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冠禽兽完本[调教养成]—— by:mnbvcxz

暗杀游戏 完结+番外完本[悬: 《暗杀游戏》作者:蝉刀特别提醒:关于本文攻受属性,请仔细阅读文案,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开正文,不接受任何意义上的恶意拍砖,谢谢合作一封神秘邮件,安淳莫名其妙被卷入一个中二又荒唐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大家都要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衣冠禽兽》作者:mnbvcxz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温馨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在外面是风度翩翩好男人的温柔总裁
回家后就开始对自己的儿子进行各种不可描述的蹂躏欺负
史上最好欺负的小美人受,亲父子年上
调教+养成
第一章 被当成棋子收养的亲生儿子
陆南在福利院待到六岁,才被陆培的秘书带回陆家。
六岁的陆南垂着小脑袋坐在陆培家的客厅里,乖乖地坐了整整一天。陆家的保姆阿姨给他端来点心和果盘,他也只是吃了小小的一口。福利院老师说这是去别人家做客的礼貌,一定要吃一点。但是不能吃太多,那样会被笑话。
陆南已经很懂事了,他默不做声地竖起小耳朵,悄悄听着阿姨和陆培秘书的谈话。
呆坐的这一天他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能离开福利院。
陆培的妻子很难生育,也许一生都不会有孩子。陆家老爷子几次三番敲打陆培,劝他离婚之后再娶一个,否则就把陆培的弟弟妹妹调回总公司准备继承家业。
爱人事业陆培两样都不会放手。为了安抚老爷子,陆培干脆把早年在外面胡闹留下的这个小麻烦接回了家。
陆南小心地观察着这栋装修精致奢华的大房子,像只胆怯的小动物在打量陌生领地,试图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陆培和妻子罗霏然直到天黑才回来。
陆培推开家门看到沙发上那一团小玩意儿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他差点忘了今天派人去接了这个小东西。
保姆阿姨拿着毯子出来,无奈地笑着指指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小孩儿。
陆南今天神经紧绷了一整天,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的骨架比普通的六岁孩子还要小一点,膝盖蜷在胸前,双手不安地抱着自己单薄的肩膀。小孩儿看上去好像有点感冒了,微微张着嘴呼吸,发出细小的鼾声。
陆培心中涌起一点奇怪的酸软。
他的儿子看上去真小,软乎乎的小脸蛋还没有他手掌大。小家伙在沙发上睡得很不安稳,两道纤细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今晚先让他在客房睡一晚,”陆培本打算带小孩儿见老爷子一面就再送到别处养,可他这会儿忽然改变了主意,对保姆说,“你明天联系一下高驰的工作室,让他过来新装修一间儿童房。”
陆南第二天醒来时果然感冒了。
他茫然地坐在陌生柔软的大床上,吸着通红的小鼻头。
那个他看过照片的英俊男人一脸冷漠推开了门:“穿好衣服,一会儿跟我去医院。”
陆南开心地用力点头:“嗯!”他以为陆培发现他感冒了,可陆培却带他去了医院鉴定室,取DNA样本。
取血的针头扎进肘窝血管里,因为感冒而又酸又胀的眼眶里眼泪止不住地啪嗒啪嗒往下掉。陆南努力憋着不肯哭出声。他在一种自己还没明白原由的委屈中,终于知道了自己在陆培心中是谁。
是陆培不喜欢,却不得不带在身边的亲生儿子。
不是亲情,不是关爱,甚至不是怜悯。陆培只是需要一个儿子,来增加他事业的筹码。
陆南咬着下唇,用袖口擦着脸上的泪水。
就算委屈难过,可陆南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才能活下去。
他模样漂亮可爱,在陆昆仑膝前甜甜地叫一声:“爷爷。”叫得老爷子心中欢喜,没怎么为难就认下了他这个来路不正孙子。
陆南极力讨好着陆昆仑,也极力讨好着罗霏然。
他很想亲近陆培,可是他不敢。
