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男皇后 完结+番外完本[古耽生子]—— by:孟冬十五

穿成影后怎么破完本[gl百合: 《穿成影后怎么破gl》作者:听絮文案:一觉醒来,符悦发现世界不对了脸蛋更美,身材更好,她成了家财万贯,迷倒众生的影后她睁眼的方式不对吗!?然而第二天,以前的“她”出现了,斜眼道:“把身体还我”#影后演技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如何成为男皇后》作者:孟冬十五
文案:
简小世子用亲身经验告诉你,要想活得随心所欲,
你首先得有个令人仰望的出身,还要有逆天的好运气,
金手指必不可少,长相最好是混血英俊型,
再时不时长个狼耳朵、多条狼尾巴,冒冒傻气,撒个娇
这样的话,就一定能找个酷帅狂霸拽的相好,
和他一起谋朝篡位,狂撒狗粮。
至于双商……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步步为营王爷攻X欢脱逗比世子受
温馨提示:
1.受具有天狼国皇族血统,初一十五会变身(比如,长个毛绒绒的耳朵之类的~);
2.后期有生子~生子~生子!(雷的小伙伴请及时点叉,么么啾~)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浩;秦渊 ┃ 配角:黎书;秦翔;简羽 ┃ 其它:风华正茂
作品简评:
简小世子用亲身经验告诉你,要想活得随心所欲, 你首先得有个令人仰望的出身,还要有逆天的好运气, 金手指必不可少,长相最好是混血英俊型, 再时不时长个狼耳朵、多条狼尾巴,冒冒傻气,撒个娇 这样的话,就一定能找个酷帅狂霸拽的相好, 和他一起谋朝篡位,狂撒狗粮。 至于双商……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本文以两位男主的出身际遇为出发点,着重体现了攻受之间鲜明的对比。王爷生而高贵,却几经波折,即便步步为营,小心筹谋,却也总是成败参半。世子随心所欲,却并非为所欲为,他所有的“得到”看似都是巧合,实际却又和他直爽、坦荡、大胆的性格分不开。 对比的同时,又有互补,王爷的出现,是为了让世子继续随心所欲;世子的出现,是为了弥补王爷不曾有过的“好运气”。
第1章 上元·街头初遇

永安城内有一座特殊的府邸,那便是位于皇城东南的安雅长公主府。
说它特殊,其实是因为安雅长公主的身份。
安雅长公主并非秦氏皇族,她原本是天狼国的公主,也是天狼一族的圣女。
当初大夏与天狼连年征战,两国边境民不聊生,年仅15岁的安雅长公主站在城墙上,毅然决然地做出了和亲的决定。
这一决定结束了天狼国与大夏国长达百年的边境之战。
令人惊奇的是,安雅长公主并未选择任何一位皇室子弟,而是被文帝收为义女,下嫁给当时平西大将军的独子,从四品的宣威将军,简镇西。
天狼王当年做出承诺——安雅在世之年,两国决不开战。
因此,安雅长安主在大夏国得到了特殊的优待,礼制仪仗方面比正经的皇室公主还要略高一筹。
她唯一的儿子简浩刚一出生便被文帝册封为世子。
好在,安雅长公主是个随和又低调的人,即便享受诸多优待也从不仗势欺人。
甚至,除了一些避无可避的国宴、祭典之外,她几乎从不踏出公主府。
按说这该是个天仙似的人物,过得也该是神仙般的日子。
然而,坊间却有传闻——她的儿子简浩,竟然是个傻的。
此时,这个“傻世子”正挤在一群娘子中间,伸着脖子等着围观公主出行。
今日是正月初十,先帝嫡女永和公主年前订了婚,过了上元节就要出阁,今帝特许她到庙里上香祈福,并派了禁卫军一路护送。
皇城的禁卫军足足出动了两个营,儿郎们一个个头戴龙鳞盔,脚踩乌云靴,身上披着金色的明光甲,腰侧佩着威武的长弓和铁盾,精神抖擞地排成两列护卫在道路两旁。
很快,公主的銮驾便到了。
只见一辆富丽堂皇的彩羽车由八匹马拉着,车身围着淡黄色的绡纱布,四角垂着儿臂粗的琉璃灯,两边跟着四名御扇跟随、四名贴身女官、十六宫娥、十六宫人——今上特许了公主整副凤驾,以示荣宠。
道路两旁的小娘子们顿时兴奋起来,扯着嗓子叫喊着:“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一只素白的手掀开围幔,露出半副精致的妆面,唇角带着轻浅的笑。
小娘子们激动地扯下梅枝上的花瓣,拼命地往公主的銮驾上撒。
简浩混在一群娘子中间,伸着脖子想要看看古代的公主究竟长啥样。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银色护甲,头戴金色凤翎盔,骑着枣红宝马的武将严严实实地挡住了他的视线。
只见那人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落下围幔,掩住公主的身形。
简浩当时就怒了,他随手抓过一把揪掉花瓣的干梅枝,嗖地一下朝着那人的脑袋扔了过去,一边扔嘴里一边喊着:“闪开,我们要看公主!”
