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毯完本[耽美生子]—— by:溪边有蝉

第七年完本[耽美]—— by:: 《第七年》静静在此文案:经过多次筹划之后,季允终于在云城大学附近开了一家两层楼的小咖啡馆然而刚刚开业不久,咖啡师就因故辞职了季允无奈,只得张贴广告,高价聘请咖啡师广告贴出去的第一天,就来了一个阳光帅气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小毛毯》作者:溪边有蝉
文案:
攻:文斓
受:许瑞溪
沉稳总裁攻×贫苦懂事受
原耽,生子,一夜情后带崽结婚,先婚后爱,老梗,老人设,老剧情。
1.
“许瑞溪!”
许瑞溪回头,见班长舒怡跑过来,递给他一张卡片:“给,你的邀请券。”
“这是……”
“毕业晚会,导师说了,让你一定要去。”
许瑞溪低着头,望着自己洗得发白的球鞋尖,露出为难而尴尬的神情:“这个……我恐怕没有时间。”
“你是担心没有合适的衣服吗?”舒怡笑出来,“放心吧,我们会团购的。”
哪怕是统一团购,平摊下来费用也不少,这对还没有找到工作的许瑞溪来说,仍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有些犹豫。
“听说这次有学校合作单位的领导要来,没准可以认识些人,对找工作有帮助呢,去吧。”班长劝说,“你是这届的优秀毕业生,你不去,多不给导师面子。”
许瑞溪红了耳尖,想了想说:“好吧,我会去的。”
回到寝室,地板上一团乱,是室友张宇星在收拾东西。
“哎,别踩着我行李。”
“对不起。”许瑞溪连忙道歉,退到了一边。
“你现在有事没有啊,没有的话帮我把床单洗一下呗?”
许瑞溪本来是想进来拿饭盒去食堂打饭的,过了这个点食堂的平价菜就卖完了,但别人都开了口,他自然不好拒绝:“好吧。”
张宇星利索地把早就团成一团的床单扔给他,自己坐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许瑞溪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桶,把床单泡进去,看见地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脏衣服,不禁问:“你衣服不洗吗?”
“不洗,我带回家。”张宇星头也不回。
许瑞溪没再说话,费力地把鼓泡的床单按进水里,拿洗衣粉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自己那袋,没有动张宇星的。
寝室的采光不太好,只有靠窗的地方视线好一些,许瑞溪把水桶拖到窗户边,蹲在地上认真地搓洗。床单上某些地方沾了不少可疑的白色污渍,他微微皱了下眉。
长期营养不良,许瑞溪身上一点肉都没有,脸颊消瘦而苍白,一双眼睛虽然大,但因为劳累,总是挂着厚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很没精神。
张宇星在游戏空隙回头看了眼,瞥见窗户下那清瘦的身影,摸了摸鼻头,主动与他搭话道:“你工作找到了吗?”
“还没有。”
“怎么了?是不合你心意吗?”
“也没有吧……”许瑞溪露出迷茫的神情,他要求并不高,能养活自己和奶奶就好,可是简历投出去不少,给他回应的公司却寥寥无几。有两家让他去面试,最后也都石沉大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成绩这么好,找工作应该不难吧,你也不要太挑了,小心好工作都让人家挑走了。”
许瑞溪“嗯”了一声,低头继续搓衣服。张宇星说的他何尝不懂,他其实心里也着急,可工作这件事儿,和上学大约真的不同。他从小就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家长眼中的好孩子,一切都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可偏偏性格太内向,无法参与集体活动,到了踏入职场时,更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迟钝和木讷,这也许正是别人拒绝他的原因。
