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巨星 完结+番外完本[年下生子]—— by:欲晓

重度诱惑完本[np耽美]——: 《重度诱惑》作者:叶昕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正剧 强攻强受 H有3P文,二攻一受,爷们儿受,这次走黄暴香艳剧情(?)路线,仍旧第一人称第1章 “重、重哥!你怎么……您怎么也在这儿?”眼前瘦得跟玉米棒子的男人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乱世巨星
作者:欲晓
文案:

cp:江北延x陆漓
副cp:任袭x何屿年
江北延:主吉他手
陆漓:主唱
任袭:贝斯手
何屿年:鼓手
尘封十年的乐团正要重返巅峰,陆漓却发现自己居然被弄大了肚子?!而孩子的父亲,则是乐团的另外一名成员……
一个拥有豪门家族背景著名乐团主吉他手攻x律师家庭出身著名乐团主唱床下清冷床上yd双性受的故事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北延,陆漓 ┃ 配角:任袭,何屿年 ┃ 其它:双性,生子,欲晓,乱世巨星
==================

☆、第一章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法庭上,陆漓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今天来听审的人有点多,被人群散发的热气包围着,让他胸口发闷想吐,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异样,他只能努力保持着沉着冷静,有条不紊、简明扼要地阐述着自己的证词。
但陆漓却不知道,自己努力表现出的样子,看在别人眼里,像极了一株独立在高山狂风中的植物,有种让人不敢接近的清高。陆漓的声音非常好听,即使是在法庭这种地方以律师的身份说着那些枯燥的话语,也让人觉得身心舒畅,像夏夜里的一席晚风。
坐在听审席最后排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从头至尾只盯着陆漓一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热,他发现陆漓身上的白衬衫背面已经被汗湿了,明明这里面开了空调。在法官落槌,案件结束的那一刻男人才起身从后门离开。
顺利打下这场官司的陆漓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嘴唇微抿,脸色青白。回国一个多月,他一直没能好好休息,这两天更是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结束了这场财产纠纷案,这场官司委托人原本请的是自己的父亲陆证齐,但因为父亲前几天突然生病住院,眼看开庭在即,和委托人商量之后,才决定将这件案子的所有资料转到自己手上,这是陆漓回国之后打的第一场官司。
还未出庭外面便传来一阵骚动。
“好像来了不少记者,陆律师,要不你从后门先离开吧?”
女委托人似乎也了解一些陆漓以前的事,只是没想到真的会来这么多记者。
“嗯好。”陆漓整理好手上的文件,点了点头先行离开了,除了是为了躲记者,还因为他身体真的实在不舒服。
回到家,陆漓只匆忙跟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打了声招呼,连厨房里多了一个人的身影都没注意到,便进自己房间的厕所吐了起来。
早上开庭前陆漓只喝了一点咖啡,已经全部吐了出来,但胃里却还在翻江倒海,陆漓吐到后面只剩下干呕。
“儿子这是怎么了??!”发现异常的陆妈妈连忙跑了进来,一脸担忧地抚了抚儿子的背,“怎么会吐这么厉害?”
“妈,没事。”陆漓漱干净口,顺便洗了把脸,对着母亲摇了摇头,“可能因为今天太热……”
“等下吃过午饭去医院看看,刚好要给你爸送饭。”
陆漓摇了摇头:“妈,我真没事。”
“那个……我给你倒了水。”一个轻柔的女声从门口边传来,陆漓这才注意到家里还有一个人。
看出了儿子的疑惑,陆妈妈把女生手里的水杯接了过来,对陆漓道:“这是徐律师家的女儿徐媛媛,大学毕业两年现在是杂志编辑,之前就说想认识认识你了,但是你一直在国外没有回来。”
陆漓点了点头,跟女生打了个招呼,心里也明白了几分,虽然自己的身体和普通男生不太一样,但是母亲还是相信一定可以找到能接受他的女孩子,然后结婚成家……毕竟他现在也已经不算小了,之前母亲就给他安排过相亲对象,不过直接来家里的,还是第一个。
餐桌上,叫徐媛媛的女生似乎对陆漓的兴趣很大,问了不少问题,但陆漓始终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
“没想到有一天我能跟曾经‘4th’的主唱吃饭!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可能是因为太开心,徐媛媛终于感慨了出来,但是陆漓的身体却随之一僵。
原来如此。陆漓在心里想到。
“十年了,陆漓哥你还是没什么变化呢!皮肤好得连女生都羡慕!”
“你知道吗,初中时候我们学校的女生对你们可痴迷了!但是好可惜啊……一眨眼就十年了,现在还有好多媒体时不时会报道你们呢,而且以前好多节目说想让你们合体,但都没有实现……”
“为什么突然解散了呢……陆漓哥你跟其他成员还有联系吗?”
陆漓夹了一小块白嫩的鱼肉放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些想吐。
“没有。”轻轻吐出这两个字,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
似乎没想到真的是这样,徐媛媛瞪大了眼睛,有些难过的样子:“好可惜……跟江北延也没有吗,我记得你以前跟他关系特别好呢。”
听到江北延的名字,陆漓没注意到自己连动作都顿了下来,好像身体的血液都在逆流一般开始发热,心脏“怦怦”直跳,原本一直想忘记的画面在一刻又浮现在了脑海里,身体像是有记忆那般的颤抖,那种熟悉的电流窜遍全身,下面某处又热又痒,尤其是想要被触碰的深处,骚痒得深入骨髓,不用触碰也知道那个不属于男人的雌穴已经湿漉漉一片。
没想到有一天,只是江北延三个字,就能成为他的chun药。

