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竹马种田的日子 完结+番外完本[穿越耽美]—— by:戏楼蒹葭

七五之神医不济世 完结+番: 《七五之神医不济世》作者:风过叶落文案:神医不济世,济世非神医见死不救一向都是我的外号,不要再来烦我了什么,你非逼着我救,好吧,我医人向来都是有条件的,你拿什么来换内容标签: 七五 强强 天之骄子 爽文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和竹马种田的日子
作者:戏楼蒹葭
文案:
周承宇没想到,只是出去旅个游,他会意外丧命。
周承宇也没想到,在卡车撞上的一瞬间,自己一直以为胆小懦弱的苏子佩会飞身扑过来,帮他挡住了大部分冲击。
周承宇更加没想到,苏子佩在殒命之际会跟他告白,最后死在自己怀里。
当这满腔深情,随着他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他有了新的身份,可苏子佩只有他。
那这个人,他来宠着。
照旧甜宠无边,小受比较内敛。
补充:佩:指男子腰中佩玉的绶(丝)带,用来表达相思萦怀之情。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承宇,苏子佩 ┃ 配角:一众人等 ┃ 其它:
==================
第1章 .表白?穿越
“学长!”
卡车撞上周承宇所坐的旅游大巴的一瞬间,周承宇耳朵里只听得见这个绝望又悲伤的声音,随后就是扑到身上的温热的躯体。
是苏子佩?
大巴被撞的翻过来,周承宇有些艰难地抬头看着怀里的人,第一时间扑过来的苏子佩,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自己却直接承受了冲撞,周承宇刚刚动了动手,疼得他倒吸一口气。
周承宇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周围几个相熟的同学情况也不太好,都是昏迷了。
但这都比不上他怀里的苏子佩,后脑勺里不停涌出血来,脸上也有血,原本算得上清秀的脸蛋此时都被血污覆盖。
周承宇费力地抬起手,从耽美文库里扯出一件外套,把它按在苏子佩不停流血的伤口处,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救援人员的到来。
周承宇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他学的是雕刻专业,家里开了一个小公司,不愁吃穿,他选这个专业完全是凭兴趣,但也让他弄出个名堂来,他雕刻的几个作品,也参赛拿过奖。
苏子佩是周承宇邻居家的孩子,比他小两届,父母都是教授,知识分子,子佩这个名字还是他父母翻《诗经》找出来的,“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如果是一个女孩子,这样的名字很好听,可是用在一个男孩子身上,怎么看也奇怪,再加上苏子佩太过安静,周承宇小时候也差点把人认成小妹妹,还一度保护欲爆棚。后来发现人家是男生,就不了了之了。
从小苏子佩就喜欢安安静静地跟在周承宇身边玩,也不说话,就是喜欢跟着周承宇,周承宇做什么他都看着。
周承宇一直觉得苏家父母是要把儿子当女儿养的,文静过了头,周承宇从小就野,并不喜欢跟苏子佩这种乖宝宝玩,所以他对于苏子佩也只是不远不近。
这次是周承宇的大学同学一起提议假期出来旅游,几个年轻人聚一聚。可没想到,他们坐的旅游大巴倒霉得跟一辆大卡车撞上了,也不知道救援人员什么时候到。
周承宇看了看怀里紧紧闭着眼睛的人,轻叹了一口气,原本苏子佩可以躲过这次无妄之灾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跟着自己。在知道自己要去旅游的时候,跑到他面前,嗫嚅地表示他也想跟着去。
说实话,周承宇是不太想带着苏子佩的,主要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带着他就像带着一个孩子,当个保姆什么的,周承宇表示他接受无能,可架不住这个人的低声哀求,说自己不会添麻烦的。于是,周承宇就那么一时心软,就把人带上了。
现在却有点后悔了,要是苏子佩不跟着来,不就没什么事了吗?自己受伤倒是没关系,苏子佩这小胳膊小腿的,伤成这样,回去跟苏家父母也得交代啊。
周承宇晃了晃脑袋,失血让他有点眩晕,他全身上下能够动的就只有一个脑袋了,哦,也许他的手还稍微能动,不过,都用来搂着怀里的人了。
这个救命之恩太大了,以后感觉报不了了,难道还要他以身相许?
