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猎户的小夫郎完本[耽美种田]—— by:黑子哲

不谈恋爱就去死完本[耽美]: 书名:不谈恋爱就去死作者:龙柒文案娱乐圈那么多人,夜琛最不爽的就是任景这个伪君子,看起来和和气气,其实虚伪至极,说的话半句都不能听然后有一天,夜琛喝大了,醒来后,旁边躺着光溜溜的任大影帝夜琛表示:“M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云猎户的小夫郎》作者:黑子哲
文案
对于竹溪村的人来说云猎户是个特别的存在,
他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不说,还打得一手好猎,
如果不是看上去凶巴巴,还不解风情,
不知道会有多少小姑娘争着抢着往上贴。
李家小哥儿听完这话撇撇嘴,
那块木头有什么好的?
不就秋天能打猎,冬天能暖手,还不介意养上一堆小拖油瓶嘛。
李瑾:也就将就将就。
云烈眼眸幽深,只是将就?
李瑾挣扎,唔……你干嘛?!
霸气疼人攻x阳光可爱受。
友情提醒
1.本文属于种田小哥儿系列文,有生子情节!
2.设定中有男有女,有小哥儿,小哥儿也就是双,社会地位相对较低。
3.小拖油瓶里有阿姐的孩子有捡来的孩子,不是受的亲生子,祝大家看文愉快,么么哒。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爽文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瑾
作品简评
对于竹溪村的人来说云猎户是个特别的存在,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不说,还打得一手好猎,如果不是看上去凶巴巴,还不解风情,不知道会有多少小姑娘争着抢着往上贴。李家小哥儿听完这话撇撇嘴,那块木头有什么好的?不就秋天能打猎,冬天能暖手,还不介意养上一堆小拖油瓶嘛。——也就将就一下!作者语言简洁,文笔流畅,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人物性格十分鲜明,主角们做美食,搞发明,斗极品,谈情致富两不误。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感人的亲情,温暖的友情,真挚的爱情,每每令人动容不已,文中各种赚钱方法层出不穷,小包子们更是萌萌哒。
第1章 竟然穿越啦!
雨哗啦啦下着,又一声闷雷划过天际,转眼整个天空都黑了下来。
梅枝用一块相对干净的粗布擦了擦少年额头上血。
李瑾毫无知觉,额上的血衬得那张秀气的小脸惨白惨白的,见他又起了热,梅枝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湿了湿毛巾搭在李瑾额上,希望能帮他降降温。
李瑾一动不动地躺着,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可见脑袋上那一下摔的够惨的。
梅枝叹口气,只觉得这孩子命也太苦了点,小时候多聪明一个孩子,五岁多摔坏脑袋也就罢了,爹娘又早早去了,唯一的姐姐又嫁了人。
他爷爷奶奶倒是活的好好的。但是竹溪村谁不知道李家老太太有多不待见这个孩子。让他们掏钱给他看病,想都甭想。
自打上午在河边,脑袋撞在了石头上后,李瑾已经昏迷了两个时辰,见他仍旧没有醒来的意思,梅枝便想跑一趟赵家村,方圆几里只有赵家村有郎中,李瑾的姐姐又恰好嫁到了那儿。
雨下的实在太大,她就让她儿子回去拿蓑衣去了。
单薄的木板门被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推开了,他穿着粗布衣,瘦骨嶙峋的,一双眼睛黑黝黝的,嘴唇紧紧抿着,显然又受了委屈。
见他空着手过来,梅枝还有什么不懂的,“没找到蓑衣?”
