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培植师完本[异世生子]—— by:夜悠

纸面偶像完本[gl百合]——: 纸面偶像作者:盛郸文案曲乐白向来认为,作家失去灵感,便一无所有事到临头才发现,尚余偶像包袱三百斤江郎才尽时遇见一双漆黑的眸井柔柔说:你的心在纸上从此以后,墨来自她的眼Tips:1.CP曲乐白x井柔柔,过气出版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穿越之培植师
作者:夜悠
文案
谢蕴从末世穿越到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成为一个五百斤重的大胖子,还有一个身怀六甲但却奇丑无比的新婚妻子。


作为一个颜控,谢蕴整个人都不好了。


纨绔爹,偏心娘,漂亮姐姐会爬床,除此之外,他还有个鼻孔朝天的亲哥哥,以及八个庶出的兄弟姐妹。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幸好他的异能还在,可以培育出各种植物,谢蕴开始奋发图强,从此过上了养家,养娃,养老婆的日子。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异世大陆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蕴,景然 ┃ 配角:谢殊,谢博,谢瑘 ┃ 其它:修炼,养娃,升级流
☆、第1章
“死胖子,以后你再缠着莲儿休怪我不客气,见到一次打一次。”
“谢公子,请你以后别再烦我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凭你那副尊容,被你喜欢,我都觉得恶心。”
“你个死肥猪,识相的赶紧去李家退婚,癞□□想吃天鹅肉。”
“哈哈,死胖子配丑八怪,天生一对,没想到谢七少还是个雏,昨晚销魂蚀骨的滋味儿怎么样,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啧啧,那么丑的双儿,亏你下的去口。”
......
纷杂的记忆涌入脑海,谢蕴头痛欲裂,睁开眼,看着周围陌生而又熟悉的环境,谢蕴很明显的发现,这里不是他所身处的末世。
古香古色的房间干净整洁,铺着一层淡淡的红妆,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喜事,纱窗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谢蕴怔愣了两秒,很淡定的接受了自己穿越这一事实,毕竟,世界末日都能爆发,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上辈子他早已尸骨无存,能够再活一次,是他赚了。
“少爷,你醒啦,真是太好了,你都昏迷两个月了,还是夫人说的没错,冲喜果然有效。”
谢蕴微微蹙眉:“冲喜?”
“是呀,少爷,你还不知道吧,你快当爹了。”
“当爹?”谢蕴有些懵圈,冲喜还没圆房呢,怎么当爹?
谢安满脸倾羡地说道:“少爷,你可真是厉害,一次就洒下种子了,夫人怕你后继无人,做主给你取了少夫人回来,昨天才办完喜事,今日你就醒过来了。”
谢蕴思绪回笼,这才想起两个月前原主确实睡了一个男人,等等......
男人也能怀孕?
谢蕴赶忙整理脑海中的记忆,这个世界除了男人和女人之外,还有一种双儿,他们的外表和男人一样,但却可以怀孕生子,谢蕴心里松了口气,幸好没戴绿帽子,他虽然不是原主,但是他既然接手了这具身体,那么原主的一切都将由他继承,包括孩子。
原主的血脉,也就是他的血脉。
谢蕴有些欣喜,作为一个GAY来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有孩子。
不过......
想起孩子他娘,谢蕴眉头皱了皱,那一晚的记忆很模糊,当时原主中了药,只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的一张丑脸,还有沾满血迹的凌乱床单。
谢安见他脸色不好,连忙说道:“少爷呀,你就别在想着李小姐了,你们订婚这些年,李小姐什么时候正眼看过你,少夫人虽然长的丑,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也先忍忍,千万别再做傻事,你这次寻死觅活,险些醒不过来,老爷和夫人可生气了,对了,李家的婚约也由夫人做主给你退了。”
谢蕴稍一思索,问道:“彩礼退了吗?”
