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遇完本[生子甜文]—— by:反宇

影帝是个万人迷完本[穿书爽: 《影帝是个万人迷》作者:淡墨折枝文案影帝乔楚不幸重生到渣贱系列文中成了一个即将被炮灰的网红重新做回演员老本行的乔楚,演技开挂,一路打脸,升级,虐渣!纵使娱乐圈星光璀璨,他却依然登上娱乐圈巅峰!让所有人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嘉遇》反宇
文案:
最美不过遇见你。
主攻 主攻 主攻 穿越 温馨小甜文
有空间,并不大,不会发挥太大的作用,里面不会有太多东西!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砚,宋瑾 ┃ 配角:那谁谁以及那谁 ┃ 其它:种田文温馨小甜文
第1章 第一章
沈砚提着两大袋东西走出超市,一出门,几乎被扑面而来的热浪掀个跟头,烦躁的皱着眉,一边在心底吐槽今年这不正常的高温,一边迈开长腿加速走向停车场。
坐进车里,沈砚手上幽绿光芒一闪而逝,两个袋子就随之消失了。
314国道上,因为高温,视线都微微扭曲着,沈砚在心里盘算着今天的晚饭,刚敲定一个凉面,前面的卡车突然刹车。
电光火时间,沈砚猛打方向盘,虽然避免了追尾,汽车却冲破护栏,顺着斜坡一路翻滚下去。
沈砚还没来得及吐槽一下今天的霉运,就一头撞上方向盘不省人事了,紧接着是汽车爆炸的火光与巨响,刺目的火光也正好掩盖了车内一闪而逝的幽绿光芒。
晚七点,中央新闻报道:6月15日中午,在314国道,一卡车司机中暑昏迷,车辆失去控制,其后一辆奥迪为避免追尾,紧急右拐,不慎冲出护栏,滚下斜坡过程中发生爆炸,令人奇怪的是,到报道截止时,找到的只有汽车残骸,车主不知所踪。
-----------------------------------时空隧道---------------------------------
一阵山风刮过,刚刚还凉爽宜人的温度就变得有些冷了,宋瑾搓了搓的手臂,担忧的抬头望了一眼天,上一秒还晴空万里的,这一会却已经乌云密布了。
犹豫了两秒,宋瑾决定不挖草药了,只去昨天布下的陷阱处看看,就立马下山,要不然等雨大了,山路湿滑就不好走了。
小心的向山里走去,一个人走着走着思绪就飘远了:这做陷阱的方法还是阿爹交给他的,阿爹做陷阱的手艺在村里是一绝,隔个几天,总能捉到只山鸡,兔子什么的,家里每人总能分到几块肉的。
阿爹走了后自己独自设陷阱,才发现哪有那么简单,十次里能有一次猎到只兔子就不错了,不过总比没有好,起码能给阿娘多买几幅药。
摇摇头,甩掉一脸的苦涩,宋瑾露出期待的笑容:要是能捉一只狐狸就好了,阿娘最近又咳嗽了,狐狸皮卖了可以带她去镇上看看诊。
他一个人不敢往深山走,陷阱也只设在了半山腰,胡思乱想的功夫已经走到了。
拨开面前的树枝,看到陷阱里的物体时,宋瑾不禁楞了一下。
那是个人,奇怪的是那人只穿了.亵衣亵裤,半趴在陷阱上,看不到脸,但能看到短短的头发,还有身上不知被什么划出来的口子,有两道深的还在往外流血。
这肯定不是村里的人,装扮又实在奇怪,宋瑾停在两步远的地方踌躇了一会,这人来历不明,他实在不想给自己和阿娘惹麻烦了。
转身,脚还没迈出去,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几秒后,宋瑾将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抿着嘴角走回去,这雨不知会下多大,把人扔在这不管,他可能熬不过今晚,拖起地上的人,已经有雨丝落在脸上了,拖着个人肯定下不了山了。
不远处有个山洞,可以过去避个雨,这人身上的伤也要包扎一下。
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把人拖进山洞,抬起袖子擦了两把汗,看着挺瘦,怎么这么沉。
这个山洞村里人都知道,偶尔下不去山就会来这住上一晚,因此,洞里备着些草药等物。宋瑾又从角落找出个盆来接了半盆雨水,给那人清理了伤口,敷上了药,能做的都做完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运气了。
忙完了,宋瑾在另一个角落靠墙坐了下来,把背篓抱在身前,这时才看见手腕上缠着的布条已经湿透了。
