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一大家子 完结+番外完本[穿越种田]—— by:卧晓枝

[快穿]男配上位策略完本[穿: 男配上位策略[快穿]作者:血溜之间文案一个故事里最苦逼的人是谁?男配主角日天日地,反派邪魅酷帅,唯有男配,从头到尾永远都是绿叶般的存在,对象被男主抢,成就被男主超,到最后还有可能成为整个故事中唯一一个狗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穿越之一大家子》卧晓枝
文案:
张宝带着一大家子发家致富过小日子。
日子嘛,酸甜苦辣啥都有。
生活嘛,五味俱全才有滋味。
最经不住使用的是时间和金钱。
小辈们长大了,长辈们就老啦。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宝,大壮 ┃ 配角:二壮,三壮,四壮,五壮,小百岁 ┃ 其它:种田,布衣生活
第1章 1
李大河急急忙忙架着驴车把母羊拖回家。李小清已经进厨房把水烧开了。母羊一到家就被大壮按倒了,李小清熟练地挤了一碗奶。
“大壮,你再去看看。羊奶咋还没热好”张宝抱着小百岁边走边拍。
大壮捉急地转身就去厨房催李小清。
五壮见没人理他,耷拉着嘴角杵在那。突然一声就哭出来了。
五壮这一哭,把一屋子人都吓了一跳。
张宝抱着小百岁蹲在五壮跟前,“小五甭哭,让你二哥带你睡觉去。”
五壮冲着张宝张开手臂,哭得一抽一抽地喊,“嫂么么,啊……抱,抱。”
小百岁可能也被吓着了,哭声比刚刚大了一点。
五壮这一喊,大家知道了,他这是吃小白岁的醋了。小百岁没出生时,张宝几本上到哪都抱着五壮。
王天说,“宝哥儿,把小百岁给俺抱着,你抱抱五壮。”
把小百岁给王天,张宝心疼地把五壮抱起来,给他抹了抹眼泪,“甭哭了,小五,啊。一会儿嗓子该哑了。”
“羊奶好了。”大壮端着碗,拿着勺子进屋了。
李小清跟着进来,“来,俺喂。”
“让二壮,三壮去睡吧。”
大壮应道,“晓得了。俺这就去教他俩睡去。”
二壮凑上去问大壮,“大哥,小百岁啥样呢,俺们还没看着呢。”
“你们明天再看。可俊了。呵呵。”大壮说,“赶紧睡去。”
李小清用舀了一小勺羊奶吹了吹,喂给小百岁。尝到羊奶的味儿,小百岁小嘴快速蠕动着。嘴里的东西的吃完了,小白岁就一副要哭的样子。
“哟,哟。咱小百岁真好看。”大壮凑过去,忍不住夸了句。
一群人围在小百岁边上看小百岁吃第一顿饭。
张宝抱着五壮,和他说话,“小五做叔叔了。看,那是小侄儿。五壮以后要疼侄儿。”
“哼。”五壮哼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红肉团子有啥好看的。
二壮和三壮回了屋,可二壮心里还痒痒着,就想知道小百岁长啥样。
喂完小百岁,稍微哄了哄,小百岁又睡过去了。
五天看着屋里的人道,“成,都歇着吧。百岁今晚俺看着。”
五壮早就在张宝怀里睡着小猪了,轻轻地打着小呼噜。
抱着百岁回屋了,王天恨恨地和李大河说,“那猴仔不是个好东西。敢推吴哥儿,好在咱百岁没事,要是有事啊,俺都和他拼去。看他阿么那样,来咱们这儿就想占便宜。这样的嫂么么,也难过吴哥儿不理他。以后他要是再敢踏到咱们这儿一步,俺得轮扫把把他赶走。”
再说猴仔。他看见大家慌慌张张地去扶那个所谓的姑么么,趁着人乱他就跑了出去。
那壮汉也跟着出去了。壮汉逮着猴仔拖进巷子里把他胖揍了一顿。
张家勤都到天黑的时候,终于等到了鼻青脸肿还瘸着腿的猴仔。
“哎呀呀,猴仔,谁给你打成这样的”张家勤心疼地给猴仔拍拍身上的土。
“阿么,有饭吃么?俺中午就没吃呢。”
“有饭,阿么给留着饭呢。”
“猴仔你跑哪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吴大牛吃完饭去庄里面和人说闲话去了,“还有,你这脸是咋回事?”
