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的包子掉了!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生子]—— by:天外飞石

小清新与小混混 完结+番外: 《小清新与小混混》作者:忽的猫文案一个用爱发电清新脱俗每每热泪盈眶的小清新,遇到了一个抽烟打架坑蒙拐骗的小混混不服就干的干,是干架的干………一个太早长大,忘记了被爱着是什么滋味;一个得到的爱太多,忘记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喂,你的包子掉了!》作者:天外飞石
#文案一#
凌小闲:咱俩折腾了这么久,你也该腻了,好聚好散吧!
罗湛:好啊!你走哇!你真以为我离了你过不下去是吧?
凌小闲站起来就要去收拾行李,结果起得太猛,一下子气血供不上,晕倒在地。
醒来后,罗湛抱着他傻笑:这下不是我不让你走的,是你肚子里我们罗家的种不让你走。
凌小闲风中凌乱……
#文案二#
唱作俱佳的歌手凌小闲,被爆出曾被商圈某大佬包养过的黑历史。
不等凌小闲的经纪公司做出应急公关反应,那位被牵涉在内的商界大佬隔空喊话凌小闲:
“喂,捡到一只小包子,是你掉我家的吗?”
然后不顾一脸懵逼的众媒体,大大方方晒出数张两人甜蜜生活照并放话:
“谁这么不要脸说包养呢?人家分明是自由恋爱好吗?”
内容标签: 生子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小闲/罗湛
第1章
凌小闲手脚冰冷,浑身颤抖着走在陌生的街头。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欢歌笑语,都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他是个怪胎,从小受尽白眼和歧视。
就在不久之前,他的父母把他交给一位同乡,带到了这座城市里打工。
而在今天夜里,那家饭馆小老板,趁黑摸进他住的房间里,一手捂着他的嘴,一手去扒他的裤子。
凌小闲挣扎着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酒瓶,甩手拍在那小老板的脑袋上。
这也是侥幸,多年来饱受各种骚扰,他习惯了防备。
失魂落魄地跑出来,站在街头茫然四望,高楼林立的繁华中,他却有一种天大地大无处容身的凄凉感。
忽然,正前方的马路对面,一幢建筑吸引了他。
霓虹灯微微闪着光彩,足够明亮,却又不太张扬。
“星——光——会——所——”凌小闲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
他听饭馆的服务员小刘说过,在会所上班很挣钱,除了工资,还能拿小费,一个月赚上万块的都有。
……
“对不起先生,请问您有会员卡吗?”
穿着一身帅气制服的门童把他拦在了大门口。
到底是有业务素质的,瞅见凌小闲那一身寒酸样,居然还是礼貌周全。
凌小闲局促地搓着衣角,脸颊因为紧张而显得绯红:“我……我是来找工作的,请问,你们这儿还要人吗?”
门童小哥倒不是个死板的家伙,他见凌小闲这幅不太好意思的模样,便有些了然似得,着重看了看他的脸和身材,说道:“你等等,我帮你问问。”
说完,他拿起腰上别着的对讲机一通对话。
凌小闲听他说:
“长得挺好看……年纪看起来很小……嗯……好的!”
没多大会儿,凌小闲踏入了星光会所的大门。
领位服务员直接把他领到大堂的休息区,沙发上坐着一个打扮标致的年轻男人。
安桐一边磨着指甲,一边有一眼没一眼地上下打量凌小闲。
“多大了?”
“十……十八。”
“以前做过吗?”
“没有。”凌小闲老实地回答。
安桐抬头看他的眼睛:“怎么想起来做这个的?”
“……?”凌小闲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多余似得,但还是回答道:“听别人说,赚钱很多……”
安桐了然点头。
“行,那就干干试试吧!明天一早带着证件过来,需要去做个身体检查。”
一听“身体检查”这四个字,凌小闲惊得一个哆嗦。
稍微冷静了一下,又觉得应该只是简单的身体检查。
就是像学校那种,验验血,验验尿,测测视力身高啥的。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这么劝慰了自己一番,又稍稍放心了些。
正要告辞离开,却见安桐殷勤地站了起来。
凌小闲刚要说声“不用送……”
安桐就已经略过他,迎到了一旁的电梯口处。
“罗总,这是怎么了?”