把布条层层剥下,能看见手腕上一朵蓝色的桃花,仿佛画上去的一般,花瓣向内拢着,花蕊颤巍巍的露出点头,整朵花半开半放,栩栩如生,这是这个世界第三类性别的人----哥儿特有的标记。
人们往往都认为,手腕上的胎记越是好看,这人就越是有福,这个哥儿也就越好嫁出去,小时候娘总喜欢拉着他细细看这朵蓝色的小花,说他是个有福气的,可惜,叹了口气,宋瑾摩挲了一下把整朵桃花劈裂成两半的疤痕,哥儿的胎记毁坏是为不祥之兆。
不在看这朵桃花,宋瑾从竹篓里掏出干粮,想了想,掰成两半,把另一块包好放回去,自己慢慢啃着手里这一块,
不能呼吸,不能动,这是哪,为什么一片黑暗,要离开,挣扎着,挣扎着,终于,仿佛冲出水面般,一切束缚都消失了。
沈砚猛地坐起来,模糊中,好像有什么从头上掉下去,发出“啪嗒”一声,好像还有人小小惊呼一声,他都无暇顾及,咬牙屏息好一会,才缓过那一阵疼痛。
思绪回笼,车祸,对,他从坡上翻了下来,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沈砚抬头看着正前方的石壁,地府都这么简陋吗,还是现在的医院都如此任性或者说个性........拉回不着调的思绪,沈砚看到了蹲在他旁边的人。
那人背对着洞口,清晨的光从他四周拂过,沈砚头一次觉得,昳丽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亦不为过。
第一眼的惊艳过后,沈砚注意到此人的打扮,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发拢在脑后束成一束,恩?长发!身上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青色短打,等等,短打!
稳住,稳住,沈砚!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吗!!出车祸然后就“嗖”一下穿越了,没什么好惊奇的,不不,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呢,稳住!稳住个屁啊,老子分分钟要崩溃了好吗?他家附近根本没山好吗!哪来的山洞啊!这是汽车爆炸炸出来的洞吗!还有这哪来的古装小美男呢?也是炸出来的吗!!
内心几乎是火山爆发现场,面上却还维持着最后的平静,理智告诉他,要淡定,淡定不了也要装的很淡定,否则被当成疯子就不美好了。
人的思维总是很快的,所以即使沈砚的思绪犹如走了一场长征,在宋瑾看来,这人也只不过是刚醒来还没清醒,迷糊几秒罢了。
“你昨晚发烧了,外面还下着雨,我没办法把你弄下山,只能接点水给你敷一下,能醒过来就好了,我送你去镇里医馆”温润的声音响起,沈砚不自觉的音痴了一下,才理解他说了什么,发烧了?怪不得觉得脑袋有点沉呢。
“不用去医馆,我有药丸,我在山里迷了路,这是什么地界了”说着,沈砚装模作样的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板退烧药。
“安平县,再往北就过了州界到济南府了,你.......”宋瑾说到一半就顿住了,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睁大,惊讶的看向沈砚手上的东西。
“竟已经到济南府了,这可怎么办好.......”沈砚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做出一副愁苦的表情“我是南方来的商人,本来一切顺利,谁想路上我那.......哎”说这么多就够了,剩下的就留给别人自由发挥吧!
沈砚住了嘴,拿起手中的药,解释道“这是从海外的商人那买来的药,幸好我贴身放着了。”
接过对方递来的水,与水一块递过来的,是半块干巴巴的饼,能看见里面掺着些绿色的菜。
虽然内心是拒绝的,沈砚还是礼貌的接了过来,毕竟是恩人一番好意,吞了药,沈砚试探的咬了一小口,简直拉嗓子,虽然做好了不会好吃的准备,但看来还是准备的不够充分、
可恩人还在身边,拉嗓子也得硬着头皮咽下去。
宋瑾看他状态还不错,就走到一边收拾起东西,而宋瑾一转身,沈砚就把饼扔进了空间。
宋瑾再转过来时还楞了一下,看来是饿得狠了,刚刚被自己看着,顾及形象吃的挺慢,没想到,一转身的功夫,竟已经吃完了。吃这么快,没噎到吧?