☆、第二章

陆漓到医院并没有看病,只是探望了一下父亲并告诉他这场官司的结果,尽管猜测委托人应该比自己更早一步把这个喜讯传给了他。听到这个消息的陆证齐看上去非常高兴,他和陆漓的妈妈都是律师,婚后经营了自己的事务所并且越做越大,夫妻俩从小对儿子的要求就比较严苛,哪个阶段要做怎么样的事,都是规划好的,只需要按部就班,他们最大的期望当然也是儿子将来顺利从法律专业毕业然后接手家里的事务所,如果不是高中时候,陆漓突然走了偏路,也不会到现在十年了,才在国内打下第一场官司。
不过……看着现在的陆漓,陆证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毕竟他一直都清楚自己这个儿子有多优秀,不论是哪方面,不过让他遗憾的,还是陆漓身体的缺陷……
陆漓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肚子还是有些不舒服,今天中午他吃了胃药,结果没多久又全都吐了,可能不是胃病吧,陆漓想。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八点,自己十点要到那边,还是早点出发吧,陆漓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背起床头的吉他,再次出了门。
关于他在酒吧驻唱的事,父母都是知道的,他们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明白,这是陆漓对音乐最后的坚持。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陆漓驻唱的地方,不是他们以为的小酒吧,而是比酒吧高级得多的大型会所,这个地方,是何屿年介绍给他的。何屿年是当时他们乐团里的鼓手,长着一张娃娃脸,抿嘴笑的时候还有梨涡,看上去有几分稚气的可爱,也是他们四个人里最小的一个,不过熟悉的人都知道,何屿年打鼓的时候,会像一瞬间换了一个人,有种让人惊叹的爆发力,正因为这样的反差,何屿年在“4th”里也有着超高的人气。午饭时陆漓并没有对徐媛媛说实话,他并不是跟“4th”的人都没有联系。只不过,他跟江北延……
陆漓摇了摇头,赶走了自己的思绪。因为身份特殊,陆漓在这边驻唱都会戴上遮住上半边脸的面具,原本他并不想这么做,但是经理笑着告诉他不要太低估了自己的人气,如果被人发现“昔日偶像沦为酒吧驻唱”,指不定会写出多少东西呢。陆漓只好乖乖戴上了面具,加上会所里昏暗的灯光,这一个月来,倒也没被人认出来过,虽然时常会被人觉得声音有些像陆漓,但并没有人怀疑,因为十年前,陆漓的声音还很生涩,带着一股属于少年的青草味道,而现在的陆漓,无论是声音还是唱歌技巧,都比十年前更成熟,不过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股纯净的少年气,又似乎从未改变过。
陆漓很少在公共场合再唱他们以前组合的歌,连自己最喜欢的那把电吉他,也基本不再带出来,现在带着的都是民谣吉他,这家会所不像普通酒吧那样嘈杂,坐在大厅的客人都只是来喝酒聊天,所以陆漓大部分时候都是坐在椅子上抱着吉他弹唱一些国内外的民谣。