男孩伸手将头上戴着的斗笠递给了他娘,“大舅母说蓑衣被她带回娘家忘带回来了,她上次回娘家时明明没下雨,肯定是藏了起来,不舍得给我们用。二舅母偷偷把斗笠塞给了我。”
梅枝心底惦记着瑾哥儿的事也没安慰儿子,“你在这儿守着他一会儿,我去趟赵家村。”
男孩不情不愿点点头,“娘,你真要去呀?下这么大雨,路肯定不好走,不能等雨小点吗?反正他脑子是个傻的,就算一直烧下去也傻不到哪儿去。”
梅枝带上斗笠,狠狠瞪了他一眼。
知道他娘不爱听傻子这两字,他连忙道:“好好好,我不说就是。”
——
竹溪村离赵家村不算远,不过几里地的距离,放在晴天,一顿饭的功夫也就走到了,可惜老天不长眼,偏偏下了雨,路滑不说,雨水又大,雾蒙蒙的,啥都看不清。
梅枝走的十分艰难,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被风一吹,冷的直打哆嗦,怕瑾哥就这么去了,她不敢耽误,咬着牙,深一步浅一步朝赵家村走了过去。
她只在李琬出嫁时,来过这里一次,循着记忆总算找到了李琬家。
因为雨下的大,家里的门已经被李琬关了起来。
听到敲门声时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放下手里的针线,李琬戴上斗笠打开了门。看到梅枝浑身湿哒哒的站在门口,她吃惊地拉住了梅枝冰冷的手。
“梅枝姐,下这么大雨,怎么现在过来了?身上都湿透了,赶紧进来换个衣服,染上风寒就不好了。”她性情温婉,嗓音也无比柔和,眼底却一片担忧。
“就不进去了,瑾哥儿碰到了脑袋,昏了过去,两个时辰了还没醒,现在又起了热,我怕有个好歹,来通知你一下,得赶紧给他找个郎中才行。”
李琬愣了一下,突然一个激灵,不管不顾的就往雨里冲,嘴里还念叨着“郎中”两字。
梅枝一把将她拉住,“你好歹跟孩子说一声。”
李琬惨白着一张脸,根本没往耳朵里进。
梅枝没办法,喊了声“辰哥儿”。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揉着眼睛下了床,走到了门槛处,因为雨大停了下来。
梅枝匆匆交代了两句,一回身,李琬已经走出好长一截儿。
她赶紧追了上去。
——
李琬走的很急,路上有几次都差点摔倒,梅枝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最后干脆就挽着她的胳膊不松手了。
很快就到了赵郎中家。
李琬眼睛泛红,一张脸惨白,不知是太冷还是太害怕,柔弱的身体也瑟瑟发抖。
赵郎中眼底闪过一抹吃惊,“大年家的,快进来,下这么大雨有啥事?”
“我弟弟撞到了脑袋,至今昏迷不醒,如今又起了热,想请您过去看看。”
赵郎中看了一下天气,脸上满是为难,“放到晴天我肯定跟你跑这一趟,你看雨下这么大,路不好走不说,我这一身老骨头,也经不起折腾。这样吧,等明天雨一停,我就过去行不行?”
李琬也不想为难人,但是又怕瑾哥儿真这么去了,她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现,“赵郎中,我就这一个弟弟,万一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活啊,您就帮帮忙吧,我求求您了。”
说着就想下跪。
赵郎中抓住了她的胳膊,想到他们姐弟俩一个比一个不容易,忍不住叹口气,“罢了,我跟你跑一趟,你且等一会儿,我带上药箱。”
李琬感激不已,眼泪猝不及防砸了下来,不好让赵郎中冒这么大的雨还走着去,她擦了下眼泪,连忙道:“我去里正家借牛车。”
有了牛车,速度稍微快了一些,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家。
——
李瑾还是昏迷不醒,一张小脸没有任何血色,见一边的粗布上染着血,李琬眼眶一热,眼泪又险些掉下来。
赵郎中把完脉,摸了摸胡子,“头上的情况一向复杂,究竟什么时候能醒,很难说,我先开个药方,帮他把温度降下去。我这里药草不全,得去镇上抓点药。”
梅枝连忙说:“你守着瑾哥儿,我去抓药。”
第二天天亮时,李瑾的温度终于退了下来。然而他并没有醒来,李琬在他身边守了整整四天,他还是昏迷不醒。
他奶奶知道这事后,不仅没来看他,李老太太还说:“死了才好呢,省的浪费粮食,一个傻子活了十几年,愣是没死,还嫌浪费的不够多吗?老天开眼,终于要收了他。”
她也不想想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她,李瑾又怎么会摔傻。
李瑾昏迷的第五天,李琬忍不住趴在他床头哭了起来,今天两个孩子也过来了,见娘哭了,他们也跟着哭,远远的都能听到他们一家人的哭声。
邻居们也忍不住跟着叹气,都觉得李瑾这下估计是彻底醒不过来了。
——
夕阳的余辉照在树叶上,将原本破旧的茅草屋都照出了几分温馨的意味。男人们扛着锄头三五成群的往家走,各种各户的屋顶上已经冒起了炊烟,整个村子都弥漫着一股喷香的气味。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土黄色僧服的高僧,不紧不慢地走着,衣服上虽沾着灰尘,精神却好的很,手里还拿着一串佛珠。
高僧进了村子也不化缘,也不找人搭话,径直朝着村子西头走去。
他来的正是李瑾的家,亲眼看到李瑾的面相,他啧啧称奇,“明明死气环绕,却又命不该绝,如若醒来,大夏朝竟将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怪哉怪哉,一个小少年,竟有这种命格。”
李琬止了哭声。
夏朝的国君推崇佛教,村民们对高僧都有种本能的敬畏,见他面相不俗,和蔼至极,李琬心生好感,“大师此言何意?不知我弟弟究竟能不能醒来?”
