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的表达法完本[父子年上]—— by:fmare

呐,小制杖 完结+番外完本[: 《呐,小制杖》作者:七夕是大头喵主文案:遇上十几年前的初恋该是什么反应?言禾:“快走快走”朋友:???言禾:“我怕!他打人可疼了!”对面的戚泠烟都抽完了,看着言禾那怂样,心里只有四个字:妈的智障副文案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缄默的表达法》作者:fmare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温情 家族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时隔十五年,许析与生父蒋继平相认,而蒋继平却深陷妻儿意外身亡的往事。在许析毫无保留的关怀下,蒋继平逐渐走出了阴霾;而面对父亲无微不至的关怀,许析却自认受之有愧,因为他对父亲隐瞒了自己畸形的身体……
父子,年上,双性
温馨治愈HE
第1章
“快,叫爸爸!”
沈倩在一旁使劲儿推了一下儿子,一边谄媚地朝对面的男人笑笑。许析被母亲推得踉跄了一下,轻轻地叫了一声。他看见男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点点头算是应了。许析摸不清男人的心思,有些无措地站着。
“哎呀,这孩子认生,蒋教授您可别介意……”
沈倩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大行李箱拖进玄关。蒋继平上前一步帮她把行李搬了进来。许析看见他用拇指搓了一下把手磨损的地方,又皱了一下眉,然后抬头问道:“还有其他行李吗?”
沈倩摆摆手道:“没有了没有了……那个,蒋教授,关于……”
“明天再说吧,下午三点行吗?”
“行行行,看您什么时候方便都可以!”男人冷淡的样子让沈倩脸上几乎有些挂不住,她心中骂了几句脏字,心说这都是什么事儿,自己把他家这怪胎养得这么大,反倒自己的儿子没了。正想着,就见蒋继平朝前走了两步,高大的身躯几乎要把她挤出门去,一边说道:“那明天再联系。”
沈倩没见过这么送客的,心中咂舌道这些搞学问的就是怪,难怪生出这种怪胎。她想到这里,心中有些痛快轻松,面上堆笑着退了出去,一边挤出了个不舍的表情对儿子嘱咐道:“要听蒋教授的话,啊。”她抬手要摸儿子的头发,却被对方躲开了。沈倩余光瞟到蒋继平在一旁看着,只能尴尬地把手落在儿子肩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两下。她跟蒋继平又客套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大门一关,室内只剩下许析和蒋继平两人,许析有些紧张,蒋继平拉着箱子往屋里走,一边说道:“我带你去你房间。”
许析看着室内光洁的地板,忙脱了鞋跟上,蒋继平将行李箱平放在客房地上,才发现许析脚上只穿着袜子。许析见男人第三次皱起眉头,愈发局促起来,一只脚抬起来蹭着另一边的脚背,仿佛这样少沾点地,能让对方少嫌弃自己一点。蒋继平看出了他的不安,伸出手在半空虚虚地捞了一下,对许析轻声说道:“坐沙发上,我去给你拿拖鞋。”
蒋继平拎着一双毛绒小熊的拖鞋回来,见许析小心翼翼地坐着,屁股只沾了半边沙发。蒋继平知道孩子刚来到新环境有些不安,却不知如何安抚他。他没哄过许析这么大的孩子。蒋继平单膝跪地将拖鞋放在许析脚前,想了想,又托起少年的小腿将鞋套了上去。他感到手心里的小腿猛地绷紧,一等拖鞋套好就把腿缩进了沙发的底部。
蒋继平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仰头问道:“他们对你好吗?”
许析想起母亲的叮嘱,抿嘴点了点头。沈倩和他丈夫在许析幼年时就离婚了,然后很快就改了嫁。许析是外婆带大的,沈倩没怎么管过他,尤其是在发现他身体有异之后。如今外婆过世,许析生父那边又找上门来,她更是急着把这拖油瓶甩手。路上反复嘱咐许析两件事,一是要对“父亲”说自己没受过亏待,免得对方在赡养费上克扣;二就是,一定要隐瞒身体的问题,免得对方退货。
其实不用母亲嘱咐,许析也不可能说得出口。更何况他对这位“父亲”一无所知,如果真的事情败露,许析不知自己会被如何对待。他只望自己能在这里混到成年,然后就找份糊口的工作独自生活。
蒋继平看了看他,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带许析在屋里转了一圈,房子很新但不大,许析卧室是蒋继平原来的书房,书柜都挪进了蒋继平的房间,书堆了一地,房间里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蒋继平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本量子力学的书,问道:“喜欢物理吗?”
