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黑犬完本[布衣种田]—— by:时枝

[综漫]人形系统金手指!完本: [综漫]人形系统金手指!作者:青丘千夜文案一朝重生,男神们被告知他们是因为心中有执念之人而复活而重生的任务,就是去接近自己执念的那个人能够和占据了心中最重要地位的人一起活下去,就是你重生的意义所在所以: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远山黑犬》时枝
文案:
1.讲的是家境富裕的狗妖……哦不,犬妖和一直落榜的穷苦书生的故事。基本上是白话(没怎么看过古风文),有妖肯定就有仙,有仙侠元素作为背景但是不具体讲这个。内容全属胡诌,没有任何依据,就当扯淡文来看了,千万别认真啊!!
2.还有就是第一视角是必须选的,我随便选了一个,其实两边都有涉及到,我很想选上帝视角,但是并没有orz
3.这是安抚自己受伤心灵的短篇,所以写不了多长,有想过后续,不过还是先把这篇写了再说吧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欢喜冤家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卜青觉,长息,乌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莫名养狗?
这已经是第三次落海了。
卜青觉无奈地回到家乡,打开枕头下黄色绸缎包好的包袱,翻来覆去数了好几遍,加上身上剩下的盘缠,勉强够得上一两银子……看来,下一次是最后的机会,要是再不能中举,只得置办一套好点的文房四宝,卖字来度日。
爹,娘,孩儿不孝啊!卜青觉欲哭无泪,抱着父母遗留下来的财产,回想起自己每天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十四岁开始参加科举,现在快满二十三,连举人都没中过。第一次上省城,发现儿时暗恋的凤兰的已嫁为人妻,现在她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自己却还是年复一年地失败,难道卜家独子真不是读书的料?
“青觉啊,你回来了吗?”菜市场的朱大娘敲响木门,卜青觉连忙把银子塞进被窝:“回来了回来了!”
“这次考得怎么样啊?”打开门,朱大娘迫不及待地询问,见卜青觉面色不佳,便岔开话题:“也罢,考都考完了,咱们不说这个。来,我摘了些新鲜的菜给你,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你自己吧。”
朱家和卜家从前是邻居,但并没有太多来往,在卜青觉十二岁的时候,他父母借了钱去外地做生意,结果遇上事故,再无归来,卜家房子也被变卖了,卜青觉被赶到村边的一个小木屋里住着。朱大娘看他无依无靠,可怜得紧,但又碍于丈夫不许她多管闲事,只好时不时带些家里种的菜给他,便匆匆离开。长此以往,卜青觉早已把她当做最亲的人,她也知道卜青觉每年都会赴省城赶考,所以落海之事,卜青觉总是愧于告知她。
“谢谢朱大娘……”卜青觉埋着头接过菜篮。
“我说青觉啊……你有没有考虑过找媳妇儿啊?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谈婚论嫁了吧?”
卜青觉摇头:“我现在自己都吃不饱穿不暖,怎得因一己私欲而让女子受苦受累。”
朱大娘怜惜地叹气:“你也别太逞强了,实在坚持不下去就来找我,你以后想做什么,需要多少银两,也别客气,只管开口,我能帮的一定帮!”
卜青觉闻言鼻头一酸,深深地鞠了个躬:“朱大娘对卜某的恩情,此生难忘……”
“你们读书人,说话就是客气,听着别扭。那我先走了,免得家里那人说闲话……对了,你养的那只狗我每天都有来喂,放心吧,虽然看着不太精神,但活得好好的呢。”
“好,朱大娘慢走……”等等?什么狗?卜青觉疑惑——我什么时候养狗了?
第2章 狗咬吕洞宾
卜青觉屋旁有棵梧桐树,因季节缘故,树下堆满落叶,长息最喜欢的就是躺在落叶堆上晒太阳。家里的大哥和三弟一天到晚都在逼着他修炼,说要快些成长,足够强大后保护族人,可他实在受不了那种乏味枯燥的日子,从永阑院里跑了出来,保持兽型在充满人类的小村庄里不断晃悠、休息,最终选择了这个离村庄中心较远,没什么人烟,但是又有人类每天给他送饭的地方来落脚。
“这是谁家的狗?怎么那么大?”
看来这个地方是有人住的啊,长息闭着眼睛想。
卜青觉头一次见到黑色的狗,平时村里的狗也只是黄色和白色偏多,这难道是书上记载的……异域品种?
他好奇地凑近,长息保持侧躺,一动不动。
“你……迷路了?”
