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丢空的我/心已死,如何爱完本[耽美]—— by:陈砚

何以悦金枝/王美如画,君富: 《何以悦金枝》尘嫣文案:时闻花容国主花无瑕,天下至美,轻轻一笑,千里山河尽花开又有宝华国主钱明玦,生性顽劣,誓要钻到花无瑕的石榴裙里去为你高兴,我钱明玦沦为狗屎又何妨?花无瑕看着这个作死少年,暗暗舔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重生之丢空的我》陈砚
文案:
心中满是悲凉,当人捧着一颗真心到面前,扔掉它,踏碎它。
心已死,如何爱。
当他重生之后,他没想到原来的他竟然一直在身体里,与他共用一个身体。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清 ┃ 配角:张凛,王易,高崇遥 ┃ 其它:重生,双重人格
第1章 第一章
再次醒来,周围是嘈杂的声音,那是他许久未听过的家乡口音,这里不是他独自居住的公寓。
他是抑郁自杀的,哪成想还能醒过来,谁知道醒过来已经回到过去。
这座交通不便利的小镇,似乎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就连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在这个镇上都没人关注,人人都还日日继续昨天的事,偶尔三五个好友聚在一起聊个天,喝个茶,打个牌。小镇坐落于四川东南部,民风淳朴,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小镇是泗民镇,统共不过几百户人家,家中壮力还都外出打工,小镇就像个被人遗忘了的乡镇。
杨清看着面前的一幕久久都无法相信,他正坐在教室里,教室被桌椅挤得满满的,可一群十二三岁的孩子正满教室的打闹,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在拥挤的教室穿梭自如。杨清抬起了自己的左手,那是一双白嫩的手,手背上还胖的留下了几个小窝窝,这是他的手,却也不是。杨清把手翻过来,手腕上光滑细致,哪有他亲自割下去的痕迹。
听人说割腕自杀成功的人都是真正想死的人,那这种情况到底是死没死成呢?杨清在一群小孩儿里并不显得突出,只比别的小孩儿胖了一些,白净了一些。他趴到桌子上,闭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清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血从手腕处流出来的,他刻意买了锋利的刀,一刀下去并没犹豫。开始时血流的速度很快,是挺疼,可他想到等血流干了他就彻底解脱了,谁又能想到还能回到过去?别人都梦寐以求的事,却让他头疼,以为死了一了百了,可却让他回来,再经历这些年。
杨清不知道他的尸体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自杀前刚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只身在杭州,认识的人只有房东,死的时候又是夏天,父母每半个月才会打个电话,一分钟匆匆结束,杨清想他的身体烂了都没人会知道的吧。
对于学生们来说课间时间总是过去的很快,上课铃声拉响时,一个个小人儿都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位子上,初一的学生,还没完全把自己当作中学生,还把老师的话当作圣经。
杨清已经忘了他的同桌是谁,身边有个人坐下,他也懒得抬头去看,依然趴在那儿。杨清不单不记得同桌,他是连初中班上的人都不记得几个了,他的记忆一直不好,连之后的高中同学也只有几个有印象,更别说更久前的初中了。
“欸,杨清!杨清!醒醒!上课了。”
杨清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着窗的位置,他一侧头看同桌,就暼到后门处挨着墙闭着眼的男生,然后默默的把视线聚焦在同桌身上。
杨清实在想不起这个人是谁,就淡然的把目光转开,正巧老师也进来了,他就望着老师,只是无论如何也集中不了精神。在上一辈子杨清便去看过心理医生,早期时他没在意,到了后来严重的神经衰弱,杨清想那些毛病竟然都跟着自己回来了。
“喂,杨清你在想啥?老师喊你发作业!”
杨清看着同桌张合的嘴,片刻后大脑处理了刚刚听到的话,然后他记起刚上初中时,他确实是班上的数学科代表,得收发作业。
杨清有些微胖,从同桌后面走出来都有些费力,他已经许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重生前的两三年他都独自住在杭州二环的一个公寓,严重的心理疾病让他一个月都不见的能出一次门,每次熬不下去了,才会去买些利于储存的食物放着,然后饿了就吃点儿,但往往是什么都吃不下的,独自两三年,他的胃早已被他折磨的不成样,他的身体也变得很差,体重急剧下降,死前连一百斤都不到,而他近一米七五的个子,可想而知有多瘦。如今他好不容易才从同桌后面挤出来,抱着数学老师给的班级同学的作业本,本子上的名字他都认识,可放在一起难度系数瞬间大了。
“快点儿发给同学们,我还要上课!”