陆培个子太高了,成年男人居高临下的眼神总是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陆南就这样在陆家慢慢长大了。一开始陆培显然不耐烦见他,送他去上了寄宿学校。等陆南上了高中,陆培却莫名其妙地让他办了走读,每天由公司后勤部的司机接送他上学。
陆南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一辆单车,怯怯地给陆培打电话说不用麻烦别人了。
陆培当时正在忙,在电话里冷淡地说:“随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于是学校和家之间那条短短的路成了陆南最自在的时光,树叶间凉飕飕的风往脖子里钻。校服衣摆被吹得鼓起来的时候,陆南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小鸟。
不过他不会在那条路上呆太久,十分钟之内就会回家,和保姆一起准备晚饭。
就这样准备了很多年。
陆培和罗霏然很少回家吃完饭,但陆南每晚都认真做好几样菜。他听说陆培爱喝鱼汤,所以每晚都炖一锅鱼汤,乳白的鱼汤里放上两颗泡椒几片柠檬,浓郁的香味中带着爽口的酸辣和清甜。
他们就算回家吃饭,也要回来到晚上九点之后。陆南把保姆阿姨推出去休息,自己在厨房慢慢地熬着鱼汤。
客厅外传来了开门声,保姆在外面说:“先生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陆南没想到陆培这么早回来,他还在厨房穿着大号的小熊睡衣。怕陆培看到不高兴,陆南慌慌张张地扔了汤勺想跑回卧室换衣服。
刚跑出厨房门口,却一头撞在了男人坚硬的肩膀上。
大概是小时候耽误了发育,或者陆南没有遗传到陆培的身高。他今年十八岁了,却只有陆培的肩膀那么高。身形也十分单薄,班里男生力气大一些的,单手就能把他拎起来。
陆南小小地叫了声“疼”,揉着撞红的鼻子不知所措站在原地。陆培刚解开领带,领口沾着半个唇印,还有女式香水和男式香水混杂在一起的味道。陆南怯怯地抬头偷看陆培的表情。
陆培皱着眉问:“炖的鱼汤?”他张口就吐出一股浓重的酒气,像是已经喝了不少酒。脸上却一点醉意都没有。
陆南嚅嚅地说:“还……还没炖好……”
陆培眉头皱得更深了:“你炖的?”
你以前喝的也是我炖的。这句话陆南没说,一双大眼睛里眼珠滚来滚去。他这回确定陆培大概是真的喝多了,清醒的陆培绝对不会和他说这么多话。
陆南心中是恐慌的,可内心深处却涌起一丝很细微,却让他心跳都乱了的欣喜。他下意识地想和陆培多说几句话:“再等……再等十分钟就可以喝了。”
陆培“嗯”了一声:“跟我来书房一趟。”
陆南忐忑不安地跟进去。陆培以前从不让他进书房,今天可能是真的喝了很多酒。
书桌很大,桌上就算堆着十几摞文件,也有一大半是空着的。
陆南不知所措地站在桌子旁:“罗阿姨没有……没有回来吗?”
陆培有点晕眩,他今天喝了很多酒。他坐在了椅子上,如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小脑袋好像害怕他一样使劲低着,额前黑色的发丝晃来晃去,又乖巧又柔软。
他的儿子眉眼长得越来越像他,但五官要柔和许多。不知是因为像他妈妈,还是因为脸上稚气尚未完全褪去,所以看上去才像棉花糖一样。
应该会……很软很甜?
陆培迷迷糊糊地想着,忍不住伸手在儿子的小脸上捏了一把。
唔……果然很软。
陆南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陆培以前从来没对他做过什么亲昵的动作,就算最寻常父子之间的搭肩和拍后脑都没有过。
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陆培究竟怎么了,男人宽大的手指就搭在他后腰上,蛮横地把他整个人拽进了双腿间。
陆南陷在男人宽阔的胸膛间,男人粗糙的手掌隔着薄薄的睡衣,正用力揉着他圆翘的屁股。陆南害怕得呼吸都快停下了,声音里带了恐惧的哭腔:“爸……爸爸……你要做什么……”他和陆培的相处中总是会刻意避开这个称呼,这次却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他害怕得发抖,却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几乎软在了男人怀里。
“老爷子过几天就打算退位了,”陆培在那具柔软纤细的身体上发泄着自己的焦躁,故意用低沉恶毒地语气咬着儿子柔嫩的耳垂,“那我留你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处呢?”