“阿爹,俺,俺今天和人打了一架。”猴仔底气有些不足。
吴大牛听了,啥都没说就进屋去了。
猴仔坐在桌边狼吞虎咽,张家勤缝着衣服问他,“你今天和谁打架了,打这么厉害。”
“没谁。就吴老三家的儿子。胖得跟猪似得那个。”
“哟,那难怪你打不过他了。那孩子不知道咋吃的,咋就那么胖呢。看吴老三家也没啥钱,一个月也不吃一顿肉啊。”
“许是吃糠的吧。”
张家勤咯咯地笑了两声,“你这孩子咋说话的呢?”语气可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阿么,俺吃饱了。俺睡觉去了。”
“睡去。”张家勤站起身,把秀样放到一边,收拾桌上的碗筷。
夜里小百岁醒了好几回,尿了三回。得亏尿布是提前准备好的,要不然还不知道从哪找尿布出来。
隔壁的鸡刚叫第一声,大壮唰地睁开眼了。他推了推张宝,“宝哥儿,俺就跟听见百岁哭了似的。”
张宝迷迷糊糊地拨了大壮一下,“瞎说啥呢。大舅跟俺们隔两屋子呢。”
大壮躺下,又坐起来,“俺真听到了。”说着就穿上衣服了,“不行,俺得看看去。”
“瞎折腾啥呢。这天还早得很那。”被大壮弄这两下,张宝也没有想睡的意思了。他也担心着是不是百岁真在哭。
两人串号衣服到了李大河屋边,果真听到屋里百岁小小的哭声。
“你这耳朵还真灵,真听到啦。”
“真听到了。”
“是不是宝哥儿啊?”
“是呢,是。”张宝赶紧应道。
“百岁睡醒了,进来抱抱。”李大河给他们开了门。
大壮急冲冲地进了屋,冲在张宝前面,“俺来抱。”
王天笑着把百岁轻轻放进大壮的臂弯里。“大壮这阿爹晓得疼孩子。”大壮魁梧的身材衬的百岁越发地小。
大壮听了就呵呵笑。
张宝也走过来看了看百岁,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在百岁脸上碰了碰。
哪晓得百岁竟然就睁开了眼睛。眼睛葡萄似的黑,还有神。
“哎呀呀,百岁喜欢他阿么啊。瞧着眼睛都挣开了。他阿爹来看看。”
百岁转着眼睛把周围的人看了一遍,抽了抽鼻子。
李大河看了高兴得很,“这眼长的像周儿。周儿小时候就这样,眼睛黑溜溜的。”
“像,像。”王天也应道。
李小清脚步轻快地去把店门打开了,一开门就看见四个孩子站在门口。“咋来得这么早呢?”
南瓜仰着脑袋朝李小清说道,“叔么,俺们来看看,弟弟有没有生出来。”
“弟弟生出来了。都进来,看看俺们家百岁。”
蚊子他们进来的时候,二壮和三壮正好也醒了,就和他们一起进屋去看了百岁。
二壮看见百岁第一眼就撇了撇嘴。什么吗,大哥昨晚不是说可俊了的嘛,怎么看着就跟个红老鼠似的。
上午的时候,二壮还把李明拉过问,“明哥儿,百岁真是吴哥儿生的么?”
“是啊。”吴哥儿刚升成长辈,对着家里这唯一的小辈也有几分疼爱。
二壮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真假的。周哥儿和吴哥儿都不丑啊,咋生出来这么丑个东西。”
小明瞪了二壮一眼,“说啥呢你。百岁咋丑了?不俊着呢嘛。”
二壮不明白了,看着小明的眼神也有些不可思议,他觉得明哥儿这眼神也出问题了。
“明哥儿,厨房里面蒜没了,来扒两坨蒜啊。”
“来了,来了。”王明一转身就走了,不理二壮。
二壮还是不理解,又去问三壮,“三儿,你说百岁俊不?咋人人都说他俊呢?俺看着就跟扒皮的红老鼠似的。”
“是不俊。不过这话你可别当着嫂么么和大哥的面说。你没看他俩多疼百岁啊。俺今早上可看见了。大哥抱着百岁都不愿意撒手了。”
二壮连连摇头,“俺又不傻,怎么会当着他们面说。成了,成了,不说了,你赶紧上学堂去。”
五壮早上醒来的时候是李小清穿的衣服。穿好了衣服,五壮就想着去找张宝。小孩子忘性大,他都忘了昨天有一个肉团得了张宝的青睐。五壮被李小清搀着,迈着小步子走进门的时候,高高兴兴喊了声嫂么么。
“哎,小五醒啦。跟清叔么去吃点饭去。”张宝抱着百岁正在屋里晃。厨房里的柴快没了,大壮刚把百岁给了张宝抱着,自己去劈柴去了。
“嫂么么。”五壮一看那个包被,昨天晚上的记忆就全出来了。那团子有啥好呢,嫂么么在恁喜欢那团子呢。
第2章 五壮争宠
吴哥儿睡到中午的时候终于醒了,他一醒,李周就上前握住他的手。
“娃呢?”
