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的充电情人完本[双性生子]—— by:鬼使神差

星际之骑士皇完本[耽美强强: 《星际之骑士皇》泽达文案:诸星荣耀,诸星万岁!今天我们有幸得到皇室专访权,在新皇登基,历史翻开崭新页面的伟大时刻,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尊贵的陛下与他的骑士——皇帝场合:问:陛下,当年您为何会选中他做自己的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阴阳师的充电情人(双性/产乳/生子/双JJ)》作者:鬼使神差
原创 男男 未来 正剧 美人受 温情
我从地狱里逃出来,为了躲避那个阴阳师的追捕,想方设法去投胎。
没想到,投错胎的姿势居然是这样的——我投到了这阴阳先生刚刚定制的私属性伴侣玩具身上,就在他眼皮底下!!这真的是——做鬼也想不到的一件事啊!!!
看着我高高耸起的乳房和裙子下渐渐支棱起来的小丁丁,他坐在阴暗的角落里,将双腿分开:“乖乖,来给主人肿了的地方舒筋活血。”
重申一遍,本文不是游戏《阴阳师》同人文哦!狗血,雷多,慎入
第1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两千年解不开的结,从今天起系得更死
-前言-
整整一千年,我在地狱的最低层,来到这里的灵魂,都魂飞魄散了。能坚持下来的,都是厉鬼。
鬼主阎王拿我没办法,因为我就是这么个货色,这么个厉鬼——我有冤仇没有报,为什么要让我魂飞魄散,这不公平!
我要让那些曾经将我踩在脚下,让我血肉不剩的人都付出代价!
远处,我听见一声令人发指的咒语。我知道,他们拿来了比十八层地狱更加恐怖的东西来制服我,天兵,天将和阎王,还有那个脱离了六道轮回的阴阳师——李凌霄。
生前就是那个阴阳师将我送进地狱的,虽然过了一千年,但是我不可能忘了他。
-
迷迷糊糊,祁澜张开眼,警惕地感觉到,周围有人在窥视自己。
是谁?他张大眼,想坐起身。
屋外阳光明媚……
怎么……怎么回事?这具身体是怎么回事?不听使唤呢?
“我要的是什么,你们给我的是什么?”耳畔,传来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带着有点冷意。
我断定那不是什么友好的语气,于是没有更大的动作。很显然,我现在是在阳间了,我要么是还阳了,要么……我就是又投胎了。
还阳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我的肉身早已经是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了;那么,我就是投胎了?转世到哪家?但愿是个富贵人家……
就在我祈祷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身体开始动弹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灵魂和肉身刚结合的时候用着不会太顺手,但是像这样,我的肉体在自主行动,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令人发指的一幕发生了——我站在地上,正对面的那个男人,有着天使一样美丽的面孔,我承认他比我帅了很多,他更有阳刚之气,那张脸,如果我是个女人,我会瞬间被他俘获,可是……重点并不在此,重点在于——这特么不就是那个追着我杀了一千年,还把我送到地狱里受虐待了一千年的李凌霄吗?!!
等等,我确定是转世了吗?
我确定现在不是在地狱判官殿里受审?
