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之哥完本[美食种田]—— by:五行八卦

[综]柯特的职业选择完本[b: 《[综]柯特的职业选择》作者:炎焱焱文案注:不是柯南,更不是柯基,是柯特!!!!很忧伤继承家族的事业,还是当个无家可归的蜘蛛?这是一个深思而又严肃的选择性问题上有兄长,下有领导;柯特:求助,领导想跟下属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空间之哥
作者:五行八卦
文案
有时候人运气太好也不一定是好事,至少张瑾就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什么事儿他都有转折点啊不是……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运的转折点居然是被人——废物利用,借到人家的床上去做好事!
“小兄弟,帮帮忙,事成之后我们老板不会亏待你的!”
“小兄弟抱歉啊,我们也是没办法的!大街上就你看着长得最干净!”
“小兄弟,你就当做回雷锋!”
可是,他真的不想做这个好事,而且他是男人,这俩大哥你们行行好,放了他好吧?
每一位作者都有一个作家梦,每一位作者都是在不断的更文中成长的,每一篇文章开始的时候,作者本人都倾注自己最大的心愿,希望他会是自己最完美的作品。只是在文章不能流传千古之前,我们都不过沧海一粟,渺小如宇宙尘埃。
八卦感谢所有吐槽的亲,因为你们的吐槽会让八卦看到自己的不足,有时候甚至能灵感爆发。请原谅八卦文章中的不足,八卦会努力成熟起来的、
因为每天的繁忙的工作,以及各种琐事,每天写文的时候,八卦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忘记昨天写了什么,只能从头去看看,或者寻找一些七七八八的资料。
就算是红楼梦那样的名著,也有不爱他的人,每一个作者都有自己的写作手法和习惯,所以,呵呵!请不爱看的,就不要留言了!大家都不容易啊!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瑾,东方尧 ┃ 配角:张良韫,张学兵,张丽华以及一大群 ┃ 其它:空间,生子,美食等
第1章 用脸骗人的人
张瑾紧捏着20元钱,背着一个还带着七八成新的牛仔布背包,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快步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今天是东阳县第六中学放月假的日子,恰逢国家新出台的法定节假日政策,作为北津市重点高中之一的东阳县第六中学,也响应国家号召一次性给学生放了七天假。
七天假!虽然不能寒暑假相比,但对于除了寒暑假还没享受过这么长假期来说的学生们来说,却是值得兴奋的。因为他们终于又能名正言顺的在家睡上好几天懒觉了。正好半个月前刚放过中秋节,现在几乎人人手里都有那么点余钱,于是街道上的热闹不用说。摆在第六中学门前大路上的小商小贩的生意也是破天荒的好。
张瑾对于那些小商小贩的东西并不稀罕,好不容易节省下来二十块钱,他现在就想给母亲买她最爱的甜薄脆。想到母亲吃甜薄脆时的幸福样子,张瑾紧抿的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弯了弯。
甜薄脆是三块钱一斤,十斤就相当于他一个月的生活费,这样的价格不说在东阳区,就是北津市也是昂贵的,因为此刻市区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工资,一个月最高也就五六百。更别说张瑾一个来自农村的学生。
放在平时,不管是节省惯了的张瑾,还是只会对孩子们大方的张妈妈都是舍不得买的。事实上张瑾并不怎么喜欢甜食,但是他知道母亲喜欢,小妹喜欢,更重要的是再过十来天就是母亲的生日,他赚不来钱为母亲买那些在城里同学口中的生日蛋糕,但甜薄脆他现在买得起。尤其是想到母亲曾经说的,等将来他们兄弟姐妹长大了,能赚钱了,每次回家只用给她带点甜薄脆就好了。
所以每次放月假,只要省下点钱,他都会带会点。
这个月中秋节过来的时候,他从家里带了不少咸菜,外爷(念wei四声,外公的意思)又给他煮了不少鸡蛋和咸鸭蛋,再加上下了半个月的雨,天气凉的原因,咸菜他吃了半个月都没坏,所以张妈妈给的三十块钱,要不是最后三天实在忍不住买了几份红烧肉,他能省下的更多。
