但是躺在床上的样子却脆弱极了。
诗经外传之桃夭完本[古耽]: 《诗经外传之桃夭》作者:吊儿郎当内容简介: 娶的媳妇宜家宜室,但是个男的怎么破?1四月初六,柳絮飞如雪,桃花绽灼灼,宜嫁娶程瑶英盯着镜子里那张涂脂抹粉的面容,又看了看四周红浪一般的纱帐,喜烛暧昧,火光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