罗湛黑沉着脸,伸胳膊穿上助理递过来的西装,一边整理一边说道:“小安,我来你这儿可是找乐子的,不是来看谁的脸色的。”
安桐不以为然地陪笑道:“那还不是您心软,舍不得下手?”
罗湛冷哼一声,脸色却缓了缓。
安桐又道:“您看您,这都有小半个月了,我都给您尽心尽力地调/教明白了,您就是舍不得下嘴……要我说,您就霸王硬上弓,生米做成熟饭,他又能怎么地?”
罗湛皱了眉头,考虑了考虑,摩挲着下巴道:“你不懂,我这人怜香惜玉,一看他那倔强的小可怜样儿,就有点下不去手。”
安桐嗤笑:“哎呦,还有您罗总下不去手的人,那八成是动了真心了吧?”
罗湛烦躁地摆摆手:“滚蛋!”
一摆手的功夫,看见怯生生站在沙发旁的凌小闲。
“新来的?”罗湛问。
安桐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低声道:“刚来应聘的,背景和身子都还没查呢!”
“那就赶紧查,查完送我那儿,让我泄泄火。”
说完,罗湛朝着凌小闲笑了笑,招呼助理走了。
……
安桐没再让凌小闲离开,要了他的身份证,让他写了一份简单的简历,之后找了人带他做一些身体检查。
半个多小时以后,安桐接到内部电话,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罗总,有个情况和您说一声。就是之前您点名要的那个泄火的新人,他……是个双儿!”
凌小闲小脸煞白地被安桐推进了车里。
刚沐浴过,发型和服饰都做了相应的打理。
安桐为他正了正衣领,看着他这幅模样,也不由吞了吞口水。
听说双儿玩儿起来会别有一番滋味,但毕竟这个品种不常见,所以安桐也还没机会尝到过。
而那个男女通吃,老幼不忌的罗家公子哥,一听说有这么个极品时,在无线电波中就兴奋了起来,催促安桐立刻把人送过去解馋。
等车子开出去很远的路程时,凌小闲才从被医护人员发现自己身体秘密的恐慌中,稍微镇定了下来。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安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之前自己跟他说的那些注意事项,敢情都是白说?这位大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他看了看凌小闲的脸色,估计他是太过紧张了,毕竟什么培训都还没给他做呢,就仓促上阵。
不过没办法,谁让罗家有钱有势,在星光又占了股份,算得上是大老板。
来了新人,先让老板尝尝鲜,也是规矩。
想到这儿,安桐拍拍凌小闲的肩头,安慰道:“你别太紧张,罗总人挺好的,没有不良嗜好,对床伴很体贴,给钱也大方……”
凌小闲有些惊了:“你们,你们好像搞错了,我不是……”
安桐截住他的话头:“不是什么?搞错?你别开玩笑了。”
凌小闲又想解释,安桐拦住他,继续开导:“我知道,你这是见真章害怕了。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陪罗总一夜,你绝对不会吃亏。
这一夜的过夜费最少有这个数,”他伸出一个巴掌比划了比划,又接着说:“当然,你这样的情况,伺候好了,估计还得翻倍。”
凌小闲不知道那一个巴掌是多少钱,五十?五百?五千?还是……五万?
安桐的劝说还在继续:“罗总这人算是特别够意思的金主。
这么说吧,哪怕之后你不想在这行混下去,想尝试别的路,什么留个学,开个店,甚至是去混娱乐圈……只要你把罗总伺候爽了,得了他的欢心了,你的前途,肯定比你踏进星光之前要强上千百倍。
你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爬上罗总的床吗?
你要知道你是幸运的,你的命运很快就要改变了!”
安桐煽动性的话,让凌小闲犹豫了。
想到自己的境遇,想到在不久之前,他差点被饭馆小老板强/暴。
如果他当时没有逃脱,会是什么下场?
应该没有钱,也没有未来吧?