逃出地狱的时候我做了什么?只记得天兵天将,还有李凌霄,阎王……然后一阵痛苦,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次睁开眼,就在这宽敞明媚的房间里,然后面对了那么一张冷酷无情又欠扁的脸。
也不是只有我们二人,比如——
“李先生,这款机器是升级版的机器,准确说,是满足生理兼备心理的一种机器,如果您真的不需要,我们拍卖是能拍卖出天价的。”身边,一个一身白色短裙的女子手中拿着本子,指着她身后的投影上的数据比比划划。
李凌霄,李凌霄,这个让我恨得牙根发痒的人,千万别说要买下这个机器,老子可不想……
“得了得了,我先回去用一段时间,用不好了你再拿回去拍卖。”李凌霄起身,随手将一副黑色的皮手套戴在手上,我看到了,他穿的已经不是一千年前那一身衣袂飘飘的白色修仙装扮了,而是一身将他原本就修长的身材衬得更加修长的藏青色风衣。
切,装什么B?我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转身,我还没反应过来,几个身穿白色制服的女人就把我给打包,装进了箱子里……
第2章 性玩偶被冤家主人捏奶摸摸屄摸出水,触感不错,第一次被弄得身体发软(附XXOO彩蛋)
我这是转世成人了,还是转世成一个东西了?老子不发威,还真当老子好欺负?我试着施法,可是却发现,一阵飘忽的感觉后,我还是没有逃离黑暗的空间。
在地狱呆久了,好不容易见到了阳光,老子还没有新鲜够呢……
不过这个空间晃晃悠悠,好像是新生儿的摇篮,睡着……蛮舒服。
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的景物都很模糊。
“嗯……”身体有种很怪异的感觉。我试图动了动身体,感觉这个身体终于能听点话了……
可是,为什们……啊……好难受……
“什么鬼,还需要睡懒觉?”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当即清醒了。
没听错,这是李凌霄的声音。我静静地看着天花板,没错,老子我确确实实是转世投胎到了他新买的机器身上。机器的话……
是不是毁灭了就好了?
不对,让我想想……我一定脑子短路了,如果毁了这个身体,我不是还要回地府吗?到时候被孟婆子发现老子就不好了,还有黑白无常,啧啧,真的不想再见到第二次了,见到就免不了消耗元气。
好不容易得到个身体,管他是什么,只要能被灵魂操纵,这个身体就是我的机器!虽然转世后不能随便灵魂离体,但好在我还保留着以前的记忆,从地狱逃出来的自然没有孟婆汤喝。走一步看一步……我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身体——啧啧!这身体,比女人的身体还嫩还滑!
“看样还不是个死人。”突然,李凌霄的声音出现在我耳畔,好像离我更近了。
我不敢去看他,别问我为什么会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你‘自摸’已经好久了,怎么,也觉得自己的手感不错?”说话间,这家伙已经闪身到了我床边,他看着我,在我的脸上捏了两下:“还真是七情六欲兼具的玩具,真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忍不住把你当成真人。”
尼玛……我心里暗骂,当你妹!
既然是机器,那我想我就应该是什么保姆之类的角色吧!也好,给这家伙做饭的时候往饭碗里面放两粒安眠药让他长眠,不挺好的么?
不对,在世的时候杀人,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啧啧,老子十八层地狱都呆过……
不对,李凌霄已经脱离六道轮回了,我杀他,会有什么下场?天庭那面,应该管不着吧?那也就是说,我杀了他,完全是在三不管地带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唇附上我的嘴。
特么的,这嘴怎么比死人的还凉?!我张大了眼睛,想抗拒,这个死变态居然在亲我!
“别闹……”他还真当我是个机器了?闭着眼,他撬开了我的唇,这家伙也不知道究竟玩过多少女人,舌头这么灵活……
老子心里一大堆“卧槽”飘过,救救我啊,谁能告诉我,我转世投胎的前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李凌霄要对我这样……
他难道感觉不到我的气息吗?
不可能,我敢打赌,就算我化成灰,他都会认得我的……
李凌霄,就算我不觉得恶心,你也不觉得恶心吗?跟你仇敌做这种事情,你不觉得想吐吗?
“啊……”我的身体有种异常的变化,被他摸得,当即僵硬了起来——
他一只手捏着我胸前的两枚女人才有的肉球,一只手已经探到了我的两腿之间。
我张大了眼睛,看着他正在吻着我的脸上,眉眼突然变得弯曲,心中顿时升腾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呵呵,出水了,这水还挺逼真。”我听见他呢喃,他冰冷的唇也开始升温,老子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嗯嗯……”我奋力反抗。
啊……嘞?这是什么逻辑,我明明那么用力的说,为什么在抬手的瞬间,觉得骨头都酥了……身体好软,根本用不上力……
啊……好难受……
“小乖乖,别动。”他轻声耳语,含笑拉住我抬起的手,居然变态地伸出舌头舔我的手背。
老变态!!!