而沈砚注意到宋瑾看过来的,担忧又带点同情的目光,懵逼的表示就是转个身的功夫,恩公又脑补了什么?有一点好奇啊?然而,不能问。
宋瑾收拾了东西,还从角落里给他找来了一根拐杖,接过拐杖,沈砚犹豫了两秒,在形象和省力之间,果断的抛弃了形象,拄着拐杖跟在宋瑾后面慢慢下山。
雨后路滑,宋瑾走两步就会回头看看他,奇怪的是,好几次,沈砚看到他微微抬手,似乎要过来扶他一下,却又很快放下了,转过头去的时候,还露出了微微懊恼的神色,沈砚看得一脑袋问号,简直想把胳膊伸过去给他扶着,让他别纠结了。
一路上,两人除了互通姓名,就是安静的走路。
终于,在沈砚快坚持不住时,抬头已经能看见山下的房屋了。
这时,宋瑾却停了下来,拉着他往旁边走了两步,探头向山脚下看了两眼,转过头来嘱托“我去给你拿身衣裳,你别乱跑。”
宋瑾走了,沈砚站在树后等他。
站久了,浑身都疼,那场车祸虽然没有留下致命伤,但身上到处是撞出来的淤青,还有玻璃碎片的划痕。
站不住了,沈砚倚着树,盘算着以后,要找个地方住下,还要搞清楚自己到底穿越到了哪,为什么会穿越,还能穿回去吗?
还得先弄点钱,这倒是不难,空间里有几件玉雕,可以卖掉。
对了,还得感谢宋瑾。
思索了一会,沈砚手上出现了一只玉雕的白兔,只有两三厘米长,成色不算很好,但胜在雕工精细。
蠕动的三瓣嘴,转来转去的长耳朵,毛茸茸的尾巴,无不栩栩如生,整个玉雕显得憨态可掬,属于很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把这个给宋瑾做谢礼正好,当然不是说他会像女孩子一样喜欢,只是太贵重的他肯定不会收,这个能换几个钱,但肯定不会很贵,价值正正好好。
第2章 第二章
等了一会,宋瑾还没回来,沈砚索性开始清点自己的财物。
沈砚手上的空间,来自于家传的一块玉镯。
到了他这,本该传给他爸爸的,奈何沈父一心想经商,对玉雕没有丝毫兴趣,沈砚又是有天赋的,空间便隔代传到了他手上。
沈砚记得空间里有几件玉雕,是准备拿到店里出售的,现在正可以派上用场。
找了一圈,玉雕没找到,倒是有一小堆碎屑,在原本放玉雕的位置上。
都说玉能挡灾,他这次没死在车祸里,难道是这几件玉器的功劳?
那又是为什么会穿越回古代,是跟手上的空间有关?还是这座山上有什么东西?
把这个念头先放一边,继续清点空间。
常用的药有一份,从超市买的两袋子零食和菜,几件玉雕工具,几块玉石,一些平时练手刻出来的小玩意,是准备和那些一块拿去出售的。两套换洗衣服,在这是穿不了了,还有一些本子笔之类,不知什么时候塞进去的小东西。
前方传来树叶被拨开的声音,沈砚收回心神,很快宋瑾就拨开树叶走了出来。
看见他,沈砚皱了下眉,怎么走的时候好好的宋瑾,回来的时候,白皙的脸上却带了个通红的巴掌印。
注意到沈砚的目光停在他脸上,“我阿奶一着急.......”宋瑾解释了一半就抿了下嘴角,露出几分窘迫的神色,攥着布包的手动了动,转开了话题。
“沈砚,衣服给你,下了山就能看见一条大路,你在路边等一会,有一辆去县里的牛车,你跟上就好了”宋瑾语速飞快地说着,急急忙忙的样子。
看他说完转身就要走,沈砚紧忙拉住他,正好抓住他手腕,还没带说话,就被宋瑾猛地甩开,后退了一步站定。
沈砚拿出那只玉雕的小兔子,“你也知道,我身上没银钱了,但也不能白拿你的衣服,能何况你还救了我一命,这个你拿着。”看他没有要接的意思,干脆上前一步,故意拉起他的手,直接塞进手里。
“太贵重了,而且你正需要用钱,自己留着用吧,一套旧衣服,用不了多少钱的”
“我还有呢,而且,家里长辈从小就教导,送出去的东西,可不能拿回来了,你快下山吧,不是很着急吗。”
看着宋瑾跑下山,沈砚拿起衣服,刚抖开,就有什么掉了下去,捡起来一看,是枚铜板,‘车费吗,是怕他不好意思收吧,故意夹在衣服里的’这份恩情他记着了,日后定会报答的。
穿好衣服,又拿出点吃的,安抚一下抗议的肚子,沈砚慢悠悠的下了山。
坐在牛车上,沈砚闭着眼,看上去好像睡着了,其实,正支着耳朵,悄悄听着旁边人的谈话。
“我听说啊,宋家小子今年要去考秀才呢!”
