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男妻清溪完本[宅斗种田]—— by:斯源

爱你如初完本[耽美]—— b: 《爱你如初》whisikie文案:一场蓄意的车祸,回来时物是人非当初说好的永远,此刻看起来只像是一场笑话安在溪不想知道谁对谁错,她也并不在乎,于她而言,只有那个人,是她需要的唯一那一天,来的那么突然,来的那么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穿越重生之男妻清溪》斯源
文案:
虞清溪望着那人坐起身来,有些发懵。
前世被唾以“克夫”,就是因为夫君过了洞房花烛夜就去了。
今世,夫君倒是熬过来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宅斗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清溪任桑榆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物是
一户公寓里,两名职业杀手十几招制服一个少年。其中一名杀手无视少年倔强又挣扎的目光,匕首一划割破他的颈动脉,一手强力压制着这少年的反抗,一手抬腕看着手表计时。另一名杀手很快开启了燃气,迅速地取出一块布擦拭痕迹。
“好了。”压制少年的那名杀手放下手腕,又看了一眼已不再动弹的少年,放开手走了出去。
消痕迹的那名杀手再检查了一圈,紧随其后,在出门之前弹出一道火星,迅速关上门。
“轰”一声,火花从窗户喷出,震得整幢公寓轻晃。一瞬间,小区里的居民都涌了出来,报警叫救火车,十分嘈杂。趁着混乱,两名杀手绕开摄像头,悄无声息地离开这座小区……
红帐里头的少年瞬间抓紧了手下的鸳鸯刺绣被面,眉头紧锁,额上的汗沁湿了鬓角的发丝。他挣扎了一番,身子如在烈火里炙烤,却是没有醒来……
若弥京郊一座庄子突然燃起了大火,火焰与黑烟翻腾,少年皱着眉呛醒过来,稍一抬头便看到周围横了几具尸体。也来不及多想,因为浓烟已弥漫了大半屋子,怕是支撑不了多久。少年咬了咬唇,支起身子要往外爬。可两腿已被打断,稍一动弹就疼得他冷汗直流。他咬牙用手肘撑着地,一点一点地往外挪,身后慢慢拖出一道血痕。突然,他听到了一丝异响,猛然往上看去,梁木轰然塌下,正是落向他所在的位置。顷刻间,楼屋坍塌,尘烟飞散,火光冲天……
少年手下的红锦缎面已晕湿了一块,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隐隐可见,指尖紧紧抓进绸料。突然,他浑身一颤,从接二连三的噩梦里惊醒过来。屋内一片喜庆,红色的帐顶,金线刺绣的被面,窗户上的喜字,还有燃尽的红烛。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又是那么熟悉。有三年之余未踏入这间屋子,自然是陌生的,可到底也小住过一些时日,一眼便认了出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右侧,好似有轻微的起伏。他施手探过去,微微一触。是温热的,活人!他轻舒了一口气。
眉头刚舒展开,却又很快拧起。虞清溪自问两世都谨慎而低调,为何结局都是被杀,还落了个尸骨无存?他虽说是现代人,对火化尸体不会有什么异议,可置身于火海,炙热舔舐身体的疼痛却是清清楚楚地记着,实在是不好受。若说第一世亡故是有父亲的职业过于特殊的缘故,那第二世是什么原因?难道是经商时得罪了某些势力?可对付一个商人,用得着下这么大手笔?那十来名黑衣人的身手,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杀手。虞清溪苦笑,再琢磨也是琢磨不出什么,头也是沉得厉害。
虞清溪抬起手,看了看手掌里断成两截的生命线,轻叹了一口气,两世都没有活过二十,如今多想又有何意义?面对再一次重生,虞清溪就没那么惊讶了,稍一打量就能明白。他抬起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额头,果然,发烧了。脑穴微微有些发疼,昏沉得很。