他现在可以拒绝安桐,下车,然后重新流落街头。
再然后,还是逃不过被人歧视,非议,和龌龊觊觎的命运。
安桐所说的“改变命运”这四个字,对凌小闲来说,带有蛊惑的力量。
……
罗湛有点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刚刚他像饿狼一样扑到那只小绵羊身上的时候,看见他眼角居然有泪水滑落。
这种可怜兮兮又带着倔强的小眼神,比圈在星光的那位,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不过,他罗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心泛滥了?
想到这儿,他的眼神一暗,大步走向卧房,推开房门后,径直走到床边。
“我他妈的没那么好耐性!一个那样我可以惯着,你他妈的也跟着学样就是自讨苦吃!把衣服脱了。”
凌小闲早已经收敛了泪珠,他刚才并非故意矫情,实在是一时心伤,没忍住。
现在听罗湛这样说,心下一横,慢慢将手伸向衬衣领扣。
罗湛看着他白皙的锁骨和翻动的手指,忽然觉得热血上涌,伸手抓向凌小闲的衬衣领用力一扯,衣扣颗颗崩落,露出他白脂般的胸膛……
第2章
凌小闲拿着手里的银/行卡,脑子里有点眩晕。
五十万!?
只不过过了一夜,居然有这么多?
虽然,身体被折腾的不像样子,两个穴口都被开发的惨不忍睹,但……
想到昨天夜里的彻夜凌乱,凌小闲不由得臊红了脸。
感官的记忆中,并不是只有疼痛……
正在整理衣服的金主,转头看见凌小闲捧着银/行卡,激动得脸红气喘的样子,嘴角咧了咧,笑得有些轻蔑。
“安桐那个王八蛋,也没告诉我你还未成年,要是知道了,我昨晚……”
罗湛说到这儿顿了顿,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可能按捺得住体内的禽兽之力。
“要是知道了,我昨晚肯定会温柔点儿的。
你拿着卡,去买点儿营养品,买几套自己喜欢的衣服,算是对你的补偿。”
过了半天,才听床上的人说了句:“谢谢老板!”
声音不大,还带着沙哑,但听起来挺真诚的。
罗湛转过头,迎上凌小闲的目光,他那黑白澄澈的眼睛仿若清泉,有股动人的诱惑力。
罗湛心里不由赞叹:
这果然是个极品,看着顺眼,吃起来更香!
他走到床边,弯下腰,将人拢在怀里,覆上唇又是一个深吻,手也不自觉地伸到被子中,在凌小闲细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挲。
……靠,不行了,自己又开始激动。
没想到这个双儿的诱惑力这么大!
昨夜那番折腾,自己已经达到巅峰状态,追平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没想到现在一碰到他,身体又有了反应。
上午还要去一趟公司,防备那些老家伙们搞鬼,可是……好像有点忍不住啊!
这小家伙莫非是个妖物?
罗湛在陷进去之前,脑子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
凌小闲咬牙忍着身体上的不适,顺着拐从豪华酒店大门走出来,那种格格不入的压迫感才好了些。
抬目四望,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凭着感觉找了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终于发现了他想要找的目标。
银/行卡这个东西,其实凌小闲是第一次亲自使用。
以前在家乡做过两年工,小工厂发工钱都是给现金。
而且,他的工钱也就只能在他口袋里热乎一会儿,等回到家就会被他爸没收,他自己一个子儿也捞不着。
这次出了家乡到这座城市来打工,临走前他爸也就给了他二百块钱,这其中还包括路费。
小饭馆是老乡介绍的,管吃管住,平时倒也花不着钱。
这次逃出来的时候,凌小闲倒是没忘带上枕头底下的一百块钱和身份证,别的行李来不及收拾就都没拿。
这时候,当他把那张巨额银/行卡塞进自动柜员机,手心里紧张的全都是汗。
不甚熟练的一番操作,界面上的余额显示出来,凌小闲用手指头点着后面的零,一个个地数过去,数了三遍才终于确信。
五十万,都是他的了!
……
安桐悠哉悠哉地哼着歌,撩持着肤白腿长的服务员小哥的时候,手机玩命地响了起来。
安桐看了看显示,立刻接起来,用恬不知耻的邀功语气说道:“罗总,有何指教?”