“咱这十里八乡,也没出几个读书人,宋家小子可是争光啊。”
“宋家有福气啊,宋家小子读书顶好,听说县里一户大户人家,有意把女儿嫁给他呢!就等着他”
“真的?你打哪听来的?”
“宋小子他娘跟我说的,不过啊,她那张嘴没个准,就咱俩说说,别外传啊。”
“说到宋家,瑾哥儿要出孝期了吧,过几天怕是媒人得把宋家门槛踏破了。”
沈砚本来听得昏昏欲睡,这时又打起了精神,宋家,瑾哥儿,是说宋瑾吗?可是哥儿,什么意思,当地话吗,男人的意思,那刚刚说的小子又是什么?沈砚微微混乱,更加集中注意力。
“可不是?瑾哥儿的样貌,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更好的了........”
是啊!是啊!我一个穿越人士也被惊艳了呢!心里颇有认同感的附和了两句。
“这是我家小子已将成亲了,不然我也得去提亲,长得好,还识字.....”
后面的话沈砚没在听进去,注意力全集中在提亲两个字上,姓宋的,名瑾的,是他认识的那个宋瑾吧,毕竟在这种小山村,不太可能会重名吧。
可宋瑾就算长得再漂亮,那也是个男孩子啊。
为什么会被提亲呢,他到底穿越到哪了,历史上没听说哪个朝代,男人可以向男人提亲啊?!是他太孤陋寡闻了吗?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车,沈砚直奔预先跟大妈们打听好的地址-----永信当铺。
拐了几个弯,穿过一条巷子,就看见了永信当铺的招牌,已经颇陈旧了,但店铺里打扫的很干净,柜台前只有一个伙计,托着下巴,头一点一点的,正打着瞌睡。
沈砚走进去,小伙计还没醒,沈砚屈指敲了敲柜台,小伙计手一滑,下巴结结实实磕在柜台上,好大‘咣’一声。
等着小伙计龇牙咧嘴,缓过那一阵,沈砚才开口:“我这有几件玉雕,你能做主吗?”
小伙计打开沈砚放到柜台上的几个木盒,神色严肃了起来,这几件玉雕虽然玉本身不多出彩,但雕工却很精细,大气而不粗糙,设计也新颖。在永安县里,当属上品了。
带小伙计看得差不多了,沈砚开口“怎样,推荐我来的人可说,这永信当铺是老店了,店主是个识货的。”
沈砚这是告诉对方,自己不但懂行,也不是乱撞过来的外地人,当然,对方也不会全信,但出价时就会估量着,不会把他当愣头青宰了。
出了当铺,沈砚拿着26两银子离开了当铺,先是去了一趟医馆,接着直奔书店,然后,沈砚20多年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原来除了男人女人,还有哥儿这个性别,哥儿外表和男人一样,却可以生孩子,生孩子!
哥儿的手腕上会有蓝色的胎记,宋瑾手上有吗,没太注意啊,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他手腕上好像有一道疤。
怪不得他那会反应那么大的甩开他,本来以为他是被吓了一跳,原来是男嗯哥儿授受不清吗?
最终
花了3贯钱买了一本史书,一本介绍风土人情的书,沈砚直奔酒楼,来了古代不去酒楼吃一顿,怎么对得起穿越者的身份。
吃饱喝足,接下来就要解决住的地方了,刚刚跟小二打听了一下,要是在县里租房一月要一贯银子,若是去村里则要便宜许多。
离开酒楼,去成衣铺买了几件衣服,沈砚找了家客栈,他决定回宋家庄去住一段时间
一个是便宜,但最重要就是宋家庄离他穿过来的山近,也许,还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但在此之前,得去买一套玉雕的工具,他空间里的几件工具全是电动的,到了这就算是报废了。
农家乐小爸爸完本[耽美种田: 《农家乐小爸爸》作者:权若若文案平民陈全为救生命垂危的父亲,穷途末路之下接受一个交易,从此,他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陆氏东家不仅要孩子,还要孩子的生父,陈全怒——这是要掰弯他的节奏啊!眼看两位爸爸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