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怂包完本[重生甜文]—— by:暗香漂浮

红魔计划 完结+番外完本[耽: 《红魔计划》老花的萝叔文案:向佑本来以为自己复出参加红魔是来卖艺的,结果...变成了“卖身”的,还是被李大队长逼良为娼*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佑,李玄纪 ┃ 配角:陈启明,宁安松 ┃ 其它:幻想空间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小怂包(重生)》作者:暗香漂浮
文案
上辈子,小怂包魏景为了引起父亲的注意,鼓起勇气和宠他的大哥争家产,争得头破血流。
最后被父亲赶出家门,出车祸而亡。
这辈子,他决定乖乖的做个好孩子,不哭闹,不任性,不和大哥抢公司。
最好是--能离得大家远远的。
重生归来的魏哲,看着他的小甜饼弟弟与他渐行渐远。
“呵呵!你想走,问过我的意思吗?”

PS:双重生,攻受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受是父亲的情人出轨生的,攻和其父亲一开始就知道;
小甜文,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景,魏哲。
第一章
2002年,B市,夏天。
位于市中心的魏家老宅,二楼最边侧的一个房间里,白花花的灯光刺目,魏景躺在床上,摸着头上的缠绕了好几圈的绷带,神情迷惘。他……他真的重生了!!!
魏景是魏家众多私生子中的一个,性子胆小,泪腺发达,稍稍吓一吓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掉下来。
可以说是最没有竞争力的那个。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魏家的继承人,他的大哥--魏哲,对他丝毫没有戒心,供大笔财富给他挥霍,疼着他,宠着他。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魏景,背后狠狠捅了魏哲一刀。
致使公司股份大跌,他也被自己的父亲赶出了家门,浑浑噩噩中出车祸而死。
然后……然后就重生了。
魏景回忆往昔,他的母亲是魏和的情妇,差一点就上了位,只可惜命不好,在即将结婚的前一个星期出车祸而亡。魏景小的时候也被魏和疼爱过,只是自从母亲死后,魏和对他的态度猛地就恶劣下去,看他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移动的垃圾。
魏景战战兢兢的在魏家大宅生活了一年多,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送到外面去时,他被魏哲看中,直接养在了身边。
如果一开始没有得到的话,之后就不会那么痛苦。
魏景看着他最尊敬的父亲,对大哥毫不吝啬的夸奖,心里的嫉妒,犹如一把烈火,要将所有的一切燃烧殆尽。
--大哥可以的话?为什么我不行。
--想要变得比大哥更优秀,夺回父亲的目光。
当时的他,心中大概是这么想的。然后……蠢蠢的被人利用,伤害了一直疼爱他的大哥。
闭上眼,魏景的脑海里霎时就浮现出男人受伤的,被水光遮掩住的眸子。就好像一只游走在尖刀边缘的孤狼,被自己最亲的人反咬一口,推入绝望的地狱。
“对不起。”魏景用手捂住双眼,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豆大的泪珠顺着指缝间划下。
魏景活到二十一,户口还落在他母亲的亲人那边,魏和从头到尾,就没有承认过他这个儿子。
上辈子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为了一份从没有过的父爱,而伤害自己唯一的亲人。
如此卑劣的自己,又怎么配得到大哥的宠爱?