“……”
卜青觉又轻轻戳了戳它:“为何不动?莫不是饿得没力气了……?”随后轻笑:“你全身黢黑,又憩于梧桐树下,我唤你乌桐,如何?”
“……”长息心想,我活了一百多年,从没见过跟陌生狗说话,还擅自给它起文绉绉的名字的人,无聊至极,实属少见。
“你没有反抗,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卜青觉没养过狗,首次和小动物接触,不免感觉奇妙,他开心地摸摸长息的肚子:“乌桐你稍等,我这便给你买吃的去。”
长息甩了下尾巴,今天送饭的换人了?
卜青觉在菜市徘徊多时,狠下心买了半只烧鸡作为和乌桐结伴的见面礼,整整五十文啊!他付钱的时候手都抖个不停。
闻到由远及近的鸡肉香,长息又甩甩尾巴,那个大婶天天喂他吃素,他都快吃成和尚了。
“唔……来乌桐乖,吃骨头……”卜青觉一边啃着最后的鸡腿一边把刚才啃剩下的骨头放在长息面前。
吃——骨——头——?长息美梦破灭,随即怒火中烧——我堂堂永阑院二当家,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啃你低等人类啃剩下的骨头了?
如果现在他是人型的话,一定能用肉眼观察到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筋。
“呜……”长息猛然跳起身,凶神恶煞地低声怒吼着,宛如野狼一般恶狠狠地露出尖锐獠牙,卜青觉被他吓得跌坐在地上:“你你你你怎么了?”
“嗷!”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来,抢过卜青觉手上仅剩的鸡腿,一脚踩在他脸上,留下几道划痕,然后嗖地奔离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待卜青觉回过神,不禁愤懑不平,他对着长息消失的方向气急败坏地大喊:“你这只恶犬!实在可恶!简直是狗咬吕洞宾!怪不得被人遗弃!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呜呜呜,我的脸,我俊美的脸啊……
第3章 你才不识好人心
时隔一周,卜青觉又在梧桐树下看见了长息,他还是老样子,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脸上的疤痕隐隐作痛,卜青觉在柴堆里挑选良久,选出根较长的木柴,但他冲出去的瞬间又犹豫了,乌桐的体型很大,站起来跟自己差不多高,要是真的惹它生气,说不定能把自己脖子咬断,还是算了吧……卜青觉不甘地朝长息翻个白眼,回屋翻起书来。
秋夜深寒,寒风携冷雨从破旧的屋顶袭入屋内,烛影摇曳,卜青觉衣着单薄,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收起书卷,在床尾放了木盆接雨,拿上烛台,用手护住,从窗户探出头颅,隐约看见大黑狗闭着眼睛静坐在原地,好似闭目养神,周围雨花四溅,它浑身湿透,鼻尖不住地往下滴水。
好像……有点可怜……
虽不喜欢它,但卜青觉认为还是应该在这么冷的天里关心下小动物,遂拿出家里唯一一把油纸伞,缓缓靠近长息。他伸出手,本想用伞为长息遮雨,谁料伸到半截,狂风大作,伞被吹得快要变形,卜青觉只觉手重脚轻,一个没抓紧,伞柄立马戳到长息脸上,待长息睁眼,又被伞架套住头。
“嗷呜!”长息生气地用爪子拍开伞,怒视眼前的卜青觉。
穷书生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自己洗澡的时候下毒手!
“我……并非本意!”感受到长息传来的怒气,趁它还没进行下一步动作,卜青觉连忙道歉飞奔回屋。
裹着单薄的被子,卜青觉暗暗发誓再也不对门外那只不识好人心的大黑狗伸出援手了,每次都自讨苦吃,什么时候自己变成烂好人的……?卜青觉一边想着,一边迷迷糊糊地陷入梦境。
夜半三更,雨声依旧,不同的是空气中传来一股陌生的气味。
身着夜行服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撬开卜青觉的家门,在漆黑中摸索,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怀抱黄色包袱走到门外。
酒的味道,铜钱的味道,没想到穷书生已经穷成这样了还会有贼来光临……
长息站起身,绕到毛贼身后,出其不意地含住他的腿,毛贼摔到门上,吓得差点叫出声,不过这动静足以吵醒卜青觉。
“谁在外面?”卜青觉对着敞开的门大声询问。
长息又跳到毛贼面前,抢走包袱,毛贼气急败坏下从腰间摸出匕首,由于外面没有光,匕首的气味又被酒气覆盖,它没有注意到,背上便挨了一刀。
该死!
