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红白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去冰三分糖

农药主播成长史 完结+番外: 《农药主播成长史》一年升文案:董士是个农药的忠实玩家,在本命英雄出来之前一直在打职业,后来转做了主播一个契机使他在直播圈人气渐渐高涨随着人气的积累,遇到了同平台主播间的排挤和故意找人狙击直播和陷害,还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红白(双性)
作者:去冰三分糖
简介
陆霖和江诺恋爱的第三个年头,陆霖的表弟方舒暖出现了,住进了陆霖家并在十八岁成人礼的那个晚上勾引了陆霖……
走心又走肾
受都是双性
比比谁更浪
ps:结局1v1
正文小甜饼肉
红白两个篇册剧情连贯尽量不要跳章
彩蛋+暗黑番外非常重口(请按喜好选择)/暗黑番外基本与正文剧情无关

第一章 1
浓浓夜色中,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格林小镇。
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管家给陆霖开了门,几个佣人恭敬的向他鞠了个躬,然后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了。
陆霖朝着客厅走去,却没看见平日里黏着自己撒娇的那个小家伙。
方舒暖放了暑假,平时如果没出去玩,都会在沙发上乖乖的坐着等陆霖回来,今天却不见他的身影,实在是有点反常。
陆霖问:“暖暖呢?”
“方少爷今天发脾气了,什么东西都没吃,现在在房间待着。”管家答道,并指了指二楼。
“他不吃你们就由着他来?”陆霖扯了扯领带,有点生气。
管家欠了欠身,“对不起陆少,下次不会了。”
“算了,我去看看他。”陆霖摆摆手,准备上楼。
“对了,下午江少来过了。”管家叫住了他,“好像跟方少爷闹的有点不愉快。”
陆霖脚步顿了顿,说:“我知道了。”
陆霖上了楼,打开房门,里面一片狼籍。窗户开着一半,风呼呼的往里面吹。摆在架子上的古董花瓶被砸碎了一个,地上都是碎片。床头柜上本来摆放着的相框被人拆了,里面的照片被撕的粉碎扔在地上,跟花瓶的碎片混在一起。佣人端来的饭也被打翻了,汤汁洒满一地,有的甚至溅在床单上。
而始作俑者此时正侧着身子,静静的躺在床上,刚好是背对着陆霖的。
“暖暖,转过来。”陆霖严肃道。
方舒暖没理他,反而把被脸埋到了枕头里,又把被子拎过头顶把自己整个人都给罩住了。
陆霖向前迈了两步,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又把被子拉了下来,露出了方舒暖毛茸茸的后脑勺。
“暖暖,真的不理我啦。”他捻起几根发丝轻轻的揉搓着。
方舒暖闷闷的发出一声“嗯”。
陆霖有点不耐烦了,伸出手把他的头朝自己这边掰了过来。
方舒暖吸了吸鼻子,仰面看着他,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显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
陆霖的心瞬间就化了,刚才隐约要在胸口燃气的怒火一下子就消了下去,他柔声道:“暖暖,受什么委屈了。”
“我都说了我不要理你了。”方舒暖别过眼,还在赌气。
“暖暖是我放在心尖上的宝贝,你不理我我要心痛的。”陆霖俯下身,鼻尖顶着他的鼻尖,轻轻蹭了蹭。
随后又把手伸进了被窝,握住了方舒暖的手腕,将他的手抽了出来,放在嘴边,对着他的细嫩的手背献上了温柔一吻。
方舒暖用另一只手抹了抹眼泪,“我今天打了江诺一巴掌。”
“你打了江诺?”陆霖立即变了脸色,声音瞬时拔高了一度。
方舒暖怯怯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你吃醋归吃醋,长点脑子行不行。”陆霖被他弄得很无奈。
“明明是你先做错了事,为什要反过来怪我。”方舒暖嘴巴一扁,觉得委屈极了。
