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兽世种田完本[互攻]—— by:云珂珂

[GL]情人完本[gl百合]——: 情人[GL]作者:誓月文案性格坚韧温柔的李若轻被逼无奈换了一份工作,与新工作的老板白净相爱,纠结于自己已有男友的情况,却发现自己的男友居然是白净的丈夫,两人还有一个5岁的女儿李若轻:我到底算你的什么?白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穿越之兽世种田》作者:云珂珂
文案
夙和再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穿越了,这还是个危险的兽人世界。
惨烈的是,最开始就连吃饭喝水他都要人照应。
作为修真者夙和表示,这都不算事儿。
不就是不能化为兽型吗?
他只需要握紧自己手中的刀便可掌控自己的人生。
端看夙和如何把自己在兽世的小日子过的风生水起,还收获了一个真心人。
属性:清冷强大X温柔细心
P.S
1、本文是男女兽人设定,全部的兽人都是可以兽化的,除了主角,所以本文不生子。
2、本文基调是很轻松的种田,没有大boss什么的,当然,主角也不会说带领整个兽人一族发家致富什么的,没那么牛逼。
3、作者脑容量有限,不爱撕、逼,所以全文少有那些极度讨厌的配角。
4、本文1v1,互攻!
5、本文全部是脑洞,无法考据。
搜索关键字:主角:夙和,明柯 ┃ 配角:明熙,苏木 ┃ 其它:本文无据可考,纯脑洞文。
第1章 醒来了
水部落是一个生活在水源附近的兽人部落,整个部落有着近千人口,并且一多半都是壮年,正是蒸蒸日上发展的时期,在周围七个部落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大部落之一了。
兽人五十岁成年,正常老死的话寿命至少有五百岁,不过外界因素太恶劣,大大影响了他们的生存。
明柯就是水部落的一个男性兽人,他还差大半年就成年,然后就可以参加部落里的狩猎小队了。
现在还未成年却不代表他只能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他和部落里差不多大小的兽人上午要参加部落里组织的训练为参加狩猎小队做准备,下午要去安全性较高的森林里采集或者到自己家的种植区忙活。
现在冬歇日刚过去不久,马上要开春了,冬天林子里的产物会减少几乎九成,但也有一些只有这个季节才有的特殊产物,比如说深受孕妇和孩子喜欢的冰露果,口感很好的同时对胎儿的发育也有好处。
“明熙,别离我太远。”明柯一边往十几米高的冰露果树上爬,一边赶紧叫住明显被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吸引住的妹妹。
今年才二十岁的明熙听见哥哥的声音赶紧跑回树下,仰着头看上面。
“哥哥,我能爬树吗?我也想摘果子!”明熙一脸乖巧的征询哥哥明柯的意见。
作为族中的小魔星之一,明熙别看外表十分的可爱,本质上真心是个熊孩子,平时也就是稍微听一点明柯的话罢了。
毕竟,从小她就是被哥哥明柯给带大的,她的父母因为都是族中正值壮年的兽人,平日里大多把心思放在族中事物上面。
像明熙这种有哥哥照顾的孩子已经很幸福了,明柯小时候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
“爬吧!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明柯倒是不反对明熙爬树,毕竟是兽人,连树都不会爬的话,说出去得被人笑死!
再加上他们一家的兽型都是有翅膀的大老虎,皮糙肉厚的,十几米也摔不出什么好歹来,只是明熙年纪小,明柯平日里也更加拘着她一点罢了,不然她估计就和疯了一样四处撒欢了!