“真软……用着还不错,怪不得说是能拍出天价……”他笑着,看了看被他舔湿的手背,又看了看我,那眼神中的意蕴,我没法参透:“不把你退回去了,我要……试试你里面。”
发情了吧,这变态?我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了,可是就在我着急得不行的时候,眼眶倏尔一阵酸涩,从他深邃的眸子中,我看见了一个正在哭泣的人妖。
这个人妖,不是我的身体,还能是谁?居然被凌辱得哭了,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我越觉得丢人,眼泪就越控制不住地留下来……
从生下来就不知道哭是什么滋味,到现在我算是尝到了,我生前是没有泪腺的,因此卜卦的人说我是魔类,我好像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后才下了地狱。
李凌霄的吻还在继续,我实在受不了了,分力将脸别向一边:“你干什么?”
他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我那眼神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你就是这样跟主人说话的?不是说有人脸识别系统吗?为什么……看见我不叫主人?”李凌霄收回刚要侵犯我私处的手,骑跨在我身上,歪起头看着我。
糟了,要被发现了!
我心中敲起小鼓,转过头,看着他:“主人。”
他皱着眉看着我,好像刚刚的bug让他很不爽。但是他没说什么,抬起手,冲着我的胯间继续抚摸了过来。
这一下,我浑身都软了。
“嗯……”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了,一定是不听使唤!我扭动着腰肢,胯下就像是有一千只小蚂蚁在爬,“好痒……”我咬住下唇,浑身开始发热。
他仔细地看着我,依旧一脸嫌弃。
我瞬间觉得自己好贱,特么的,李凌霄,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想要么?”他看着我,居然笑了出来。
我的脸瞬间变红了。
就在我羞愤难当的时候,他的脸颊居然也闪过一丝红霞。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堂堂李凌霄,对着个非人的性玩偶脸红?
我看呆了,心中对他的形容已经不能局限于“变态”两个字了。突然,我感觉到,胯间一阵冰凉……胯间最火热的地方,有个冰凉的异物侵入,我喘息着,细细感受,想知道他在捣什么鬼。
“好嫩啊……”他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用手指在我的花屄中又深插了几分,勾磨着我阴唇里面的细肉,好像对里面黏黏腻腻的感觉十分满意:“好逼真啊,乖乖,我想对你来真的了,怎么办?”
第3章 用脸蛋给主人的两根鸡巴摩擦高潮、拿嘴巴当阴道玩深喉交、吞精、用鸡巴擦眼泪、小脸蛋快要磨破皮了
乖乖……乖你个头啊!老子是你祁爷爷!我看着李凌霄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眸,总觉得那双眼除了含情脉脉之外,充满了戏谑。
如果让他知道我是祁澜,他是不是很爽呢?
或者他已经知道我是祁澜了……
我不敢想,努力用自己的元神冲撞这个身体,我想用力,可是却神奇地发现……我的力量弱到……冲不开这具身体的束缚!!
糟了,这下可糟了……冲不破,我几千年的冰清玉洁,就要毁在李凌霄这个衣冠禽兽的手下了?
“你在害怕么?”他有些惊讶,握着我发凉的指尖,豁然将唇贴在我的耳边,他的气息让我浑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肉麻!但是下一秒,在听见他的话之后,我觉得我的屁都凉了:“一会儿让你尝尝我鸡巴的味道,不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
我日你全家哦……我心中叫苦连天,这个疯子,李凌霄,你这个疯子……
尼玛你一个煞星命格注孤生,就用玩具来给自己解闷对吧?然而,不等我在心底对他咒骂一遍,我的双腿便被他分开。
“想看看你的下体是什么样的么?”李凌霄突然坏笑起来:“这身体,我知道你比我喜欢得很……”
我脑中一片空白,他是在对这个玩具自言自语,还是对眼前的我——真真实实的我——祁澜……说话?
他拿出手机,对着我分开的双腿间的私处拍了张照片,然后自己反复看着照片,摇了摇头。
我提心吊胆,突然,他的手指重新扣入我双腿间的敏锐的地方,我知道,这个身体应该是一个女人的身体,有屄,尼玛……
扣吧扣吧,李凌霄,你就使劲抱着个机器人的小屄扣起来没完没了,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成一个真正的大敌,没想到关上门来,你是何其地变态啊……我心中无限鄙夷。
可是,虽然被鄙夷的是他,可是难受的确是我!我被他扣得下体越来越热,为什么……这种欲望这么强?虽然一千年来在地狱里没有过勃起的欲望,可是现在这种感觉……李凌霄居然这么没羞没臊地扣我,我扭动着身子,看着他,居然流出了一股热泪。
特么的这个身体也真是让我无语!