许析知道蒋继平是物理教授,可自己在之前的初中物理学得一塌糊涂。许析硬着头皮点点头,看到蒋继平似乎是笑了一下。但许析笑不出来,因为蒋继平很快从书堆里翻出一本英文原版的《时间简史》给他,说道:“这本你先看着,如果不好懂,改天我再买本中文的。”
蒋继平话不多,这是他目前对许析说的最长的一句话。许析意识到蒋继平身为学者对自己血统继承人的期望,心中愈发忐忑。他捧着书跟着蒋继平回到自己的卧室,蒋继平把台式机打开,说道:“电脑买得急,不知道配置够不够,你看一下……”
许析坐在电脑前,蒋继平在他背后站着,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操作鼠标,将许析整个圈在怀里似的。许析怔怔地坐着,感受到背后传来的体温,忽然有了种安心的感觉。
门铃响了,蒋继平去开了门。许析跟了出去,来者是个中等个头的男人,戴着副眼镜,看到许析,朝他点点头温和地说道:“许析,怎么样,路上还顺利吗?”
许析记得他姓程,那时就是他来告诉母亲,自己是被抱错的。
蒋继平要把他让进来,程文摆摆手道:“一会儿还得回医院值班,先去吃饭吧,我车就在楼下。”
三人在附近的餐厅落座点了菜。程文脸上架着副眼镜看着斯文,吃起饭来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估计是急诊上班养成的习惯。蒋继平话少,许析怕生,桌上一时只有碗筷碰撞声。
程文很快把自己塞饱了,喝了口水对蒋继平道:“现在把孩子接回来了,你日常生活可不能再糊弄了。”
蒋继平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之前房子里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还是自己带的几个博士生帮忙收拾的。
许析其实有点怕蒋继平,觉得他像自己以前凶巴巴的数学老师。这会儿看他吃瘪,忽然觉得他这个人鲜活了一些,也好接近了一点。
许析埋头扒饭,蒋继平将一勺黑椒牛肉丁放在了他碗里,许析抬起头,见蒋继平正看着他,说道:“多吃儿点肉。”许析吃了一口,肉很鲜嫩,许析两口就吃没了,然后那整盘牛肉被蒋继平放在了他眼前。
饭后蒋继平出去结帐,程文塞给许析一个红包说道:“自己买点儿零食吃,你爸爸只会搞学术,平时过日子有点丢三落四的,你可能得多照顾他了。“
程文其实是半开玩笑,许析不知,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程文笑道:“能看出是你爸的孩子。”
许析还没有什么实感,他小心翼翼地问:“我和……我爸爸,长得像吗?”
程文愣了愣,说:“其实你外貌上,还是像你妈多一点……”程文说着掏出手机道:“想看看你妈妈的照片吗?”
许析点点头。蒋继平妻儿去世后程文才联系上他。他的亲生母亲也叫沈倩,当初在医院被抱错也有这个原因。
许析不会不对自己的生母好奇,刚才在蒋继平家特意留意了一下,没有见到任何照片,也没有供奉的遗照。程文翻了翻手机,找出一张饭桌上的合影递给许析看。照片里的沈倩看着非常温婉可亲,依偎在丈夫身边;蒋继平微微笑着搭着她的肩膀,他们的中间有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正做着吐舌头的鬼脸,不知刚吃了什么,弄得满脸都是。
“阿倩是小学的美术老师,温温柔柔的,大家都喜欢她。他们夫妻感情很好。中间的小胖子叫蒋一帆,挺皮的。蒋继平对他特别严,但其实很喜欢这孩子……可惜事出突然……”
正说着,蒋继平推门进来,瞥到程文的手机,脸立刻就黑了。程文忙锁了手机屏,许析下意识觉得不妙,不安地偷偷打量着蒋继平。
蒋继平重重地坐回座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盒,他手有点抖,小盒里发出咣啷咣啷的响声。程文按住他的手,给他倒了被水说道:“别老吃药,太伤身体。”
蒋继平呼吸急促,他挣开程文的手,倒了几颗药在手里,灌了一口水把药咽了下去。程文在一旁叹了口气道:“下周二我给你约了杜主任的专家门诊,他的针灸疗法据说挺有效的,你去试试。不然你这药吃得太凶,又不去看心理医生,现在家里多了个孩子,你犯病了难道要许析来照顾你吗?”