陆南眼眶中盈满泪水。恳求的话堵在嗓子眼里,却只有呜咽的声音。
在陆家十二年,他总是做噩梦。
梦到罗霏然拿着孕检账单开心的笑,梦到陆培把他扫地出门。梦到他在孤儿院里被抢走的元宵节糖果,还梦到过很多很多……更可怕的事情。每当哭着在午夜醒来时,剩下的夜晚就会缩在被子里发抖。
陆南害怕被赶走,他总是害怕。为了留下,他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
“不要……爸爸……”陆南颤抖着把脸埋在男人颈间,默许陆培在书房脱光了他的衣服。这样……就不会被赶走了吧。
陆培并没有醉到失去理智的程度。可他的儿子好乖,就算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已经因为恐惧哭成了花猫,仍然乖乖地留在他怀里。赤裸着,一丝不挂地留在他怀里。
陆南的屁股又软又翘。陆培抬手狠狠拍了一巴掌上去,雪白的臀肉轻颤着,怀里陆南委屈地轻轻呜咽了一声。
陆培是手指找到了陆南臀缝间那个紧致的小肉洞。穴口是嫩嫩的粉色,又干涩又紧致。陆培一根手指蛮横地闯了进去。
“爸爸……”陆南在他怀里绷紧了身体,抽泣着,“好疼……爸爸……”
里面确实太干涩了。陆培把手指抽出来,继续揉捏那两瓣雪白圆翘的小屁股。怀里的人哭声都被揉得变了调,一声声地叫着“爸爸”。
陆培想:这是我儿子啊,亲生的儿子。
这种想法在血管里激动地到处乱窜,那些剧烈的情绪,说不清是罪恶感,还是因为乱伦而更加兴奋了。
第二章 第一次(禽兽的蛋蛋
陆南曾恐惧地以为自己会被陆培在那张书桌上要了。可有人在外面敲了敲书房的门,罗霏然的声音带着轻快的欢喜:“陆培,出来吃饭了。”
陆培应了一声。怀里小孩儿已经被他打肿了屁股,哭得一抽一抽的。陆培酒醒了大半,心中浮起丁点一闪而过的愧疚。
他给陆南穿上衣服,温热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小孩儿的后颈:“去吃饭吗?”
陆南情绪低落地摇摇头。他很少拒绝陆培的问话,摇完头后忍不住又开始恐慌。陆培很少责备他,可陆南就是怕。
陆培迟疑了一下。他的儿子头发很软,摸起来手感十分好。于是陆培忍不住多摸了两下才说:“那我先送你回房间。”
陆南轻轻“嗯”了一声。他有些恍惚。陆培以前从没有抱过他,更别说这样抱着走很长很长的路,一直走到楼上的卧室里。
皮靴踩着木质的楼梯,发出像心跳一样的的声音。
一阶,两阶……
踢踏,踢踏……
陆南默默数着台阶,在爸爸怀里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他睡着了。
这一觉陆南睡得格外香,他梦见了放学回家的那条路。阳光斑驳地落在泊油路上,落在他的头发和手背上。不知名的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欢快地飞向天空。
陆培端了牛奶和煎蛋上楼,打算把小孩儿叫起来再吃点东西。
那个小家伙来他家第一天就是这个睡姿,把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窝在沙发上。
后来陆培听从朋友的建议给他换了几次适合少年儿童睡的床,可陆南还是用这个姿势睡觉。罗霏然为这事儿还一度担心会影响陆南的身体发育,去问了几个医生朋友。医生们的建议很简单,小孩子太缺乏安全感,需要父母的陪伴和安抚。
哄孩子这种事,罗霏然的身份做来尴尬,她向陆培提过几次。陆培每次都是含糊敷衍的态度,她也就不再多说。
陆培看着床上那小小软软的一团,有一点懊恼。他试探性地伸出手,轻轻覆在了陆南的头顶,温柔地抚摸了两下。
陆南半睡半醒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声音又轻又软,还有几分带着睡意的困惑:“爸爸?”他好像是觉得自己仍然在梦中,不信陆培居然会在这里。
陆培沉声道:“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啊?”陆南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柔软的黑发乱糟糟地堆在头顶,也不知道是被谁揉的。
陆培手机邮箱里收到了新的工作邮件,他说:“明天我让小王送你上学,别骑单车了。”
陆南失去了那条小路,低头咬着下唇掩饰自己的不开心,轻轻“嗯”了一声。
罗霏然在阳台抽烟。她披着风衣外套若有所思地看着远处夜景,风吹得长长的卷发落在了红唇上。
陆培站在她身后,也抽了一根烟,咬着烟问:“出什么事了?”
