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帝 完结+番外完本[gl百合]—— by:贞天

仙尊今天也没能脱单完本[仙: 《仙尊今天也没能脱单》顾辞山文案:付辰东穿越了他本来定制的穿越套餐是要穿越到一个修真时空大杀八方的结果,他穿过了修真界再也不是用炼气筑基等等级来评价一个人的修为而是简单粗暴的用一级、二级、三级……修真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重生之女帝
作者:贞天
文案
太平重生,去骄奢,敛民心,南征北战扫四夷,挟婉儿之手,聚婉儿之才,登女帝之路,创“太平盛世”。
太平公主X上官婉儿~改两人悲催宿命,圆二人百合之梦~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辈子负了婉儿的公主重生,追婉儿,宠婉儿的故事~
入坑提示:
1)百合向,太平公主X上官婉儿
2)文里会黑李家人,李三郎爱好者慎入
3)大唐架空,剧情与历史有出入,考据党手下留情
4)双洁党勿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令月(太平公主),上官婉儿 ┃ 配角:武则天,李隆基等 ┃ 其它:唐朝,女帝
第1章
仲夏七月,烈阳若火般灼烧着整片大地。南山寺庙中,钟缶悠扬,僧人演唱经文声绵绵不绝。李令月立在树下静听了半刻,忽见一侍卫匆匆忙忙地赶来,跪禀道:“启禀公主,宅家1在西京发动叛乱,左右羽林将军及萧、窦等几位相公2皆已因谋逆被诛。”
仓促而又残酷的言语,将她心底的宁静打破,李令月的唇角无力地勾了勾,她抬头望向那座富饶的宫殿,轻叹道:“给我备匹马来,我要下山。”
“公主?”守在四旁的侍卫婢女似是难以置信一般,纷纷跪地劝阻起来,“公主三思啊!”
李令月垂眸瞥了瞥他们,她怎会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便不会再回来,可李鸦奴既已做到如此地步,那她再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朝中势力已失,即便活着,也只能如蝼蚁一般小心翼翼的苟活。与其那样,她倒不如似个勇士一般英勇地赴死!
“去吧,将马牵来,你们若想走,便各自散了吧。”轻挥挥手,李令月没再看那些或是哀怜或是畏惧的面庞,她转过身,径直入了一间祠堂。
祠堂里仅供着一个牌位——上官婉儿。李令月从沙弥手中接过檀香,在炉内上了三炷香。待沙弥退去,她身上的伪装也卸了下来,面对死亡没有人不会畏惧,只是她虽畏惧,但心中更多的还是不甘。
轻手抚着那冰冷的牌位,李令月冷硬的面容渐渐柔合下来,她对着牌位苦涩地笑了,“婉儿,你总谓我心狠,却哪想三郎他比我还狠。为了不让女人再颠覆他们男权,他不顾我的告诫杀了你,现在连我这个看着他长大的姑姑也不放过了。”
“婉儿,我不甘心啊。当初若非我出钱出力,平了韦后,哪有他们父子的现在?如今竟是刚坐稳皇位,就翻脸不认人了。谋反?真是可笑?我李令月若真想反,他李鸦奴4还能有今天?!”她不加掩饰地咒骂两声,而后又合上眸子哀叹起来,“罢了,这次确是我一念之差,妇人之仁了。可怜我的那些孩子,还有你的诗集了。婉儿,等我下去后,再同你致歉吧。”
她低柔而又眷恋地瞥了眼牌位,随后默叹一声,似个壮士般地踏了出去。
先天二年,太平公主李令月于府内接到赐死诏书,自缢而亡。据当时的监官所言,公主至死皆未露惧颜。

头颅有些轻微的刺痛,李令月轻轻睁开眸子,入眼的是一片熟悉景象。床帏束带顶上挂着一只香囊,屋舍内摆放典雅,不远处的妆台上还放着两个磨合罗娃娃。
李令月的眉毛微蹙了蹙,她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脖颈,脖颈光滑,不见一丝勒痕,此外竟还比之前细嫩了许多。这委实有些诡异,她禁不住快步下床,坐在镜台前照了起来。
铜镜内浮现出一张俏丽的容颜,那女人是她,却又不是她。李令月抚着自己的面颊,一时怔忪起来,她还活着,而且还年轻了几十岁,难道说……
“公主,您醒了?”