许析看到蒋继平抬头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垂下眼点点头。
程文开车把父子二人送回了家。蒋继平回到家一句话也没说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留下许析不安地站在玄关。
许析进了自己的卧室,小心翼翼地合上了门,生怕动静惊扰了蒋继平。他拉开行李箱,把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露出了下面的几本速写本和一盒彩色铅笔,都是以前外婆给他买的。虽然外婆对他的嫌弃毫不掩饰,但终究还是没有让他缺衣短食。见他爱画画,还在生日给他买了本子和笔。许析将他们拿了出来翻了翻,想起程文告诉自己,他的亲生母亲是美术老师,如果她还健在,说不定还能教自己画画。
那时候的蒋继平看上去很和气,不像现在,总被阴霾笼罩着的样子。
许析收拾完东西,抱着字典啃了半天《时间简史》,蒋继平的房间仍然毫无动静。许析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蒋继平的房间里好像连灯光都没透出来。许析拿了衣物毛巾想要洗澡。外婆叮嘱他一定要每日清洁私处,以防疾病。他这种身体情况,要尽可能地避免就医。
蒋继平虽然教过他浴室的使用方式,但许析还是忘记打开热水器了。蒋继平从房间里出来,听见浴室里有水声,却没有热水器运作的声音,于是直接开门走了进去。许析当时正用莲蓬头冲洗下体,听到声音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然后夹起双腿缩在墙角,睁着一双圆眼睛看着蒋继平。蒋继平本以为男孩子就不需要避嫌,毕竟学校公共浴室里连隔间都没有。结果许析的反应让他吓了一跳。蒋继平愣了一下,扭开脸去打开了热水器开关,一边说道:“要先按这个按钮才有热水。”
花洒掉在地上,到处乱喷着,蒸汽渐渐充满了淋浴房,将少年瘦弱的身躯缓缓隐去。听到他轻轻应了一声,蒋继平说道:“对不起,下次我会先敲门的。”然后带上门离开了。
蒋继平出了浴室,想到许析种种反应,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许析草草洗完往房间走,蒋继平从厨房走了出来叫住了他,把一碗削了皮切成块的苹果递给了他说:“爱吃苹果吗?”许析接过来点了点头,蒋继平又问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许析又点点头。两人之间的沉默了一会儿,几乎到了一种让人不适想要走开的时间长度,蒋继平想了想说道:“缺什么就告诉我。”
许析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加了一句:“谢谢爸爸。”
蒋继平一瞬间表情有点微妙,许析看他眉头又皱了起来,心也悬了起来。蒋继平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压抑什么情绪。许析有点害怕,但蒋继平只是对他说:“嗯,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和我说。”
许析那时还不知道蒋继平因为误会才说出了那样的话。
第2章
第二天下午,沈倩正坐在酒店餐厅的卡座里喝着茶,就见蒋继平带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随行的男人她也见过,当初跟着程大夫来找过她,姓孟,是个律师。孟律师没跟她客套,坐下就拿出了一份厚厚的协议书让沈倩签字。沈倩翻了几页,看得头都大了。对面蒋继平目光灼灼,盯得她浑身不适。孟律师告诉她可以给她点时间研究协议书,或者雇自己的律师。沈倩一心只怕对方变卦,赶紧确认了一下赡养费金额,就下笔签了字。临走前,蒋继平总算是想起来开口客套了两句,感谢沈倩一家对许析的养育之恩。但沈倩愣是被他盯出了些冷汗,心虚地与两人匆匆告别。
两人从酒店出来,蒋继平说道:“慎行,今天谢谢你了。”
孟慎行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谢什么,老同学了。正好这边也有客户,顺便的。”蒋继平知道对方主动提出要来帮他,为了自己百忙之中抽空亲自过来,心中十分感激。
两人坐进车里,孟慎行驱车往蒋继平的大学方向开,一边问道:“……孩子怎么样?”