“指教个屁,人呢?麻溜地给我送回来。”
安桐愣了愣,问:“什么人?”
“我的双儿啊,凌小闲呢?”
安桐在罗湛看不见的这一端做了个鄙视的动作。
这昨天还一副痴情的模样,一晚上的功夫,新人胜旧人了!
“哦,您说他呀,中午那会儿是来过,可没呆多大会儿就走了。我还说呢,让他赶紧去买个手机,有事好联系。可能这会儿还在哪儿瞎晃悠呢吧?”
那边罗湛听完他的话,语气稍稍缓和了些,又问了句:“他去你那儿干嘛去了?”
安桐略一沉思,坦白说道:“就那孩子吧,看着有点傻傻的,没想到还挺上道。这不从你那儿得着钱了,过来跟我汇报,还说要给我中间介绍费。我说你还没正式签到星光来,老板单独赏的,你不用给会所算分成也行。谁知那孩子特感恩,说是我给了他机会,这不硬分给了我五万块。
那个,回头,我把这钱打您账上去!”
罗湛又哪是在乎这五万块钱的人,但听了安桐的话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小安,不太对劲吧?他这巴巴地跟你算清账,不是拿钱跑了吧?”
安桐:“……”
……
凌小闲找了个特别便宜的小旅馆住下了。
如果不是身上的痕迹太过明显,他恨不得马上去医院。
很早以前他就知道,像他这样的怪胎,其实是可以上医院治好的。
但他的家里人从没带他去医院咨询过。
他们并不想在他身上多浪费一毛钱。
本来他上头有个姐姐,家里盼二胎是个男孩,结果他生得不男不女,招人嫌弃,连名字都叫小闲。
等他健健康康的小弟出生后,他的境况自然就更差了。
尤其是他的奶奶,时常虐待他,让他干家务,不给饭吃,还经常用难听的话骂他,什么扫把星,什么丢人现眼的货……
他爸是个孝子,特别听他奶的,他妈性格懦弱,也主不了事。
凌小闲从前也就是幻想,想着哪天有钱了,一定要去医院治好自己的身体。
但他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等过了几天,身上的斑斑点点和两个穴口的不适感消失之后,凌小闲怀着忐忑,踏上了去医院的路。
不过在去医院之前,他先去了趟银行。
先不说手术费,先期的检查费应该先取出来备着些。
虽然不知道大概要花多少,但他觉得自己那张银/行卡里有那么多钱,肯定会绰绰有余的。
谁知道这次当他把银/行卡插入机器时,却发现,他的钱没了!
……
凌小闲一出现在星光大门口一百米外的公交车站,就被那天那个门童小哥发现了。
他业务熟练地拿出对讲机一通巴拉巴拉。然后快步走向凌小闲,一副护送的架势,把人迎到了星光会所的大堂内。
其实那天凌小闲来找安桐送分成时,也没忘了给这位门童小哥封一份。
数额倒是不多,但也是一份心意。
他觉得,那天要不是小哥没有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给他说了好话,他也没赚这么多钱的机会。
凌小闲那时候是真的没想到,他这有钱的日子,会这么快到头!
夜猫子安桐正在睡觉,一听到消息立刻爬了起来,给他的主子报信:
“罗总,您的小双儿回来了!”
……
一见面,凌小闲显然更加激动,拿着银/行卡走到罗湛面前。
“老板,您这张卡有问题,钱不见了……”
到底是年轻,居然没发现罗大老板眼神里的冰火风暴。
罗湛伸出两根手指,夹起银/行卡,凑近用既委屈又有些愤怒的小眼神看着他的凌小闲,说道:
“钱当然不见了。因为操一次一百块,那天我操了你八次,也才八百块而已。想要五十万,你得把剩下得次数凑够了才行!”
[快穿]愣着干嘛快来撩我呀: 《愣着干嘛快来撩我呀[快穿]》子非狐文案:傲娇的炸毛童遥莫名被啪为报‘被啪之仇’却错穿空间乱入了严嘉艺的未来世界一番没羞没臊、啼笑皆非、惊险并存的经历就此开启:智能助理、双翼警卫、潜能学长、空降总裁、闪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