“江诺他爸爸是公安厅厅长,我都不敢轻易惹他,你倒好,把人家给打了。”陆霖叹了口气,想到自己明天又得去哄另一个小祖宗,就深感疲惫。
“我管他是谁,要跟我抢你就是不行。”
“小醋精。”陆霖刮了刮他的鼻子,也拿他没办法。
“你本来就是我的。”方舒暖认真的说到。
“暖暖,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不能对江诺有那大的敌意。”陆霖停顿了一下,“其实你以前还是很乖的。”
“可我现在长大了,懂事了。”
“你还说,别人都是越长大越懂事,只有你越长大脾气越大。”
“陆霖。”方舒暖叫了他全名,“说到底在你心里还是江诺更重要对吧。”
陆霖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你也很重要。”
可方舒暖并不满足于这个也。
陆霖把他从床上抱了起来,“今晚到我房间睡,我让人把房间收拾下。”
话一说完,怀里的方舒暖脸就刷的一下红了,陆霖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想歪了。
“你这个小脑袋瓜里一天到晚都在想着什么东西,只是睡觉,我今天很累了,不会想着要干你的。”陆霖讲的直白。
“我什么都没想。”方舒暖嘴上否认着,眼里却透着失望。他现在其实很想要被陆霖的大肉棒捅一捅身子,他能感觉到自己下面已经湿了,肉道里痒痒的,好难受。
第二章 2.主动求操,被揉女穴,自己喝自己的逼水
陆霖抱着他小心翼翼的跨过地上的碎片,看着在架子上被摔的只剩下半截的古董花瓶,他忍不住说到:“你倒好,专挑精贵的砸,一点不心疼。”
“我比花瓶值钱。”方舒暖说。
他这是一语双关,平时总说江诺空有一张脸,演技不好唱歌不行,也不晓得怎么当的明星,背地里叫江诺花瓶。
陆霖失笑,方舒暖还在暗自和江诺较劲。
事实上,江诺绝不是徒有其表,他有外貌也有实力,这全都是方舒暖主观上的偏见。
“暖暖是气成什么样了,连我和你的照片都要撕。”
“我那时才管不了那么多,我见他烦,连带着见你也烦。”
陆霖把他抱到自己的房间,轻轻的将他放在床上,然后准备去浴室洗个澡。可刚一转身,手就被方舒暖拉住了。
“陆霖,我下边出水了。”方舒暖有点窘迫,他如果不是小穴实在太痒了,肯定不会主动跟陆霖说这话的。
“咳。”陆霖愣了一下,心想自己也没怎么他,怎么突然就发起骚来了,明明之前还在耍性子。
“帮我……”方舒暖咬着嘴唇,泪眼婆娑的望着陆霖,两条腿轻轻磨蹭着。
“帮你什么?”陆霖本来是没打算做的,但被这个小家伙撩拨的也渐渐起了感觉。
“帮我摸摸。”
“小骚货,你前面在床上是不是偷偷玩了会儿。”陆霖口中的玩指的是玩抽屉里的那堆情趣用品,他越看方舒暖越不对劲,他绝对不是莫名其妙的发情的。
“我前面塞了跳蛋在下面,一开始没动静的,刚刚突然就动起来了……”方舒暖越说越小声,到后面几乎要没了声音。
他的额上渐渐渗出一滴滴细小的汗珠,他拼命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呻吟声,之前好奇塞在小穴里的跳蛋此时正毫无章法的跳动着。
“嗯……”
要受不了了啊……
陆霖有时候喜欢在做爱的时候玩点道具,江诺不肯陪他弄,所以他就只好买给方舒暖,让他来试。
平常都是陆霖在的时候交方舒暖玩的,但今天方舒暖是自己坑出了跳蛋,塞进小嫩逼里的。
那个是定时跳蛋,是陆霖两天前刚刚买的,刚进去的时候不会有感觉,两个小时后才会起作用,陆霖估摸着方舒暖是八点多的时候放进去的。
“暖暖,你真是越来越淫荡了。”
被他这么一说,方舒暖又抽抽嗒嗒的哭出了声。
陆霖忍俊不禁,钳住他的下巴,说:“你要我给你就是了,别哭哭啼啼的,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你似的。”
方舒暖已经洗过澡了,现在身上穿着的是睡衣睡裤,很好脱,陆霖一分钟不到就把他扒了个精光。
他粗暴的分开了方舒暖的两条腿,食指直接插进了他的阴穴里,在肉道里勾弄了一会儿,摸到了一个圆圆的,硬硬的东西。于是他立马把中指也伸了进去,两根手指夹着那枚跳蛋,直接把它掏了出来。
