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这可是末世完本[gl百合]—— by:子曰君

快穿之被天道暗算的日子里: 《快穿之被天道暗算的日子里》触笔撩骚文案:快穿,主攻,无互攻反攻,结局无cp,番外1v1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随身空间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城 ┃ 配角:时青 ┃ 其它:快穿,主攻第1章 京都才子篇第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姑娘,这可是末世》作者:子曰君
文案
某:我喜欢你。
宋安心:(叹)姑娘,这可是在末世。
某:(不依不饶)那又怎么样啊,你不知道我是拉拉么……
……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安心 ┃ 配角:楼小语 ┃ 其它:人鱼末世伪病娇
第1章 预言?
世界末日到来这天没什么异象,宋安心楼下的夫妻照常大声小声不断,一会儿“你这个负心汉”,一会儿“你这个臭婆娘”地骂。她在楼上小房间里浏览帖子,翻得很快,目光只匆匆停留一秒,分不清喜怒的一张面瘫脸有些许不见日光的苍白。
终听得楼下“乓”地一声摔门声,她取出塞在耳朵里的两团小棉花,揉揉耳朵。
细白的肤色,平凡耐看的五官,淡漠的双眼波澜不惊。微微耷拉着的眼皮下眸光也懒懒的,她忽然翘了翘嘴唇,脑袋微微歪着有几分兴致地点开标题为“老娘做了个勾魂梦,差点没死在梦里边”的帖子。
自称老娘的楼主头像是个萝莉,正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向上四十五度的经典表情。
她嘴角微微上翘,心里评论一番这个呆板的动作,黑眸微笑着扫过她写的内容。
没有标题那么噱头,可内容却比标题更让人心惊。
“我梦见大楼都被淹了,灰色的天际下只剩下我一个人……”又一个版本的世界末日?
2012已经平静地过去了,若说有什么灾祸,就是地震频发等等了。
于是乎2013年才是世界末日么,那么诺亚方舟在哪里呢。她嘲讽地笑笑,继续看下去。
“梦很沉,我觉得我几乎要死在里面醒不过来了。最后的画面是一个广场的石英钟,清越的报鸣声敲响在下午四点,而日期是2013年,10月21号。”
字句戛然而止,她背后莫名滋生层层冷汗。
镇定地关掉帖子,宋安心伸了个懒腰,像往常一样甩着手臂,却有些强装悠闲心不在焉。
10月21号?
唔……
倒了杯温开水,她小口小口地喝着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移到对面墙壁挂着的□□日历上。
赫然在目的数字蛰得她跳起来,手里的水杯倾出一片温凉的水。顾不得整理狼狈的自己,宋安心放在水杯几步取下日历,细细翻看。
没错,是21号。现在……快四点了,已经三点五十了。
这种巧合感令宋安心不怎么安心起来,因为潜意识里,有一种荒谬的想法诞生了——也许那个梦是真的。
这时楼下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是各类哭嚎的声音,宋安心惊觉地望向窗外,阳台下方已成了一片汪洋。而远处的浪就是洪水猛兽,张大了血盆大口扑过来。
“轰——”巨浪的打击下这栋五十层的高楼楼身剧烈颤动着,不绝于耳的毁灭声响交织在一起,刺得宋安心慌乱起来。双眸已经失去焦距,她茫然地在屋内寻找活命的东西,可脑海里一片空白。在灾难来临之际,只剩下了本能。
匆匆翻出以前练潜泳时买的一系列器具,她机械地往身上套着,背上氧气瓶。
门外急促的一声呼救,她神经质地看向门,却又听不见了呼救声。
水已经淹到这了?
宋安心戴上氧气罩,猛地打开门,看见水离这层楼还有些距离。余光瞥到面孔朝下的尸身浮在水面,她咬住了唇,止住喉中短促的呜咽。
可水也许快要淹到这了!这样想着,她焦急的目光忽然一亮。对了!天台!那个被封了的天台!思维走动的一刻她求生的步伐也跟上去,她的楼层离顶楼还有些距离,上边几户人家常年不在家,也许没人。
可有些意外的是,有人比她更早上了天台。被破坏的铁锁晃晃荡荡在门边,然而在这危急时刻,她却有些犹豫了。天台上的是什么人?会不会抢她的氧气瓶?潜水服?吸气管?