叼着包袱,长息仅追了毛贼两步路,还是让他走远了。反正应该是村子上的人,跑不掉的,要是现在按倒他,他挥刀误伤了穷书生反而麻烦。
卜青觉急急忙忙点燃蜡烛,披上外衣查看情况,只见乌桐嘴里叼着他的全部家产,正扭头看他。
“你!”
这回轮到没有反应过来的卜青觉生气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狗如此奸诈,居然还会偷银子!方才他只是误伤了它,而它居然想让他倾家荡产!
卜青觉发指眦裂,扯过包袱,随手抄起木柴就砸向长息,嘴里还谩骂道:“畜生果然是畜生!分毫良心未有!”长息原以为卜青觉会感激他,结果却迎来当头一棒外加诽谤之词,也怒不可遏,跳起来咬住卜青觉肩膀,满嘴血腥。
“你给我滚!”卜青觉是读书人,力气不大,辱骂人的词汇量也不大,和长息在风雨中扭打了片刻,便感到体力和语言严重匮乏,愤怒与寒冷使他颤抖不止,最后只能气喘吁吁地让大黑狗离开自己视线,然后大力关门,擦干身体,洗伤口,上药,睡觉。至于它有没有受伤……谁管啊!
长息忍住背痛,一瘸一拐走向其他院子,在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要多管那个不识好人心的穷书生的闲事。还有小毛贼,给我等着,在我面前来阴的,爷爷我玩不死你!
第4章 原来你是条好狗
卜青觉去市场买了一大堆馒头后更不爱出门了,读书读得昏天黑地,等朱大娘再次上门造访,已是初冬,整个平业村银装素裹,细雪纷飞。
“哟,这孩子,一段时间没见,怎么又瘦了?”朱大娘心疼地拉住卜青觉的手,埋怨这些日子自家生意太好,每天忙得脚不沾地,都没时间来看他。卜青觉笑道:“朱大娘无需自责,我的身体自己知道分寸。闲暇之时您能来与我道道家常,我已感激不尽。”
“又说这种话,什么谢不谢的,我都把你当干儿子看,你也别总是那么客气!”
“是是~”卜青觉注意到朱大娘脚旁五花八门的东西:“朱大娘,您在准备年货吗?”
“哦,对了,这些啊,都是我们街坊邻居为了感谢你,给你带的谢礼!”
“可是……我一直都在屋里待着,并没有为大家做什么善事吧?”
“嗨,还不是你家那条大黑狗!实在是太乖巧了,上个月它帮年过花甲的赵大爷教训了成天游手好闲的不孝子,上上周帮孔家小孙女找到了丢在村外的布娃娃,还帮跌倒的刘奶奶提菜篮子……”朱大娘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夸奖长息,听得卜青觉一愣一愣的。
“我们都没见过那么有灵性的狗,裁缝铺的钱掌柜还想把它牵回家养呢,谁知那狗忠诚得很,压根不愿意!所以最后大家都决定让我来当代表,把谢礼送到你这里来。”
“大黑狗是指的乌桐?”
“乌桐?原来他叫这名字啊,大伙儿都管它叫大黑呢!”
“那我不能接受!”卜青觉矢口否认:“乌桐不是我的宠物。”
朱大娘纳闷:“你赶考那会儿大黑就成天守在你家门口,你们不是一直住一起的吗?怎么就不是你的宠物了?”
摇摇头,卜青觉说:“我也不知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它这等聪慧,说不定是上任主人驯养有佳,但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我甚至都没有饲养过它,怎能称得上主人?”
“哎,那怎么办?我都和大家说了它是你的狗了……算了,你就收下吧!”
“真的不行,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啊朱大娘!”
“我不管,你不要就自己还回去,我的任务是送礼,既然已送到,我就先走了。”朱大娘摆手,撂下担子先行告退,走的时候还碎碎念:“这两天村里不见大黑,屋里看起来也没有,去哪了呢……”
望着地上花花绿绿的包装,卜青觉无奈地把它们拾起,出门还礼。路过梧桐树时,特意驻足,然而只剩满眼雪白,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听朱大娘的描述,乌桐是条善狗,那被善狗咬的自己,莫不成……是恶人?
钱老板送了一匹冰绡,赵大爷送了一双布鞋……卜青觉正站在村口按清单分礼,准备挨家挨户解释,突然有人跪在他跟前抱住他的腿痛哭:“卜青觉!我错了!求求你让你家狗不要再来折磨我了!我赔偿你!我把所有银子都拿来赔偿你行不行!求你了!”