在这整个过程中,方舒暖都隐忍着没出声,眼睛微微瞪着,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陆霖把那枚湿湿的沾满方舒暖体液的跳蛋扔到了床头柜上,发出了“咚”的一声。
他举着两根刚刚入侵过方舒暖阴穴的手指,缓缓分开,指缝间沾染着穴中的淫液,又黏又稠,拉出了条条淫丝。
陆霖把手指放到了方舒暖唇边,用眼神示意了他,方舒暖脸红了一下,先伸出舌头轻舔了下两根手指,然后把它们含进了嘴里,把上面的淫水都吃了进去。
这也是陆霖的恶趣味,他就喜欢看方舒暖吃自己穴里分泌出来的东西,每次看他吃,陆霖心里都会有种诡异的愉悦感。最一开始的时候方舒暖是抗拒的,比起吃自己的逼水,他宁愿去吞陆霖的精液。
但慢慢的,他也习惯了,准确的说,是被陆霖调教出来了。陆霖平时对他很宠,但在床上的时候绝对是说一不二的,有一次他不听话,不愿意舔,陆霖就完整的给他做完了前戏,然后偏不把性器插进他体内,晾着他,让他情欲泛滥,甚至还对着他撸管。害得那天方舒暖到最后是自己在床上抠乳挖穴弄了好半天才泄出精的,靠用手自慰,他的小穴只能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都没潮吹。
那以后,方舒暖就很顺从陆霖的这个小癖好了。有几次陆霖还会专门拿个小杯子放在陆霖的穴口接他的逼水,再看着方舒暖喝下去。
今天的方舒暖到了床上还是跟往常一样乖巧,陆霖对此很满意,决定奖励他,让他舒服舒服。
陆霖收回了手指,一只大手覆上方舒暖柔嫩的花穴,将其笼在掌下,紧跟着缓缓收紧,如同揉面团一般,搓揉着整个阴部。
方舒暖很喜欢被他这样对待,他的花穴敏感的不行,稍微摸一下都会受不了,像这样子直接揉弄整个部位,会让他感觉无比刺激。
果然,方舒暖“啊”的一声尖叫出声,明显是爽到了。
“用力一点,嗯……”他闭着眼,一脸享受,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专注的感受着花穴处带给他的极尽愉悦。
“啊……好舒服……”
第三章 3.揉弄阴蒂,花穴喷水(含彩蛋)
只揉了一会儿,陆霖掌心就一片濡湿了,方舒暖这个小骚货太会流水了。陆霖的手渐渐下移,用手腕帮方舒暖的小穴做按摩,绕着圈按压,方舒暖的阴毛被自己穴内流出的淫液打湿,软软的蹭着陆霖手腕上的皮肉,还有几根黏在了他手背。
“嗯……啊……别揉了……”方舒暖两条细腿不受控制的抖动,摇着头叫唤。
“暖暖怎么口是心非啊。”陆霖边说话边加重了手上的劲道。
“不是……要……要你插进来……”
“啊……”
方舒暖讲话断断续续的,字不成句,夹杂着几声呻吟。原来方舒暖只舒爽了一会儿就又不满足了,穴道里越来越空虚,越来越痒,只想有个东西能够插进来填满这空处。
“小贪心,先让你阴蒂高潮一次,再来玩你里面。”
陆霖挪开了手掌,换了个姿势,跪趴在方舒暖腿间。
方舒暖双腿间的花穴湿漉漉一片,两片肥厚的花唇之间开着一条小缝,正向外缓缓的流着花汁,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嫩红的肉道。上方两枚囊丸鼓鼓的,看起来里头该是存了不少精液。干净的阴茎翘起,龟头顶端的小孔微张,向外渗着精水。
淫靡不堪,却又是分外美丽的一片风景。
陆霖用嘴叼住一片阴唇,用牙齿细细的研磨,然后向外慢慢的拉扯,直至它被拉到有一根小指那么长才停下,此时,阴唇表皮已经被扯到几近透明了。
方舒暖全身上下的知觉都在这一处,感觉这片嫩肉好像要被扯断了,吓得扑腾着腿,求饶道:“求求你,松开,要断掉了。”
陆霖伸出手指在这片阴唇上划了一划,再然后像弹奏钢琴一般,在上面轻点了起来,头稍微往后靠了靠,又把阴唇拉出去一点。
这回方舒暖是真的感觉到疼了,“别扯了,我疼死了。”
陆霖也不是真的要弄坏他,便松了口,阴唇一下子弹了回去,继续软塌塌的耷拉着,比起旁边那片没被折腾过的,是要红肿一点。
虽说方舒暖嘴里喊着疼,但身体却还是被刺激的发了浪。
陆霖拨开两片花瓣,捻起他的阴蒂搓了搓,然后快速准确的找到了阴蒂里面藏着的那粒小籽,隔着阴蒂外层的皮肉,捏着里面细小的豆子左右磨了几下。
“陆霖,别玩里面那颗!”方舒暖察觉到了陆霖的意图,连忙开口,声音中带着惊慌。
陆霖低笑一声,突然指尖使力,往那粒豆子上狠狠一掐,方舒暖瞬时发出一声尖叫,整个人在床上弹了一下。
“啊!!!”