“施主且等两日,一切自见分晓。”
大师爽朗一笑,心情甚是愉快地走出了李家。
——
又等了两日,第二天中午时李瑾的手指终于动了动,李琬捂住嘴巴,眼泪又砸了下来。这次却是喜极而泣。
李瑾恢复意识时,只觉得浑身疼的厉害,脑袋也快要爆炸了似的。
意识稍微回笼一些,脑海中便闪过了之前发生的事,论文答辩结束,他心情很愉悦,便打算跟几个师兄一起去吃涮锅,过马路时,却看到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走到了路中央,一个大卡车刚拐了弯正疾驰而来。
他心中猛地一咯噔,再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先动了,大卡车朝他轰过来时,小女孩已经被他牢牢护在了怀里,接着就听到了紧急的刹车声和师兄们惊慌的喊声。
卡车速度太快,又装了不少货,想刹车也已经来不及,猛地朝他轰了过来。
李瑾直接被强大的冲击撞飞了。
难道没死吗?
就在这时,他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明明听着十分遥远,却清晰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前世命运多舛,痴痴呆呆,本是极好的命格,却又过早夭折,今生又死于非命,念你心存善念,便给你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愿你能继续心存善念,造福一方百姓。”
声音散去后,李瑾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刚睁开眼,一个身穿粗布衣,憔悴又漂亮的女子便凑了过来,她欣喜的拉住了李瑾的手,眼泪一串串砸了下来,“瑾哥儿,你终于醒来了。”
李瑾有些懵。
第2章 惊动全村啦!
就在李瑾懵逼时,脑海中却又神奇的涌现出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父母的早逝,爷爷奶奶怨恨的声音……
五岁之前的记忆十分清晰,恍若昨天刚刚发生过,接下来却一片混沌,几乎回忆不起具体的事件来,只记得那种感受,阿姐的温柔呵护,让他忍不住咧嘴笑,奶奶带来的疼痛感,让他愈发笨拙,迟钝又懵懂的活着。
这是原主的记忆。
原主也叫李瑾,跟他同名同姓,却小了几岁。
李瑾清楚眼前站着的就是小李瑾的阿姐,十几年如一日的对小少年很好的阿姐。回忆起脑海里的声音,李瑾愣了又愣。
他这是已经死了,又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莫非这是他的前世?
他忍不住四处打量了一下,此刻他身处在一个茅草屋里,屋子里一贫如洗,除了一张床一个木板凳,竟然连张桌子都没有。
见阿弟愣愣的,连笑都没有了。
李琬神情有些忐忑,“瑾哥儿?”
平日感受到她的存在,瑾哥儿总是笑的很开心,让人的心情也忍不住变好。以为他脑袋摔的太厉害,连笑都不会了,李琬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头一次怨起上天的不公来,她的瑾哥儿怎么就这么命苦!
李琬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呜呜呜呜,上天太欺负人!
她的瑾哥儿明明比谁都聪明,明明是有大出息的人,却偏偏……呜呜呜,李琬哭的几乎停不下来。
李瑾被她哭懵了,心底莫名觉得酸楚,小时候,他也有个姐姐,他五岁时,川市发生了地震,他的姐姐和爸爸当场就被倒塌下来的横梁砸死了,他跟妈妈被埋在了房子底下。
后来却只有他获救了。
如果姐姐还在世,一定像她一样温柔又漂亮吧?面前的女子皮肤白皙,眉目清浅,认真一看,容颜中竟然真带着姐姐的影子。
李瑾心中一暖,忍不住喊了一声姐。
这一声姐十分沙哑。
李琬猛地止住了哭声,呆愣的望着瑾哥儿,反应过来后,眼底涌现出一抹狂喜。
她突然想起了大师的话,愈发觉得瑾哥儿是个有福气的。其实大夏朝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李琬才不稀罕,她只在乎她的弟弟。
瑾哥儿真好了?她没听错?