蒋继平沉默了好一会儿,回道:“……我感觉,他可能被……虐待过……”
孟慎行吃了一惊,蒋继平把昨天自己走进浴室时许析的反应说了一下,孟慎行听了说道:“……你可能想多了,孩子没准只是认生,先看看吧。”
蒋继平点点头。孟慎行叹了口气:“不过估计这孩子确实不受那边待见。按说养了十多年也得有点感情了,结果那家说不要就不要了。”
蒋继平沉默地坐着,胸口有些发闷。
父子重逢后,日子就平平淡淡地继续了。许析转学到附近的大学附中,初二下学期学业繁重,尤其是对比许析原先的学校,许析每天埋首作业,忙得不可开交。蒋继平一开始还是按自己的习惯,经常在学校呆到很晚回家,给了许析张卡让他在外面解决晚饭,结果有一次许析吃坏了肚子,因急性肠胃炎到医院挂了急诊,遇上程文,蒋继平被对方责备了一番,从此以后天天朝九晚五准时在家准备饭食。难为蒋继平一个以前只会煮面条的人,每天折腾出四菜一汤,味道也从一开始的不敢恭维变得十分可口。
但今天许析看着眼前的饭菜忽然有点食不下咽。蒋继平给他盛了碗汤问道:“今天的菜不爱吃吗?”
许析赶紧摇头猛扒了几口饭。蒋继平给他夹了块排骨说:“在学校怎么样?”
许析含糊了一句,蒋继平感觉他心里有事,但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说道:“有事的话,要跟我讲。”
蒋继平发现自己翻来覆去就是这句话。上次许析独自在家的时候急性肠胃炎发作,差点自己去了医院,所幸被刚到家的蒋继平给撞见了。许析几乎像个安静的房客,一直和蒋继平保持着距离。
饭后,蒋继平见许析比往常更加沉默的样子,便对他说可以休息一会儿再学习。许析说怕作业做不完,就回房间去了。
蒋继平洗碗的时候电话响了,他擦了擦手接了起来,余光瞄到许析卧室的门被悄悄开了条缝。电话是许析的班主任打来的,说他的这次模拟考成绩不行,学习跟不上,尤其是物理。并告诉蒋继平下周要开家长会。蒋继平跟班主任说了几句,放下电话的时候,许析卧室的门又被悄悄关上了。
蒋继平走到他门口,敲了敲唤道:“许析?”
里面安静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蒋继平低头,见他耳尖因为紧张而泛着红,心中一软,从他可怜兮兮的样子里觉出了一点孩童的可爱,不由伸出手掌笼住他的头顶摸了摸。许析僵着身子,听见蒋继平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来,考卷给我看看。”
许析被安置在书桌边,听着蒋继平坐在一边翻考卷的声音,心中煎熬。他把物理考卷放在了最底下,仿佛这样就能给自己判个死缓。
“现在初中的题出得挺难的。”
许析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接话,蒋继平语气里听不出什么,估计还没有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物理试卷。
过了不知多久,蒋继平站起身,把试卷放在许析桌上。许析闭了闭眼,不知迎接自己的是什么。一个物理教授的儿子,物理挂红灯,估计怎么着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但蒋继平只是说道:“作业做完叫我,我给你讲讲卷子。”然后就带上门出去了。
许析望着被关上的门,觉得自己大概彻底让父亲失望了。
过了一会儿,蒋继平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进来,放在许析手边说:“休息一会儿再做。”
许析放下笔,有点不知所措。蒋继平在一旁的单人沙发里坐下,用叉子叉起一块苹果递给许析。许析接过吃了,房间里一时间只有他咀嚼的咔嚓咔嚓声。
蒋继平沉默了半晌,慢慢说道:“我这个人,话比较少。学生们也说,我平时会习惯性地皱眉头,看起来很凶……”
蒋继平说着摸了摸眉间,不知是不是在确认自己没有皱眉。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所以,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点怕我……我想说的是,你来和我一起生活,我想尽心尽力对你好,有什么事儿,你都要跟我讲……”
[快穿]被猫妖捉摸的渣男们: 《被猫妖捉摸的渣男们(快穿)》作者:九霄流云文案拥有万人迷属性的神经猫妖遇上各种渣男渣男在小黑屋里,幽怨痴迷的目光看着男主,语气低落,“你什么时候能来看看我?”那哀怨的语气像被打入冷宫等待宠幸的妃子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