方舒暖就这样到达了一波小高潮,小穴深处喷出一股股淫水,阴茎也射出了浓稠的白液。
布满了神经末梢的阴蒂本就不经玩,陆霖却还要搞特殊花样,硬是要找到蒂头里藏着的那颗更小的小籽,又掐又揉。
他简直就是一个藏满坏心眼的孩子。
“暖暖,你这里还是那么敏感,流那么多水,把床单都弄脏了。”
“唔……都怪你……”方舒暖咬着嘴唇,睫毛上沾着泪珠,埋怨道。
“你这坏家伙不知好歹,我自己憋着,把你弄高潮让你先舒服,你还怪起我来了。”陆霖故意道。
“可是我……”方舒暖下面又酸又胀,委屈极了,“我那里被你弄的好麻,你明明知道我那儿禁不起碰的。”
“是啊,你这颗小豆子一摸就要喷水,我稀罕的不得了。”陆霖爱惨了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他知道方舒暖又在欲拒还迎了。
他太了解他了,方舒暖其实是喜欢别人搞痛他的,也很喜欢被人刺激阴蒂。
“暖暖,下次拿针刺你这粒小豆子好不好?”陆霖突发奇想。
“啊?”
“用针刺你的阴蒂,你肯定会爽的用花穴喷尿吧。”
方舒暖一般都是用阴茎尿尿的,除非女穴被刺激到顶点,下边的尿道口才会喷尿,陆霖也只见过一次。他很想看方舒暖用下面这个洞排尿,为此陆霖曾经在方舒暖说想上厕所的时候堵住了他的男性尿口,逼着他用女穴尿,但都没成功,还差点把他搞坏,之后陆霖也就不敢轻易尝试了。
这回是突然起的这个念头,总觉得很可行,陆霖着实有点兴奋,眼里闪着精光。
“你,你下流死了!”方舒暖怔愣了片刻,反应过来以后立即羞红了一张脸。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来帮你里面止止痒。”陆霖先安抚着他,装作自己只是说说而已,其实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哪天实施了。
“那你快点来嘛。”经陆霖一提醒,方舒暖觉得更想要了。
陆霖浅笑着,伸出两指在他穴口浅浅的搔刮了几下,像是在给他的骚穴挠痒一般。
方舒暖被这隔靴搔痒的感觉弄的很不舒服,难耐的说:“往里面点儿。”
“宝贝说点好听的,我就往深点摸。”陆霖坏笑着说。
“唔……”方舒暖像是被难住了,支吾了一声,呆愣愣的看着陆霖。
“嗯?”陆霖挑了挑眉。
“哥哥,好哥哥,往我里面去点儿。”方舒暖讨好着他,甜甜的说到,“暖暖最爱哥哥了。”
陆霖是方舒暖的表哥,但平时方舒暖都不会称呼他为哥哥,两人这样的关系如果还叫哥哥,显得有点羞耻。所以这声哥哥如今反倒变成了两人床第之间的情趣。
方舒暖的话让陆霖很是受用,他慢慢的将自己整根手指送了进去,层层媚肉包裹着他的手指,又暖又湿,很舒服。
“哥哥,动一动。”方舒暖轻蹙着眉,缓缓出声。
一声轻柔的哥哥叫的陆霖心中是一片酥麻,此刻只想好好的疼宠这个可人的弟弟,恨不得世间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陆霖曲起指节勾弄着方舒暖穴里的嫩肉,又在里面胡乱的打着圈,肆意摸索。
“嗯……再里面来点儿……”方舒暖仍旧不满足,屁股往前挺了挺。
“宝贝,再往里要摸到子宫了。”陆霖边逗他边把自己的手指又往里伸了点。
“骗人,只有哥哥的那玩意儿才能顶到暖暖的子宫。”方舒暖摇摇头,“哥哥,再伸几根手指进来,暖暖可以的。”
问津何处 完结+番外完本[古: 《问津何处》作者:桃枝竹文案林津死去的时候,岑季白才弄明白一件事,他喜欢林津,喜欢那个总是带着半张冰冷面具,毁了容貌浑身伤痕又断了一条腿的林家三哥林津给了他一个家,末代飘零,山何破碎,家破人亡重活一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