侍女的到来打破了她的惊慌,李令月侧首瞥了瞥侍女,却发觉那侍女依旧眼熟而且稚嫩。那是她少时的贴身宫婢之一玲珑,看起来她还真是匪夷所思的重生了。
嘴角不经意地挑起,李令月抚着一个磨合罗娃娃,漫不经心地问道:“玲珑,眼下是什么年头?”
玲珑的神色有片刻的发愣,但很快便恭谨答道:“公主,现下是仪凤二年。”
“嗯。”李令月垂下头,望着娃娃的神色不由轻柔起来:仪凤二年,便就是这一年,她遇到的婉儿。虽然年长于自己一岁,可是却是那样瘦弱纤细的人啊。不知她眼下如何?
“玲珑,近日内文学馆有什么趣事么?”李令月问。
玲珑只觉今日的公主威仪甚足,虽未施粉黛,但却是比往日更让人不敢懈怠,她急忙思索回道:“倒也并无什么趣事,只是有一个小宫女做了几首诗,被几位先生大大称赞了一番。”
“哦?此人是谁?”李令月饶有兴致问道。
“上官婉儿。”
虽然早已知晓答复,但听玲珑亲口说出,李令月仍是觉得十分快意,她唇边的笑意更重,“上官婉儿,是个好名字呢。玲珑,备马,我要去会她一会。”
“公主,”想起前些日子公主不小心坠马,武后临走前的嘱托,玲珑忧虑道,“天后嘱托……”
悠悠的一个眼神递来,玲珑立即噤了声,乖乖应了声“是”便退了出去。直到把马迁到门外,望着戴幞头穿男装的公主策马而去,她依旧为之怔忪:只不过过了一夜,怎生公主就变了模样了?那样的神态气势,便就是当今天后也不过如此啊。

行马至内文学馆,李令月将马交于随从护卫,孤身一人走了进去。
馆内女子近百人,便就是这样,李令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上官婉儿。少女从骨子里透出的文人风骨凌然于众人之上,分外显眼。李令月同教书的宦官打了个眼神,随后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折扇,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手持香墨,此时的上官婉儿正在作诗,沉浸于创作之中的婉儿最是可人。李令月望着这纤柔美丽的背影,心中不免多出一种失而复得的情绪,她压下内心的澎湃,静静立在一旁。看着上官婉儿斟酌落笔的模样,她又禁不住挑起唇角。待到那一首诗做完,她这才将身子微微底下,装模作样地诵读道:“势如连璧友,心似臭兰人。”
上官婉儿闻声侧起了头,恍然见到一个少年打扮的英俊“公子”,她不免有些惊吓。
看着她那受惊小鹿般的可爱模样,李令月一时竟生出作弄之意,她俯身瞥着女子,笑道:“诗是好诗。”又拿折扇挑起女子的下颚,轻佻道:“这人嘛,也是个佳人。”
久处深宫的婉儿第一次被人如此的对待,她瞥着这个浪|荡子,心里有着几分不快,但对着那张高贵而又好看的笑脸,这怒意不知为何有些发不出来。淡笑着将那抵在自己下颔的折扇推开,上官婉儿含蓄一笑,道:“贵人谬赞了。”
李令月没想她竟是这副态度,别人如此有礼,她又怎好一直轻薄下去。略带几分尴尬地抓抓面颊,李令月将折扇收回,双手作揖郑重地和婉儿致了歉,随后却又将手递了过去,“为表歉意,不知娘子3可愿同我去个地方?”