“我去文耀集团上班,”张宇星说,语气里满是得意,“我爸托关系给我找的,下个月就入职。”
“哦……”许瑞溪点点头。
文耀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主要生产医疗器械和卫生材料,拥有好几项专利技术,是业内稳当当的龙头老大,最重要的是,还与他们专业对口。许瑞溪心里是羡慕的,他感觉这时候应该对张宇星再说些什么,但他一向嘴笨,最后只好埋头继续洗衣服。
张宇星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的“哦”,心里一阵憋闷,无趣道:“没劲。”
等许瑞溪洗完床单,张宇星已经走了,寝室没有足够长的晾衣绳,他一个人拎着桶到天台,把床单晾好。
天台上吹起一丝晚风,吹得人脸颊很舒服,许瑞溪在天台坐了一会儿,让风把汗湿的鬓角吹干,看着远处的落日渐渐没入天际,这才恋恋不舍地抱着空桶下去。
食堂已经关窗了,只剩下几个小炒窗口,许瑞溪远远看了眼,转身去了校外的小菜场。
虽然学校严令声明不准使用大功率电器,但私下里仍然不少有学生在用,而学校周边的超市里也不乏小电吹风、电热杯之类的擦边电器。许瑞溪一向是学校的乖宝宝,大学四年,只在这一件事上违过规——最初进学校时,他花了二十五块钱在杂货店买了个小功率电饭锅,并一直用到了大四。
室友们第一次听到这世上还有二十多块钱的电饭锅时,很是惊叹了一阵,但很快,他们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许瑞溪的厨艺上。
许瑞溪有一项绝技,他能用电饭煲做出二十多种面条,十多种汤粥,甚至五六种炒饭,张宇星一直怀疑,如果给他足够的材料,他能用这电饭锅做出一桌满汉全席来。
晚上寝室没有人,许瑞溪把买来的挂面用保鲜袋装好,塞进桌底,又出门左右张望了一圈,确认安全后,关门上锁。
学校对大功率电器查得很严,经常组织学生干部进行突击性查寝,一旦查出有违规电器,不光要扣学分,严重的还可能会拿不到毕业证,学生们对此警惕性很高。
接上水,插上电源,许瑞溪拿了本书坐在小锅旁看,直到水里开始冒出细小的泡,他头也没抬,准确无误地从柜子里拿出一只鸡蛋磕进去。
锅太小,水温升得很慢,鸡蛋安静地悬浮在水中,边角有丝丝飘散的蛋白。不多一会儿,热气从小锅盖的细孔里冒出来,许瑞溪放下书,揭了盖子,把溏心的蛋捞起,扔进去一只生番茄。
电饭锅的功率委实不大,才三百瓦,煮的东西大了,总要半天才煮得开,是个磨人耐心的活儿。
许瑞溪并不着急,一边看书,一边不紧不慢地从阳台上掐来两根青葱。这葱是他种的,种苗从老家带来,用一个旧瓷盆装着,养在阳台。一开始看到他养葱,室友们是震惊的,甚至一度想要扔出去,后来被许瑞溪用厨艺安抚过五脏庙之后,果断改变阵列,成为了盆葱的拥趸。这盆葱花便顺理成章地跻身在了学校阳台的多肉文化中,也算是独树一帜。
番茄熟了,许瑞溪捞起来放进冷水里泡了泡,用细瘦白皙的指尖轻轻一捻,熟透了的番茄皮自动剥落下来。
番茄甜面酱做起来并不难,许瑞溪将熟透的番茄捣烂,加上各式酱料,滴上几滴蜂蜜,放在一旁。挂面熟得比番茄快,他往水里撒了些盐,葱花丢进去过了道水——他不爱吃生葱——而后把面捞起,鸡蛋一盖,酱汁淋上去。
香味弥散了整个寝室,正要开动,门外一阵响动,室友夏奇用钥匙开了门。
“你还没走啊?”
许瑞溪点点头,扫了眼他身上的西装:“面试去了吗?”
夏奇脸上满是笑意:“是啊,已经通过了,我来收拾东西。”
许瑞溪放下面:“我帮你?”
“不用,你吃吧。”夏奇闻出香味,顿时感觉自己吃了假晚饭,“番茄面?”
“嗯。”许瑞溪说,“要来一口吗?”
夏奇本想拒绝,后来想到自己这一搬出去,以后十有八九是吃不到了,便痛快地点了头。
许瑞溪从自己碗里分了一半给他,又递给他一瓶腐乳酱。
两个人口味原本不同,许瑞溪爱吃甜口,夏奇爱吃麻辣,倒是都对酸酸的番茄没有抵抗力,以往每次许瑞溪煮番茄面,总少不了他一份。
“我要去沿海了,明天早上七点的动车,”夏奇边吃面边说,“这四年真是吃了你不少好东西,以后你要是去我那边,我请你吃饭。”
许瑞溪腼腆地笑了一下。
“砰砰砰——同学,开一下门!”忽然,门外传来突兀的脚步声。
“完了,查寝!”夏奇与许瑞溪对视一眼,脸色皆是一白。
怎么办?许瑞溪慌忙把面碗放下,夏奇已经先一步端走桌上的电饭锅,连人带锅钻进了厕所,并反锁上了门。
“开一下门好吗?”