李琬焦急地抓紧了李瑾的手,“瑾哥儿认得阿姐了?再一喊,让阿姐听听?”
明明被一个陌生女子抓着手,应该不好意思,可是李瑾却只觉得对方亲切。
望着她隐隐透着熟悉的容颜,李瑾只觉得一颗心都滚烫了起来,定是上苍觉得他太过悲催,看在他救人的份上,将姐姐还给了他,李瑾忍不住笑了笑,又喊了一声姐。
他长得本就好看,以往傻傻呼呼的,也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这个时候恢复了正常,又这么一笑,李琬只觉得晕乎乎的。
天哪,她阿弟真的好了!
“姐姐在,姐姐在。”
正说着话,一阵咕噜声响了起来,肚子有些不甘寂寞。
李瑾神情尴尬,摸了摸鼻尖。
李琬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瑾哥儿昏睡了五天,只给他灌过一些水和米汤,早就该饿了,李琬连忙站了起来,柔和道:“姐姐这就做饭去,你先好好休息。”
李瑾乖乖点头。
李琬弯了弯唇,十多年来压在心口的那块大石悄然移去,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刚打算出去,梅枝就过来了,“瑾哥儿醒来了?”
李琬一向温和的声音都透出一股子轻快劲儿,“醒啦,这次一摔,瑾哥儿全好了,脑袋又清明了!”
梅枝惊喜不已,试探地喊了一声瑾哥儿。
李瑾笑着点点头,看了李琬一眼,这略带询问的一眼,让李琬心底莫名涌现出一股小小的愉悦。
“这是梅枝姐。”
他之前住在金临城,爹爹被贬之后才回了乡下。李瑾脑袋里有五岁前的记忆,还记得回到村里后,对门有个梅枝姐姐人很好,经常给他山上的果子。
“我记得小时候梅枝姐还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看的石头。”
因为常年不开口说话,李瑾的嗓音十分沙哑,尽管声音有些难听,听到的两个人却格外欣喜。
小时候的事都还记得,瑾哥儿这是彻底好了哩。
梅枝笑道:“我知道瑾哥儿打小就聪明,记忆力竟也这么好,快别说话了,好好休养一下。”
梅枝是个爽朗的性子,她才出去转一圈,竹溪村的人都知道瑾哥儿醒来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往石头上一撞竟然又把脑袋给撞好了,早知道早让他撞一撞,琬姐儿这些年可不容易。
不少人拉着她问,“真好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难免感叹一句,“好了就好,前天听到哭声我还以为瑾哥儿差点没了呢,这心里一直不是滋味,他们姐弟俩不容易。”
“瑾哥儿长的俊,这一好,肯定有不少人家愿意娶他,苦日子算是到头了。”
不过小哥儿没有女人好生养,一般农家人更愿意让儿子娶个能为家里开枝散叶的媳妇,小哥儿自然没那么抢手,有不少小哥儿嫁不到好人家,最后只能随随便便嫁了。
当然也有嫁的好的,隔壁村的王小猫因为长的好看就嫁给了猎户的儿子,在他们看来,瑾哥儿可比王小猫好看多了,肯定能嫁个更好的。
“是哩,十里八乡还真没有像瑾哥儿这么俊的小哥儿。”
李瑾可不知道,他醒来的事已经瞬间席卷了整个竹溪村。趁李琬做饭的空挡,李瑾下了床,在床上躺了四五天,一下来,浑身酸软的厉害,好在他只是磕了一下脑袋,身体并没有大碍。之前之所以会起热,也只是因为淋了雨。
大概是饿狠了,胃有些痉挛,李瑾忍着疼痛,走出了茅草屋。
李瑾这才发现,主屋一共有三间房子,他住的那间在最东侧,主屋右侧还有一间小茅草屋,他姐姐李琬正在里面烧火做饭,这间正是李家的厨房,因为刚被李琬收拾过,还算干净。
星际最强纹章师完本[穿越耽: 《星际最强纹章师》作者:醉染轻歌文案:8.14起晚了,先去吃饭饭,今天上午的更新延迟到下午1点左右o(╯□╰)o天玄门弟子柳临川在自爆金丹与魔修同归于尽后,重生到了一个奇特的星际世界中一个人人皆知的废物少年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