数学老师是个三十几岁的男子,在他们班上从没个笑脸,他们五班是年级五个班里最差的一个班,任谁带着都会不高兴,他在上面写着等会儿会讲的例题,杨清就在下面把作业本分开给几个同学让他们帮忙发,他的手里只剩着几本。他们还都是刚上初中的学生,认不全也是可以理解的,杨清费劲儿的把本子都发出去,手中还剩一本,他看了下“张凛”,迟疑了片刻,才往教室后门走。
“张凛交作业!”
“你等等啊!”男生终于从课桌上起来,冲着教室中间喊,“李雪写完没有?要交了!”
少年终于收到作业,认真的在他记下的几个名字中划去“张凛”。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的文,目前还在写另一个文《重生夜歌》,所以也不知道这个什么时候有空写,不过两个文都肯定不会放弃的。
第2章 第二章
杨清记得他在大学期间总是想起中学时代,一到了放学的时间,同学们就像脱缰的野马,拿着自己的饭碗就往食堂跑。大学时期的杨清已经意识到自己心理不正常了,大学宿舍的一点点小事都会让他在意,让他想要结束一切。重回中学,看着同桌在下课前五分钟就把他的铁饭盒拿出来搁在腿上,还时不时的去看手上的电子表,杨清竟生出些无法理解来,明明自己当初也是其中的一员。
同学们都去吃饭了,食堂对于上了半天课的学生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杨清记得他初中的时候还是个小吃货,每天往食堂跑的人里数他跑的最快,但今天,重回过去的第一天,他仍旧趴在桌子上,对于吃,已经许久没有欲望了。
杨清重生前也不知道到底是懒得动手做菜还是根本吃不下,他常常一天下来都想不起要吃东西这回事儿,要不是肚子饿,他想他能一直不吃东西,食物对他早已没有吸引力,别人闻着很香的东西,只会让他作呕,他有着正常的味觉和嗅觉,却吃什么都如同嚼蜡,一直这样好几年,他哪还可能对吃的有欲望。
泗民镇很小,泗民镇中学也不大,整个学校师生加起来不过一千余人,除去走读生,在学校吃饭的只有几百人,食堂连张桌椅都没有,学生打了饭后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边吃边聊,有的是直接站在食堂大厅,有些去了食堂外的操场,十几岁的少年总是简单的让人一看就能看懂。
同学们吃了饭后直接拿着洗过的饭盒回到教室里,午休是在教室,他们大多数来自泗民镇下的村子,住在学校,每个星期才回一次家。说是住在学校,其实也只有到了晚上才开宿舍的大门,他们只能在晚上睡到宿舍,其他时间都得呆在学校。
杨清其实更享受一个人时的安静,教室人多了连呼吸都变得浑浊了,同桌也已经回来,他不想再出去,不想说一句话。
杨清没有回到曾经的欣喜,他本就打算结束一切,也已经放下了所有,生对他来说是比死更难的事,他能自杀一次,自然也可以第二次,他连自己的情绪都调整不过来,哪还能顾及他的家人,一死百了,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家人的心情也不是他该去考虑的事情了。杨清也知道他这样想很自私,可当压抑到极点,生活中再也没了笑容,他的肩上也再扛不起任何东西。
十二三岁的小孩儿即使已经步入中学,行为却也幼稚的像小学生,杨清那个位置没人注意,同学们都自己做自己的事,他们的精力总是旺盛,午休时间也避过检查的人,交头接耳,说个没完。
同桌和前面的女生在说着话,他们的话在杨清那里左耳进右耳出,他抓不住他们说话的重点,但声音围绕在耳边,让他格外烦躁。
“欸,杨清,数学作业写了没?”