许瑞溪紧张地擦了擦手,前去开门。
门刚开了条缝,两个高大的男生直接推门进来,迅速在屋子里巡视一圈。基于保护学生隐私的原则,两名学生干部都只在床铺上看了看,没有翻抽屉和柜子。
“什么味儿?还挺香的。”其中一名皮肤黝黑的学生道,目光怀疑地扫向许瑞溪。
许瑞溪大窘,他不擅长说谎,因此声音极小:“泡面……”
“闻着不像。”
另一名学生干部目光扫到了卫生间的门:“里面有人?”
夏奇在里面适时地冲了下水,外面的人嫌弃地移开了视线,瞟向桌面。
许瑞溪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中一震,夏奇走得急,忘了把两人的面碗捎上,他悄然挪了一步,靠在桌边,用身体挡住。
“你没吃晚饭啊?”
“嗯。”许瑞溪道,见两个人眼看着就要朝自己走过来,心中又惊又急。
就在这时候,隔壁忽然传出一阵争吵声,像是有人发生了争执,两名学生听见,快步出去了。许瑞溪松了口气,赶紧把门关上。
夏奇听见动静,探头出来:“走了?”
许瑞溪点头。
“真是,都毕业了还来这么一下……面还吃吗?”
“吃完吧。”
话是这么说,可两个人看着从卫生间端出来的电饭锅,发现都没了食欲。
“我还是洗碗吧。”
接下来的几天,许瑞溪一直待在宿舍没出去。夏奇和张宇星走了之后,寝室彻底空了下来,他每天早上煮一锅粥,配上酱菜能吃上一天。倒不是他不想去食堂,说来说去还是想省钱,马上就要参加毕业舞会,他好歹得给自己换一双像样的鞋。
他的鞋都是奶奶从雇主那里拿来的旧球鞋,有几双鞋底还裂了缝,虽然贫穷的生活让许瑞溪早早地学会了不去讲究面子,但基本的礼仪他还是懂的。
舞会开始的前一天,班长喊他去试衣服,他那时刚好在给一个低年级的学生补习功课,耽搁了一会儿,去的时候,衣服已经先让别人挑完了。
“这是我的吗?”许瑞溪拿着明显比自己肩膀大了一圈的西装问。
这衣服,说是西装,不如说是舞台装,材质和面料都显得十分廉价,胸前还歪歪扭扭地别着一朵小花,看样子简直像刚从司仪身上脱下来的。
“不好意思啊,刚刚余伦说他的衣服不合身,跟你的换了,你看你这个能不能穿,不能穿我再去找店家换。”
“这是网上订的吧,来得及吗?”旁边有人问。
“应该……来得及吧……”
许瑞溪没说话,他忽然有点后悔答应去参加舞会了,一想到花了两百多块钱买这样一件既不合身又不保暖的衣服,他就一阵心疼。
舒怡看出了他的低落,过来说:“你先试试看,我姑姑是裁缝,我找她给你改改。”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许瑞溪说了句“谢谢”,转去后面换衣服。
衣服果不其然大了一截,裤子倒是很合身,甚至将他的臀腰都显了出来,许瑞溪还没穿过这么贴身的衣服,一时有些不适应。
“还可以嘛,肩膀大了点儿,可以给你加个垫肩。”舒怡笑着走过来,在许瑞溪脸上扫了一眼,“你好白啊,比我都白。”
许瑞溪被夸得有些脸红,忙道:“谢谢。”
舒怡的姑姑在校外开裁缝店,经常给学生换拉链补羽绒服什么的,许瑞溪的衣服经她一改造,虽然看起来仍有些戏剧,但总算是能见人了。
回去的路上,他去学校后街买了一双皮鞋,憋红了脸小声和老板还了价,最后老板看他实在窘迫,给他打了个对折。
拎着衣服和鞋子都在路上,许瑞溪不经意地抬起头,看见远处的天空一片紫红,妖异的晚霞将前方湿淋淋的马路都染成了红色。空气里有一丝热风,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孤寂意味。
兵荒马乱的毕业季,就要结束了。
2.
