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父子]情滥完本[耽美]—— by:七爷的枪

[快穿]主角已拒收您的消息: 《(快穿)主角已拒收您的消息,并对您放了个屁》山药药药粥文案:两句话文案主角:“哎呀我摔倒了,要系统亲亲才能站起来QAQ”系统:『对方并不想和您说话,并把您扔到了下一个世界』本文别名为:《穿越的小船说翻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情滥
作者:七爷的枪
简介
最初:
“骚宝贝,你屄真紧,夹得爷好……”
啪——
“混账东西!谁教你说这些话的……”陶熙然被陶煊飏满嘴黄腔气得肝疼。
陶煊飏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抽得一脸懵逼,坚挺的肉枪以不可阻挡之势——颓了。
后来:
“小浪货,是不是被爷的大肉棒肏得爽死了……”
啪——
陶煊飏摸了摸被打的左脸,埋头越干越猛,教陶熙然的说教完全走了样。
“唔……不要了……你不是混账……啊……我是小浪货……被肏得爽死了……”
陶熙然高冷禁欲了三十多年,直到某日无意间看到独子陶煊飏赤裸的身体,之后那根紫黑粗长的肉棒便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让他沉寂了三十多年的花穴夜夜潮湿。
外强内弱帅气浪荡公子攻 X 外冷内热美艳禁欲局长受
雷/萌:攻17岁,受33岁,父子年下,爹爹有胸
第01章 巨屌撩法好
“少爷今天有没有偷溜出去?”
陶熙然一边把披在警服外面的大衣交给候在门边的侍女,一边随口问道。
“少爷今日都在家里,”侍女一脸纠结,偏又不敢不回答,只得吞吞吐吐地道,“只是……”
“只是什么?”陶熙然皱眉,他出生良好,又生性冷淡,行事就难免直来直去了些,最讨厌身边的人说话吞吐、做事拖沓了,家里的仆人都懂他性情,言行向来利落,但那是在处理陶煊飏以外的事情的时候。
“其实这些天少爷都很听老爷您的话呢,上午时间都在书房认真看书,只在中途让送了一盘点心……”侍女还是想先为少爷说些好话铺垫一下,虽然不能让老爷不生气,但好歹可以让老爷不那么生气、吧?
可惜陶熙然一点都不买账,直接喝断道,“说重点。”
“就是,就是下午的时候,少爷觉得有些无聊,就找、找了个人来府里……”侍女瞄到另一个侍女悄悄地从后门出去了,又吞吞吐吐地拖了一小会,最终还是说出了实情。
“谁?秦少帅?”陶熙然生得一双时风眼,明明应当是秀美温柔的,但生在他脸上却是显得有几分锋芒毕露的意味,被那视线一扫,侍女完全说不出假话来。
陶熙然做警察局局长也快十年了,见侍女那副不可说的样子,再联想到自己儿子是因为什么被禁的足,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瞬间就怒不可遏,大步朝后院走去,一边怒骂道,“这个孽子!”
说来也不怪陶熙然生气,他虽生在豪富之家,但并未染上一般富家子的恶习,行事正派得堪称无趣,他不娶妻、不纳妾、不寻欢的行为收获了栖凤城无数女子的芳心,多少闺女都盼着给他做续弦,陶熙然却完全不为所动。
偏生被他寄予厚望的独子陶煊飏,自小被祖父祖母宠出了无法无天的性子,陶熙然没有染上的恶习全被陶煊飏变本加厉地学到了,不仅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平日里还最喜欢流连欢场,前几日还因为争夜总会的头牌和另一名公子打得不可开交,一时沦为全城笑柄。
好不容易安抚好造谣说陶煊飏仗势欺人的那家子,陶熙然把陶煊飏禁了足,没想到陶煊飏居然毫不知反省,才安分了五天时间,今天居然还把妓子叫进了府里!
“陶煊飏!你给我滚出来!”陶熙然走到陶煊飏屋前,嘴里呵斥道,然后抬腿一脚踢开了紧闭的门。
屋里的陶煊飏得到侍女通风报信,虽然被父亲的积威吓得有软掉的趋势,不过为了不被身下的女人低瞧,并传出去坏了自己的雄风威名,还是坚持着快速在女人体内抽插了几十下,直到把女人送上灭顶的高潮,然后也不等自己射出来,就急急地跳下床想去穿裤子。
不过到底还是晚了一会,他刚把裤子从地上捡起来,还未来得及穿上,反锁的房门已经被陶熙然一脚踹开了!
