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被玩坏的丈夫完本[总受NTR]—— by:七日

[快穿]渣受洗白攻略完本[穿: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作者:夕夕里文案苏漾绑定了一个渣受从良系统,每个世界都会穿成被攻君厌弃的渣受,为了早日回家,他开始兢兢业业地攻略已经不爱他的攻君们后来他发现这些本该是正常属性的攻略对象全特么货不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被玩坏的丈夫(双性,总受,NTR)
作者:七日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外人眼中赵文泽是一个外表俊美,温文尔雅的小学老师。
儿子小宝眼中他是一个严肃保守的父亲。
妻子眼中温柔体贴的丈夫。
性冷淡的妻子结婚十年从不知丈夫是个双性人。
两人从恋爱到结婚,再到有了儿子,十年来除了性生活不多之外一切都非常美满。
直到乡下的岳父进城看女儿开始…
岳父和女婿√
儿子和父亲√
父亲和儿子√
校长和老师√
学生家长和老师√
学生和老师
医生和病人√
小舅子和姐夫√
路人攻√,暴露梗√,女装梗√,公车梗√
这是篇np!纯肉文!出轨!乱伦!毁三观!入坑需谨慎!!!!
第1章 为女婿搓背
大清早的蒋莎匆匆吃完早餐,便拖着行李箱准备出门。临走时对父亲歉意道:“这次被公司外派到s市出差也是没办法的事,爸,你来看我一次也不容易,我也没时间多陪陪你,就在h市多待几天再走吧,我这次出差最多两周就能回来。”
“没事,工作要紧,陪俺干啥。俺在这呆两天就回去了。”蒋治国连连摆手表示不在意。
蒋莎又不放心的对还在吃早餐的丈夫交代道: “老公,这几天咱爸就麻烦你照顾了。你放假了多带他在市里转转”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咱爸的,你快去吧,再啰嗦就赶不上飞机了。”赵文泽温和的安抚着妻子。
“那我走了。”
“拜拜。路上小心。”
“文泽阿,小宝还在睡觉?”见外孙这个点了还没来吃早饭,蒋治国便随口问了下女婿。
“嗯,难得的周末,就让他多睡会儿了。”赵文泽笑着回答。接着放下筷子,想起妻子的交代道:“爸,我吃好了,你慢慢吃,我去洗个澡,完了带你去市里逛逛。”
“哎!逛啥啊!”蒋治国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客气道。
乡下的汉子对大城市总是有些向往的,虽然与这个女婿还不太熟悉,但他对赵文泽是万分的满意的,人长的漂亮斯文不说,一家都是教书先生,文化人。想当年乡亲们一听他蒋治国的宝贝女儿嫁到了大城市,在城里有车有房,不愁吃不愁穿的,不知道有多羡慕他女儿出息了。
“大清早的洗啥澡啊!要俺给你擦背吗?”城里人就是爱干净,一天要洗个两三遍,在俺那乡下几天都不一定洗一次澡。
“不用,我自己洗就好,你吃饭吧。”赵文泽笑着拒绝道。
其实他只是一个小学老师,收入还没妻子高,但是夫妻俩都不是太在乎金钱的人,所以也从未因收入起过争执。
不一会,浴室便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洗到一半才想起竟忘记把换洗的衣服拿进来。无奈只能拜托岳父帮忙递进来。
蒋治国刚吃完早餐,去主卧帮女婿拿过换洗的衣物,准备隔着门递给他时,突然改变主意道:“文泽阿,俺吃好了,俺给你搓搓背吧,一个人能洗干净吗。”
见岳父竟要推门进来,赵文泽连忙拒绝:“别,爸我一个人洗的干净,不用麻烦你了。”
“麻烦啥,不麻烦,都是大老爷们害臊啥。俺们乡下都是几个爷们一起在村头的小河里就洗了。”蒋治国只当他是城里人脸皮薄,不由分说的就推开浴室的门进了去。
赵文泽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哪有这糙老爷们力气大,瞬间就被他闯了进去。
为了不让岳父发现自己腿间的异样,尽量闭紧双腿。还好没有引起怀疑,只是……
“哎呦,你是洗淋浴啊,正好俺也四五天没洗澡了,就跟你一起洗吧。”说完就把自己脱了个干净。
见到岳父黝黑雄壮的裸体,以及胯下那可以与黑人媲美的本钱时,赵文泽双腿闭的更紧了。
蒋治国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非常热情的给女婿搓背,用以加深翁婿情感。
当那双因为干农活而异常粗糙的大手,放到女婿那线条优美,白皙细腻的美背上时,蒋治国突然顿住了。