他拉开锦被缓缓起身,站到铜镜前默默端详。现在的他是十四岁,若是与前两世一样,那便是还有五年之多可以活。五年啊,虞清溪摩挲着手掌上的生命线,微微有些黯然。再抬眼,他伸手描摹着铜镜边缘上的纹路,看着镜中的自己兀自发呆。
李敏煜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一室朱红,仿若是喜房。稍一侧头,便看到这间屋子的摆设,陌生得很。他明明是死了的,那么高的悬崖,断不会有生还的可能,怎会出现在这喜房里?难道那一幕是假的?他大哥最终不忍心,救下了他?可这喜房是怎么一回事。李敏煜抬手欲按一按眉心,突然手下一顿,这分明不是他的手!他的手骨节分明,青筋隆结,并不是现在这样……手背上微微一层薄肉,筋络只现出淡淡的青色,清隽细嫩。
虞清溪听到床榻上的动静,便走了过来:“你……”
李敏煜望了过去,面上不显,心里却又是一阵震撼:这……这不是任家三少夫人吗?他有些不可置信,一边起身,一边细细打量着他。任家三少夫人在京都可是名人,当然,除却私下传的“克夫”名声,大多是因这人经商了得,手下的买卖遍布全若弥。他曾有幸见过一次,此人虽出身商户,可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风范,丝毫没有商户的浮夸与狭俗。面前的任家三少夫人好似比他见过的稍显稚嫩,可是,任家三少爷再早逝,也轮不到他娶过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虞清溪看到面前这人起身,也是有些发懵。方才头昏沉着,看到身边人活着便没有多想,现下才想起来,在上一世,他的夫君便是在洞房花烛夜就去了。一早起来,任府红绸换白幡,他连敬茶这一道都没有过。由此,“克夫”的名声便一直跟着他。他本是不在意这些的,可刚开始经商很是艰难,其中不是没有这一茬原因。
“唔……”李敏煜按着眉心,忍受着眼前一阵阵发黑。
“快躺下。”虞清溪赶紧伸手扶着自家夫君往下躺。他按了按被角,转身走到屋门口,轻声喊道:“春雨,传大夫。”任三少爷的名里带“木”,需要水来滋生,身边的奴婢小厮都是以春为打头,大多与水沾上些意思。上一世,春雨虽是任家家仆,却是一直忠心耿耿地跟着他。也是喊习惯了,便没有注意到,方才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熟稔。
“是!”春雨应下的同时,不禁暗暗赞叹,就昨夜那么一小会儿,三少夫人竟然叫得出她的名?
在游廊里,春雨迎面见着老爷夫人相携走来,后面跟着大少爷二少爷,还有一些庶出的少爷小姐姨娘之流。任夫人范氏看到春雨福身行礼,便问:“什么事?”
“夫人,三少夫人让奴婢请大夫过来一观。” 春雨虽脚步快,却是半分都不凌乱,脸上也不现慌乱。
“那你赶快去。”任范氏并没有多说,与任老爷相视一下,赶紧往灏瀚苑赶。
任桑榆身子不好,他们为了体谅他,特意将敬茶改在灏瀚苑主厅。现下灏瀚苑要请大夫,一大群人自然是先往厢房赶。
任之初突然顿下脚步:“长榆、星榆随着我与你们母亲进去,其他人去主厅候着。”
“是。”众人自然不敢有异议。
虞清溪前脚刚听到小厮春华来报,后脚便看到一众人走了进来。
“父亲、母亲……”虞清溪喊道。
“我们在廊里看到春雨去请大夫,桑榆如何了?”任范氏望向虞清溪,眼里很是急切。
“方才……三少爷起了身,好似有些发晕,”虞清溪道,“清溪便做主让大夫来看一看。”按说,成亲次日也是在大喜之日内,请大夫总归是传出去不太好听。可想着夫君的身体,还是喊了大夫过来。
任范氏冲他点点头:“做的对。”
一众人站在床前看着,虽有担心却是没有出声惊扰。
任之初倒是瞧着,桑榆的脸色好似没以往那么苍白。他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虞清溪,心中倒是稳了几分。
大夫就在任府里住着,过来很快。他给任三少把了把脉,眉头舒开:“老爷夫人不必担心,三少爷的脉象看起来大好了,老夫换张方子,三少爷细心调养一番便可!”他本是不信这冲喜一说,如今看下来,倒是确实有效。
“好!”任之初闻言彻底放心,脸上顿时笑开了。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任范氏喜极而泣。
“弟妹,”长榆望向虞清溪,“多谢了!”