谢安尴尬地笑了笑:“都退了,少爷送去的东西也退了,李小姐去了府城,那些东西看不上眼,李家还赔偿了一百灵珠,全部由夫人收着呢。”
谢蕴冷笑,从前没见李月莲嫌弃,这会儿却说看不上眼,不过是攀了高枝但又顾及脸面,想要借此贬低原主,彰显他们的风度而已,另外,他的那个便宜娘,也不是个好东西,谢蕴心里有些郁闷,原主的记忆里便宜娘向来偏心,夫人收着的意思肯定就是没他的份了。
谢安叹了口气,心里为少爷惋惜,明明都是夫人的亲生儿子,七少爷和三少爷之间的待遇,差别也太大了,不过,看了眼谢蕴的尊容,谢安默默转过脸,三少爷英姿俊朗,天赋出众,年仅二十三岁就已经是四星武者,七少爷拍马也赶不上,换了他,肯定也只会心疼出色的儿子。
谢蕴不再多言,疲惫地闭上双眼,此时多说多错,还是先摸清眼前的情况再说,淡淡道:“你先下去,我再歇会儿。”
谢安恭敬退下,径直往西院走去,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去禀告三老爷和三夫人,七少爷已经醒了的消息。
谢蕴靠在床上闭目养神,很快便沉沉睡了过去,睡梦中,他仿佛经历了另一个谢蕴的一生。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名字叫做恒武大陆,大陆的面积有多大,原主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所属的地方是宋国,国内许多世家林立,强者无数,而他所在的青石镇,则只是宋国境内偏远的一个小镇。
谢家则是小镇上排得上名号的武者世家。
原主出身谢氏三房,虽然是嫡次子,但是由于他天赋不好,长得胖的缘故,在家并不受宠,除了一母同胞的亲姐姐,没人看得上他。
原主十一岁那年,姐姐嫁去了云州城,那是一个比府城,比青石镇,更大更繁华不知道多少倍的地方,据说还有武将和武王的存在。
不过,这些对于青石镇而言,却是传说中的事。
原主的姐姐也成为了传说中的人物,然而,事实上,谢雪只是爬床成功,嫁入云州城大世家的府里当侍妾。可是,别人不知道啊,别人只知道谢家有了靠山,就连产业都扩大了几倍,一时之间,谢家成了人人倾羡的对象,许多人都争相巴结。
原主在家的地位,也因为有了姐姐撑腰而变得水涨船高,只可惜,原主的性子早已经成,在家被人欺负惯了,就算地位发生了改变,原主依旧非常自卑。
他和李月莲的婚约,其实是李家先提起,当时原主又惊又喜,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那么笨那么胖竟然还会有小姑娘看得上他。
原主高兴极了,从此把那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儿放在了心上,有什么好的东西,立刻给女孩儿送去,只把她疼到了骨子里,心里的开心让他一叶障目,忘记了女孩儿对他的冷淡,以及眼神中的厌恶。
三年前,原主年满十六,迫不及待想成婚。
李家却把婚事一推再推,说什么修为尚未突破武者,泄了元阳与修行有碍,要求原主突破武者以后在成婚。
这个理由很强大,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遵守,修行何其困难,许多人终其一生也不能突破,难道他们就不成婚了吗?
尽管原主心中不满,但他的性格向来懦弱,在加上出于对李月莲的尊重,他决定奋发图强努力修炼,只是很遗憾,无论原主怎样努力,修为达到六星武徒后,始终再无寸进。
李月莲却因为有了他给的资源,修为越来越高,身边的追求者也越来越多。
原主高兴的同时,心里十分着急,生怕李月莲被人勾搭跑了,连忙催促李家尽快完婚。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催婚,竟会为他惹来一场祸事。
早在几年前,李家就搭上了府城王家的大船,王少爷一直对李月莲倾慕有加,却被她婉言拒绝,只说早已有了未婚夫。
当时,原主听见这话,心里暗暗窃喜,李月莲这样出众的女子,竟是他的未婚妻,他觉得脸上很有光彩,事后再回想起来,原主却只觉得自己蠢,李月莲的话何尝不是一种挑拨。
王家少爷心高气傲,拿他和一个胖子相比,他又岂能咽得下这口气,根本不需要王少爷吩咐,身边巴结他的人,很自觉的为他排忧解难,干脆把原主迷晕灌了药,送到一个奇丑无比的双儿床上,这样既能达成欺辱的目的,又不会太过份,毕竟,原主是谢家少爷,就算他是个草包,真的闹出人命来,他们也承担不起,谢家他们虽然不惧,但是身在云州城的谢雪,却是不能得罪的。
这件事情发生后,原主惊慌失措,看着身边昏迷不醒的丑脸,心里又是恐慌又是恶心,当然,更让他感觉到愤怒的,却是李月莲的态度,原主从来都没有想过,在他心目中清冷如莲的女子,竟会吐出那样恶毒的语言。
或许,所谓的清冷如莲,也只是一种不甘愿的掩饰,然而,婚约是李家提的,不愿意你早说啊,拿了他的东西,却又嫌弃他的人,也只有原主这傻子,满心满眼都是李月莲,这才会看不清楚真相。
原主由于长得胖,从小便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许多人都看不上他,所以他从来都不敢奢望什么,这次的婚约,若不是李家先提起,他也不会喜欢上李月莲,但是,定亲后又想悔婚,这算怎么回事儿?