上官婉儿本想拒绝,但一对上那张真诚的笑脸,婉拒的词语便被遏在口中,她的手也鬼使神差地搭了上去。神色不由一诧,她方想起女则中所说男女授受不亲,慌张地想将手退出。没想那人竟先她一步,将她的手紧紧攒住,那举措好似怕她消失一般。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上官婉儿无奈笑笑,就这样在众人殷羡而又嫉妒的目光下,走出了阴暗的内文学馆。
外间阳光明媚,正如那人脸上的微笑一般。上官婉儿望着这个匆匆跃上骏马,再度向自己伸手的贵人,突然有些无措起来,久处在掖庭,她身为宫内最低等的宫女,还没有机会学习马术。
李令月看着那处在原地,举止有些无措的少女,略略一思忖,便料出了原由。她熟练地从马上跨下,信步走到婉儿身边,柔声道:“没关系,我教你。来,我扶你上去。”
李令月的体贴,让上官婉儿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她再度忘却了《女则》中的教导,由着对方搀扶上去。待她坐稳,李令月也翻身坐了上去。
腰下突然钻来两条玉臂,不习惯与人这般亲昵的上官婉儿脸色顿时羞红起来。李令月欣赏着那抹绯红,身子不由向前倾了倾,她依在婉儿的耳边道:“现在,我们先来感受一下。”
夹紧马腹,李令月突然策马飞奔起来。马身颠簸,上官婉儿只觉自己和身后的身子越贴越近,她的面颊越发红透,可也就是在这一贴一依之间,她渐渐明了了一件事。哪有前身这样柔软的郎君,她身后的人分明是个着着男装的小娘子啊。只怪她久居掖庭,没见过什么世面才会以为只有男人才会着男装,如此她之前倒也不算是男女授受不亲了。
上官婉儿苦涩地笑笑,而她身后的李令月却仍是十分尽兴,一边带着她四处游玩,一边却又同她讲解景色并将发生在这里的趣事告知于她。
须臾,两人在一处花园下了马。园中花开遍地,姹紫嫣红。上官婉儿望着这掖庭之外的美丽景象,心中想要走出去的执念越发深了。她瞥了瞥李令月那件朱红色的圆领长袍,再看看自己旧的发暗的棕色衣衫,眼里的神色渐渐复杂起来。
这样的变化逃不过李令月的眸子,低身折了一株牡丹,她笑着帮婉儿簪了上去,“人道牡丹最是富贵,依我来看最是称娘子。娘子有此才华,日后定大有作为。”她拍了拍婉儿瘦削的双臂,轻笑道:“只是这身子太过纤弱,可该多吃些。”
又是这样又夸奖又轻佻的言语,上官婉儿被她弄得哭笑不得,那股微微的失落感,竟也渐渐逝去。她瞥着那人的明媚笑脸,点着头,轻轻笑了。
那一笑,醉到了李令月的心间。她恍然忆起上辈子,婉儿同她的最后一面,也是这样笑的,婉儿说:“阿月,待此事平息,我们便寻个僻静地方,再也不要管朝堂的事了。三郎他年少气盛,日后定会将火燃到我们身上。”
当时她还笑着承诺,说三郎是她看大的,断不会这么做。没想最后她们两个竟都死在了他手上。
真是何其可笑啊!不过上天既让她重新来过,那么她便要不负此生。望着那张清秀的容颜,李令月在心里暗暗立誓:婉儿,这一次我定会护你一生!
李鸦奴,这天下到底鹿死谁手,咱们重新来过。
第2章
亲自送上官婉儿回去后,李令月前脚刚迈进自己的屋子,后脚武后就到了。
这还是李令月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母亲,八折长裙,富贵面容,虽已年过半百,但那岁月似乎只为之添了一层气势,却根本就没有消磨她的精力。她的母亲不像上位后的韦后衣着首饰尽要昂贵奢侈,她朴素节点,这一点倒是连她自己都不能与之比。
李令月有些汗颜,难怪上一辈子的她不如自己的母亲。恍惚忆起上辈子,她和母亲之间的悲欢离合,心里顿时阴郁下来,她还记得自己和母亲的最后一面。上阳宫内,政变失败落下皇座的母亲,用那双满是褶皱的手摩挲着自己的面颊,她的目光不再似以往那般锐利,此时映满了柔和,她望着自己轻声低叹道:“阿月,莫要怪娘一直阻你揽权,娘为了这个位置已经失去太多了。如今,朝堂已经归还给你们李家,收手吧。”
这一刻,她才明白为何之前自己的母亲总是打压着自己,那只是一个母亲对子女另类的爱。朝堂纷乱,于女子来说更是不易,她的母亲不想自己重蹈覆辙,再过上那个看似风光,实则从未安宁的日子。可是如今即使明白了,又有何用呢?她仍是要染指皇位,上一世已经因放弃失了爱人与自己的命,这一世她绝不放弃!
胸口一时有些发紧,李令月哀着神色瞥向自己的母亲,快步拥了上去。
武后看着怀里情绪有些激动的小女儿,心头不免讶异起来,她轻拍了拍女儿的背脊,随后将她拉开,一边打量着额头,一边关切道:“怎么了,我的儿?可是头又疼了?”