但仅仅犹豫了几秒钟,她毅然爬了上去。
迎来的是一双遇见同类有些惊喜的目光,而她见是一个女孩子,就放下了警惕。静静打量眼前的骇人景象。
那水不像是渡过远山而来的,像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那汹涌的气势让宋安心心惊,感觉天空成了倒扣的水盆,正漏着大洞,却不知道还会流多久。
如果是社会惨剧她还能有个愤慨的对象,可如今的自然悲剧令她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恐惧、愤怒、无可奈何……
“就这样,等死吧。”她轻笑着,有些惨淡。并不期望得到什么回答。
然而耳边却是坚定的女声,“不会的,它会停的。”那种笃定的语气令她诧异地望过去,细看之下觉得五官很熟悉。
我靠!居然是发那个末世帖子的楼主!
脑海里已经吵翻天了,可宋安心面上还是一副冷淡平静的样子。
她淡淡瞥了一眼萝莉,没有说话,然而萝莉却自己紧张兮兮有些讨好地贴了过来。
“姐姐……”她询问地看向她,没什么表情。
“我们一起搭个伴吧好不好,你看这栋楼就我们两个人了。”萝莉有一丝急切地看着她,似乎很希望和她一起搭伙。
她本来想摇头,可想想那个诡异的帖子,再看看那双拼命显摆可怜的眼睛,蹙着眉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肯定,萝莉一下子就欢腾起来了,笑嘻嘻地问她:“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宋安心。”她缓缓答道。
“唔……很符合你的名字呢。”萝莉托下巴,随即一双眼儿又笑弯弯的:“看你的第一眼就觉得姐姐是个靠得住的人。我的名字很好记哦,叫楼小语。”
她有一些惊讶,随即点点头别开脸。记得她的id名就叫楼小语。
“呐,叫一下呐,安心姐~”她转过脸,看见楼小语眼底浅浅的戏谑,干巴巴地叫了句:“楼小语。”
“不对不对~你应该叫我小语~你看我都叫你安心姐了~”宋安心尴尬地点点头,却没什么附和她的心情。
方才还在上涨的水面渐渐趋于稳定,天空乌云散去,却依旧没有阳光照耀。
不过比起之前的骇人景象,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雨停了。”楼小语站在天台边,喃喃道。
宋安心试着往下看,匆匆瞥一眼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连忙往后退几步,虚惊一场。
缓缓呼气,她扭头问楼小语:“先去你的屋子吧。我的屋子应该被淹了。”
楼小语点点头,苹果脸上有一丝凝重,“死了好多人。”
她沉默地看着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去了楼小语的屋子后,两人分坐在两边沙发,大眼瞪小眼。楼小语化解尴尬似地一声笑:“差点忘了,你是客,我给你倒杯热水去~”
宋安心原本想拒绝,但楼小语已经一溜烟跑进了厨房。
随意打量着四周的布局,因为一个大楼,感觉都差不多。不过楼小语的家比她的要温馨一些,而她一个人住,都觉得屋子里冷冷清清的。
“我……看到了你发的帖子。”待楼小语满脸笑容地端着茶杯走过来,她轻声说。
“?”楼小语一时没反应过来。
“老娘……”宋安心懒懒斜了她一眼,垂下眼帘低低地提醒。
“哦!”楼小语一下子红了脸,觉得在她面前自称老娘很丢脸。但转而又变为兴奋:“不会我的沙发就是你吧……”
宋安心一怔,貌似……好像……是的……?
“不记得了。”她老老实实地道。“看到你帖子那会儿,刚好三点多。”
“我三点过才发的帖子。”楼小语端着茶杯坐下来,一脸黯然:“我今天一天都很不安……总觉得那个梦挺诡异的……”
“是挺诡异的。”看完了出了一身冷汗。宋安心瞧着楼小语端着本要给自己的茶杯喝起来,有一些无语。
倒是楼小语自己先察觉了,便要把喝了几口的茶杯递给她,又说:“你不会嫌弃我喝过吧?”