扔完之后,他便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原本是想等着看笑话的,没成想对方就像长着后眼似的,身形一闪便躲开了。
这还不算完,只见那人猛地调转马头,侧身抽出腰间宝剑,剑尖凌厉地指向简浩的方向。
公主的銮驾也因此停了下来。
周围的百姓纷纷跪了下来,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不得不说,简浩真的被吓到了,他承认,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丢人。
秦渊居高临下地看着简浩比一般中原男子明显白皙的肤色以及精致的五官,还有那微微卷曲的发尾,缓缓开口道:
“西域人?”
他的声线天生便带着几分冷冽,棱角分明的脸上也如同挂着一层寒霜。
简浩回过神儿,多少有些恼羞成怒,他仰着脑袋,自以为冷酷地回道:“你才是西域人!爷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
殊不知,这样的表现在对方看来简直和闹脾气的小孩子无异。
“哗”地一声,秦渊插剑入鞘,淡漠的视线从简浩身上移开,沉声道:“起驾。”
然而,简浩却不乐意了,“我们要看公主,请你让开,好吗?”
“好吗”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没有半点请求的意思,反而带着浓浓的挑衅。
他一心想着刚刚丢了个大脸,一定要找补回来才行。
此时简浩并不知道秦渊的身份,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护卫。
面对简浩的无理取闹,秦渊的脸不出意外地沉了下来,他正要发作,却听得銮驾内传来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
“外面可是安雅姑祖母府上的世子?”
简浩大大咧咧地“啊”了一声,然后特意整了整衣裳,一本正经地行礼道:“臣浩参见公主。”
永和公主掀开围幔,微笑着看向简浩,“无需多礼,世子原是长辈,永和理应称一声‘表叔’。”
简浩垂着头,咧了咧嘴。抬头之迹,趁人不注意冲着秦渊吐了吐舌头。
秦渊眉峰紧蹙,一双星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明显在隐忍着怒意。
永和公主好脾气地打着圆场,“浩表叔,这位是本宫的王叔,平王殿下。”
“哦,原来是平王殿下,臣浩见过平王殿下——”简浩不甚在意地作了个揖,心里却想着:平王是谁呀?他完全没有听说过!
秦渊看到他如此敷衍的态度,骨节分明的手倏地握紧,险些把车帮掰断。
永和公主一见架势不好,连忙说道:“起驾吧,有劳王叔看护。”
秦渊深深地看了简浩一眼,拉起缰绳,甩袖而去。
简浩撇了撇嘴,转过脸来,笑嘻嘻地对着永和公主揖道:“恭送公主——”
永和微微颔首,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
即使她身边的女官都没有注意到,长睫掩映下,那双黑眸中带着隐隐的忧色。
在她的印象里,渊王叔一直是个沉稳大气的人,虽平日里不善言辞,却对她们三个先帝的公主十分关切。
他今日之所以会如此大动肝火,大抵还是为着即将到来的上元节罢。
永和公主轻轻地叹了口气,拉下帷帽,掩住眉间浓浓的苦涩。
*
等到公主的銮驾走远了些,娘子们才纷纷起身,一个个惊魂未定地看向简浩。
简浩无力地叹了口气,就算这些人不说话他也能猜到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果然,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便有人忍不住试探性地问道:“小公子当真是安雅长公主府上的世子爷吗?”