不过……从刚刚开始,陆漓唱歌的声音忽然有些抖,看向前方的目光也有些闪躲,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庆幸自己戴着面具。
江北延一进门,酒吧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一部分人是惊叹他的英俊帅气,还有一部分人则认出了他是谁,开始拿出手机疯狂拍照。
即使隔着一段距离和拥挤的人群,江北延的眼神还是一瞬间对上了陆漓。
四目交接,陆漓只顿了一秒,立马移开了目光,但四肢却像僵住了那般,差点连音都弹错,声音更是带上了轻微的颤抖,当然这一切除了江北延,并没有人注意到。
幸运的是,江北延并没有往陆漓那边看太久,经理便迎了上去,恭敬地鞠了个身,不知道说了什么,江北延随后进了电梯。这家会所的二、三楼都是独立的包厢,看他的样子,可能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吧,陆漓思忖到,他应该没有认出自己,只是一秒而已,自己还戴了面具,不可能会被认出来……这么想着,陆漓才放松下来。这是他回国之后,第二次见到江北延。至于上一次……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但想到那晚的情景,陆漓身体又燥热了起来,仿佛自己的喘息声还回荡在耳边,那种阔别十年的温暖,让他从内心深处着迷和贪恋,但是又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贪恋这份温暖,所以只能把心里的那种感觉生生压下。
果然身体又起了变化,陆漓尴尬地掩饰着,幸好抱着吉他,让他不至于在这种地方出糗,不过,后面的演唱,陆漓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了。
又一首歌结束,经理突然小声地从后面叫他。
“怎么了吗。”陆漓取下吉他,有些疑惑地从舞台上下去。
“今晚就到这里吧,老总找你……”经理的神色有些犹豫,像是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老总?”
“对,你上七楼,他在那里等你。”
“嗯好。”虽然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找自己,但陆漓还是把吉他放在休息室然后出去了,他到这里一个多月,并没有见过这个会所的老板,所以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电梯起落的瞬间都让陆漓有些晕眩,刚刚唱歌的时候感觉还好一些,现在停下之后又开始想吐。这种时候可不能吐啊,陆漓努力深呼吸忍耐着。
踏出电梯之后发现整个楼层只有一个房间,应该是这里吧,陆漓抬手按了按旁边的门铃,很快便听到“滴”的一声,门自动打开了。
“您好,请问……”等进门后看清里面的人,陆漓到了嘴边的话就这样停住了,这一刻空气像是瞬间冻结了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小受原来的名字重名的太多,有些严重的已经导致了出戏……
于是在大家微博投票之后,我做了一番痛苦到谢顶的挣扎,决定把小受的名字加个三点水改名叫陆漓,原因很简单,水多(咦,我在说什么,doge脸)