卜青觉连忙扶起他,定睛一看,原来是经常酗酒的祁兵,他腿脚不太好的样子,杵着根竹竿,头发脏乱,印堂发黑,神情恍惚,泪流满面。
该不会喝多了在发酒疯吧?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卜青觉试探性地抛出问题,祁兵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抓住卜青觉的袖子:“呜呜呜……我、我上个月晚上到你家偷银子……”
“等等!我家境贫寒,你怎么会偷到我的头上来?”卜青觉不满地抽回手。
“我,我想的是你每年都要去考试,那肯定会留有盘缠,而且你身子骨弱,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毁尸灭迹……”
“你!简直非人哉!”此人过于思想龌龊,禽兽不如,卜青觉甚至觉得乌桐还是挺好的,至少没那么多分计划。
“我知道我不是人,我错了!但是你家狗也太丧心病狂了!当时我偷东西被它发现,包袱都被它抢过去了,它居然能记住我的味道找上门来。头一次半夜咬碎了我左脚踝骨,第二次又在夜里咬断了我左腿韧带,我整条左腿算是残了。之后的每个晚上我都不敢睡觉,一直点着蜡烛,生怕它再出现,白天它又总在村里晃悠,看得我心里发怵!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你就告诉我,它到底还要不要我另外一条腿了!给我个痛快吧!!或者我把我所有家当都赔给你,你让它不要来找我了!”祁兵说罢,激动地拿出钱袋塞给卜青觉。
卜青觉意识到他似乎对乌桐抱有误解,心里不免慌张起来,他拍开祁兵的钱袋:“你最后见乌桐是在哪里?”
“乌桐是谁?”
“大黑狗!”
“哦,好像……是在我家附近……哎,你就把银子收下吧……别跑啊!东西你不要啦……?”
卜青觉赶到祁兵家,搜查栅栏边,没有。酒缸里,没有。灌木丛里,没有。
难道乌桐已经离开平业村了?卜青觉失望地叹气。
“汪!”
“乌桐!……是阿花啊……”
阿花好奇地盯着卜青觉,卜青觉和它对视几秒,想到现在身上穿的就是上次被乌桐咬的那件衣服,于是冒出大胆的想法:“阿花,你能闻出我衣服上其他犬类的味道吗?”
阿花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上前细嗅,冲他跳了两下,撒腿跑开。卜青觉跟上阿花,一直追到村外废弃多年的驿站旁,它四处搜寻,最终停在一块略微凸起的雪地上。
卜青觉吞了下口水,用手挖开积雪,刺骨的冰雪包裹住他的双手,不断侵蚀入骨,肩上、头上也落满银白,他顾不得那么多,只想快点证实被埋在雪里的是否是乌桐。
长时间的挖掘使卜青觉的双手几乎失去知觉,但好歹把长息给挖了出来,他勉强用臂膀环住长息,踉踉跄跄地拖回小木屋。
他不知道的是长息早在三天前就出村探查人烟罕至之处,挖洞让自己藏匿,凝神化运,以度寒冬。结果现在修炼被人打断,整个人半梦半醒,突感下身灼热刺痛,长息猛然挣扎,打翻浴桶,在地上翻滚一圈后站稳。看清卜青觉全身湿哒哒的,双手手掌夹住木瓢,锅里开水翻滚,惊诧万分。
穷书生这是大冬天缺口粮,想把自己炖来吃了?
长息压低身子,龇牙咧嘴,发出警告的声音。
“你没事了?”长息活蹦乱跳的样子让卜青觉松了口气,他扶起浴桶,继续刚才的姿势往桶里舀水,也不管狗听不听得懂人话,噼里啪啦不歇气地说:“我给你备温水沐浴,但是手冻僵了,察觉不出冷暖,方才烫到你了,抱歉……啊!”手一滑,木瓢盛着大半瓢水落入锅里,水花高高溅起,洒到卜青觉脸上和眼中,卜青觉吃痛惊呼后,擦干水渍,又去抓木瓢。
厉鬼师尊 完结+番外完本[玄: 《厉鬼师尊》作者:仓鼠屠龙文案主要讲述了一个化神期修士受人暗算在雷劫下魂飞魄散,不得已附身在一个好吃懒惰的小胖子身上,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成牛逼哄哄的人物的故事小攻因为魂魄不完整,所以感情也不完整,冰灵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