悔婚便悔婚吧,凭什么还要欺辱与他,利用王少爷借刀杀人,真当他好欺负吗,然而,事实上,谢雪天高地远,谢家闷声不吭,原主哪怕吃了亏,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对于谢家而言,这样的事情只是小事,反正原主是男人,怎么也不会吃亏。
对于李家而言,这次他们虽然理亏,但是事情是别人干下的,与李家可没有关系,不过,为了能顺利退婚,做出一些赔偿也无妨,谢家总不会为了一个废物和李家撕破脸面,现在的李家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依靠谢家才能生存的李家了。
于是,两家人坐下来准备商谈。
原主心里岂能甘心,试想一下,换了另一种角度,一个笔直笔直的直男,却被人下药送到另一个男人的床上,这样的事情谁能接受,简直是奇耻大辱,原主只觉得天都塌了,头一次愤怒地失去了理智。
懦弱的人发疯起来,有时候比正常人更加恐怖。
还没等谢家与李家商谈出结果,原主也不知从哪找来了一张残破的阵图,想要召唤恶灵进行报复,不过很显然,残破的阵图出了错,恶灵没有召唤来,却把末世的另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谢蕴召唤来了。
原主不懂的问题,不代表末世的谢蕴不懂,残破阵图,其实是一种祭献的阵法,以祭献的方式召唤强大的生物为己用。
原主直到临死前,这才发现不对劲,只可惜,阵法已经启动,后悔也来不及了,伤心、绝望的情绪一闪而逝,很快变成了一种释然,原主淡淡地笑了,他看着末世谢蕴俊美的灵魂,很干脆的放弃了抵抗,任由自己的灵魂消散。
谢蕴知道,原主这是在告诉自己,代替他好好活下去。
原主活得太累,太辛苦,面对父母的偏心,族人的嘲笑,未婚妻的欺辱,以及始终都提升不了的修为,原主不想活下去了。
原主希望,换一个人占用他的身体,能够比他活得精彩,比他活得洒脱,比他活得有尊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
☆、第2章
谢蕴从睡梦中醒来,时间已是下午,寂静的房间空无一人,伺候的侍者不见踪影,明显没人把他放在心上。
感觉肚子有些饿了,谢蕴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体,准备起来找些吃食。
但是......
刚刚从床上坐起来,谢蕴抬眼正好看见床头摆放的镜子。
“靠!”谢蕴吓了一跳,镜子里的肥猪是谁?
知道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作为一个颜控来说,谢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胖子起码五六百斤,他是吃什么长大的。
五官胖的看不清形状,身体肥的———参考西游记里的猪八戒,谢蕴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新形象,他只觉得生无可恋。
顶着这样一副身体,让他怎么出门见人。
谢蕴欲哭无泪,好想再去死一死,上辈子哪怕世界末日,他也没有这样难看过。
上辈子,谢蕴是父母的老来子,长得玉树临风,俊逸不凡,从小便受尽各种宠爱,没把他养成一个混账,这还多亏了他爱漂亮,他觉得当一个混账有损形象,就算当不了男神,他也要当一个有格调的纨绔。
只可惜,他的这个愿望没法完成,谢蕴大四那年,世界末日爆发。
不过,他的运气很好,家就住在京城,躲过前三个月的混乱后,谢蕴凭借自己的异能,直接被京都基地研究所接收,从此成为了基地的重要成员,顺便还拉扯了家族一把。
可以说,无论末世前还是末世后,谢蕴一直都是超级帅哥,别人面黄肌瘦吃不上饭的时候,他还在挑三拣四,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成为一个大胖子。
好吧,他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上辈子他早就死的渣都不剩,能够再活一次,他还是很高兴的,当然,最重要还是,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异能还在,虽然只剩下一丝丝,但是只要他的异能没有消失,总能修炼得上去,要不然,真成为一个又胖又蠢的废柴,他宁愿再去死一次。
他的异能可以培育出各种植物,其中也包括药草,对于他来说,天赋、资质,肥胖,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问题,谢蕴权衡利弊得失后,还是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
他对上辈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留恋,家族早已站稳脚跟,就算没有了他的存在,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至于基地......