不过20元钱他也不会全部用来买饼干,若真那样回家铁定会挨揍。估计下个月的生活费还会被减少。要是真那样的话,张瑾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索性他已经想好了,准备只买三斤的甜薄脆,剩下的十一块钱,可以去超市把月头看上的那只钢笔买了。他记得那钢笔好像是四块五,买完再买一瓶墨水,他还能买一本厚实的笔记本。
想到手里的钱能买本厚厚的笔记本,又能买钢笔,张瑾心头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要说张瑾这人除了长了一副斯文儒雅的精明外表外,内在可真不精明。相反语言少的时候,让他爹妈都能抓狂。可偏偏一张脸很是能骗人。或许也是内在性格使然,这小子平时没事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写写和画画,
写写画画自然离不开笔记本,所以他买东西,也最喜欢白纸,信纸和笔记本一类。
一边计算一边直冲冲的往前走,张瑾很快来到了学校旁边的百汇超市,百汇超市说是超市,与现代真正的超市可没法比,首先一点就是它的面积。其实不过六七十来平米,和街头商店差不多,但因为在装修上下了功夫,又套用了此刻北津市还没出现的超市这个名头,在六中这边很是受到学生们的钦慕,但凡有点经济实力的学生,都会来此逛上一圈,而这一圈下来也多不会空手。
张瑾也爱来百汇超市,因为这边的学习用品比路边摊上好看,精致很多。每次过来,他都会仔仔细细的在那个区域挑选一番,遇到喜欢的,省点钱买下来。这次过来他是没时间细细的观看了,直接冲到他上次看过的钢笔所在的区域,没花多长时间就选定了一直黑色的金边钢笔,以及一瓶碳素墨水,在心里计算了下价钱,回头又去笔记本区域挑选了一本带□□的软皮笔记本。
本来他是比较喜欢硬皮的笔记本的,但是挑选之中发现,最实惠还是软皮的。所以最终选择了软皮的。
从超市出来,张瑾直冲卖甜薄脆的摊位,在那边买了三斤的甜薄脆,至此兜里的二十元钱,只剩下四元钱了。
刨去搭车要用的一块五,一会儿还想去吃碗带肉的两块钱的牛杂面条,最后只能剩下五毛钱。
其实面条五毛钱就能吃一碗,就算他今天早上没吃饭,一块钱也够了。但是学校外实惠的牛杂面他已经想了一个月了,回家去母亲可舍不得给他们弄牛肉吃。
“哎,小伙子,玩套圈吧?一毛钱一个,划算的很。套上了就直接拿走。”张瑾正走着,一个面容黑瘦的男人,裂着一张满嘴黄牙的大嘴笑嘻嘻的冲他喊。
张瑾呆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对方,随即才看向旁边地上的东西。
这套圈他以前在镇上上初中的时候就见过,说实话那会他多次想要试试,但均因为兜里没钱,舍不得好不容易省下的几毛钱,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今天,他一眼就看中了摊子第五排的一个粉红色的绒毛玩具,那玩具他在超市里看见过,很贵,要三四十块。三四十块对于后世的学生来说也许就是一顿饭的钱,可是在现在却是很值钱,至少张瑾的伙食费,因为母亲和外爷特意照顾的原因,一个月有五十块钱。但那毛绒玩具也不是他能想的。
看到那个玩具,张瑾立刻就想到自己小妹妹曾经在看电视时说的,要是她能有一个抱抱熊死也甘愿了。
他自己不是女孩子不明白抱抱熊有什么好,可是看到电视的时候,却是觉得小女孩抱着抱抱熊会很可爱。
摊主见张瑾迟疑,笑的更亲切了。
“怎么样,玩一把吗?试试没关系,花不了几个钱。”
张瑾捏了捏手里的钱,抿了抿嘴问道:“五毛钱,能玩吗?”
“能。”老板一听笑的更灿烂了,心说,一毛钱我就让你玩,只要你给钱。
张瑾迟疑了下,递出了一块钱。
本来老板并不想找钱,可惜张瑾这小子本身就是个小抠,愣是盯着老板找好钱才转身去投圈圈。
投圈圈的本事,说实话,张瑾还真是练习过。当然,这绝不是因为他外爷教的那些养生功夫,而是出于男孩子们的武侠梦,梦想自己也能‘小李飞刀’。
不过第一把注定是要失败的,虽然他做了好久的准备,谁知道刚丢出去,轻轻地圈圈就被一阵风给吹外了。只是随着第一把的失败,第二把时张瑾就更加紧张了。心里甚至都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五毛钱啊!一碗牛油面啊!