“爹、爹爹……”陶煊飏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虽然祖父祖母向来娇宠他,不过陶熙然却对他严厉得很,即使有祖父祖母护着,陶煊飏从小到大也没少挨陶熙然打骂,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陶少爷唯独在自家父亲面前却像只胆怯的鹌鹑。
陶熙然却没有如陶煊飏预想的那样上来就是一顿胖揍,反而是愣在了门口,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肉棒?
陶煊飏虽然不长志气,但身体却是长得十分好的,他从小就在陶熙然的强制下早起运动,打拳、耍枪、骑马、射击等等不说顶尖,也算得上一流,倒是练就一副好身材,再加上天生的好相貌,所以就算风评不佳却也有不少女子芳心暗许。
刚刚才在女人身上快活过,但陶煊飏还未泄出来,此刻紫黑粗长的肉枪还直楞楞地立在腿间,并且因为女人体内的淫水泛着油亮的光泽,膨大的龟头微微上翘,就算是男人也不得不赞——真是一杆好枪!
陶煊飏身上并无虬结的肌肉,但是却有着线条漂亮的胸肌、劲瘦的八块腹肌、堪称完美的人鱼线、修长结实的双腿……,陶煊飏对自己的身体也是十分自信的,特别是胯下的巨屌绝对能排得上栖凤城前三,他也向来不畏在旁人面前展示自己完美的身体,但他所指的旁人自是不包括自家爹爹的。
此刻见陶熙然直直地盯着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肉棒,生怕自家爹爹气得想把自己阉了,连忙用手里的裤子挡在胯间。
陶熙然好像这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眼神色瑟缩的陶煊飏,出人意料地竟然没有训斥,一脸平静完全看不出来生气的样子,直到他挪开视线又看到了还躺在床上,明显还未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赤裸女子,被他暂时忘了一小会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
“陶煊飏,前几日你是怎么向我保证的!你说对自己犯的错引以为戒,要看书、要练字、要学武,最重要的是要禁欲!这才几天,你自己说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看看人家秦逸,家世比你强多了,能力比你强多了,人品比你强多了,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
陶熙然对外高冷得很,除非必要绝不说废话,偏偏一遇到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就破功,一次说的话比在外面一年说的话还多,一不小心就容易开启唐僧模式。
可怜陶煊飏在父亲的说教下完全不敢动作,从小养成的习惯就是保持立正的姿势,乖乖低头挨训,作出一副知错的样子,要么等到祖父祖母闻声来救,要么就只能等到父亲说尽兴了。
索性他这次运气还不错,陶熙然刚刚说教了一会儿,陶母已经急匆匆地赶来了,人还未到声已到,“我可怜的心肝哟……”
陶熙然止住话头,转身去扶自己的娘亲,“母亲,您怎么来了?”边问边看了看身边的侍女春雨,春雨算得上陶府的老人了,摸透了这三代人的相处模式,见陶熙然看过来乖觉地把头垂得更低了。
“我不来怎么行?我可怜的乖孙哦,娘亲死得早爹爹又不疼,也只有我这个老太婆,还能关心关心飏飏了……”陶母边说边拂开陶熙然的手,进屋捡起陶煊飏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递给陶煊飏,一脸慈爱地道,“飏飏快把衣服穿上,你爹爹不会疼人,这么冷的天,让你光着身子站在地上,受凉了可怎么办哟?”
第02章 蜜桃胸爹爹
“奶奶。”
陶煊飏向来会卖乖,接过陶母递来的衣服,然后偷偷去看自家父亲的脸色,却被陶母催促着往屏风后面推,“看你爹做什么,快去穿衣服,这么大的人了光着身子被训,还被下人看了去,伤不伤人自尊呀?当爹的也不多为儿子考虑考虑,叫下人以后怎么看我们飏飏哦?”