李令月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神色里满是关怀的母亲,眼眶竟有些发酸,她强压住这股想哭的冲动,娇嗔道:“都是阿娘不好,许久不来看女儿。”
武后最喜小女儿这幅天真可人的模样,她复又将女儿揽入怀里亲了亲,“好了,好了,都快及笄了,还是这样的爱撒娇。”
李令月也对自己这样小女儿的姿态感到羞赧,但在武后身前,她还是不敢太过暴露,毕竟对于武后来说,亲情总是放在第二位的。微撇撇嘴,她又拿出少女的姿态往武后怀里缩去,然而这次却被武后推拒出来,那满面慈爱的笑容也消了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略带责备的严肃面容,“阿月,娘不是说过了么。让你安生修养,怎么又骑马去了?而且你还跑到内文学馆,扰了人家的课堂。”
她这才刚回来,时隔不过片刻,武后那里便得到了消息。看来这大明宫内处处都是娘的眼线。李令月垂下头,像小时候一样用那种虽是认错,却没有几分知错的态度回道:“阿娘,女儿身子都好了嘛。再不出屋,都要憋坏了。再说,女儿去内文学馆才不是去扰人家课堂呢。女儿是帮阿娘视察去了。”
狡辩的言语让武后冷硬的面容多出一丝笑意,她瞥着女儿,问道:“哦?我儿这番视察,可有什么收获?”
李令月挺了挺胸膛,得意道:“女儿这次在内文学馆发现一名大才女,怕就是阿耶堂前的新科状元郎,都不如她。”
“哦?此人是谁?”武后笑道。
李令月又答:“好像是叫什么婉儿,哦对了,是上官婉儿。”
李令月这边还在笑,武后那里脸却顿时阴了下来。积威日久,便就是重生后的李令月见着,也仍是会感到畏缩。只不过毕竟多活了几十年,如今的她早已会将自己的真实情感掩藏。她装出不解而又畏惧的模样望向武后,小心翼翼道:“阿娘,您怎么了?”
武后垂眸觑着她,那样犀利的神色恍若能将她看穿一样,她开口,声音较之前更显冷硬,“你可知那上官婉儿出身何处?”
李令月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如今为了消除武后的戒心,她反而不能开口答出。左右望了望身旁的侍女,望见众人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恐惧模样,李令月疑惑地蹙了蹙眉,摇摇头,她却是大义凛然道:“女儿不知道她出身何处,女儿只知道阿娘每日帮阿耶批奏章很辛苦,女儿看着都心疼死了。若非是宫里有规定,女儿早就将婉儿带出来,押到您面前去帮忙了。”
真澈关心的言语讨得了武后的欢心,阴沉的面上再度现出了笑容,她轻戳了下女儿的额头,笑嗔道:“你还知道宫里有规矩呢。”
李令月嘻嘻笑着,她又借势赖在武后的怀里撒娇,“女儿当然知道,女儿还知道阿娘是宫里的至尊。”
至尊那是皇帝的敬称,武后听后忙推了女儿一下,斥责道:“至尊那是称呼你阿耶1的,莫要乱用。”
李令月毫不在意地撇撇嘴,她蹭到武后的耳畔轻声道:“阿娘,您在女儿心里和阿耶是一样的,更何况您做的事不比阿耶少,如何不能称为至尊?”
一句话说到了武后的心间,武后沉默了片刻,却终是怪罪地瞪了女儿一眼,“勿要乱说。”
李令月点点头,心里却有些感慨,她觉得从这一刻起她的娘亲怕就起了做皇帝的心思。眼看着母亲要走,她又伸手将其拦住,恳求道:“阿娘,婉儿很有才华的,您可不要因为人家出身低下就瞧不起她。女儿喜欢她,您将她赏给女儿当伴读好不好?”
武后无奈地笑笑,“方才你还说让她帮娘呢,现在倒又想留在自己身边当伴读了。”
李令月坦然道:“那是因为她虽然有才华,可毕竟太年轻嘛。和女儿在一起多学习些日子,她才能有资格伺候阿娘嘛。”
“什么都是你有理。”武后点了点女儿的鼻尖,想起女儿之前的话,倒也觉得有些道理,她身边确实缺少有文采的心腹,若是那上官婉儿确有才华,即便是上官仪的孙女又如何,她自信自己有手段让那丫头死心塌地地效忠自己。望了望身旁不依不饶的女儿,武后终是开口应道:“好了,好了,娘依你。明日,娘便召见那上官婉儿。”
“谢谢娘!”李令月欢喜地拥着武后,又是献了一番殷勤。
天宝伏妖录完本[仙侠耽美]: 天宝伏妖录作者:非天夜翔文案凤凰引领千万飞鸟,从天际尽头飞来,身后是火海般的滚滚层云,掠过长安金翅大鹏高居兴庆宫殿顶,瞳中映着繁华神州的苍生,寂静中万般兴灭,潮退潮生李景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手中释放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