“哎呦,小伙子运气不错啊!”老板夸张的大叫,顿时引来不少人的注意,“看看,看看,大家都来看一看啊,这小伙子第二把就能套到一个玉佩。一毛钱啊,大家说说,一毛钱到哪里能买到一个玉佩?”
张瑾被老板拉着炫耀而打断了动作,心里也很是别扭,心说:我想要的是绒毛玩具,谁要你的破玉佩!
老板可不管这些,看到周围已经围了厚厚的一圈人,一把将玉佩框在张瑾的脖子上,笑的眼睛都眯了。随便还大声的喊:“来来来,再接再厉。”
张瑾根本不去注意围观的众人,捏了捏手里的圈,深吸了一口气,只是……
可能由于太紧张,本来觉得十拿九稳,一定会成功的圈圈,再一次落空。
老板看到连忙鼓励:“别紧张,别紧张,只差一点了。”
张瑾紧盯着绒毛玩具,又一次做了片刻的思想准备,然后出手。
“哈哈!”人群中响起一阵哄闹,原来大家都看出张瑾的意思,可惜他再次失手。
“笑什么,笑什么,没框到小熊猫,这不是把观音菩萨套住吗。”老板一边说,一边咬牙,心里暗骂眼前这混小子运气也太好了。真正目标没套住,却是连连弄走他的两个宝贝。虽然这些东西也不值几个钱,但价值怎么也超过五毛钱吧。
“哎呦,套住了!”就在老板纠结的片刻,张瑾成功的将最后一个圈套在熊毛玩具的耳朵上。
“老板老板,还有绒毛熊吗?我也要玩,我要两块钱的圈圈。”没等老板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周围响起一片吵闹声,纷纷是要套圈的。
“哎呀,有有有,好好好!”老板一边心里滴血,一边将绒毛熊快速的塞给张瑾,然后快速的收起钱来,心里祈祷今天能把绒毛熊的钱赚回来。
张瑾才不管老板状似赶人的动作,他只知道他这会儿高兴的想要跳起来。可是他一向‘沉稳’。所以虽然心里很激动,但表面仍然是冷冷淡淡,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往车站走的路上,张瑾心情好的连牛肉面都不想去吃了,想到妹妹拿到礼物时的高兴模样,紧抿的嘴角就止不住的往上弯。但到底回家之路到底太远,现在不吃午饭的话,就要饿到下午三四点。等下了车还要走一大段路,那时候才是最折磨的。所以坐上车之前,张瑾到底还是吃上了一大碗肉多汤浓,不同于后世只见清水和肉干的牛肉面。
张瑾今天的壮举。若是换做旁人,那定然是添油加醋一路炫耀到家,可不管是前面的公交车,还是之后在镇上换坐的三轮车,愣是没一个人和他说话,或者询问他怀里抱着的,在此刻怎么看怎么昂贵的毛毛熊的事情。
原因,那实在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小子别看一张脸斯斯文文的样子,其实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你问十句话,人家赏你一句就不得了。
年轻人都有自己的自尊,长此以往自然没有人愿意和这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小子说话了。就是今天有女生刻意的把车里的话题引到毛毛熊上,还恋恋不舍的瞅了他看了半天,人也愣是一眼都没正眼瞧别人。这可真应了张妈妈的那话——我们家二小子那就是个凭借一张脸‘狐假虎威’的呆子。
第2章 倒霉第二个出生
张瑾的老家在距离东阳县最远的一个小镇—南山镇,那是本地包括整个北津市在内都非常出名的地方,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地儿的,但这个出名并不是褒义词。虽然那里在21世纪之后因为家家户户地,养殖多而渐渐的脱贫致富了,但在九十年末和21世纪初的时候,那真是个用老农民的话说——就是连扣掉的鼻屎都含在嘴里舍不得丢的地方。
张瑾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又穷又抠的小镇,哦!错了,应该是小镇辖下的一个叫卧牛村的山疙瘩里。
山疙瘩,用普通话解释就是山窝窝或山坳的意思。
不过说什么山里人穷,走出去就有自卑感这点,张瑾本人是绝对没有,因为在他们那边,卧牛村是出了名的大村子。据说光是人口就是旁边几个自然村里最大村子的十倍。