陶母这话有些夸张,陶府的仆人都很识趣,知道当爹的要训儿子早就躲起来避嫌了,现在也就把陶母找过来的春雨站在门边。
看陶煊飏到屏风后面去穿衣服了,陶熙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小声解释道,“母亲,陶煊飏最近太不像话了。”
您就别管我怎么教训他了,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不过陶母是听懂了的。
陶母自然知道今天的事是陶煊飏做得太过了,他还未娶妻就敢把妓子带进府里厮混,传出去了还有哪家肯把闺女嫁进来,不过让她看着自己乖孙挨骂那也是决计不行的,她只能装作没有听懂陶熙然的话,等陶煊飏穿好了衣服,这才吩咐候在门边的春雨去叫几个家仆过来。
陶煊飏找来的女人叫盼盼,论颜色只能算上等,离顶尖差远了,但却凭一腔金嗓子稳坐金窝窝夜总会的头牌,每次唱歌的时候打赏都是最丰厚的,声价上去了连带着身价也高了不少。
自家乖孙喜欢去这些场所,陶母为了给陶煊飏摆平一些不方便让陶熙然知道的事情,倒是对栖凤城流行的几个妓子都比较了解,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盼盼,笑了笑说道,“听说盼盼姑娘唱的歌让整个栖凤城的人都趋之若鹜呢,我家飏飏这几天在家里认真看书,难免会觉得疲惫,今天叫盼盼姑娘来唱了几首曲子,飏飏觉得很满意,我也给姑娘打个赏吧,春雨——”
盼盼接过春雨递来的银票,乖觉笑道,“谢老夫人的赏,盼盼今天唱的歌有些多,嗓子有点难受,看来后面几天都不能工作了。”
把盼盼接进府看到的人太多,不好遮掩,不过改一改当事人的说辞就很简单了,盼盼倒也识趣,这是表明在身上的印子消下来之前都不会接客了,虽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信唱歌这个说辞,但只要没有实锤也就影响不到陶煊飏的亲事了。
陶母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几个家仆,“你们把盼盼姑娘送回去。”
屋里很快就只剩下三个人,陶母看了看陶煊飏,又看了看陶熙然,正准备说话,陶熙然就直接对陶煊飏说道,“从明天开始,你跟着我去局里。”
陶煊飏还没说话,陶母就开始给乖孙叫屈了,“跟你去局里做什么?飏飏又不是警察局的人,跟着你去多不合适呀,熙然你放心,我会督促飏飏读书的。”
“母亲,让陶煊飏自己决定吧。”陶熙然温声安抚母亲,但看向陶煊飏的眼神就不是那么温柔了。
陶熙然容貌异常精致,细长的时风眼,琼鼻秀挺,薄唇粉嫩,下颌微尖,明明就是很秀丽的长相,生在他脸上却格外有种高冷的距离感,此刻犀利的视线射过来,陶煊飏骨子里的畏惧又开始作祟,虽然满心不愿,也不得不遂着父亲应道,“嗯,我自是、愿、愿意跟着爹爹去局里的。”
“唉,乖孙,当警察多累啊,你怎么这么糊涂……”陶母再是心疼,不过也扳不过铁了心的陶熙然和习惯性在自家爹爹面前当鹌鹑的陶煊飏,只得叹着气接受了这个现实。
陶熙然对陶煊飏点点头,对自家母亲的说法不置可否,伸手扶住陶母的手臂,“母亲,我扶您回去吧。”
陶熙然躺在床上,僵硬着身体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陶煊飏全身赤裸地向自己走来,他胯间的阳具挺翘,正随着走动的动作左右摆动,离得近了,陶熙然甚至能看到那粗壮茎身上暴起的青筋。
……简直有伤风化!这样想着,陶熙然忍不住出口斥责道,“赤身裸体的像什么样子!还不赶快把衣服穿上!”
陶煊飏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又抬头看了看陶熙然的身体,无辜地说道,“可是,爹爹,你也是赤身裸体的呀!”