杨清看着同桌前面的女生的嘴张合着,半天才记起女生叫陈杉,多年后身材高挑的女生,此时也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她的年纪是班级最小的,只有十一岁,杨清对她没有好印象,也说不清为什么,估计是她太吵的缘故。杨清不喜欢别人的触碰,刚刚陈杉推了他,他都感觉心里特别膈应,不舒服。其实曾经杨清不是这样的。
杨清也曾和人有过最亲密的关系的。他在大学时期也约过几个男的,没有约会,没有交流,直奔宾馆,在宾馆看似洁净的房间里与人颠鸾倒凤。大学时期杨清过得很放纵,同寝的室友天天游戏,他也常常放纵,或是约个男人度过疯狂的一晚,或是突然跑到车站去买张车票,去个偏远小城,消失个几天,却也没人在意。
杨清骨子里好像就有不安分的因子,只是多年下来他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许多。他看了一眼陈杉,然后听她又在说话。
“我问你作业写了没有?写了给我看看!”
杨清突然记起来他还是数学科代表,也就是说还得去收作业,杨清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杨清近乎机械的摇头,然后拿出了作业本打算写作业,无论如何,到底是回来了,既然回来了就按照以前的过吧,他自认为没有能力去改变些什么,可他可以不再在乎。无论是家人还是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少年的睫毛很长,男生看着他许久,终于趁着午休时同学都在睡觉,伸出手指去碰了碰他的睫毛,触感使得他的指腹很痒,他去看少年,少年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脸颊却通红。
第3章 第三章
杨清晚自习后,就跟着同桌一起回宿舍,同桌名叫邓阳,杨清看到了他的作业本上的名字才想起来的,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他,他记性本就不好,这才刚开学,才认识几天,而他的记忆里开学没几天就会调座位,和这个同桌再也没有过多联系。所以杨清能想起陈杉也想不起邓阳来。
初一五班的学生宿舍在五楼,杨清爬上去后觉得累的半死,现在又适逢盛夏,他感觉身上的汗水都黏在了衣服上,难受极了。泗民镇中学很小,宿舍楼也小,男女生都住在一个楼里,楼道中间用扇铁门隔开,女生那边凑近说话这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一层楼不过十间宿舍的样子,一层楼的学生公用一个卫生间,一个浴室。
打热水的地方在楼下,男女生要不提着水桶,要不提着开水壶下去打水,学生们总会一窝蜂的围着几个水龙头,十几岁的少年们还不懂得女士优先,一个人走了以后下一个立刻把自己的桶往那小小的地方放。半桶水一般收两毛钱,水房处坐着个老头儿,老头儿估计是看心情收费,总之这么久以来,就没人找到过他收费的标准。
杨清是问上铺才知道自己的东西的,他的床在门后的下铺,上铺的男生正坐在他的床上啃着袋装的凤爪。杨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gay的缘故,他有着轻微的洁癖,看着上铺直接坐在自己床上吃东西,有些不能容忍,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拎着自己的桶就往楼下开水房走,那处依旧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人,杨清面无表情的站在边上,好像与那处吵闹格格不入。
半桶水对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开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杨清连着两顿没吃,连口水都没喝,肚子很饿,一用力好像头也跟着晕,杨清一咬牙拎着上了一楼歇一会儿,再上一楼再歇一会儿。他打到水用了许多时间,上楼也花费了不少时间,他才刚来得及把水拎到浴室,还在找着第二天该穿的衣服,宿舍的灯突然就灭了。
突然熄灭的灯吓了杨清一跳,他已经多少年没有体会到这种宿舍熄灯的感觉了?外面走廊还开着灯,开着门倒也能看到,杨清找了个袋子把衣服装起来,才往浴室走,他想这样正好,他才不想跟一群人一起挤着洗澡。
其实即便盛夏,这些学生也不是天天要洗澡的,洗澡得打水,过程繁琐,再加上洗澡后换下的衣服,男孩子们更不愿意洗澡了,反正一周回一次家,回家好好洗就行了,这是这个学校学生们普遍的想法,这个年纪的学生还没来得及爱美,更多的是纯粹的孩子。
杨清拎半桶水都觉得吃力,更何况和了冷水的一整桶水了,他要两只手去提桶,还得弓着腰,杨清搞不懂当初的自己怎么想的,怎么要买这么大个桶,买两个小的分两次拎不行吗?