大村子象征着什么?对于没见过世面的山里人来说,那就是荣耀,就是骄傲的资本,和别的村打起架的时候,都格外的有气势。
所以说住在山疙瘩什么的,张瑾心里真没一点身为穷乡僻壤的山里人的自卑感。
更别说张瑾家在卧牛村也是响当当的,因为他爷爷是卧牛村有名的老木匠,卧牛村以及附近村庄的人,但凡有个木匠活,几乎都是找得他爷爷。他父亲后来又是村里有名的泥瓦工,现在还成为了当地的包工头,虽然就算如此赚的钱也没外面的人多。但一家两个能赚外快的劳动力,还是让周围大小村子的人羡慕以及巴结。
八十年末闹饥荒那会儿,村子里家家户户穷的半年吃不上菜,他们家却是能一个月有一次荤,当然这个荤也有张瑾的外(wei念四声)爷,也就是外公的功劳。
与张瑾的爷爷和父亲相比,他外爷的职业算是非常体面的,虽然是个没有证的,但在九十年这会儿别说南山镇,就是东阳县县城百分之九十的大小村子,你也找不出几个带执照的医生。
没错,张瑾的外爷张良韫就后世鼎鼎有名的赤脚大夫。
你可别小瞧这赤脚大夫,在证书那玩意儿还没统领天下的时候,在国家还没规定无证不能行医的时候,大多数时候大家生病的时候,首先相信的就是他们。
虽然与别的村子的赤脚大夫相比,张良韫这个赤脚医生很多时候喜欢给大家用中药,但中药便宜不是。没钱的时候,自己上山去采点,再去问问大夫要怎么服用就行。
就算九十年代小学课本上,s会主义g家已经告诉我们中医是迷信,是巫术,但中年以上的人们对此的信任也没多大动摇。中国人上下五千年都信任这个了,难不成这东西能牛逼的骗了咱们老祖宗一万年?而张瑾的外爷张良韫在医术上也的确有些本事,连镇上,甚至县里的人都慕名而来,还往往能很快的药到病除。
不过对此,作为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张瑾还是不屑的,他坚决抵制一切类似巫婆巫师的‘熬汤’行为,就算他感冒发烧时,外爷的一碗药就让他神清气爽,就算在初中之前他就已经背诵完了中国的四书五经,黄帝内经等。知道中医这东西并非迷信。
但是,就如同他妈说的那样,自己这儿子就是一顽固不化的榆木疙瘩,只要他讨厌的,他就坚决的将其归类为不合理。并且还能找一大堆理由申述其危害。想要改变他,除非你使用暴力强制性的。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暴露了张瑾的另一个性格,那就是胆小。废话,你从小在暴力中被打到大,你也会胆小起来。
于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理解,张瑾之所以不喜欢中医,可能最大的原因就是小时候被强制性的学习了太多关于中医的知识,爹妈的望子成龙大计太猛烈了,这小子提前叛逆了。
也因此,一直以来,张瑾都认为自己比较倒霉,为什么自己要是家里的二儿子,要是自己早生个一年,或者晚生个两三年,不就解脱了?
说道这个,就不得不提张瑾外爷张良韫以及他妈的来历了。
据说这位老爷子也是有一段传奇经历的,要不然他当年就不会只身带着才十几岁的女儿,被下放到这里。
不过,老爷子的传奇具体是什么,他一直没说。村里流传的多是人们的猜测。但是老爷子会武,是个‘神医’这一点也是得到大家统一验证的。
那什么结束后,老爷子也没带女儿回去,甚至直接将女儿下嫁给了村里的老木匠的儿子小木匠。但是当年二人结婚的时候,老爷子向老木匠,也就是张瑾的爷爷提出一个要求,就是两人结婚后,第二个儿子必须跟妈姓,然后继承他的传承。
对于这个要求张瑾爷爷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倒不是因为两人都姓张,跟谁姓都姓张。而是老木匠人老成精,知道这老头有真本事,而那些真本事可比他这木匠活要体面多了。说不好自己孙子将来就能名扬天下。
拯救厌世大佬完本[耽美]—: 《拯救厌世大佬》作者:大漠孤烟文案因为一次探险,星际的暗黑帝王孟程军陷入了厌世沉睡,没有他带领的手下陷入了混乱,他的手下没有办法,只好派人把身为联邦首席入梦师的萧橪请来 萧橪在无奈的之下答应了,治愈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