忍不住心想:城里人皮肤就是嫩,滑不留手的,跟家里煮的白鸡蛋一样。哎呦俺这手都没用力就红了。怪不得他不让俺给他搓背,这白白嫩嫩的哪还用人搓。
想着手下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手上粗糙的老茧把女婿的后背给划伤了。
却不知自己这样的力道对于赵文泽来说,却是无言的折磨。
不知是不是因为母亲孕期得过重病,吃了一些药的原因,导致赵文泽生来就是双性人。父母也为此纠结过,幸而后来医生说他的女性器官发育并不完整,所以父母一直把他当男孩养。
发育期时他也没发育过胸部,也从没来过月经,甚至也可以娶妻生子。那多出来的地方从没影响过他正常的生活。
父母甚至都已经遗忘了他有些畸形的身体。性格保守又有些性冷淡的妻子因为做爱时必须关灯,而且每次都只用一种姿势,他们的性生活就仿佛只是一种形式。生过儿子之后两人几乎没有性生活。所以妻子从来不知道他有着这样的身体。
妻子甚至对他庆幸过还好他对性生活也并不热衷。她以为丈夫与她一样是性冷淡,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结的婚。他们无疑是相爱的,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彼此也一样认为对方是自己一生的伴侣。
然而她又怎会知道,这些年自己丈夫那多出来的只有女人才会有的地方是多么的饥渴。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三十岁的他亦是如此,甚至更有过之。
他忍了这些年,身为一个人民教师的底线,身为一个丈夫的尊严,令他无法做出背叛妻子,背叛道德的事。
第2章 为女婿擦逼
乡下人结婚早,虽然蒋治国已经有个快30岁的女儿了,但是他本身也才四十七八,正当壮年。
可怜赵文泽第一次与男人这么亲密,还是如此雄伟健壮的男人,男人的巨物也是他最渴望的那款。然而这个这人却是他的岳父。
此时蒋治国已经发现了他的窘迫,黝黑的脸有些泛红,臊的乡下汉子不知该说什么好。
“咳……洗好了俺给你擦干吧,别着凉了。不碍事的……男人嘛……”故作自然的说着,让女婿坐到浴缸边自己去拿干毛巾过来。
赵文泽明知道不该这样的,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出去,再不出去自己的秘密肯定会被岳父发现。可是此刻他却怎么也迈不动步子,甚至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他闭上双眼,清晰的感觉到干燥的毛巾擦过自己的脖颈,锁骨,胸、背、手臂、腰、腿。他随着那双手的力道张开了紧闭的大腿。
看到了,他看到了……岳父大人把女婿的私处都给看光了,也看到女婿那水流不止的淫穴了。
那毛巾停顿了一下,继续擦了下去,只是那处的水却越擦越多,怎么都擦不尽。
“嗯~”粗糙的毛巾摩擦过最为敏感的阴蒂,赵文泽不自觉的呻吟出声。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明知此刻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停止,不能再继续下去,却怎么也停不住。
做了一辈子庄稼汉的蒋治国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穴,城里人就是讲究,逼毛都刮得干干净净,肥厚的大阴唇包裹着小阴唇,颜色粉嫩粉嫩的,跟个没开花的花骨朵一样,花中上部那粉色的小珠已经被揉的硬挺了,下方花洞紧闭,穴肉凹陷的地方水液不停的涌出。他从没见过这么嫩的人,全身上下白的跟水煮蛋一样,一碰就能破的样子,脸还长得比女人还好看。能操到这样的人,死也无憾了。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忘记了自己的女儿、妻子。
“你这逼水流的太多了,坐这不好擦,到外面去俺给你好好擦擦。”
赵文泽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这憨厚老实的庄稼汉子竟说出这种令他羞耻的话。身为一个儒雅斯文的人民教师他竟然会被这种粗鄙的话说的全身发软。
出了浴室,赵文泽便软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连去卧室这点路都坚持不下。阴蒂已经被毛巾刺激的硬了起来,两瓣阴唇随着他的步子摩擦着,只这一点路,流下的淫液就再次染湿了刚被擦干的大腿。