就在魏景沉浸在自责中无法自拔时,房间的门猛地被人敲响,吓的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外面传来女佣清脆的声音,叫他下去吃饭。
小孩奶声奶气的应了一声好,起身去浴室把脸上的泪痕洗干净,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魏家老宅建立有些年头了,后来又几次经历过翻修,走在廊道上,处处充满了上个世纪与这个世纪结合后所呈现出来的美感。老宅的一楼是给佣人住的,二楼则是客房所在,三楼才是主卧和书房,再往上还有健身房、游戏室、家庭影院……甚至连人造泳池都有。
最开始让魏景住二楼是因为他人小,腿短,不好往上面爬。后来他母亲死后,这件事也没人提,魏景就一直住在了二楼。
一楼大厅,十三四岁的魏哲穿着得体的小西装,腰背挺拔的坐在主座上,年岁虽小,但已经能看出日后的优雅俊美。魏景缩缩鼻子,眼圈发酸,努力抑制住快要溢出来的眼泪。
魏景现在的身体只有六七岁,小孩的眼睛圆溜溜的,鼻子嘴唇通红,头上还缠着一圈白色的绷带,再加上现在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真是可怜又可爱。
魏哲心里因为小孩没有准时下来用餐而产生的不满稍稍少了点,冷淡的撇了对方一眼,“快点。”
“是,大哥。”魏景慌张的点点头,手脚并用的坐到了魏哲的旁边。
等坐上去以后,魏景瞧着佣人惊诧的目光,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他现在和大哥的关系并不好啊啊!!!平时都是坐在大哥的对面--也就是最远的地方的。
现在……魏景的转了转头,用双眼悄悄的偷瞧着大哥喜怒不形于色的面容。
生气了?
还是没有?
给个准话啊!急死个人了,魏景都要被自己蠢哭了。
如果是别的私生子做出这样挑战他权威的事,魏哲即使当时不发作,之后也肯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整治一番。但是魏景嘛!这小孩像只兔子似的,每天都又蠢又胆小,还注定没有继承权。
相信他此刻……不过是又犯蠢了而已。
兔子啊!雪白的皮毛,红红的大眼睛,见到陌生人就会害怕的躲在主人的身后……对应着脑海里的场景,魏哲看着眼神发直,面孔茫然的魏景,养一只小宠物,好像挺可爱的。
“吃吧!”魏哲矜持的夹了一块胡萝卜到小孩的碗里。
魏景持续懵逼中,“哎?”这是……不生气?
战战兢兢的将胡萝卜吃掉,魏景督了一眼男人,见他正吃着香脆的排骨,下意识的吸拉一口口水,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多生理本能都无法控制。魏哲注意到后,下意识的将吃排骨的动作放慢,看着小孩不断偷看过来的目光,心里的……恶趣味越发严重了。
咬着清淡的蔬菜,魏景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
魏家的餐桌礼仪要求严格,排骨与魏景距离的略远,就他这小胳膊小腿,要吃就必须从椅子上站起来。
吃完食之无味的午餐,魏景正准备上楼继续休息,就被魏哲叫住了。
魏哲说下午两点时父亲会过来,叫他记得下来打招呼。
魏景乖乖的点头,说知道了。
魏景差不多已经理清楚他现在的处境了,上辈子这个时候,他在学校被一个大个子同学堵在楼道里,不小心一脚踩滑了从上面摔了下来,头上破了一个大洞,被魏家的人接回来养伤。
而今天不仅他的父亲魏和会回来,还会带着同为私生子的魏敏一起过来。
魏敏人聪明,学习也好,嘴巴也甜,把魏和哄得十分开心。在上辈子,魏敏可以说是魏家私生子里除了他以外,过的最好的一个了。
但是……但是魏景不喜欢他。
因为,他在来了这儿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停的踩着他,去哄魏和和魏哲,私下里更是骂他蠢货,白痴,垃圾……但是现在嘛!他好歹也是个活到二十一岁的成年人,对付个五岁的小孩子,总不会输了!!
魏景在房间里睡了个午觉,掐着点到了大厅。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茶几上隔着温水和切好的水果。魏景乖巧的叫了一声‘大哥’,对方对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样才对啊!魏景忍住心里的酸涩想着。
大哥就应该是这样俊美优雅、冰冷又高高在上,像个王者般将所有的一切握在手心里。
而不是因为他的背叛,露出绝望悲伤的模样。
在这一刹那,魏景决定了。他要离的大哥远远的,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做出让人伤心难过的事,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自己的心,而再度走上原本的老路。
所以……干脆离的远远的吧!
上辈子自己之所以和大哥熟悉起来,就是因为自己被魏敏骂了后,忍不住抱着大哥的腰狠狠的哭了一场,有了接触的二人,感情逐渐升温。
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交集的话,那之后……被送出魏家大宅的自己,大概……再也没有机会遇到大哥了吧!