“不用了,我不渴。”宋安心挑挑眉不可置否,答非所问。
“先说好啊,我是个拉拉。”说完楼小语就盯着宋安心,等着她的反应。
“怎么了?”宋安心不动声色,甚至挑起一抹微笑。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到拉拉什么意思啊……楼小语盯着她一脸怀疑,按理说混论坛的怎么会不知道什么叫拉拉呢。
“不管,反正你知道了对不对。”楼小语有些得意洋洋地扬起修长的脖颈,“你看,咱们也算难姐难妹了,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哦。”
宋安心笑而不语。
第2章 玉坠
临近夜晚的时候,楼小语翻出几只红蜡烛,就着打火机点燃光芒。这时间天色已经昏暗地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天空无星无月。两人站上天台,远眺远方,看到这往日发达的海滨城市如今只剩高楼还堪堪伫立在水中。而建造他们的人,也许就埋在这一片死水下。
“没了电,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黑得更纯粹了。”楼小语嘴角微翘,抱肩偏着头问她。
“嗯。”宋安心并不多话,她清凉的黑眸如一汪湖水般沁凉。
良久,她缓缓地说:“其实末日来临,也不用担心太多。”
“那么多人都死了,我们顺服大自然,也没什么。”楼小语听了宋安心的话,沉默了会儿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可以,我想一直活下去……”
“当然了。”宋安心笑:“我不是想轻生,只不过,这样想心情会平静些。真的……那么多人都死了,不觉得我们幸运得有些过分?”
楼小语点点头,却又装作严肃道:“不过啊,如果幸运之神不再眷顾我们,我们只能再活几天……”宋安心点点头,知道她不在开玩笑。
“再过几天,饿也饿死了。”她凉凉道。“我记得去年看过一个片子,忘了什么名字。里边描述的也是灾难来临。因为知道躲不过这场灾难。于是主人公和她的父亲呆在海边的房屋里,抱在一起等待死亡降临。之后……就是海啸……”
“当时我看时感触挺大的。这对父女,之前关系很差。但是死亡降临前,那种温情流动,很感人。”楼小语听了下意识问:“什么名字?”
“说了忘了。好像是当地球什么末日来临什么的……我真不记得了。”宋安心敲着脑袋,苦思无果。“再说现场版不是更感人么,我们现在就是现场版。”
楼小语嘿嘿笑,“安心姐,真要饿死的话,咱们抱着一起饿死吧。”
宋安心撇嘴叫:“为什么要一起饿死?我把你给吃了,我能多活一段时间。说不定还能等到救援。”楼小语无语:“安心姐你不会的。”
“(⊙_⊙)嗯?你就知道了?”楼小语摆手:“反正不会啦。说不定到时候我会先把安心姐吃了。”说罢她舔舔唇瓣,咧开牙齿作狰狞状。
“……唉,都讨论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宋安心舒展胳膊,转身打算回屋子,又偏头看楼小语:“话说你啊,刚才那个表情怪可爱的。”楼小语脸一红,却紧抿着唇看宋安心诡笑一记转头,一摇一摆地下了天台。
“说不定真的会的。”楼小语脸上的红晕褪去,她脸色苍白目光幽幽地盯着她的后背,低低呢喃。
没人更了解自己了……她很自私的。而且,为了能活下去,她不会顾及良心。
大概……跟小时候的环境有关系吧。楼小语站在天台上,任冷风吹进骨头,静静地想着。
她是个私生女。母亲是妓女。
为了攀上父亲这个政客,母亲费尽心机得了他的种,于是有了她。虽然知道她是个丫头片子后很失望,但对她还是不错。
等她大一些,大概三四岁吧。母亲把她当做物品卖了出去,卖给了她的父亲,要求是每个月给她一万块。那时她哭得很伤心。
其实她什么都不懂,她不懂自己的母亲在做些什么,只知道她对她是有感情的。尽管很浅……
但小小的心能感觉到。就算是现在,楼小语也还希望当初留在母亲身边。
她不介意她是个妓女,无所谓啊。这个世界向来笑贫不笑娼。更何况还有子不嫌母丑这种说法。
似乎从表面上看来,她天真可爱活泼。
如果不是母亲死了,她也会觉得自己天真可爱活泼的。父亲受不了她的贪婪,所以弄死了她。
更可巧的是,偏偏这一切被她给听见了。