赵文泽瘫倒在单人沙发上,仅有的一点理智令他羞耻的夹紧双腿,不自在的拿起抱枕想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禁闭的双腿最终还是轻松的被那双黝黑粗糙的大手给掰开了。
“你这娃,害臊啥?不擦干感冒了咋办?”那精虫上脑的庄稼汉子给自己找了个义正言辞的借口,仿佛这么说别人就能忽略掉他那昂首挺胸的庞然大物一样。仿佛这样说他那点龌龊的心思就不会被人发现一样。
“嗯~嗯哈……”赵文泽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抱枕,修长的双腿微微的张开。最敏感的地方被岳父用粗糙的毛巾一下一下的擦着,与其说是擦,不如说是在揉。
花穴此刻被岳父揉的水流如注,穴口的揉弄,解不了穴内的空虚和瘙痒,胡乱的擦拭只能偶尔碰到他那最敏感的阴蒂,反而令他更加饥渴难耐。
“啊!啊哈……爸爸……不要了……不要擦了……嗯哈……擦……擦不干净的……”明明说着不要,双腿却越张越开,淫荡的挺着下体,像是要迎合什么一样。
“那咋办啊?城里人水咋这么多啊!俺给你吸出来吧。”蒋治国状似认真道。
这看似忠厚,实则虚伪的乡下汉子,明明想操这骚到没边的城里女婿想的要死,却还装作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就好像在乡下老丈人为女婿擦逼舔逼是和擦背一样是多正常不过的事一样。
他们应该庆幸昨晚外孙打电动玩的太晚,不到下午应该起不来,不然被孩子看到了真不知该如何解释。
只见自己那古板严肃的教师父亲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外公的两只大手分别抓住他的两条白嫩的大腿,趴在他的腿间舔的正香,甚至还发出“呲呲”的水声。爸爸口中发出不成调的呻吟,满是泪水的脸上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扭着细瘦的腰肢把下体往外公的嘴里送。
如果这个时候蒋莎回来,他们要怎么对女儿、对妻子解释。
自己最亲爱的丈夫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家沙发上,被自己最敬爱的父亲舔着穴,那饥渴骚浪的样子令她都自愧不如。
然而欲望当前,两人什么都顾不得了。
赵文泽仿佛被舔到了爽处,嘴里发出高亢的尖叫,下身用力的挺起。
“哎呦!你这逼水喷了俺一脸。这可咋办?越舔越多了。”那张憨厚粗狂的脸上果然湿了一片。
第3章 妻子电话里说:老公你照顾好咱爸
“啊哈……爸爸……可……可以堵住……”女婿的骚逼正因为潮吹抽搐着,一张一合的就像张饥渴的小嘴。那肥大的花瓣已经绽开了,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水润的花蕊。
“堵住?咋堵啊?用啥堵?”那汉子一脸疑惑,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鸡巴却硬的跟铁柱一样。
“用你的大肉棒把女婿的小穴堵上……”做女婿的贪婪的望着老丈人那狰狞的巨物,连菊穴都抽搐起来了,不用人说自己便自行掰开自己那浑圆肥硕的臀瓣,把自己最神秘奇特的私处完全暴露在自己心爱的妻子的老父亲面前。
“啥是肉棒啊?城里人恁多说法,俺听不懂。”
“啊哈……就是大鸡巴……用爸爸的大鸡巴把女婿不停流水的淫逼堵上。”生活在书香世家,父母都是教授,从小便被各种教育熏陶,以至于思想保守刻板的赵文泽,什么时候说过如此粗俗的话,顿时羞的满脸通红。
“你们城里人恁会玩,爸爸咋能插女婿的逼呢?那可是乱伦啊!”若不是岳父那乌黑的巨物已经顶在洞口蓄势待发了,真的就信他真的是在为难了。
蒋治国架起女婿白皙的小腿搁在肩上,提起大鸡巴,用大龟头磨着女婿那溢满淫水的阴唇。又在阴核上不停的来回磨擦着,有时无意间的将大龟头轻轻地插入阴道中,然后又再将大龟头抽出,再上下来回磨擦着阴核阴道口和小阴唇。
“爸爸……求求你了……女婿的骚逼不给爸爸插给谁插。”阴穴周围是最敏感的地方,被这样玩弄他哪还顾得上什么礼义廉耻,那骚逼将近三十年未曾沾过雨露早已饥渴难耐,今日又被各种玩弄,那梦中梦寐以求的巨物就在眼前,此时莫说站在他面前的是他老丈人了,就是他亲爹他也要求着他操自己。
“那俺就把鸡巴插进去了,你可别叫疼啊。”说着便把自己那青筋怒涨的大鸡吧慢慢的推进了女婿那骚水直流的嫩逼中。
“不……不会的……求求你插进来……把大鸡吧插进女婿的逼里。”
随着鸡巴的推进,并没有碰到预想中的阻碍,不由疑惑的问:“咋没膜?你不是处女了?”