就在魏景浑浑噩噩的想法中,魏家客厅的大门被打开,模样十分年轻的魏和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走入了客厅。
“父亲。”魏哲魏景异口同声的叫道。
魏和朝他们--主要是魏哲,温和的点点头。他把小男孩往前推了一步,说:“这是魏敏,你的弟弟。”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多余的介绍全都没有。
小男孩长得十分的可爱,咋一看上去,好像一个女孩似的。他腼腆的笑了笑,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魏哲,奶声奶气的说:“哥哥你好,我是魏敏,今年已经五岁了。”
“嗯。”魏哲冰冷的目光扫过男孩,眸子晦暗不明。
小男孩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但还是努力的做出微笑的模样。
魏和将一切都收入眼底,嘴角缀着一点微笑,什么也没说。他将魏敏带过来,就是给魏哲施压的,会成为助手,还是敌人,全看魏哲的手段了。魏家需要一个强大的继承人,哪怕是私生子也没有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小天使们快来给我撒花花~
甜甜香自己来排个雷哒——
热爱傻白甜一万年,偏爱蠢蠢哒!呆呆哒的受,逻辑废,不喜勿入,么么啾!
第二章
魏景单独一人坐在沙发的一角,听着旁边的一问一答,以及最后父亲对大哥毫不掩饰的赞赏,内心竟然毫无波动。反倒是坐在他对面的小孩,撇着嘴角,似乎有点不开心。
小时候的事,魏景已经记不大清楚了,他对于魏敏的记忆,除了孩童时的偷偷辱骂,就剩下他对大哥的无限崇拜了。
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都对优秀的大哥产生过嫉妒吗?
对面的小孩似乎是察觉到了魏景的目光,突然的转过头来,对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来了来了。
魏景淡定的对他点点头,对于男孩的挖苦视若无睹。
等那边的父子两个谈完了,还不等魏敏开口,魏景就捂着头,脸色惨白的说他头疼,想上去睡一会儿。
魏和对这个儿子是能不见就不见,眼下他要走,肯定不会拦着。
最大的腕都点了头,另外两位还能说什么?
魏景如愿以偿的跑回了二楼的房间,魏和不待见他,这是他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上辈子的他总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的原因,但是现在他明白了,就算孩童时的他和许多私生子之间的差距微小到看不见,魏和依旧最不待见他。
年幼时父亲温暖的怀抱、宽厚的手掌,他已经……记不清了。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留在下面自讨没趣,给他人做踏脚板。
安安静静的路人甲,这个人设,才是最适合他的。
房间的墙壁被粉刷成淡雅的天蓝色,书桌和椅子都是小孩喜欢的彩色,床单被套是暖呼呼的黄色格子,尖锐的地方都细心的被包裹了起来,免得小孩不小心撞上去受伤了。
当时……布置这间房间的时候,他们应该是爱着自己的吧?
魏景半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沉眠。
小孩子的身体贪睡,再加上魏景前不久才受过伤,等他醒来时,天色已接近黄昏,圆乎乎红彤彤的天阳像个大圆盘似的出现在窗台前,几缕阳光照射到屋内,魏景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了起来。
现在已经五点多钟了,魏家每天六点准时开饭,如果迟到了,免不了要被魏和责骂一顿。
楼梯口处,魏景碰巧和从下面往上走的魏敏不期而遇。魏敏抬起白嫩的小脸,笑的眉眼弯弯,嘴里却吐出恶毒的话语:“蠢货。”
“嗯?”魏景挑眉,目光上下打量了一圈对方,“那你是什么?蠢货的弟弟,连蠢货都不如?”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回嘴,魏敏一下子呆住了。等走到了大厅,才勉强回过神,笑的一派纯良,他说:“魏景哥哥好像小猪猪,睡了好久哦!都要吃晚饭了。”
这小鬼!!
魏景唇角一抿,不怼他能死吗?
“那……你就是……猪弟弟了?”小小的孩子头上缠着绷带,本就苍白的皮肤如今更是白皙到透明,目光扫过另外的二人,小孩结结巴巴道:“这……这不太好吧?”