简浩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干干脆脆地应道:“正是小爷。”
他昂首挺胸地站在人们面前,心里想着,你们好好看看,小爷我可不是当初那个小傻子!
他根本不知道,此时此刻,人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却是:果然是个傻的,竟然连平王殿下都敢惹,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相貌……
简浩转了转脑子,好奇地问道:“刚刚那个平王是什么人?你们知道不?”
大伙见他态度随和,年纪又小,丝毫没有皇亲贵胄的架子,于是便放松了心态,纷纷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说着:
“平王殿下可是先帝御封的‘一字并肩王’,先帝爷说了,‘平王’的‘平’便是‘平等’的‘平’,不是‘平凡’,不是‘平常’,也不是别的什么!”
“不光是这个,平王殿下手里足足握着三十万岭南大军,人家可是十打十的实权王爷!”
“就连今上对他也是礼遇有加呢!”
娘子们只当他年纪小,心智方面又有些不正常,便说得多了些,甚至连皇家都议论上了。
说起来也是大夏国民风开放,言论之罪看得并不那么要紧。
再者说,京城百姓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整日里出门走出百步去就能碰到至少三个校尉、五位侍郎,各级官吏上朝下朝外出办差,谁也不会敲锣打鼓地巡逻清道摆排场。
就连皇子、王爷们闲暇时候也会坐到勾栏院里喝茶听戏,并没有养成拿架子清场的习惯。
到底是娘子们,见着简浩这样俊俏的小郎君心里多少是偏向他的。
“世子爷,草民劝您一句,以后见着平王殿下还是恭敬些吧,不然的话,吃亏的还是您自己呀!”
“可不是么,今日若不是公主殿下从旁说话,世子爷恐怕要吃些苦头……”
简浩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想着,那个家伙看上去还真挺厉害的。
下一刻,他又转念一想,自己也不差呀!
他娘是天狼国的公主,还是文帝的义女,他爹是平西大将军,手里握着西域边关的四十万兵权——说起来,比那个平王还多十万呢!
想通了这点,简浩再次挺起胸膛,丝毫没有把所谓的“一字并肩王”看在眼里。
不得不说,上辈子靠开矿起家的真·富二代·纨绔子弟·简浩就是如此地……迷(人)之(傻)自(胆)信(大)。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受的智商,官方解释:受智商没问题,只是想法简单,性格脱线。
作者菌想把王爷和世子这一对写成鲜明的对立面:
王爷生而高贵,却几经波折,失去至亲,身负仇恨,饱尝艰辛;即便他步步为营,小心筹谋,却也总是成败参半。当然,他并不是小白菜,平王殿下的实力和内心同样强大,而且会越来越强大。
至于世子,他随心所欲,却并非为所欲为,他尊重老人,怜悯弱者,珍惜朋友,不畏权贵;他所有的“得到”看似都是巧合,实际却又和他的直爽、坦荡、大胆的性格和心胸分不开,恰恰也是这一点,他才入了许多人的眼。
有人问他会不会变,变总是要付出代价,攻的出现,就是为了给他支起一片天,让他“不变”;当然,他也会成长,他的成长就是慢慢担负起肩上的责任,并且反过来对攻好。
相对的,受在攻的生命里无疑是一道新世界的大门,他的出现是为了弥补攻从未有过的“随心所欲”和“天生好运”。
受的设定就是这样,如果亲不喜欢,就像小树叶说的那样,只能说你和这篇文无缘;即便无缘,也希望能各自安好,期待江湖再见!
——作者菌把这样的理念写在前面,希望在接下来的行文中能够尽可能清晰合理地表现出来。欢迎小树叶们一路陪伴、多多监督!