“在这。”王天连忙把小百岁抱到吴哥儿的眼跟前。
李周扶着吴哥儿坐了起来,王天把百岁放到吴哥儿的怀里。
吴哥儿满足地看着百岁,“娃像你呢。”
李周咧了咧嘴。
百岁动了动嘴,慢慢地睁开了眼。吴哥儿更加激动了。可小百岁不懂,他饿了,哇哇地就哭了。
“咋,咋哭了。娃咋了?”吴哥儿手足无措地望着李周。
“这是饿啦。咱百岁能吃着呢。”
张宝今天说书的时候,五壮自己拎着个小板凳,就挨着张宝的腿边坐下。张宝给他拿了把花生,五壮就自己坐在那扒着花生。
张宝讲完书,起身走的时候,五壮就扯着张宝的裤腿跟张宝一起走。
张宝这是第一次全程了解一个小生命的出生。他对小百岁有着浓厚的兴趣。一讲完书就牵着五壮回后面屋里看百岁。
张宝进去的时候,大壮正抱着百岁。“来,给俺抱抱。刚离开一会儿就想得不行。”
五壮一看张宝又要去抱那团肉,他就不高兴,扑过去抱住张宝的腿。“嫂么么抱俺。”说着说着还就哭上了。
虽说大壮也疼自己的弟弟,可看五壮这泼皮耍赖的样就来气。“五壮你怎么回事啊?找打啊?”
大壮越说,五壮还越来劲,音量只增不减。大壮是真来气了,把百岁放在张宝怀里,提起五壮“啪啪”就是两巴掌。这一下可了不得了,五壮那嗓门就要把屋顶掀了。贝贝和四壮听到声音都跑过来看。
“干啥啊你。”张宝伸手就要去够五壮。
大壮一转身,在五壮的屁股上又来了两巴掌,五壮哭得更上气不接下气。
张宝真急了,大壮平时脾气挺好的,估计这次是真不高兴而来,“大壮,你打他干啥啊?你不跟俺说好了,以后不打孩子的吗?”
“也是,大壮,你打孩子干啥?他能懂啥?”王天也过来劝。
大壮不听,又打了两巴掌。“看给你惯的。俺看你是越来越横了。”
张宝赶紧把百岁递给王天,在大壮再下手之前把五壮抢了过来。“俺惯的,你来打俺啊。”五壮这就是小孩子占有欲太强了。
“你甭惯着他。”看见门边探着头的四壮,大壮来了句“你别看,你也是。”好家伙,把四壮吓得一个哆嗦。
张宝不高兴了,“你今天吃炸药啦?”
“哎,宝儿,你也别老惯着他俩。”
张宝把脸一转,“不跟你说。”
大壮也晓得惹张宝生气了,闷声地出了门。
五壮这边,张宝好一顿哄才把人给哄住了。又带上街转了一圈,买了些小点心,五壮这才高兴起来。
张宝也没跟大壮生气,他就觉着大壮从年前就有点奇怪,不知道为啥。他估摸着大壮有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心事。
要说心事,大壮是真的有。别人家里都是汉子养家,自己家里倒是张宝这个小哥儿撑着一大家子。自己这人高马大的愣是没有一个小哥儿能干,说真的,真有点伤自尊。再说了,大壮天天看张宝和外面的人打交道,心里真怕张宝啥时候就看不上自己了。
“大壮。”张宝晚上回家的时候决定说点好事让大壮高兴高兴。
“啥事?”