原本在继母的糖衣炮弹下她快要沦陷了,可当时父亲和继母的谈话让她彻底清醒,再也无法沉迷。是啊,她楼小语,只不过是个贱种,怎么配当楼家的大小姐。
喟叹一声,楼小语眯了眯眼睛,苹果脸蛋上是一抹习惯的微笑。
“安心姐~”她娇呼着跑下天台,跺着冰冷的脚丫子到宋安心身边。
宋安心正托着下巴,一脸沉思。
“安心姐~”
“唔,别吵。”宋安心一巴掌盖上楼小语的发顶,楼小语黑线。
“你说。你都预知了,怎么不知道带些储备粮呢?”她埋怨了一句,继续沉思:“唔……连我这个宅女都知道这些是生活必需品啊……什么方便面之类的、干面包之类的……”
楼小语眼睛一亮,瞧着宋安心褪下的放在一边的潜水用品。
“可以潜水去?”宋安心“额”了一声,心虚地别开脸:“……我没潜过。”
“?”楼小语纳闷地摆弄潜水服,“不是吧。我都会呢……”宋安心囧:“我那是打算学潜泳才买的……只能关键时刻救我一条小命……”
楼小语眯眼,提议道:“再等等吧,看看水会不会退。如果明天还不退,我下去找吃的。你先告诉我吃的都放哪啊……还有,把钥匙给我……”宋安心点点头。“再说吧。”
========第二天清晨二人醒来===========
楼小语穿着宋安心的潜水服潜下水,漂浮着的尸体肿胀不堪,分辨不清五官。可她还是辨认出对方的身份,一个脑满肠肥的色鬼,每回她上楼,都探出头偷偷摸摸地打量她。
似乎是“他”政场上的下属吧。难道想靠着“女婿”的身份升官发财?想到这她冷笑一声,狠狠踹开占了大半空间的尸体,继续下潜。
到了宋安心的楼层,她捏着钥匙靠过去开门。平时很简单的一个动作这时候却有些难度,浑身臃肿又加上在水中,她手有些颤抖却坚定地拉开门把。
眼前一阵阵发黑。楼小语急促呼吸着寻找宋安心贮备的粮食,然而却被水中奇异的光芒吸引过去。
那是一枚吊坠,薄薄的玉片上有着淡淡的纹路,倘若不是因为她正在发光,楼小语对这枚玉坠的评价就是——这玩意在地摊上随处可见套圈圈就可以套到的吧?
可吐血的是,它却是个宝物。
楼小语接过发光的玉坠,看它失去光芒安分地躺在掌心,眼底暗沉。
宋安心焦急地在水上的房间上呼喊楼小语,有些不安,直到看到楼小语抱着一箱方面面游上来,才露出一丝轻松笑意。
“安心姐,我刚才在你房间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坠子,可以给我吗?”楼小语脱下潜水服,汗湿的苹果脸一脸红晕,眼睛亮亮地盯着宋安心。
“额……坠子?”宋安心挠挠头,死活想不起自己买过这种东西,自己家里也没有传家宝什么的……“给我看看?”
楼小语闻言飞快背过手,一脸的防备:“不给。”
“万一安心姐觉得坠子太漂亮后悔给我了怎么办?”她撅着嘴有些娇蛮地说。
宋安心无语:“……好吧,你的了。”尽管无法理解楼小语在末世也追求美的享受。
宋安心对末世的理解,就是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再活下去……其他,无关紧要都可摒弃。
楼小语开心地朝她扑了上去给了个熊抱,顺带“吧唧”印个口水吻在她左脸颊。
宋安心后退一步,不好意思去擦脸,偏过的眸子里盛满了尴尬。
但随后她又自我开解,小姑娘挺热情哈。毕竟这栋楼里估计只剩她们两个活人了。
草草解决了温饱问题,不想看着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淡水发愁,宋安心靠着沙发垂着头,虚掩着眸子。
楼小语进了卫生间不知在鼓捣些什么,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急忙起身要去看,却发现卫生间门被反锁了。纳闷地呆在卫生间外,她问:“怎么了”
楼小语从坠子里的空间出来,瞥到一边的镜子里自己眼角眉梢都掩不住的欣喜若狂,忍住笑意声音有些颤抖地回答:“嗯嗯……没什么,一只蟑螂……”
老婆一吃醋我就方了完本[耽: 《老婆一吃醋我就方了》作者:小小的桔子简介喜欢四处只撩不娶男神攻x黑莲花受 三观可能有些不正第1章 窗外夜色正浓,正是杀人放火……啊呸,卿卿我我的好时光,而我正跪在客厅电视遥控器上,我老婆坐在旁边沙发上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