虽然他周承宇是喜欢男孩子,可他难道不应该找一个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的帅哥吗?
周承宇不算很自恋,但他对自己这副皮囊还是比较满意的。一米八的个子,因为常年锻炼、打篮球,也算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了。
至于脸蛋嘛,也算继承了他家二老的优点:一双黑眸,剑眉,挺直的鼻梁,看着也可以说是养眼了。
倒不是说苏子佩不好看,周承宇看了看怀里昏睡的人,其实一米七的个子也不错了,就是身形太单薄了,看着就一普普通通的少年,稚气未脱。
一双杏眸倒是挺好看的,小脸略尖。不知道是不是被养的太好,感觉这孩子挺白的。主要还是性子太丨安静了,周承宇跟他玩不到一块。
而且,苏子佩这小胳膊小腿,弱不禁风的模样,周承宇还怕不小心把人给弄坏了。
再说了,他脾气算不得挺好,万一话说重了,把人惹哭了怎么办?也不知道苏子佩哭起来会怎么样?好像没怎么见过啊?
正当周承宇各种设想,救援人员会什么时候到,苏子佩为什么要救他的时候,他没留意到原本放在他胸前的耽美文库里面的雕刻工具,被他的血染红了,发出淡绿色的光芒。
周承宇很喜欢雕刻,他的这一套雕刻工具是最齐全的,各种型号的雕刻刀子,木锉刀,他特意去订做的,也是他用的最顺手的工具,基本是随身携带。而且,周承宇钟情的是木雕根雕那些,还有玉石雕刻,简单来说,他不算一个艺术工作者,他就是哪种好看玩哪种。
“学长……”
一声轻的不行的声音响起,气若游丝。苏子佩右手紧紧抓住周承宇的衣服,费力地笑了笑,不像平时的怯懦,反倒带着一丝开心和释然。
周承宇看了看这张带着血污的脸,已经看不到他本来的模样,可是他就是想的起来,前几天这个人是怎么小心翼翼地请求跟他一起出来旅游的。
想到他这副样子都是为了救自己,周承宇把能够活动的左手搂紧他,轻声应了:“嗯,子佩不会有事的,救援人员很快就要来了,再等等。”
苏子佩摇摇头,浅浅笑了一下,话语断断续续:“学…长,我、喜欢…你,我怕…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学长、会陪我…玩,没有……像别人一样、嫌弃我笨——”
苏子佩的话还没说完,嘴里忽然涌出一大口鲜血,留在周承宇记忆里的就是那一口鲜血,以及那个人脸上淡淡的满足的笑,好像还有一个梨窝……怎么以前没发现呢?
……
“苏子佩!”
一间简朴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周承宇睁开眼睛,看了看头顶简陋的老式的蚊帐,还是这样子。距离他来到这里已经五六天了,他都把这里的情况摸得七七八八了。
苏子佩死在他怀里的时候,周承宇体力撑不住也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似乎倒霉得遇上了穿越了,还是一个架空的朝代。
身体有一部分记忆不属于周承宇,是原来的这个人的,巧的是,他们俩同名同姓,也幸亏不用再去适应一遍自己的名字。
周承宇的记忆里,这时候据说是秦朝,当然,可不是秦始皇的那个秦朝,完全就是一个没有出现在历史上的朝代,看过几本小说的他,还是大概猜到自己可能是穿越到平行空间了。
而周承宇穿越到的这个地方,只是一个小村庄,叫周家村,不算大,就他这几天适应的感觉,这里的村民还是很纯朴的。
而且,这里没有女的,只有汉子和哥儿。周承宇甩了甩自己的衣袖,好吧,幸亏他还是个汉子,没有那么别扭,不然要他嫁人……那就有点坑爹了。就算单身一辈子,他也不能贸贸然去娶一个不认识的哥儿啊。
他是想泡帅哥,可是,可是这个改变有点突然,原谅他没有反应过来。这几天在村子里也不是没有见过哥儿,似乎跟汉子也没什么差别,只是眉心中间多了一枚据说是孕痣的东西。据说,孕痣越红,越好生养……
周承宇表示,他真的不需要,他对孩子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对于哥儿?算了,单身也是一种幸福,他没有做好那个准备娶一个陌生人。
周承宇有一个毛病,就是对人不熟络,不是跟他相处久的,他很少能够上心的,而且领地意识又该死的强,怎么可能接受一个陌生年代的陌生人跟他一起生活?