“是啊!”星榆也是点头笑道。
虞清溪微微有些窘,不过有过一世的经历,倒是也不会觉得太尴尬:“两位兄长客气了。”听到夫君身子大好,他心里也是开心,至少不会有“克夫”一说了吧。
“清溪,”任范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昨夜照顾桑榆也是累了,这几日的晨昏定省便免了,有什么事便让奴婢小厮们去做。”
“谢母亲。”虞清溪点头。前世那么多人指责他“克夫”,任范氏虽心痛儿子病逝,却没有说过虞清溪一句,对他还算维护。虞清溪这个“谢”字,倒是真挚。
任之初听到称谓,想起主厅里的一众人,便道:“桑榆身子需要修养,这敬茶便免了,长榆出去与大家说一说,清溪便好生休息休息吧。”
“谢父亲。”虞清溪道。
任长榆大步走去主厅,这敬茶虽免了,可礼都是留下的。他带上小厮朝曦朝晖,与桑榆的小厮春华一同去,顺带去将礼拿过来。
“老爷、夫人!”春汀端了一碗米汤过来,朝任老爷任夫人行礼。
“这是什么?”任之初看着不似汤药,便问了一句。
“回老爷的话,三少夫人让奴婢准备的米汤。”春汀微微朝虞清溪看了一眼。
“是。”虞清溪点头,“父亲母亲,方才让春雨去请大夫的时候,我便让春汀去熬米汤,三少爷若是要喝药,也能垫一垫脾胃。”
任之初朝一边写药方的大夫看去。
“老爷,”大夫拿起写好的方子起身,“米汤的确很适合三少爷喝,力能实毛窍,最是肥人。”
“好。”任之初对着虞清溪点点头,“桑榆的身子还是有些虚弱,以后便交由清溪照顾。”他点出桑榆的身子弱,还是希望虞清溪能问过大夫再行事,也是今日清溪并无出错,才说得体面些。
“是!”虞清溪道,“清溪明白。”
“弟妹,”长榆很快就带着一捧礼回来了,“这都是大家送来的礼,好生收着。”
“谢大哥。”虞清溪朝春雨看去,“春雨,好生收着。”
春雨倒是有些意外,一般新夫人进门,最器重信赖的都只会是陪嫁而来的奴婢与嬷嬷。一个跟随在新夫人的夫君身边的奴仆,都会有通房之疑,是得不到新夫人重用的。难不成是因为三少爷身子不好,新夫人才会如此放心?不过再怎么想,春雨面上却是恭谨福礼:“是,三少夫人!”
跟着虞清溪过来的陪嫁嬷嬷陈嬷嬷只淡淡扫了一眼,嘴角微微一牵,表明了心里不太乐意。可她一想,虞清溪在虞家只是个庶子,冲喜嫁入官家,自然也是束手束脚不敢有什么举动。入门第一天,谨小慎微地将一切给三少爷身边的人来打理,也是可以理解的。等过些时日,以她陈嬷嬷的本事,还怕捞不到管家事宜?由此一想,她倒是也没出声,也没有她出声的份。
“好了,”任范氏道,“我们这便离开,有甚事只管来相顾苑寻我。”
“是!”虞清溪一笑。相顾苑是任范氏的居苑,是除任之初的苍柏苑外最好的居苑了。
任范氏看着三儿媳淡淡一笑,眼眸沉静而明然,心中也甚是欢喜,这个三儿的男妻倒是娶对了。
一众人离开之后,屋里一下子清静下来。李敏煜虽然头有昏沉,却是将方才的一番言语都听下了。他,一个户部侍郎李丰年的庶子,竟在死后占了户部尚书任之初嫡三子任桑榆的身子!这任桑榆便是在新婚时逝去的,他竟能占得一个死人的身体!想到这里,他便身上一阵阵发寒。
“夫君,”虞清溪知道任桑榆醒着,没有睁开眼,他也就只当是体虚,“用一些米汤可好?”
李敏煜微微睁开眼,望着面前淡雅恬静的虞清溪,微微点点头。他,从这一刻起,就是任桑榆了!
第2章 人非
虞清溪侧身让开,由春汀上前去喂任桑榆喝米汤。任桑榆看了看他,只因现下很是虚沉,由着春汀喂下汤水,并没有说话。
虞清溪见夫君打量他,也没有躲开,安静地伴在一旁看着他一勺一勺地喝。上一世里,他与任桑榆没有什么交流。拜堂是任长榆领着拜的,入了洞房只看到桑榆安安静静地躺着,只在夜深时醒来一次,对着静坐在桌前的虞清溪道:“睡吧。”也许,那两字也是任桑榆最后一次清明,因为清早起来,他的身体已发凉。
虞清溪看着慢慢进食的任桑榆,淡淡一笑。他也不知道为何上一世冲喜未成,这一世倒是改变了,不过能活着,虞清溪还是挺开心的。
喝完一碗米汤,任桑榆觉着身上暖融融的,感觉好多了。春汀拿帕子替任桑榆擦了擦嘴角,端着碗退了下去。任桑榆看着人下去,又看了一眼虞清溪,不知要不要开口拿些饭食来吃。虞清溪似乎是看懂了他的眼神,便道:“夫君等一会儿还要喝药,晚一些再用些米粥罢。”
任桑榆这才点点头,倒是忘了,这身子可是个病秧子,随便吃东西,晚些受罪的还是自己。
“三少夫人,”春雨在后面道,“是否要洗漱用早膳?”