“小事,”罗霏然把烟按灭在栏杆上,“依婷又闹脾气跟我喊着要出柜。已经安抚好她了,不会影响天荣影业的股价。”
陆培“嗯”了一声,仍然干咬着拿根烟:“下周依婷不是要去巴黎看秀吗,不如你也休个假去陪她玩几天。”
“你巴不得我走对吧,”罗霏然笑吟吟地回头看他,“行行行,我走行了吧。”她扔给陆培一个打火机,“有些事你和南南说开了也没什么。那孩子打小聪明,知道了也不会给你惹麻烦。”
陆培出神地想着小孩儿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深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第二天放学后,陆南被司机送到家门口。
可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按下门铃。可开门的不是保姆阿姨,而是陆培本人。
陆南愣住:“爸……爸爸?”
家里空荡荡的,保姆和罗霏然都不在。陆培还穿着衬衣和西装裤,像是刚从公司回来不久。
陆南小心翼翼地踩着地板:“爸爸,你今天回来的好早。”
陆培长臂越过他的肩膀,关上了他身后的门。
随着关门声,陆南心口又跳了一下,他人也忍不住往后跳了一下,背后的耽美文库压在了门板上。
陆培把他的惴惴不安尽收眼底,冷笑:“想跑的话,我打开门让你慢慢跑怎么样?”
陆南慌忙摇头:“没……没有……”
陆培把小孩儿欺负得红了眼眶,心满意足地低头亲了他一口:“乖,听爸爸的话,嗯?”
小家伙一直很听话,又细又白的手指紧紧抓着耽美文库带:“爸爸,我……我去换衣服……”
“不用,”陆培抱起了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儿子,连耽美文库都没让他摘,“穿着挺好看的。”
陆南紧张地抓着爸爸肩膀上的衬衫,惶恐不安地被抱进了主卧里。
主卧里有一张很大的床。
陆培把儿子连人带耽美文库一起压在了床上,带着薄茧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小孩儿柔嫩的小脸:“南南,把裤子脱了。”
陆南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了。他当然可以拒绝陆培。拒绝这种扭曲,不正常的,违背一切伦理道德的关系。但他拒绝了,就会被扫地出门,就再也不能叫陆培一声爸爸。
他心中仍是满满的迷茫和委屈,手指颤抖着放在校服腰带上,努力了许久也没有积攒起走开脱下裤子的勇气。
陆培今天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了,他慢悠悠地脱了儿子的球鞋,握住那只柔软的脚掌,隔着白袜轻轻揉着:“南南,你不听爸爸的话了吗?”
陆南委屈得快哭了,他用力咬着下唇,拽着校服裤子一点一点扯下去,露出白色的棉布内裤。
陆培愉悦地看着他漂亮的小儿子在他身下自己脱掉了裤子,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小细腿。大腿上的肉因为紧张而微微发着抖,让陆培想起公司女员工经常吃的那种椰果布丁。
陆培帮他把内裤一起脱掉了。还没完全发育的粉色肉棒软软地垂在大腿之间,压着两颗圆滚滚的小卵蛋。陆培满意地摸了上去:“南南,把腿张开,让爸爸好好摸你。”
小孩儿乖乖张开了腿。他上半身还穿着校服,胸前别着校牌。耽美文库还压在身下,让陆南的屁股有些悬空着,更方便了陆培的玩弄。
陆南紧张地闭着眼睛,花瓣一样柔软的唇微微张开着,喘息声急促又甜腻。
小孩儿屁股上还带着些淡红色的巴掌印,是昨天被陆培打红的。陆培再次摸到了那个干涩紧致的小肉洞。一根手指伸进去的的时候,陆南疼得眼泪汪汪,委屈地吸了一下鼻子。
陆培轻笑,手指恶意在柔软的小穴里弯了一下:“南南,疼吗?”
“嗯……疼……”陆南又疼又委屈,“爸爸……好疼……”
呐,小制杖 完结+番外完本[: 《呐,小制杖》作者:七夕是大头喵主文案:遇上十几年前的初恋该是什么反应?言禾:“快走快走”朋友:???言禾:“我怕!他打人可疼了!”对面的戚泠烟都抽完了,看着言禾那怂样,心里只有四个字:妈的智障副文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