“盖房子吧。俺都看好地了。你看看就咱家现在北边的这块地,这地方大。”
说到这事,大壮是真心高兴,侧过身枕着胳膊看张宝,“嘿,俺看也不错。”
“俺还想买些羊羔子回来养着。一年出一批,省得来回找别人买,还省了笔钱。”
大壮皱了皱眉头,“咋养啊?咱要看着店里,还要盖房子。再说咱也没养过,一下子不能多养。”
“俺没想着自己养。俺想着自己先垫些钱,买些羊羔子,给庄上的人养。每个小孩子分一只。正好小孩子没事,在家能好好养。宰羊的时候咱们就给他们些工钱,再给两斤肉。”
“俺看成。一家一两头也伺候得过来。那明天俺去找有田哥问问。”
百岁的洗三礼来了不少人。在外面,张宝都说百岁是过继给他,算他儿子。冲着张宝的面子就来了不少人。起码张家庄一大半的人都来了。更不用说刘正阳、陈虎和姜顺了,那都是备着厚礼来的。
就连蚊子他们也买了东西来。
李小清把东西推回去,“哎哟,你们咋还买东西了呢。都是小孩,咋能收你们东西呢?”
南瓜说,“给小弟弟的。”
第一次听南瓜说小弟弟,李小清没注意,这下他反应过来了,“不是弟弟哟,差辈了。你叫俺叔么,百岁可叫俺么么呢。”
“啊?”南瓜有些不明白,这有什么关系吗?
栗子拍了南瓜一下,“小弟弟叫你叔呢。”
南瓜回过头去看他,“啊?”
“傻孩子闹不明白呢。”一屋的人都笑开了。南瓜还兀自纠结着为什么不是弟弟。
大壮问了张有田,张有田就说,“那就在羊老头那买吧。咱这边的人要买羊羔都是在他那边买的。”
“哎,行。那啥时候还得麻烦嫂么么带俺们去。”
“麻烦啥。你们这店就挺忙的了。怎么还要养羊?”
“羊不是自个儿养的。”大壮把张宝的想法给张有田说了,张有田一听,心里一喜,“真假的?羊羔子钱你们出?”
大壮笑着说,“有田哥看俺啥时候诓过你了。”
“那这样俺家大葫芦也能挣钱了。”
“能呢。还有啊,俺家要盖新屋了。”大壮一说这事,脸上的喜色藏都藏不住。
“嘿。你这苦日子是到头了。啥时候盖啊?盖哪啊?就在咱们庄上找人?”
“就在俺家北边那边。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们。”
张有田一回家,就和马钱说了大壮家要养羊的事情。
马钱铺好了床,用手把皱的地方抹平了。“嘿,你说他家也是厉害。咱这边还没有人这样养过羊的。”
“要不人家咋能挣着钱。到时候,咱也给大葫芦弄一只羊养养,咱过年的时候就能吃上些羊肉了。”
买羊这事经马钱的宣传,立马就在庄上传了个遍。
“还有这样的好事?”强叔呆不住了,等烟一抽完,在脚底磕了磕烟灰就往家里走。
“走。狗蛋,跟阿爷走。”
“哪去啊?”狗蛋蹦蹦跳跳地跟上了。
张强还没到张宝家门口,就看见一群人围在那。
这家要一只羊,那家要两只羊的。
大壮亮了个嗓门,“事先说好了。羊羔子要是养死了,可得赔俺们钱啊。”
“赔,赔。”旁边有人一叠声地应着。
第二天,大壮揣着些银子就和张有田、马钱去了马庄和羊老头订好了羊羔子。
没过两天,羊老头就赶着一群小羊来了张家庄。好多人都跑到庄口去看,尾着一群羊去了张宝家。
到张宝家,大壮按家里没结亲的孩子人口挨家给了羊。
“大哥,大哥,俺们也要。”四壮和贝贝也有些馋。
“你俩又不常在家,要羊干啥?”
贝贝不干,“大壮哥,俺们,俺们想给你们分担,分担压力。也想挣钱养家。”压力这个词还是贝贝从张宝那听来的。
可惜,大壮压根没工夫理他们。
贝贝和四壮又去向张宝要。张宝没同意。两个小孩为此闷闷不乐了很长时间。每次回家看到大小葫芦都有羊玩,他们就有些郁闷。
羊这件事弄完了,盖房子就提上了日程。人就在庄上找到,一天30文钱,不包饭。庄子上的汉子基本上都来了。
大壮每天回家都要去看看房子的进度。
“有啥好看的?这地基还要打两天呢。”
“嘿嘿。俺就看着高兴。”
五壮最近危机感有点强,还要求和张宝一块睡觉。一开始大壮是不同意的,可架不住张宝疼孩子。再说了,他们夫夫两在床上也不干那档子事,有个五壮逗逗多好啊。
[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完本: 《[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醉疏狂文案:沅辛在颁奖仪式的现场宣布了自己息影的决定,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沅辛被传送到了黑暗的空间里,毫无选择的绑定了系统的沅辛,开始了自己的快穿之旅“你觉得你现在幸福么?”看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