陶熙然悚然一惊,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果然如陶煊飏所言,他此刻浑身赤裸,干干净净地躺在暗红色的床单上,那本就白嫩的皮肤被衬得尤其诱人,特别是胸前一对蜜桃似的雪山更是人间绝色,而雪山上的那一抹樱红最是动人。
陶煊飏还在继续说话,“原来爹爹也有胸啊,那爹爹到底是爹爹,还是娘亲呢?”他说着偏了偏头,一副非常不解的样子。
陶熙然三十几年来从未将自己的身体展露人前,更未想过会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暴露身体的秘密,此刻突然遭遇这样的境况,气得都有些发昏了,厉声呵斥道,“出去!滚出去!“
陶煊飏却不像往常一样惧怕他,不仅没有听话地滚出去,反而又走近了几步。
陶熙然声色厉苒,但不过是只纸皮老虎,眼见陶煊飏不听话,只能转着眼睛在床上搜寻,寄望能找件什么东西遮一遮自己才好,但现实却偏不如他所愿,床上除他之外居然再无它物。
“爹爹。”陶熙然被耳边的声音惊个正着,不由侧脸看去,却是陶煊飏已经来到了床边。
陶熙然这样的角度,正好将陶煊飏胯间的巨物看得再清楚不过,甚至连顶端收缩的马眼都一清二楚,陶熙然平日里最是持重不过,对陶煊飏的言行也很是严格,哪里看得惯陶煊飏这幅样子,又忍不住训斥道,“陶煊飏!你从小读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吗?你看看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衣衫不整,言语浪荡,行为不轨……”
陶煊飏听到陶熙然一条条师出有名的指责,不仅不加以反省,甚至变本加厉地正对着陶熙然的脸撸动起自己的阴茎来,一边委屈地说道,“可是,是爹爹不让我穿衣服的呀。”
陶熙然差点被气晕过去,他两眼发红,身体发抖,出口的话也不如先前利索了,“你、你胡说,我什么时候不让你穿衣服了?”
陶熙然正在气头上,自是没有发现自己胸前的两个雪白的团子正随之颤动着,最顶上的两枚红果一晃一晃的简直在勾引着男人的采撷。
第03章 春梦床浸痕
饶是陶煊飏自诩见惯了人间绝色,窥尽了幔间风情,也不由对眼前的一幕惊叹不已。他一边撸动着自己的阳物,一边用火热的视线视奸着陶熙然的身体,嘴里则不慌不忙地说道,“就在白天的时候,爹爹一直在骂我,完全不给我穿衣服的时间,难道不是爹爹想多看看我的身体吗,特别是这里——”
陶煊飏迎着陶熙然仿佛燃着火的眼睛,不仅不害怕,反倒得意地笑了笑,说到“特别是这里”的时候,故意强调一般把自己的阳茎从根部到顶端慢慢地撸了一遍。
陶煊飏确实有骄傲的资本,他年不过17,胯下的肉棒却算得上是巨屌了,21厘米的肉枪比陶熙然不知雄伟了多少,惹得陶熙然分外眼红,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没有漏掉陶熙然自认为隐蔽的小动作,陶煊飏“嘿嘿”笑了声,炫耀似的说道,“我的肉棒是不是比爹爹大很多?爹爹是不是很羡慕呀?”
陶熙然不说话,但盯着陶煊飏肉棒的视线却越发热烈了。
虽然自豪于难得比自己爹爹优秀的地方,陶煊飏却对爹爹的胸前更感兴趣,他兴致勃勃地和陶熙然打着商量,“这样罢,我的肉棒给爹爹摸摸,爹爹的胸也给我揉揉,好不好?”
陶煊飏还没有触碰自己的身体,但那直白的话和若有实质的视线已经陶熙然觉得又羞又窘,被陶煊飏长久注视的胸前更是一片火热,泛起不为人知的酥麻感。
陶熙然越是紧张,身体就抖得越是厉害,连带着胸前隆起的两团白肉更是颤个不停,诱惑得陶煊飏的视线愈加火热了。
不知是不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但陶熙然并未直接拒绝陶煊飏的提议,陶煊飏便直接当爹爹同意了,一边抓住爹爹的手来摸自己的肉棒,一边想伸手去摸爹爹的一对玉胸。
就在自己即将摸到那根让自己肖想不已的肉棒,陶熙然却忽然感到了强烈的失重感,仿佛从云层突然坠到了地面,瞬间惊醒过来。
也许是因为梦境的缘故,陶熙然气息急促,在寂静的房间里分外明显,他打开床头的台灯,看了看怀表,现在还不到4点。
想到方才做的梦,陶熙然完全没了睡意,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下午无意间看到自己儿子的身体之后,那副年轻美好的身体就不时闪现在自己的脑海里,特别是胯间的那根巨物更是让他平静了三十多年的心潮渐生暗涌。
索性睡不着,干脆去书房练练字吧。
这样想着,陶熙然掀开棉被,却被胯间微冷的湿意弄得有些发懵,他有些不确定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私处,那里果然一片水渍,甚至连带着身下的床单也被浸湿了不少。
在陶熙然以往的33年生命中,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也许是因为身体异于常人的缘故,他对情欲这种事向来淡薄得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