一辆黑色轿车在喷泉前停下,下来两个人。
“哟,文总,今天刮的什么风,怎么把您给吹来了。”校董大笑着迎上去。
“孙董,好久不见。”为首的男人上前与他握手。
路过的几个学生听到动静,纷纷扭过头,聚焦在那张脸上。
那男人看着不过三十岁,一身熨帖的黑西装,个子很高,身材比例极好。服帖的刘海下,皮肤白皙细腻,一双眼睛黑而沉,配上挺立的鼻梁,光是侧影,瞬间就把旁边的校董孙毅秒成渣渣。
“那谁啊?气质真好。”
“文耀集团的少东家,文斓,代表文耀集团来的,听说跟咱们学校有合作。”
“高富帅啊,他结婚了吗?”
“没结,不过很多人都说他会跟实力相当的邱家小姐结婚,别想了。”
人群中发出一阵扼腕叹息。
“你这一来,我这些精心打扮的学生可全都黯然失色了。”孙毅笑道。
“过奖了。”文斓淡淡笑了一下,“我今天代表公司来。”
“舞会已经开始了,来,这边走。”
为了迎接几位领导,学校这回下了血本,毕业舞会租用了五星酒店的场地,一条长长的红毯从入口一直铺到舞池。许瑞溪一进场就被导师拽走了,跟着几个优秀毕业生一起端着高脚杯与各位领导互相敬酒交谈。
他本就十足局促,又不懂推杯换盏的技巧,讷讷地跟在争相求引荐的师兄弟身后,一杯一杯地闷酒,与周围活跃的气氛格格不入。不是他故作清高,实在是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好几次等他做好心理准备要开口,人家已经转过身去跟别人说话了。
“你怎么喝这么快。”一位师兄去倒酒,回头见许瑞溪的杯子又空了。
另一人回头,惊讶道:“你该不会真喝吧,这酒后劲儿大着呢,悠着点啊,傻不拉几的。”
许瑞溪茫然地睁大了眼,他早上吃得就不多,中午也只啃了个馒头,本想在会场找些吃的,但一直被导师拉着,没什么机会。此时被人一提后劲儿大,他才感觉到头的确很晕,胃也隐隐作痛。
“许瑞溪,过来。”
“导师叫你呢,快去。”
许瑞溪吸了吸红红的鼻子,把酒杯倒满,晃晃悠悠地朝导师走过去。
文斓只在会场待了几分钟,之后便去了校董的茶室。
文耀集团与校方签有长期的人才输送合同,每年都有大量的优秀毕业生去文耀实习、就业。文斓的几个兄弟都曾在这个学校就读,逢年过节还会互相窜个门,两方可以说是私交甚笃。
茶室里,孙毅刚提走文斓几颗棋子,文斓的助理就进来了。
“文总。”助理小周在孙毅脸上扫了眼,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俯身小声说,“那位……又打电话来了。”
文斓继续下棋,头也没回:“不是让他别再找我了吗?”
“他说一定要见您……”小周额头直冒汗,“人已经在酒店外面了。”
孙毅落了子,戏谑地看了文斓一眼。
“您的棋风越来越凌厉了。”文斓盯着棋盘看了许久,缓缓笑出来,“我输了。”
孙毅哈哈大笑:“是你心不在焉。”
两个人都笑起来,各自将棋子归位,文斓这才开口,声音低沉:“你去开个房间,带他上去吧。”
小周长松一口气,立刻出去了。
“这是佳人有约?”孙毅调侃,“你小子,真是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啊。”
文斓只是低头轻笑,也没否认。
过了九点半便是学生专场,悠扬的轻音乐变成了快节奏的重金属,舞会场一时非常热闹。平日里斯文保守的女同学换上了性感的舞裙,都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跳着闹着,格外疯狂。
四周的重金属乐吵得许瑞溪头都快炸了,他扶着墙跌跌撞撞地从人群里跑出来,刚走到喷泉边就吐了个干净。
夜里微凉的冷空气吹走他额头上的冷汗,他给自己漱了口,抱着肚子在阶梯上坐下来,打算等头痛和胃痛缓和一些再回寝室。
小周走出校董室,刚准备回电话,屏幕一黑,竟然没电了。他今天白天跟着文斓跑了一天,一直没顾上充电,这会儿出来得急,充电器又扔在了车上,只能对着地板干跺脚。
四神皇朝之麒麟戏小鱼 完结: 四神皇朝之麒麟戏小鱼作者:紫门青月楔子举报色情反动信息举报刷分传说在很久很久的太古时代,四方神兽偕同几位远古大神创造了天地万物和生命世界诞生后,四方神兽制订了一系列的法则后就在一旁默默的监视着世界的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