明熙听见哥哥答应了她,二话不说,就近就找了一棵树,立马开始往上窜。
明柯看了,不由得摇了摇头,不过明熙这个性格,以后在族中估计很吃得开,毕竟水部落是个崇尚力量的部落,小孩子太熊根本就不是问题。
“明柯,你摘了多少了?”旁边的树上传来小伙伴原水的声音。
明柯往腰上系着的藤网兜里扫了一眼,回道:“才二十来个,我要再摘一些,我阿母又有宝宝了,明熙也喜欢吃这些。”
“真的,那真是一件喜事,我说你怎么今天想到叫上我来采冰露果,你平时也不喜欢吃甜的。”原水本身也就是陪明柯来的,摘了十几个就从树上下来了。
成熟的冰露果是一种成年男性拳头大小的白皮果子,剥开比较坚硬的白色外壳,里面是晶莹剔透的果肉,甜甜的,有一种淡淡的奶香,可以放置蛮长的时间,不然明柯也不会一次摘那么多,在部落里,浪费可是不可原谅的。
冰露果树是一种纯白色的树,整个冬季它的果实都是不断的在生长,成熟周期才七天左右。树上长到什么程度的果子都有。冰露果成熟之前是青色的反而显眼些,成熟的白色果找起来真心要几分眼力。
见明柯还得在树上待一阵子,明熙也玩的正开心,原水便干脆在树下的石头上面坐下,自顾自开了个冰露果吃。
原水把右手变成了一只虎爪,在冰露果外壳上一划就开了,对兽人来说,这个果壳真心不算特别坚硬。
明熙上树上的太快了,连网兜都没有拿,摘了冰露果也不知道放在哪里。
不过,明熙脑子转的快,见原水站在树下吃果子,没什么事儿的样子,便大声道:“原水哥哥,我没拿网兜子,待会我把果子扔下来,你帮我接住吧!”
“明熙小姑娘,你还真会使唤人啊!得了,扔下来吧!”原水是明柯的好友,也是看着明熙长大的,向来拿明熙没什么办法。
明熙便开始往下丢她自己摘的果子。
“明熙,青的没熟,你看着点摘!”原水无奈的仰头喊道。
明熙本来是一只手化成兽爪,紧紧抓住树干,一只手在摘果子,摘的快了基本不怎么看,被原水一说,不由得吐了吐舍,放慢了速度。
“明熙已经可以做到局部兽化了啊!真是聪明,以后肯定会是部落里的强大战士。”原水真心的夸赞道。
兽人的强大不分男女,至少水部落就出过好几个女族长,在水部落的兽人眼中,强大与性别无关,这一点和其他一些部落的兽人看法很不一样,但这也正是水部落的特殊之处。
差不多摘了三十个左右的样子,明柯就下来了,明柯下来了,明熙当然不会一个人呆在树上了,也连忙从树上下来,三个人回到了部落的聚居处。
水部落的人在这个地方已经生存了近千年了,部落里的房子大多都是坚固的石头搭建而成,冬暖夏凉。并且被一道高耸的围墙圈起来保护着。
回到家里天还没黑,明柯先把冰露果放到地窖里面,然后习惯性的跑到一间房间去走一趟。
这间房间里除了一张石床以及石床上躺的一个人外,什么也没有。
那是一个长发男人,身上只穿着一件蓝色的奇怪衣服,比女人的皮肤还要白皙细腻,左手套着一个银色不明金属环,右手紧紧攥着一把窄刀,看上去十分锋利,身上乱七八糟的伤口已经自我修复好了。
这个男人是明柯在像明熙这个年纪的时候捡回来得,结果他就这样不吃不喝睡了三十年,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明柯都要以为他已经死了。
这三十年来,明柯基本每天都会来看一眼,刚开始是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现在则是成了一种习惯,其实心里都有一种他根本不会再醒过来的想法。
今天和平时没什么区别,明柯准备在晚饭前看一眼,然后就去吃饭。
明柯扫了一眼就准备走了,忽然,他好像感觉到有哪里不一样,转过头来仔细一看,才发现他虽然姿势没有变化,但眼睛已经睁开了,一脸茫然的看着明柯。
“你终于醒了。”明柯看上去有点蒙逼,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见他醒来。
夙和现在全身上下就是眼珠子和脑子还听自己使唤,明柯说的话他听得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他语言储备比较丰富。
虽然他身体暂时动不了,但对于明柯的问题他还是用眼神回答了的,反正明柯在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你是不是傻”这种意味。
其实夙和醒了蛮久,明柯是他第一个见到的人,明柯的穿着让他摸不太清现在的时代以及环境。
“你现在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是的话眨一下眼睛,不是的话就动一下,或者说句话。”明柯很快就感觉到了他的不妥。