莫名奇妙成了猪爸爸的魏和:……
同莫名其妙成了猪哥哥的魏哲:……
这个被接回主家并住了一年多的哥哥,并不像妈妈说的那么简单啊!魏敏这般想着,看小孩的眼色都不对了。
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对话并没有引起另外两个人的关注,魏和率先坐到主座上,魏哲紧随其后。至于……魏景,他很有眼色的最后一个才坐下。然后理所当然的……坐到了他家大哥的旁边。
天啦撸,这……这真不是他故意的。
长桌的主座上是魏和,其下两边的位置一个被魏敏坐了一个被他家大哥坐了,也就是说……魏敏和魏哲是两两相对的位置。
魏景他总不能一个人坐在尾巴后面吧!二选一的情况下……咳咳!他才不要和魏敏那个讨厌鬼坐在一起呢?
斜对面的魏敏怔了怔,随即转过头来目光深沉的看着魏景——果然是……不简单啊!
真.傻白甜魏景一脸懵逼:………看他做什么?还要互怼?
食不言寝不语,用餐时间一片风平浪静。
直到餐后茶点被佣人端了上来,十二三岁的少年浅酌了一口现榨的果汁,姿势优美,额前的黑发遮住他的半只眼,他浅笑一下,动作自然的将一份切好了的水果推到魏景面前,“多吃点,脸色这么难看?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魏景圆溜溜的双目瞪大,眼睫毛上下粘合了好几次,才受宠若惊的小声道:“我没事,谢谢哥哥。”
“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说出来。”魏哲没有多话,又恢复成之前冷淡的模样,仿佛之前的笑容根本不存在似的。
魏景心砰砰跳,整个人如坠云端,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示好?
“哥哥,我也要嘛!”突然,另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魏景不知跑哪儿去的思绪。
只见魏敏双手捧脸,红润的嘴唇嘟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瞅着少年。
魏哲眼皮子一掀,“自己拿。”
“爸爸你看,哥哥偏心。”魏敏瘪着嘴,朝男人撒娇,“我也要哥哥给我水果。”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孩,“你自己没手吗?”
好毒!!!魏景倒抽一口凉气,这是一个父亲该对自己孩子说的话吗?果然,对面的魏敏脸色铁青,眼圈泛红,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到底还是个幼儿,没有日后的城府。
“行了,多大点事,怎么像个女孩子似的。”男人面露不虞,将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我先走了,国庆节期间,魏敏就住在这里,开学后会有人来接他。”
“我知道了。”魏哲将手里的茶杯放下,点点头。
魏景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这才明白过来了。哥哥是想打压魏敏啊!而自己,就是他利用的工具。
心里突然变得闷闷的。
明明知道现在这个哥哥不是他之前的哥哥,可是……他还是会难过啊!
魏和公事繁忙,外面又有一大堆情妇,在老宅居住的时间很少。眼下他走了,这个诺大的客厅就只剩下他们三个未成年了。魏敏坐在沙发上,满心的委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早上还好好的?
魏哲道:“二楼的客房已经收拾好了,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小景的对面,有事可以找管家,他会处理。”
魏敏抬头瞪了少年一眼,撇撇嘴,一副不想和他说话的模样。
敢对他哥哥不敬?魏景立马就炸毛开怼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别人和你说话都不知道应一声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魏敏心里憋着一口恶气,正好有人送上门来,他使劲喷回去,“瞧瞧你自己的样子?在学校被欺负了吧!活该。”
“你才被欺负呢?”魏景呲牙裂齿,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红眼兔子,“你才是,这是对兄长的态度吗?你的礼貌和家教呢?你这个大大大蠢货。”
小孩一边说,一边还张开双手,比了个大大大的姿势。
学校里的同学才没有欺负他呢?大家明明都对他很好,哼!
“好了,你去休息吧!”少年打断了魏敏即将出口的话,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目光冰冷刺骨,直叫人从头凉到心底。
重生之宠你一生 完结+番外: 《重生之宠你一生》作者:白露未霜文案叶屿原本以为,谢时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身,一个闲暇时候的慰藉,直到谢时冰冷的尸体躺在眼前,才知道原来自己大错特错,幸好一切还能重来一次,这一次,我定用我一生宠你爱你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