少年的身体还没开始发育,杨清在空无一人的浴室里看着自己还青涩的身体,然后慢慢的浇了水在自己身上,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脚步声,明显吓了一跳,停下动作,然后盯着挡着浴室的那张布,突然布被掀开,他盯着那人的脚,白嫩的手臂被他掐出了一道红痕。
“数学科代表?你也这么晚还来洗澡啊?”
来人是张凛,杨清轻声应了下,然后就加快速度洗着,前世习惯了淋浴,现在洗澡方式简单的让他特别不习惯,手忙脚乱间手中的香皂竟然滑出,杨清眼睁睁的看着那块刚开封的香皂落到张凛脚边,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操”字!
杨清犹豫片刻才过去,先是蹲下,再慢慢去捡,他一遍遍的催眠自己,这个时候张凛只是个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可他捡起之后,却见着眼前出现两条白白的大腿,还有大腿中间稀疏的草丛里那一团粉红色,杨清前世这个时候何曾经历过这一幕!他都忘了自己是蹲着的,一不小心就跌坐到了地上。
重生前那两年,杨清都是易怒的,每次因为一点儿小事气的不行,可紧接着的,是极度的空虚与自我厌弃。这个时候杨清以为他会生气的,但却是难得的心底一片平静,杨清又回到他的那个角落里面继续洗澡,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他突然幻想,老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是不是在说让他重新开始,抓住机会?可他也知道,幻想就是幻想,那是不切实际的。
张凛还带着这个年纪的小孩儿的调皮,见杨清已经在穿衣服了,把自己桶里的水浇了些出来,溅到杨清腿上,换来少年不带感情的一个眼神,他突然觉得自己幼稚极了。
“杨清你等等我,我一个人会怕!”
“我还要刷牙。”杨清把刚换下来的衣服丢进了桶里打算明天洗,又把香皂的盒子放到桶里衣服上,这才提着出去。洗手间这个有宿舍两倍大的空间被隔成了三部分,一个作为浴室,一个作为厕所,还有一块儿地方供学生洗漱洗衣,这里只有三个水龙头,要一层楼公用,杨清无比庆幸现在的小孩儿不讲究,要是个个都像十几年后,每人必要认真洗脸,这个地方哪能够用。
“张凛,你晚上没吃东西,吃个面包垫垫吧!”少年有些犹豫的把刚刚去学校小卖部买来的软面包递向男生,男生好像一点也没看出来他是鼓足了勇气才站到他面前,接过了面包,却没打开吃,而是直接往垃圾桶那里丢,之后再不看他一眼。
第4章 第四章
张凛的宿舍在杨清对面,两人一起从浴室里出来,提着自己的桶回到宿舍,许是刚从外面进来的缘故,杨清一推开宿舍的门,就闻到了股刺鼻的味道,那是这个年纪的男生的汗臭夹杂的脚臭,熏的他脚步都犹豫了,他已经许久不曾感受过这种味道,重生前都是一个人住着,他又是有着轻微洁癖的人,平时一个人在家里也会在手上喷点香水,常常拿在鼻前闻闻,他的香水味道不浓,闻着会很舒服,而此刻这么剧烈的臭味,杨清在想他当初是怎么熬过去的!
盛夏里的夜晚温度也挺高,杨清却把被子都蒙在头上,好像这样那些味道就能散去一些,也确实,他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被子里都是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他这才感觉头不是那么晕了,可紧接着又觉得热极了,大夏天的谁把被子蒙在头上能不热?
这副身体毕竟还是少年的身体,杨清觉得困极了,身体是困,但思绪却是清晰的,如此这般,总想着些光怪陆离的事,竟也慢慢的睡去了。
杨清是被热醒的。秋期开学避过了一年里最热的那几天,可刚开学那会儿依旧热的不行,住了八个人的宿舍两道门都紧闭着,通不了风,还在不停地制造二氧化碳。
我不能离开他三米完本[耽美: 书名:我不能离开他三米作者:踏水而行文案离开小攻三米就会被吸回来什么鬼!他身为一个重生十年前的幸运儿,难道不该是要当人生赢家的吗?!谁来告诉他,现在这种状态,金手指有什么用?啥?老攻就是金手指?!正经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