谢蕴冷笑,他在基地确实很有地位,然而却没有自由,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全部在基地的监视中,这次意外身亡,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只是有些郁闷,自己竟然被人当成恶灵召唤了。
他承认,自己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恶灵......还不至于吧,他除了爱漂亮了一点,自恋了一点,没有同情心了一点,真没干过什么坏事,当然,生活在各种监视当中,他也没有机会干坏事。
谢蕴无趣的撇了撇嘴,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可以想象,自己身死以后,基地会肉痛成什么样。
思绪回笼,谢蕴也没心情吃饭了,胖成这样哪里还能有胃口,看了眼镜子里肥胖的身影,谢蕴一拳砸了过去,“哐啷”一声,”镜子“哗啦啦”碎了一地,没有了这个碍眼的东西,谢蕴心里舒坦了,眼不见,心不烦,镜子里的人影,实在太辣眼睛。
“少爷,少爷。”听见屋里的响动,谢安急匆匆推门而入,看见地下的碎片,唇角抽搐了一下,笑道:“少爷,这镜子太不结实,要不要换一面过来。”
谢蕴挑挑眉梢,这话说得多违心啊,谢安也是个人才,淡淡道:“收拾干净,以后爷的房里不许摆放镜子。”
他决定,在他没有瘦下来以前,坚决不照镜子了。
谢安点点头,迅速把地上的碎片捡起来,装在一个布袋里,然后扔去屋外。
谢蕴四下打量了一眼,待他收拾完毕后,这才问道:“其他伺候的人呢?”
谢安眨眨眼,吞吞吐吐地说道:“谢平、谢义派去伺候少夫人了,谢忠......谢忠今日有事出门,少爷......”谢安顿了顿,提醒道:“你既然已经醒了,明日一定要记得去请安,老爷和夫人还没消气。”
谢蕴心中了然,伺候少夫人肯定是个借口,他这位少爷都没人伺候,更别提冲喜进门的少夫人,原主昏迷了两个月,人心易变很正常,一般情况下,谢氏子弟身边都有四个下人,娶妻后,妻子会另外分派两个下人,原主明显没有这个待遇,原主在这个家里还真是没有地位。
谢蕴瞥了谢安一眼,似笑非笑道:“今日你去了西院?”
谢安眼神闪了闪,干笑了一声,僻重就轻地说道:“三少爷过几日放假回家,夫人事忙走不开。”
三少爷也就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在家排行三,现在府城青云学院学习。
谢蕴嗤笑,什么事忙,儿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做娘的都不过来看看,无非是嫌弃他丢人,不在意而已。
谢蕴转而问道:“谢西京呢?”
谢安讶异地瞪大眼,平日里少爷对老爷可尊敬了,今日竟然直呼其名,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老爷在秋姨娘的院子里。”
谢蕴点点头,对此并没有意外,谢三老爷就是谢家的一个奇葩,也是谢家唯一一个没有修炼天赋的人。
当年,谢老夫人怀孕的时候,谢老太爷正好遇上强敌,打斗中,谢老夫人代替夫君挨了一击,不幸身受重伤,下身血流不止,后来虽然顺利生下了孩子,只是谢三爷的修炼天赋却被毁了,两口子出于愧疚,对他十分疼宠,他的两个哥哥,也因为弟弟没有天赋不会和他们竞争从而表现的十分宽容。
[gl]桃李不言完本[gl百合]: 《桃李不言gl》作者:一盏夜灯文案这是一个年龄差养成的故事 白富美温柔御姐& 软萌学霸少女 HE向陶安之:言蹊,你爱不爱我?言蹊:陶陶,我当然爱你陶安之:那你喜不喜欢我?言蹊:陶陶……我不能……内容标签: 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