☆、第三章

怎么会是他?!陆漓脑子一片空白,经理没告诉过自己老板是谁就算了,何屿年居然也敢瞒自己……
就在陆漓脑海里思绪万千的时候,江北延从椅子上起了身,脸上带着玩味的笑看着他:“你好像很意外。”
其实江北延也是今天才知道陆漓居然在自己手下的其中一个会所驻唱,他平常很少过这边,新招了驻唱歌手这种事他自然也不会太关心,如果不是何屿年那小子说漏了嘴,他可能很久都不会知道。今天特意从会所的正门进来,就是想确认这件事。一进门,根本不用看陆漓那张脸,只听声音江北延就知道一定是他了。
“你……”好一会儿,陆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但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男人,脑子里乱作一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有一颗心脏在乱跳,不过即便如此,陆漓表面上还是强装着淡定。
这时候江北延已经走到了陆漓身边,一只手撑在他身后的门上,因为身高的优势,看上去像是把对方圈进了怀中,而另一只手则慢慢抬起,在快要碰到陆漓的脸时,对方突然闪躲了一下。
看到陆漓这个冷淡的模样,江北延虽然心里有些不快,但是脸上却仍带着笑:“为什么不把这个摘掉。”
抚摸着陆漓脸上的面具,江北延慢慢将它拿了下来,那张精致的面容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和今天白天在法庭上看到他的时候一样,微抿着唇,漂亮的眼睛里面流露出的光芒冷淡又防备,像一株让人不敢亵渎的植物,江北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十四年前自己刚刚认识的陆漓,那个开学没多久就被全班同学调侃为“学霸冰山美人”的班长抱着刚收齐的作业撞在自己身上,本子散了一地,他弯下身子去捡,透过白色校服衬衫的领口,江北延看到了他漂亮的锁骨,就这样第一次产生了心悸对感觉。当他蹲下来帮陆漓一起捡作业本时,对方抬起头,轻轻说了一声“谢谢”,少年干净的声音里仿佛带着特殊的草木香,眼神却有些清冷。那是江北延第一次和班上最听话的好学生陆漓产生正面交集,原本他并不是太喜欢这个假清高的人,没料到这件事却成为了两人缘分的开始。
收回思绪,江北延嘴唇几乎要贴到对方的耳朵:“你以为我是要碰你哪里。”面具无声地落在地毯上,江北延的手轻抚着陆漓的脸。
陆漓身体一颤,对方口中喷出的热气好像瞬间通遍了全身,连骨头都有些酥麻,刚想把对方推开时,却被握住了手腕,下一秒,江北延吻了上来。
“江北延……!唔……”对方滚烫的舌头霸道地钻了进来,陆漓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坏掉一般无法运转,心里莫名有些酸涩,他不知道江北延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说着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也分别了这么多年,却跟自己回国的那晚一样,莫名其妙上来就做这样的事。陆漓知道如果继续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但是身体和想法却无法达成一致,这些日子以来,光是听到江北延三个字他身体都会难受不已,更别说现在正被这个人吻着,原本就难以启齿的地方湿热感非常强烈,以前的回忆像是凶猛的洪水侵袭而来,打开了阀门就再也关不住。被对方压在门上厮吻的陆漓怎么推搡都无济于事,因为他乱动只会被吻得更深。
“别动。”江北延声音已经沙哑了,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
陆漓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已经冒汗了,就在这时,他的胃突然又开始不舒服起来。
“你放……啊……”想让对方放开,但是陆漓一挣扎,江北延就以为他是想逃,所以压得更紧,被吻住的陆漓又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舌头被对方吸得越重,陆漓就感觉越不舒服,尤其是自己接吻时经常忘记呼吸,所以很容易犯晕,想吐的感觉在这时越来越明显。而这时候江北延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正从自己腰侧慢慢往下摸,陆漓感觉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
在对方摸到自己屁股的那一刻,陆漓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了。
“我……”还来不及问洗手间在哪里,陆漓没有忍住突然就这样吐了出来,而站在他前面的江北延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吐了一身。
“??”难道被自己摸几下有这么恶心……刚刚被推开那个瞬间的不满都已经抛在了脑后,现在的江北延一副“十脸懵逼”的表情。
完了。陆漓脑子里刚冒出这两个字,就吐得更凶了。
看着进厕所之后依然吐得天昏地暗的陆漓,江北延很快便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神色有些凝重,心里虽然担心,但是出口的话却有些像责备。
“不舒服还来工作,你果然还是老样子,每次生病都只会自己硬抗。”
江北延无意的一句话,似乎两人的都在瞬间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空气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哗哗的水声。
缘至此生完本[耽美虐恋]—: 《缘至此生》万念若尘文案:万年以前,青鸾火凤两神鸟在南海菩提树下修行,死后其魂魄落入人间经历千百轮回,却难相见最终相遇之时,虽不识彼此,却难耐灵魂深处的爱情蛊惑无论是善是恶,是正是邪,是寻觅还是等待,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