再说了,虽然他才大三,他还是懂感情的事的,没遇到那个人,他才不要将就。
而且,苏子佩临死前的表白,该死的戳人心,周承宇每次想起那个释然的笑容和怯怯的声音,心里就涩涩的。
周承宇死的时候才二十一岁,如果这也算死了的话。算了算,他跟苏子佩认识也有十多年了,虽然当时是他年少不懂事,以为人家是女孩子,跑去撩了人家,可是后来他对苏子佩也不算好啊,怎么就让人上心了呢?还说自己不嫌弃他笨?
“唉。”周承宇轻叹一口气,“老天爷,你说你让我过来这里有什么用呢?还不如让苏子佩过来,他还有可能活多一次,至少不要像以前一样胆小了,这里那么多新奇的玩意,他一定很高兴。”
“不过还是不要了,苏子佩性子太软,过来也没用,保不准第一件事就是哭鼻子呢。”周承宇自言自语道。
“周承宇,你命中注定二十一岁这年有跨不过去的一劫,我迫不得已才将你转移到这里来。”一个略苍老的声音响起。
“……”what?
“谁?你是谁?”周承宇猛地坐起来,看了看房间,没有人啊,他不可能出现幻听。他穿越过来已经打破了他的三观,所以现在是要告诉他,世界上还有鬼?
第2章 .木灵
“我不是鬼。”那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我是木灵,由群木繁衍出来的灵。”
“木灵?你在哪儿?”周承宇皱眉,“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在你的脑海里,跟你的意识是相通的,只要你不主动切断和我的联系,我就可以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是,我们一个一个问题来解决。”周承宇盘腿坐到床上,丝毫不见惊慌,如果你的三观已经被打破了,你就不会吃惊了,“首先,你是木灵,这是你的名字吗?”
“我没有名字,木灵,也算是我的名字吧,几千年来都是这么叫的。”
“那就木灵吧,蛮好听的。”周承宇不在意道,“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为什么把我送过来?”还是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里不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是随机应变。我是木雕里面的灵气形成的,已经沉睡了几千年,因缘巧合下觉醒过来,恰好遇上你有危难,我就送你过来了,不然你可能已经没救了。”
一副小孩子求表扬的语气是什么鬼?
“不是,你因缘巧合醒了过来,有我什么事?还把我送过来。”周承宇有点想打人,如果是这样,他宁愿躺病床,也不想来这里啊。
“如果不是这样,那位苏子佩也会死,你们的命轴是连在一起的,而你跟他注定有一段牵扯。”木灵被他不满的语气噎到,好声好气地解释,“你是我的主人,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what?”周承宇一脸蒙逼,“我特么什么时候收了你?”
“你雕刻出来的木雕有灵气,是你唤醒了我,而且在你受伤的时候,我吸收了你的鲜血,认了主,所以才能够跟你在这里对话。”木灵认真道。
“……好吧,我暂且接受这个说法,可你要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吗?这样我很别扭。”周承宇说道。
“这个——我灵气不够,现在没办法化形,得等到我吸收更多的灵气以后,或者你能够把你手上的佛珠借给我住吗?”
周承宇竟然从里面听出了一丝丝羞赧,这是什么鬼?一个老头跟他害羞?