“小乖不哭,主人让你看看自己的身体。”他笑着,将手机放在我的面前。
可能是我在地狱里关了太久,不食人间烟火,忘了“烟火”长什么样了。当我看到他手机的屏幕中,他的手指在对着一个狭长、粉嫩的细缝来回拨弄,然后手指轻轻跳开那细嫩的肉瓣,露出里面桃粉色的挂着亮晶晶的汁液的嫩肉的时候,那个细缝中涌出了一小股透明的粘液……我木讷了半分钟,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
头皮开始发麻,直到屏幕中的镜头转向我的小花屄的上方,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我特么还长了两个卵蛋!尼玛!还有鸡巴!
老子的心啊……
是个女人也就算了,我没事还能自己摸摸自己解解闷,但是又多出来个鸡巴还有睾丸,这算什么?苍天的垂怜吗?可怜我千年来没做过那种事,就让我这一下子爽一把?
“来,我们互相摸吧……”
我突然间很想重回十八层地狱……
李凌霄在我床上双膝跪在我的身体两侧,他解开了他的腰带。
我准备捂住眼睛。他朗声笑了,看着我羞涩的样子,他没有阻拦我,任凭我不去看他接下来的动作,但是,我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
内裤的松紧拍打肌肤的声音……
好奇心能杀死猫,我张开了眼睛,结果……
李凌霄胯间,两根大得吓人的鸡巴映入我的眼帘。
这……我彻底吓屁了,实在给我下毛了——“哎哟我操!”李凌霄居然长了两根鸡巴!!别吓我,他整死我我都没怕过,这回我真的给跪了!
他皱着眉,听见我爆粗口,貌似非常不爽,却又好像并不惊讶于我的反应:“你说什么?”
他淡淡地问,却挺着他胯间昂扬的巨物,冲着我的脸贴了过来。
我嫌弃地将脸别向一边,只见他轻轻地在床头拍了下说,我的脸便开始不听使唤地一动不动。
他好像很满意我的反应,双眼盯着我的脸,我干脆闭上眼,任凭他用他两根巨大的鸡巴在我的脸上摩擦。
“小脸好嫩……嗯……”他发出了一声呻吟。
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而脸红,还是他的那家伙太烫,我觉得我的脸要热得化掉了。他呻吟着,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脸上摩擦着,我觉得他是故意的……
还有什么比鸡巴贴在脸上更能损毁一个男人的自尊心的?
李凌霄,你给我停!停!停!
“主人的大鸡巴是不是很烫啊?”他笑着,用鸡巴继续摩擦我的脸。
我动不了,只能死死闭住眼睛。肉棒真的好烫,两根肉棒,相继在老子的脸上来回摩擦,我的脸蛋上的肌肤也这么敏锐,这设计也真是够人性化……我闭着眼,感觉脸上又烫又疼,火辣辣的,脸皮都要磨坏了,他鸡巴居然没反应?
“小乖怎么了,这又不是烙——铁——”他猛然俯下身自,唇凑近我的耳朵,那“烙铁”两个字说得分外清晰。
是啊,地狱里面,怎么可能少了“烙铁”呢?十八层地狱,油锅烙铁是我的家常便饭,我怎么可能忘记“烙铁”是什么东西?
我咬住牙,不让自己的愤怒流露出来,而他,则趁机将冷傲地将自己的硬物对着我的嘴巴,开始进攻……
兽人ABO之臣服 [出版]完本: 《兽人ABO之臣服》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类型]: 个人志[作者]: 冷笑对刀锋[开本]: 32开[时间]: 2014/07/10文案狗血虐攻文,先虐後甜,HEABO世界观,有生子情节,X人情节,不适者请点X一场突如其来的谋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