夙和眨了一下眼睛,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明柯看了愣了一下,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风格的人,兽人部落的人长期为生存奋斗,和夙和完全不是一种感觉。
两个人靠这种方法交流了半天,直到明熙来叫明柯吃饭。
“咦,哥哥,漂亮哥哥醒来了唉。”明熙惊喜地道。
其实按照兽人的审美而言,夙和虽然不丑,但绝对算不上俊俏,以兽人的审美来看,真正的美人是明柯这种五官精致却又十分阳刚,一身肌肉,皮肤是古铜色的这种。
但是,从明熙出生起,夙和就在她们家躺着,成功的影响了明熙的审美,看来明熙以后要找一个符合自己审美的伴侣估计会比较艰难。
咕~~
声音是从夙和肚子里传出来的,夙和对此其实是拒绝的,他已经很久没有产生过肚子饿这种感觉了,他都快忘了这种感觉。
夙和不由得稍微有点红了脸,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经历了,这让他也稍稍有些尴尬。
当然,尴尬和脸红也只是一小会儿罢了,不过,却还是被眼尖的明柯给捕捉到了。
明柯不由得露出了一个浅笑来。
夙和也是和眼尖的,夜视也从来不在话下,看见明柯露出笑容来,也没有和他生气,只是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我喂你喝点流食吧!你现在没办法咀嚼!”明柯说完,就转身走了,也没有征询夙和的意见的意思。
就算是征询了也毫无意义,夙和除了眼珠子以外,哪里都动不了,除了明柯所说的那个选项以外,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因为他暂时不能动,自然无法自己咀嚼食物,最后还是明柯用冰露果榨成汁用木勺一点点喂给他喝,好在他还能吞咽,不然估计就只能先饿着。
第2章 恢复进行时
夙和起初连吞·咽的动作都做的十分艰难,简直形同废人,这种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喜欢的,更遑论夙和这种不喜欢被别人掌控命运的人。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现在的他,就连吃个饭,都得窝在别人的怀里,然后被别人一勺一勺的喂着吃。
不过夙和并不是那种会轻易屈服于现实的人,对他而言,这只是他漫长的人生中的又一个坎坷罢了。
“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我提水来帮你擦身!”明柯把碗里的冰露果最后一口给喂掉之后,把碗放到一边,然后在打横抱起夙和,把他安置在石床上,然后再好好的给他盖好被子。
“你可真是轻啊!”明柯惊讶的说道,要知道,夙和可不矮,但是却没什么重量。
其实这就是种族不同的原因了,兽人一族的骨骼和肌肉密度都比较大,当然同样的体型就会显得比较重一些了!
虽然对自己现在的情况已经看的蛮开了。但是,看的再开也无法阻止他因为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而从心底里泛起的暴躁感,特别是在明柯把他抱上抱下还特么全是公主抱的情况下。
明柯却是每天空闲时间都尽心尽力的照顾他。
可能是因为夙和已经醒来了的缘故吧,以前明柯怎么也无法从夙和手中拿出来的窄刀,现在明柯只是稍微用了点巧劲就把它从夙和手中取了出来。
明柯把夙和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脱·掉,用一块亚麻布给他擦·身。
“你身上的东西都奇奇怪怪的,我刚把你捡回来的时候,本来想把你衣服脱.掉给你上药的,结果根本就脱不下来,你的刀也是,而且你的刀好重啊!我出全力都很难拿动,但是又很莫名其妙的是,我当初背你回来的时候,你手中也是拿着它的啊,为什么那时候就感觉不到它的重量?”明柯一边给他擦身,一边问道。
夙和现在已经能做一些包括说话在内的小幅度动作了,听见明柯的话,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他。
“它们都是认人的。”他一字一顿的回答道,声音听上去气虚又沙哑,就跟有沙子在喉咙里似的,特别刺耳。
因为夙和默许明柯可以拿它,所以明柯才能从他手中拿走他的刀,当然,比他强大的修士想要强行拿走他的刀也是很容易的。
当然,比他还强大的修士真心不太多!这次要不是被人围攻,他也不会伤的这样重!
明柯赶紧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别说话了,伤了嗓子以后估计都没办法正常说话了,以后再告诉我吧!”