“可以倒是可以,那你怎么住进来?”周承宇应道,这串佛珠还是他妈妈去寺院为他们两兄弟求的,他跟大哥一人一个,大师还在上面为他刻了名字。
可惜,物是人非,现在佛珠还在,也不知道家里会是什么样了。
木灵没有答话,直接化为一道淡绿色的光芒,飞到了周承宇手上的佛珠上,过了一会儿,上面留下了一道繁琐的花纹。
“这样就行了?”周承宇好奇道,拿着佛珠左右翻看,除了边缘处多了一道花纹,也没什么特别的呀。
“嗯,你是我的主人,只有你才能够跟我沟通,其他人都不会感知到我的存在。你可以单方面切断跟我的联系,我却不能,是为认主。”
木灵说道,佛珠里的灵气很足,他很满意地在里面住了下来。虽然他有着几千年的寿命,可其实他也不过一缕寄托的灵魂,如今能够遇到一个满意的主人,他自然是要好好帮助他的。
“所以,你有什么用?我又要做什么?”周承宇撇撇嘴,要是没用他还不如不要呢,平白无故多出来一个木灵,天上可没有免费的馅饼掉下来。
“……只要我能力之内,我可以帮你做不少事。”木灵没有之前苍老的声音,反而是有些清脆的声音,“我可以帮你找木头,找最有灵气的木头雕刻。”
“你的声音怎么变了?”周承宇好奇道,原来不是一个老头子吗?这听起来倒像一个少年。
“我沉睡多年,灵智其实跟你们青年差不多,刚才——刚才是害怕你觉得我太年轻,嫌弃我没用。”木灵不好意思道。
“……,合着我还是要干活。”周承宇躺下去,头枕着手臂,提出要求,“所以,你能不能帮我生火做个饭?这里的炉灶太难用了,好麻烦。”
“主人,我现在不能……我灵力在将你们两个转移到这里的时候就耗尽了……”木灵有些着急,“不过等到我灵力恢复了,也许可以做到。”
“……”周承宇刚想说他没用,忽然愣住了,“你说什么?把我们两个都转移过来?那苏子佩呢?你把他丢在哪里了?”
卧草!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现在才说?!
“!”木灵紧张地连佛珠都一颤,道,“我当时不够灵力,还没把他转移成功,他、他应该也在这个世界,但是不知道在哪儿——我转移完主人就陷入了短暂的休息,今天才能够跟主人聊天。”
周承宇简直要被他气死,你说,你转移不过来就算了,这样子把人丢了,还不知道苏子佩那个性子会怎么样呢,如果不知道就算了,如今知道,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毕竟……那个人以命相救,还默默喜欢了他那么多年,这份感情先不说是否接受,至少周承宇是忘不了了,那个人最后在怀里的染血的样子。
“主人,苏子佩他应该不会离这里很远。我没给他找到合适的身体,他、他没办法像你一样。”木灵嗫嚅道。
“……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什么叫不能跟我一样?难道他还变成鬼了?”周承宇看着佛珠,咬咬牙,“真想把你扔出去!”
木灵抖了抖身体,当然,看在周承宇的眼里,就是那串佛珠动了一下。
“就是,这个世界是有周承宇这个人的,主人的原身是因为阿父去世,受的打击太大,晕死过去,我才能够趁虚而入。可是苏子佩的不行,我只能把他带过来,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份,换句话说,他对于这个世界是凭空出现的,不会有关于这里的任何记忆。”木灵说道,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就像无依无靠的孤儿。
“……行了,我也不指望你能够做什么有出息的事情了。那你能不能找到他的位置?还有,他是凭空出现的,那对以后有没有影响?我们还能不能回去?”周承宇磨牙,头一次那么想发脾气。
“找不到苏子佩的位置,他丢了……不过不会有影响,就是、就是比较陌生而已……主人可以找里正为他办一个新的身份。”木灵答道,“回去应该是不行,至少我做不到。我也是一时情急才来到这里的,不知道怎么回去……”
虽然有几千年的寿命,可我都沉睡了,我还是个孩子啊……
嘤嘤嘤,主人好可怕……
主人老是想着要把我丢出去了怎么办?
“办身份谁不知道?!问题是人在哪儿呢?没有人,我给谁办身份?”周承宇觉得这个木灵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论如何正确的搞死死对头 完: 《论如何正确的搞死死对头》作者:有毒的咸鱼文案谢归心被死对头一剑捅死再睁眼,却成了死对头他爹谢归心:“苍天,你这约莫是在耍我”死对头:吮手指谢归心表示他不想养儿子并把儿子摔地上但……“兄长,就算辰儿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