任桑榆这才知道,虞清溪站了这么久,还没有吃。他便马上道:“这儿有人,你自去。”
“好。”虞清溪让春雨留下,转身便去耳房洗漱。
用膳自然是不在这屋里用的,虞清溪出了屋子,去主厅侧厢。
陈嬷嬷看了一眼候在一旁的任家奴婢,便上前替虞清溪布菜。好歹是在官家,她作为陪嫁的嬷嬷,自然是不能让自家主子丢脸的。
“嬷嬷,你也下去吃吧,我这儿不用伺候。”虞清溪道。
陈嬷嬷强装出来的官家做派立马被啪啪打脸,她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任家奴婢,小声嘀咕道:“少爷……少夫人,咱是商户出来的,奴婢这不是怕人小瞧了少夫人嘛……”任家的饭桌上可是官家做派,比虞家一个商户人家要规矩多了。她也是偷偷观察了许久,才琢磨着学了些。
虞清溪看向那两个任家奴婢:“你们先下去吧。”陈嬷嬷虽说喜欢占点小便宜,可到底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上一世陈嬷嬷一直陪在他身边,所以贪墨一些钱财,他也就睁一眼闭一眼,毕竟水至清则无鱼。现下早些敲打敲打,只要不过分,也就过去了。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陈嬷嬷却是看着人走,立马凑过来说话了。
“我的少爷欸,”陈嬷嬷道,“那些个礼既是送与你的,何必交由春雨那丫头管!眼看着……姑爷身体大好,将来肯定会要纳妾生子,少爷欸,您可得好好抓着能抓住的!”
虞清溪:“……”他瞥过手心,若是只有五年,他抓那么多有何用?虞清溪夹起两根酸豆角,佐着清粥慢慢吃着,虽说任家是官家,可吃穿用度却是连虞家这么个商户都不如。在前世,虞清溪做了买卖,贴补了任家不少。他道:“嬷嬷,明日起,这些个酸豆角肉末甚么的,就不必摆上来了,给我看着弄两个新鲜素炒便可。”身上还在发烧,还是吃清淡些比较好。
“少爷……”陈嬷嬷本是等着虞清溪好好思索一下,拿个主意的,没想着得了这么句话。
“这两日午膳和晚膳也不必上荤,拿两个素菜便可。”虞清溪道,“三少爷现下吃不得荤,若是从我身上闻了荤腥,可不得馋。”他想起任桑榆看着空碗意犹未尽地样子,便淡淡一笑。
“少爷,”陈嬷嬷有些急了,“奴婢方才说的是管账的事!”
“嬷嬷,”虞清溪看向他,“官家规矩多,这儿只能管夫君叫做少爷,我,是万万称不得少爷的。”
“是,三少夫人。”陈嬷嬷敛了敛脸色。
“至于管账的事,”虞清溪看向陈嬷嬷,“我只消捏住我自己的东西,也是足矣。”任家里当官居多,经商的却是没有,靠着俸禄和庄院铺子的租金过日子。不会大富,可也不至于拮据。那些个租金甚么的,虞清溪从来没放在眼里过。
“可是……”陈嬷嬷还是有些不甘心。
“好了,”虞清溪道,“下去吃早饭吧,晚了可就没馍馍吃了。”
“哎!”陈嬷嬷无法。
“待会儿过来,将我的……”虞清溪顿了顿,“嫁妆单子拿来看看。”
“是。”陈嬷嬷看了虞清溪一眼,随后退下。
虞清溪用了早膳就回房,春汀还是沉默地立在一边照看自家少爷,看到三少夫人进屋立马福了个身。虞清溪摆手,看到任桑榆已睡了,便轻声走去外屋。春雨手脚很快,才那么一会儿工夫,就将送的礼整理了出来,列在帐上拿来给他过目。
金鱼笔记完本[耽美]—— b: 《金鱼笔记》有望文案:可你还是会感到孤独,你看着手上的情绪警报灯一次次亮起,心情更加紧张焦虑,于是买了这条金鱼他像是你陷入彻底黑暗前的最后一缕阳光,即便他是人造的但他的确投你所好,而且给了你一个机会你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