第2章 上元·平西将府

简浩是除夕那天穿越到这个世界的。
那天他接到渣爹的电话,叫他回去吃个团圆饭。
简浩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不过,鉴于渣爹向来出手豪爽,他最终还是磨磨蹭蹭地出了门。
从他住的地方到简家别墅要经过一个大转盘,简浩沿着转盘拐弯的时候突然看到一辆悍马疯了似的冲向中央花坛。
那里,有四五个小孩子正穿着新衣服,开心地放着小花炮。
简浩当时啥都没想,油门一踩便朝着悍马的车头撞了过去。
他眼睁睁地看着悍马的大头被它撞得向旁边歪去,而他自己的小宝马却瞬间死翘翘。
昏迷的前一刻,简浩还在想着——麻淡,早知道小爷也买个大悍马,撞飞你丫的!
再次睁开眼,他已经不再是“矿王”老简的小儿子,而成了平西将军府傻乎乎的小世子。
那天,这边恰好也是除夕。
小世子穿着新衣服,拿着大灯笼,原本是想到老夫人跟前献宝,没成想跑得太急,竟然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于是,这么好的身世便让给了简浩。
说起来,他们俩还同名同姓,生辰也一样,而且都有一个渣爹以及一个疼爱自己的祖母。
唯一不同的,简浩上辈子没妈,渣爹告诉他,他妈把他生出来之后,麻药劲儿一过便收拾东西走了。
他的户口是上在真正的简夫人名下的。
是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简浩算是私生子,渣爹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情人无数,而简浩他亲妈是其中唯一一个拥有矿物学博士学位,并且不知道渣爹已婚的。
得知真相的时候,简浩在她肚子里已经八个月大了。
他妈最终还是决定把他生下来,然后干脆利落地拿着正室夫人给的支票和留学推荐信远走高飞。
简浩当初听着这些的时候就像听故事似的,心里也没觉得咋样。
从这一点上看,他觉得自己也挺缺根筋的,骨子里就像天生少了点什么似的,对什么事都觉得无所谓。
如今他接收了小世子全部的情感和记忆,竟觉得毫无违合感,这个人就像他丢失的一部分,如今才算真正圆满了。
简老夫人也是这样说的。
简浩的变化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她老人家的眼睛,他便索性不再装,大大方方地表现着自己“超凡”的智力。
没成想,简老夫人却半点都不惊讶,反而一个劲地告谢老天爷厚待,并激动地说着,一定要去道观里还愿。
后来简浩才了解到,在小世子三岁那年老夫人便请一位非常厉害的道士算过卦,道士说简浩之所以表现得心智不全,是因为三魂七魄尚未归位,等到全部归位了,便与常人无异。
老夫人当时便问,什么时候才能归位?
道士回答说,需耐心等待,时机一到自会如愿。
不管那个道士是真高人还是大忽悠,倒是完美地为简浩的穿越找了个现成的借口。
总之,他既不用装成小傻瓜,也不用担心被当成妖怪烧死了。
由于上辈子最疼他的人也是奶奶,简浩对老夫人没由来地多了几分真感情。
至于那位天仙似的亲妈……简浩只在除夕那天见过一面,唯一的印象就是长得真好看。
他能感觉出来,虽然不常见面,那位美女亲妈对他的关心却是真真切切的。
因此,简浩竖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抱紧老夫人的大腿,和亲娘处好关系,然后……随心所欲地做个纨绔子弟!
***
目标树立之后,简浩做的第一个小计划便是甩开府里的人,偷偷跑到大街上围观公主出行。
说起来,从穿越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走出平西将军府。
看完下人们连日来天天在念叨的永和公主之后,他原本还想到西市去逛逛,听说那里有波斯人,还有大食人,有时候也能碰见穿着宽大袍子的吐蕃人——简浩早就想去凑热闹了。
没成想,还没走出去两步,头发花白的老管家便亲自找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四五个体格壮硕的家丁。
老管家一看见简浩,先是把他捉住,上下左右检查了好几遍,再三确定没有磕着碰着也没叫人群吓哭之后,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我的小祖宗诶,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可把老夫人给急坏喽!”
[gl]十二世完本[快穿百合]: 《十二世gl》作者:桓哲文案每个故事里秦舫都喜欢上了那个叫樊莹的美人_(:з」∠)_内容标签: 快穿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舫,樊莹第1章 (一)“小姐……我现在看来是什么样子?”小红听着小主人秦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