既然明柯都这样说了,夙和当然不会勉强自己了,毕竟现在他的嗓子确实不太适合说太多的话,刚刚说的那不到十个字的一句话就已经让他的嗓子有些痛了。
明柯帮夙和擦拭好穿好衣服后,出门的时候细心地用兽皮将门缝堵好,夙和还沉睡着的时候他就不会考虑这么多,那个时候的夙和真心不像一个活人。
目送明柯离去后,夙和就把精力全放在调动全身的肌肉上。
按理说他就算躺了三十年也不会躺成这副鬼样子,他曾经还躺过一回八百年呢,还不是照样刚刚爬起来就可以拔刀和人一战。
主要原因应该是他受伤太重,导致他现在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甚至可能还不如普通人,这对他而言,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体验了。
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背负着太多的责任,这就意味着他要比别人更加的优秀,也要付出的更多,但那正是他喜欢的生活,掌控自己以及别人的命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还要依靠别人活着。
所以他迫切的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以他的能力,只要他能自由行动,哪怕他手无缚鸡之力,也能找到立足点。
他的主要问题是内伤,但他拿这内伤暂时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体内灵源已经基本上快完全枯竭了,外界几乎感受不到灵气的存在,他的储物手镯也已经打不开了,谁让他以前的实力太强,他的储物法宝也是很强大的,所以,他要是不能恢复三层实力,根本就不能完全打开自己的储物法宝,他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天道的森森恶意。
看来天道也是不爽自己以前老是被他们这一票人给挑衅,还没办法报复,这不,现在夙和就一下尝到了苦果,所以说,不能太嚣张啊!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调动体内仅存的少量灵力艰难的吸收外界稀薄的不能再稀薄的灵力,一边尽力控制自己的肌肉。
这个世界真心是灵力少的可怜,他觉得,照这个恢复进度下去,没有个几百年他都没办法恢复到可以撕裂空间回到修真界的那种实力。
明柯从夙和那里出来后并没有去吃晚饭,而是趁着天还没黑,去了一趟原水家里。
不仅仅是在水部落,在任何一个部落都一样。天黑后未成年是不被允许独自出门的,黑暗中潜藏着太多看不见的危险,哪怕在部落里面也一样,未成年没有独自面对危险的实力,所以自然不被允许独自在晚上出门了。
“原水,我来拿衣服了。”明柯在门口提高音量喊道。
“在隔壁屋子的架子上,你自己去拿吧!”原水正吃饭呢,便直接叫他自己去拿。
明柯也没跟他客气,拿了衣服就回去了,天快黑了。
部落里的衣服大多都是明柯身上穿的那种,冬天是鞣制好的各种兽类皮毛做成的衣服,上身是类似外套的款式,用动物的筋骨绑着,下半身为了活动方便,都穿的是只遮住大腿的兽皮裙,兽皮里面贴身穿的是亚麻布做的背心和四角短裤,夏天一般就是直接把外面的兽皮脱.掉就可以了。
因为兽人再战斗中经常要变身,所以这种比较方便穿脱的衣服最常见,基本水部落的男女都是这么穿的。
像明柯从原水那里拿来的那一件就是一样的款式,是明柯拿了皮子请原水帮忙给夙和做的,他最近没有太多空闲时间自己做,又要照顾怀孕的阿母又要照顾夙和,每天上午还得去参加训练,实在不是一般的忙碌。
因为水部落所有成年兽人都是要分为三批的,一批外出狩猎一批巡视围墙一批在家休息,轮换时间是十个自然日,无论男女都一样。
至于未成年则是从会走路开始,每天上午都要接受相应的训练,从十几岁开始,下午还要进行种植、纺织、鞣皮,制衣的各类杂七杂八的学习,教导人员都是受伤或者是年老了不能再参与狩猎的兽人。只能说,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桑诺完本[gl百合]—— by:: 《桑诺》作者:萧依依文案作为青丘山的一只小狐妖,桑诺把钟山副本里的大boss烛应裂空龙给睡了,一夜间成了狐妖界的骄傲那一夜过后,某龙满心甜蜜的以为,人生中第一场美好的爱情要开始了桑诺却觉得,第一次约炮战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