蒋治国这样想是有原因的,他这知识分子的女婿,有时候比他们乡下人还保守,而且也不像是做过对不起自家闺女的事。
“啊啊……是……是处女……女婿的处女膜被……被黄瓜捅破了……我是处女……爸爸别……别不操我……”好不容易说服岳父操自己,深怕觉得他不是处女而失望的不操他了。
“骚女婿……咋能用黄瓜操自己呢,你早说想要就找俺啊,你是爸爸的好女婿,爸爸怎么能不帮你,这逼都流那么多骚水了,要是今天不是爸爸发现了你不是要流干了?”说着鸡巴都已经完全插进去了。
“啊啊啊!进来了……女婿的逼被爸爸操了!好深……爸爸的大鸡巴好大!插的好满,骚逼被撑的好酸……嗯~”空虚了将近三十年的骚逼终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只知道淫叫着挺着大屁股往上凑着,渴望能被操的更深。
“乖女婿,城里人的逼就是紧,俺好久没操到这么紧的逼了。”老丈人在女婿身上努力耕耘着,鸡巴如同打桩机一样捣弄着女婿的阴道,榨出了更多的汁水,明明是要用鸡巴堵住水的,这会流的好像又多了,蒋治国有些急了。“都这么粗的鸡巴堵着了,你这水咋还流不停啊!别人坏了吧?”
“女婿……女婿身体里的水太多了……爸爸只……啊哈~只管操,喷……喷出来就好了……”
蒋治国放下心了,边操边绕过他的大腿去摸他的鸡巴,怪不得都说城里人细嫩,连这玩意都是白嫩嫩的跟玉一般。
两人射过一次后,觉得客厅到底是不安全,便转战到了卧室。
蒋莎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的丈夫正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跪爬在他们结婚的大床上,被她的亲爹操干的死去活来,鲜红的肥逼夹着爸爸乌黑发亮的大鸡巴,被那硕大的囊袋狠狠的撞击着丈夫的阴阜,听到铃声的那一刻,爸爸的大龟头刚捅进丈夫的子宫,
赵文泽颤抖的摸到床头柜上自己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妻子,顿时又是紧张又是羞愧,更多的却是刺激,肉棒瞬间就泄了精,阴道因为高潮不受控制的痉挛着。子宫紧紧的咬住岳父的鸡巴,若想拔出恐怕要费点力气。
按下接听键,努力的平稳气息:“喂……老婆。你到了吗?”
谁知听到“老婆”两个字岳父竟然就在他的子宫里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不停的浇灌着他脆弱的宫壁,他只有拼命的咬紧牙关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叫出声。
蒋莎哪里知道此时她的丈夫子宫里被父亲灌满了精液。报了平安之后还是不放心的嘱咐道:“嗯,老公,我已经到了,我会尽快忙完这边的事,这几天你照顾好咱爸,让他别急着回老家。”
赵文泽心不在焉的应和着,这傻女人,你老公正用自己的骚逼把你爸的鸡巴照顾的舒舒服服的。
明明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这边刚挂掉电话,蒋治国便迫不及待的狂插猛干了起来。
“啊啊!不……不要了……爸爸……太深了……会坏掉的……嗯~爸爸……子宫被操穿了……不……不行了……”赵文泽此时只能尖叫着疯狂的扭着腰,夹紧屁股。
老丈人也在女婿的淫叫声中加快了速度,胯部用力撞击着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女婿细嫩的臀肉被撞的通红一片,老丈人有些心疼的为女婿揉捏按摩。
金丝雀的逆袭 完结+番外完: 《金丝雀的逆袭》作者:酒厘子文案经常有小天使问,就在这里标注一下,庭蕤(tíng ruí)一朝重生,在异世手握大权、说一不二的教皇陛下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作为豪门继承人,他勉强成为了婚姻市场上的抢手货众人: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